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的規範

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目前位置:首頁軍旅札記  〉譚忠華札記

以下資料由 1780梯 -譚忠華 提供

個人檔案

譚忠華 66年3月28日出生   陸軍常備兵第1780梯次

86年6月18日於高雄某遣送營入伍,歷任以下單位,88年6月17日自高雄某遣送營退伍

陸軍步兵第1x6師x旅x營步x連(新訓)
陸軍2x4師砲指部第x營砲x連(下部隊)
陸軍2x4師砲指部本部連(支援而後改編至本連)
陸軍2x4師化學兵連(精實案執行,移編單位充員而改調本連)
陸軍第x軍團x化學兵群x營偵x連(自金門返回,原番號徹消,改由軍團接收)  
中 獎 篇
在新訓中心渡過了兩個月,當兵前聽過太多外島傳聞。在抽籤時就心想千萬不要中外島,偏偏我的手那麼長,一摸就摸到了2x4師(登步),心想不是金防部就無所謂,誰知抽完之後, 很多人都跟我一樣,被集中看管。到哪裡都要班長帶隊。參一告訴我,你們都是 "金馬獎" 的得主,我才知道這下糗大了••••

在遣送營等了幾天 ( 本梯至金門人數,最大的一梯,近 3000人 ) ,看了登步部隊簡介,這才大概的知道,自己未來的單位是什麼樣。 強忍著心中的不安與對家人的牽掛,86年9月7日傍晚,我們最後一梯次前往金門的新兵,搭上軍用卡車,前往3號碼頭,巨大的海軍5x2跟5x8號運輸艦,停泊在一旁,領了補給包 ( 內有餅乾、口香糖、礦泉水和俗稱的狗罐頭的即食飯 ) ,在11點左右,正式航向遠在110海浬外的島嶼-金門。也開始了我一年六個月的金門生活。


到 金 篇
在近14個鐘頭的航程,還算平穩。隔天約8點,海軍宣佈可登上甲板,跟著同梯坐在艦尾,看著遠方的海軍護航艦和一望無際的大海,腦中竟是一片空白。

在艦上碰到幾個返台收假的學長,看著他們胸前的金三角mark,真的不敢再去想。中午時分,海軍的服務台供應便當,雖然只有四十塊,但色香味俱全。在艦首吃著便當,看著海豚跟在船邊, 忽然同梯說看到金門島了,我們爭先恐後的想了解,一探它的神秘的面紗。下午近一點半,運輸艦靠泊金門料羅港,我們魚貫下船,在碼頭上,看到一群身穿便服的人,聽說他們是剛退伍的1738梯學長, 看看別人,再想想自己,心想自己還有600多天要撐,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上了軍卡前往了位在太湖附近的幹訓班,開始了調適教育。南雄幹訓班隊長的一番話,至今仍令我難忘:「從今天開始, 你們就是南雄的一份子,你們的一切行為,都代表南雄,利用這三天好好的學習如何在部隊生活」


分 發 篇
在幹訓班的第二天,各單位的人開始來進行人員調查,以專長決定到哪個單位。因為入伍之前做了一陣子廚師,所以我是編在食勤。記得那天做抽籤演練,接著師部參謀長跟主任也來做新進人員會談, 主任的幽默風趣,讓我們這些新兵覺得稍稍放下了心中的大石。第三天正式抽籤開始,白板上面的各單位、師部連、化兵連、工兵連、支援營、8x2旅、戰車群、砲指部等等,不知我會到哪裡? 在當時因為各單位都缺員,所以都希望多補充一些新兵,在"刻意安排"之下,我被分發到砲兵35營 。
當天的下午開始,各連參一開始領走新兵,砲指部派了兩輛5噸軍卡接運我們。 到了指揮部,一樣也是由指揮官跟處長作新進人員會談。結束之後,我們又上車前往營部報到。這樣一路下來等到連上來接我們六個新兵時,已經是九點多了。記得那時因防區夜間燈火管制, 副連長騎著腳踏車,一個不注意,竟然連人帶車的翻進水溝裡,成為我報到時的小插曲。到了連上,所有的砲、班、學長都露出一種令人害怕的眼神,連長吩咐讓我們先洗澡休息,我被分到砲六班, 在床上我輾轉難眠,誰知下連隊的第一天,居然失眠了•••••。



