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發新話題
列印

當兵夜宿荒墳過嗎?

來講講在亂葬崗過夜的往事
參加營測驗有五天沒洗澡,連續三個晚上日夜行軍,這都是年輕時候的往事,記憶清晰印象深刻,我還記得那天傍晚,太陽要下山了,晚餐是一包口糧,和著開水一邊走一邊狼吞虎嚥,晚餐很快就解決了。

連長宣布:今天晚上我們就在這個村莊過夜,各排掌握人數即早就寢,明早還有任務....
其實大夥兒巴不得趕緊躺下,因為累癱了,誰還管這是亂葬崗?
有〝水泥墓埕〞的最搶手;合掌祝禱今晚借宿,哈腰鞠躬,很快就都像蝦子躬身閉眼。

調皮的還伸手摸弟兄的頭,嘴巴說這顆漂亮〈搞笑作弄〉,我當輔導長四下巡視催促弟兄動作快,看誰還沒找到位置?
然後自己找了兩個墳堆之間的凹處抱槍躺下,兩眼一閉張開已經是哨聲響起 天亮了。

依例不免俗地說 謝謝土地公照顧。自然我知道昨晚我在兩具骨骸之間過夜...一枕黑甜

[ 本文章最後由 Alona 於 2019-10-14 21:12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新訓時走山麓小徑去打靶,路過一片夜總會。

班長說:「你們以後抽中『阿步』行軍就得常來這種地方過夜。免驚!習慣成自然。」

還云水泥地最是搶手,除了長官優先外,老鳥才有資格先佔,菜鳥…找個邊邊兩三個擠一起『卡保險』,還交代記得先合掌拜拜說聲『打擾了!』,心無雜念則一夜平安,隔日一早起身再對主人拜謝,回營後將不『外帶』。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上尉後勤兵 金錢 +3 避之惟恐不及,還外帶?! 2020-01-16 02:50

  • suhsienfu 金錢 +2 2019-10-17 19:19

  • 彈藥兵 金錢 +2 2019-10-17 18:20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5 精品文章! 2019-10-15 21:01

  • uk3196du 金錢 +12 精品文章! 2019-10-15 16:12

  • kuenjchen 金錢 +6 有人睡過,每晚有個女孩端碗麵線給他吃! 2019-10-15 08:05

  • 3328工兵官 金錢 +3 2019-10-15 07:47

  • 大毛 金錢 +3 2019-10-15 07:34

  • a0921194 金錢 +10 2019-10-15 06:15

  • 訓練士 金錢 +5 2019-10-15 00:24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Alona 於 2019-10-14 20:54 發表
來講講在亂葬崗過夜的往事
參加營測驗有五天沒洗澡,連續三個晚上日夜行軍,這都是年輕時候的往事,記憶清晰印象深刻,我還記得那天傍晚,太陽要下山了,晚餐是一包口糧,和著開水一邊走一邊狼吞虎嚥,晚餐很快就解 ...
老哥哥好:
70年我在步校受訓時,最後來個3天2夜的"連對抗",自然野外了,第1晚就住在基督教墓園裡,墓園排列整齊,乾淨且都種韓國草,更顯清幽,每位同學自行找一個位置,當然免不了膜拜一番,但基督徒不拜香,因此以小帽之國徽向著他們,以示最高尊敬,如此大家也都一夜好眠,相安無事,平日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suhsienfu 金錢 +2 2019-10-17 19:20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5 精品文章! 2019-10-15 21:01

  • 真大吉祥 金錢 +3 2019-10-15 15:06

  • 3328工兵官 金錢 +3 2019-10-15 13:31

  • waterdondon 金錢 +3 我很贊同!基督教墓園排列整齊、乾淨,往者多半詳和,另聽說國徽亦多少有擋邪作用。 2019-10-15 10:46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2 2019-10-15 10:34

  • 大山 金錢 +2 2019-10-15 09:52

  • 60砲長 金錢 +2 2019-10-15 09:36

  • Alona 金錢 +5 精品文章! 2019-10-15 09:20

  • 269砲指部 金錢 +3 2019-10-15 09:01

234師702旅步7營人事官
預官31期第一梯次=1320 梯

引用 TOP

諸位前輩及老弟們早安!

