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列印

金牌臥底兵 70年代聯勤警衛兵故事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一線生機

  小曾慢慢發現在這個獨立排中,下士的權力簡直大到無法無天,越資深的老兵在單位中越是沉默,或許是這些老兵都很黑,最好是班長把他們當成空氣,視而未見是最好的。而聽說排長半年後就要退伍,會順便把他廠內的女朋友一起娶回台北去,反正升遷無望,他的行事風格就是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偶爾才管一下事。

  排長把領導統御的工作幾乎都放給下士去搞,而排部通常會至少留有兩位下士輪流值星,除了70梯的林班長,另一位72梯的班長幾乎是沒聲音的,一切唯林班長的意見馬首是瞻,他只是默默地等待被外調分遣班的機會。林班長在場時,他就比照林班長的規格來操新兵,林班長不在場時,他又變得比較溫和,不會亂搞。小曾發現本排的學長制只存在於下士之間,兵與兵之間並沒有學長制。

  小曾慢慢由老兵的言談中摸清楚這位林班長的來歷,他才國中畢業而已,是當時70梯中體能最好的新兵。當時的主官就送他去指揮部士官隊受訓,聽說回來之後就趾高氣昂不可一世,不只會體罰新兵,有時候連同梯的他也照搞不誤,在這個單位中其實沒有朋友的,人緣奇差無比。但是因為部隊需要有人扮黑臉,他又熱中此道,在這個環境中,他反而如魚得水,幹得很有勁。

  小曾上次站衛兵沒吃到飯還被林班長責罵後,一度想要試試看用組織細胞的管道去報復林班長,但是冷靜想一想,這樣子去檢舉有點小題大作,而且上級一下來查,馬上就會知道是誰去爆料的,那自己的細胞身分馬上就曝光了,豈不是前途無亮。

  小曾決定要爆料的時機點就是:有真憑實據,要有物證,不能靠人證。要是想要靠別人作證來檢舉是不可能成功的,證人在壓力下通常會改變證詞。而且這條爆料的事情一定要超大條,大到他們能夠把我調離勤指部所轄的單位,我才不要站衛兵站到退伍。

  某日小曾又與厚話的小陳一起站西北哨衛兵,這次的交談中,小曾得到一個可以脫離苦海的希望,總算可以心平氣和地忍受痛苦,等待機會。

  小陳:「小曾,聽說你沒吃到飯還被林班長罵,你有夠雖的。」

  小曾無奈苦笑:「沒法度阿!我是罪該萬死的菜鳥阿」

  小陳:「你不要難過,我看你們這一梯次中,你是最有希望脫離苦海的。」

  小曾眼睛一亮:「怎麼說?快告訴我!」

  小陳:「其實我們74梯次到獨一排報到時有五個人,可是你在排部是不是都只見到三個人而已?」

  小曾:「對阿,另外兩個是不是分到外防班去了?」

  小陳:「我們都是二兵,不可能被派到外防班。有一個被送去指揮部參加士官隊,另外一個被廠裡借調去豐原受譯電士官訓。我跟你講的就是譯電士官訓。」

  小曾:「我們警衛部隊還可以被調進兵工廠喔,有這麼好的事情?」

  小陳:「廠裡有電台,行政室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從警衛排挑人去受電台訓,有畢業的話,結訓回來沒多久就會調入廠裡電台,而且馬上升下士。從此之後上下班到退伍,永久脫離警衛排,不必再拿槍站衛兵。」

  小曾聽得很爽:「那為什麼最有可能是我?你說說看。」

  小陳:「廠裡都會挑高學歷的去受訓,以免被退訓白忙一場。而排裡面也不喜歡大專兵留在排裡面,怕大專兵太有想法會放炮,給排裡帶來麻煩。你們這一梯只有你是大專兵,所以我看你的機會最大。」

  小曾聞言樂不可支,真沒想到自己還有機會離開這個該死的單位,開始陷入無限的遐想中….

  小陳突然又說:「我跟你說,如果你想爭取這個機會,還是要用一點心機的。」

  小曾:「學長!快教教我,要怎麼做?」

  小陳:「我們差一梯而已,又都是二兵,你不用叫我學長。在我們排部被叫學長的,都是黑到不行的。」

  小陳:「要領有兩個,第一你看到廠裡行政室軍官要盡可能讓他對你有好的印象,這樣他們要調人才會先想到你,說不定會跟排長指名要你。第二,你的體能不要表現得太好,要不然排部會想到把你留下來送指揮部士官隊,送去士官隊你會被多操三個月,而且操得更慘。」

  小曾:「小陳!謝謝你喔!那我要好好忍耐,等待機會」

  小曾的黑暗軍旅生涯突然露出一線曙光,不!應該說是在爆風雨中看見前方一片光明,他心想我要照小陳所教的要領好好佈局,追求美好的人生,嘻嘻…

  小曾沒想到的是,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其實根據日後廠內的用人需求,照理說這個缺應該就是他的沒錯,可惜陰錯陽差,他被提前調去接別的位置,要不然他不是送譯電訓,就是會被送士官隊,無奈結果是「以上皆非」!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jacky_chiou 金錢 +1 讚!讚!讚!好文..持續關注接下來的發展..謝謝.. 2012-09-24 09:38

  • 通信署黑駕駛 金錢 +2 讚!讚!讚! 2012-09-23 00:43

  • dragon690 金錢 +3 讚!讚!讚!原創內容+精品文章 !!! 2012-09-22 09:55

  • divisionist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21 21:54

  • 阿侯 金錢 +1 扭曲的環境造就變態的人 自古以來 都是如此 2012-09-21 21:25

  • Sunny 金錢 +6 每日拭目以待您的好文章! 2012-09-21 20:10

  • 陸一特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21 19:49

  • charleslin1213 金錢 +2 讚!讚!讚! 2012-09-21 19:42

  • 南洞捌 金錢 +5 2012-09-21 19:23

  • 明日記憶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21 19:05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一生懸命 於 2012-09-21 11:43 發表

不過政戰士的編裝是步槍還是手槍?
...
小弟手邊留存的過時編裝表,政戰士在步兵師步兵連中,編制於連部內的指揮組



指揮組有

連長(編階上尉),副連長(中尉),輔導長(中尉)  三名軍官
政戰士(上士)  一名士官
通信兵,無線電話務兵,駕駛兼傳達兵,司號兵  四名士兵

總共八員


軍械配賦

5.56公釐步槍 *  8   ,  3.5火箭筒 *  1  ,  信號槍 *   1


所以   政戰士在戰時拿的是步槍

(那隻火箭筒誰拿呢???)

