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的規範

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網 站 連 結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目前位置:首頁軍旅札記  〉Sniper札記

在 這 裡 不 分 部 隊 、 也 不 比 誰 勇 猛 , 只 要 您 曾 服 役 過 , 您 都 可 將 你 寶 貴 的 軍 中 生 活 寫 出 來 與 我 們 分 享

以下資料由 1741T - Sniper 提供


將滑鼠移至照片處,皆有其相關敘述!

前言:

    從小就對軍事很有興趣,舉凡中外戰史、武器裝備….等
話雖如此,充其量只能稱軍事迷,無法與許多有深入研究的軍事專家相提並論。退伍後,常常上網四處逛,也認識了不少軍迷同好; 最重要的是大伙心中那段記憶深刻的軍旅生涯。
 

新訓:

    新訓中心在宜蘭金六結, 入伍當天僅母親有空來送行,心中第一次有離家的感覺;當火車開動時,勉強地擠出笑容與月台上的母親揮手道別,其實淚水早已不聽使喚了……。

     由於學生時代就曾到成功嶺參加暑訓,對新訓中心的那一套並不陌生。 某天,班長在教室詢問有沒有人想當教育班長? 本來我也想試試看,可是一聽到受完訓得留在宜蘭,而我最不喜歡下雨天,要我留在這個地方一年十個月,嘿嘿!免談 ! 後來的校選預士也沒選上(沒背景怎麼上),隨之而來的就是最重要的抽分發籤。
 

抽籤:

    1995年是台海飛彈危機的緊張時刻,我心中有點後悔,為什麼當時不加入士官隊,天氣不好又如何?至少不用到那隨時可能爆發戰事的外島啊!

    抽籤當天,有許多單位來選兵,當空特部的選兵官口沫橫飛地講述他們的福利時,我什麼也沒聽進去。當聽到:空特部99%的人都是在本島,這時二話不說馬上衝出去,於是我就自願去空特。無奈有意願的人數遠多於需求人數,在做完身體檢查(不得有刺青)後,仍有五十多人在場,最後只好用抽籤來決定。

    我記得以前的特種部隊是由選兵官選出後,再做個簡單的體能測試,才算是初步通過。怎麼現在的空特已淪落到自願即可加入,而且還不拘體能程度。 不管啦!只要能待在本島就好了,管它特種不特種 (因我曾夢想能成為特種部隊)。抽籤的結果---摃龜,唉!只好乖乖與大部隊一起抽分發籤了。呆坐在長板凳上心中只有一個想法,無論抽中那個單位,管你是北、中、南、東,反正只要能在本島就好了。要不然若是抽中外島,又不巧和對岸來個擦槍走火的話,那……靠! 我還年輕 ㄋㄟ,還有大好前程在等我去開創,怎能去前線冒險呢?手中緊握故鄉王爺的香火袋,身體不自主地發抖;不誇張!真的無法控制地全身發抖,口中還默禱祈求王爺能大顯神通,即使是抽到最南端的屏東都沒關係。 當台上的人唸出我的郵政信箱後,趕緊三步併二步衝回寢室去查床板。看床板是新訓中心的專利,每個上舖床板的背面,一定寫滿了字,不是各部隊的郵政信箱,就是XXXX梯 某某某 留。不知現在的中心是否仍然如此,不過,即使有也沒用,因為精實案之後一切都變了。

    經查床板得知我抽中關渡師。心中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它的駐地一定不會離台北很遠(當時我住台北)。憂的是它號稱天下第一師,這稱號不知是怎麼來的,但此封號流傳已久,想必是很 "硬斗" 。
 

下部隊:

    大撥交後搭上了往台北的火車,雖然離家越來越近,但心中就是高興不起來.。到了松山車站下車,一堆菜鳥就在月台上吃了一個食不知味的便當,然後馬上搭上遊覽車直駛師部。
車窗外豔陽高照,路上車水馬龍、人來人往,真是一幅祥和社會的景象;而我卻正往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面對一個茫茫的未來,心情又掉到了谷底,完全無心去欣賞車外的人生百態。到了這個不像是營區(像住宅區)的師部,大伙們站在師部的某個角落,等待各單位的人官來選兵。像被菜市場的歐巴桑選青菜一樣挑來挑去,終於被叫到名字帶往旅部。一到旅部又有二十多個同梯被帶走,心中正覺得奇怪?一旁旅部的學長便說:唉!你們這幾個算幸運的,你們那些另一營的同梯正被帶去下基地;菜鳥下基地穩慘的!!!你們這營即將出基地,所以你們可爽半年了。好險好險!真是阿彌陀佛!!!