關於這个話題,我想起民國72年曾經於空降獨立71旅步三營任
連輔導長,有次參加旅對抗,由屏東大武營出發,走到台南山上
與某重裝師(109師?)對恃,途中有住過國小走廊,阿公店水庫
野外搭帳篷露營,也有睡過墳頭,在高雄縣某處(大崗山附近),
行軍全程五天四夜。

途中下達狀況不斷,可能是隨行的陸軍裁判官(每連一名中上尉),
看傘兵不爽,認為你們不是很耐操嗎?
甚至還有戴防毒面具跑步急行軍,軍官也一樣入列,當年空降兵
真是很驃悍,如是現在,早被士兵告死了。

睡墳頭個人覺得沒甚麼,睡前向主人祝禱一下,不要大聲喧嘩,
走時清理打掃乾淨,行軍禮致意,這些都是老兵教的,
應該不會錯,跟大家分享一下。


[ 本文章最後由 天津台商 於 2019-10-15 13:04 編輯 ]

附加檔案: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jack chang 空降奇兵
陸軍空特獨立71旅---已消失的傳奇部隊

引用 TOP

金門頂堡〝盤山〞是我六十年第一次住碉堡的地方。碉堡往地下挖,而四周墳墓在地表,有的可以發現隆起的土丘,一尺見方的水泥板〝古今完人〞隨處可見。晚上爬出碉堡撒尿,有時不經意就撒了一地,警覺回來趕緊致歉。

我在這個環境整整待了一年,出入跨過墳墓習以為常。
有一天出任務回來發現戰備道上方有一長落的煙霧,拾級而上原來補給連的弟兄在燒香燒金紙,地上一堆堆的骨骸;挖散兵坑挖出來的,這時始發覺這裡是攻堅的地形,想像中戰況很劇烈。

充員戰士有的無奈地禱告:是連長叫我們挖的,要找就去找連長....

原來我所躺的碉堡床之上頭到處都是埋骨之處。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suhsienfu 金錢 +1 2019-10-17 19:23

  • 黑神駒 金錢 +2 同是乞丐兵的天命 2019-10-17 11:54

  • 天津台商 金錢 +10 讚!讚!讚!學長經歷多多,值得我輩學習啊! 2019-10-16 15:14

  • 柴老爹 金錢 +4 原創內容! 2019-10-16 03:22

  • 蔡店連 金錢 +3 2019-10-16 02:09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5 原創內容! 2019-10-15 21:02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3 2019-10-15 18:49

  • 大山 金錢 +5 2019-10-15 16:08

  • 真大吉祥 金錢 +3 2019-10-15 15:57

  • 哈密瓜 金錢 +3 平常心待之就好!多想了會變成一種對精神的紛擾,然後幻覺就出來了... 2019-10-15 15:36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天津台商 於 2019-10-15 12:58 發表
諸位前輩及老弟們早安!

關於這个話題,我想起民國72年曾經於空降獨立71旅步三營任
連輔導長,有次參加旅對抗,由屏東大武營出發,走到台南山上
與某重裝師(109師?)對恃,途中有住過國小走廊,阿公店水庫
...
輔仔您好!我們72年同在在大武營服役過,我是憲兵連的。
從大武營出發?莫非你們當時是擔任戰備營,任務結束後,再去參加旅對抗?
72年8月我也有去支援71旅某營{忘了}營測驗。從知母義南考部出發,經過新化,永康,歸仁,關廟,阿蓮,晚上到達大崗山,在靶場宿營,晚上下大雨,每位弟兄都在雨中度過一夜。
行軍中,我也數度跟著尖兵伍走,空降的弟兄體能真的是操出來的。還有一個特點,布鞋不是穿聯勤的,而是穿愛迪達的黑球鞋,打布綁腿。!移動速度更輕快。
五天的測驗沒有洗過澡,有時一天就吃到一餐,因為我們找不到送餐車!
還有71年的屏東大橋及海豐農場的營空降演習,真是開了眼界。本來我們要支援一個班跟著旅長跳傘,後來沒有實施。當天飛抵海豐農場的第一架C119跳下來的,就是你們71旅的少將旅長。地面看台上觀演的有宋長治,郝柏村等及各軍種司令。
看到您後面的兩張C119傘兵跳出機艙門的照片,真的好懷念跳傘的感覺,人生第一次坐飛機的經驗竟是在半途就下飛機了!!!哈哈哈!!!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suhsienfu 金錢 +1 2019-10-17 19:24