[ 本文章最後由 Sunny 於 2012-09-21 20:28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120砲士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23 17:34

  • 61C 金錢 +2 這份編裝在您下部隊時即已修訂, 少了兩兵, 多了兩士(文書,兵補) 2012-09-23 07:30

  • uk3196du 金錢 +2 連長比較大支 給他拿 2012-09-21 23:58

  • 一生懸命 金錢 +1 不會是政戰士吧! 2012-09-21 23:54

引用 TOP

引用:
明日記憶 金錢 +1 真的想太多! 2012-09-21 15:24
阿侯 金錢 +1 殺班長? 阿老弟你會不會想太多 2012-09-21 13:36
其實,小弟會這樣講是有根據的!
話說當兵時,某次跟新來的政戰士閒話家常,我突然把我心中的疑問提出來,
我問:「聽說在戰場上,如果連長畏敵退縮不前,輔導長是可以處理掉連長的?」
政戰士:「對呀!」
我繼續問:「那政戰士呢,士官應該不可能處理掉軍官,會有暴行犯上的問題!」
政戰士:「...」
我:「而且政戰士還編階中士,莫非--是上面派下來處理我們這些班長的?」

接著政戰士露出了古怪的笑容,接著用手比了個手槍的姿勢對著我...
是我對他不夠好嗎?

[ 本文章最後由 一生懸命 於 2012-09-22 00:26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2015-06-28 22:51

  • 61C 金錢 +2 您多慮了, 政戰士官無此權力, 除非他打黑槍~~ 2012-09-23 07:32

  • 明日記憶 金錢 +1 我突然調到步兵連,跟這種說法有些關係,以後有空再寫。 2012-09-22 19:32

  • SkyBlue 金錢 +1 那是過去.....現在的葡萄掌......可能只會寫故事.... 2012-09-22 00:16

當夢想逐漸遠去,記憶慢慢變得模糊,
青春,熱淚,歡笑,汗水,俱往矣!
而傳說,終究只是一場傳說...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一生懸命 於 2012-09-22 00:10 發表

其實,小弟會這樣講是有根據的!
政戰士還編階中士,莫非--是上面派下來處理我們這些班長的
依據   戰時軍律  (39年11月2日總統令公布全文.91年12月25日廢止)


第14條  軍人或地方團隊人員犯本軍律之罪者,該管各級政治工作人員有檢舉及監
察其執行之責。


該管各級政治工作人員=各單位主管

打仗時各級蝴蝶官才有開槍打掉軍士官兵的權力,政戰士或政戰文書應該無權.

------------------------------------------------------------

61C大大所指正的 戰場督戰隊 (軍紀糾察隊)

法源在此    國軍監察工作實施辦法

師級 (獨立旅,團) 以上才有戰場督戰隊

開槍打掛人的權源還是戰時軍律

[ 本文章最後由 Sunny 於 2012-09-22 07:33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GGAE 金錢 +2 85年干城操演我就是戰場督戰隊 2012-09-24 12:21

  • 一生懸命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23 01:29

  • 明日記憶 金錢 +1 政戰士無此權力! 2012-09-22 19:34

  • 61C 金錢 +2 有個戰時編組叫"戰場督戰隊",看成員名單便知作用為何。。。 2012-09-22 04:35

引用 TOP

跟我們警備兵一樣,要脫離永遠站哨兵的輪迴,只有去士官隊最快。所以小弟就被操了99天。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很混的老K 於 2012-09-22 09:12 發表
要脫離永遠站哨兵的輪迴,只有去士官隊最快。
脫離站哨兵, 升級為坐安官. 一樣兩歇四, 接戰情, 開槍櫃, 晚上還要叫床(叫衛兵安官交接).
士官隊我呆了四個月, 這幾年看後版才覺得~ 第四個月到底是"為了補考加強磨練"? 還是等待人令核可掛階?

為了火烤皮鞋, 沒抽菸的我, 難得隨身有賴打~

引用 TOP

兄弟梯被凹----細胞初次出擊

  當75梯新兵被正式銜接二週後,參一文書又從成功嶺帶回三位76梯菜鳥。這次的新兵報到,在監察官的密切注視下,他們下車時雖然動作慢慢吞吞的,並沒有實施所謂的「伏進爬入排部」的傳統儀式。政戰士也在旁邊監視,以避免林班長剛從外防班調回來搞不清楚狀況,在半路上就亂操新兵,惹禍上身。看樣子以後警衛排大概有一段時間不會再出現這項莫名其妙羞辱新兵的儀式了,這要感謝那位認真督導的監察官。旁邊看戲的老鳥見到當年自己被惡整的儀式已經蕩然無存,雖然心態上有些不平衡,也只能三三兩兩抱怨自己生不逢辰,沒有太大的抗議聲音。
  小曾與另外兩位沒有輪值衛兵的同梯正在中山室練習立正姿勢,看見這三位新兵興高采烈地背著背包,面帶笑容地隨著林班長進來,不禁為他們捏了一把冷汗。不曉得他們有沒有搞清楚狀況?看他們的臉上表情,好像是真的要來當聯勤爽兵的樣子。

  果然林班長一進入室內就開始變臉,一聲:「現在開始安全檢查,倒背包時間30秒,開始!」有一位新兵比較精光,連忙開始把自己背包裡的東西倒出來,另外兩個居然傻傻地笑著看著班長,一副聽不懂口令的德性。

  林班長也不提醒,默默地等著時間到。而面對他們立正中的小曾等75梯菜鳥雖然很想提醒他們快倒阿,但是也不能開口或作任何動作,要不然就是換自己也倒楣。那兩位天兵等到時間過了一半,看見自己的同梯已經把背包快倒光了,才恍然大悟自己該做什麼事情,急忙開始動作,可惜為時已晚了。

  林班長:「三 二 一 停,時間到!」 兩位天兵還不停止,居然還在仔細地把背包裡的物品整齊地堆放在自己前面的地上。林班長勃然大怒:「喊停了還在動!沒有完成的,原地交互蹲跳50下,開始!」

  兩位天兵無奈地開始交互蹲跳起來,臉上的表情已經轉變成錯愕與不滿。林班長還一邊碎碎念:「真搞不懂訓練中心是怎麼教的?連口令都聽不懂?你們以為你們是來參加夏令營的嗎?給我跳高一點,腳後跟要碰到屁股才算數!」

  兩人跳完已是滿頭大汗,林班長再給他們一次倒背包的機會,總算有準時完成,沒有再被處罰個沒完沒了。此時林班長開始檢查他們背包裡的東西,林班長發現寶物了!原來他們這一梯次的新兵好像是在結訓要離開中心時,才一次把兩個月配給的軍菸發給他們。所以三個人的東西裡都有一條軍菸,有的已開封拿出一包,有的連包裝都還沒拆。