訓 練 篇
第二天5點半,就被同房的學長叫醒,下床整理環境,並告訴我們一些"新兵規定"。不外乎什麼不准帶煙、看到學長要問好、要積極努力等等,雖然當時已經沒有打罵教育, 但是那種精神壓力真的不是筆墨可以形容,全連都好像盯著你一樣。那時正好輪到本連接戰備,而35營又是在下基地,所以訓練時格外辛苦。不但要全副武裝的操課,還要應付師部、指揮部、 營部的戰備抽測。一天下來,大門總要跑個十幾遍。而當時一分鐘警戒待命班的伍兵都是一年級(二兵),伍長則都是快升上三年級(上兵),常常被下狀況,把我們新兵整的七上八下的。但是一天下來, 卻覺得日子過得很充實(也可以說是不敢想),一上床就是倒頭就睡,不過那也是在11點以後才有的事。因為除了一般的體能訓練,我們新兵還有其他的"額外"訓練, 不過這種日子只大約持續了一個星期。在9月15日下午,我和另外一位同梯接到指揮部的電話紀錄,要我們到砲兵新兵隊接受專長訓練。就這樣離開了砲連的生活,到了山外車站, 第一次看到金門繁榮的一面,來到了太武山腳下的"南雄砲兵新兵隊"有不少同梯的都已經先到了,少部份是在船上見過的,就這樣開始了訓練的日子。


支 援 篇
在新兵隊待了一個月,也差不多快結訓了。當第一天其他的同梯都被領回連了,我又開始想到砲連那非人的生活。可是有一天下午正在打掃時,一位指揮部的軍官跟隊長說幾句話後, 在吃飯時隊長就宣佈我和其他九位同梯在晚飯後必須向指揮部報到。近六點就有一名班長來接我們;根據指揮部的說法是要我們支援道路構工,但是那位班長私下跟我們透露, 我們是被刻意集中看管的,因為同梯中有多人有前科紀錄。而在指揮部就是跟一般連隊不一樣,任務輕鬆,除了站衛兵以外就是環境整理。學長學弟制也不會像一般連隊那麼明顯, 不過還是有。記得那時候常常在例假日的前一天半夜1.2點被安官叫起來到廁所擦皮鞋,這個不合理的待遇直到有一天被輔導長發現才被停止。連上的多位學長因為都屆退, 所負責的裝備需要找人交接,我也不例外,負責輪車裝備的高雄籍學長選定我負責車輛裝備,並且將送往幹訓班接受一個月的步訓及一個月的專長訓。在那段受訓的日子裡,使我的體格更加茁壯, 也學到了更多的東西,也因為如此,才為以後的生活打下了基礎,更能夠抗壓,也較能應付來自各方面的挑戰,更不會讓各級長官失望,因為我不止要對長官們負責, 更重要的是我要對同袍對自己負責。


回 憶 篇
在砲本連的一年六個月裡,我學會了獨當一面應付各級長官的要求,也知道如何的去與各單位協調。在剛開始時,一定都有所謂的壓力,但是這也是一種磨練自己的方式, 常常一個人在深夜為了裝備而挑燈夜戰,為了只是一份責任,隨著自己日漸資深,也有不少學弟前來報到,但我從不以老鳥或是階級來壓人,因為我覺得大家來自天南地北,能在同一個連上, 就是有緣。

在車輛裝備上最大的問題莫過零件上的獲得,因為補給上的原因,許多的零件常常好幾個月不見下文,而車輛又一定要動,只好靠各駕駛自己掏腰包,真的蠻心痛的,但是每一次的督導都只有小缺失, 這也是讓我自覺沒有對不起駕駛們的地方,因為該有的證明文件我都沒有少給他們。那些日子裡,除了裝備的妥善率是我的業務重點之外,裝備的撥交接收也是重點之一,因為精實案執行之後, 許多裁撤的單位裝備也一一的撥交或是轉移給友軍,而我是旅調度士,自然也參與其中,除了裝備、文件的點交,我還要一一核對蓋章,並且由後勤官核章,那段時間,來自公務的壓力可想而知。 現在回想起來,真的是佩服自己能在跨世代的建軍備戰中安然過關,或許各位不覺得怎麼樣,可是裝備價格動不動就是上萬美金,倘若有個什麼散失,輕者報賠了事,重則軍法審判,各位看嚴重嗎?