  • 60砲長 金錢 +2 2019-10-17 14:12

  • 黑神駒 金錢 +2 讚!讚!讚! 2019-10-17 11:53

  • 天津台商 金錢 +10 讚!讚!讚!遇到老戰友了,改天請您吃飯。 2019-10-16 15:12

  • Alona 金錢 +3 讚!讚!讚! 2019-10-16 07:38

  • 哈密瓜 金錢 +3 2019-10-16 04:37

  • 真大吉祥 金錢 +3 2019-10-16 04:20

  • 柴老爹 金錢 +4 讚!讚!讚! 2019-10-16 03:22

  • 蔡店連 金錢 +3 2019-10-16 02:09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3 2019-10-15 23:01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彈藥兵 於 2019-10-15 22:33 發表

輔仔您好!我們72年同在在大武營服役過,我是憲兵連的。
從大武營出發?莫非你們當時是擔任戰備營,任務結束後,再去參加旅對抗?
72年8月我也有去支援71旅某營{忘了}營測驗。從知母義南考部出發,經過新化,永康 ...
是的,當時是步三營500多人輪值在大武營戰備,大門口是憲兵排
(有傘徽)站崗,其餘都是我們站哨,我有可能當時去查過你們的哨所,
有見過面也不一定,你看那位又高又帥,玉樹臨風的就是我,哈哈哈,
現在58歲了,只剩一張嘴。

71年當時的少將旅長姓彭,陳鎮湘上校是72年才接任的,空特除了
很操,還有就是任務不斷,除了自己本身的營測驗,高裝檢,旅對抗
外,一般的師對抗,我們也要派一連參加,做為各師長的預備兵力,
要準備紅藍二个名牌貼胸前,前三天是參演紅軍,後三天改為藍軍
身分,是不是很混亂?

很多職業軍官都願意調到空特,升官快,當時旅長陳鎮湘升到陸軍
上將總司令,幾个營長及營輔也是少將退伍,陳克難,薛承智,
王國強等,都升到中將,少將就更多了,足以光宗耀祖。

附加檔案: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5 讚!讚!讚! 2020-01-17 18:47

  • 大山 金錢 +2 讚!讚!讚! 2020-01-12 08:05

  • 60砲長 金錢 +6 2019-10-17 14:12

  • 黑神駒 金錢 +2 讚!讚!讚! 2019-10-17 11:53

  • 269砲指部 金錢 +3 讚!讚!讚! 2019-10-17 10:00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3 2019-10-16 21:38

  • 彈藥兵 金錢 +10 是的,大門是我們憲兵排在顧。我們連部也是隊部在屏東市區,大武營是副連長當家。 2019-10-16 17:30

  • 真大吉祥 金錢 +5 讚!讚!讚! 2019-10-16 17:29

  • Alona 金錢 +3 讚!讚!讚! 2019-10-16 12:04

jack chang 空降奇兵
陸軍空特獨立71旅---已消失的傳奇部隊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天津台商 於 2019-10-16 11:46 發表
是的,當時是步三營500多人輪值在大武營戰備,大門口是憲兵排
(有傘徽)站崗,其餘都是我們站哨,我有可能當時去查過你們的哨所,
有見過面也不一定,你看那位又高又帥,玉樹臨風的就是我,哈哈哈,
現在58歲了 ...
"當天飛抵海豐農場的第一架C119跳下來的,就是你們71旅的少將旅長。" ...... 真是很了不起的傳統 !

我知道那種感覺 , 以前在冬天5度C的海水中 , 我們連長第一個跳下水 , 整個連隊才會"同心"啊 !
領導者不能 "Follow Me" , 領導力就會變成 "Fuck Me"

[ 本文章最後由 柴老爹 於 2019-10-16 12:30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5 讚!讚!讚! 2019-10-19 08:58

  • 60砲長 金錢 +2 2019-10-17 14:11

  • 黑神駒 金錢 +2 我很贊同! 2019-10-17 11:52

  • 269砲指部 金錢 +3 2019-10-17 10:00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2 2019-10-16 21:39