  小曾突然想起一件事情:「為什麼關東橋都沒有發給我們軍菸,成功嶺卻有發,槓!一定是被關東橋不曉得哪個狗官給污掉了,一個連 兩個月的軍煙呢!有八十一條菸不見了,該死的關東橋!」

  林班長作了一件令小曾髮指的事情,林班長對76梯新兵說:「反正你們新兵的銜接教育最快也要兩個月,這兩個月你們都不能抽菸。班長怕你們這些菸兩個月後都壞掉不能抽,乾脆班長犧牲一下,就照你們當初買的價格一包9元跟你們買下來好了,好不好?」

  這種狀況下,新兵敢說不好嗎?片笑ㄟ,沒拆封的煙放兩個月會壞掉,這種台詞他居然說得出來?小曾覺得這林班長真的是仗勢借端欺負新兵。

  林班長還真的逐一數清楚每個人有幾包菸,馬上算錢給他們,沒有零錢時還故作大方說兩塊錢不用找了,算班長犧牲一下沒關係。在後面立正的小曾雖然姿勢與臉部表情不變,內心卻是憤怒無比,他心想:這是國家給軍人的福利,你這狗下士卻仗勢欺人給人家硬凹,就算你有算錢給他們,這種菸姑且不論品質較差,但是市價可是22元一包,每包就有13元的價差,雖然金額不大,你就是不對。

  林班長做完了穩賺不賠的買賣後,又馬上變臉吆喝著新兵隨他去分配內物櫃與床位,並且要立正中的75梯菜鳥到樓下寢室自己找地方背守則,因為等下中山室又要上演拎排ㄟ訓話與確認:「你是不是細胞?快說出來」的戲碼。

  小曾下樓梯時剛好遇到政戰士,他本來想跟政戰士說剛剛發生的不合理事情,轉念一想,他們都是一夥的,跟他講我一定會被林班長整的更慘,也就算了。但是小曾心中一把怒火實在是壓抑不下來,他決定要試試看在關東橋那位上級政戰官所給的信箱,要把這件不公不義的「小事」抖出去,給林班長好看。

  稍後小曾將當日班長強購新兵軍菸的事情寫成書信,利用大門交通指揮勤務時,趁幹部不注意就將那封「南港郵政9XXX信箱 張XX先生收」的信投入廠門口的郵筒,雖然事後小曾有點擔心會不會有不良後果,冷靜想想,他也不會後悔,搞不好拎排ㄟ嚴重懷疑我,但是苦無證據,乾脆在廠內要調人去譯電訓時,就讓我消失在獨一排吧,嘿嘿,這樣對大家都好。

  這封小細胞的檢舉函在一周後產生結果,詳情下幾回揭曉。
(拍謝喔 最近很忙,沒辦法寫太快)

[ 本文章最後由 uk3196du 於 2012-09-24 11:33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嘿都謀阿緊 金錢 +3 讚!讚!讚! 2016-06-13 21:56

  • 東莒57一兵 金錢 +1 那年外島下部隊時,享受伏進爬入的菜鳥歡迎儀式,馬上不暈船!! 2012-09-26 17:42

  • 120砲士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26 09:45

  • 通信署黑駕駛 金錢 +2 讚!讚!讚! 2012-09-24 22:16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2012-09-24 20:41

  • 胤禛 金錢 +2 越來越刺激了~一樣的軍旅被操~不一樣的還擊 2012-09-24 15:37

  • 南洞捌 金錢 +5 2012-09-24 15:27

  • seal0816 金錢 +3 讚!讚!讚! 2012-09-24 14:26

  • dragon690 金錢 +2 讚!讚!讚!好期待續集哦 !!! 2012-09-24 12:25

  • 阿侯 金錢 +1 又待續了 2012-09-24 12:16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uk3196du 於 2012-09-24 10:46 發表
兄弟梯被凹----細胞初次出擊
  當75梯新兵被正式銜接二週後,參一文書又從成功嶺帶回三位76梯菜鳥。這次的新兵報到,在監察官的密切注視下,他們下車時雖然動作慢慢吞吞的,並沒有實施所謂的「伏進爬入排部」的傳 ...
林班長用9元買軍菸??
這個問題還蠻值得深究的,我是覺得要看林班長有沒有以22元轉賣他人?
如果沒有,一包軍菸價格確實也是9元,沒有價差,很難因此而抓到把柄...
不過是否因此有藉勢藉端,苛扣新兵福利之行為,這點就看長官如何認定!

怎麼有的單位都限制菜鳥抽煙呢?
偶如果遇到第一天到部的菜鳥,
都會很好心的問:「有沒有抽煙?」
菜鳥:「報告學長,有」
這時我就會從口袋拿出白長壽和打火機...
我:「來一枝吧,別客氣」
菜鳥:「報告學長,不好意思,我---沒有抽那麼差的...」

那年洋煙剛開放進口不久!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2015-06-28 22:52

  • 明日記憶 金錢 +1 只要買賣間,存在著強迫性,就是有問題! 2012-09-25 11:47

  • 通信署黑駕駛 金錢 +2 報告班長 : 以後要 PLAY 請打 ~ MARLBORO 或 KENT 要不 2012-09-24 22:25

  • 阿侯 金錢 +1 好心去後雷金 2012-09-24 12:17

當夢想逐漸遠去,記憶慢慢變得模糊,
青春,熱淚,歡笑,汗水,俱往矣!
而傳說,終究只是一場傳說...

引用 TOP

礁溪地下街

76梯新兵報到後,排部變成兩梯新兵一起銜接,林班長還對75梯的告誡:你們不可以對76梯的自稱學長,一起銜接的算同學,不是學長。

  小曾心中覺得很好笑,暗道:「誰稀罕在這邊當學長,又不是唸書,你很稀罕嗎?我可不稀罕!」而且兩梯一起銜接,日後都算同梯,同梯的人數變多絕對不是壞事。

  不過這三位76梯的與小曾等人一起銜接,可謂是倒楣透頂之至。75梯來自關東橋,76梯來自成功嶺,這兩票人的訓練中心不同,之前兩個月所過的日子自然不同。來自關東橋的新兵雖然不會懷疑班長的口令,但是當班長講反話要整人時,往往能事先洞悉班長的不良企圖,採取必要的迴避動作。而76梯的菜鳥就是很天真浪漫,班長講的他們都相信,有時候人家挖好洞,他們還會自動往下跳。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關於「礁溪地下街」的橋段,小曾等人剛給林班長接手銜接時,在某次的下課休息時間,大家坐在寢室的地板上休息,林班長突然笑著問眾菜鳥:「你們想不想去礁溪地下街玩玩?曾XX你代表回答!」

