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黃的鎏金歲月

第1發       前 言        

     相傳「鎏金」是把金和水銀經烈火交融之後塗在銅器的表面.然後再加熱使水銀蒸發.金就附著在銅器上不易脫落的一種技術.傳統的鎏金工藝技術在戰國時代已經有相當的發展.「鎏金」過後的器物色澤要美.當然要有足夠成分的金.經過完整鎏金的器物.不但美而且光澤歷久彌新.「鎏金歲月」指的是真心體會的生活記錄.也以同音意指在金門服役時那段有汗水有淚水.寂寞與歡笑俱存.每逢單號傍晚就鑽進碉堡深處躲砲擊....永遠銘記我心的難忘歲月恰似”鎏金”一般.
    民國5.60年代.是全民一致.萬眾一心.殺朱拔毛.消滅萬惡共匪的大時代.在那個社會氛圍之下.血性男兒莫不以反共抗俄.解救水深火熱中的大陸同胞為己任…中華民國號稱有60萬大軍又在美軍的軍事援助下. 先 總統蔣公信心滿滿.認為光復神洲大陸指日可待.
    想當年.全台灣從北到南有5.6個預備師專門訓練新兵的單位.在訓練從嚴.克苦耐勞.勤簡建國.演習視同作戰的指導原則下.各訓練中心發展出不同的訓練風格..才有淚灑關東橋.血濺車竉埔的傳說.
    二黃也躬逢其時.先是在民國59年底大專寒訓的初體驗.在聲名恐怖的車籠埔光隆營區受訓8週.把我這個死老百姓訓練成不怕苦.不怕難.不怕髒的半個軍人….
    63年順利考上24期步科預官.7月12日初秋到號稱有2個太陽的鳳山步兵學校報到接受基礎訓練及分科教育.經過6個月的酷熱陽光烤驗與東山教練場嚴格磨練.光是714高地那片長滿含羞草的坡地就不知道連滾帶爬過幾十次….自認為是巔峰戰士有信心能上戰場了….
    結訓前的重頭戲是一個個魚貫上台抽籤….籤書上祇寫著類似七九八九附XX…等的部隊信箱代號….經熱心區隊長當場解籤.偶抽到的籤書是嘉義中庄師. 旅費為220元.64年元月13日中午1200.自行到嘉義火車站憲兵隊報到….

[ 本文章最後由 二黃 於 2012-05-13 22:04 編輯 ]
評論(247)



請問二黃長官 當年您在金門逢年過節對岸有炮擊嗎?還是那天雙方都休息?



引用:
原文由 60砲長 於 2012-05-27 19:41 發表




金門地瓜酒,酒瓶是資源回收,利用台啤的空瓶再裝填.

我到金門時已沒見過這種酒.
哇..又被切掉下面..應該是
    偶記當時好像沒在賣啤酒..米酒是用四角透明瓶裝的每瓶10.5元.也沒有58度的高粱.而是分白.紅金龍兩種.64.5年透明圓瓶的白金龍一瓶600CC賣80元....用暗紅圓瓶的紅金龍一瓶好像是38元.最貴的白酒是圓大麯120元.當時據說每家小商店每個禮拜才配銷2瓶溜.

[ 本文章最後由 二黃 於 2012-05-28 08:52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divisionist 於 2012-05-27 20:16 發表
請問二黃長官 當年您在金門逢年過節對岸有炮擊嗎?還是那天雙方都休息?
這事問我最清楚,當年只有過農曆年,雙方會休戰一個星期,其餘過中秋、端午照打不誤。民國五十九年的中秋節,是我剛到金門的第五天,學校一些同仁晚間到校陪我共度中秋節,結果當天晚上砲擊猛烈,學校附近落彈密集,教室落彈一發,操場落彈多發,第二天清晨六時許,金門縣譚縣長還驅車到校巡視教室毀壞的狀況,所以印象深刻。



中共對金馬地區停止砲擊是民國六十七年十二月十七日,美方宣佈與建其交之日;小兵恭逢其盛!但接著的是海上大練兵──漁船圍島,耀武揚威一番!那時心中充滿悲憤,還真希望老共打過來拼個你死我活,或你活我死;但是老共也是隻〝紙老虎〞!有事沒事玩點小把戲就又風平浪靜!只敢打打神經戰。唉!還是人民的肚子比較要緊!務實一點!老毛子那套就算了吧!

