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發新話題
列印

軍中鬼故事----轉貼

當兵的鬼故事

海陸砲兵的特色就是有出不完得任務,下不完的基地, 打不完的演習, 我下部隊一年半,
在駐地只住了一個月, 這一個月還是為了高裝檢(高級裝備檢查), 在我當兵期間總共打過一次漢光,
二次聯興, 一次偵情, 一次火炮比賽,兩次砲兵基地測驗, 馬不停蹄的搬來搬去o
這是我在恆春發生的事, 那年八月我第一次去恆春砲兵基地,正好遇上颱風, 我們部隊是去參加火炮比賽,
所以部隊只好在黃土地上搭帳篷, 同去參加比賽的部隊也是一樣, 那種慘狀可想而知o
恆春基地分好幾個營區, 砲兵住的地方是在一個四面環山的地方, 這地方聽說是把山凹給挖平弄出來的,
旁邊山頭都是附近居民的祖墳, 我還看過一個墓碑寫著“無名女子之墓“呢o
那是颱風來的前一天晚上, 有點風, 大傢伙兒在車上玩牌賭博, 外面的狗兒一直呼狗螺,
先遣的人說已經叫了好幾天了; 突然聽到有人大叫一聲, 過了一會兒, 就聽到有人走過去看得聲音,
我把衛兵叫過來問(我是屬於狗官階級--排長)他說是隔壁連的的衛兵, 已經被帶走了; 我們在想,
那個臭新兵慘了( 半夜兩點站哨一定是新兵, 而新兵一直被叫去做事,根本沒時間洗澡,
所以稱新進弟兄為“臭新兵“, 幾乎所有新兵身上都有異味 ) 一定會被釘的很慘;
隔天就看到他們連長在昨天那衛兵站的地方擺香案, 上頭有四果, 所有炮長以上幹部都去燒香;
後來才知道那阿兵哥叫了一聲以後, 整個人就摔到地上, 嘴巴還冒著白白的泡泡,幸好我們連上沒出什麼事...
第二次再下恆春基地時, 我們就有房舍住了, 因為這次是屬於排程上的受訓部隊,
所以也就必需站營區衛兵( 各連都有安全士官和槍前哨,
另外還要輪流站站營區大門以及彈藥庫哨和油庫哨等等 ); 我們連上站彈藥庫哨o
恆春基地的彈藥庫是在山壁上挖個洞, 所以上面和旁邊都是墳墓,
一般彈藥庫都站雙哨(兩個人一起站)但是由於兵員缺乏, 連長說站單哨就好了....有一天早上,
一個站半夜衛兵的阿兵哥說, 有人一直拿石頭丟他的鋼盔, 但是回過頭去都看不到人影, 不管他頭偏向哪邊,
或是站到哪邊去, 總是被石頭打到.....他說完後, 大家互看一眼, 心理都覺得毛毛的,
原來大家站半夜的彈藥庫哨時都被石頭丟過, 而且是一連串的石頭, 不管你頭偏向哪邊,
石頭總是命中鋼盔; ( 不可能是有人故意在搗蛋, 因為石頭不可能那麼準, 除非距離很近,
但是距離近一定會被看到, 所以才奇怪 ) 後來 阿兵哥跑來告訴我, 他們寧可少睡也要站雙哨,
否則他要逃兵不站了, 反正只要有人去站就行了, 我也不管幾個人站, 就隨他們去,
唯一值得高興的是直到離開恆春基地, 連上都很平安....阿彌陀佛...
這件事有點像成功嶺賣肉粽的老婆婆的故事, 都是沒有看到人影, 只是不像老婆婆的故事那麼恐怖而已...