小曾:「報告班長!不想。」

林班長:「為什麼不想去呢?很好玩的,給你們福利,你們又不要?」

小曾仍然堅定地搖頭表示不要,感謝班長的好意。

林班長還是不死心地問小曾:「那你知道礁溪地下街在哪裡嗎?」

小曾:「應該就是我們背後的床底下。」

語罷,在場的中、老鳥嘖嘖稱奇:「破梗了!」

林班長很不悅地責問在場的老鳥:「你們誰事先跟他們講的?」老鳥紛紛表示絕無此事,還說他們也是等著看菜鳥在床底下伏進逛礁溪地下街的好戲,怎麼可能去通風報信,壞了傳統大戲。

林班長很無奈地說:「那好吧!你們就繼續原地休息。」

  小曾此時回憶起在關東橋訓練中心的某個暗夜,五、六班長突然闖進寢室,把電燈關掉,室內僅靠走廊的燈光提供照明。有位聽說是長期支援伙房的班長回到連上,由他領銜主持「關東橋週五歡樂夜」。其他的班長不是幫忙吆喝,就是站在寢室兩端的出入口把風,避免閒雜人等靠近。

  小曾印象最深刻的並不是倒掛金鉤、跨海大橋、灌唱片等戲碼,最會令人失去一個人的尊嚴的就是,那班長先要新兵們在自己的床位上作蛙人操中的動作,
雙手向前平舉,雙腿併龍抬起,全身只剩臀部接觸床板。只要有人的腿抬不起來,下垂到床上。巡視的班長們看見後,會馬上喝令新兵下床,加入「關東橋號」人肉火車的行列。那列人肉火車全是由新兵蹲在地上所組成,新兵必須把雙手握住前一個人的腳踝,然後開始以蹲姿前進。第一個人沒有腳踝可以握,班長就拿了垃圾桶的蓋子叫排頭拿著,還說這樣才像火車頭。

  這列人肉列車就開始唱著:「火車快飛」的兒歌繞著寢室中央的內物櫃前進,班長們看得哈哈大笑,在地上與在床上的菜鳥則是悲憤莫名,一點都不好笑!如果有人體力不支腿放下來了,馬上這列火車又加掛車廂,越拖越長。這遊戲進行了約十五分鐘,伙房班長又換遊戲了。

  伙房班長說:「大家搭了關東橋號火車,下了車我們就開始帶各位新兵戰士逛關東橋地下街」

  這時候開始以班為單位,分成兩側進行。各班需自第一張床鑽進床底,然後開始在床底下伏進,出口在最後一張床。一次兩個班比賽,比輸的班要再與另一個輸的班比一次,一直比到最後一名產生,為了怕輸掉會再比好幾場,每個班都希望贏,這種心態下就會急,造成很多新兵的頭去撞到床底受傷。那些冷血班長居然還在旁邊喊加油,還有兩個班長在下注香菸賭哪一班是最後一名。

  小曾忘神地回憶,突然林班長喊起立,要大家取槍準備去刺槍,小曾看著林班長那副很可惜操不到人的表情,不禁心中冷笑:「拎背在關東橋已經逛過地下街了,你還騙我們去逛礁溪地下街,你省省吧!」

  可是小曾可以確定來自成功嶺的76梯菜鳥肯定沒有玩過「逛地下街」這個遊戲,因為當某日小曾著完裝要去西北哨站衛兵時,剛好林班長正在抽背菜鳥們的用槍時機與要領告一段落,菜鳥們原地坐下休息,看樣子有人已經作了不少伏地挺身與交互蹲跳,三個人都很疲勞的樣子。

  小曾拎著鋼盔走過去,正好聽見林班長又再問菜鳥要不要去逛礁溪地下街,一邊問一邊還狠狠地瞪著小曾,那意思就是你敢出言提醒害我破梗,你就給我試試看。小曾雖然很同情76梯菜鳥即將發生的慘劇,但是迫於林班長的威嚇,也不敢出言提醒。

  果然這些涉世未深的成功嶺菜鳥居然躍躍欲試,竟然開心地回答說:「好阿,謝謝班長。」小曾心想這些人真是天真到了極點,礁溪這種鄉下地方怎麼會有地下街呢?回答前也不用大腦想想!

  小曾推開紗門前往西北哨上哨,聽見寢室裡面傳來林班長的口令:「好!這是你們自己要去的喔!起立!臥倒!床鋪底下左進右回繞三圈,我抓最後一個!開始!」裡面穿出軍服與地板的摩擦聲,還有一位學長滿臉笑容地自寢室走出來,見到小曾說:「哈哈!騙到了!你們這一梯沒被騙,他們這一梯總算騙到了!」

  小曾只覺得這學長的笑容很噁心,把自己的同事弄在地板上像殘障人士在菜市場乞討一樣地在地上爬,這樣有什麼好玩?這是糟蹋人阿!簡直是變態到了極點!但是小曾心中卻又產生一個令自己有點罪惡感的想法:「看這個樣子,我們與76梯一起銜接教育,有他們墊底,我們75梯應該會比較好過….」沒辦法,這是叢林法則,弱肉強食……,不能怪我阿!



[ 本文章最後由 uk3196du 於 2012-09-24 22:09 編輯 ]

系統公告:發表文章不只會加金錢,也會••,您的摳摳少了16元!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pinkfloyd 金錢 +3 還好補給連沒這些花樣 … 2015-09-14 23:45

  • 東莒57一兵 金錢 +1 銜接訓練時,暗夜坑道裡,像上兵大大所言這樣,有過之而無不及,我們被玩了72天. 2012-09-26 17:52

  • 阿侯 金錢 +1 水準真是低劣 操兵還可以笑 這種幹部能帶出甚麼樣的兵出來 真令人懷疑 2012-09-26 16:27

  • 120砲士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26 09:46

  • 最爛的醫務士 金錢 +1 說聯勤很爽~新兵也是被整到要死~不知道爽到哪~唉~ 2012-09-25 15:43

  • 明日記憶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25 11:51

  • jacky_chiou 金錢 +1 叢林法則,弱肉強食..這應該不止發生在軍中,也在社會當中... 2012-09-25 09:54

  • seal0816 金錢 +3 讚!讚!讚! 2012-09-25 07:20

  • charleslin1213 金錢 +2 精品文章 2012-09-25 06:59

  • area51tank 金錢 +3 ㄎㄣˋ...我從不將我遇過的玩兵手段實施在新進弟兄身上... 2012-09-25 00:17

引用 TOP

換掉那件該死的黃埔大內褲

自從76梯報到後,銜接隊伍的人數變多了,林班長操體能的強度也慢慢增加了,因為趴在地上答數的人變多了,菜鳥們所作的伏地挺身次數也增加了。不過對小曾而言,落難人數增加是好事情,至少比較有談話的對象,而且有一種「要雖 一起雖」的阿Q心態產生。

