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58 1234
發新話題
列印

不太願意去想起的服役軼事

原來我沒有中年癡呆,只是有些服役片段不願想起吧?哈。

話說當年,平心而論,年少輕狂,年輕氣盛,搞不清楚人生方向,處事不圓融,對人過於嚴格,實不是軍官的料,但沒辦法,預官考試說我通過,我也欣然接受。那改當阿兵哥好了,但我過於耿直,總愛出口仗義執言,不服長官,最氣不當管教,實也不是當兵的料啊,又是家中獨子,恐怕沒辦法在這裡寫回憶了。所以我發現我還是當當普通老百姓就好,幸哉幸哉。值此中年,回想起來,也順便跟當年的長官,軍友,部屬,阿兵哥說聲抱歉,當年若有得罪,望請海涵海涵。

首先,我要表忠,我對憲兵軍種沒有不敬,只是心理有陰影。

話說結訓假結束,揹著大黃埔背包,跟著同梯前往八軍團報到,早上出門,中午過後才到,在圓潭下了車,也搞不清楚要從側門進去,也不知道會有側門,就順著泰山營區那條泰山路直直走去,服役期間,除了時間變慢變長,連去營區的馬路也都很像變長了,走起來特別蹣跚。到了大門口,營區憲兵下士哨長把我們攔下,也沒有敬禮,好像我們衣服的領章是參考用的,我們出示報到證明,他示意要我們去大門旁的會客室等。連持槍的憲兵也很不屑那樣,心裡想:菜鳥無誤,但又是軍官,別說敬禮了,我們好似空氣,持槍敬禮也免了,眼睛還飄走。真的是,哈,菜鳥軍官嘛,認了。

菜鳥時,一次押採買車,說真的,根本不是我押採買車,而是我被採買和駕駛押,因為出車一定要有軍官押車,我就只是坐著。說好採買完立刻回程,但哪個阿兵哥會聽話呢?總是採買後要順便吃早餐啦,順便逛逛,明知拖愈晚回程,就很容易碰上鳳山憲兵隊,但還是無法阻擋,因為這好像是部隊慣例,是採買福利。駕駛還知道要把軍卡停在哪裡,好像歷年來都是這樣傳承。我實在不放心,因此我押車,還負責留守卡車,讓他們去吃去逛。說好時間,但不好意思,還是遲到回來。當場我小發了牢騷,但都遲了,於事無補。果不其然,回程路上碰到憲兵稽查。一樣,憲兵中士車長吧?我不記得了,簡單對我打聲招呼,請注意,是打聲招呼,然後軍卡繞一圈,開了一張輪胎圈有泥,不潔的紅單。我告訴他,路上經過有工地的積水,出車前檢查是沒問題的。我不好得罪他,可能事情更糟,然後看他開單,開完也是簡單打個招呼,坐上吉普車,很瀟灑就走了,我腦子還依稀記得他坐的樣子,好像將軍那樣,很帥,有點屌,老實說。我不知道其他軍官會如何處理,我又吃了悶虧。回來營區,幸好連長跟鳳山憲兵隊隊長有認識,總算消了單。

老鳥了,有一次前往華山營區探望因逾假未歸而送去禁閉室的兵,說也奇怪,門口的哨長是憲兵下士,但哨兵是五四工兵群的衛兵班,不知是我記憶有誤?還是討厭憲兵,所以腦子記憶被我更動?我是搭公車去的,因此一個人走到營區門口,兩個哨兵靦腆的持五七式敬禮,但那位憲兵一樣,別說打招呼或是敬禮了,開口就問:"你"是哪個單位的?我胸前配戴干城部隊的識別證,穿的是草綠有政戰官科和一槓的軍服。我先是壓住我的情緒,把識別證轉後面給他看,不想跟他計較,他看完,沒做表示,轉身離開。我當場非常生氣,於是用我非常大聲的嗓門在營區門口飆罵,要他給我立正站好,見到長官懂不懂禮節?但說真的,他還真是夠有臉皮,理都不理,看也不看。我實在拿他沒皮條,還有事要辦,進入大門會客室變直接撥電話給他長官,對方也只是說會處理會改善,然後不了了之。

看完阿兵哥走出營區,還是他站哨,他先是撇過身子,假裝不看我,希望我快點離開。我實在氣不過,再度要求他立正站好,注意禮節,並記下他的姓名職級,我說我若治不了你,你等著有當不完的兵,你等著。他才勉為其難,敬了個怪怪的禮。老實說,我也沒啥後台,幹嘛學職業軍官講狠話?離開時,我瞥見那兩位站哨阿兵哥持五七式步槍用非常標準的姿勢跟我行禮,其中一個敬禮完後還對我比大拇指。也許他們倆也受夠這位憲兵下士了吧?