返 台 篇
當兵;最快樂的莫過休假了,不過金門是戰地前線,不能有如台灣一樣可以常回家,所以返台休假就成了我們最快樂的事之一。

第一次返台,因為"菜",沒有選擇的權利。參一班長給我們報了船假,離開了三個月的台灣,終於可以回去了,前一晚,我和同梯們努力的擦皮鞋、整理行李, 整晚興奮的難以入睡。隔天一大早5點半,安全士官叫我們起床,準備到師部做離營宣教。到了師部,人事官跟差假官宣佈休假規定和編互助組,就解散讓我們去山外購物了。除了貢糖和高梁酒以外, 我也買了名聞中外的"砲彈鋼刀"。下午1點半,我們前往料羅港報到,安檢還沒結束,就看到海軍的5x4運輸艦已經開進港了。也許是前晚太累了,上了船倒頭就睡著了,兩點半開始出港, 到達台灣時已經是次日的早上八點多了,13號碼頭的早晨,太陽是如此的可愛,闊別了三個月的台灣,此時真的沒什麼比得上現在的心情了。

然後與家人朋友都見面了,他們問起我在金門的現況,也都不願讓他們擔心,我的回答都是很好!十天的假期很快就到了,返金的時候,也許是思鄉情緒的關係,加上海象惡劣,竟然吐得亂七八遭。 自從這次以後,每一次返台,我都選擇搭承軍(民)機返台,雖然每次返台(一共是四次)時間都不一樣,但每次都重複著上述的事。 對社會人來說,十天假也許是渡假的好機會,但是對阿兵哥來窩,卻是對家人的思念,對女友的牽掛,及心情瞬間的解放•••



鬼 話 篇
軍中的事,相信大家或多或少都聽過父、兄輩描述過。但軍中的鬼話就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碰到的;記得前述的新兵隊嗎?在年代緊張的時候,這曾經是一個憲兵連的駐地。我們在受訓時間也要站哨, 但是不帶槍。有一天晚上我輪值兩點到四點的衛兵,這班衛兵是俗稱"屎缺"(很爛的意思)。在差不多接近三點左右, 我發現有個人影自浴室前慢慢走上階梯來,我以為是查哨軍官,可是怎麼沒問燈號呢?正想問口令時,他一個轉身就轉進了一個碉堡,正在納悶時,想想可能是砲班的弟兄,也沒再去想過了。 過了幾天,隊上好幾位弟兄都說同一個時間、同一個地點都看到同樣的情形,我們就去看那個碉堡,根本是封閉的,人是不能進去的,再加上這個人出現時只隱約看到樣子並沒有腳步聲, 七嘴八舌的討論之後,決定向砲長反應,砲長這才說出了一個令人頭皮發麻的故事。當年駐防在這裡的憲兵連,因地處防衛部的重要地點,所以在一次晚上時,中共派出的水鬼摸到當地, 而該連的衛兵站哨竟衛哨失職,導至全連上至連長下至基層士兵,無一倖免。全連的人頭被水鬼摸下,並放置在司令台上,而且所有的人左耳都不見了,唯一逃過一劫的衛兵則被捆綁吊在樹上, 正對著司令台。水鬼寒在司令台牆上寫下六個血淋淋的大字"衛兵睡覺,該死"。自此以後,該營就再也沒有單位進駐,一直到南雄師接手成為新兵隊, 但進駐新兵也是有一梯沒一梯,人氣不旺,所以偶有學長會碰到。知道這件事以後,我們找了人去山外買了香紙,在碉堡外全隊上香,這才沒有鬼壓、黑影的出現,畢竟大時代的悲劇不是你我所能預知的。


