網站的規範

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網 站 連 結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目前位置:首頁軍旅札記  〉42砲札記

在 這 裡 不 分 部 隊 、 也 不 比 誰 勇 猛 , 只 要 您 曾 服 役 過 , 您 都 可 將 你 寶 貴 的 軍 中 生 活 寫 出 來 與 我 們 分 享

以下資料由 預甲33期 - 42砲 在本網討論區所留下的文章內容,內含軍友回應,現轉載於此單元裡。


42砲的《 120迫砲基地訓 》

兵 器 連 憶 往
 
報考義務役預備軍官
 

在42砲那個年頭還沒有替代役的方案,除非閣下真的有辦法弄到不必服役證明或身高體重視力或其它方面達到體位不合格的標準,否則當學校畢業,年紀已經老到要入營報效國家的時候,不管願不願意就得高唱從軍樂。當然大專畢業男性青年只要上過成功嶺,在校操行成績乙等以上符合役男體位,那麼恭喜你,閣下就有報考義務役預備軍官的資格,所以42砲當然要碰碰運氣試試看能否矇到.. ( 其實大家都有共同想法-當一年十個月的大頭兵不如拼一下預官混個軍官幹幹,數饅頭的日子可能比較好過些..或許有看倌問道,難到那時我們畢業後不能直接插班大學嗎?..當然可以!..可是只限女生或已判定免服兵役的男生,一般專科畢業男生得先當完兵再來 ) ,在72年預官考選改制前,一般官科步兵砲兵行政政戰憲兵,錄取員額總數都在百分之40上下,所以學長告訴我們只要肯花時間死記死備指定的科目應該不會那麼困難..。從學長那裡交接了一大堆資料,整個暑假就足不出戶的猛啃著一堆參考書,等到開學後學校軍訓處接到公文說明明年 ( 72年 ) 考選項目有重大更動,一般官只剩步兵政戰憲兵,考試科目簡化成三科 ( 國父思想、軍訓及英文,每科50題選擇一百分,但答錯一題倒扣一分 ) ..哇哩咧!!..看到佈告大家簡直快昏倒,整個暑假豈不是完全白費功夫,當時一般私立專科學生的英文程度如何我們都心裡有數,這不是擺明要我們提前繳械了嗎?..當下讓一半的同學連報名都省了,連教官也對我們不報任何期望,要不要參加隨便你們,可是不信邪的42砲硬是咽不下這口氣,發狠把以前的書全部扔掉後重新花錢買來新的教材,規劃好讀書計劃,放棄正規的課業 ( 就是不管上甚麼課都不理它,只念自己的東西..當然有些老師睜隻眼閉隻眼也懶得干涉,但期中期末考試時後果自負,被當了可別怨天尤人 ) ,下定決心全力一搏,準備未來半年辛苦的長期抗戰....或許有看倌不解,難道當大頭大專兵有這麼累嗎?何苦42砲一定要冒著功課被當的危險去拼這場勝算很小而且看來希望十分緲茫的預官考試?..原因有幾項..其一是42砲在成功嶺大專寒訓中曾經見識到連隊裡排長高高在上的風采,當我們在嶺上6個星期早晚被很變態的教育班長集合列隊罵的膽戰心驚,用餐就寢被整的胡說八道,三行四進被操的七葷八素,野戰行進被搞的灰頭土臉時總會發下宏願--等老子當上排長時你們這些變態班長給我小心點!...冤家路窄別讓我碰到!..不過後來下了部隊才知道野戰部隊裡的排長根本和成功嶺上的同行簡直差別的天差地遠..不過已經上了賊船也沒辦法脫身。其二42砲體能一向很差個頭又不高,到部隊裡恐怕鐵定被吃的死死的,如果能混個軍官幹好歹沒人敢欺負不是?..其三也是最重要的,聽已經入營的學長回來說現在各新訓中心正在熱火朝天的 " 鼓勵 " 大專兵轉服四年制志願預官,有些單位為了拼業績衝配額,各種千奇百怪慘烈的方式全部出籠,可說是不達目標大夥就繼續玩下去..。短短一個月大專新兵訓練搞的像魔鬼大兵集中營,明年等你們入伍時搞不好他們的業績要求或分配名額更多,要怎麼熬過去就看各位造化了...。記得當時聽到時有些同學還嗤之以鼻,信誓旦旦的說怎麼可能連4個禮拜都撐不下去?..大概只有XXXX了才會去簽轉服志願役.. ( 對不起,42砲並沒有對曾經服轉服預官役的袍澤有任何不敬之意,只是單純敘述當時一般尚未服役同學的心態反應 ) ..。但是等隔年大家畢業了紛紛入營之後,真的有4位同學在中心不知何故就簽了下去轉服政戰或行政官科...既然如此到底幸或不幸,端看個人司命運勢...或許他們在部隊裡學習歷練更多,比起42砲單調乏味的日子來的更豐富充實也說不定。