回營區路上想起來還是很氣很氣,久久無法平復。退伍後,我考進某家大公司,同梯好幾個是憲兵下士退伍,我還真的跟其中一個很不對盤,見到他,我就想到這些憲兵。當然應該有很好的憲兵軍友,這些就算少數吧?哈。





[ 本文章最後由 馬提施 於 2020-06-16 07:42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阿鴻營搜索 金錢 +5 感謝分享! 不同兵種,不一樣的服役感受! 2020-06-16 23:42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20 精品文章!+讚!讚!讚! 2020-06-16 22:16

  • 法克斯 金錢 +7 精品文章! 2020-06-16 11:12

  • 黑神駒 金錢 +10 我也超討厭憲兵的 2020-06-15 14:22

  • 履車修護士 金錢 +3 讚!讚!讚! 2020-06-15 10:48

  • 來去匆匆 金錢 +9 明知會被想盡辦法銷單 還是想盡辦法猛記 2020-06-15 10:39

  • 哈密瓜 金錢 +3 2020-06-15 09:58

  • 阿侯 金錢 +6 那一點點的小權力也是上級長官給的 實在沒認清楚 偶也遇過 也不是全部 就部分人會 2020-06-15 09:48

  • a0921194 金錢 +3 2020-06-15 08:32

  • superman1024 金錢 +10 精品文章! 2020-06-15 05:13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馬提施 於 2020-06-14 22:52 發表
原來我沒有中年癡呆,只是有些服役片段不願想起吧?哈。

話說當年,平心而論,年少輕狂,年輕氣盛,搞不清楚人生方向,處事不圓融,對人過於嚴格,實不是軍官的料,但沒辦法,預官考試說我通過,我也欣然接受。那 ...
哈~我有一次隨單位一個官預少尉,搭吉普車去八軍團 要借一位憲兵會同我們外出
執行路邊軍車攔檢勤務, 也是走 軍團前面那條 泰山大道.到了停車場後
我下車走向大門,一位憲兵上兵哨長 見我掛下士階,就馬上舉手敬禮說長官好了
並問我要幹嘛 ,可能我遇到的比憲兵比較好吧.
當然也曾經遇過那種來我們聯保廠修車的憲兵,態度也很高傲那種
結局就是 他們單位的車  排到最後修,讓他回去挨釘了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阿鴻營搜索 金錢 +3 謝謝分享! 2020-06-16 23:43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20 精品文章!+讚!讚!讚! 2020-06-16 22:16

  • 馬提施 金錢 +1 讚!讚!讚! 2020-06-16 07:37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3 2020-06-15 23:30

  • 哈密瓜 金錢 +3 2020-06-15 14:30

  • 黑神駒 金錢 +2 讚!讚!讚! 2020-06-15 14:24

  • 必勝 金錢 +3 我們師部的憲兵專門找麻煩 憲兵隊就不知道了 2020-06-15 12:02

  • waterdondon 金錢 +3 原創內容!憲兵也是很勢利的。 2020-06-15 11:37

  • 3328工兵官 金錢 +3 2020-06-15 10:56

當兵1年10月沒修過履車的履車修護士,還佔上士缺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馬提施 於 2020-06-14 22:52 發表
原來我沒有中年癡呆,只是有些服役片段不願想起吧?哈。

話說當年,平心而論,年少輕狂,年輕氣盛,搞不清楚人生方向,處事不圓融,對人過於嚴格,實不是軍官的料,但沒辦法,預官考試說我通過,我也欣然接受。那 ...
還好我們東島只有少少四個人的憲兵班駐守在猛澳港旁,平時只有進出港會查驗出港單,其他時間根本很難看到憲兵在島上晃

休最後一次返台假收假時在迷彩服裡穿了件高領的藍色T恤,遠遠就可以看到衣領露了出來,
南竿福澳港憲兵看到也很禮貌地說請長官下次注意,不要再穿這種T恤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陸軍莒光地區東莒指揮部步二營步二連
(大埔連--->勝利連)

引用 TOP


首先表達對憲兵軍種沒有不敬之意。其實人家也不是刻意要欺負,就是柿子挑軟的吃,我大概看起還好吃好喝好消化吧?尤其掛著軍官,更讓很多人可以發洩怒氣吧?不然我的專九期好友怎會說我是不是替輔導長來上課的呢?哈哈哈。

接下來要表達對旗山地區的歉意。

菜鳥時,駕駛兵跑來,說是要出車,需要找軍官押車。我說為何要找我押車,還有排長啊,他說輔ㄟ「你人最好」。哈,聽得我人都飄了起來,怎好意思拒絕?

出車前才發現,竟然是要押一整卡車的垃圾去營區外倒。到底垃圾是哪來的?我也突然很好奇,平時營區是怎樣倒垃圾的?是外面廠商來收?還是各連出車輪流把垃圾送出去倒?但倒去哪?去哪倒?都退伍了,我還是不知道,還請有負責過的軍友提供訊息,讓我解惑。(我知道餿水是送給附近養豬的人家,但垃圾呢?)

