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網 站 連 結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列印

軍旅憶往… 地下營長事件簿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兵鬪•逆襲─地下營長事件簿

初章:【新兵路迢迢】

第一話:笑面虎之殺雞儆猴∼

【事件:兵單、殺手班長】

九零年代即將來臨,迎接而來的是一張紅色,不起眼,卻令每個廿歲的大男孩惶恐難安的∼【兵單】。

八月一日,時值盛夏。這班開往南部的平快列車,雖沒有冷氣,但沿途行經枋寮果園因而感受不到一絲炎熱,車內坐滿了清一色神色呆滯的年輕人,完全沒有歡樂的交談聲;後來上車站著的學生及少數老人,似乎受到這股沈悶詭譎氣氛影響所致,個個面面相覻也甚少交談。望著窗外除了享受這涼爽微風,盡情呼吸著這短暫到彷彿最後一秒的「自由空氣」,隨著火車即將到站倒數,每人心中惴慄難安思量著不僅是將近兩年的「不自由」,因為傳聞中的新開【魔鬼營】才是此行年輕人的終站。想到這兒,主角小安心中不免聯想到古時荊軻刺秦王中那股『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悲壯情懷。

命運就這般捉弄人?如同有人下部隊抽中籤王【海陸】或是【金馬獎】,這一梯台南兵,新訓中心卻不在【官田度假村】爽爽過?反倒坐了幾個小時車程跑來這國境之南,還進了傳說中的魔鬼新訓中心!

從車站下車,聽從一位士官指揮,數人一組坐上了「ㄅㄨㄅㄨ車」前往營區,原來這是當地農民的副業之一,農暇之餘開著載運疏果的中小型貨車載送阿兵哥賺外快,每趟約三百元左右,收費則視車上人數再均攤。怪不得剛剛在火車站一下車,那些小黃司機一看到我們興趣缺缺,帶隊的班長說營區阿兵哥這塊是農民的他們生意地盤,而且因為多是單程,小黃沒回程的賺頭也不想接,這倒是長了點見識。話說一群人尚未回過神來,班長便嚴肅的將眾人集合起來,往前瞄了一眼,發現右前方大門方向一名『面腔』很重的少尉軍官和一位滿臉殺氣的下士大步朝我們走來。

「乖乖!我的媽呀!」有人發出驚呼聲,原來此下士胸前繡一長方形、藍底白字的職務名牌,上面標示四個顯眼大字─【教育班長】。帶隊班長一臉正色的向少尉軍官行禮並報告完後,這名教育班長走向我們,手指大門警告我們:「這是營區大門,再不長眼,下場就像他們一樣!」此時才發現右前方十幾個身揹草綠色黃埔大背包的新兵,今天剛下部隊就在門口十幾公尺外『下背包』,排成一排以『匍匐前進』方式逐一爬到大門,衛哨旁的班長才准他們入列重揹背包【休息】等待。

這是休息嗎?剛爬完又只能揹著重重的大背包在大太陽下立正站好,滿頭大汗也不能擦,充其量只勉強說是『喘息』吧!一行人沒想到這種傳聞就在眼前上演,看得目瞪口呆之餘立馬噤聲不語;任誰也沒料到尚未正式踏入營區不僅大開眼界,也上了一課「震撼教育」,這班長果真厲害,利用機會假他人之手行下馬威之實,就這樣,在他帶領下,一行人默不作聲進入營區,少尉軍官見狀嘴角往右上揚笑了一下,點頭並稱讚那名下士:「嗯!不愧是本營區出了名的【殺手班長】!」


[ 本文章最後由 waterdondon 於 2018-08-11 21:41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pinkfloyd 金錢 +2 吃得苦中苦呀! 2018-09-21 11:42

  • 一生懸命 金錢 +10 讚讚讚,精品文章 2018-09-14 23:20

  • a0921194 金錢 +18 2018-08-15 12:42

  • 胤禛 金錢 +10 讚!讚!讚! 2018-08-14 09:01

  • 法克斯 金錢 +3 精品文章! 2018-08-13 15:51

  • 來去匆匆 金錢 +9 精品文章! 2018-08-13 12:05

  • SkyBlue 金錢 +5 讚!讚!讚! 2018-08-12 23:07

  • cwu 金錢 +8 讚!讚!讚! 2018-08-12 08:58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12 讚!讚!讚! 2018-08-12 08:34

  • 109自走砲砲駕 金錢 +6 剛下部隊時,就是從大門爬進新兵集訓隊的,大概100公尺吧 2018-08-11 21:22

引用 TOP

【事件:晚餐風暴/笑面虎/引蛇出洞】

親眼見識這場震撼教育使眾人收歛少許氣焰,卻也阻止不了當日接下來的一場風暴!…

一踏入連集合場,各自按照規定流程到各站排隊領取軍用品,待發放作業完成已近黃昏,值星班長叫全部【學員】先換裝著草綠內衣、長褲及跑步鞋集合,向全連介紹值星排長再由排長重整隊一次,迅速向正前方一位『兩條槓』的軍官敬禮,大喊『連長好!』,由於眾人經過一番折騰,問好時有氣無力、七零八落,被要求重喊一次,只見連長一臉微笑,不但不生氣,反而要排長明天開始才叫大家適應,並吩咐準備吃晚餐就先進去了。