下定決心,雖千萬人吾往矣!..科目不多,英文及軍訓還有乙組特官加考國文都是幼獅版的大學國文選大學英文選及大學軍訓,國父思想版本就多了,傅鐘出版的參考書用的是三民書局精華版..反正一股腦全部買來啃就對了..記得當時還有補習班招攬開課,真是有點誇張,但別懷疑,真的有同學花冤枉錢跑去報名上課..俗話說的好,挑軟柿子下手比較容易,所以從國父思想及軍訓先準備起,英文大概已經不抱希望了乾脆先晾在一邊.. ( 有的同學跟42砲反其道而行,死命先專攻英文,結果不但英文還是爛不說,其他拿分的科目也一蹋糊塗 ) ..啃書沒甚麼撇步,一而再再而三的啃就對了,啃到地老天荒海枯石爛, 手下勤做筆記,任何時間心無旁騖按部就班從第一章第一頁開始..艱澀難懂的章節,從來沒聽過的內容,甚麼克勞塞維茲誰誰的狗屁戰爭概論,莫名其妙的軍人禮節衛哨勤務步戰砲工通...全部生吞活剝囫圇吞棗,不分青紅皂白全死記在腦袋裡,白天老師在課堂上講課,準備考試的人則在底下自己唸自己的,只有期中考期末考前借別人的筆記抱抱佛腳,果然五上學期成績很難看--死當一科補考兩科,其他的都是低空掠過..。但是也沒辦法了...寒假裡還是整天坐在桌前背著枯燥無味的書本教材,記得那年一月到二月裡幾乎天天陰雨不斷,連農曆年前後也是雨下個沒完沒了 。收到學校成績單時心情更是跌落谷底-屋漏偏逢連夜雨--真想把桌上的書本筆記一把火焚之而後快。但是再怎麼樣還是得回到現實,都已經苦撐那般久了怎可輕言放棄 ?..為山九仞豈能最後關頭功虧一簣?..打起精神繼續和那堆混賬的白紙黑字條款準則搏感情下去,因為下個星期就要進考場見真章了 。

甚麼是養兵千日用在一時?..準備了大半年晨昏顛倒死記活背不說還賠上了幾門功課,都只為了今天的幾堂考試..。一早撐著傘趕到金華女中考場,喝!!..一片五顏六色傘海飛揚,所有的試場都是人滿為患,不明究理的人還以為是大學聯考提前舉行,不過在場應考人員清一色男生,少了陪考的家長陣容,大部分都是由女性朋友來陪考,看的我們一些羅漢腳實在是羨慕不已..好不容易碰到許久不見的同學,大家紛紛問起彼此準備的情形 ( 我們學校的考生不多都集中在幾間教室,當然各人的位置是離的老遠 ) ,勘察好陣地利用考前幾分鐘再臨陣磨槍一下,第一節考智力測驗 ( 智力測驗成績必須達到90分以上才行 ) ,題目千奇百怪數量又多根本做不完,還好這科就算答錯也不會倒扣,來不及做好的全部用猜的,反正在在電腦答案卡上劃滿交卷了事,第二節正式進入短兵相接的局面,等到英文試卷發下來相信大多數來應考的專科學生都在唉聲嘆氣 !..雖然考選單位聲明所有題目都是由大學英文選這本書裡面命題,可是42砲怎麼看怎麼覺得這試卷上的豆芽很多根本不認識,還以為是在考托福哩..不但試題看不懂那答案更是天曉得了,可是又不能隨便用猜的,因為錯一題就馬上倒扣一分,我們能有多少分給他扣 ?..但是偏偏又不甘心,一陣天人交戰下來還是儘量填滿答案卡,如果敗在英文那也只好認了..中午同學們一道出來吃中飯,不過大夥全部心情低落面色凝重,大概全被英文這科給徹底搞砸了...下午兩點回到試場考軍訓及專門科目時,有三分之一的位子已經收拾乾淨人去桌空,等最後一堂考特官科目時只有不到一半的人留下來拼到結束..交回最後一科的答案卡步履沉重的走出試場,此時的心情就像天際烏雲密佈傾盆大雨的鬱卒天氣一模一樣...一群工讀生打著傘在校門口忙著派發試題答案,42砲自覺沒甚麼希望了也懶的去拿,反正考完就算了,當大頭兵就大頭兵吧...不過一年十個半月而已...忍耐一下就過去了,現在要頭痛的是上學期死當及補考的學科該怎麼辦 ?

