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27 12
發新話題
列印

當兵夜宿荒墳過嗎?

62年在景美興隆路旁營區,隔著馬路就是公墓。半夜上彈藥庫哨,入口先有家賣金斗甕的,過此彷彿踏入另一個世界,低溼草地,鋪上墓碑成了石板路,晚上二到四,踏碑而過,嘖嘖有聲,也算驚悚吧!站上崗哨,背後就是白天一望無際的墓地,幸好夜幕低垂,萬籟俱寂,倒也不見為淨。僅有的夜宿墓地經驗在田尾,有次,尚未進入陣地,就在田尾國小旁公墓,賦予射向後夜宿,算是「警戒砲」吧。砲安在路旁墳地空曠處,四砲有一段距離,當晚露宿於附近竹叢下停車處,但因是演習,隨時有被裁判官貼「炸彈」紙條的危險,衛兵照排,找個最近的墓埕坐,兩年軍旅生涯,僅此一次。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3 2020-02-16 18:42

  • 金東師班長 金錢 +2 前輩您說的是15分嗎? 2020-02-16 11:51

  • 上尉後勤兵 金錢 +6 讚!讚!讚! 2020-02-16 11:18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5 讚!讚!讚! 2020-02-16 10:57

  • a0921194 金錢 +4 2020-02-16 10:54

  • Alona 金錢 +3 讚!讚!讚! 2020-02-16 08:57

  • 269砲指部 金錢 +3 2020-02-16 08:34

  • suhsienfu 金錢 +6 讚!讚!讚!辛亥隧道61.2.14通車,請問前輩那時的營區出入口是興隆路?市場? 2020-02-16 07:11

  • 哈密瓜 金錢 +3 2020-02-16 07:09

  • 蔡店連 金錢 +6 讚!讚!讚! 2020-02-16 00:49

17師51旅8營3連60砲組砲1班與 84師砲兵334營2連砲3班

引用 TOP

回「金東師班長」:
是的,日據時期地名「十五份」,
有俗名「15分」,舊圖上偶有。
營區名叫「興德里營區」。
67年284師砲兵指揮部駐地。
當年興德里市場淹水100公分,
當年萬芳社區開發,毀掉大片墓區。
營區後方「興德路」前接興隆路,
後接萬芳社區。
查維基百科:
日據時期屬深坑庄「什五份或十五份」
光復後屬深坑鄉「興德里」
1949年後屬「景美鎮」興德里
(1968年7月)之後劃分為
興得里,興昌里。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284師砲指部本部連測量班長(66.5∼67.10)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林陶村【老淘】 於 2020-02-15 23:26 發表
62年在景美興隆路旁營區,隔著馬路就是公墓。半夜上彈藥庫哨,入口先有家賣金斗甕的,過此彷彿踏入另一個世界,低溼草地,鋪上墓碑成了石板路,晚上二到四,踏碑而過,嘖嘖有聲,也算驚悚吧!站上崗哨,背後就是白天 ...
以下節錄我在部落格寫的..
這營區正門出來就是最熱鬧的街上,右側鄰寬闊的興隆路(通往辛亥隧道),左側是山邊小路,附近有一些廢礦區。一進大門,過廣場就是砲指部,偏左一條筆直的路貫穿營區。營區只有砲指部與三三四營。
印象中入門右起是砲指部(本部連)、第一連、營部連,左起是第二連、第三連、營部。我在砲二連,與砲指部相對,記得指揮官為崔德旺,偶而也有指揮部朝會,但其他營不到。因第一連是禮砲連,作息與二、三連不同,他們星期日放假,不接戰備,有國賓來訪,便整裝而出。營部連是勤務連,也不接戰備,剩下能接戰備的只有兩連,我們的假日,依稀記得是星期三,換句話說,一個星期三是在營休假(戰備不補休),下個星期三放假。

附記..
有次,因公回程到景美,徒步過來,原來市場正面毫無遺跡,於是轉過興隆路,看到景心小學,以及旁軍法機關,應是我們營區,對面荒地,都蓋了樓,回頭找個鐘錶店家問,他還有砲兵營記憶,並說彈藥庫還在,就在樓房後,由巷子進可到,因沒伴就不過去了.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5 精品文章! 2020-05-21 21:18

