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的規範

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網 站 連 結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目前位置:首頁軍旅札記  〉譚忠華札記

在 這 裡 不 分 部 隊 、 也 不 比 誰 勇 猛 , 只 要 您 曾 服 役 過 , 您 都 可 將 你 寶 貴 的 軍 中 生 活 寫 出 來 與 我 們 分 享

以下資料由 1780梯 - 譚忠華 提供


個人檔案

譚忠華 66年3月28日出生   陸軍常備兵第1780梯次

86年6月18日於高雄某遣送營入伍,歷任以下單位,88年6月17日自高雄某遣送營退伍

陸軍步兵第1x6師x旅x營步x連(新訓)
陸軍2x4師砲指部第x營砲x連(下部隊)
陸軍2x4師砲指部本部連(支援而後改編至本連)
陸軍2x4師化學兵連(精實案執行,移編單位充員而改調本連)
陸軍第x軍團x化學兵群x營偵x連(自金門返回,原番號徹消,改由軍團接收)   ※避免洩露軍機,原部隊番號在此不作顯示

將滑鼠移至照片處,皆有其相關敘述!

中獎篇

本部連時期:一股菜味的我在新訓中心渡過了兩個月,當兵前聽過太多外島傳聞。在抽籤時就心想千萬不要中外島,偏偏我的手那麼長,一摸就摸到了2x4師(登步),心想不是金防部就無所謂,誰知抽完之後,很多人都跟我一樣,被集中看管。到哪裡都要班長帶隊。參一告訴我,你們都是 "金馬獎" 的得主,我才知道這下糗大了••••

在遣送營等了幾天 ( 本梯至金門人數,最大的一梯,近 3000人 ) ,看了登步部隊簡介,這才大概的知道,自己未來的單位是什麼樣。強忍著心中的不安與對家人的牽掛,86年9月7日傍晚,我們最後一梯次前往金門的新兵,搭上軍用卡車,前往3號碼頭,巨大的海軍5x2跟5x8號運輸艦,停泊在一旁,領了補給包 ( 內有餅乾、口香糖、礦泉水和俗稱的狗罐頭的即食飯 ) ,在11點左右,正式航向遠在110海浬外的島嶼-金門。也開始了我一年六個月的金門生活。

 
到金篇

在近14個鐘頭的航程,還算平穩。隔天約8點,海軍宣佈可登上甲板,跟著同梯坐在艦尾,看著遠方的海軍護航艦和一望無際的大海,腦中竟是一片空白。

在艦上碰到幾個返台收假的學長,看著他們胸前的金三角mark,真的不敢再去想。中午時分,海軍的服務台供應便當,雖然只有四十塊,但色香味俱全。在艦首吃著便當,看著海豚跟在船邊,忽然同梯說看到金門島了,我們爭先恐後的想了解,一探它的神秘的面紗。下午近一點半,運輸艦靠泊金門料羅港,我們魚貫下船,在碼頭上,看到一群身穿便服的人,聽說他們是剛退伍的1738梯學長,看看別人,再想想自己,心想自己還有600多天要撐,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上了軍卡前往了位在太湖附近的幹訓班,開始了調適教育。南雄幹訓班隊長的一番話,至今仍令我難忘:「從今天開始,你們就是南雄的一份子,你們的一切行為,都代表南雄,利用這三天好好的學習如何在部隊生活」

 
分發篇

剛到本部連支援的我在幹訓班的第二天,各單位的人開始來進行人員調查,以專長決定到哪個單位。因為入伍之前做了一陣子廚師,所以我是編在食勤。記得那天做抽籤演練,接著師部參謀長跟主任也來做新進人員會談,主任的幽默風趣,讓我們這些新兵覺得稍稍放下了心中的大石。第三天正式抽籤開始,白板上面的各單位、師部連、化兵連、工兵連、支援營、8x2旅、戰車群、砲指部等等,不知我會到哪裡?在當時因為各單位都缺員,所以都希望多補充一些新兵,在"刻意安排"之下,我被分發到砲兵35營 。
當天的下午開始,各連參一開始領走新兵,砲指部派了兩輛5噸軍卡接運我們。到了指揮部,一樣也是由指揮官跟處長作新進人員會談。結束之後,我們又上車前往營部報到。這樣一路下來等到連上來接我們六個新兵時,已經是九點多了。記得那時因防區夜間燈火管制,副連長騎著腳踏車,一個不注意,竟然連人帶車的翻進水溝裡,成為我報到時的小插曲。到了連上,所有的砲、班、學長都露出一種令人害怕的眼神,連長吩咐讓我們先洗澡休息,我被分到砲六班,在床上我輾轉難眠,誰知下連隊的第一天,居然失眠了•••••。