開學了..剛從成功嶺大專寒訓下來的專四學弟們頂著長的亂七八糟的頭髮在走廊上大聲的模仿嶺上教育班長的動作及口頭禪,逗的女同學們摀著嘴吃吃傻笑著..切!.真是夠無聊的..不過去年此時我們也是在同一個地方做這些無聊的舉動,至少要持續好幾天才會恢復正常..好不容易補考過關了,但是還有一門兩學分的課死當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教務主任說可以以下補上,只要同一門課兩學期平均及格就沒事,看來這最後一學期可要再努力一下,否則延畢可就漏氣了..聽教官講考選預官的放榜時間差不多都在四月中旬,而且已經聽說由於國防部要求增加志願役基層軍官人數,所以今年義務役錄取率的名額被狠狠腰斬一大半...聽到如此雪上加霜的消息,大概只能無奈的抱怨為什麼不晚一年再作更動而偏偏在今年..最煞風景的就是竟然還有人拿來各科答案卷在那裡研究可能的分數,而且逢人就問考的如何,搞的42砲心情越來越壞..如果可能的話真想一槍托砸在這傢伙的鋼盔上讓他老實閉嘴!!..不久區公所兵役處又寄來抽籤通知,上一回役男抽籤42砲抽到空軍籤,但是由於還在學身份所以無法保留,想到這裡就實在很XXX!..要是那支空軍籤王能夠保留到畢業的話,那42砲才不會笨到去拼甚麼撈什子預官,傷身體又沒搞頭,這一次抽籤可再沒有那麼好的運氣了..果然抽到的是--陸軍,大部分的同學也都是陸軍籤,看來當陸軍大頭兵是三生註定的緣份...好了,既然如此就別想太多了,好好的上課聽講,這半個學期搞不好是42砲僅剩的學生生涯,從此不再傷腦筋去理會甚麼預官考試成績了 ( 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想這麼多很累ㄟ ) ..因為期中考又到了,該好好準備以免到時拿不到畢業證書真的被學校留下來當助教,那才划不來呢!

正當期中考正考的如火如荼時,走廊上咱們那位之前整天問別人考的如何的傢伙突然氣喘如牛的衝進教室大聲喊著要42砲到教官室找主任教官報到..到底發生甚麼事情那麼十萬火急?..把課本收起才走出教室門口,一堆人竟然笑嘻嘻的立正向42砲敬禮,嘴裡還參差不齊莫名其妙的叫到~~排長好?..搞的42砲丈二金剛毫無頭緒..到了教官室平常不茍言笑的上校總教官也是神情愉快的招呼42砲進來,並伸出手來拍著42砲的肩頭~~恭喜了X同學!,你考取了步兵預官,這是你的成績單及錄取通知..非常好!..再次恭喜你了!~~拿著那張薄薄一紙通知,怎麼回禮再走出教官室實在記不起來,這種成績竟然矇上了?..真的太不可思議了,可是錄取通知就捏在42砲手上,姓名准考證號碼也沒錯,斗大的紅色字體印著 " 步兵 " 兩字,一時真的腦袋有些轉不過來..走廊上聚集的人越來越多了,連學弟們都好奇的上來湊熱鬧..班上連42砲在內總共錄取4人,全校考取11人全是步兵及政戰,半個特官也沒沾到邊,但是總的比較成績在私立商專算是差強人意,後來查證一般官科錄取率大概兩成上下,而專科學歷錄取員額更低到有史以來最低點,聽說有些學校根本是全軍覆沒..42砲英文只考36分大概算一下被倒扣將近一半,而大部分同學不是個位數就是大鴨蛋...還真的是擺明了不讓我們上榜的局面...看來未來義務役預官再進一步縮減員額時,學弟們想上榜的機會真的要比現在還難上加難了!

 

入 營
 

後來有沒有甚麼改變42砲的年頭跟現在隔了太久已經不太清楚,但是當時義務役考選預官入營分成兩梯次,第一梯次於七月上旬熱的流油的時候到步校入伍,受完基礎訓練 6 週然後分發各兵科學校,當然步兵仍然留在步校扛57攻山頭繼續受專長訓三個月,第二梯次在秋高氣爽的十月初上成功嶺報到,渡過混水摸魚的六星期基本訓練再下山到各兵科學校接受專長教育12週然後結訓掛階...各位看倌們認為混的很兇的42砲會選硬到不行的第一梯次,冒著南台灣的酷熱接受火燄大挑戰嗎?..當然不會!所以從畢業典禮結束到十月上旬有近4個月時間可以好好稍微鍛鍊身體兼打工賺生活費,當兵時秉持獨立自主精神不向家裡開口要花費42砲是做到了...班上上榜的同學也和42砲有志一同全選二梯入營大家比較有伴,不像其他役男報到是由公家單位集合在車站全部送上火車直接交到新訓營區,42砲等則是自行前往成功嶺報到,然後開始編排連隊..42砲那個受訓學生連除本校同學只佔一個班外,主要是文化大學及南部某知名工專學生,另外還有少數醫官..但幾乎全是步兵 ( 至少佔7成 ) 及政戰官科,等所有手續完成,個人裝備領取完畢剪完頭髮戴上小帽紮起腰帶換上草綠服,聽著還蠻熟悉的班長們下達的口令~~立正稍息向左轉向右轉齊步走...時間彷彿又回到大專寒訓的連集合場,但整個感覺已經沒有當時剛上成功嶺時在昏頭轉向中第一次聽到班長如雷貫耳的責罵聲時那麼膽顫心驚如履薄冰臉色蒼白手忙腳亂的窘態,相反的眼前這些掛老K的士官還真有些客氣的緊...這倒是有些耐人尋味了!