我問駕駛,這垃圾哪來的?老實說,我忘了他怎麼說,好像是說昨天該出車去倒,但好像他忘了還是怎樣,總之,事出緊急,今天一定要處理掉,而且連長親自交辦的。就這樣我坐上好臭的軍卡,後面還有幾個菜鳥二兵更可憐,就坐在垃圾上,等等要負責清運出車外。

車子出了營區,連營區哨兵都掩鼻,臭死了,多大膽,等等還會經過泰山營區!我也擔心又會遇到憲兵隊,沿途還滴下那種臭酸味的餿水,幸好當天車子不多,這下不只是輪胎圈不乾淨,整車是垃圾啊(哈,我罵到我自己了)。車子走在旗甲公路上往旗山鎮方向,到了往台南新化的路口右轉,若軍友有走過那裡往月世界的路上就知道,那埵陪茪j轉彎。轉完後,車子竟然快速往右邊山區進入,進入一條根本不是產業道路的路,那路是被車子走出來的,絕不是工程單位開出來的。大家都知道那個軍卡算是骨董了,竟然可以這樣操?我們在那條道路的盡頭停下車,旁邊是懸崖啊。我問倒垃圾來這裡幹嗎?駕駛兵說,對啊,來這裡倒垃圾啊,你看,底下都是垃圾。我的天,我竟然成了亂倒垃圾在旗山山區的共犯?!

二兵們忙著把垃圾往山谷裡丟,我問說這會不會被抓,他說,輔ㄟ,放心,這地方我很熟,學長一路交代下來的秘密基地。放心啦,沒事啦,還拿出香菸要請我抽。還謝謝我?!

軍人偷倒廢棄物和垃圾,這要是上新聞,我恐怕真的有當不完的兵了。我的老天爺~~~~

也許我人真的很好吧?是很好「騙」吧?!三十年前應該過了法律追溯期了吧?



[ 本文章最後由 馬提施 於 2020-06-15 15:24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10 精品文章! 2020-06-18 22:13

  • 法克斯 金錢 +3 原創內容! 2020-06-16 11:14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5 2020-06-15 23:30

  • 哈密瓜 金錢 +3 2020-06-15 23:04

  • waterdondon 金錢 +4 原創內容!出過垃圾公差,好像大社觀音山上有處掩埋場? 2020-06-15 15:34

  • 3328工兵官 金錢 +3 原創內容! 2020-06-15 15:10

  • Alona 金錢 +3 原創內容! 2020-06-15 15:09

引用 TOP


偶跟師部憲兵也有孽緣,三天兩頭進出師部大門洽公必被刁,菜鳥、中鳥及老鳥時期(退伍前三天)各被記過違記一次,但偶福大命大沒被關過禁閉或叫去師部出軍紀教育。

鳳山憲兵隊…押車軍官若是少尉(尤其是義務役預官)被刁是常事,老鳥常說『看郎嘸點』就是指憲兵,洽公完在鳳山街頭逛街,老鳥都會帶我們走『祕密小徑』,不過,我反而都走騎樓下,白色吉普車經過望著我也沒皮條,它一停、我往店內走,看誰熬得久?

有一次莒光日教學完趕出門洽公沒吃中餐,在鳳山街頭某家小麵店內吃雞絲麵(傳統白細麵綴數片雞胸肉片),吃到一半猛一抬頭,發現一伍三個憲兵站外頭等我(站衛兵?)!偶偏偏慢慢吃,慢條斯理吃飽上個廁所,向老闆抱怨到他店裡用餐真衰!遇上『白頭殼ㄚ』下次不來了!他望了外頭笑笑帶我從後門走,並指點一條小徑往火車站彎過去,那回我便改坐火車去九曲堂火車站,再步行至師部洽公。

爾後洽公完在鳳山街頭遇憲兵在鳳山公車站附近攔阻,我都抄小徑往火車站先坐火車回楠梓,再坐公車回仁武,看你怎麼攔、怎麼記?(平常都是由鳳山坐公車回仁武)。本山人有貴人相助,多一條逃生路線。哈哈…

3328工兵官 金錢 +3 吃完出店門 記得問憲兵同志 還沒吃飯? 2020-06-15 15:58

回工兵官大人:哈哈!躲都來不及了還虧他們?小兵活膩了是嗎?雖說他們不能進騎樓,但是總會遇到十字路口要過馬路的時機,被『登』到就難逃被記違紀的惡運了,而且那家麵店旁是一條小防火巷,他們堵在巷口外看我如何去公車站洽公哩!所以老闆才叫我從後門走。那時鳳山憲兵隊沒熟人,退伍後倒認識一位岡山憲兵隊的連長。



[ 本文章最後由 waterdondon 於 2020-06-15 16:20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10 精品文章! 2020-06-18 22:14

  • 阿鴻營搜索 金錢 +5 您的服役回憶,總是讓人意猶未盡! 2020-06-16 23:44

  • 履車修護士 金錢 +3 讚!讚!讚! 2020-06-16 13:08

  • 馬提施 金錢 +1 讚!讚!讚! 2020-06-16 07:38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3 2020-06-15 23:31