    在旅部住了二十多天(因本營正在打三軍),後來到營部僅待一小時,就被我的連長和輔仔選走;同梯中僅我到步兵連,另4個則留在營部. (註1)。 到了連部已是22:30 了,所有人早已躺平見周公! 由於部隊剛出基地、打完三軍回來,所以編制是滿編,床位根本不夠,通常是三人睡兩床。這時當班老安官就叫我去睡他的床;心想,對菜鳥這麼好,我開始懷疑旅部學長先前說的話:說二連都是兇神惡煞。 於是我帶著疑惑在一片黑暗中渡過了在連上的第一個夜晚。

    "部隊起床" ---- 啪! 反射動作般的跳了起來,環顧四週仍是一片寂靜,只有幾個中鳥和我一樣地在動作。因連上的弟兄 大多數 是三年級所以放眼望去仍有一堆人是躺平狀態。穿起衣服、整完床舖後,跑到集合場立正站好。值星班長看著場中的兩、三隻小貓也莫可奈何;深怕去叫學長起床時,會被 無影腳 踹到,所以也不敢多言。非得等 頭家 進寢室去踢床、狂吼,那龐大的學長群才不情願地踩著拖鞋走出來。

    哇靠!果然名不虛傳,學長們不但人數眾多,且真的身上都是人體彩繪圖。我驚訝地看著他們,他們也好奇地看著我,有人開口問:新兵?幾梯的?……?往後的日子並不如我想像的可怕,因為學長們雖然兇惡,但通常不會無故找麻煩。只要不能做的不做,該做的就去做,甚至在做完所有事情後,我能和學長們吃完晚飯後,一起在中山室看電視。
 

支援:

階段:菜鳥忍耐 - 地點:排部中山室外    到部不久,下了一篇電話記錄,說要各連派人支援後備軍人教召。因為連上大多為屆退老兵,誰願離開打茫的連上去支援這種 "屎缺"?想當然爾,一定是最菜的去。老板說:你們去支援不用怕被 "凹" ,我派一位最老的學長陪你們去,於是一個 "洞洞" 梯的老兵被指派帶我們去。(當時是全營最老的,保證沒問題)。我們每天的工作就是打飯、洗餐具,當這餐的餐具才剛洗完,沒休息多久又要準備下一餐。雖然這不是什麼粗重的公差,也沒有其他壓力,早上可睡到自然醒。但因這是個空營區,沒電話、沒營站,生活極度無聊; 我們又這麼菜,不敢像學長們在就寢後就溜到外面玩。
 

體能: 

    支援完歸建回連上後,當然一切又得回到狀況內,內務、公差、體能,反正一切該屬於菜鳥的事就得去做。稍息之後(晚點名結束)兩洞梯以後留下,所有的中鳥、菜鳥便在集合場中加強磨練。當基本數做完就有人喊:xx梯以前起立。菜的和體能不行的就留在現場。做不下去的,沒關係,撐著就好! 再不行就雙手、雙腳併攏….、衣服上不得看到有塵土,否則……。老兵們都站在四週虎視眈眈地看著我們。天啊! 那種被幾十人圍住的感覺,就像是Discovery 所撥放的非洲獅群圍殺羚羊一樣地可怕,真是插翅也難飛啊!(註2)

    沒多久我就被調到排據點,這是多少老兵夢寐以求想去的據點;因為可遠離 連長 的視線。而對於菜鳥的我也是一大福音,因排部只有幾位和善的老兵 ,我也可脫離被連部的獅群包圍了……。
 

集合:

    為了達到觀念灌輸及各項要求,當有菜鳥犯錯或叫不到公差時,嘿嘿馬上就可聽到 " XX梯以後集合" ,機車哩!因為這表示又有人出差錯,我們又得被集合、被操!"蹲下"、 "伏地挺身預備"、"艦砲來回"….等等,有時實在會很不爽為什麼別人犯錯、有疏忽,我也得被罰?學長卻給了一個很好的理由,說五梯內算同梯,而同梯同條命,所以我們也得被罰。當時真的很不能諒解這種連坐法,直到自己當上學長後才慢慢體會其中的意義。 