其實這些成功嶺的班長們也心知肚明,眼前有一部分將在此受預官基礎訓練的學生,也許有一天會以步兵少尉階回到嶺上當自己的排長,如果現在拉下臉對待我們像大專集訓時狠操那些被罵的該死加三級還不敢吭聲的大專寶寶,那搞不好冤家路窄到時新仇舊恨一起上來的話就夠他們受得了..所以他們和我們都有很好的默契,只要大夥別混的太過份讓長官受不了,該怎麼作習操課按部就班上課出操打野外配合一下,通常也不會太那個...不會在吃飯時搞板凳二分之一或分解動作,不會在沐浴時搞三分鐘戰鬥澡,不會在就寢前搞黃埔大地震,更不會在整隊行進時沒事找碴找個倒楣蛋邊唱歌答數邊繞著部隊轉..總而言之一切強調人性化自主管理制度,有時帶到單兵教練場,由班長們動作示範後大家虛應故事一番然後休息打屁,後幾週帶隊到後山演練班攻防搜警時也是各班帶開然後 " 照表操課 " ..我們有空也會請現任排長 ( 大夥的前期學長 ) 講授些在步兵學校的受訓心得,打聽步校裡有沒有甚麼天堂隊或地獄連可以趨吉避凶...學長會提到的確有天堂隊,聽說是兵器隊但名額少到很少人瞭解真正情況如何..至於地獄隊嗎,只要沒有意外大概每個步兵中隊都是,到時你們親身體驗就會知道了!..聽的大家心情一凜,傳言中陸軍所有兵科學校裡訓練最硬最嚴最艱難的步兵學校之威名遠播--"死在步校"的美譽--保證絕對不是空穴來風!...那要參加甚麼樣的選拔才能回到成功嶺當排長呢?首要條件是具備學士資格,在步校經過本職學能的考試過關就行,名額還不少達到條件的人不妨試試看,在成功嶺當排長比起野戰部隊的待遇要好的多,也不必過外島,福利休假正常到不行...但是像42砲這樣只有專科學歷的人則一開始就沒有資格無緣參加,也只能摸摸鼻子退而求其次,看能不能祖上好修行保佑結訓時抽到好籤最起碼別中金馬獎吧...但體能很差的42砲能否自步校順利結訓掛階,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講老實話,服役期間在成功嶺上 6 週的基礎訓練日子算是過的是相當不錯..嶄新的房舍設備,還不壞的伙食,少了班長窮叫猛吼的人性化管理..真的茫的有些樂不思蜀,所以在嶺上的歡樂時光進入尾聲時,大部分步兵官科的同學莫不心情沉重...因為準備收拾背包要到步校報到了..記得結訓那天中午別的兵科來接學生的帶隊官都是笑容可掬,尤其是從復興崗來的軍官為將要到政戰學校受訓的人噓寒問暖親切的不得了..反觀從鳳山來的傢伙,個個清一色虎背雄腰兼滿臉嚴肅虎視眈眈的樣子,一句廢話不多說帶著步科學生揹著黃埔大背包跑步下成功嶺到成功車站上火車,屁股還沒坐穩幾個區隊長已經開始發飆給大夥下馬威,疾言厲色的指責我們站沒站相坐沒坐相!!..全是他X的活老百姓!..全給我坐好!挺胸縮肚腿腳併攏目不斜視!...整段車廂裡到處是高聲斥責的聲音,搞的人心惶惶好像又回到當年當大專寶寶時被班長罵的狗血淋頭的慘痛回憶..可是看來這回看來他們要玩真格的,懷著忐忑不安的不確定感,在帶隊區隊長無時無刻嚴厲的監督下每個人在椅子上坐的直挺挺的一路板凳二分之一坐到鳳山,夜色昏暗下在此起彼落急迫的哨音下全部的人再度揹著重的要命的大背包下了火車,在昏天暗地中跟著前面的人沒頭沒腦的發足狂奔...區隊長們邊跑邊吼著要大家快點跟上!~~再拖拖拉拉的..你們給我小心點!.再混嗎你們?!..還不快點!!~~穿著大皮鞋揹著行李跑起來真是欲哭無淚,到底要跑到那裡也搞不清楚,只知道拼命不停的跑..繞過路口沿著長長的圍牆繼續跑就這麼一直跑進步兵學校的側門才漸漸停下來,所有人氣喘噓噓全身乏力,但是陰魂不散的區隊長們毫無同情之心,口氣嚴竣的命令要立刻我們集合整隊,準備開始抽籤來決定我們未來三個月要在那個中隊安身立命...到底有沒有傳說中的天堂隊等一下就知道了!