行 軍 篇
金門由於地處前線,情況不比台灣,所以夜間必須要有警戒部隊,防範中共偷襲。而今情勢已不如從前緊張,但戰地的夜行部隊依舊不變,只是在任務上作了一些調整。例如反偷渡、反走私; 當時我人在直屬連,所以都無緣參加夜行軍,一直到精實案執行之後,各營、連人手不足,所以自87年8月開始,我也開始參加。通常夜行軍是一個連的二分之一或三分之二, 執行單位必須按照規定的路線步行至隔日清晨六點,可謂十分辛苦,那留在連上的人也不見得輕鬆,一個人最少要站一班夜哨,白天夜行人員補休時,還要執行連上的任務。整體而而言, 上至連長下至基層二兵都會為這個任務而疲憊不堪。
記得第一次夜行軍時是由輔導長帶隊,那次除夜行之外,還必須夜間射擊,所以在四點半用過晚餐之後,各人開始檢查裝備、槍械、彈藥。五點半前往夜間靶場,回到連上時,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 由於夜行軍是夜間十點開始,所以我們得到短暫的休息時間,也順便補給個人補給品(香煙、檳榔、巧克力、口香糖、甚至是酒或運動飲料等)十點一到, 所有人員槍械、彈藥、器材上手前往防衛部作任務提示。結束之後就是累人的行軍了,通常很少有機會可以在夜間看到金門的景象,剛開始大家也當是郊遊一般,而事實上跟本不是那麼一回事, 夜行軍途中不得抽煙與交談,連手電筒也不准開,還得應付巡查軍官的臨時下狀況。例如前方有不明可疑份子,夜行部隊要如何處置?一整晚下來所有人員可以說是邊走邊睡, 甚至有人睡著睡著就走到水溝裡去了。雖然很累,可是有一種興奮的感覺,因為當防區所有人都入睡的時候,我們正擔負著全防區的夜間安全,甚至是國家的安全。平常雖然不是特別的精實, 對各項的工作也是抱著只要不出紕漏就好,但是對執行戰備任務,我們卻只有同一個信念,那就是盡全力的去完成,這就是一份責任。
常常在報章雜誌上看到一些評論,批評現在的軍人不行了,又不能操,也不能吃苦,這樣怎能保衛國家?我真的很希望發表這些言論或對國軍有所疑慮的人,好好的到金門看看, 有多少的人員為了整體的安全,而犧牲個人睡眠時間,在金門的每個角落或值班或站哨或夜行,雖然他們一直不為外人所知,但這卻是事實。我真的很慶幸今生以幸到金門服役, 更因為參加過夜行而感到驕傲。因為我曾經站在這塊最前線的國土,為國家安全做出一份貢獻。我想;這是一個成熟男人為社會所應該付出的。未當兵前,別人花兩年時間保護我們, 我們當兵後,一樣要保護社會人民。給那些對兵役制度不滿或想服替代役的朋友一句話,既然你享受了權利,那相對的就要盡到自己的義務,如果你的人生記憶中, 獨獨缺少了這段男人之間共同的話題,那是不是太可惜了?



退 伍 篇
記得剛入伍的時候,常聽到學長、班長們說:「我要是像你這麼菜,我早就自裁了。」左等右等,只期待退伍那天的到來。歷經步兵新訓師的洗禮,分發部隊時來到金門, 在南雄砲本連渡過了大部份的軍旅生活,為了精實案各單位必須人員編足,又被分配到化學兵連,繞了一大圈,最後居然又回到了我最初的入伍地點;高雄鳳山衛武營。在屆退的日子裡, 因為不用接受編成測驗,所以常常被派去帶班出公差,作營區的環境整理。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也一直不斷在新的環境中學習。在高雄那些時間,常常在課餘時間打開報紙, 為的只想退伍之後能找到一份好工作,也順便了解社會上的現況。當兵前從事的是服務業,而今發現女人比男人好找工作,真擔心退伍之後要流落街頭了,也因承以前的老闆賞識• 給了我一份工作,終於盼到了退伍。那天早上連長在早點名結束後,請屆退弟兄發表退伍感言,我只簡單的說了幾句話,那天是莒工日,除了早上的政治課以外,我們都在忙著裝備繳回、簽寫文件、 領退伍令,我也趕著寫作後一次軍旅手記。下午四點士官長下令屆退弟兄換裝,準備參加營長做離營宣教,難掩心中的激動,想想自己剛入伍的時候是怎樣,看到正在當兵的學弟臉色也蠻難看的, 跟我很好相差六梯的高雄籍學弟,我看到他眼中的淚水和不捨的說:「報告學長、你自己保重」。我真的是難過的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走出衛武營時, 我最後一次回頭看著「軍紀似鐵、軍令如山」的標語,隱約還可以聽到那雄壯的歌聲:『男兒立志在沙場,馬革堳肸蟧豆 ~ 』.........。


