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的規範

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網 站 連 結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目前位置:首頁軍旅札記  〉42砲札記  〉120迫砲基地訓

在 這 裡 不 分 部 隊 、 也 不 比 誰 勇 猛 , 只 要 您 曾 服 役 過 , 您 都 可 將 你 寶 貴 的 軍 中 生 活 寫 出 來 與 我 們 分 享

以下資料由 預甲33期 - 42砲 在本網討論區所留下的文章內容,內含軍友回應,現轉載於此單元裡。


42砲的《 兵器連憶往

120迫砲基地訓

本篇附相關兵器圖│42砲圖120迫擊砲圖

接獲命令
 

時空拉到當年9月底移防回台灣後,回到闊別已久的本島,弟兄們心情當然很興奮,但是沒多久營裡面就接獲命令,師裡當中有三個步兵營兵器連120砲排 ( 回台後換裝120砲 ) 被指定參加當年度在十月底於高雄鳳山步校的為期45天120迫砲基地訓 ( 共三個師9個120砲排編成基訓大隊 ) ,並附上一大堆注意事項,其中有一項規定當時把42砲害的很慘--規定是說參加基地訓的射擊組人員 ( 包括射擊組長、計算手、水平手、觀測士 ) ,砲班班長及正副砲手以上人員屆退期限須在一年以上,就是說若真的按照規定,42砲全排能下基地的人不到三分之一 ( 整個射擊組,三個班長六個正副砲手通通不行 ) 由於我們是師裡今年度第一次120基地訓,沒有任何前輩資訊可供參考 ( 因為他們現在都在馬祖了 ) ,42砲馬上將困難報告連長,連長也不知如何處理,倆人就一起晉見鐵面營長請示,營長看過命令也無可奈何--規定就是規定 ( 憲兵排中尉的座右銘 ) ,找來營人事官共商對策,還是沒有辦法,因為到時參加人員要一律登錄造冊,如果被步校基測單位抓包,那就很難看了,搞不好會給你當場退訓... ( 42砲後來回想實在不明白為什麼要弄這個規定,因為其他本島野戰師所派下基地的120砲排,陣容全是旅裡面最老資格的上兵老砲手和觀測,排長和排部射擊組還提前集中到該師砲指部集訓,由指揮官親自督課,根本將那條參加人員資格規定拋諸腦後置之不理,只有像42砲這種剛從外島回來,搞不清楚狀況的傻瓜為了湊足符合條件的人選在那裡抓破頭皮的大傷腦筋 ) ,時間只剩不到20天,怎麼辦?

 那就挖東補西,從連部81砲及106砲各支援士官一名,頂下原來的班長,正副砲手委屈點改為標竿手兼彈藥兵 ( 非常時期各位弟兄多包涵 ) ,原來計算手、水平手、觀測士改為有線及無線或駕駛兵,但人數還是不夠,這時營參一搬來厚厚一疊剛下到營裡的新進人員名冊,說營長交代,42砲要甚麼人優先從裡頭補缺,由42砲面談通過和參一打聲招呼立刻就調過來,不必再另外公文作業,42砲馬上列出應補名單,最重要的排部射擊組計算手、水平手、觀測士,一定要有理工學歷懂三角涵數才行,砲手人選由81砲再支援 (81砲排長已經抱怨連連,說他的排都快解散了.. ) ,不足再由副排去挑些孔武有力的新兵先補齊再說,射擊組長由砲指部送了個剛被管束處分回來的砲科中士到排裡報到。三天不到一個滿員的拼裝120砲排成立所有人員到齊名單也造冊先營長過目送師部參三報備。

 接下來幾天開始進行強行軍似的惡補,但那麼多的科目,連排裡老兵都玩不轉更何況這些剛由別的排支援及臨時補上的菜鳥弟兄呢?那情況真是混亂到了極點,下個星期就要進駐師部基訓中隊作出發到步校前的先期整備任務,42砲確還有一堆生面孔記不得姓名,該準備的東西又千頭萬緒 ,42砲真的快抓狂了......。