在燈光明亮的衛兵司令室門前有幾張桌椅擺放籤筒,後面坐著笑裡藏刀的助教們..現場黑壓壓都是驚弓之鳥般的學生隊伍,在區隊長們冷的可以砍人的目光下魚貫排隊前往桌前抽籤...42砲從來抽籤的運氣都不怎麼好..等輪到42砲時屏氣凝神心裡默禱右手往籤筒裡一轉...就是你啦!!..取出交給助教當場宣判~~十中隊!..然後士官振筆疾書在名冊上寫下42砲的姓名兵籍號碼,坐在一旁的下士對著42砲笑嘻嘻的嘟嚷甚麼,隨後要42砲拿著籤條到後面寫著十中隊牌子的地方報到集合,等42砲拖著背包拿著紙片走到指定的位置,一小群坐下來的人笑逐顏開的歡迎42砲入列..怎麼大家看起來這麼興奮?而且奇怪的是其他中隊都是一大堆人,只有十中隊足足比人家少一半..那位在火車上對著我們大聲斥責的嚴厲裝甲兵科中尉正站在隊伍前面鷹視闊步的來回巡視,等42砲小心翼翼的坐下旁邊的傢伙立刻伸出手幫忙扶著背包..~~"你也抽到十中隊?..真好..我們都是ㄟ.."~~"為什麼大家這麼高興?"~~"你不知道ㄚ?..十中隊就是42迫砲兵器隊,步校裡的快樂天堂隊聽過沒有?"~~"真的ㄚ?抽到籤王了"~~大夥鬼鬼祟祟的笑起來,當下聽的42砲心花怒放,老天爺還是對42砲不錯的啦..抽籤的過程一直持續著,當結束時42砲發現別的中隊幾乎全是滿員編制,但是我們十中隊算來算去連80人都不到...隨即在各隊區隊長帶領下列隊步行到各自的中隊寢室前集合場,準備正式晉見未來三個月要朝夕相處的中隊長及其他隊職官助教們...看著在隊伍旁兇神惡煞般在我們一路上行進時把大夥盯到翻的裝甲中尉區隊長,這會兒大家的心裡可一點也沒有身在天堂的感覺。

步兵學校校區真的好大!!但是我們抵達的時候已經將近晚上7點,除了間隔好遠路旁才有一盞綁在電線桿上的50年代舊式燈泡照明外,整個校區幾乎都籠罩在一片黑暗中,只知道揹著背包跟著隊伍快步的在區隊長的帶隊下不斷左走右繞的來到一列老舊平房式營舍,連集合場上黃澄澄的燈光亮著,學生第二大隊第十中隊的木牌掛在門邊...剛剛站定幾個區隊長助教士官們馬上按身高編排各區隊,一陣人仰馬翻三個區隊正式分出成立,然後各班在助教指揮下帶著背包進到裡面安排床位,將背包送到貯藏室堆放,接著將盥洗用具取出置回各人床下,最後再回到集合場列隊..整個過程全是快動作場面,好像每個隊職官都在我們耳邊鬼吼道~~動作快點!!再慢吞吞的給我注意點!~~..相信現在整個步校裡所有的學生中隊都在上演同一戲碼..等目不轉睛大氣不敢喘的重新站好位置,整個中隊再被帶往大隊餐廳用晚飯,咱們正期裝甲中尉區隊長大概對我們這群預官學生一副死老百姓沒有半點軍人的樣子非常非常不滿意,光是取椅子就位時坐下起立坐下起立就不曉得重複來上幾遍~~~"...再混嘛你們!!..不高興不想吃飯了是不是?..誰敢再發出聲音試試看..咱們就開始分解動作站著吃!..我看你們信不信邪?!..坐下!..板凳二分之一,抬頭挺胸雙臂夾緊眼睛看正前方..看你們這群活老百姓德性,難道他X的成功嶺沒教過你們是不是!?.."~~區隊長前後邊看邊罵,大夥汗流浹背動都不敢亂動,連呼吸都不敢太用力怕惹到區隊長不爽..看到別的中隊已經放懷狼吞虎嚥開動起來,被大家公認號稱快樂天堂42砲兵器隊的我們好像有點吃虧上當名不副實的感覺..而這還是第一天晚上而已ㄚ...~~現在開動!!