風暴正逐漸醞釀中…

一名教育班長帶他的班兵把餐桶抬來集合場上,接著值星排長在另一位班長耳邊交代幾句,只見他領了班兵到中山室把全部的長條板凳搬來,一一在眾人面前排列好,小安的同學【水牛】面露喜色,和旁人竊竊私語說來到好單位遇到一位好連長,他表示在集合前遇到兩個『報馬仔』(前一梯高雄兵的同學),透露有的單位很操有的卻很涼,看來是碰到好運,未來一個月會爽爽過!後頭卻有人傳來不同意見,直說這不合理,質疑不是要吃晚餐,怎會把椅子搬出中山室?值星排長似乎聽到這些對話,轉過頭來對眾人冷笑回報,而站在後頭的班長們全都像看戲般,莫非…?

一切就緒,排長吩咐搬餐筒的那一班分餐具到眾人前的板凳上,然後全部的班長下去協助幫忙打飯菜,接著排長在眾人狐疑眼神下宣布:「本連是步X營兵器連,你們是今年演習完首次接訓的新兵,依連長指示照兵器連傳統,首日用餐在連集合場和各位『搏感情』,連上長官一樣板凳用餐,一視同仁以示公平,全連蹲下以單腳高跪姿用餐,開動!」

語畢一陣譁然,底下開始七嘴八舌冒出一堆抱怨聲,諸如『成功嶺都不會這樣!』、『連長說一套,排長做一套。』、『哪有叫人蹲著吃飯的道理?』、『我們是來當兵盡義務,卻被當囚犯看待!這裡是部隊還是監獄啊?』等言語,有人邊吃邊抱怨:這什麼飯?這麼硬?不但帶殼還帶小石子?這是餵豬吃的嗎?菜沒洗乾淨還有不明雜質?排長大聲喝斥反被嗆聲『同是義務役的大專預官卻帶頭欺壓同是義務役大專兵!』、『欺下瞞下,連長剛剛明明要大家好好用餐,還狐假虎威!』…辯不過眾人又拗不過大家要給交代,排長一時語塞不知如何是好,『適巧』連長走了出來,身後隨著和他身材相仿(160公分出頭,挺著一圈小腹。)的中尉輔導長,一樣面帶微笑要聽大家發表意見,排長面帶委屈如同被責罵被輔導長叫到一旁詢問。

此時,第二排第五班四十四號(阿勝)起身報報告,將方才大家的不滿大致上整理出來,並引用一些法律條文強調軍中要有人權,是國防部所明文規定…振振有詞加慷慨激昂的演說令人佩服!(當年還真的鮮少人知道這些條文!)。連長問他是哪間學校畢業,難不成是有律師執照?聽到原來是北部某私立名校法律系畢業,又是一臉淡然微笑,直誇『說得好』!接著又問還有人要發表意見嗎?

【水牛】與阿勝同班相隔一人,低聲說筆者(小安)口才好,應代表大家【爭福利】,其他人也鼓譟勸進,就在眾人慫恿下及剛才阿勝示範的激勵下,小安心想情勢比人強、民氣可用,此時不為更待何時?

連長竟在此刻轉頭來投以殷殷期盼之眼神,這給身為主角的小安莫大的鼓舞,起身將阿勝沒提到的做了一番補充,並將箭靶指向值星排長的欺上瞞下、狐假虎威、悖離連長照顧新兵美意,簡直陷長官於不義(總要顧一下主官面子,拍一下馬屁,此事才有可為。)!進而強調眾人不滿及反彈皆肇因於排長領導統御不當所致。連長聽了先點頭稱是,再問還有補充嗎?

小安乘勝追擊提出帶兵要先帶心,此時應修正排長的錯誤做法,飯菜難吃嚥不下不應勉強,回歸餐廳(中山室)吃飯,畢竟官兵一視同仁是一句令人爭議的話,實際上新兵高跪姿用餐,不似長官們還有小板凳可坐,用餐姿勢影響消化及食慾…


[ 本文章最後由 waterdondon 於 2018-08-11 18:15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pinkfloyd 金錢 +2 作出頭鳥是當兵的大忌! 2018-09-21 11:45

  • 胤禛 金錢 +10 讚!讚!讚! 2018-08-14 09:02

  • 法克斯 金錢 +3 原創內容! 2018-08-13 15:51

  • SkyBlue 金錢 +5 讚!讚!讚! 2018-08-12 23:07

  • cwu 金錢 +6 讚!讚!讚! 2018-08-12 08:58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12 讚!讚!讚! 2018-08-12 08:36

  • 真大吉祥 金錢 +3 2018-08-11 16:57

  • 3328工兵官 金錢 +3 讚!讚!讚! 2018-08-11 07:57

  • 三木 金錢 +2 2018-08-11 05:44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3 2018-08-10 23:17

引用 TOP

【事件:殺雞儆猴、魔鬼班長】

有時…人還是不能強出頭,即使形勢比人強!