 滿員的砲排有多少人?排部排長1、無線兼傳達1、有線架設1、兩噸半指揮車駕駛兼陣地防空機槍手1、射擊組組長1、計算手1、水平手1、觀測士 ( 兵代 ) 3、砲班組副排1、砲班4、各班班長1、正砲手 ( 瞄準手 ) 1、副砲手 ( 裝填手 ) 1、標竿手1、信管手1、彈藥傳遞手1、彈藥兵兼4分之3噸砲車駕駛1,共39人。

 野戰應攜行彈藥車輛裝備--2.5Tx1、4/3Tx4、120迫砲4、陣地偽裝網5、50防空機槍1、3.5火箭筒4、拐拐4、線盤2、聲力電話5、備用電池若干、基本攜行瞬發信管榴彈40枚、照明及黃磷彈16枚、射擊圖桌1、方向盤1、緊急救護包1、繩索 ( 車輛上鐵皮固定用 ) 單兵個人全副武裝配備及背包,林林總總都要在幾天內安排到定位。尤其是車輛問題最大,車輛二級場不知跑了幾趟,幾乎和後勤官翻臉,好不容易才確定到時車子都可以發動沒問題,還有從出發前一天剛從營部庫房領取的彈藥,為安全起見全部先擺在42砲寢室派人全天看守,當晚就42砲睡在幾十箱砲彈旁,想到明天就要到師部裡作先期整備了,但42砲心裡確還有一大堆頭痛的事情沒有解決,這才深深體會到--還是馬祖的日子好過多了 。

 一早起來便加緊吆喝著所有人員火砲彈藥裝備裝車,連裡面其他人和砲排裡無法下基地的弟兄於幾天前就遷移到南寮港守海防去了,營長特別把連長找來,要連長乘坐營長的指揮車將120砲排連人帶車平安的送到師部。當全部家當裝車完畢,這個臨時拼湊起來的120砲排大兵小卒再次列隊點名,恭請營長訓示,鐵面營長仍不改本色,言辭簡短有力===不准違紀==不可發生意外==盡力表現,別丟單位的臉===完了!部隊解散!42砲敬完禮,回頭下令所有人員上車!注意安全!稍習後開始動作--稍習!這時駕駛開始發動引擎,連長坐上指揮車,後座載著保防官-- ( 他老兄這次可爽到了,奉命擔任此次基訓中隊輔導長一職,保防官從接獲命令那天開始每天都眉開眼笑,逢人就問高雄啦鳳山啦那裡比較好玩?跟煩惱到腦袋快要抽筋的42砲相比,簡直是幸福到教所有營部軍官嫉妒不已 ) ,等連長前導車開上馬路,42砲的兩噸半排部車跟著駛出,後面4輛砲車魚貫開出營區,從新竹上縱貫線,經竹北,過新豐湖口,風塵僕僕到了楊梅,一路上42砲一直擔心開在後面的老古董4/3砲車耍脾氣來個中途拋錨。不過情況看來還不錯,雖然冒出的濃煙跟煙幕彈的效果差不多,不過好歹還牢牢的跟在屁股後面,車隊總算開到了高山頂營區,連長把保防官趕下車,順便把他的裝備扔出車外,跟42砲及弟兄們揮揮手道別,再調頭循原路離去,接下來的場面就全看42砲一個人了。

 車隊由參三科一位上尉引導到通信營旁邊空出來的營舍停下,弟兄們下車將火砲裝備卸下,砲彈則叫副排押車一個砲班人員跟車送往師彈藥庫存放,4/3砲車再開到支援營保修場檢查保養,其他人將所有家當依指示位置安排妥當,然後帶著個人背包進寢室安排床位。裡面熱鬧的很,因為另外兩個砲排已經先一步到安寨紮營了,這時42砲看到久未謀面的阿郎排長 ( 他是42砲步校同期預官,後來一道前往馬祖,和42砲有著革命的患難情誼 ) 兩位老戰友相見自然很高興,他老兄比42砲早幾個月回台灣,所以對新的120砲比較上路,問起他有關基地訓的種種,他知道的也和42砲差不多,因為他之前的師父也沒下過基地,再提到人員的資格問題他怎麼解決,阿郎排長兩手一攤,他也沒辦法,曾經請他的營長問師裡參三,但那時整個師都在實施換防任務,參三科根本沒空鳥你,所以砲班情形和42砲一樣以新手居多,但較佔便宜的是之前有幾個月時間叫老砲手帶新進弟兄嚴格操課,新手已經大致都可以獨當一面了,那射擊組怎麼辦?42砲問道,阿郎兄小聲的說還是原來的老班底,營長說管他的,射擊指揮組事關重大,不能派新手上陣,叫來參一把資料改一下,原班人馬照樣下基地去,就這樣了 。聽的42砲羨慕不已,早回來還是比較有搞頭的。