--------------------------------------------------------------------------------

裝甲車上的鬼

故事發生在國內的某個裝甲部隊中!
剛進裝甲部隊不久的我,在資歷上屬"菜鳥"等級...."菜鳥"在連隊上,什麼事情都要幹!包括打飯菜,洗碗,打掃.....等!
出勤務公差動作不能比別人慢,否則就是換來一陣海飆...站衛兵都要站那最陰森可怕的戰車掩體.......
那是衛兵哨最"硬斗"的一站了!所謂戰車掩體,就是停放裝甲車輛的巨大車庫!
在空中看起來,就像是一座一座的小山(因為掩體上面種滿了樹木,偽裝之用)
而這些掩體距離營舍步行約十分鐘左右!故到了夜間除了上哨下哨的衛兵之外,
以及兩個小時一巡的查哨車,就再也不會有人在半夜過來了!
而這查哨車,也是站掩體衛兵最感頭痛的一關了!因為查哨軍官除了要問你當天口令外,
他興致一來,還會抽問你衛哨守則安全守則等....
倘若答不對,或答得不好,就給你記上一比"衛兵失職"那世界末日就來了!
禁假,體罰,嚴重一點(如果你比較黑的話)就關禁閉!所以每個菜鳥,在站掩體衛兵時,滿腦子的口令,守則....
早把四周的黑暗與陰森拋諸腦後了!我像往常一樣,被提早半個小時叫起床!我看一看錶,才11:30嘛....
可是安官怕我給別人拖哨,也不管我那麼多了!
我帶著濃厚的睡意穿衣著裝,抄了口令,安官說他不帶哨了,你自己去吧!
我也樂得自由,一個人悠悠閒閒的往掩體走去!我這一班衛兵是12-2的班!這可是好夢方酣的時刻....
但身負保國衛民(國家說的)的使命,怎容我貪圖個人的享受?....我的前一班衛兵,
10-12,站的人是"雷公"!梯次跟我差不多,身上刺了一隻龍,患有嚴重的口吃...個性溫合,與其外表完全不符....
當我走到掩體時,還有10分鐘才12點.....我心想,肥了雷公了!
雷公看到我,很高興的把手上的木槍交到我手上還說:[幹!....剛才查......哨軍官有夠貓的
問我衛.....哨守則,要我一條一條背......給他聽我一.....緊張,就背得更慢.....結.....果他就要記我....失...職!
我跟他說,報....告長官,我有大.....舌頭!他想了一下子,說,背熟一點,下次再抽問你.
ㄏㄡ 哩 嘎 載!不然這個月就不用棒尬(放假)了!]
他又說:[ㄟ......菜....鳥,剛....才我聽到甲車(裝甲運兵車,以下簡稱甲車)
那裡有聲....音,可是看無影,你....等一下多注....意一點!]然後他就高興的下哨了,
留下我一人戰戰兢兢的等著查哨官!我站在那裡,腦子還一直覆頌口令及衛哨手則,
心想該不會像雷公一樣那麼"衰",被盤問那麼多吧!忽然間,我聽到掩體裡面傳來有人講話的聲音......
而且是講英文的!我心想,該不會是戰發中心的外國技師吧!.....不對呀.....三更半夜的來這裡幹嘛?