眾人待小安滔滔不絕陳述完直點頭如搗蒜並齊聲:「說得好哇!」,就在此時底下冒出一句:『不妙!』,有人問:『為什麼?』,『既然長官贊同,為何還讓倆人站著?』只見連長把倆人叫到面前,開始扳著臉厲聲強調:「軍中是有紀律的,長官的命令就是軍令,所謂軍令如山,方才排長下的命令是連長我授意的,傳達不當引來誤會,連長會懲處排長疏失,各位初入伍不懂要學習但不能違抗軍令,否則軍法論處。還有在場各位不叫新兵只能叫『學員』,待中心結訓下部隊才有資格稱為新兵。最後,各位不是來度假、上戰鬥營,而是和營區其他人一樣盡義務服兵役,不是享受權利,所有上過暑期大專集訓的都知道當兵的名言叫做『合理的要求叫訓練,不合理的要求叫磨鍊!』希望替大家重新喚回記憶,兩年軍旅生涯受用無窮!完畢」

接著轉身對值星班長哼了一聲道:「還號稱殺手班長?沒交代清楚引起風波,拖延部隊正常用餐時刻又連累長官被營部盯,十點就寢後幹部在連長室開檢討會。」原來這場風波已引起營輔導長關注,站在後頭端看個詳細,連長帶頭問好後,他才緩緩離去。

事情卻還没完,連長緊接欺身向前,朝倆人左肩分別捶了一拳,阿勝不及反應往後踉蹌退了兩步,挨了拳的倆人臉上氣憤難平,怒目望著眼前的連長,不自覺雙拳已緊握,連長對小安說:「不服氣?想打回去?不服上級長官、毆打長官是要判軍法,想清楚!」一面說一面又伸出右手食、中指用力往小安左肩戳了三下,連長作勢又要打一拳,小安豁出去了,挺起胸膛迎向這拳,大概沒料到小安出人意外的舉動,這拳中途停頓了約短暫三秒鐘,眾目睽睽之下空氣一陣凝結…最後還是重重的在小安堅定的眼神下朝胸膛捶下。似乎聽到底下一陣輕輕的不可思議的驚呼聲及瞧見阿勝更加憤恨的眼神,「會痛是不是?」連長問,小安回說:「不痛,但…心痛!有種被欺騙的感覺。」

連長頓了幾下頭,伸出右手食指對小安比了幾下道:「你有種!讓你知道強出頭的後果,嚐嚐『殺雞儆猴』那隻雞的滋味!沒錯!我就是人稱『笑面虎』的連長,記這點,在部隊長官永遠是對的!另外,你是連長還是營長?我帶兵多少年了,要你教我如何帶兵?你們倆個他X的不要給臉不要臉!」又一陣三字經、五字經國罵狂飆兩人,旋即轉頭交代倆人的班長『要照三餐加強訓練』,並指示下週揹值星、素有【魔鬼班長】的第一班班長加強磨練小安,並且每天回報、有狀況立即反應,好死不死…他正是小安的班長,看樣子這個月會很難熬。

連長對輔導長撇了撇臉色做了暗號,說道:「這飯吃不下,氣都氣飽了!走,陪我外面吃。」輔導長連忙笑說要陪連長多喝兩杯消消氣,被連長回一句:「別亂說話,訓練中不能喝酒!」接著倆人將部隊交予下週魔鬼之稱的值星班長,快步消失在營舍旁的樹林(磨蹭之後果…天色已黑)。小安與阿勝兩人也被叫回一同用餐,被當眾一陣辱罵後還得邊含淚邊把難吃的飯菜嚥下,當晚就在平靜的氣氛下進行一切後續分配工作直至就寢(嚥不下飯排長也不為難了,畢竟只是
下馬威用已達效果,何況很多班長也吃不下,總要給自己人台階下吧!)。

小安離家在外求學多年雖早已習慣,仍和其他人一樣輾轉難,約莫一個鐘頭後,竟聽到有人嚎啕大哭直喊想家,這引來安官過來關切卻未停歇,尚在開會中的眾幹部受到干擾,傳來連長要【魔鬼班長】『鎮壓』的聲音,果真一來即刻奏效,心裡思索著:入伍首日竟成殺雞儆猴的對象?一向善於察言觀色並謹言慎行不強出頭,怎地今日這麼重要的場合卻犯了自己的禁忌?平日能言善辯以『有理走遍天下』自豪,竟栽在陌生的『軍法』上憋屈!

連長那一拳在眾目睽睽下重重落下,其實力道並不重?另有深意還是作勢威嚇,卻騎虎難下不得不給大家下馬威?既是如此何必交代魔鬼班長【特別照顧】呢?難道殺雞儆猴命令已下不得不執行?就在一連串問號中不自覺睡著了。

已有心理準備被盯,自許只要安份守己,頂多比他人多操兩三趟,因此反倒不擔心今後的下場。


[ 本文章最後由 waterdondon 於 2018-08-11 21:45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pinkfloyd 金錢 +2 幻滅是成長的開始!哈哈! 2018-09-21 11:48