 阿郎兄的營長真是相當了解射擊組對120砲排的重要性,42砲大膽推測他以前一定帶過兵器連,才會對射擊組為什麼這麼重要的概念有很深的認識。若將整個砲排擬人化--車輛就是運動行走的雙腳,砲班的火力代表雙拳,有線無線通信則比擬神經系統,射擊組裡觀測士為砲排的耳目,射擊組長及計算手、水平手就是決定砲排出拳方向的大腦中樞。在那時所有射擊諸元解算還是靠人工作業的階段,全體有經驗的射擊組成員是砲排在實彈射擊時拿到好成績的最終保證,難怪他的營長說甚麼也要讓在外島實際射擊經驗豐富的整組人員一個不少的下基地,其實這個念頭42砲不是沒想過,但礙於那該死的規定,連營長都愛莫能助,雖然營裡鐵面營長儘管在許多方面對42砲很幫忙,但對兵器這方面的知識,講實在的確沒有阿郎兄他們營長來得清楚。這下可好,還沒到鳳山,42砲的排部氣勢就先輸掉一大截,雖然新進弟兄都很努力以赴的學習,可是從來沒有歷經實彈射擊震撼教育洗禮的他們能不能趕的上來?42砲一點把握也沒有,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ㄡ..對了,各位看倌想知道砲排擬人化中排長扮演甚麼"重要"角色嗎?

 回到本島營集中時,在連上42砲除接值星外的其餘時間,只能比作可有可無的盲腸-整天不知道混到那裡去,但是帶領整個排脫離師旅營連的掌握,單獨下基地時,排長的地位馬上水漲船高,比作供應整個排動力的心臟也當之無愧..阿郎排長瘦高個頭還擁有跆拳道黑帶資格,帶兵的風格跟42砲的懶散溫吞截然不同,他老大在部隊面前一站,眼風一掃,他的排立時鴉雀無聲,在那個年代"合理管教"的風氣還沒人敢放砲申訴的時候,看到阿郎兄把部隊帶的服服貼貼,教42砲崇拜不已。42砲想他在他們營長眼中一定是紅得發紫,搞不好營長會鼓勵他留在軍中繼續發展。42砲問到那另一個排是那個單位?排長是不是咱們同學?阿郎排長撇撇嘴沒好氣的說那些傢伙是步X營的,排長是專科班出來的步兵少尉 ( 後來比較熟悉才知道他應該要晉升中尉,但為了下基地還是繼續掛少尉階,難怪臉臭的很,跩的258萬似的 ) ,他的排一到就為了床位分配等問題和阿郎兄的排起衝突,差點演出全武行,多虧了阿郎兄平時在排裡的威望和班長們的協助才把事情壓下來,不過兩個排還沒出發,樑子就已經結下了。

 怎麼會派個不是120砲科班的少尉 ( 對不起,應該稱中尉了 ) 來帶領砲排下基地?他罩的住嗎?後來打聽的結果更誇張--原來他老兄在連上是擔任81砲排長職務??在原來120砲32期預官8月底退伍後,120砲排就沒有排長,而是由上士副排代理並揹值星帶,而照時間表同期的專X期少尉將於11月晉升中尉,準備榮升X步兵連副連長寶座,但是接到120砲年度基訓的通知把他的營長也嚇一跳,沒有排長那還下個屁基地?沒想到平時當成盲腸的120砲排長現在一下子奇貨可居,但翻遍營裡所有排長沒半個合適的,就把腦筋動到81砲專科班排長身上,請他勉為其難接下重任,他們營長八成想反正都是迫擊砲,120砲不過比81砲"大一點"而已,有甚麼大不了?將就將就吧,而且還有老上士副排擎天保駕,沒甚麼好擔心的.. ( 想到這裡,42砲才覺得我們鐵面營長比他們營長那就強的多了 ) ,就這麼打鴨子上架的披掛上陣,排裡的弟兄也不是自己熟悉的人,還要繼續高階低掛 ( 營長鄭重保證--11月一定關中尉餉給你,放心的去吧 ) 。換作是你,心情會好嗎?兩個排長一個心高氣傲,一個作風強悍,一碰面就搞的不太愉快,把很混的42砲夾在中間當緩衝器,三個來自不同的旅,不同的營的兵器連120砲排就在師部成立基訓中隊,所有人員要在這裡待上4天,作先期整備後才出發前往鳳山步校報到,這下有好戲可看囉。