  • 269砲指部 金錢 +3 2020-02-21 17:35

  • a0921194 金錢 +10 2020-02-20 16:13

  • 上尉後勤兵 金錢 +3 精品口述歷史 2020-02-20 03:46

  • suhsienfu 金錢 +5 謝謝,以前的營區大門變成現在的後門(興德路),新開闢的辛亥路改設大門。 2020-02-19 19:35

  • Alona 金錢 +3 原創內容! 2020-02-19 09:01

  • 3328工兵官 金錢 +3 2020-02-19 08:38

  • 大山 金錢 +5 2020-02-19 06:26

  • 當兵在馬祖 金錢 +12 請教 前輩 當時師部是在140高地靠六張犁的大我營區嗎 謝謝! 2020-02-18 22:54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3 2020-02-18 21:52

17師51旅8營3連60砲組砲1班與 84師砲兵334營2連砲3班

引用 TOP

請教  前輩  貴師是否為關渡師而非衛戍師  如是這種佈署就饒富有趣了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引用:
很多職業軍官都願意調到空特,升官快,當時旅長陳鎮湘升到陸軍
上將總司令,幾个營長及營輔也是少將退伍,陳克難,薛承智,
王國強等,都升到中將,少將就更多了,足以光宗耀祖。
許多高階將領曾歷練過空特部隊是事實
73年派任到我們472旅擔任旅長的王旅長
非常年輕35-36歲就擔任上校旅長
在車上聊天時聽旅長說他是空降部隊的
擔任過空降營營長後再到戰院進修
結訓到總部擔任高參晉升上校後
在外調到小金門擔任我們旅長

聽旅長所言並非職業軍官能到空降部隊服務
在讀軍校時期若傘訓未能通過{跳傘5次}
那麼也就斷了到空降部隊的資格了

王旅長晉升也蠻快的
我退伍後不久旅長就外調晉升了
曾擔任麗陽少將指揮官及空降旅旅長
後調任226師師長,但任師長不久後便以少將退役了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汽駕兵 於 2020-02-19 11:23 發表


聽旅長所言並非職業軍官能到空降部隊服務
在讀軍校時期若傘訓未能通過{跳傘5次}
那麼也就斷了到空降部隊的資格了 ...
有點好奇,之前傳出不敢接受跳傘訓的將軍,後來就沒有進入空降部隊,在官校有通過傘訓跳傘5次嗎?

引用 TOP

這個是在於各個不同年代的政策 早年是老總統反共國策嚴訓精練的要求  經國先生的施政重點已經是放在全立建設台灣 對軍事只求不出亂子 爭取美方軍售能在必要的時侯固守台灣 越高寮淪陷後高層基本已經不存在指望老美了 民國六十五年十一月我尚未當兵在聯合報服務 正值美國大選前夕 我因事被叫到王惕吾先生辦公室。正好曾任國安會秘書長的大佬 黃少谷資政來訪 當下正聊到即將登場的美國大選 將將好聽到黃佬說 卡特當選我們就會被CUT  引起哄堂大笑ㄧ派輕鬆 高層早就心裡有素 能作的也只是拖。心理面的衝擊遠大於實質的影響 後來的發展趨勢不也就這樣嗎。所以當朝的不盯了 就看當道的總司令是否有要求 因爲每飛一趟都得付費的誒。搭軍機也是得親兄弟 明算帳