[ 本文章最後由 當兵在馬祖 於 2012-05-28 10:05 編輯 ]



第14發          有眼不識泰山

        『憨慢查某沒看到初三月』 話說;在很久很久以前.還是農業時代的台灣社會.婆媳之間常有一道看不見的鴻溝.因此新嫁娘初來夫家.都嘛很認份….每日早早起晚晚睏.整天低頭苦作.從早忙到晚.忙到連黃昏時刻西方的新月升起都沒發覺天黑….是用來貶低形容(一個人).因做工作不得要領.還是窮忙一場的意含.這就是當時二黃的最佳寫照.
         偶在除夕的年夜飯.跟著連頭隨桌敬酒哈啦把酒言歡.這才驚覺連上弟兄來自社會各階層.各行各業.三教九流.人才濟濟….在黃湯的作祟下.向連長及poa請教帶兵之道.也向23期學長 陳OO排長 請益帶兵要領….
         還有好幾位義務役下士班長.不只本身言行端正.知所進退.管理班兵可是一把罩….他們配合部隊作息都是隱身行伍.服從命令.不會強出頭.爭功諉過…等.所以不易凸顯出來.偏偏偶又是個有眼無珠的菜排.來到連上3個禮拜多了.都沒有注意到ㄌ一ㄡ.也應驗了在步校受訓時我們第13中隊中隊長的那句名言---『一個好的領導者.就是最好的被領導者』.
         陳排是我的學長也是良師.是步科預官第23期第一梯次.當年在步9營可是赫赫有名….話說中華民國63年.我們34師是首都衛戍部隊.步9營則駐守林森南路京畿營區(大約就是現在的中正紀念堂).同年.國防部預定秋季舉行北部鎮暴操演賽.陳排剛分發到步1連見習….奉營長指示.在營作戰官的協助下.全權負責組隊.編排及操練.由全營各連中挑選體材壯碩嗓門夠大的士官兵.組成一支百人鎮暴隊伍並獲得北區冠軍.
         後來;據他的敘述.開始操練時的人數有120位以上.在不到3個月的期限內.從早餐後開始分組練習….不分晴雨晝夜.經常為了一個小動作的完美.練到晚上十點多ㄌ一ㄡ.經過日夜操練.整個鎮暴隊已兵強馬壯凝聚一心….比賽場地就在京畿營區.在天時.地利.人和的情況下.打敗長年霸主憲兵營.獲得總冠軍….也害憲兵營鎮暴隊回去全部被理光頭.
         當然啦.連上也有一些「人物」.有晚上會鬼叫.尿床的.有白天一坐下來.頭就會像太武山上那個搜索雷達.左右搖擺個不停的. 也有不識字.不會講國語的….從軍官到小兵都有.不一而足就像萬花筒哩.

[ 本文章最後由 二黃 於 2012-05-29 21:16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二黃 於 2012-05-29 19:00 發表
第14發          有眼不識泰山

        『憨慢查某沒看到初三月』 話說;在很久很久以前.還是農業時代的台灣社會.婆媳之間常有一道看不見的鴻溝.因此新嫁娘初來夫家.都嘛很認份….每日早早起晚晚睏.整天低頭苦作.從 ...
當然啦.連上也有一些「人物」.有晚上會鬼叫.尿床的.有白天一坐下來.頭就會像太武山上那個搜索雷達.左右搖擺個不停的. 也有不識字.不會講國語的…
  
路過順便看看...我個人認為.以前部隊的成員.就和當時的社會上一個樣.三教九流.龍蛇雜居.但起碼說起來都愛國.金門從明朝開始就常有戰事發生.所以在那塊土地上應該還有很多冤魂在游蕩.等待投胎.也造成一些八字較輕的士兵被附身.造成一些無法解釋的事件發生.