E-061C 回應 -
其實步兵營各排長編制都是中尉缺,在遷台初期的年代,兵器連營部連長甚至都是少校缺,排長為上尉缺!所以啦~~ 專科班中尉佔120砲排長缺是沒問題的啦~~我們營上還曾短暫出現三員正64期的同期同學在同一連分別擔任中尉連長、中尉輔導長、中尉排長的怪異現象,早晚點名時同學互相敬禮交部隊,挺有趣的。

42砲回應 -
多謝E兄指教,當時回到台灣轉換部隊番號時,排長以上軍官都有收到以營為收文單位的人事令..。裡頭有兩個欄位,一為職務銜、一為階級銜。42砲職務銜為中尉排長,但階級就明白列上義務役少尉。營長職銜中校營長,階級為少校X級,而連長職銜是少校連長,但階級為上尉X級等等..。
 
當時在外島兵器連的排長上面要求一定要是學習該砲科出身的預官擔任,原因無他。因為除106無座力砲外,81及42砲常有射擊實彈的任務,普通純步科的軍官根本玩不轉這些玩意。就算106砲也不准叫普通步科的排長帶,聽老兵們言之鑿鑿的口耳相傳,某年某部兵器連106砲排長出缺,營長便指定一位新到任步兵排長補缺,他老兄對106砲毫無概念,排內老士官的話也不聽,更將砲排老兵對火砲操作的各種禁忌不當回事,結果就在一次演習中對海面目標作實彈射擊時,不知是底火潮濕還是怎樣的竟然在長官面前出狀況擊發不出去,為處理不發彈情形,排長竟然直接跑到砲身後方想要做故障排除的時候...突然一聲轟然巨響,砲彈是打出去了,但排長呢????從此長官們不敢再開玩笑。
 
所以在當時外島的兵器連幾乎沒有排長遇缺不補的情形,但後來隨著預官越來越少,非本砲科出來的純步兵軍官
( 以專科班最多 ) 給陸續分到兵器單位,之前金門發生42砲廢棄藥包爆炸造成傷亡的案例,42砲真的懷疑那個排長是否是正牌學120砲的後期學弟?怎麼會如此不注意安全規定的草率處理?在北竿時各砲陣地堆滿了各式42砲彈及發射藥包,若一個不注意發生意外,馬上整個排當場從地球上消失..能不謹慎小心嗎?不過回台灣後除下基地外120砲完全成了擺設的供品,毫無用武之地時,120砲有沒有排長或是叫誰來接任,就隨便啦反正也沒差,因為在營長眼裡沒有多大用途的單位不是和盲腸差不多....。

 押運砲彈去師彈藥庫暫時存放的副排和弟兄回來後,趕緊再將床位派定,將個人裝備歸定位,忽然門口響起刺耳哨音,一個身高體壯的步兵中尉扯開喉嚨大聲吼著~~~所有人員注意!!五分鐘候外面集合完畢!按A、B、C三個營的順序成講話隊形,各排排長確實掌握清點人數!稍習後開始行動,稍習!~~話音剛落又是一陣混亂...五分鐘不到,三個砲排按指定位置呈講話隊形排列在集合場,這時剛剛在寢室門口吹哨下命令的中尉走到隊伍中間再一次整理部隊,只見裡頭房間走出一位少校,旁邊跟著42砲營上那位滑頭滑腦的中尉保防官,步兵中尉完成部隊整理動作後向少校敬禮,等少校回完禮中尉又轉身再下達稍息口令,然後小跑到保防官旁邊目不斜視的站定,所有人稍習後又馬上立正,但這時只有專科班排長的砲排弟兄石破天驚的喊道~~副營長好!!把其他兩個排的人嚇了一跳,少校微微笑著回禮,三角眼裡的冷峻目光迅速橫掃了三個排一遍,然後清了清嗓子,以中氣十足的聲音說道:

 "各位好!請稍習,注意聽到這邊...",全部剛剛稍習的人馬上又刷的一聲立正..。"..請稍習!我是步A營少校副營長XXX,此次奉派擔任120砲基訓中隊隊長.... ( 甚麼內容42砲忘了,反正大概就是那麼回事 ) ...接著介紹副隊長,由步B營中尉情報官XXX擔任,中隊輔導長由步C營中尉保防官XXX擔任,接下來幾天各位將要在這裡做集中準備整備的任務,並加強各項訓練,希望各排排長確實督導,有沒有問題?..","沒有 !"眾家弟兄大聲回應著.."很好,完畢!",這時副隊長趕忙出列,又是一番敬禮回禮,部隊解散 。往後幾天都由副隊長發號司令指揮行動,咱們的保防官輔仔暫時沒事就盯著伙房採買,吃的腰圍又大了一圈..。42砲也趁此時間多了解一下新補進來的士官及弟兄 ,首先最迫切要清楚新到任的砲兵中士射擊組長是甚麼來路?為什麼之前被砲指部送完管束處分又丟到42砲的排裡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42砲得找中士過來聊聊才行........。

 砲兵中士個頭蠻大的,年紀看起來比所有人 ( 當然包括42砲在內 ) 都大上一截,有一種很蒼桑的感覺,剛到排裡時沒事時就靜靜的沉默寡言,但整個排行動起來時,他跟著42砲忙前忙後,許多事情處理的井然有序,一下子就得到全排新舊弟兄的尊重。排裡的老計算手石頭就不止一次在42砲面前誇讚新射擊組長的能力相當不簡單 ( 石頭是42砲在北竿時最得力的排部成員之一,常駐砲指部指揮所,曾經在一次非常要命的時機下救了42砲一條小命,這段故事以後再帶到,現在則礙於規定只好編成有線架設兵,但在整理器材的空檔仍受42砲拜託,配合新射擊組長教導新補進來的計算及水平手 ) ,但從接獲命令一直到現在進駐師部基訓中隊為止,42砲整天忙的像陀螺一樣,從車輛裝備人員編成到處打點、拜託、罵人,晚上都要超過12點才能休息,一早又要早起煩惱新的問題 ( 42砲的中士副排比42砲還混的厲害,根本不敢交代他老兄辦甚麼事,只要求他在砲班操課時務必在場督課就功德無量 ) ,所以凡事都要事必躬親的盯著也實在很傷,這期間多虧了新射擊組長的從旁協助,所以一切暫時安定下來之後,找個空檔和咱們新任射擊組長談談,互相瞭解並聽聽他對砲排下基地的想法....。

 曾到過楊梅高山營區的人大概都有印象-營區相當的廣闊,更由於位置很高所以視野極佳,找個午間用餐後休息時間,42砲找來新組長到樹蔭下閒話家常,中士平常很少開口,但代替42砲帶領排組和其他弟兄時下達的指示明確清楚,但說一不二,沒有任何討價還價的餘地,比起其他的砲班班長甚至副排,這功力可真是不簡單,一問才知道中士是士官學校畢業,再進入砲兵學校學習砲科專長,結訓後在很多單位待過,軍砲師砲都有,在到42砲排裡以前是師砲155榴砲營的上士組長--哇賽!155榴砲耶!..那可是師裡面最大號的重傢伙,下過砲兵田中基地不知幾次,當下令42砲馬上肅然起敬.. ( 派這麼厲害的人物來,那42砲還混甚麼?... ) ,中士煙癮蠻大的,邊抽著煙邊講述著他的經歷...42砲明知道很不禮貌,但基於排長職責不得不打破沙鍋的問為何當初被迫離開原單位?還降一級發配到步兵營來? ( 42砲甚至不敢提到管束處分的事 ) ,這個問題讓中士的臉一下黯淡下來,搖搖頭答到~~對不起,X排,事情都已經過去了,這件事我也不想再提了,但我保證在部隊裡從來沒有做過任何違法犯紀的事情!所以請排長諒解,別在問了...在這裡我一定盡最大的能力,協助排長將排部帶好 。對於下基地的事,我倒有幾項建議讓排長參考 ,就這麼蹲下來用樹枝在地上模擬後天早上砲車裝車上鐵皮,車輛內部各項火砲彈藥裝備固定的位置及方式,人員編組任務的行動分配等等細節...當下讓42砲有如釋重負撥雲見日之感,有這麼優秀的組長在排裡,42砲還擔心甚麼?不過事不宜遲,午休結束趕緊召集副排和各班班長會同,請組長再次和大夥說明並回答問題,一切均照組長指示安排妥當,待眾人點頭明白解散下去和弟兄們轉達後,42砲不禁深深體會到---畢竟老天爺還是很照顧42砲的啦!