  • 哈密瓜 金錢 +3 2020-06-15 23:04

  • Alona 金錢 +3 讚!讚!讚! 2020-06-15 16:36

  • 3328工兵官 金錢 +3 吃完出店門 記得問憲兵同志 還沒吃飯? 2020-06-15 15:58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我有聽說,在軍團運輸群裡有個車檢單位,憲兵看到他們也要躲,因為憲兵的車子也可以被攔檢。不知有沒有軍友知道詳情?是真有其事?還是只是我們陸軍講來發洩發洩情緒用的故事?哈哈哈。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馬提施 於 2020-06-15 16:26 發表


我有聽說,在軍團運輸群裡有個車檢單位,憲兵看到他們也要躲,因為憲兵的車子也可以被攔檢。不知有沒有軍友知道詳情?是真有其事?還是只是我們陸軍講來發洩發洩情緒用的故事?哈哈哈。


其實憲兵在某些單位的眼裡根本就不算什麼
因為憲兵碰到能夠"掐"住他們手腳的單位
也是能躲就躲 能閃就閃
就得把"目中無人"發揮到極限
本單位就屬於憲兵無視的單位之一
因為我們在楠梓有個油料中心
所以廠裡就是鳳山憲兵隊就近的"油主"
憲兵也要記住某些單位的車號
以免自己招罪
記到不該記的回去會被...
反而成了南部眾多軍友被憲兵刁的幫兇(車沒油就不能趴趴走)
罪過罪過

[ 本文章最後由 1420 於 2020-06-15 16:52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hunterlin 金錢 +10 讚!讚!讚! 這個用油料克憲兵我也有經驗 2020-07-09 14:44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10 讚!讚!讚! 2020-06-18 22:15

  • 蔡店連 金錢 +6 讚!讚!讚! 2020-06-17 02:14

  • 阿鴻營搜索 金錢 +2 謝謝解說! 2020-06-16 23:45

  • 法克斯 金錢 +3 哈哈哈.跟我們單位一樣.. 2020-06-16 11:16

  • 馬提施 金錢 +1 我很贊同! 2020-06-16 07:38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3 2020-06-15 23:31

  • 269砲指部 金錢 +3 2020-06-15 18:58

  • waterdondon 金錢 +4 高司單位或後勤真是無敵,到處都吃得開。 2020-06-15 17:28

陸軍後勤司令部經理署602經供處保修廠 下士經理士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ryanking 於 2020-06-15 12:08 發表


還好我們東島只有少少四個人的憲兵班駐守在猛澳港旁,平時只有進出港會查驗出港單,其他時間根本很難看到憲兵在島上晃

休最後一次返台假收假時在迷彩服裡穿了件高領的藍色T恤,遠遠就可以看到衣領露了出來,
南 ...
哈哈.看來這篇的主題應該要改為:為什麼討厭憲兵了

菜鳥剛上南竿島時.第一次的島休已是到馬祖好幾個月後的事了
第一次打電話回家.家人還以為我當兵當到失蹤了說
島休放假前夕.學長就耳提面命別被憲兵記違記.不然回連上就慘了

在山隴的街上.白頭翁真的是橫著走的
遠遠聽到憲兵走路.鞋子的鐵片走在地上磨出來的聲音.附近的阿兵哥真的是用退避三舍來形容
街上的店家也會好意提醒或是讓阿兵哥入內閃避

記得有件機車的事不吐不快.那天島休.我們連上的一位老士官在排隊買雞排
我們這幾個菜鳥親眼看見.白頭翁慢慢接近他.但因為那士官排的是馬祖三寶(漢堡雞排燒仙草)的雞排.
可想而知.當時一定大排長龍.而那士官已經排到了.就沒有閃避的動作.其他後面的人全躲進了店家中
但還是照著順序排著隊.神龍擺尾看過吧.就是這情形

我依稀想起當時.是3個甲服的憲兵加1個穿運動服的便衣
當我那營部連的老士官把手伸進口袋要拿錢出來付帳時.憲兵上前圍住他
後來就被記了個違記.事由是.該員手插口戴.有違軍容........
但.伸手進口袋掏錢付雞排的錢.這再正常不過了.憲兵寫這理由為免也太牽強了吧

果不其然.回連上後.集合休假人員.值星官問.有無弟兄被記違記
這老士官就說有.還把事情說了一遍.營長此時從旁經過.也在旁邊一起聽了這事
大罵了幾句髒話後.就走了.就當沒事一樣.後來也沒去銷違記
因為這老士官快退伍了.等到懲處名單送到連上
該員早就退伍回台了.難怪那士官被登記當下.並沒有太大的反應.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10 精品文章! 2020-06-22 10:42

  • 阿鴻營搜索 金錢 +3 謝謝分享! 2020-06-16 23:45

  • 法克斯 金錢 +3 原創內容! 2020-06-16 11:18

  • 履車修護士 金錢 +3 原創內容! 2020-06-16 09:22

  • 馬提施 金錢 +1 哈,對軍種不討厭,純屬個案,孽緣孽緣 2020-06-16 07:40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3 2020-06-15 23:32

  • Alona 金錢 +3 原創內容! 2020-06-15 19:10

  • 269砲指部 金錢 +3 2020-06-15 18:58

  • 當兵在馬祖 金錢 +12 原創內容! 2020-06-15 18:26

  • waterdondon 金錢 +4 偶退伍前三天去師部洽公,識別證內面貼一標籤紙寫紅帥被記,沒理他也沒去銷。 2020-06-15 17:27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馬提施 於 2020-06-15 15:01 發表

首先表達對憲兵軍種沒有不敬之意。其實人家也不是刻意要欺負,就是柿子挑軟的吃,我大概看起還好吃好喝好消化吧?尤其掛著軍官,更讓很多人可以發洩怒氣吧?不然我的專九期好友怎會說我是不是替輔導長來上課的呢? ...

