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列印

269楊梅師雄獅部隊集合啦

學長那你我應該在大坡腳同時過,報國營長升中校時我也記的,是75年初,他剛從吉普車下來時,真的是就跟學長型容的那樣,其實報國營長本質學能算是相當強的,但是脾氣有點古怪,學長在的時候我只是一個菜鳥,跟營長碰面的機會不多,後來當上業務士在海防時才有比較多的接觸•  營長後來調去馬祖的步五營,但是沒多久就考上指參學院,所以又回大直的三軍大學進修,後來我跟陪營行政去三軍大學找過他•  他那時最討厭的就是隔壁七營的方萬里營長,雖然是報國營長的學弟,但是好像很搶風頭,可惜二位後來好像在上校後就止步了,沒有更多機會了•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陸軍重裝步兵269師806旅步六營步一連上等文書兵代理行政士官長兼連部組副組長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chocho55 於 2020-06-06 02:44 發表
學長那你我應該在大坡腳同時過,報國營長升中校時我也記的,是75年初,他剛從吉普車下來時,真的是就跟學長型容的那樣,其實報國營長本質學能算是相當強的,但是脾氣有點古怪,學長在的時候我只是一個菜鳥,跟營長碰面 ...
75年我要退伍時好像有旅對抗,我留守沒參加。
我個人覺得營輔導長比較難搞,總有探照燈的感覺。
一連的連長是洪連長嗎,他曾經在兵器連當副連長
營部連的周連長也曾經當過兵器連的輔導長,後來轉海巡署發展任分區召集人
在大坡腳營區的某個夜晚,我站衛兵於寢室外,於服勤時竟聽到軍械室裡有歌聲、有笑聲、還聽到:ㄏㄜ、ㄏㄜ、ㄏㄜ,一人一半,結果下哨時安官的子彈少了一顆,怎麼找都找不到!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6BWPN 於 2020-06-06 19:00 發表

75年我要退伍時好像有旅對抗,我留守沒參加。
我個人覺得營輔導長比較難搞,總有探照燈的感覺。
一連的連長是洪連長嗎,他曾經在兵器連當副連長
營部連的周連長也曾經當過兵器連的輔導長,後來轉海巡署發展任分 ...
這位學長所說的步六營營部連連長可是陸官50期周O正先生?民國81年下半年,因步二營前任營長陸官48期梁X配(47期留級生)被拔官,周O正接任,人長的帥,不過坦白說,能力普普通通。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1.171.52.x 於 2020-06-06 19:19 發表

這位學長所說的步六營營部連連長可是陸官50期周O正先生?民國81年下半年,因步二營前任營長陸官48期梁X配(47期留級生)被拔官,周O正接任,人長的帥,不過坦白說,能力普普通通。
是他沒錯
我在馬祖服役時他就是輔導長了,以輔導長來說,他算是平易近人
回台灣後才升任營部連連長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學長,當年跟226師在屏東的旅對抗真的很辛苦,也是我個人第一次親身參與實兵演習,所以印象特別深刻,有機會將我以前寫的參演心得再發一次,你說營輔導長是那位臉白白的?  他後來出事被調走了,很久都沒有營輔導長,都是人還蠻好的營保防官代理政戰事務

洪育民是當時是步一連的連長,在75年五月份,打完旅對抗之後,又馬上接者營測驗,這兩個年度大戲演完後,洪連長任滿,調四營後勤官,然後調去馬祖的步四營,之後就退伍了,上次跟42砲排長聊天時,還發現洪連長後來回老家南投鄉公所工作,是民政科的科長

洪連長調走後,新任的步一連連長也是從兵器連副連長調來的,你應該認識的,官校52期的張漢傑,前後兩位連長都很優秀,人也很正直,那時部隊管的比較正常,後來下海防後,張連長在八月份輪調馬祖南竿的步五營,後來聽說沒多久就升營部連連長,之後就不太清楚,陳報國營長則因為任務,所以到將近十月份才調走,很久都是本營都是副營長在管事,到76年初,海防守完,已經將番後換成步五營的原來步六營調回大坡腳進基地準備76年度的基地普測,這時才從不知那調來一位新的還是姓陳的少校營長•  後來兵器連也來一位真的很資深的少校連長,所以那時候去營部開會看到  營長,副營長,兵器連連長,暫時來的不知幹什麼的作戰官一起都是少校在營部•