 在師部基訓中隊集中待命準備的幾天裡,主要還是加強各砲班對120砲拆卸及架設的訓練,拆架120砲比起42砲是輕鬆的太多了 ( 120砲只有42砲3/1重 ) ,可是新補進來的弟兄在架設火砲時還是累的氣喘如牛,提不起勁,拖拖拉拉的情形讓現在委屈擔任標竿手的元老外島砲手看的直搖頭,又想發學長脾氣來教訓這些菜鳥 。實在說42砲認為只要是合理的訓練要求而不涉及不當管教,42砲絕對同意老資格資深學長們教育新進弟兄的嚴格訓練作法,因為火砲是多人操作的兵器,只要其中一人掉以輕心,不把火砲射擊訓練當一回事,那麼在真正實彈射擊時,就會因個人的疏忽而危害到的整個砲班,甚至連累整個排,這是攸關許多條人命的大事,不嚴謹要求行嗎?再苦再累也得要達到老砲手認可最基本的水準才能休息...。排部組忙著圖上作業,模擬野戰射擊命令,修正彈著計算方位。師裡面也派了兩位砲兵軍官擔任編制內隨隊教官,負責射擊指揮及觀測等科目。三個砲排三國鼎立,在不同的地方積極的做最後衝刺,副隊長也和運輸軍官接了頭,排定明天下午13:00新豐車站上鐵皮,部隊準備開拔,目的地--高雄鳳山陸軍步兵學校 。

 用過早飯,隊長命令~全部火砲彈藥裝備重新裝車~,之前射擊組長已經和各班班長研究商定裝車程序,所有弟兄按部就班在組長指揮下不到一小時42砲的砲排已經一切搞定,大夥列隊坐在樹蔭下休息,另外兩個排則物件散佈滿地,班長和班兵對如何裝載時起小爭執,阿郎排長氣的當場發飆開罵,但還是沒辦法改善,專科班排長的排情況也半斤八兩,好像每個人都有意見,七嘴八舌的甚麼事都沒弄好...。這時隊長出來一看,對亂成一團的景況實在看不過去,馬上下令吼到~~停止動作!所有人集合!等三個排成講話隊形站好,隊長看著兩個砲排車輛前後像難民逃難的劫後模樣,氣不打一處來的責備道~~為甚麼42砲的排已裝車完畢,你們兩個排還有時間打混瞎搞?ㄚ,弄得一蹋糊塗,到底是怎麼回事?ㄚ,排長,你們是不是不想下基地了?ㄚ,去看看人家怎麼弄好的...再給你們一個小時時間,所有東西通通給我裝好上車,到時還沒上車的全部留下,聽到沒有?ㄚ,一個小時之內弄好!..解散!~~說完沒等敬禮,頭也不回氣呼呼的走回房間,隊伍一解散,42砲的2.5T指揮車及4/3砲車旁馬上就擠滿人潮,觀摩如何裝車,再跑回自己的砲車依樣畫葫蘆一番,果然藥效不凡,立刻打通任督二脈。等隊長再出來巡視時,三個排已全部裝車完成整裝待發,這時隊長才滿意的點點頭,要求所有人員再詳細檢查一次,準備上車出發了...。

 

※為加快瀏覽速度,所以將文章分為五個頁面處理!

 

目前你所在第一頁下一頁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2000 -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