路人 10.129.7.x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10.129.7.x 於 2012-05-30 08:57 發表
  路過順便看看...我個人認為.以前部隊的成員.就和當時的社會上一個樣.三教九流.龍蛇雜居.但起碼說起來都愛國.金門從明朝開始就常有戰事發生.所以在那塊土地上應該還有很多冤魂在游蕩.等待投胎.也造成一些八字較輕的士兵被附身.造成一些無法解釋的事件發生....
上述人員都是軍校出身,本來應該是允文允武,熱血的愛國青年!
但是因為軍中沒有明確的不適任退場機制,以致成為軍隊基層裡的笑話!
有的職業軍人根本不是個當官的料,還硬要讓他幹滿5年8年的!
可以想像在我們那個反攻復國的年代裡,濫竽充數的職業軍士官還真的不少啊!
坦白說:剛離台赴金門前線的〝兵〞,也許心裡沒有準備好,是有別於一心報國的職業軍士官!
這些個案大多跟戰火金門的冤魂無關,是和當年招收軍士官的素質有關!
當年我營充員戰士的軍士官,平均優於職業軍士官!
..
阿侯 金錢 +1 軍中反淘汰很嚴重 大大不知道嗎..
.
是啊!只剩下鹹魚爛瓜,來彌補軍士官的不足了!

[ 本文章最後由 陸一特 於 2012-05-30 22:12 編輯 ]



第15發       來自成功隊的副營長---金偉      二之一

          農曆初二是個大晴天.今天應該是回娘家的日子.身處金門的第二線部隊也沒得閒.但不是去做工.而是在坑道口外的廣場上單兵戰鬥教練課.這也是我連來到金門後的第一次野外課.連長.poa及排長.老士官長都在坑道內.只有還算是在見習階段的二黃.跟隨第二排的王排長出野外課.
          不知是太久沒操練.還是沉醉於春節過年的心還沒收回來.也可能是我們「王大排長」當教官.加上我又是菜排.士兵沒把我們2個人看在眼裡….不管是臥倒.潛行.伏進.出槍試瞄…等.單兵動作都是”哩哩啦啦”有氣沒力的.還不時傳出笑聲.完全不像在金門前現線該有表現.根本就是打混….
          突然間.身材魁梧的少校副營長從部隊後頭悄悄出現….嘻皮笑臉的士兵們.瞬間.個個呆若木雞都愣住了.原地立正站好….已臥倒的士兵.就直挺挺的趴著.一動也不敢動.僵在那兒….副營長以平淡的口氣開口說話了.命值星班長回去叫連長來….在等待待的時候.他說:對岸匪軍已從雲南那邊調來身材高大黝黑的山地師部隊.每天都在廈門海邊日夜操練登陸作戰演習.你們..『啞啞嗚--』….還不知死活.你們還在這裡鬼混….說著說著….走到王排長前.用兩手揪著他的雙耳.把他整個人揪離地面….你這個教官怎麼當的阿? 『啞啞嗚』阿!
           連長.poa還有一些連部人員.通通驚恐的著裝跑過來….不待連頭解釋….你這個連長怎麼幹的阿. 『啞啞嗚--』….放任排長亂搞.這樣帶部隊嗎….連上每個人通通「夾蛋」.立正聽訓.只見連頭的臉一陣白一陣青….最後留下一句話;明天同一時間同一地點全副武裝集合.副營長走後….慘囉.士官兵通通有.臥倒..爬進坑道….再來下場會怎樣…大家都可以想像得到
                    ---待續---