  76梯第一次晚點名後要開始新兵體能訓練,林班長先命令新兵把軍裝上衣脫掉,這時候他發現三位新兵仍然穿著陸軍的草綠色汗衫,他很生氣地說:「今天下午不是帶你們去福利社買新的白色內衣褲嗎?那就是代表以後都要穿這種內衣褲了,你們還還穿這種草綠內衣作什麼?」

  林班長這次倒沒有處罰新兵,但是他要76梯的菜鳥千萬要記住不可以再穿草綠色的陸軍內衣,他一直強調聯勤是聯勤、陸軍是陸軍的觀念。

  這時候在一邊觀看的政戰士忍不住開砲了:「林班長!這些新兵洗過澡了嗎?」

  林班長停頓了一下,不好意思地說:「政戰士,新兵都是晚點名後作完体能才洗澡的。」

  政戰士:「那你只要提醒他們洗完澡記得換穿新內衣就好,不需要罵人吧。你白天有給他們換穿新內衣褲的時間嗎?」

  林班長窘到不知道如何回答,75梯的菜鳥看他出糗啞口無言,都覺得好笑(但是也不敢笑出聲來)。而三位76梯的菜鳥則是一臉悲憤地瞪著林班長,希望政戰士能多罵他幾句,順便解救他們的苦難。

  可惜菜鳥的願望並沒有成真,政戰士講完後就又走回去二樓他的小房間,去辦他的機密業務了。平平是義務役,雖然是中士比下士大一級,但是好像也沒辦法完全壓住下士班長,聽說政戰士的入伍梯次大約等於72梯,他要等70、71梯的退光了,他講話應該就比較大聲,不用那樣婉轉客氣了。

  其實小曾比較喜歡穿陸軍的草綠色汗衫,就算很髒也看不太出來。在礁溪這邊自來水是要花錢的奢侈品,溫泉水則是源源不斷地自地底冒出,完全免費。用溫泉水洗澡固然很好,但是用溫泉水洗白色的內衣褲可就麻煩了,溫泉含有硫化物,會把白色的衣服洗到變成淡黃色,廠內要找到冷的自來水龍頭很困難,至少在警衛排這班就邊找不到。所以穿起白色內衣時,大家的衣服都黃黃的,好像洗不乾淨的樣子。

  小曾這一梯次在報到第二天就全部把草綠色內衣褲換掉,當時的待退班長曾經善意的建議可以留一件退伍以後當紀念,如果實在不要的話,就捐給排部當作抹布用。但是這位林班長則是不說廢話,要求76梯新兵明天收完烘乾的衣服後,把草綠色的內衣褲通通交出來當抹布。

  小曾回憶起報到的第三天早點名後要換運動服裝出廠跑五千公尺,小曾根據在關東橋跑三千公尺的經驗,就直接在白色內褲外面穿了陸軍的黃埔大內褲出來,。結果造成哄堂大笑。值星班長笑到不行,要小曾去找其他等下要去換衛兵的學長借運動短褲,不准小曾穿黃埔大內褲出廠跑步。

  小曾有點懷疑命令,在訓練中心早上跑步不都是全連新兵穿著黃埔大內褲,在關東橋附近屌兒啷噹地跑嗎?而且當時內褲就是運動褲,裡面甚麼都沒穿,還不是三千公尺跑很快。槓!聯勤兵有比較高級嗎?為什麼不能穿黃埔大內褲跑五千公尺,我裡面也是有穿白色的宜而爽阿!

  那天的值星班長是屆退的下士,還好不是林班長,他很溫和地要求小曾趕快去換掉那件黃埔大內褲,要不然學長跟你一起跑步很丟臉,會被路上的女生笑的。小曾也只好聽令而行,要不然整個部隊都因為他的內褲停在集合場上,跑不出去。

  經過值星班長的請託,當天下午行政士官長(兩粗三細的一等士官長)老杯杯就帶著五隻菜鳥去當時礁溪街上僅有的一家運動用品社購買運動短褲,當時最火紅的廠牌是愛迪達與選手牌,因為學長們都穿選手牌的,所以一票菜鳥也只好買一模一樣的廠牌與款式。

  老爹(全排老鳥都是這樣當面直接暱稱老士官長)又順道帶75梯菜鳥們去照像,當時菜鳥們覺得很奇怪,在訓練中心不是有照一張很像重刑犯的大頭照,而且還貼在補給證上面,說多難看就有多難看。為什麼下了部隊還要照一次像?

  士官長很有耐心的解釋,關東橋照的相片與底片並沒有跟著轉過來,參一急著要照片去廠裡辦識別證,而且剛好遇上軍人補給證改版,也需要照片。

  菜鳥們聽到最後一句話很開心,要是當兵這兩年都要用貼那張好像重刑犯的大頭照的補給證,拿出來都會被人笑掉大牙,好歹現在頭髮長很多,照片頂多看起來像高中生,比較正常。(附註:舊版軍人補給證上面有個欄位很特別,居然記載著這位軍人十根手指的指紋特徵是漩渦狀或流線狀,不曉得是為了確認屍塊方便,還是要方便警方快速查驗指紋,不得而知。但是在75年中後的新版補給證就沒有出現指紋特徵的欄位了。)

  就在小曾回憶起他那件無緣的黃埔大內褲,林班長下口令了:「伏地挺身預備!」趕快趴下吧,銜接兩週以來,次數慢慢增加,每晚至少200下了,但是今夜有76梯的加入,林班長會減量配合新兵適應週,還是照兩週來的節奏,加量不加價,真的是無法預測。無論如何還有76梯墊底,辛苦你們了,兄弟梯!