第二天起是認識隊職官隊部周圍環境及填寫一堆的書面資料,除了裝甲正期中尉大區隊長是全大隊公認對學生最嚴厲的軍官外,其他的長官及其他兩位前期畢業留校的過來人區隊長都還好..尤其是上尉隊長是由42砲教官組調過來擔任,所以對學生蠻照顧的,隔壁是81砲九中隊 ( 胖胖的少校隊長像尊笑彌勒似的笑口常開,42砲懷疑他們應該才算是快樂天堂隊才是 ) ,前面就是本大隊的超級魔鬼步兵八中隊,他的旁邊是106砲及通信特官混編成的七中隊,在更前頭是步兵六中隊及大隊辦公室,共五個中隊組成學生二大隊,全部四個大隊組成學生總隊,但是其他大隊都離的老遠所以別的大隊的人除了在福利社外倒是很少碰上過..倒是常在廁所裡碰到一些正在上高級班的上尉學員,還鄭重被交代~~老弟們,千萬別在廁所裡看到我們時敬禮喊長官好行不行?..很傷腦筋ㄟ..~~

在剛開始幾天兵荒馬亂暈頭轉向的快節奏緊張時刻過去後,訓練的日子也漸漸步入正軌,也有了一定的模式~~一早早點名後練嗓子喊口令,然後繞著方基跑步3000公尺,做體能打掃環境用完早餐在上正式42砲術科之前,我們如同一般步兵隊要拉到野外實施57步槍打靶,手榴彈投擲,槍榴彈射擊,66火箭彈操作及看教官如何使用噴火器做野戰燒烤..中午帶回來用餐午休,下午又揹著槍走先鋒路到山裡教練場操課,傍晚再走回來吃飯洗澡 ( 有熱水的時候不多,所以根本是沾點水草草了事..步兵嗎習慣就好 ) ,換好衣服再帶到教室上些有的沒的,然後回集合場準備做體能吃宵夜 ( 一個麵包加一盒鮮乳 ) 晚點名然後衛兵服勤其他人上床擺平...大概前幾週的作習都是如此,還有全副武裝500障礙或徒手5000公尺基本刺槍術等也是很硬的基礎訓練科目,當然步校指揮官李中將每次週會時最要求的踢正步也是把大家整的胡說八道的...另外在我們寢室左前方有一個日據時代就有的又大水又深的洗馬池 ( 現在搞不好已經填平了吧? ) ,每個人有空就得端著臉盆打水澆灌責任區內的樹苗,而這些責任區都遠在好幾個方基之外..真是XXX!!....這時42砲才覺得在之前在成功嶺那6週簡直像在渡假!

話說42砲在步校抽到最涼的42砲十中隊~~為什麼最涼?當時步科預官學生總隊 ( 旅 ) 共4個大隊 ( 營 ) 20個中隊 ( 連 ) ,預甲學生人數超過千人,但只有78個42砲隊缺 ( 其他步兵隊都是滿員 ) ,另外還有一中隊81砲及一106砲及代訓通信官科混成中隊--咦?為什麼有通信特官被派到步校受罪?老實說42砲也不知道,但從他們臉上那很X的臉色看來~(因為跟著步兵部隊作習,甚麼晨跑3000,踢正步500障礙,刺槍跳馬單槓..通通入列,換成是你,你X不X?,更何況其中有一大半都是碩士級,年紀那麼大還要操體能?他們真是42砲所見過最衰的一群"特官"--特別衰的通信預官.....離題遠了...因為當別的步兵隊全身裝備,揮汗如雨的扛著57攻714山頭,玩排攻擊防禦行軍訓練時,42砲兵器隊大部份時間不是在中隊門前的方基學砲操,就是在教室裡學觀測,射擊指揮,水平計算作業.當晚上其他步兵學生滿臉塵土,滿身疲憊的由野外回來時,42砲隊已洗完澡,做好睡前體能活動,10點上床準時就寢人員躺平.耳邊還聽見隔壁魔鬼8中隊的隊長大嗓門的在連集合場指責今天的各種訓練缺點,所有人就這麼全副武裝直挺挺的屏氣凝神立正聽訓,隊長罵完了輪到值星官開始發飆,接著再輪到士官助教..就這麼被釘了半小時還沒完,全隊還要原地槍枝保養,等助教檢查滿意才能將槍枝裝備歸定位,所有人卸完裝再著短衫準備洗澡上床前還得操體能基數..這時已快11點了,同樣的場景幾乎天天上演...你們說說看42砲隊涼是不涼?~~~更慘的是42砲的同班同學中有一位就是抽到八中隊,每次看到他們晚上從先鋒路扛著重的要命的57走回來時操作服上甚麼顏色都有,而我們這時則好整以暇的在教室裡打瞌睡或寫家書時,不禁懷疑起天堂是不是就像42砲隊現在這樣子!