[ 本文章最後由 二黃 於 2012-05-31 20:50 編輯 ]



我在珠山幹訓班長城13期士官隊的下半期,水鬼啊金偉綽號啞啞嗚;來當我們的隊長了!
它都隨隊出操上課,攻擊、防禦、搜索、警戒,單兵、班、排、連樣樣全來,讓幹部吃足苦頭!
對兵比幹部好,會抓幹部的小辮子,不會對學員過分要求;以正常操練為原則!
他的來到,幹訓班的學員都開始爽起來!
我卻漸漸的難過日子了,實習幹部當不完!
因為他要培訓我留下當幹訓班的教育班長!
..
阿達天兵 金錢 +1 不是大面ㄟ把你救出來了嗎 2012
..
當然是話說當時啦!
沒從幹訓班給救出來;又如何能被送去無敵隊!

[ 本文章最後由 陸一特 於 2012-06-01 09:58 編輯 ]



第16發          來自成功隊的副營長---金偉             二之二

             農曆正月初三. 經過前一晚連上長官肉體及心理的疲勞轟炸.從起床、早點名、早餐、到部隊全副武裝集合.幾乎所有人員都戰戰兢兢靜悄悄的動作.連連長、士官長都在調整S腰帶水壺….但還是有2.3位天兵天官置身事外.好像與他們無關似的.一個是二兵.綽號叫「二齒ㄟ」.他是連上的開心果.一個是第一士校的上士「蕭大俠」.他就是一坐下來頭就會不可控制.不由自主地像太武山上那個搜索雷達左右擺動.另一個就是當年在34師步9營「很突出.很有名」的專修班王大排長….
           部隊清點人員裝備後.成2路縱隊出坑道.由昏暗的坑道走出來到萬里無雲的戶外.太陽光顯的特別刺眼….今天是由第三排的陳排代理值星.來到預定的上課位置.整理好隊形.板凳放下.坐下….開始上課.我們陳排果然非浪得虛名.真的有一套教兵的招式與技巧.
           副營長從營部那個出口慢慢踱步過來.這時我才注意到. 他身材雖相當魁梧.但是穿白布鞋.步履好像不穩當.看不出武將氣勢….來到部隊近旁走來走去.還用很邪門的笑容打量我們連隊….等教官(陳排長)講到一個段落.才走到部隊前….
           副營ㄟ仍是用一貫的平淡語氣開口….隨便指一個士兵….來..你作一個臥倒姿勢….作正確.入列….又指一位士兵….來.你作伏進姿勢….結果.作不正確.屁股翹太高….副營長故意不講錯誤的地方.反而叫該兵的班長出來示範伏進的動作.同樣是相同的錯誤….他走過去.一腳踩踏在班長的屁屁上說.『啞啞嗚』阿.班長都不會怎麼教兵阿….再來是步槍出槍射擊的姿勢….只要是兵作錯都不是處罰兵.而是處罰他的上一級….大家都「剉ㄌㄟ旦」因為不知道會不會被挑出來示範.
            最後是隨便挑一個第二排的步槍兵出來.然後拿一支57式自動步槍打開前腳架.要該兵示範射擊姿勢….錯誤.班長出來也是錯.但副營都不講出錯在哪裡….排長是 王大排長….身體和槍身呈15度角. 結果..錯..王排被踹了一腳『啞啞嗚』….接著.就是偶這個菜見習官了.一陣慌忙中.我還記得要打開拖肩板.知道身體要和槍身呈一直線.兩腿伸直張開約45度….這都對.但腳根沒有貼平地面.當下偶也被踹了一腳『啞啞嗚』….這應是一節最難熬的野外課之一.以後..還有更嚴酷的磨練在等著我連澑.