  • 彈藥兵 金錢 +5 每個背上傘具的弟兄,上了飛機,到了目標區,任務只有一個, 就是努力保護好自己和 2019-10-16 17:41

  • 天津台商 金錢 +10 精品文章!所謂身先士卒吧,我跳傘時,也是第一個跳出機門的。 2019-10-16 15:10

  • Alona 金錢 +3 讚!讚!讚! 2019-10-16 12:59

引用 TOP

砲兵演習或下基地只有坐車,沒在行軍走路的,演習夜宿田野陣地旁,基本上是不會有夜宿荒墳的可能。78年底下梅林基地,隔年1月中旬就是營測驗,老兵早交代有幾天不能洗澡了,營測驗前一天部隊開拔至陣地進行指揮所開設及砲陣地部署,從鄉間農路彎進去一空曠農地,小路旁盡是木麻黃之類的高大喬木,放眼望去農作物早已收成甚至連根拔除,應該是種玉蜀黍之類的,陣地前後均是甘蔗田,可說一處絕佳的掩護所在。

其實軍卡彎進來後,我便注意到一件事,入口處有一座墳墓且頗具規模,看腹地及水泥基座研判,雖不是富甲一方的家族,但還算是附近士紳名流之輩,『山明水秀』及『萬古流芳』顯示裡頭的主人生前在地方上亦頗有名望和地位,再由上面幾無雜草可見後人常來緬懷先人並勤做整理。

匆忙一瞥後便無暇再注意,直至協助指揮所架設好才開始忙著營部連的挺進車,這時目光多少會朝著那方向望去,終於快忙完時傳令笑著問我在看什麼,其實懷著忐忑之心不敢明講這種忌諱,只能頭一撇用眼神暗示,他一瞧倒笑說:「又沒什麼,步兵行軍不是常夜宿這種地方,人家『阿步』都習慣成自然不怕了,你怕啥?」說完不但取笑我膽小,又說人這麼多怕什麼!還說今晚他要學『阿步』去『體驗一下』。

哇哩咧!見他出言無狀我馬上出聲:「囝啦郎有耳無嘴…囝啦郎有耳無嘴…,玩笑話,莫怪!莫怪!」他當然不可能真的跑去那裡睡,連長身旁的傳令得近身伺候、隨傳隨到,而且他還沒十點便拿著睡袋到大軍卡下方就位,因為連長嫌挺進車上雜物太多不好睡,又要和顧五零機槍的軍械士擠,就來車底趕我和參二三到輪胎旁,我站完一班衛哨也很快抱著槍睡,不然聽說有老兵或班長(明示加暗示他會來)半夜會偷摸菜鳥的步槍,隔日一早就完蛋了!

第二天一大早吹起床哨,先檢查綁在身上的槍有沒被摸走,雖然槍揹帶和褲帶交叉穿而過以防萬一(聽說用S腰帶不太保險),睡死翻身哪會不露破綻呢,先確定一下免得搞不清狀況忘了。咦?我身邊怎麼變成傳令學長?他不是被連長叫去睡車底?什麼時候跑來和我們擠的?怪哉!

一面收睡袋一面問他,沒想到他似一夜沒睡好雙眼紅腫:「還不是昨晚沒睡好,剛開始以為是『鬼壓床』上半身麻到不能動醒來,沒想到是『恁頭家』左手和左腳壓在我身上,一撥開請他移一下,吵醒他被趕出來只好和你們擠…」蛤?雖然被『起床氣』出名的連長踢出來,不過這也不至於雙眼快睜不開啊!(連長起床氣重出了名,傳令甘擾到他睡覺美夢,還真的用腳踹他出來。)

傳令坐著搖晃腦袋試圖使自己快點清醒,一邊用好氣又好笑加無可奈何的表情回我:「還不是半夜有兩個人想來摸你的槍,剛要睡著時一個老兵偷偷摸摸來被我趕走,四點多安官又跑來假意看你睡著沒,肖想解開你的槍揹帶碰到我被我趕走,幫你顧整晚的槍耶!怎麼睡啊?」原來如此,聽他抱怨第一次因太暗了,他身材又與我相仿,老兵還摸錯人被他罵:「敢摸連部班的槍?你找死?」

哈哈!原來是他幫我擋掉的,不然,才剛升一兵的菜鳥在演習掉槍,沒去禁閉室蹲個把月是出不來的。是說…忌諱之地禁胡言亂語,可能他以為這把年紀還可適用『童言無忌』,挺天的,沒想到卻…,沒有真的發生『鬼壓床』,但間接被連長壓床也是蠻詭異的,我出聲阻止他繼續胡言亂語說不敬的話,冥冥之中幫我消災解厄?我當下心中暗呼佛號。善哉!善哉!信不信由人嘍。