連上預官多半得押垃圾車,79年有預官39期下撥,38期的學長就不願去押車,頂多押採買或糧秣車,油料車要幫忙滾油桶弄得滿身油污味,老鳥當然有福利閃過(他寧可幫忙搬麵粉袋)。

一次39期預官押幾個公差清垃圾,回頭被那幾個關過禁閉老兵擺一道,留他和兩個菜鳥在垃圾場,老兵駕駛及其前梯共三人開到附近小吃店找粉味的(天兵駕駛較菜兩梯被凹顧車),結果一台鳳山憲兵隊吉普車緩緩接近,當場逮到天兵駕駛解開前扣、衣袖上捲並將雙腳擺方向盤上睡覺,記個服裝不整的違記。至於那兩名老兵則是聞風逃逸,回來連上預官少尉仍被蒙在鼓裡毫不知情,連長氣急敗壞去找營輔導長幫忙處理,之後便是由連部班參一(我)、74梯參二三和73梯參四陪同兩位老兵出垃圾公差(老兵被禁假趁外出公差之際可放風一下,而連部班各參每次至少兩人陪同監視…參一必陪。)。

後來38期預官退伍,尚未有40期下撥,39期預官還是得押車,剩下後來到部的排長中尉通信排長才懶得出那些押車公差,不過他頂多被派去押油料車或糧秣車。39期預官排長一次早上押採買車,就被憲兵記隨便停放的違記,他哪知什麼地方可停啊!都是駕駛依學長交代停的,軍卡那麼大一台,沒多久一堆民車進來就變成佔用空間的違停車輛被檢舉,衰!也是採買說就近停才好搬菜的,回去也是陪採買和駕駛捱營長罵,誰叫你是押車軍官啊!

通常來說少尉軍官押車被憲兵刁的機率較多,尤以預官被釘算常事。



[ 本文章最後由 waterdondon 於 2020-06-16 19:04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10 精品文章! 2020-06-22 10:44

  • 黑神駒 金錢 +2 精品文章! 2020-06-16 16:42

  • 馬提施 金錢 +1 所以不是只有老兵會欺負新兵,哈,官也不免俗套 2020-06-16 07:40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3 2020-06-15 23:33

  • kuenjchen 金錢 +3 排長跟著部隊出操,由偶後勤押車啦! 2020-06-15 21:13

  • 3328工兵官 金錢 +3 2020-06-15 20:37

  • Alona 金錢 +3 讚!讚!讚! 2020-06-15 19:09

  • 269砲指部 金錢 +3 2020-06-15 18:58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趕快拉回主題,自己不敢想起的事,跟憲兵軍種無關啦,是我人好,看起來就好菜啦;是我人好,看起來就好騙啦。

本來要先講煙和酒和髒話,看樣子不講個勁爆的軼事,軍友們會繼續討論憲兵,造成軍種間不愉快,罪過罪過。

給個標題吧:輔ㄟ,哭了

在我們版上看了不少留言,我忘了是哪個軍友學長提到:「越是輕鬆的單位,越不團結;越是辛苦的單位,越同心。」我頗有同感。在看過269師軍友們的演習作戰,戴防毒面具等等野戰部隊才有的經歷,我們後勤通信單位,相形真的輕鬆太多了。

那年作一營下基地之前,群部把我調往支援連,隨後前往泰山營區接手軍團通信勤務。軍團通信勤務好像都是以無線發報的業務為主,因此無線排都不在連上,都在泰山營區的山洞裡,除晚點名派幾個代表回連上外,整天都看不到人,只有吃中餐和晚餐會回來打飯菜,打完飯菜就離開,然後送回打菜桶。說真的,真的不知道他們到底在那邊忙甚麼?我因為比較勤勞愛走路,總會走到他們那邊去看看,才發現泰山營區真的「別有洞天」。

有一天打晚餐飯菜時間,聽到連集合場有騷動,是無線排的和有線排及架設排的下士為了飯菜問題吵起來。來到泰山營區,雖說沒有杆可爬,線可架,但軍團好大部分都是我們負責打掃的區域,那塊幾年後換霍守業司令最愛的草皮也是,統統都是有線架設等排負責,真的是從早勤務到晚,就這樣和無線排好似爽爽在山洞裡有了嫌隙,剛好飯菜無線排好像不小心拿太多了,因此就吵起來了。一次兩次排解,好似有效,但隨著支援的日子一長,看著勞逸的對比,終於爆發了更大的口角。