順便利用這個機會向各位介紹一下迫擊砲,不同於一般野戰砲兵之105,155或8吋甚至240榴砲等由砲後打開砲栓裝填砲彈藥包,然後用拉火繩擊發後再退出彈殼的射擊方式,迫擊砲是由砲口直接裝入整枚砲彈,利用向下滑衝的力道由砲尾撞針撞擊砲彈底火,燃燒附在彈尾翼中間之藥環,在砲管裡產生極大的向上壓力將砲彈推送出去,而不會留下彈殼 ( 相當環保,不是嗎? ) ,以目前國造各式60,81,120等都是光膛迫擊砲,操作簡易以配置在步兵營連裡行一般火力支援.但是很多人不知道42砲有膛線,所以42砲彈沒有彈尾翼,而是以高速旋轉的方式穩定飛行方向,怎樣,很神奇吧?以往戰場上迫擊砲通常以施打照明彈或煙幕彈為首要任務,但是在崎嶇地型上擁有比拖曳式野戰砲更好的機動性,這時換打空炸或瞬發信管榴彈或黃磷燃燒彈支援步兵作戰也是打的得心應手.81砲以下在緊急時甚至只要砲管有東西固定住兩人便可用砲,打完立刻變換陣地滑溜的很.不過迫擊砲射程短是沒辦法的事,如果沒有步兵的保護屏衛,真刀真槍幹起來時營裡最早再見的大概就是我們吧?!....

記的在步校第一次上42砲拆架砲時,火砲是拆成4大部份由教官組士官助教由砲車裡搬出擺到方基上,其中座板是由一位原住民士官單人揹在背上,好像不怎麼費力的揹過來到定位,然後蹲下乓噹一聲卸在地上。等到助教示範過由學生下去操作時,個個是叫苦連天。尤其分配到抬座板的同組兩人更是倒楣,因為那座板怎麼抬也抬不起來。前面兩個人扛砲管,兩個人抬連桿,一個人抱著支架跑到前頭位置已經扛的四肢發軟,滿天星斗了,最重要的座板仍然老神在在,原地不動,真急死人了!沒辦法兩個人只好使勁用拉的,一吋一吋的拉到五公尺外的位置,這時扛連桿扛的手快脫臼的傢伙趕緊一前一後將連桿尾部嵌入座板凹槽,一直抱著支架手快廢了的同學立刻將支架置入連桿支架槽並打開砲箍,最後兩個抱著砲管胳臂快斷了的同學才將砲底帽嵌進連桿後端砲尾球座裡,抱著砲管前端的人使盡最後吃奶力氣將砲管抬高放進已打開的支架砲箍裡,在旋緊砲箍插上插梢,支架手再打高高低機,調整方向機,然後你會看到7個人躺在地上喘著大氣,好半天直不起腰來.....而旁邊看著的助教們以相當不以為然的神情搖著頭---意思就是說...你們這些未來的排長實在是有夠遜斃的啦!!

在42砲隊裡要學的東西實在很多,除了基本拆架砲砲操瞄準方向盤射向賦予外,舉凡跟砲兵沾上邊的科目例如射擊指揮,水平計算測地,觀測修正,通信...從開設射擊指揮所,完成射擊圖表到陣地放列完畢..比起正規科班出身的砲兵,咱們被逼著要學要背要記要做的也未遑多讓...整天不是在方基上整組人對著重的快壓死人的42迫擊砲大眼瞪小眼,要不然就是在教室裡昏昏欲睡的聽著教官講解如何運算三角函數使用計算尺或測量學等等艱澀的課程 ( 這種科目對於非理工科系的學生根本就是鴨子聽雷 ) ..另外還要到沙盤模型上作模擬觀測,到專門教室學習各式各樣有線無線通信器材使用,在教官嚴密的監視下摸摸真正的42砲彈及如何操作信管規,戴防毒面具上核生化課程等...光這些密密麻麻的課程就夠把大家整的七葷八素的,雖然不像步兵整天出操打野外的那麼辛苦,但是課業上的壓力也是蠻大的..不過如果讓42砲這種不喜歡趴趴走的懶骨頭來選的話,42砲隊還是唯一最佳的入圍項目..要嚴格說起來咱們過的其實還算不錯,生活作習上課休假一切正常,而對大家最嚴厲的裝甲中尉首席區隊長在第四週後就沒有再出現 ( 聽說是積勞成疾胃出血住院休養中 ) ,從此我們更沒人盯,照道理應該是爽到翻了吧?..可是大家還是不敢掉以輕心,大概開始時真的被區隊長盯到怕了,反正大夥都很自律,隊上也實施自治幹部管理,除了胖哥同學及42砲體能還是很爛,跑步時落隊被批到無可救藥之外,其它時候日復一日的起床-晨跑-用餐-上課-午餐-休息-上課-晚餐-洗澡-自習-晚點名做體能-就寢...就42砲而言,在步校受訓的日子倒是沒有外面傳說的這麼難捱吧!