約八、九點吧,墳墓前出現一位五十餘歲農夫裝扮的男子,好像前來祭拜並燒了紙錢,我們也接到裁判官命令再度移動陣地,看來是主人家的後人抗議了,他目送我們營離開時,嘴上還念念有辭呢!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superman1024 金錢 +6 讚!讚!讚! 2020-01-12 05:51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5 讚!讚!讚! 2019-10-19 09:00

  • suhsienfu 金錢 +1 2019-10-17 19:27

  • 彈藥兵 金錢 +2 2019-10-17 18:25

  • 60砲長 金錢 +2 2019-10-17 14:11

  • 黑神駒 金錢 +6 精品文章! 2019-10-17 11:52

  • Alona 金錢 +5 原創內容! 2019-10-17 11:48

  • 269砲指部 金錢 +3 2019-10-17 09:59

  • 大毛 金錢 +3 讚!讚!讚! 2019-10-17 07:37

  • 柴老爹 金錢 +4 讚!讚!讚! 2019-10-17 06:36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Alona 於 2019-10-14 20:54 發表
來講講在亂葬崗過夜的往事
參加營測驗有五天沒洗澡,連續三個晚上日夜行軍,這都是年輕時候的往事,記憶清晰印象深刻,我還記得那天傍晚,太陽要下山了,晚餐是一包口糧,和著開水一邊走一邊狼吞虎嚥,晚餐很快就解 ...
聽老大哥這麼說著.原來國軍這麼多年來.一點也沒變
猶記87年在馬祖的營測驗.測驗前已演練狀況不少次了.荒墳也睡了一陣子.晚上找地方睡覺.已小有經驗
我想.這就是所謂阿步的宿命吧.外島步兵.就是靠2條腿走路.體能代表一切.

演訓的開始.就在我們踢著正步的通過司令台後.展開序幕
這踢正步.又是另一件硬斗的事.印象中是手臂須向前擺90度、後擺45度.腿打直向前離地30公分
特別是下雨天練習時.更是機車.
齊步走1.2.1.2.正步.走.踢.踢.踢.腳落地要跺出聲音(腳底板超痛的)
下雨時.後面的會把水踢到前面的弟兄.原本大家都不太敢踢.後來被罵了.也就豁出去了.管他前面的是學長還是老兵.反正水一直往前噴
整場踢下來.下半身連內褲都濕了.但不是汗水.是被後面掃上來的雨水濺濕的
校閱時.營長要求排面班第一排的要把眼鏡拿下來.這樣看起來比較一致.好看

出發前營長在部隊前滔滔不絕的重覆敘述著....營長以前是神龍小組的.跳傘跳了872次.把腳都跳壞了.若他上了小車.請體諒他.等等......隊伍中的我們聽到都會背了
因為先前的演練已用雙腳踏遍整個南竿島.(港邊的燒襠)好了又退.退了又再燒.下擺磨破皮後再繼續磨.那痛苦真的無法形容.每個人走起路來都怪怪的姿勢.只為減緩那一丁點痛楚
此時在隊伍中身心俱疲的我們.聽著營長勤前教育.我望著營長.除了小心閃躲.別被他的口水噴到外.映入腦海中的竟是想起讀書時日本漫畫家宮下亞喜羅所畫的連載漫畫《魁!!男塾》
聯想到那漫畫中的校長.每次要出場時的金句.我是男塾校長.江田島平八!!
這營長與那男塾校長.頗有異曲同工之妙

正式測驗時.部隊最後方多了悍馬救護車跟著.....
營長說若真的走不動.撐不下去的.就上救護車.成績不好.沒有關係.安全最重要.話剛講完
學長回過頭來.對我們說.誰敢上車.回連上你就死定了.不把你玩死.試試看

出發前換連長講話.若走不動的.就慢慢走.若有落隊的.為了怕拖累連上成績.其他弟兄不要等他.也不要管他.讓落隊者自行跟上部隊
我心想.開什麼玩笑.落隊者竟然要趁部隊休息時跟上部隊.等於落隊者根本沒休息到
受測人員.單兵身上.除了全副武裝外.還背了個野戰背包(內有2套衣服.1件雨衣)整個背包塞到滿滿滿
有裝過這種背包的弟兄應該都知道.東西放進去後.再拿出來需費一番功夫.同樣的東西再裝進去.更難.神奇吧
弟兄們右側腰擺配掛T375防毒面具.及個人攜行的基本彈藥量
再加上自己的建置武器.我當時穿著中士班長的衣服.所以只拿65K2加1個望遠鏡.相對輕鬆許多(所有的士官都只拿65K2),我當時還是個二兵,因為跟連上的士官長長得像,所以被要準備待退的中士凹來幫他測驗的。
但其他弟兄............
有的拿T74排用機槍(槍身(射手).備用槍管(副射手).再配45手槍及65K2一把).
T75班用機槍(背包加彈藥箱)
60砲組人員.砲組組長EM7.望遠鏡65K2.(60公釐迫擊砲管.測距儀(砲手)底座(副砲手)45手槍)彈藥兵拿標竿穿60砲衣.45手槍.
77兵+彈藥+密語表+65K2