[ 本文章最後由 chocho55 於 2020-06-06 22:26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陸軍重裝步兵269師806旅步六營步一連上等文書兵代理行政士官長兼連部組副組長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chocho55 於 2020-06-06 22:23 發表
學長,當年跟226師在屏東的旅對抗真的很辛苦,也是我個人第一次親身參與實兵演習,所以印象特別深刻,有機會將我以前寫的參演心得再發一次,你說營輔導長是那位臉白白的?  他後來出事被調走了,很久都沒有營輔導長, ...
營輔導長就是那位臉白白的那位上尉,沒想到真出事了!
在我退伍的前一天移防到大園營區守海防,隔天就退伍所以沒有體驗到守海防的生活
不過在雙連坡(中壢過嶺)時有守過彈藥褲一段期間,那時候上哨很麻煩,哨所離崗位有段距離
要走很遠
可以想像旅對抗時應該是很辛苦,因爲74年的師對抗從太平里營區出發到到結束共約20天,別說都沒洗澡了,連洗個臉都難,在那個4、5月的季節裡...!不過兵器連比較屬於後方,因此相較之下沒有你們連上辛苦。
不過不知是不是年紀大了,你說的張漢傑副連長我真的一點印象都沒有!
還記得退伍時的連長是一位從士官慢慢升上來的連長,年紀相對較大,不知是不是你說的那位資深連長,他是我碰到的第三位連長
第二位連長也是從你們連上過來的王連長,後來好像當教官去了(我退伍後在公營銀行任職,他來找過我詢問銀行貸款的事,聽他提及已經轉任了)

系統公告:發表文章不只會加金錢,也會••,您的摳摳少了20元!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沒想到退伍35年後在這裡可以遇上同連的老弟兄
雖然你不在42砲排
不過42砲和彬彬排長及聰明副排的交情也蠻深的
也算有的聊
你們這梯何時來到馬祖的?
印象中我5月從尉官隊結訓回連上到移防之前只補過一梯次新進弟兄
那一梯人還蠻多的

73年11月下120砲鳳山基地向81砲借了不少人支援
現在只記得榮華班長
在太平里搞體能戰技訓練,42砲永遠是拖死狗的份
加上站邊排烏龍行軍事件,天天被岳飛營長及白面營輔釘的滿頭包

張副連長在74年師對抗前就已經到連上
(否則倒楣的42砲還得一直代理)
演習結束42砲離開營上兩個月到鳳山當教官
6月下才回大坡腳那鬼地方
張副當時也在,但營測驗前不久又受訓去了
本來又要42砲擔這屎缺(天發行政已經將我的補給證改好了)
但42砲死活不幹,王連長不得已才讓我徒弟雷排去接
最後全營到湖口構工,連長要42砲帶隊,但已經待退的42砲硬是不甩
還藉師部離營座談趁機落跑....
有空多聊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193D578R6BWPN42P
269D806R6BWPN120P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42砲 於 2020-06-07 06:52 發表
沒想到退伍35年後在這裡可以遇上同連的老弟兄
雖然你不在42砲排
不過42砲和彬彬排長及聰明副排的交情也蠻深的
也算有的聊
你們這梯何時來到馬祖的?
印象中我5月從尉官隊結訓回連上到移防之前只補過一梯次新進弟 ...
排長好,我知道您是誰
我是5月到北竿的,我們那梯3個全部在81砲,下一梯1459的更多人
我是81砲的無線話務,吃素的那位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如果你們5月就到連上的話有可能42砲尚未歸建
或還在渾渾噩噩的摸索見習如何帶部隊中
你們這梯全下到81砲是嗎?難怪42砲記不很清楚

倒是移防前補的的最後那一梯次印象很深
彬彬排長是同期一梯算是學長
他超迷你的身型真的看不出來體能真的很夠嗆
而且人緣超好,和營部幕僚軍官都是稱兄道弟
但是把他惹毛了也是六親不認
那批新進弟兄被彬彬排長親自領軍揹著黃埔大背包兩次衝山頂的事
不曉得你還記得嗎

阿彬排長移防時打先遣沒有和42砲等同擠開口笑
移防時你在本隊還是隨阿彬排長打先遣?
如果在本隊應該還記得當晚在塘岐國小欣賞滿天的照明彈
在馬祖42砲經常氣喘宿疾纏身
搞的老連長一個頭兩個大
也多虧老連長的體諒及弟兄的支持,42砲這條小命才能回台灣
不過回台灣42砲就開始擺爛
岳飛營長開會時當著全營軍官罵42砲是全營混的最兇的排長時
42砲還蠻暗爽的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193D578R6BWPN42P
269D806R6BWPN120P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42砲 於 2020-06-07 08:29 發表
如果你們5月就到連上的話有可能42砲尚未歸建
或還在渾渾噩噩的摸索見習如何帶部隊中
你們這梯全下到81砲是嗎?難怪42砲記不很清楚

倒是移防前補的的最後那一梯次印象很深
彬彬排長是同期一梯算是學長
他超迷你 ...
王排帶衝山頂那是我們下一梯,我沒碰到
菜公輔導長幾年前已經過世了,退伍後他在石管局服務
張副連長在連上時,王排派我到師部參加通信集訓
榮華班長常常往來兩岸生意忙
106砲的乾統班長在龍潭開餐廳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你們報到時菜公輔仔還在連上?
應該沒多久就調走,換步某連周副來當我們輔導長
菜公輔仔對我們這些排長或見習官從頭到尾完全沒有好口氣過
106朱排學長更是長期忍氣吞聲領教到家
好在我和他相處時間不長,回板山歸建不久他就離開了
不過我剛到連上(那時還在壁南坡)就被菜公輔仔震撼教育過
真不知道我師父和106朱排怎麼熬過來的