.....而且我們的甲車都沒故障啊....我猛吸一口氣,向掩體裡大聲的喊了一聲 :誰啊?
並用手電筒向裡面照去!我的"誰"字在掩體裡形成迴音,此起彼落!但是....沒人回應我!
我移動步伐,往掩體裡走去!經過了第一輛M48-H戰車,第二輛戰車,來到第三輛甲車面前,
我看到有兩個外國人坐在甲車車頂在講話!年紀大約四十多歲,胸前有明顯的凹痕,有一個眼角還倘著血....
我心裡很生氣,他們為什麼不理會我的盤問.....太不尊重我這個衛兵了吧!
但我忽然想到,他們是不是聽不懂我的國語!
於是我開口道:"What are you doing here? Don't you know you can't be here now?"
結果眼角倘血的那位瞄了我一眼,又繼續聊他的天.....這時候我火了,也急了,拿起手中的木槍,
往其中一個人身上推去![咦?......怎麼沒碰到東西?......]
我正在訥悶時,外面傳來查哨車的喇叭聲及查哨官的喊叫聲:[衛兵呢?衛兵呢?逃兵了是不是?....]
我連忙跑出去,對著查哨官喊道:[報告長官,我在這裡!裡面有可疑人士,請長官來協助處理!]
查哨官跟著我衝進掩體,看到甲車上的兩個外國人後,馬上二話不說,拉著我衝出掩體,一邊高聲的對駕駛兵說:
[馬上回報戰情,請參謀主任迅速到2號掩體來!....]我這時才覺得情況有些嚴重了!
部隊的效率真的很快,十分鐘不到,就看到參謀主任的車子疾駛過來!後面還跟了三,四輛吉普車!
參謀主任一下車,查哨官立即向前低聲回報了些事情,
主任立刻交待一位軍官將東西拿給他!我仔細一看,是一面國旗....我隨著主任,
查哨官及兩位參辦室軍官進入掩體,(其他人都被留置在外)..來到甲車前,那兩個外國人還在車上,
不過,已經都不講話了,全都眼睜睜的看著我們!
我這時才更清楚的看清他們......他們的身體不是立體的....是扁的!
主任面對他們,開口說:[兩位弟兄,我對你們的遭遇甚感同情,我們也已通知貴國政府做最好的處理了!
請你們安心的去吧!我們這位小兄弟(指我)剛才如有什麼冒犯之處,也請多多包涵!請兩位安息吧!]
說畢,即將國旗往甲車罩上去,那兩個外國人就不見了!........
出了掩體,主任告誡我,不要將今晚的事情說出去,以免引起軍心恐慌!然後,就交由連長將我帶回去了!
我因為這件事的緣故,從此改站連上內哨!
雖然是以業務士的身份改站內哨,同梯都說我運氣好,免受風吹雨打之苦但是誰知到我經歷的這段過程?.....
快退伍時,我與輔導長在其寢室把酒論英雄酒酣耳熱之際,他對我說:
[你知不知道你發生事情的那輛甲車的故事?]我酒醒了一半.....
[那輛甲車在戰發中心裝配完成試車的時候,那兩位外國技師到車底檢視履帶結果駕使一不小心誤踩油門,
他們兩就當場喪命了!]我聽完,一陣耳鳴灌滿耳際,再也聽不清輔導長在說些什麼了.....