白目東 金錢 +10學長灌水 拖稿潛力真是一流的2012-09-26 01:37

關於您反應的問題 我提出一些說明 別再罵了
我看過幾本外國軍事小說:諾曼地大空降 獵殺信濃號 之類的 它們內容都馬是現在的事情寫到一半
又穿插一些前因後果的回憶 我覺得這樣寫 看的人比較不會像在看日記 所以有用了這樣的寫法
經常在對比關東橋與礁溪
年過50 記憶力減弱了 沒辦法把事件時序記得很清楚 也只好這樣寫 要不然為了寫這個東東 拼命回憶25.26年前的事情 精神會有點抽離現實生活 還要賺錢養兩個小孩讀大學 太抽離的話 人會瘋掉
還有 我有些學生會跑到這個板來看我寫的東西 我立志要寫到小朋友看得懂 所以我寫的內容可能不像版上前輩那樣紮實 專業 畢竟現代的小屁孩不可能看得懂那些"析老搞"才懂的軍事名詞
我想要寫的是 在被強迫的環境中 不同角色的可能想法與立場就不同 凡事固然沒有絕對的對錯 但是有些事情畢竟就是會無可挽回地發生
我想沒幾個人會去寫專業爪耙仔的故事 我正努力的寫下去 我不是英雄 但是我幹過的事情絕對對得起良心
您如果有空慢慢看下去 您會看見事情越來越大條

[ 本文章最後由 uk3196du 於 2012-09-26 10:03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嘿都謀阿緊 金錢 +6 精品文章! 2016-06-13 22:01

  • 東莒57一兵 金錢 +1 伏地挺身預備!!哈哈!加量不加價,形容真讚!! 2012-09-26 17:58

  • 阿侯 金錢 +1 用這種白癡當班長 哎 2012-09-26 16:38

  • 通信署黑駕駛 金錢 +2 讚!讚!讚! 2012-09-26 12:24

  • 南洞捌 金錢 +5 2012-09-26 11:36

  • 猛沃營參一 金錢 +10 2012-09-26 10:47

  • jacky_chiou 金錢 +2 讚!讚!讚!謝謝學長用心撰寫... 2012-09-26 10:38

  • charleslin1213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26 10:07

  • 120砲士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26 09:47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26 08:55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uk3196du 於 2012-09-26 01:29 發表
白目東 金錢 +10學長灌水 拖稿潛力真是一流的2012-09-26 01:37

關於您反應的問題 我提出一些說明 別再罵了
我看過幾本外國軍事小說:諾曼地大空降 獵殺信濃號 之類的 它們內容都馬是現在的事情寫到一半
又穿插一些前因後果的回憶 我覺得這樣寫 看的人比較不會像在看日記 所以有用了這樣的寫法
經常在對比關東橋與礁溪
年過50 記憶力減弱了 沒辦法把事件時序記得很清楚 也只好這樣寫 要不然為了寫這個東東 拼命回憶25.26年前的事情 精神會有點抽離現實生活 還要賺錢養兩個小孩讀大學 太抽離的話 人會瘋掉
還有 我有些學生會跑到這個板來看我寫的東西 我立志要寫到小朋友看得懂 所以我寫的內容可能不像版上前輩那樣紮實 專業 畢竟現代的小屁孩不可能看得懂那些"析老搞"才懂的軍事名詞
我想要寫的是 在被強迫的環境中 不同角色的可能想法與立場就不同 凡事固然沒有絕對的對錯 但是有些事情畢竟就是會無可挽回地發生
我想沒幾個人會去寫專業爪耙仔的故事 我正努力的寫下去 我不是英雄 但是我幹過的事情絕對對得起良心
您如果有空慢慢看下去 您會看見事情越來越大條
看到上兵偽造文書學長對於這一則留言的回應,小弟心中還是對您要表示佩服與尊敬的...

先聲明,我與白目東大並不認識喔 ,但從小弟的角度上來看,白目東大大所言應該不是指責,只是以一種詼諧的語言來寫而已,否則我想他應該不會提供10元金幣資助,雖然這金幣僅是虛擬的,但或許可以從中看出主寫者的態度,所以請您放寬心,請您繼續抽空寫好看又精彩的聯勤回憶錄讓我們可以一覽箇中心酸與奧秘。

其實可以在這一邊無私分享自己以往的經歷,都是很值得讚許的,尤其這還是很多年前的事情,老實說,20~30年前的種種,可以依稀記得住大綱就不容易了,更何況是一些小細節呢,回想也是需要時間的,而且很有可能所回想起來的部分都是一塊塊並不完整的,所以要接續連貫起來都是很不容易的事,所以小弟其實都是很感謝這一些學長們的用心分享..Thanks~~

我想退伍之後,大家都有正職要忙,總還是有家庭老小要照顧,所以還可以在百忙之中,抽空回想並撰寫軍旅回憶錄,所圖的應該僅是將以往經歷書寫成文字做成自己的一段記錄,並藉此結交一些朋友吧,否則最多僅能賺到虛擬的金幣,我想似乎也幫不了現實的生活經濟壓力吧

因為您提到有學生會上來看您所寫的文章,所以我猜您應該是老師吧,所以難怪您寫得很有條理,我想每一個時代的軍旅生涯都是不可比較的,一山還有一山高,但我想走過必定留下痕跡,只有自己認真走過才重要,或許現在的時代與當初已不可同日而語,但更希望下一代可以藉由您的文章,在淺移默化中知道現在的幸福,也更要珍惜現有的一切與時光。

我們曾經服役過的人,總是像一顆小螺絲釘般的渺小,所以很多事情是很無奈且必須要去遵守的,或許我們當下並改變不了甚麼,也或許現在也無能力去改變,但或許可以藉由許多版上前輩般,將自己的經歷寫出來,當然每個大時代的背景都不同,但至少可以讓許多人清楚知道當時所發生的情景與狀況,更或許有幸,可以讓現在主事者看到,或許您的一小小篇文章就是造成很多不良制度改正的推手喔..

抱歉,拉拉雜雜寫一堆,請見諒,主要還是要對於版上許多肯用心肯花時間撰寫回意錄的前輩,致上小弟的最敬意..謝謝您們豐富了後版,也豐富的我們,感謝再感謝..

[ 本文章最後由 jacky_chiou 於 2012-09-26 11:37 編輯 ]

系統公告:厚~這篇不多給摳摳對不起你,多送給你45元!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120砲士 金錢 +1 我很贊同 2012-09-27 10:35

  • 東莒57一兵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26 18:00

  • 61C 金錢 +3 東哥, 這攤要擺多大才能謝罪, 你自己看著辦囉~~ 2012-09-26 15:09

  • 一生懸命 金錢 +1 讚!讚!讚!我很贊同 2012-09-26 14:39

  • 白目東 金錢 +10 淚推學長~ 2012-09-26 14:35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2012-09-26 12:47

  • uk3196du 金錢 +3 我只是解釋我的想法 並無不悅 莫怪莫怪 2012-09-26 12:07

  • 明日記憶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26 11:49

引用 TOP

不要拿刺刀捅我的屁股!