[ 本文章最後由 二黃 於 2012-06-01 20:53 編輯 ]



祭司蔡 金錢 +10 痛!痛!痛! 副營長金偉最後有沒有親自示範一次呢? 2012-06-02 07:56
無座力參一 金錢 +2 讚!讚!讚!『啞啞嗚』….到底洗蝦密意素 2012-06-02 02:06
陸一特 金錢 +1 我們被教育了半期1.5個月,真正哭到〝啞啞嗚〞啦! 2012-06-01 21:14



        偶們副營ㄟ..沒有親自示範過一次...都是先叫兵出來示範...若作錯了.不會處罰他.也不說錯誤在哪裡..而是叫他的班長出來示範...若再錯.就是一腳踹下去!『啞啞嗚』…...接著就是.他的排長..若再作錯.也是不留情面.一大腳踹下去!『啞啞嗚』…ㄌ一ㄡ.

        至於.『啞啞嗚』….偶到現在還不諸道素什麼意識ㄋㄟ...這個嗎..可能要請教  了然陸一特兄 來說明.比較卡清楚..

        『啞啞嗚』….他那看起來很邪氣的笑容是有典故的..那是!『啞啞嗚』自己講的...那是在某一次潛進匪區的失敗任務.5個人進去只出來3個人.而且3個都掛彩時留下的傷口..在左嘴角.被含在口中的水鬼刀割了一道約1.5公分長的傷口.所以他笑的時候.變成右嘴角上揚.而左嘴角下垂..所以造成看起來很邪氣的怪怪笑容哩.

[ 本文章最後由 二黃 於 2012-06-02 09:12 編輯 ]



『啞啞嗚』…也可寫成『丫丫烏』,以通俗的用語可作《吊車尾》之同意辭來解。一般嘴裡講『啞啞嗚』一作『丫丫烏』的時候,通常伴隨著一種肢體語言,單手握拳小指頭豎起!頗有輕蔑不屑甚至揶揄的意味,可以算是極端挑臖的一種舉措,就算引發大規模武裝衝突、甚至喋血事件,應屬可預期的後續效應。以較為通俗白話的講法,將核能電廠反應爐內的炭棒一口氣全部都抽光光!

[ 本文章最後由 凌雲副排 於 2012-06-02 09:44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二黃 於 2012-06-02 09:11 發表
       至於.『啞啞嗚』….偶到現在還不諸道素什麼意識ㄋㄟ...這個嗎..可能要請教  了然陸一特兄 來說明.比較卡清楚..
陸一特 金錢 +1 我們被教育了半期1.5個月,真 ...
.

.
這是我在幹訓班當培訓幹部時,金偉隊長對我恨鐵不成鋼的語調!
你啊!啞啞嗚啊!你啞啞嗚就是啞啞嗚啊 !
都敎過了;你還啞啞嗚!
轉過去!弓著身!手夾腹!
他大腳一抬往我屁股一蹬,同時發出啞啞嗚啊!
我就趁勢飛奔出去,閃到讓他看不到人影!
反正只要不是他認為好的;他都說啞啞嗚!
啞啞嗚是什麼?
我現在還是啞啞嗚啊!
如果把《啞啞嗚》,換成〝了然〞應該也可以!

[ 本文章最後由 陸一特 於 2012-10-29 15:26 編輯 ]