在剛進步校時中隊隊職官有發給每個人一張小小的行事曆,將現在起一直到結訓共14週 ( 含農曆新年假期 ) 的日期計劃表標示出來,剛開始日子比較難挨時,免不了老是拿出來盤算還有多少天苦幹實幹的鐘點要忍耐,然後每天晚上一定要鄭重的劃去--又撐了一天了..可是一旦作習步調習慣了,等到想起來再拿出來看時三個月的專長訓已經過了一大半..期間有成功嶺來甄選步兵排長人材,但兵器隊根本沒辦法也沒能力參加,因為我們幾乎沒碰過步兵的課程,然後是甄訓教官名額,這又限定只有師範畢業的學生才能報名考試..還有更離譜的是來宣導鼓勵我們轉服志願役預官的宣導團,真懷疑他們是不是走錯地方找錯對象,42砲從來沒聽過如此荒誕的事情,要好不容易考上義務役預甲的人轉服4年半志願役,當場被底下的學生猛開汽水...不過他們還不死心強調在野戰部隊裡當個步兵排長相當不輕鬆,講坦白點排長累的跟狗差不多,簡直不是人幹的.. ( 不知道旁邊的隊職官作何感想 ) ,不如自選官科 ( 甚麼財務經理兵工運輸行政等涼快單位隨你挑選 ) ,錢多事少離家近而且掛保證不過外島..怎麼樣?..有沒有人想要考慮看看?..各位看倌認為當時我們在場聽講的人有沒有人會真的心動呢?..在步校裡還有期中考,兵器隊就是考些已經上過的砲觀射通科目,想要拼前幾名留校的理工科系畢業同學可是卯起來準備,但對於應付這些艱澀難懂的有關物理數學玩意完全沒輒的文法商學生而言,大部分都不怎麼在意,反正現在不懂下部隊再學就是了,考試嘛馬馬虎虎啦..比較行的同學們來點鞋同火力幫大夥支援一下吧!

除了日常的科目 ( 例如在方基上的砲術或在教室裡的學科講授 ) ,到了中期以後的時間很少再有扛著步槍走上先鋒路到野外的機會,不過有幾門課程還蠻刺激的..有一回大家全副武裝被帶到老遠的教練場,然後分組後教官叫三人為一小隊躲在水泥製戰壕內身體趴低等聽到哨音才可以起來..等就位後42砲抱著鋼盔窩在狹窄的戰壕 ( 或稱為水泥散兵坑也行 ) 正不曉得要幹什麼時...突然整個地面微微震動起來,好像有甚麼龐然巨物準備開過來泰山壓頂的味道..整個壕溝裡煙霧瀰漫嗆的人幾乎呼吸困難,只聽到隆隆的嘰嘰嘎嘎聲越來越近,震耳欲聾的履帶行進聲鋪天蓋地而來,薰死人的柴油廢氣味讓蹲在戰壕裡的我們暫時掩鼻閉口停止吸氣..然後仰頭看到戰車烏煙瘴氣的底盤從頭頂上掩體上陸續經過..說實在的42砲當時真的很懷疑周圍水泥砌成的戰壕到底牢不牢固?..等M41戰車經過後教官們的哨音響起,大夥小心翼翼的探出腦袋..~~"全部起來!..由後面登上戰車!"~~這可精彩了,一群人衝出掩體揹著槍跑到開的很慢的戰車後面不知道該怎麼辦時..~~"上去上去!..攀著後頭的橫桿爬上去坐好!.."~~教官邊揮動手勢邊吼著聲音根本聽不清楚,前面幾個膽大包天的傢伙已經手腳俐落的三兩下爬了上去,然後伸出手來連拉帶拽的把後面的人一個接一個拉上戰車直到坐不下為止..坐在戰車上沒甚麼特別,晃的很厲害倒是不假,而且這時是屁股下的鋼鐵甲蟲正以超龜速慢慢前進..等幾輛坦克在另一端停了下來,大家再由後面跳下戰車整隊集合並向戰車上支援操練的戰士們鼓掌致意,然後等戰車原地調轉方向退場後,再由教官現地講解步戰協同的講義內容及介紹現地所有的反裝甲阻絕設施及佈置...不曉得後來的學弟們還有沒有上過這種課程..感覺還真的很值回票價!


※為加快瀏覽速度,所以將文章分為 12 個頁面處理!

 

目前所在分頁:第 1 頁,分頁﹝123456789101112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2000 -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