  • 胤禛 金錢 +10 讚!讚!讚! 2018-08-14 09:02

  • 法克斯 金錢 +3 精品文章! 2018-08-13 15:51

  • SkyBlue 金錢 +10 讚!讚!讚! 2018-08-12 23:07

  • cwu 金錢 +6 讚!讚!讚! 2018-08-12 08:58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6 讚!讚!讚! 2018-08-12 08:38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3 2018-08-11 22:56

  • uk3196du 金錢 +12 讚!讚!讚! 2018-08-11 22:20

  • 109自走砲砲駕 金錢 +6 版大辛苦了 人在屋簷下 不得不低頭啊 2018-08-11 21:31

  • 蔡店連 金錢 +6 新訓中心,新兵印嘴印舌,會很慘!! 2018-08-11 17:57

引用 TOP

第二話:噩運!誰的噩運?∼六號的魔咒與四十四號的糾纏

【事件:同病相憐】

隔日,五點半一到,全連學員被一陣急促哨聲叫醒,有人還搞不清狀況以為仍身在家中、有人大聲抱怨吵什麼吵?竟然還有幾個人賴床!意識到被盯的苦日子正式開始,唯有迅速確實符合各項要求才能避禍,學生時代住宿一向嚴謹的小安快速整理好一切,床下內務也沒輕忽,眼見其他人倒慢條斯理,還說『我這叫慢工出細活,懂不懂?』看來這老兄當年待成功嶺時是標準的【大專寶寶】沒在怕的,小安那時待的可同樣是兵器連,被操沒少於新訓中心。

班長倒數時間一結束,各班開始一一檢查,只有慘不忍睹可形容:棉被沒摺成豆干∼掀!蚊帳摺老半天同樣不合格∼掀!鞋子沒排正∼踢飛!臉盆內擺設錯誤或稍亂∼踢翻!…小安自認各項自我要求比人嚴格,立正待命檢查不敢輕忽,【魔鬼班長】看了許久,說一句「臉盆歪斜!」正想解釋被某位撿鞋經過的學員一腳掃到以致稍微歪了一點,班長望了小安一眼,問:「你就是昨天那位六號?」點頭答『是!』後,不敢再提出解釋,低頭默默撿回被踢飛的臉盆重排。自知今後身份列管,不想為自己辯解以免再生風波,小安心中只有『忍!』字訣做為最高應對指導原則。

前一天恰逢週日,這週為正式訓練第一週,還好之前上過成功嶺,一切訓練在熟能生巧下倒是都符合要求,但…『殺雞儆猴』呢?不就沒事?錯!學員六號與四十四號這對前一日併肩作戰的盟友,卻自此時產生了一連串理不清卻無可奈何的糾葛:小安極力符合各項指令及標準動作,不讓班長有機會盯,盡一切表現到最好,好讓【魔鬼班長】找不到可操的理由,甚至希望他忙著盯別的同班學員後,無暇也忘了小安的存在。

剛開始確如盤算中順利,直至第一班和第五班交換教練場地,這才引來噩夢循環…原來阿勝是個動作不協調、走路同手同腳、方向感錯亂的【天兵】,每每他被第五班班長大聲責罵、進行加強訓練時(交互蹲跳一個基數卅下),勾起【魔鬼班長】的記憶,即使小安沒犯錯,但不管基本教練,甚至爾後高難度刺槍術,從連集合場到集合場附近草地進行的各班基本練習,一班和五班總是有人犯錯(九成以上是阿勝)被班長大聲責罵,外號【火焰山】的魔鬼班長,一再被提醒連長交代的任務,『輸人嘸輸陣』的他,就一次次『額外』的(其他學員原地待命休息)把小安整得七葷八素,一下連續向左轉後再連續向右轉,發現沒出錯又連續向後轉,直到小安暈頭轉向腳步變慢,逮到理由就是罰一個基數加一連串三字經及五字經國罵,火爆的飇罵聲調,似乎在吸引連長注目及讚許。


[ 本文章最後由 waterdondon 於 2018-08-11 12:49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胤禛 金錢 +10 讚!讚!讚! 2018-08-14 09:02

  • 法克斯 金錢 +3 精品文章! 2018-08-13 15:52

  • SkyBlue 金錢 +10 讚!讚!讚! 2018-08-12 23:08

  • cwu 金錢 +3 讚!讚!讚! 2018-08-12 08:59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6 精品文章! 2018-08-12 08:40

  • 三木 金錢 +2 2018-08-12 06:13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3 2018-08-11 22:56

  • uk3196du 金錢 +12 讚!讚!讚! 2018-08-11 22:20

  • 3328工兵官 金錢 +3 請問這是那一個中心? 2018-08-11 15:26

  • 陸軍野戰砲兵 金錢 +8 歷經成功嶺大專集訓魔練,怎麼還有這種不知克制的死老百姓新兵戰士? 2018-08-11 13:02

引用 TOP

學長早我約100梯,推算時間大約在77年~~78年?
我不清楚本島是怎樣的情形,如果以我82到大金,我的單位大至上已經沒有打兵的情況,但是剛下部隊就敢長篇大論,要求人權,真的晚上要替您祈禱了.