--------------------------------------------------------------------------------

槍鬼

軍旅生活中,槍是很重要的,傳說中,有的槍因為殺孽過重,而自己產生了邪念,
吸附了多數的怨氣而產生了槍鬼。這一天,四川成都的天氣還是一樣的悶熱。
蕭少校處理完了隊上的職務,中午就吩咐副官好好的照應著,他便由營區獨自開著車,
回到在營區附近的一個大房子,這是國家派給他的一間宿舍,由於征戰有功,
國家對他相當的優渥,不但給了他一間大房子當宿舍,還有個管家幫他料理家務..
一回到家中,管家早就把飯菜準備好了,他的妻子幾年前在戰爭中丟了性命,
留下了一個寶貝兒子,一切家裡的事情,都由這個老管家在打理。
蕭少校問說;『小寶呢?怎麼不見他來吃飯??』
管家回答;『小少爺在客廳裡玩耍著呢!!我這就去叫他吃飯....』
過了一會兒,一個天真活潑的小男孩跑了進來親熱地叫『爹!!』
少校抱著他逗著玩說;『小寶今天乖不乖?有沒有聽福伯的話啊?』
小寶說;『有啊!小寶好乖,今兒個學堂的老師還誇小寶好聰明呢!』
少校笑著捏著他的臉頰說;『嗯!!好乖!!來!吃飯!』
吃飯的時候,小寶問說;『爹啊!您身上配著槍好威風啊,借小寶玩一下好不好啊??』
蕭少校臉色突然一沉罵道;『胡鬧!!這不是小孩子的玩具!!』
小寶被這突如其來的一罵,像是受到了委屈一樣,眼眶裡馬上就充滿了眼淚,
但是知道爸爸向來最討厭男人哭了,所以忍住了淚水,埋著頭吃飯....少校也知道自己不該發脾氣,
有點愧疚的告訴小寶說;『乖!先吃飯,吃飽了再說好不好??』
吃飽飯後,天氣更熱了,上校就脫掉上衣,袒個肚子在休息.......
拔出了佩槍,將它分解清理,上油保養,再將它組合起來,一邊欣賞著自己的槍,
一邊回憶著在場上殺敵的英勇,這把佩槍也收不少好漢的命,記得上回去收馬幫大盜,
就用這把槍撩倒了好多人......這時候,小寶抱了一隻小狗進來,很高興的說,
『爹!!這只狗好可愛,我們養它好不好??』這時候小狗一個掙脫了小寶的懷抱,在地上跑來跑去..
小寶就追著在後面大叫,這時整個房子裡都是狗叫聲跟小孩子的叫聲....
『碰!!』火舌輕乍,少校手中的槍竟然迸出火光,霎時間所有聲音都沒了
那隻狗肚子上開了一個洞,動也不動的躺在地上,地上還到處都是血跡...
小寶當場愣在那邊,怎麼想也想不透平時那麼慈祥的爹,怎麼會無緣無故殺了這隻狗,
他嚇得連哭都不敢了,只是看著他臉色凝重的爹..而少校的驚嚇絕對不比小寶少,
因為剛剛把槍分解結合的人是他,槍枝裡面絕對不可能還有子彈,就算有,
剛剛清槍管的時候也該拿出來了....他也沒有說話,他跟小寶兩個人對看了好久,
直到聽到槍聲而趕來的管家喚了兩三次,才突然驚醒了過來....手上的槍,突然好重...好重...