結 語
綜觀兩年下來,本人一共經歷了三個不同的兵種(步兵、砲兵、化學兵),與五位主官四位主管共事過。而在一起的弟兄更是不在少數,在這裡我要感謝的人實在太多了,不知要從何說起, 還記得入營的第一天,在高雄大統中山公園,看到妹妹、妹夫走了之後,真的有衝動想逃兵,因為我也怕;怕軍中許多的傳說會發生在我身上。在一陣思緒湧上心頭看著這麼多的人都可以, 我想我也可以!新兵宣誓時,我高舉右手口中唸著:「余誓以致誠,效忠中華民國•••」。那一瞬間,我知道,這兩年不是只為向自己負責,更重要的是向親友、 向社會、向國家負責。當兵時碰上兩件大事,一次是某軍團砲口炸事件,另一次則是金防部燒垃圾爆炸事件,後者雖沒有親眼目賭,卻也是感觸深刻,因為那是我的同梯, 而砲口炸則是我在衛武營時親眼看到傷者自直昇機上被抬下,我感到生命是如此的脆弱,消失只是一瞬間的事,俗語說:「不打勤、不打懶,專打那個不長眼」。 部隊中的危安事件,除人為因素外,基本上都是因為「不長眼」。如火燒車、燒垃圾爆炸等。什麼該作,什麼不該作,在心中都該有個底,叫你槍口不准對人, 就不要「鐵齒」。槍、砲、刀在部隊中算是很邪門的東西,如果想平安退伍,就不要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

在金門的時間,除了返台比較不方便以外,事實上並不比在本島部隊差,每個月還有外島津貼(依服務單位為準)。而軍方現在也十分注重基層士兵的休閒娛樂, 各式球類、樂器、益智遊戲每個連隊也都有,也有各式的書籍可供參閱,而外島部隊除非有特殊狀況(例如狀況三生效、高賓演習)基本上休假是十分正常 (在金例假日)。筆者除了休假外,因有接辦業務,所以幾乎一個星期有五天半不在連上,在外島唯一要注意的就是不能發生軍民糾紛,尤其是有關金錢方面, 在金門的消費真的是高的嚇人,在台灣四十塊就買得到的東西,在金門可能要八十塊,甚至一百塊,所以對金錢要小心的控制。我剛到金門時去哪堻ㄖ@計程車,到後來都坐公車,因為比較省, 不然也可以消極一點買部腳踏車也行。不過要小心,因為可能會被別的單位幹走,我看過一部腳踏車在三個不同單位出現,而且顏色都不一樣。

如今金門也已開放一段時間了,家人是可以到金門作眷探的,只要有相關證明文件,就可以享受短暫的天倫之樂了。平日休閒放假,更可以到金門的古蹟走走,因篇幅的緣故,沒辦法讓大家欣賞, 但既然在金門服役,何不給自己留下美麗的回憶呢?現在國軍各級部隊十分注重合理管教,已經不再有打罵制度了,連學長學弟制也都不准有,以往學弟看到學長不問好還會被慘電, 如今則是學長拜託學弟千萬別叫他學長。現今各部隊都設有申訴的電話,下至營級,上至總部,可說制度完全。但有沒有實質的功效呢?我並不知道,但少數的偏激份子將申訴制度當成護身符, 有事沒優事就亂打電話,自己本身作錯也申訴,造成連隊在管教上不知如何是好?所以奉勸正在當兵或即將當兵的朋友,申訴是個人權利遭受損害或是受到不當管教,一定要有真正的事實,不然; 會害人害己,麻煩不已!


感 謝 篇
軍官:梁中原上校(指揮官)、夏良平少校(連長)
             劉中勝上尉(連長)、潘國華上尉(連長)
             許家偉中尉(輔導長)、李瑞發中尉(輔導長)
             時裕臣中尉(副連長)、張光華中尉(副連長)
             張智凱少尉(排長)、趙英豪少尉(助後官)

士官:許賜雲士官長(督導長)、徐孝文下士、林岡憲下士
             陳景旭下士、呂龍祺下士、顏啟明下士、謝鋒魁下士
             張智翔下士、蕭冠銘下士、馮輝豪下士、賴綱志下士
             吳昇憲下士、許豐洲下士、蔡孟志下士

士兵:李明泉(師父)、周孟德、林義環、朱朝明、曹盛彬、
             王金生、陳俊德、劉心院、張培生、何忠雄、翁鵬智、
             劉柏麟、陳金柱、郭彥辰、游成邦、孫瑞豐、吳榮智、
             何勇政(徒弟)、蔡世雄、賴文金、林忠雄、呂昆錄、黃輝明、林明欽、黃琮意、何俊政

感謝有你們,讓我兩年快樂平安的渡過!謝謝尚有些人名正努力"回憶"中,太多人了!

上一頁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