我新訓中心在關西,我沒去過成功嶺,2年當滿當好,關西要結訓前約2週,每天都走很遠去打靶,
當時連長不知道是要操我們,還是不爽,下令2週草綠服不準送洗(只有2件),每天穿那衣服,真是比操課還痛苦

[ 本文章最後由 egg30608 於 2018-08-11 14:37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78年屏東新開)記得當時有前一梯結訓同學稱那是(魔鬼連),但我們那一梯被長官說是一群老弱兵,外加沒人想出頭求表現,後來班長也被禁提魔鬼連一詞。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2018-08-11 22:57

  • 陸軍野戰砲兵 金錢 +10 水底寮新開旅(146),我在枋寮旁春日鄉當兵,新開進貨過,都喊我班長好,飄飄 2018-08-11 20:57

  • 3328工兵官 金錢 +3 2018-08-11 18:08

引用 TOP

【事件:無奈的糾纏】

過了幾日,有人開始發現這現象,一位班長來勸說,被【火焰山班長】強硬以『應連長指示及要求』轟了回去,那位班長邊走邊嘀咕著說:「人家沒犯錯硬要修理,還比犯錯的嚴厲,你就不怕出問題,你扛?扛得起?到時不要連累大家!你這樣不分青紅皂白亂修理人總有一天會有報應的!講不聽還拿連長壓我!有一天你會倒大楣!」同班的學員看小安默默承受,有人去向五班反應,也託別的班長請五班班長儘可能稍微『高抬貴手』,以免波及無辜的小安,這些舉動卻惹怒了【火焰山班長】,使出更殘暴無情的對待!

問蒼天亦無語的小安,歷經近一週的無盡摧殘,此時壓力累積到極點,萬念俱灰之下,隨時會爆發。

星期六,今天訓練減緩,因長官不想讓隔日的會客日變成學員向家長的訴苦大會,一切以佈置、出公差為主忙碌著,大家終有稍微喘息的時間。

事情卻來了…前幾日有人傳話給阿勝希望他儘量配合班長以達到要求,不要帶給沒犯錯的小安無妄之災。

阿勝利用週五晚餐後的閒暇時間找小安商量,希望倆人再度聯手,由他向上舉發連長及班長惡行,要小安配合以自身遭遇作證,必能同時拯救倆人於水火之中。但小安直認不可行,也絕無成功之可能而婉拒,並表示已認命不會怪罪於他,畢竟那些先天的缺點人人不同,自己被修理也是當時太自滿,一時昏了頭、衝動所造成,一切後果必須概括承受,更何況多年好友兼死黨【水牛】拱他出頭,出事後卻夥同他人如敬鬼神般,離他遠遠的唯恐被波及,甚至陌生到連招呼也不打,『萬般皆是命,半點不尤人。』。

沒想到阿勝執意不管如何要舉報,算是因他基本教練接連失誤連累小安的補償。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胤禛 金錢 +12 讚!讚!讚! 2018-08-14 09:02

  • 法克斯 金錢 +3 精品文章! 2018-08-13 15:52

  • cwu 金錢 +3 讚!讚!讚! 2018-08-12 08:59

  • 三木 金錢 +2 2018-08-12 06:16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2 2018-08-11 22:57

  • uk3196du 金錢 +12 讚!讚!讚! 2018-08-11 22:20

  • 109自走砲砲駕 金錢 +6 精品文章! 2018-08-11 21:37

  • 3328工兵官 金錢 +3 精品文章! 2018-08-11 18:09

引用 TOP

*感謝軍友【陸軍野戰砲兵】細心提出錯誤用語,年代久遠加上年過五十有些老花,原打算八月一日這值得紀念的日子發首帖,卻因七月下旬一件額外工作延盪至今,日後發文前還會再細看校稿,還望軍友們海涵及不吝糾正,謝謝!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事件:天兵的反擊】

週六,終於扛不住折磨,十一點多,【火焰山班長】對小安的魔鬼加特別訓練持續進行,比平常花更多時間,小安在一連串向後轉之下暈頭轉向,一個不注意被自己絆倒,硬生生『ㄆㄧㄚ』的一聲,頓時天旋地轉再無力起身。面對班長瘋狂似飇罵卻心有餘而力不足,慢慢的,連他在罵什麼都不知道、沒聽清楚,彷彿在耳旁凶:「別裝了!再裝啊,操死你個死老百姓。」

這舉動引來一旁休息的五班注意及一陣驚呼,阿勝轉身瞧了過來,安官似覺狀況異常,連忙向上通報,直至輔導長出面關注,並叫人把小安攙扶至樹蔭下休息。【火焰山班長】被輔導長一瞪方知差點闖了大禍,所幸小安只是輕微中暑,嘴唇泛白補充些水份喘息,不再盜冷汗後身體才緩了過來,乘涼中的同班弟兄議論紛紛:「像瘋狗似地毫無人性可言,難不成真要把人操死出事才肯罷休,連長就這樣放任不管,這是哪門子的中心?」班長似乎聽到批評有些腦怒回頭瞪了過來,還罵小安:「都要中暑了怎不早報告?是要害死我嗎?」

天啊!你會聽嗎?你給過機會讓人開口嗎?一開口被罵找理由吔!懶得也不能回應,反正現在我是病號,大家都知道目前狀況是有些暈眩聽不清楚,就裝聾作啞到底回應他,看此敏感狀況下能拿我怎地?