--------------------------------------------------------------------------------


--------------------------------------------------------------------------------

引用 TOP

轉貼個蠻好笑的鬼故事~~

說到當兵,就讓人聯想到鬼故事,
剛好小弟也是在外島退役(馬祖南竿),
還記得那度日如年的日子,腦中只有單純的兩個願望,
第一是趕快退伍回家,
第二是用65K2在後勤官的腦袋上轟一個洞....
不知不覺一晃眼一年過去,
在我以為將平靜的結束我的軍旅生涯,
卻發生了這麼一段靈異故事。
時間是某一個下哨的深夜一點多,
由於還沒洗澡,所以我決定去大澡堂清洗一下再就寢;
大澡堂是開放式的,一去發現一個學弟正好洗到一半,
學弟很有精神:『學長好!』
學弟看到學長一定要有禮貌,
而學長看到學弟一定要先嗆一下,
例如:『幹!一進來就聞到滿屋的菜味!』
或是:『菜比巴,一梯退三步沒聽過是不是?』
但是因為本人走溫和路線,而且那學弟比我壯我打不過他,
所以單純的打個招呼就開始盥洗了。
半夜兩個大男人坦承相見一起洗澡在軍中也習慣了,
但是還是忍不住會偷瞄一下對方大小,
哼! 普通貨色,
瞄來瞄去忽然我發現, 浴室的角落有個不尋常的東西,
沒錯,就是阿飄。
它是一個人的外型,很老套的長髮蓋臉,全身白衣略顯透明,
坐在浴室角落靜靜的,垂著頭一動也不動......
學弟似乎看不到,依然悠哉的繼續洗澡,
人家說:老兵八字輕,我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我害怕那東西會忽然衝過來或是幹麻的,
太過緊張的洗澡害我肥皂一直滑掉,
學弟見狀後忽然開口:『學長,你一直撿肥皂,是不是在暗示我什麼?』
我大驚,莫非學弟也發現了?
我:『嗯....學弟,你發現了?』
學弟面有難色:『學長,我不是你想像的那樣,我沒有這樣過...』
不是我想像的這樣,看來他應該沒有撞鬼的經驗,
我:『學弟,你是第一次嗎?』
學弟:『不是,學長你不要這樣,我會害怕...』
可能是因為學弟不是老兵,所以八字不夠輕看不到它,
我想到曾經在書上看過幫人家通天眼的教學,
聽說開通後就可以看得到了,
我:『學弟,想見識一下嗎?讓我幫你通一下眼,我會很快的....』
學弟遮著屁股:『不,不,學長你不要這樣,我會叫的...』
看來學弟很怕看到鬼的樣子,我安撫他
我:『學弟不要緊張,第一次可能會害怕,有過幾次經驗你就會習慣了...』
學弟:『學長不要這樣,我不知道學長是這樣的人....』
當然,很多人都不知道我有點靈異體質,有時候會看得到,
我:『喔喔,像我們這種人都要比較低調,你也知道軍中很多那個,被發現很容易被它們纏上....』
學弟:『嗯....也對,聽說軍中真的很多.....』
我:『偷偷告訴你,家豪班長也是這種人喔!』
學弟:『!!  什麼?! 家豪班長也是?!』
我:『對呀!我們常常私底下會互相討論交流呢!』
學弟:『討論這種經驗?』
看來學弟不知道有鬼壓床和鬼上身這種東西,
我:『就被壓還有被上的經驗呀....』
學弟:『聽起來很噁心耶....』
我:『不會噁心阿,其實被上久了就習慣了,家豪班長還有教我怎麼減輕被壓時的痛苦喔!他說狂罵髒話就可以了。』
學弟:『什麼?在那個的時候狂罵髒話,不是很奇怪?』
我:『對呀,我也覺得很奇怪,所以我還是喜歡用我自己的方法來應付。』
學弟:『什麼方法?』
我:『唸大悲咒呀。』
學弟:『..........................你更怪。』
我:『哪會怪,而且有的時候遇到厲害一點的,還得要拿道具輔助才可以解決。』
學弟:『你們還玩道具阿....』
其實因為我和家豪班長想學些降妖服魔的東西,所以我們有買些法器研究。
我:『說來好笑,我們還有替自己的那一根東西取名字, 家豪班長的那根細細長長的,我們取名叫做服魔劍,    而我的那根就粗粗壯壯,所以叫做降龍棒。』
學弟:『你們還替自己的那根取名字喔.....很奇怪耶....』
我:『那會奇怪阿,我們還會互相交換把玩一下...』
學弟:『!!  還互相把玩....』
我:『對呀,有一次我玩的太HIGH了,不小心把他那一根給弄斷了。』
學弟:『挖靠!! 那不就要趕快送醫院!』
我:『幹麻送醫院?  拿個膠帶纏一纏黏回去就好了。』
學弟:『什麼!!用膠帶黏回去就好了?!』
我:『對呀,只不過變得有點歪歪的而已,老實說我的這一根也歪歪的。』
學弟嘀咕著:『大家的不都馬是一樣,學長的那根當然也....』
就在此時,角落的飄很猛然的站了起來,
我緊張的大喊:『阿阿阿阿,你看它站起來了!!剛剛還垂頭喪氣的,現在很有精神的站起來了!』
學弟卻撇開頭閉著眼睛說:『學長你不要這樣,我不想看那個站起來的樣子....』
那個阿飄眼神充滿血絲,凶狠的盯著學弟看,
我:『學弟快看阿,他充血著注視著你阿阿阿阿阿....』
學弟低著頭:『對不起學長,我真的沒有辦法接受這個.....』
學弟話還沒說完,那個猛飄忽然撲向學弟要上學弟的身,
基於學長保護學弟的心態,我怎麼可以讓沒有經驗的學弟被鬼上身呢?
顧不得全身的赤裸我朝學弟撲過去並對著阿飄大喊:
『要上就上我吧∼∼∼∼∼!!!!! 』
學弟見狀嚇的奪門而出,連東西都忘了拿,而隨著學弟逃去,那個猛飄也慢慢的消失不見了,總算結束了我這次大澡堂的撞鬼經驗。
後記:
我想那個學弟應該會很感謝我那時保護他的行為,只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在那之後他總是離我很遠,而且也不怎麼敢跟我說話的感覺。XD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203.73.237.x 於 2008-12-05 20:17 發表
轉貼個蠻好笑的鬼故事~~