背負這些東西的落隊人員.能在休息時間再跟上部隊.真的不簡單
但.我親眼見證到.還真的有不少人.是這樣一拐一拐走完全程的.

測驗前後.已走了不知多少天.晚上都沒回連上駐地.最長記錄是一週沒洗澡.天色漸暗後.部隊會就地(紮營)
這(紮營)...跟本島的可能不同.簡單來說.就是一切從簡.單只是大家就地休息等飯跟飲水補給
另於部隊休息附近派出定點哨.就這樣.而休息的地方.營長很會選.幾乎都是墳區

我通常會拿出隨身的雙濕牌雨衣先套上.然後找個墳.先雙手合十拜個拜.默唸打擾一晚.請多包涵.謝謝
然後在墳前較平的水泥地上就地而睡
前幾次沒經驗.走太累直接倒地就睡.起來後.臉ㄚ.手ㄚ.被蚊蟲咬得奇癢無比.特別是睡在草地上更糟.夜晚濕氣重.裡外都濕的.悶久了又沒洗澡就發臭了(特別是小兄弟)
所以我都會先套上雨衣再睡.又因為營測驗時.我的草綠服上掛的是中士的階級受測.所以大家都會讓我先選場地.也算不錯的福利
唉.步兵就是這麼容易滿足.即便被操到不行.一點點小確幸都能開心上好一陣子

不過後半段受測時.就發生了點狀況.讓我到現在記憶猶新
有天中午到達某山頭後.因為前兩天.部隊未補充飲用水.致連隊無水可喝.原本前次配給給大家的水壺都空了.
我在一個小土丘上當監視哨.右方50碼處有一挺50機槍正對著大馬路.左方20碼.有另一連的一名步槍兵
我們又餓又累的趴在土堤上邊休息邊監看大馬路上是否有狀況.摸著我空空的水壺.好想喝一口水啊......
此時我左方那名阿兵哥叫了聲班長.我沒發現他在叫我.畢竟我們是不同連的.根本不認識他.因為他長的滿黑的.其實步兵都長得滿黑的.姑且稱他小黑吧
小黑叫我幾聲後.看我沒反應.他又叫了聲中士.我看了看他.他對我比了比水壺.做出喝水動作.我回他.我的水壺也沒水了.我也很渴
就這樣.我們繼續失望的呆坐在那.此時.不知哪裡冒出另一個阿兵哥.說下面有水ㄟ
我們眼睛突然亮了起來.那水不多.就在山邊.看起來滿乾淨的.當下立馬要衝過去喝
但到了現場才發現有隻死老鼠泡在那水中.我心裡有個想法.喝一點應該沒關係吧.因為我們真的太渴了.
一群人就圍在那邊乾瞪眼.我想大家都有同樣的想法吧.所以遲遲不肯離去

還好.上方機槍手通報.有車靠近.竟然是營部的悍馬送水來了.當下真的如釋重負.
迅速安排補給後.所有人水壺都裝滿了.我們還用水壺乾了好幾次杯.
YA.有水.........真好

[ 本文章最後由 黑神駒 於 2019-10-17 23:29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黑神駒 於 2019-10-17 17:09 發表

聽老大哥這麼說著.原來國軍這麼多年來.一點也沒變
猶記87年在馬祖的營測驗.測驗前已演練狀況不少次了.荒墳也睡了一陣子.晚上找地方睡覺.已小有經驗
我想.這就是所謂阿步的宿命吧.外島步兵.就是靠2條腿走路.體能代 ...
。 。 。 。。
但到了現場才發現有隻死老鼠泡在那水中.
我心裡有個想法.喝一點應該沒關係吧.因為我們真的太渴了.
. . .
記得早年的老鼠藥,會提醒用户,老鼠吃了會極度口渴,瘋狂找水,大多死在水源附近
後來改了配方,老鼠吃了會内出血,視網膜内出血會看不見,老鼠會尋找亮光
説明書建議用户,廚房地板舖上報紙,地面留一盞小燈,第二天在燈下收屍體
這也是防止老鼠死在隱僻角落發臭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75.80.185.x 於 2019-10-18 11:41 發表