第17發        春日漫遊—───遠離南甘坑道
      
         時序進入三月初春.遙想故鄉的三月.心中不自覺的想起那首杜鵑花城年代久遠的童歌.「淡淡的三月天 .杜鵑花開在山坡上. 杜鵑花開在小溪旁…….」腦海中也同時浮現陽明山上滿山遍野的杜鵑花在晴空下燦爛的開放.以及清晨迷濛薄霧中”榴公圳”兩旁的杜鵑花呈現矇矓祥和之美.但在前線戰地舉目所視.只見綠色的樹木綠色的草地及黃土地上活動的草綠色戰士.除此之外就是橄欖綠的車輛以及靜靜伸出碉堡金屬黑的槍砲….
         從年初到戰地金門前線也有一段時間了.每天除了做工還是做工.偶而還要挑燈卸船弄得精疲力盡.連假日都是在營休假….部隊裡開始有一股騷動不安的情緒在增長.偶們嚴poa也注意到了….經連頭的首肯….由嚴輔ㄟ帶隊來一次單純的野外行軍.作為舒解藥方….
         我是步兵.對全島皆兵處處是碉堡很感興趣...出野外都會和嚴輔ㄟ密切配合.每次都刻意去走不同的羊腸小徑.表面上是說要熟悉『金中地形』.其實是要在本師防區內到處去看看有什麼""怪雞絲""滿足一下好奇心….
         約略記得在還略有寒意的三月天上午.由連上一位紅標士官長”帶路”.從南甘坑道外廚房前碎石路下來.經過縱深自衛戰鬥防線下方陡峭小徑來到太湖邊.沿太湖西岸道路往南前進….太湖是當年金門地區最大的人工淡水湖.金門地區並無河流.其水源主要是來自上天恩賜的雨水所匯集蓄積而成. 因此太湖的水位當年據說是屬於金門戰地的機密….
          離開道路下切由東往西橫越某砲兵營區….哇.哇.依地形起伏建有許許多多的砲堡...有的深藏不露..有的半露砲管..155或是105口徑的加農砲.榴彈砲...到處都是.從砲掩體上沿垂掛而下的草綠色蛛網型偽裝網.讓人看起來更顯前線肅殺之氣….砲口大都朝西或南方向.....除了看到少數哨衛兵或反空降堡上的""空軍ㄚ""往下探視.冷眼看偶們這群野戰步兵靜靜走過之外...其餘人員不知隱藏在何處都沒看到..就這樣通過砲兵營區..
          在海邊小路的木麻黃樹蔭下走著. 那看似寧靜的料羅灣大海連天美景出現在路左….彷彿是要進入陶淵明筆下的桃花源那般….經過一處緊靠著料羅灣沙灘很特別的營區門外.站哨衛兵僅戴上草綠便帽.在寒冷的天候下光著上身露出黝黑粗壯的身軀.穿著紅短褲紮著空無一物的S腰帶.腳上穿白色的珊瑚鞋.成稍息姿勢面無表情.一雙銳利眼神掃視前方.讓人不寒而凜.唯一能稱得上武器的裝備.應該就是繫於右腳小腿肚的蛙人刀了.最特別的是那個大門崗哨正面大剌剌寫著──成功 兩個大字.
          當年.金門地區基於戰地保密須要大都沒有樹立路標.僅有較大的村落於入口處有凸塑的水泥地標.除了金門公車行駛路線上的站牌有標示地名外.其他所有地名及相關連絡道路就是要自己熟記.金門地圖是屬於極機密的管制品.每個步兵連只有一張.是由連長負責保管.通常都是鎖在木箱中….所以沿途到底走過的村落是什麼地名也不太清楚.都是由帶路的老士官長說了算.
        在輕鬆的心情下.整個上午漫遊了金中大部份地區.回到坑道內等待開飯前….部隊的氣氛好像好多了.大部份的人有說有笑….看來這帖藥方還有效哩.

[ 本文章最後由 二黃 於 2012-06-03 21:04 編輯 ]



新兵訓練期間 我出過一次旅部工差
裝滿了一台兩噸半卡車的酒瓶上山丟掉
坐在車上 山風徐來 那一刻 身心是自由的
好像電影"刺激1995"那群囚犯 喝著啤酒 在屋頂上工作一般的心情

二黃排長連上的郊遊活動 也是異曲同工
人啊 什麼環境都能生存的 只要有伴有那麼一點希望的光




發表評論
標題 (可選)
選項
禁用 URL 識別
禁用 表情
禁用 Discuz!代碼
使用個人簽名
接收新回覆郵件通知

       [完成後可按 Ctrl+Enter 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