[ 本文章最後由 當兵在馬祖 於 2020-02-20 13:14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Alona 於 2019-10-14 20:54 發表
來講講在亂葬崗過夜的往事
參加營測驗有五天沒洗澡,連續三個晚上日夜行軍,這都是年輕時候的往事,記憶清晰印象深刻,我還記得那天傍晚,太陽要下山了,晚餐是一包口糧,和著開水一邊走一邊狼吞虎嚥,晚餐很快就解 ...
鬼鬼老前輩的遭遇,小弟也感同身受...
民國七十七年初,適逢蔣故總統 經國先生去世,在金門打一半的旅代營測驗,就在一個月後,開始重新來過...同樣是我們319師虎軍九營營長-徐強帶領的藍軍!!
記得是第二夜...部隊收攏之後,在某一木麻黃森林就地扎營,阿兵哥兩件雨衣攤開,中間的鐵圈用樹枝穿過,撐起來,當成帳篷就睡了.當下應該是夜裡10點多,金門有陣地關閉和燈火管制的,附近也沒有營區,我們營長可能是太興奮...從第三連開始,一個帳篷一個帳篷的巡...要大家唱軍歌??不能太大聲,但是要讓他聽見!!...一直巡到我們一連,慢慢的...整個漆黑的森林,都開始有聲音出現...[國旗在飛揚,聲威豪壯,我們在金門島上,鐵的紀律使我們鍛鍊成鋼,愛的教育...],就這樣磨時間,一直磨到12點,聲音才漸漸消失,大概部隊都睡著了,感覺上...真的有點詭異!!
當下...我原本是和班兵兩個睡一個帳篷,等營長巡過之後...我就拿起我的睡袋,走到後面的墳墓堆去睡了!!原因是...我睡覺,會打呼兼磨牙,沒有[人]受得了,乾脆躲到兩個墳中間去睡...要睡之前,還特別去看一看那兩個墳的主人...都是老士官長,合掌拜一拜之後,打算要睡,哪知道遠方樹林忽然出現一盞燈??...新兵都知道那是金門的小蜜蜂(蒼蠅),我就留下睡袋'野戰背包和防毒面具,肩著槍過去看看!!
一到現場,二,三連值星軍官都在...都在那邊打香腸,買宵夜吃,三連連長還招呼我:[蔡XX你也肚子餓呀??...過來打香腸,試試手氣](我原本是九營最黑的班長,黑到翻紅),之後...我們一連的上士,中士也湊了過來,他們都是苗栗輪調過來金門的志願役士官,現場有十幾位軍士官在這邊吃宵夜!!就在無意間...人群中鑽出一位老頭,伸手過來...在香腸攤偷打了一彈子,靠~~原來是營長??徐大大抽出夾克裡面的懷酒喝了一口,說:[好久沒打香腸了,我來試試...],十幾分鐘後,營長拿了近二十隻香腸分給我們軍士官吃,小販都笑不出來...營長對著我說:[我老人家退伍後,要去賣香腸了...這個好賺].
...看錶,都一點多了,我才一個人走回墳墓堆睡,還不忘告知兩旁的老士官[打擾了],墳頭照片上面兩位老士官的臉,就像是小販的臉...我分別插兩支香腸,在祂們的小香爐上,再拜幾下...好像又有笑容了??接著我鑽進睡袋躺下...一覺到天明!!...結果...嚇死阿兵哥,值星班長還跑去回報說...[墓園中,出現一個屍袋]!!...我祂娘的,又紅了!!被營長罵:[你祂娘的,犯罪還留證據在香爐上??...香腸怎麼不吃掉??留給誰吃??]

[ 本文章最後由 蔡店連 於 2020-02-26 01:20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20 精品文章! 2020-03-01 09:50

  • 269砲指部 金錢 +3 2020-02-29 23:54

  • ali692752 金錢 +3 讚!讚!讚! 2020-02-28 15:38

  • 671G2FO 金錢 +3 讚!讚!讚! 2020-02-27 20:36

  • suhsienfu 金錢 +3 精品文章! 2020-02-26 20:03

  • 黑神駒 金錢 +2 讚!讚!讚! 2020-02-26 16:24

  • 猛沃營參一 金錢 +10 2020-02-26 14:48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3 2020-02-26 10:59

  • 大毛 金錢 +3 讚!讚!讚! 2020-02-26 09:13

  • Alona 金錢 +10 精品文章! 2020-02-26 08:41

不打勤,不打懶,專打不長眼!!