說到當兵,就讓人聯想到鬼故事,
剛好小弟也是在外島退役(馬祖南竿),
還記得那度日如年的日子,腦中只有單純的兩個願望,
第一是趕快退伍回家,
第二是用65K2在後勤官的腦袋上轟 ...
路人大大
我看這一篇怎麼看都很好笑

新訓中心: 206師616旅步三營XX連
新竹郵政90731附330號信箱

馬祖南竿: 馬防部781通信營無多連(駐地在勝X門附近)
多波道兵~馬防部第X處文書

引用 TOP

"學弟見狀後忽然開口:『學長,你一直撿肥皂,是不是在暗示我什麼?』"

個人覺得這一句真經典......哈哈哈

引用 TOP

你們都是聽鬼故事,你們可曾真正遇到過?本人我民國82年在小金當兵可是真正親身遇到過,撞鬼的經驗一點都不好玩,嚇都能把你嚇死!

引用 TOP

1535梯51旅奇異事件
     陸軍1535梯次堪稱全台灣最大(兵員人數)的一個梯次,當中有54、55、56年次的補充員士兵。
    當初陸一特(三年兵)要減為2年兵,映像中好像是1481梯開始減為2年兵,而且是一刀切。
1480梯次(含)以前維持3年役期,1481梯次(含)入伍之後役期就是兩年。這就是一刀切。
當時維持三年役期的1480梯次以及之前梯次的學長,傳聞有逃兵、營中開槍、鬧事、自殺的非常多,最後因為軍法無情,不得不留下來繼續服役的三年兵,基本也是情緒、心態都變得非常奇怪的。打新兵、操新兵、欺負菜鳥的事件屢傳不鮮。
這是1535梯次湖口51旅奇異事件的前言。
我是76年6月底從51旅新兵連進入領導士官隊受訓的一員,當時受訓的大部分除了1535梯次的,另外還有少部分的1526梯次的學長(已經派發連隊,被挑來受訓)。長官發給各個隊員一個編號,受訓期間,就只喊編號不叫名字的。
領導士官隊的訓練為期3個月,受訓初期先在湖南營區裝步營(高速公路在湖口的旁邊可以看到那個營區)接受1個半月的體能戰技訓練,當中的體能戰技訓練,說起來就是一把淚,這邊也不詳述,以免淚眼汪汪。
接下來,剩下來的1個半月,領導士官隊分做A、B兩分隊,領士A分隊繼續留在裝步營接受體能戰技訓練,領士B分隊則調往51旅的旅本部接受車輛維修專長訓練,本人因為領有民間汽車駕照,幸運的編為領士B分隊,受訓地點是支援營保修連。作息的隊部是支援營衛生連的二樓左側中山堂。當時的分隊長是保修連的副連長。
依然是早5千公尺、伏地挺身100下、交後蹲跳100下,晚5千公尺、伏地挺身100下、交後蹲跳100下,但少了其他摸滾爬滑的體能戰技操練,改為車輛的維修專長訓練。這樣子的日子可真的是輕鬆快活很多了。
在這後期訓練期間,1526梯次的一位學長,偶而還會回去他的直屬連隊支援駕駛2噸半軍卡的任務。蠻羨慕他的,至少他閃過每天早晚5千公尺、伏地挺身100下、交後蹲跳100下。
在旅本部訓練期間,少了隊本部的各小隊長的嚴厲監督。在旅本部,偶爾下課休息時間,還可以到福利社逛一逛買買麵包、泡麵、飲料等。這種爽事,在湖南營區裝步營隊本部訓練時,想都別想。
時間來到大概是9月中旬的某一天傍晚(真的忘記哪一天)有一點秋天的感覺,跑完5千公尺後,等待晚餐之前的休息時間,我跟同鄉同梯(這一位住蘆竹區山腳里,跟我住同一條路上)一起從福利社買完麵包,悠閒的步行要回到隊部。