下午兩點多,全連緊急集合等待營輔導長,他先重申部隊長官代替國家訓練學員成為保家衛國的戰士,同時也會替學員家長照顧好子弟,再強調嚴禁任何不當管教,以便日後安全完整的交還給家長,如相關長官有不法情事發生,可依層級向政戰系統舉報。說完,用很嚴厲的眼神掃過連上長官離去,連上幹部頓時像打破玻璃瓶、犯了錯的小孩,吭也不敢吭一聲;連長還心有不甘朝阿勝瞪了兩眼,然後向輔導長示意好好要求教育班長『下次注意一點!』,只見阿勝嘴角微揚,一副目的達成、勝券在握,他大概把營輔導長當靠山吧!

【火焰山班長】走到小安面前質問:「你怎麼一點也沒有感到意外的表情,看你有別於他人緊張的反應,難不成這事你也有份?」小安連忙自清:「我都極力做好免得挨罵,而且包括上廁所都在班長掌控中,這麼累有得休息就不錯,被盯被列管的人哪敢去告狀?拿石頭砸自己的腳嗎?」班長惡狠狠地警告小安不可與阿勝連成一氣,否則接下來日子更難過!

當天晚點名時【火焰山班長】向連長報告下值星,並請補休之前的欠假共計三天,連長當場裁示找文書填寫假單,並在數分鐘後送交連長當場批准離營,引來在場班長們投以注目眼神,其中不乏眼紅及不屑神情。小安心中正暗自慶幸終於有三天暫時脫離魔掌,不用一大早聽到班長像瘋狗似的到處找【六號】,或聽到這關鍵詞立刻蹦緊神經喊『有!』。

孰料【火焰山班長】離去之前當面交代下週值星班長:「學弟,我班上的【六號】這幾天就交代給你『照顧』了!」「知道了,你放心!」小安聽了心都涼半截。


[ 本文章最後由 waterdondon 於 2018-08-11 22:49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胤禛 金錢 +10 讚!讚!讚! 2018-08-16 07:59

  • cwu 金錢 +6 讚!讚!讚! 2018-08-12 08:59

  • 三木 金錢 +2 2018-08-12 06:19

  • 陸軍野戰砲兵 金錢 +3 應該會不斷說,只要轉服,簽下去,馬上就可以休息,不出操,以後當我長官。 2018-08-11 23:05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2 2018-08-11 22:57

  • uk3196du 金錢 +12 讚!讚!讚! 2018-08-11 22:20

引用 TOP

在那個年代(民75-80年)上過成功嶺
入伍再去別的中心 心理衝擊當然很大
可是當時我是要去關東橋
注意! 是正港的關東橋師部
不是懸命班長那個斗煥坪喔
淚灑關東橋是當時耳熟人詳的
所以同梯的新兵早就認命了
沒被整才覺得奇怪呢
也因為心態上就是等著被長官整
反而不會覺得很難受
有時還會覺得:蛤? 就這樣而已喔
當然瞜 作者顯然是同梯的白目連累 算你雖了
可是當時的部隊是有可能上戰場的
敵人會跟你講權益?
在那個時空下 發生這類的事情
我覺得剛好而已
真正的拍康ㄟ 應該還是都在下部隊之後才出現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pinkfloyd 金錢 +2 還好我去歡樂滿仁武! 2018-09-21 12:20

  • 一生懸命 金錢 +10 偶躺著也中鎗? 2018-09-14 23:22

  • woancl 金錢 +20 我很贊同! 2018-08-13 15:14

  • SkyBlue 金錢 +10 我很贊同! 2018-08-12 23:09

  • cwu 金錢 +3 讚!讚!讚! 2018-08-12 09:00

  • 3328工兵官 金錢 +3 讚!讚!讚! 2018-08-12 08:10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2 2018-08-11 22:57

  • 陸軍野戰砲兵 金錢 +6 我很贊同!打散後下野戰部隊才是苦難開始,再怎樣,新訓隊是一群人被操。 2018-08-11 22:48

引用 TOP

*        當時年輕氣盛加一身傲骨不服輸,回想75年上成功嶺大專訓,就待大門旁的三營兵器連,因仗義直言為大家爭權益,連上長官反不以為忤,排長是名預官還藉此拉攏一群大專寶寶,後來連上一條心;連長在莒光日特別指派筆者當『特使』,去『按捺』別營來當三民主義主講官的營輔導長,就是希望用一張如簧之舌哄長官開心。

一幫子人前來稱兄道弟叫老大,有意見都找我與排長溝通協商,連長用大專預官管理大專生挺順手,本排一直沒發生問題,當時在連上紅極一時,連別營的同學都稱羨呢!

*        新訓當時情況類似又有人開先鋒,想說一大群人鼓譟抗議應該罰不及眾,不料時空、地點及長官迥異,誤判情勢的下場自是悽慘。唉!下部隊更是危機重重,鎮日預防勾心鬥角及誣陷構罪,士官兵都防不完了,還得擔心軍官來一手哩!