 
訓練篇

攝於金門莒光樓第二天5點半,就被同房的學長叫醒,下床整理環境,並告訴我們一些"新兵規定"。不外乎什麼不准帶煙、看到學長要問好、要積極努力等等,雖然當時已經沒有打罵教育,但是那種精神壓力真的不是筆墨可以形容,全連都好像盯著你一樣。那時正好輪到本連接戰備,而35營又是在下基地,所以訓練時格外辛苦。不但要全副武裝的操課,還要應付師部、指揮部、營部的戰備抽測。一天下來,大門總要跑個十幾遍。而當時一分鐘警戒待命班的伍兵都是一年級(二兵),伍長則都是快升上三年級(上兵),常常被下狀況,把我們新兵整的七上八下的。但是一天下來,卻覺得日子過得很充實(也可以說是不敢想),一上床就是倒頭就睡,不過那也是在11點以後才有的事。因為除了一般的體能訓練,我們新兵還有其他的"額外"訓練,不過這種日子只大約持續了一個星期。在9月15日下午,我和另外一位同梯接到指揮部的電話紀錄,要我們到砲兵新兵隊接受專長訓練。就這樣離開了砲連的生活,到了山外車站,第一次看到金門繁榮的一面,來到了太武山腳下的"南雄砲兵新兵隊"有不少同梯的都已經先到了,少部份是在船上見過的,就這樣開始了訓練的日子。

 
支援篇

攝於金門某坑道口在新兵隊待了一個月,也差不多快結訓了。當第一天其他的同梯都被領回連了,我又開始想到砲連那非人的生活。可是有一天下午正在打掃時,一位指揮部的軍官跟隊長說幾句話後,在吃飯時隊長就宣佈我和其他九位同梯在晚飯後必須向指揮部報到。近六點就有一名班長來接我們;根據指揮部的說法是要我們支援道路構工,但是那位班長私下跟我們透露,我們是被刻意集中看管的,因為同梯中有多人有前科紀錄。而在指揮部就是跟一般連隊不一樣,任務輕鬆,除了站衛兵以外就是環境整理。學長學弟制也不會像一般連隊那麼明顯,不過還是有。記得那時候常常在例假日的前一天半夜1.2點被安官叫起來到廁所擦皮鞋,這個不合理的待遇直到有一天被輔導長發現才被停止。連上的多位學長因為都屆退,所負責的裝備需要找人交接,我也不例外,負責輪車裝備的高雄籍學長選定我負責車輛裝備,並且將送往幹訓班接受一個月的步訓及一個月的專長訓。在那段受訓的日子裡,使我的體格更加茁壯,也學到了更多的東西,也因為如此,才為以後的生活打下了基礎,更能夠抗壓,也較能應付來自各方面的挑戰,更不會讓各級長官失望,因為我不止要對長官們負責,更重要的是我要對同袍對自己負責。

 
回憶篇

攝於金門古寧頭戰史館在砲本連的一年六個月裡,我學會了獨當一面應付各級長官的要求,也知道如何的去與各單位協調。在剛開始時,一定都有所謂的壓力,但是這也是一種磨練自己的方式,常常一個人在深夜為了裝備而挑燈夜戰,為了只是一份責任,隨著自己日漸資深,也有不少學弟前來報到,但我從不以老鳥或是階級來壓人,因為我覺得大家來自天南地北,能在同一個連上,就是有緣。

在車輛裝備上最大的問題莫過零件上的獲得,因為補給上的原因,許多的零件常常好幾個月不見下文,而車輛又一定要動,只好靠各駕駛自己掏腰包,真的蠻心痛的,但是每一次的督導都只有小缺失,這也是讓我自覺沒有對不起駕駛們的地方,因為該有的證明文件我都沒有少給他們。那些日子裡,除了裝備的妥善率是我的業務重點之外,裝備的撥交接收也是重點之一,因為精實案執行之後,許多裁撤的單位裝備也一一的撥交或是轉移給友軍,而我是旅調度士,自然也參與其中,除了裝備、文件的點交,我還要一一核對蓋章,並且由後勤官核章,那段時間,來自公務的壓力可想而知。現在回想起來,真的是佩服自己能在跨世代的建軍備戰中安然過關,或許各位不覺得怎麼樣,可是裝備價格動不動就是上萬美金,倘若有個什麼散失,輕者報賠了事,重則軍法審判,各位看嚴重嗎?


※為加快瀏覽速度,所以將文章分為三個頁面處理!

下一頁目前你所在第一頁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2000 -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