回到支援營衛生連的附近,要進二樓隊部之前,很突然間,不知覺得抬頭看了看黃昏的天空,順口跟同鄉同梯說了一句:今天傍晚的天氣,好像怪怪的。同鄉同梯也抬頭看了一看,回答說:新竹風吧! ……靠,雖然當時是在新竹湖口營區(新竹風很有名的),不過那時候真的一點風吹草動的樣子都沒有,同鄉同梯卻這樣回答我。也的確,當時也沒有什麼事情在發生當中,就是自己嘴巴嘟嚷了一下,同鄉同梯能這樣回答,算是理你了,沒回你一句你是神……經病算是不錯的。
晚上9點晚點名,晚點名結束之前,再來一次每天正常的伏地挺身100下、交後蹲跳100下,這一天的課程也算完畢了。解散後,所有弟兄就會去浴室盥洗,洗去一天的汗水及臭味,10點一到,就準備躺平睡覺。如果當晚沒有衛哨勤務,10點就寢後,一天下來的體能操練,足夠讓你一覺到天亮,半夜都不會起來尿尿。
當天,我沒有排到衛哨勤務(站衛兵)
當晚睡到半夜,卻很突然的睜開眼睛,感覺有什麼事情要發生的樣子,稍抬頭,隔著蚊帳,悄悄的左看看右看看,一整個寢室,附近的同袍躺的平平的。遠處的微弱燈光下的衛兵也抱著木槍(我們是受訓單位,沒有配發真槍),頭一點一低的打瞌睡。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看看手錶,時間是11點57分。
離天亮還有大把時間,既然看不到什麼事情,整天又操得那麼累,身體疲乏得很,不趕快睡覺,明天的5000公尺跑步就等死吧。強迫自己眼睛閉起來趕快睡覺。
就這樣,這一個晚上,總共發生三次莫名其妙突然的睜開眼睛,驚疑的左看右看的,就是感覺有事情要發生,偏偏就是看不到現場有任何異常狀況,但只要閉上眼睛,也會很快地進入夢鄉,真是奇怪。
一直到天亮起床號吹起,整理棉被時,心裡面悶悶的,為什麼昨晚睡覺,自己會突然睜開眼三次。不知道除了自己還有誰會有這樣的情形。問了一下隔壁的同鄉同梯:嘿,你昨晚睡得如何啊?我同鄉同梯回答我:睡得很好啊。唉,我這位同鄉同梯體型稍胖,整天的體能操練下來,不睡死才怪。默默地整理棉被,心裡想,為什麼我昨晚會這樣,只有自己這樣嗎?
心裡就是有疑惑。再找一個來問。找一個比較瘦的,比較不會睡死的來問一下。:嘿,某某(這一位住金門),你昨晚睡得怎樣。某某回答:你幹嘛這樣問。我說:我昨晚總共突然醒來三次,眼睛睜開的左看右看,就是看不到什麼狀況。某某回答我:我也是這樣啊。咦,有一位跟我一樣了。再找一個來問一下,一問之下,居然這一位也跟我昨晚的狀況一樣,然後有幾位聽到我們的對話,也說昨晚怪怪的。嘿,這事玄了。
時間緊湊,來不及多加討論,領士B分隊著裝完畢就要下去跑5千公尺了。51旅的集合操場在校閱部隊時,有戰車、自走砲、各式車輛以及各連隊,所以很大的,跑一圈要2000公尺,要跑三圈。那你會問我跑一圈2000公尺,跑三圈不就6000公尺。錯,跑完5000公尺後,剩下1000公尺是走路回去,調解氣息,誰會傻到多跑1000公尺。題外話。
平常日,早上晨跑時,每次都會有十幾個連隊在跑步。那一天早上,士官隊竟然拔得頭籌,是第一個下來操場晨跑的部隊。跑完第一圈,也真的很奇怪,居然沒有其他連隊下來操場跑。整個大操場就只有領士B分隊在跑步。操場周圍,就只見零星的阿兵哥在走動,完全看不到其他的連隊蹤跡。