因為不想想起,因此細節有的已經忘記,應該是我排解過程很不順利吧?無線排怕人家講他們太閒(事實是真的不忙),偏偏連長支援,副連長受訓,官預資深排長深諳軍中過日子之道,能閃過絕不放過。因此都由我出面處理,但這些大專兵,我跟他們最大的不同是,考上預官和沒考上預官之別,因此我能講道理,就講道理,反正官階根本服不了他們。但或許道理講太多沒用了,另外來到泰山營區後勤務壓力也不小,並沒有認清自己只是個義務役預官,好似把自己當職業軍人在要求,卻未考慮自己的心理狀態。突然一個臨界點,我就當著兩批吵架的下士面前哭了出來。邊哭我還邊像個老媽子持家會講的話一樣:夠了,大家都是同一個連隊,有必要這樣對待嗎?我能力不足管理你們,可以了嗎?你們還要我怎樣?這樣像個部隊嗎?我也不知道後來怎樣,我甩頭回到我的寢室,用日記抒發我難過的心情。晚上晚點名,我還是出來主持,只是看的出來我還在生氣,自己也感到失態,草草主持,草草結束,後來只知道連隊私下都在傳:輔ㄟ,哭了。

或許真的感到難堪吧?翻閱當兵的日記,哈,這段被跳過,只看到憤怒的筆記,沒寫甚麼相關內容,我只憑一點點印象來回憶,但有可能部分內容被我難過而竄改記憶,哈。「輔ㄟ,哭了」對我來說是件丟臉的事,即便我日記用力辯解,多年後,我感覺當時的我是因為發現自己處理能力太差,情緒管控不佳而對自己生氣。至於這一哭,有無達到效果,暫時平息?老實說,一天過一天,我假裝昨天已經過去,不再提,兩邊也好像沒再吵,因為有了共同可以流傳的故事可講:輔ㄟ,哭了,所以就這樣過,直到作一營下基地結束,我們又回到嵩山營區自己的營房。

寫到這邊,我好像有點印象,那個退伍後賣麵的營長有來協助處理,除了安撫我,也找來幾個領頭的下士班長好好說說。好像也替我說說話,讓我日後能繼續領導統御,當然處長也常來泰山營區關心我們支援連,不時要我放下調適自己。或許長官常常來,大家也比較安分了。

支援泰山營區期間,連長不在,副連長不在,因此我常坐連長車回營區開主官管會報,群指揮官曾當著所有連隊主官管的面前說:一個預官比職業軍人還像軍人,來要求其他連主官管。指揮官他大概不知道「輔ㄟ,哭了」這件事,不然他應該就不會這樣說了。我不是炫耀自己,我只是做事相對認真,也願意扛起責任,但我的個性,我的待人接物態度,還有情緒管控,其實並不足以支撐這樣的認真和責任的。

作一營的全銜是:通信作業第一營,部隊編號是714作業營。本來我們是725支援營,後來改制為717通信作業第二營



[ 本文章最後由 馬提施 於 2020-06-16 23:10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10 精品文章! 2020-06-22 10:46

  • 蔡店連 金錢 +12 好卑微的預官,替你傷心!! 2020-06-17 02:15

  • 阿鴻營搜索 金錢 +5 謝謝辛苦分享,給您稱鑽! 2020-06-16 23:46

  • 黑神駒 金錢 +6 敢問輔仔.作一營的全銜是? 2020-06-16 17:01

  • 法克斯 金錢 +3 POA是性情中人.. 2020-06-16 11:21

  • kuenjchen 金錢 +3 偶連兵變都笑,因偶發起! 2020-06-16 01:18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5 2020-06-15 23:34

  • waterdondon 金錢 +4 偶連上39期預官排長也哭過幾回。 2020-06-15 21:20

  • 3328工兵官 金錢 +6 我也曾一次躲在寢室哭 至於爲什麼 真的ㄧ點都記不住了 2020-06-15 20:46

  • cccyt 金錢 +10 2020-06-15 20:35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馬提施 於 2020/06/15 16:26 發表
我有聽說,在軍團運輸群裡有個車檢單位,憲兵看到他們也要躲,因為憲兵的車子也可以被攔檢。不知有沒有軍友知道詳情?是真有其事?還是只是我們陸軍講來發洩發洩情緒用的故事?哈哈哈。
可參考本樓第十九則,兵工科軍友米奇留言。
https://army.chlin.com.tw/BBS/vi ... p;extra=&page=2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10 原創內容! 2020-06-22 10:47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0 學長好 2020-06-16 18:42