*        平安退伍最好!
引用:
原文由 uk3196du 於 2018-08-11 22:19 發表
在那個年代(民75-80年)上過成功嶺
入伍再去別的中心 心理衝擊當然很大
可是當時我是要去關東橋
注意! 是正港的關東橋師部
不是懸命班長那個斗煥坪喔
淚灑關東橋是當時耳熟人詳的
所以同梯的新兵早就認命了
沒 ...
[ 本文章最後由 waterdondon 於 2018-08-12 00:07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woancl 金錢 +4 成功嶺上是當大專寶寶.還得回學校去.與正式入伍其可以道里計 2018-08-13 15:20

  • 3328工兵官 金錢 +3 2018-08-12 08:10

  • 三木 金錢 +2 2018-08-12 06:20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2 2018-08-12 00:00

引用 TOP

第三話:噩運的體現!誰的噩運?終揭曉∼

【事件:懇親會下不能說的祕密】

週日家屬會客日,一大早六點多,迫不及待的家屬紛紛前來,一些公差也跑去會客,小安原被禁止出公差,卻因人數不足得以解禁到外頭透透氣;由於家人所搭的遊覽車遇到大量會客車潮(前往營區的山路偏僻狹小又多彎),因此直到九點半左右才在小安望穿秋水下姍姍來遲。經年累月離家慣了的小安才一星期未見家人,此刻卻彷若離散多年久別重逢般,淚水似止不住,似水龍頭般嘩啦嘩啦直往下流。

老媽說怕暈車的老爸原打算前來,上車前緊張過度以致於腸胃過敏老毛病又犯,來不了!老姐說小弟正在幫小安辦入伍之前交辦的事情,一邊拿手帕幫小安拭淚,還笑說別人家有說有笑,怎麼一向堅強的小安卻掉起眼淚來?家人怎知小安這週來所受的苦是別人的數倍?有苦難言只能往肚吞如同啞巴吃黃蓮,時刻被監視不敢有傾訴對象,既怕被出賣又怕連累他人,一直是個無聲音、沒朋友、孤立無援、無喜怒哀樂假裝堅強的『活死人』呢?何況會客前還被下封口令,不得亂說出去,不然以各種方式禁止會客,例如:家人下次來會客,卻讓你出庫房或文書公差,並以正在忙碌中把你藏起一到兩個小時無法會客,放心!拖字訣他們很拿手,亦看準家長為見一面願意久等,反正就是要用親情的羈絆折磨你,不投降就範行嗎?

老媽和其他人一樣準備幾項家常菜,可惜小安這週來蹦緊神經之下,和多數人一樣尚未如廁排洩,食慾不振而吃不下,老姐拿出一顆冒水珠的水梨,一咬下去冰涼鬆脆、香甜又多汁,小安胃口大開一下嗑了兩顆,不知不覺有些餓,挑了兩樣愛吃的一下子清空。快樂時光總在歡談中不經意匆匆流逝,剛過中午老姐提醒老媽上車時間快到,於是兩人依依不捨向小安道別,有了家人短暫的陪伴,小安心中頓時又重獲得一股新生力量般,下定決心更堅強不讓老爸擔心而奔波。

說來也多虧這冰過的水梨,小安下午趁沒事時報備去了趟廁所,把一週來的存量都清空了,通體舒暢下整個人壓力也減輕泰半。其實連日緊張下餐餐吃很少,吃到快吐出來也沒班長多說兩句阻攔,說怕吐出來影響他人食慾特例准予倒掉,殺手班長還凶抗議的人:「有種你和他一起被操,我一定准!」那些人也住了嘴不再提,算是沒在連長眼皮下格外施恩吧!

話說下午別人自由自在營區亂晃,逛福利站回來人手一支冰棒、雪糕的,自己和少數兩三個卻被管制在寢室,礙於身份特別,這…只能裝沒看見、不羨慕度過。

阿勝呢?聽說他父母一來,一家人在營部會客室,與營輔導長坐下長談至下午四點左右才離去…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首 先~先向服役於訓練中心的教育班長說聲對不起
我沒記錯的話,我曾在此後版說我對訓練中心的官,士,兵最會狐假虎威
最會的就是基本動作再拆解分解動作,餘無半胚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一生懸命 金錢 +10 讚讚讚,偶很贊同 2018-09-14 23:24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2 2018-08-14 16:28

  • SkyBlue 金錢 +5 嘻嘻... 2018-08-12 23:10

  • 3328工兵官 金錢 +3 冤枉啊 偶只不過不背口令就去查哨而已啊! 2018-08-12 19:48

  • 訓練士 金錢 +5 謀半撇。 2018-08-12 14:35

引用 TOP

【事件:火焰山班長果報】

當晚,晚點名時輔導長報告兩件大事,對小安而言都是好消息,一是調查出有些人仍未上大號,希望他們多吃水果助消化及排洩(所幸小安已無此困擾);二是【火焰山班長】放假時騎機車載人『ㄆㄟ車』闖紅燈,遇綠燈直行計程車,煞車不及下急左轉,終究閃避不及撞上出了車禍,所幸身材魁梧無重大傷害,但【犁田】前右側被撞造成身體骨折住院,目前右手右腳均打石膏躺在醫院,短時間不會回營,可能趕不上這梯結訓。說完又做幾分鐘交通安全教育,並提醒爾後官兵放假(含結訓假)不可闖紅燈及未戴安全帽。(當時好像未強制規定騎士必須戴安全帽才能行駛路上)