  76梯的菜鳥真的有夠倒楣的,他們必須跟已經被操了兩週的75梯菜鳥接受相同的課程,而且這三位仁兄中,除了一位暱稱「養豬仔的」的小游身材比較中等,另外兩位身形都比較瘦弱。本以為從成功嶺出來就是老鳥,不管到了聯勤隨便那一個單位應該都很涼的,沒想到馬上被踩在腳底下,被操到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應該是「報告班長」這部軍教片害的,劇中的連長柯俊雄對著新兵連訓話說:「今天你們出了這個中心就是老鳥….」,絕對與事實不符。)

  75梯的雖然有兄地梯前來參與墊底,狀況也好不到哪裡去。小曾唸書時雖然也很喜歡運動,當過足球隊員,也得過越野賽跑的獎牌。但是一路當學生上來,最大的問題就是沒做過粗活,臂力太差。只要操到伏地挺身或是拉單槓等要用到臂力的課目就很慘,念大學時伏地挺身頂多作到30下,到了關東橋也頂多升級到50至100下。沒想到這邊每天都是由一百下起跳的,慢慢開始往下加,一開始小曾總是撐不住,整個人就趴在地面上。

  在班長的咒罵聲中:「你是在強X地球嗎?」、「小曾你不要被我發現地上有個洞!」、「大專兵有夠屁用!人家國中畢業的都撐得比你久!」小曾苟且偷生地一次又一次從地面上撐起來,慢慢就越撐越多下了。只是小曾很不解的是,班長你是不是該先講解一下伏地挺身的動作要領?都不教要領就要我們一直作,害我們要自己慢慢去摸索出要領,這且要是這些自己摸索出的要領是錯誤的,那會不會造成不必要的運動傷害?

  沒辦法阿!軍中好像有個堅定不移的鐵律,長官下定目標,但是也不會去教你如何完成,反正他只要看到成果就好,小到連伏地挺身這種訓練也是如此。

  眾菜鳥夜夜地用汗水浸濕集合場,大家也能夠作到四、五百下伏地挺身了,但是也不是一次作完,通常是輪流答數到一百下就休息一下。所謂的休息並不是起身活動一下,身體仍然要雙手撐在地上,或是聽口令輪流用一手撐地,把另一手背在背後,再換手。身歷其境的人才會體會到,雙手打直撐在地面上居然很舒服捏!小曾發現大家好像都領悟到伏地挺身要靠腰力,腰部沒起來之前,千萬不要雙手出力去把上半身撐起來。在雙手極度痠痛下,如果胸部先起來,那時候要再把腰部撐起來是很困難的。

  第一次碰到下雨天,大家還在高興晚上不用晚點名,可以逃過一劫。沒想到反而更恐怖。林班長要菜鳥們只穿內衣褲中山室集合,照樣還是要操伏地挺身。在室內作伏地挺身更困難,空氣不流通之下,大家更容易出汗,滴到磨石子地板上都是汗水。作到一百下以後手掌已經無法在濕滑的地板上使力,常常有人滑倒五體投地。通常林班長會操到地板完全濕掉,連他自己走路都會滑倒才罷手。

  兩周後,大家都已經習慣每晚要作四、五百下伏地挺身時,小曾赫然發現自己突然出現兩塊厚實的胸肌,而一起受苦的難兄難弟們也是如此。因為開始銜接時腰帶就被林班長剪到最短,所以大家的身材好到不得了,都是倒三角形的壯漢身材。但是,小曾會因此感謝林班長的鍛鍊之恩,不!因為這是非志願,是被階級壓迫出來的。

  林班長見到菜鳥們體能已經進步到某一個水準,他很是自豪,常常自我吹噓。

林班長:「各位已經作了三百下伏地挺身,現在有沒有通体舒暢的感覺?」

眾菜鳥:「有….」(不趕快說有的話,說不定又加一百下)

林班長:「大家爽不爽阿?」

眾菜鳥:「爽….」(一定有人心中說:「爽林良拉!爽個屁!」但是趕快說爽,說到林班長爽才行。小曾有時候覺得這好像是妓女在接客的對話,會忍不住偷笑。)

  某次在籃球場上刺槍術,課間休息時林班長突然想到要大家去拉單槓,小曾眉頭一皺,直覺大事不好了,因為這是他的死穴。記得在中心時,班長要求的標準是拉七下,小曾最多是拉到五或六下,從來沒過關過。但是同梯的小王很會拉單槓,不只是可以連拉十來下,還能夠從掛腿上一路作到滿分的大車輪動作。有小王在場,小曾覺得我們其他的人都死定了。

  這次是小王先上去拉,班長也沒有說標準要幾下,小王很有袍澤之情地拉個十下就下來,他怕拉太少班長會不滿意,拉太多會害死同梯的,所以他「酌量」拉個十下而已。

  然而他的「酌量」卻是其他人的高門檻,至少小曾就是做不到。當小曾已經拉到八下,破了個人最佳紀錄時,他在也上不去了,只能雙手掛在單槓上勉力掙扎,看看林班長可不可以大發慈悲放他一馬。

  林班長很不滿意,他決定以小王的十下為及格標準。他發現小曾作了八下後就上不去了,他決定作些動作來「激勵」小曾,幫助小曾達到標準。林班長去地面上取了剛剛刺槍術所用的五七式步槍,同時把刺刀鞘拿掉。

  這個變態的班長手拿著上了刺刀的步槍站到小曾背面,以刺刀尖端輕輕地抵著小曾的臀部,同時開始威嚇小曾完成動作。

  林班長:「曾XX!你給我上去!你要是上不去掉下來,不是我拿刺刀戳你,是你自己掉下來的!」

  這是小曾這輩子第一次被人拿著刀抵著威脅,心中的恐懼造成了腎上腺素大爆發,終於勉強再多拉兩下完成目標。第十下完成時,小曾再也撐不住就往下掉,這時候也顧不了林班長是否已經把刺刀拿開,就自由落體般地掉下去。

  這林班長也早有防備,當小曾掉下來的時候,他很敏捷地把槍拿開,總算沒有造成意外。但是其他還在等待的菜鳥見到此幕無不大驚失色,大家紛紛東張西望,看會不會有高級長官剛好經過此地,來制止這項恐怖的訓練。

  林班長看見大家的不安表情,笑著說:「你們不用看了!我上課前就問過大門衛兵,監察官去台北開會,不在廠內。趕快想想要如何過關才是真的!」

  不過有鑒於剛剛小曾的驚險演出,林班長決定把標準下修到八下就好,其他人總算也蹣跚地過關了,當然也還是有幾個人被班長用刺刀抵著臀部才過關。

  這次的事件讓小曾又萌生運用細胞系統去檢舉林班長的想法,但是想一想自己是當事人,以這樣的狀況去點他,他可以推說是教育訓練,而且其他同袍在明哲保身的心態下,大概也不敢作證。所以再去向上反映應該是沒用的,況且上次為了他強購新兵軍菸的事情寫信去,也都還沒有回音,不曉得這個細胞系統到底有沒有在運作?還是認命吧!