    由於適逢 大退潮,當然學弟一梯一梯補進來,我也漸漸擺脫了眾學長的目光。日子一天一天過,就像打RPG一樣,經驗值到了,戰鬥力升了,級數也升了。
 

基訓:

    下基地說累嘛確實累(行軍累斃了),說爽也很爽(走完全程不落隊即放假)。整個基訓期間不知走了多少個四天三夜的行軍,深夜時分走在鄉間小路,寒風細雨一陣陣地襲來,肚子是又餓又渴。走到了山區,路上也沒路燈,更別提行人和車輛。看得到的只是所有人鋼盔上的紅色警示燈在閃爍,一路上沒人開口說話,只是低著頭一個接一個地走。在這似乎走不完的馬路上,不知有多少熱血青年和我們一樣在行軍,有多少人的心情和我們一樣呢? 大家為的是什麼?唉呀! 不過是那卑微的二天休假,然後呢?收假回來後又是另一次的四天三夜啊!!!
 

感動:

    某次我們在山谷下休息,我們幾個人在小徑入口等悍馬送便當,過了用餐時間許久,仍不見悍馬出現。而馬路對面的廟正在慶祝觀音佛祖聖誕,所以準備了很多飯、麵、飲料供香客用餐。廟方人員看到我們便熱情地招呼我們過去,奈何因身穿軍服不方便;但廟方一再說沒關係、沒關係…..。為了不辜負廟方人員的好意,加上肚皮已不爭氣地 咕嚕咕嚕叫。唉!只好對不起山谷下的弟兄,此時也顧不得革命軍人的形象;大伙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到廟前盛了食物,再快速躲回小徑入口的樹叢偷吃。 對我們來說應該感謝老天爺,讓我們在這深山野嶺中能感受到這份濃郁的人情味。 等悍馬來時,山谷下弟兄只覺得奇怪,為什麼我們不餓又不渴?

    另一次是在貢寮,我們走到雙溪車站附近。因為天氣相當悶熱,所有人的水已喝完,上面又嚴格規定不得進商店。忽然路旁的店家擺出桌子,上面擺了切好的西瓜、冰涼的茶水; 那位長輩同樣地親切的招呼我們趕快享用。哇! 大伙就像是在沙漠中看到綠洲一樣的高興,馬上大口大口地吃西瓜、喝涼茶。當時真是說不出的感動,我們只是一群路過的阿兵哥,可能這輩子再也不會去那個小村莊,但仁慈的店家仍然對我們伸出援手。雖然我已忘了那位長輩的長相,但仍非常感謝當時他的適時幫助。
 


(註1)
    在旅部時即有學長告誡我們,如果可以的話,想辦法留在營部,因不用行軍。如果是下到步兵連,那就不要去二連(我有選擇餘地嗎?)因為…….學長只是笑而未答(本連為上兵連&不當管教出名),所以當時很羨慕同梯能留在營部。

    可是後來我卻慶幸自己能到步兵連,因步兵連僅下基地的幾個月較辛苦,在駐地卻是天高皇帝遠,爽斃囉! 不像營部連整天被一些官盯得死死的。
 
 
(註2)
據學長的說法,前任連長在選兵的時候,專挑身上有花花綠綠,前科記錄琳瑯滿目的兵。而且本連老、菜的人數差距很大,所以被稱為 "上兵連",不但老兵多,不當管教也多得出名。
菜的時候看到滿臉橫肉、一身肌肉的學長時,唉! 實在是說不出的恐懼啊! 不過,這些學長並不是只會釘菜鳥而已,他們雖然很兇惡,但也曾在基訓期間為了連上菜鳥被別連的欺負,全連數十個上兵傾巢而出。在其他方面更是沒話說! 大部份的測考都能滿百;所以營長也對本連特別優待。在回駐地前,讓我們 頭家 優先挑選駐地。
 


※為加快瀏覽速度,所以將文章分為二個頁面處理!

下一頁目前你所在第一頁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2000 -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