你們吳班和106黃班在73年11月下鳳山基地時都借調到本砲排
兩位跨刀相助的班長都表現的相當不錯
不過提到106黃班就不得不提到他的領士同學詹某了
下基地時曾因摸魚混的太離譜被42砲用槍托狠狠的敲了他一鋼盔
詹某後來被改分配到步兵連,退伍後開計程車為業
很多年前在報紙社會版看到他不幸離世的消息,事件內容還不單純

74年長泰演習81砲是由34期蘇排帶隊,那時你就是他的無線電話務嗎?
某天他跑來找42砲說他的有線回報不知道營部在那無法架線
問42砲怎麼辦?
其實42砲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我的線盤也都還放在兩噸半上
77也從沒通過,更別說呼叫還是收訊了
所以我告訴蘇排把自己排裡的車輛人員火砲裝備顧好就好
其他的長官沒要求就當沒事....他搔慅頭半信半疑的回去
接著就像這樣直到師對抗結束
完全鬼打架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5 2020-06-07 22:46

  • 120砲士 金錢 +10 驚!!忙立正敬禮 報告排長!!好久不見您大駕了!! 2020-06-07 12:27

  • Alona 金錢 +3 原創內容! 2020-06-07 12:16

  • ali692752 金錢 +6 2020-06-07 11:56

193D578R6BWPN42P
269D806R6BWPN120P

引用 TOP

之前看過您的回憶錄,本以為被您處分的班長是選崗班長,經您提起,才想起那位詹班長
長泰演習時我是蘇排的無線,那時候通信根本不會通,走到一間學校裡就不知方向了
身為通信兵,實在是很著急,還跑到半山腰去接收看看,結果還是不通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之前寫師對抗時提到排裡的77完全是聾子耳朵
還有軍友質疑77不通有線沒架那怎麼和火協連絡?
在步兵連的砲排觀測怎麼要求火力支援?
現在大家知道怎麼一回事了吧
所以42砲才說全部過程差不多都是鬼打架
那些過往加油添醋的誇張事蹟聽聽就好
什麼XX砲排冒死混入對抗軍再摸到敵方指揮中樞
然後射擊圖標定一砲命中對方師指揮部等等
這種道聽途說的豐功偉業就別為難42砲了

師對抗期間81砲的兩噸半都在我們卡車前面
所有車輛(除營長指揮車和106無座力砲車外)
基本上都納入營輜重車隊由副營老吳牢牢掌控
所以不必擔心吃不到午晚的兩餐袋裝蛋炒飯
不過等應該送到步兵連的份又被原封不動的載回來
要營兵兩連不准浪費的努力消化時
才覺得蛋炒飯的量多到恐怖,不解決都不行

從離開太平里沿著新竹苗栗台中一直到大肚山
演習期間基本上是沒有洗澡的
(別說沐浴更衣,連洗個臉都不容易--除非住到學校)
在大肚山上搭起野戰三人帳又餐風宿露好幾天
野戰廁所還是連長指定本官帶隊去挖的
(可見連長對42砲的"奇矇子"多好)
全營官兵脫掉鞋子那鹹魚味可以直接飄到台中市
但乞丐兵當久什麼也習慣了
帳外下雨帳內滴水照樣呼呼大睡
比起演習時裹著雨衣睡在荒郊野地或窩在兩噸半裡
能遮風避雨的野戰三人帳已經很滿足了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193D578R6BWPN42P
269D806R6BWPN120P

引用 TOP

往事歷歷,只有親身經歷過才知道那種滋味,現在服役的役男是感受不到的
退伍也已經34年了,很佩服42砲排長超強的記憶力,可以將這些過程詳實記錄,只可惜您退伍後的事件沒人幫我回憶了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應該是94(2005)年某天瀏覽到軍友網站
然後一時手癢寫了篇73年剛踏上北竿的過程
沒想到欲罷不能寫著寫著就將一年十個半月全串在一起
當時不過40郎噹歲,記憶力還算可以
手邊也留著當年的小冊子可以印證人事時地物
如果以現在接近耳順之年才想要白頭宮女話天寶
一是有心無力,二是印象逐漸兜不攏或變的支離破碎
那結果就很難說
不過還是難免有記錯的地方
比如說第2任王連長當時是由步B連長調來而非步A連
(兵器連洪副接步A連長,原步A連楊連長他調)
這邊要做個更正
(參考資料:73/10/10本營35員軍官調職人令)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193D578R6BWPN42P
269D806R6BWPN120P

引用 TOP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2000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