  過了兩天,小曾細胞所爆料的強購軍菸事件真的有人來查了,使小曾相信他莫名其妙加入的細胞體系是有效的……


[ 本文章最後由 uk3196du 於 2012-09-26 14:40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2015-06-28 22:52

  • 120砲士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27 10:35

  • 明日記憶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26 20:02

  • 猛沃營參一 金錢 +10 2012-09-26 19:13

  • 東莒57一兵 金錢 +1 有時候我們小兵真像831接客一樣,被強姦還得喊爽. 2012-09-26 18:07

  • 阿侯 金錢 +1 真是夠了 這種人還能當幹部 2012-09-26 16:43

  • 筠心 金錢 +5 政戰體系最喜歡這種不大不小的檢舉,有業績又有正面的效果 2012-09-26 14:40

  • cccyt 金錢 +8 2012-09-26 14:27

引用 TOP

抱歉學長我的用詞不當造成誤會

小弟想表達的是,內容精采讓小弟想一次看完,小弟看故事有個習慣就是覺得好看者,就有想一口氣衝完他,

重點是我想看到林班長怎樣被修理回來,就像鄉土劇那樣,壞人都是從頭唱邱到了最後一集才會被打倒

其實小弟是比較想看林班長被修理的橋段啦

在此特別向學長道歉
引用:
原文由 uk3196du 於 2012-09-26 01:29 發表
白目東 金錢 +10學長灌水 拖稿潛力真是一流的2012-09-26 01:37

關於您反應的問題 我提出一些說明 別再罵了
我看過幾本外國軍事小說:諾曼地大空降 獵殺信濃號 之類的 它們內容都馬是現在的事情寫到一半
又穿插一些前因後果的回憶 我覺得這樣寫 看的人比較不會像在看日記 所以有用了這樣的寫法
經常在對比關東橋與礁溪
年過50 記憶力減弱了 沒辦法把事件時序記得很清楚 也只好這樣寫 要不然為了寫這個東東 拼命回憶25.26年前的事情 精神會有點抽離現實生活 還要賺錢養兩個小孩讀大學 太抽離的話 人會瘋掉
還有 我有些學生會跑到這個板來看我寫的東西 我立志要寫到小朋友看得懂 所以我寫的內容可能不像版上前輩那樣紮實 專業 畢竟現代的小屁孩不可能看得懂那些"析老搞"才懂的軍事名詞
我想要寫的是 在被強迫的環境中 不同角色的可能想法與立場就不同 凡事固然沒有絕對的對錯 但是有些事情畢竟就是會無可挽回地發生
我想沒幾個人會去寫專業爪耙仔的故事 我正努力的寫下去 我不是英雄 但是我幹過的事情絕對對得起良心
您如果有空慢慢看下去 您會看見事情越來越大條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jacky_chiou 金錢 +2 讚!讚!讚!溝通清楚就好啦.. 2012-09-27 10:59

  • 明日記憶 金錢 +1 讚!讚!讚!我也想快點看! 2012-09-26 20:04

  • 東莒57一兵 金錢 +1 東哥,不好意思,我可不可以選1. 2012-09-26 18:10

  • 訓練士 金錢 +2 東哥您在後版有《豁免權》啦!哈哈哈..... 2012-09-26 14:59

  • uk3196du 金錢 +5 我很贊同 2012-09-26 14:49

--
這篇文章讓你覺得

1.金機歪 2.哩金變態 3.金豪洨 4.幹 5.零分 6.舊排球 7.這啥洨?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白目東 於 2012-09-26 14:39 發表
抱歉學長我的用詞不當造成誤會

小弟想表達的是,內容精采讓小弟想一次看完,小弟看故事有個習慣就是覺得好看者,就有想一口氣衝完他,

重點是我想看到林班長怎樣被修理回來,就像鄉土劇那樣,壞人都是從頭唱邱 ...
莫怪 莫怪 其實我就是故意要把這篇當作連續劇來寫
俗話說 歹戲拖棚阿 這樣寫我比較沒有時間壓力
而且有些事情絕對要把前因後果交代清楚 才能看出發生這些事件的無奈
透露一下 在這整個故事中 像林班長這樣的只是小咖 後面還會發生細胞突變
震驚保防体系的大事情 敬請期待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284-sam 金錢 +10 學長寫的比連續劇精彩多了 2012-09-27 00:18

  • 訓練士 金錢 +2 報告學長:他是周伯通也是韋小寶更像劉文聰!哈哈 2012-09-26 15:11

  • 60砲長 金錢 +2 知道為何自稱神經東了吧!他愛說笑,莫氣也莫當真. 2012-09-26 15:07

  • 61C 金錢 +5 學長莫怪東哥, 他這種鄉民就是邊罵邊看的菜籃族~~ 2012-09-26 15:07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白目東 於 2012-09-26 14:39 發表
抱歉學長我的用詞不當造成誤會
小弟想表達的是,內容精采讓小弟想一次看完,小弟看故事有個習慣就是覺得好看者,就有想一口氣衝完他,
重點是我想看到林班長怎樣被修理回來,就像鄉土劇那樣,壞人都是從頭唱邱 ...
親愛的東哥:
看到您如此情真意摯的PO文道歉,小弟的眼淚,在那瞬間奪眶而出,
慶幸東哥痛改昨日之非,慶幸後版明日繁榮昌盛終於可期...

新進軍友可能不太清楚,後版的東哥向來不太正經,
對連長嗆聲,對輔ㄟ政戰士進行反申訴,對排長不服管教,對老學長出言挑釁,
對新進弟兄,動輒以慶祝之名,舉辦演習逞其私慾,例子不勝枚舉...
留言欄的七個選項,那只是他人格特質的部分,不必當真!

據東哥自己說,他本來也是良善之人,
某個風雨交加,打雷閃電的夜晚,
他突然心有所感,跑出去裸奔一圈後,
回來就變現在這樣子了!

[ 本文章最後由 一生懸命 於 2012-09-26 23:19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jacky_chiou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27 10:55

  • 明日記憶 金錢 +1 2012-09-26 20:05

  • 東莒57一兵 金錢 +1 其實東哥應該常出來活絡版面;東哥他很猛!他可以一天出來一次沒問題! 2012-09-26 18:15

  • uk3196du 金錢 +1 被閃電打到某部分了嗎 2012-09-26 17:31

  • 61C 金錢 +2 東哥會真心道歉, 真的是跌破了滿地的眼鏡~~ 2012-09-26 15:12

  • 60砲長 金錢 +2 我也是,看了全身起雞皮疙瘩,感動萬分. 2012-09-26 15:08

  • 訓練士 金錢 +2 伊係後版ㄟ《大砲》! 2012-09-26 15:05

當夢想逐漸遠去,記憶慢慢變得模糊,
青春,熱淚,歡笑,汗水,俱往矣!
而傳說,終究只是一場傳說...

引用 TOP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2000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