  • 黑神駒 金錢 +8 讚!讚!讚! 2020-06-16 17:01

  • 履車修護士 金錢 +3 讚!讚!讚! 2020-06-16 08:39

  • 馬提施 金錢 +1 讚!讚!讚!原來真有其事,長知識了,過往都只是聽聞 2020-06-16 07:41

  • 哈密瓜 金錢 +3 2020-06-15 23:02

  • 269砲指部 金錢 +8 2020-06-15 22:52

  • waterdondon 金錢 +4 讚!讚!讚! 2020-06-15 22:27

陸軍野戰砲兵六三三營砲一連(春日山連)
二兵:抬彈手兼彈種選定手(俗稱下砲班)
基地:測量下士,退伍:履車保修下士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馬提施 於 2020-06-15 15:01 發表

首先表達對憲兵軍種沒有不敬之意。其實人家也不是刻意要欺負,就是柿子挑軟的吃,我大概看起還好吃好喝好消化吧?尤其掛著軍官,更讓很多人可以發洩怒氣吧?不然我的專九期好友怎會說我是不是替輔導長來上課的呢? ...
下部隊也有一次押採買車,一次押垃圾車,採買車沒有什麼特別,就不敘述了•
而垃圾車從營區到達預定地,大約30分鐘車程,但是,出倒垃圾車的公差原本規劃是要幫忙整理垃圾場,所以需要4-5小時,實情是卻是和場主進行方城之戰,回來時還要在衣服褲子上稍微塗抹偽裝一下,真的是ooxx

引用 TOP

難怪很多回憶錄都不太可信,因為記憶真的不太可信,有的還會自動轉彎,避開自己的痛呢。
人的個性百百款,要領導統御,還真是為難。但社會就是這樣,有人天生領導特質,有人天生被領導。

我很喜歡某些軍友學長,超有智慧的,我忘了是哪位寫的,大概意思加上我自己的衍伸:
義務役只是過客,真的別太當真那一年多的日子,別以為自己真的能為軍方做點甚麼。我們只是填了那個缺,佔了個位置而已,很快就退伍走人。只是過程過於刺激,我們的記憶就會特別空出一塊。若把這一塊記憶變成十年,一切都將變得索然無味。被憲兵追著跑,常態;亂倒垃圾,別被發現就好;用哭解決問題,哈,出糗而已,以後日子還有得哭呢。

以下都是聽說的哟,千萬不要對號入座喔,記憶是會誇大或是轉彎。

有個輔ㄟ,從下部隊開始,每天幾乎都待在房間裡,除了必要的早晚點名出來,其他時間都看不到人,部隊,從來不插手,也不會管,連上好像有個輔ㄟ,又好像沒有。碰到軍官體能測驗或是一定要露臉,就出來露個臉,跑不好,沒差;跑不完,也不在意,刺槍術,體能戰技,本來就不會,也不想懂。早晚點名就交給值星排長,口令喊喊,大家其實也不太在意。放假,正常放。部隊正正常常,也沒啥大問題,這樣也是好好地退伍。一起下部隊,最後一起離營座談,同天退伍,大概在營區裡見不到他五次。服役期間,我會有點生氣,但現在想想,我還真是佩服他,可以這樣當輔ㄟ?這需要某種功力和認知,當然也需要運氣,不是單位都能這樣允許吧?

還有個輔ㄟ,授階後,領義務役少尉輔ㄟ薪水,一年十個月扣除三個月受訓,剩下大約18個月,聽說存了十五萬,還看了很多書。我忘了義務役輔ㄟ一個月領多少了,只知道聽到他存的數字,我們都舉起大拇指佩服。也是個定力很夠的讀書人,當然單位也是比較能有閒的那種吧?

當然還有其他種輔ㄟ,有的自我要求過高,過不了自己那關,以為自己是真的「輔ㄟ」,哈。我就是。



[ 本文章最後由 馬提施 於 2020-06-16 09:30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10 精品文章! 2020-06-22 10:48

  • waterdondon 金錢 +3 預官在營部若能幹幕僚閒缺,還可專心讀書準備考試。 2020-06-17 08:48

  • kuenjchen 金錢 +3 跟偶來,不是你去做! 2020-06-16 23:49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3 2020-06-16 18:42

  • 黑神駒 金錢 +6 原創內容! 2020-06-16 17:02

  • 269砲指部 金錢 +3 2020-06-16 09:56

  • 履車修護士 金錢 +3 讚!讚!讚! 2020-06-16 09:20

  • 3328工兵官 金錢 +3 原創內容! 2020-06-16 09:09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馬提施 於 2020-06-15 16:26 發表


我有聽說,在軍團運輸群裡有個車檢單位,憲兵看到他們也要躲,因為憲兵的車子也可以被攔檢。不知有沒有軍友知道詳情?是真有其事?還是只是我們陸軍講來發洩發洩情緒用的故事?哈哈哈。


馬大:

我在8軍團後指部乙型聯保廠服役時,我們廠內就有個[陸軍輪型車輛路檢小組],這個小組算是臨時編組吧,
通常都是老兵想外出放風的好理由.
我們會找一個軍官押車.然後掛個(陸軍輪型車輛路檢小組)的牌子,再到8軍團憲兵連,會同一位憲兵(前天晚上會先申請並知會憲兵單位協助派人)
通常我們 會到旗山地區二個,軍車出入最多的地點攔查,1是當時旗山實踐大學附近的垃圾場外面道路,2就是嶺口往旗山鎮方向路邊,
當我們把車停好後,看到遠遠有軍車開過來時,會請憲兵 協助把軍車攔下停到路邊,然後我們開始檢查車輛狀態,通常會檢查(剎車系統)和(引擎系統)
我曾經看過有一台 M35,2噸半軍卡,有夠誇張,油箱進入引擎的貯油管接頭有問題,一直在洩油, 也上路行駛 , 還有一台軍卡大概有1/2的 煞車分泵
都洩油.剎車力肯定不足,也上路.由此可見 很多軍車出意外,不是偶然.像這種大問題,我們會開立 嚴重缺失單,給駕駛簽字,讓他們回去後馬上申請維修
我印象中 有一次 攔到一台 飛彈指揮部的軍車,車況不錯.但車上沒有滅火器.因此只開一項 未攜帶滅火器 小缺失,但當天傍晚 ,該單位車輛馬上又由高雄
開到旗山 給我們複檢銷案.真是有效率.
另外攔車過程中.有些海軍(陸) 或 空軍 車輛,我們通常不會攔查,因為我們車上掛的是 陸軍輪車路檢,還有 小型吉普車 也不太會攔(因為吉普車通常是長官座車,不想攔下來自找麻煩)有一次攔到一個運輸群的吉普車,上面坐個少校,說是要送該單位頑劣份子到我們後指部營區內的禁閉室管教.我們向少校敬個理說長官好,就讓它們離開了.
至於會不會 攔查到 憲兵的軍卡,也是有過,只是我們通常也會互相通融 畢竟不需要得罪憲兵.(我有一次跟二個學長,三人開一台 吉普車,沒有派車單,三人也沒軍用駕照.開道旗山鎮上想去吃豆花,結果被二台騎機車巡邏的憲兵攔下,還好跟他們說個理由後就放我們走了(因為當時開的是 軍團某位處長的座車(到我們單位維修,我們給憲兵理由是 車修好,需要出來 路測,我們車頭前面掛一個 路面測試鐵牌)
另外當我們在對車輛檢查時,憲兵在幹嘛呢 ? 當然就是 叫軍卡上的士兵(除軍官外),立正站好在路邊進行服裝儀容檢查,開違紀單囉.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10 精品文章! 2020-06-22 10:49

  • ryanking 金錢 +3 讚!讚!讚! 2020-06-17 12:23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5 讚!讚!讚! 2020-06-16 18:42

  • 黑神駒 金錢 +6 讚!讚!讚! 2020-06-16 17:02

  • 269砲指部 金錢 +3 2020-06-16 09:54

  • 馬提施 金錢 +1 讚!讚!讚!對不起,摳摳不夠,省著用。原來傳聞為真?敬禮,哈哈哈。 2020-06-16 09:23

當兵1年10月沒修過履車的履車修護士,還佔上士缺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59.125.158.x 於 2020-06-16 08:39 發表


下部隊也有一次押採買車,一次押垃圾車,採買車沒有什麼特別,就不敘述了•
而垃圾車從營區到達預定地,大約30分鐘車程,但是,出倒垃圾車的公差原本規劃是要幫忙整理垃圾場,所以需要4-5小時,實情是卻是和場主 ...
難怪後來阿兵哥討厭我押車。說我人好的,要我押車的,一定是出了問題那種,要我幫忙擔的那種,哈哈哈。
部隊待熟了,權威也建立了,敢要求了,再也沒人找我押車。因為我很「G8」,只能商量一點點。
由於有碰到憲兵隊的心理陰影,加上部隊在外面總是招搖,能盡早回到營區就是平安,放風這種事,對我來說是個壓力,連我有一次奉連長之命到高雄大統百貨找逃兵,我也是早去早回,所以高雄長怎樣?我根本沒有印象。但對阿兵哥來說,這些出公差都是福利啊。我也很不愛阿兵哥出了營門,像是解放一樣,鈕扣衣服都不好好穿,軍服比較像是牢服。我都覺得要顧軍人形象,光是這點,就又讓阿兵哥受不了了。真的夠OOXX齁?哈哈哈。

不得已一定要押車,採買車,我就會要求全車提早半小時出營門,這樣要放風,就有半小時,但變成也是提早回程,避開不必要的風險。所以後來駕駛兵都會轉彎,跑去找預官四十期的押車,我也樂得輕鬆,哈哈哈
猶記阿兵哥退伍的暗諷感言:平平是義務役當兵,何苦為難義務役?
看看我有多討人厭,我有多不想想起這些片段,哈哈哈。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3 2020-06-17 12:30

  • waterdondon 金錢 +3 一般阿兵哥平日看人洽公,也很想藉出垃圾公差出去放風一下,尤其是老兵。 2020-06-17 08:46

  • 黑神駒 金錢 +6 2020-06-16 17:02

  • 3328工兵官 金錢 +3 2020-06-16 10:06

  • 269砲指部 金錢 +3 2020-06-16 09:55

引用 TOP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2000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