引用 TOP

84年下2次砲兵田中基地 在普測結束後就開始實彈科目
像我們前觀組是獨立班組 不跟部隊一起行動
每次打完第一天科目後 隔天要很早到達觀測所時
排長就叫駕駛找附近有沒有比較大間的宮廟
晚上就在那裡借宿 通常廟公看到我們這些全部武裝的阿兵哥來借宿非常歡迎
因為我們會幫他們顧神明上的"金牌"免得被宵小偷走
如果沒有宮廟的話 只好夜宿各大觀測所
濁水溪畔的觀測所3~6月 晚上夜宿清風徐徐 不會很熱
9~12月 越到年底 北風吹來 冷到"LP"都會縮起來
至少比步兵弟兄們好多了 還有個遮風擋雨的地方


報告老鬼長官 南北岸都有 大多在北岸

[ 本文章最後由 天蠍座小山山 於 2020-03-01 09:13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野戰步兵----任何天候.地形.地物.皆可作戰
演習期間.幾天沒洗澡.餐車不見了.吃乾糧.散兵坑待一整天.睡露天空曠地.睡建築工地.學校.墳場.....這都是.訓練項目之一
一場戰役.短者數小時.多者十天半個月.甚至數月.....
戰場旁.躺著戰友的屍體????怕嗎?腳軟.手抖.又如何?.....
睡墳場???睡墳場.能躺平的.是要有%數的.當你找到較大墓場.準備就緒.老兵一個手勢.小兵要自動讓位.小兵.新兵.是找不到平坦的水泥地.只能找較平坦的草地囉 !(草長盡量壓平)
噓....當初睡在邊邊角角 的.不是我.我都聽說的
     這次真的.不是我
順便一提.在金期間.每星期某一天為戰備日.整天不開伙只吃乾糧.模擬.訓練.適應.戰時吃乾糧的日子.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上尉後勤兵 金錢 +4 被操到了... 辛苦了! 2020-05-24 07:20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5 原創內容! 2020-05-21 21:05

  • 馬提施 金錢 +1 所以墳墓也要"防疫"?!哈。 2020-05-21 18:02

  • waterdondon 金錢 +3 報告經理官:那是梅花座(墓)。 2020-05-21 17:46

  • kuenjchen 金錢 +3 報告老鬼長官,四個間扮皇帝?! 2020-05-21 03:47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2 2020-05-20 22:51

  • suhsienfu 金錢 +2 原創內容! 2020-05-20 19:47

  • Alona 金錢 +3 兩個墳堆的中間低窪處 左擁右抱最舒適 一覺到天亮。 2020-05-20 19:15

引用 TOP

這在外島是司空見慣的事了吧, 一堆單位據點就是在墳場內, 地上是墓, 地下是寢室
我所在的外排據點也是亂葬崗, 一個山丘上就那10來個人, 二個地下寢室堡
整個營區內大多都是無名的墓.....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砲聲隆隆,飛彈升空,這是國軍新砲兵。 精研新學術,培育新精英,我們是勝利的先聲。 支援友軍,以火力消滅敵人, 重聯戰,講協同,八二三,建奇功, 嚴格精實,革新作風。 發揚吾校精神,發揚吾校精神!

引用 TOP

亂葬崗夜裡的螢火蟲

俗稱〝夜總會〞的亂葬崗,有的地方稱作〝牛埔〞,牛埔也就是放牛吃草的地方,白天是調皮牧童的天堂。我為什麼如此說?
以前放牛以水牛較多,牛體壯碩噸位大,許多墳墓因為棺材老舊或者薄板經不起踩踏就陷下去,看到骨骸。調皮的小孩會拿骷髏頭,追膽小的同伴,有的把頭殼當樂器敲,反正大人不在現場,小孩子花樣可多了。這是白天的映象。

晚上野風習習,螢火蟲亂飛,氣氛完全不同,如果你的位置有磷光急速衝來,那個感覺真的不一樣,尤其明知這地頭是亂葬崗。
有許多事情或者說是狀況往往是巧合,而且巧合得令人狐疑。

我單獨揹著魚簍拿著手電筒去公墓邊的路溝捕魚,彎下腰肩上的繩子和腰間的繩子同時鬆掉,魚簍掉到水裡。霎時寒毛直豎,螢火蟲飛來飛去,順手撈起簍子快步離開現場打道回家。

那個氣氛我是咬著牙脫離的。〈一向自認為膽識足夠,感覺就是邪門〉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2000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