說完班長和眾多學員眼光集中在小安臉上,見小安目無表情,班長笑著『虧』說:「【六號】,我看你很會裝喔!明明臉上一副神清氣爽,是不是聽到班長車禍的『好消息』,怕表現出來被修理,才暗爽在心中?你的眼神不知不覺出賣你的內心囉!」小安不疾不徐答道:「報告班長,【六號】的情況眾所皆知,一舉一動更是廿四小時、無時無刻都在連上長官監控中,如同攤在陽光底下無所遁形。班長見我神清氣爽是因為下午終於完成剛才輔導長報告的第一件『大事』,減輕體內的負擔所致,請班長勿再隨意揣測!」大家聽完這番似一語雙關的話,竟連班長們也忍不住都笑了起來,看來一週來的忍氣吞聲也是獲得不少肯定。

值星班長隨即警告:「別油腔滑調,我可是會確實照【火焰山班長】交代的好好『照顧』你的喲!」語畢,後頭傳來一句:「有人屢勸不聽馬上報應就來,竟還有人不怕死還想步他後塵?」原來發話的是上次去苦勸【火焰山班長】的那位善良班長,聽說他私下對易經頗有研究,這番話說得有點玄,班長們私下交頭接耳不知談些什麼。值星班長立刻回說「呸、呸、呸!同梯的,你別咒我啊!」小安此時瞥見那位殺手班長兩手交叉於胸前站立一旁,面無表情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        0813補充一下以回應軍友【陸軍野戰砲兵】,有時情節無法一一詳細交代,其實是輔導長將部隊交給值星班長後的事,而非插嘴,這些就沒放在文內。

*        另外,有時同一營不同連管理方式及官兵互動模式亦不同,如營上砲一連連長來自金防部精誠連,管理上自然嚴謹似『精誠連』;砲二連連長是砲連副連長出身,帶兵向以搏感情帶心;而筆者營部連前後任連長,一位正期生一路指揮職上來,一位專科及幕僚出身,方式更迥然不同。當然還聽過更嚴苛的步兵及工兵營,還是師部工兵營營長,簡直…唉!洽公經過,生人勿近咧!

*        如果看完後面接參一力抗連輔導長情節,大概可以為你消除這不解吧!


[ 本文章最後由 waterdondon 於 2018-08-13 02:14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胤禛 金錢 +10 讚!讚!讚! 2018-08-16 07:59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2 2018-08-14 16:28

  • 三木 金錢 +2 2018-08-13 06:17

  • 3328工兵官 金錢 +3 2018-08-12 19:50

  • 陸軍野戰砲兵 金錢 +6 這段滿特別的,部隊集合(晚點名)輔導長講話,部隊中班長可以隨意問話,答話? 2018-08-12 19:42

引用 TOP

【事件:暗處暖流】

第二週以後,小安已用全新狀態面對,看樣子心腹大患接下來鐵定無法回來傷一膚一毫,心理也輕鬆多了,但即便如此,監視的眼神、暗中關愛的眼神依舊不時朝身上投射,保持低調不冒出頭是基本自我保護原則。

訓練進行到單兵戰鬥教練和步槍基本操作及保養,兩項皆因事隔久遠而生疏,小安一直以來力求表現傑出,就怕在槍枝分解這一項『出槌』,上課時額外專注並默記名稱及步驟,除仔細觀察每次班長示範分解及組合流程外,並抽空時時以雙手模擬拆解及組合演練,以求省時及流暢度。
某次在樹下分組練習槍枝分解,小安得以代表一班參加班際冠軍爭奪戰,原本大幅領先他人獲眾人喝采,卻與二班的學員同時遺漏某項小零件而稍停頓(兩人遺漏的零件當然不同),值星班長提醒兩人回想一下哪兒忘了,卻要求小安不得轉頭否則視同作弊,結果二班以半秒之差獲勝。

但底下有人(其他班學員)質疑不公平,因為有幾名學員發現二班代表在值星班長暗示及默許下,偷瞄小安桌上的零件許久,因此找到關鍵快了半秒獲勝。此時那位善良班長和殺手班長分別向值星班長抗議,原來兩人在旁冷眼觀察仔細,對於他偏袒自家人(二班班長揹值星)在眾目睽睽下作弊(還在值星班長示意下死不承認)很不以為然。

有人勸小安極力爭取,小安卻聳肩一笑置之,除了不想得罪值星班長招來更多麻煩外,發現之前挺身為大家發聲卻被列管、疏遠,沒想到今日竟因對手作弊引來多方聲援相挺,多日來的表現得到認同已屬難得,兩位班長的肯定更讓人值得欣慰!尤其事後休息時間,殺手班長走向孤身一人(習慣性行為)的小安給予安慰、打氣,這殺手班長面惡心善,其實挺仗義的嘛!

『原來暗處亦有溫暖』∼心中如此想著。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2000 -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