記得早年的老鼠藥,會提醒用户,老鼠吃了會極度口渴,瘋狂找水,大多死在水源附近
後來改了配方,老鼠吃了會内出血,視網膜内出血會看不見,老鼠會尋找亮光
説明書建議用户,廚房 ...
聽路人大解釋
原來是這樣的ㄚ
長知識了
今天有學到東西囉(字數不夠.要再加點.....)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Alona 於 2019-10-14 20:54 發表
來講講在亂葬崗過夜的往事
參加營測驗有五天沒洗澡,連續三個晚上日夜行軍,這都是年輕時候的往事,記憶清晰印象深刻,我還記得那天傍晚,太陽要下山了,晚餐是一包口糧,和著開水一邊走一邊狼吞虎嚥,晚餐很快就解 ...
73年在小金門大山頂營部時
我們營部連通信排寢室{通1-4堡}
就位於烈嶼"夜總會"上方約30公尺距離
或許是寢室離"夜總會"太近了,常聽睡在通信堡弟兄有些靈異事件產生
最常聽眾多弟兄說的就是睡不好"被壓床",再者是大熱天夜裡發冷汗
所以、當時連上弟兄對通信堡視為禁地
連長常以調寢室睡通信堡處罰調皮搗蛋不聽話弟兄
而帶班士官到寢室要到通信堡叫輪上哨衛兵時也不好受
每當我站晚上帶班到通信堡叫上哨弟兄時
也許是心理因素都會頭皮發麻腳底癢癢的
都是手電筒照著地面低頭疾步快走
進到寢室後叫該上哨弟兄後就趕快離開通信堡

記得有次在支援步兵營營測驗駕駛時
不知是裁判官因何因素不爽
營測驗開始第二天下了伙房被圍殲狀況
也就是第2天中午後就沒開伙煮飯了也沒水喝
當晚只能啃戰鬥口糧果腹
隔日該營克難的發放主半生不熟的米飯拌醬油
裁判官又時時掌握人數,尤其是我們這些駕駛
怕我們開車跑到村落買吃的
到測驗結束前一天該營伙房才恢復正常供餐
在小金門支援那麼多次演訓駕駛任務第一次遇到斷糧沒飯吃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夜宿沒有,但是戰備月的時候在我們連配屬的閉鎖陣地外面布防時,師傅挑了一個已經撿過金的“空屋”當機槍陣地。
那時候連續近一個禮拜的白天都那墳墓架槍演練,趴到都已經有三個明顯的凹洞了。
營測第一天行軍晚上也曾在路邊的墳堆休息,說真的,那時候都已經快累死了,誰還他X在意是在哪休息呀~

阿射手,副射手加上彈藥兵三個人三個洞很正常吧~

[ 本文章最後由 鐵男 於 2020-01-14 00:58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168師503旅五營二連火力班機槍射手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75.80.185.x 於 2019-10-18 11:41 發表

記得早年的老鼠藥,會提醒用户,老鼠吃了會極度口渴,瘋狂找水,大多死在水源附近
後來改了配方,老鼠吃了會内出血,視網膜内出血會看不見,老鼠會尋找亮光
説明書建議用户,廚房 ...
謝謝路人大大的熱心分享,依稀記得孩提時代,家中長輩用老鼠藥後,確實看到老鼠屍體出現在水源附近

後來,改用老鼠籠,但是只能用一次,因為老鼠會聞,是否有同類抓到

現在換用黏鼠板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上尉後勤兵 金錢 +3 素啊素啊! 2020-01-16 02:46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5 讚!讚!讚! 2020-01-13 23:14

  • waterdondon 金錢 +3 門下縫隙買絕緣配線槽,裁切門寬後黏來防鼠,隔絕防堵勝於一切,便宜又好用。 2020-01-12 11:11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2 2020-01-12 10:21

  • 大山 金錢 +2 讚!讚!讚! 2020-01-12 08:06

新訓中心關東橋
陸軍士官學校士官實驗連
通基處分科教育
通校士官高級班
飛勤處鷹式所

引用 TOP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2000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