大夥都帶著奇怪的心情在跑步,好像我們不是在51旅的大操場跑步,但看著每天跑步的大操場是那麼熟悉,更覺得我們跟其他連隊應該是在平行空間跑步,不然怎麼解釋其他連隊在哪?。好不容易跑完5千公尺,領士B分隊帶回隊部休息,用完早餐。等待上午訓練的這一段時間是最愉快的,心情放鬆,大夥東瞭西瞭的,互相說著昨晚跟今早跑步的奇怪事情。
就在這時候,回自己連隊支援開軍卡的1526梯次的學長突然地跑回來隊部。
『耶耶耶,你們知道今天早上我們51旅發生什麼事情嗎?』……鬼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離開新兵中心來到51旅,在新兵連一個月就被選到到領導士官隊,連51旅的大門開在哪個方向都還不清楚,就開始過著不是人過的操練日子,每天睜開眼就是操,正常人的生活也沒有過上幾天。說起來大夥都還是菜鳥幾隻,哪會知道51旅發生什麼事情。
菜歸菜,大家還是開口問:學長,發生什麼事情說來大家聞香一下。
『你們知道嗎? 我們領士B分隊是向支援營衛生連借中山堂當隊部的對吧!對,就是這個衛生連,今天衛生連的一個阿兵哥,早上5點30分在後山靶場,五花大綁,被執行槍決。』
被執行槍決•••執行槍決..槍決.天啊,說真的還是說假的。在51旅後山靶場執行槍決。我們是在什麼世界?我們還在地球嗎?
『跟你們說,今天總共20幾個連隊,每一個連隊都將連上最皮、最頑劣、最桀傲不訓、最……的阿兵哥,每一連一台卡車的阿兵哥。我最近幾天不是都回自己的連隊支援開軍卡的任務嗎!今天早上我就載我們連上的阿兵哥到靶場,看今天的執行槍決,我也遠遠的在看執行槍決。知道要幹什麼嗎?就是警告,警告這一群爛兵,不守軍紀,在營區胡搞瞎搞的,最後下場就是槍決。』
吼,為什麼昨晚會發生靈異的感覺,為什麼早上跑步時,就只有一群菜鳥領士B分隊在跑步,原來,所有連隊今天早上去了後山靶場看執行槍決。
「學長,到底發生什麼事,為什麼要被執行槍決。」
『我跟你們說,被執行槍決的阿兵哥,因為他槍殺他們衛生連一個老兵跟醫官,所以被執行槍決』
「發生什麼事,這位阿兵哥要開槍殺人。」
『這一位阿兵哥啊,從新兵中心剛下部隊到他們衛生連沒多久,就開始被他們連上三個沒有減到役期的三年兵欺負,每天操他伏地挺身、交後蹲跳等體能,如果沒辦法完成這三個老兵的要求,就會被毆打,讓這個菜鳥心裡開始充滿怨念。
有一天這個菜鳥要上哨值行衛兵勤務時,向安全士官領完M16步槍跟5發子彈後,他拿出一張上面寫7個殺字的紙張,交給安全士官,安全士官看了一眼,想說這個菜鳥發什麼神經啊!寫什麼啊!也不以為意,將紙張就直接放在桌子上,一點都不想理這個菜鳥。然後這個菜鳥就被帶班士官帶領著,步行到崗哨準備上哨。當時這個菜鳥值勤的是11-01(晚上11點到凌晨1點,俗稱菜鳥哨)的衛兵勤務。帶班士官帶領著一群衛兵準備上哨,經過車輛保養廠的時候,因為51旅要開始高裝檢,所有裝備都要整修保養。衛生連最多就是卡車、救護車的,所以雖然當時已經午夜11點,車輛保養場還是有好多的阿兵哥忙進忙出的在整修車輛,好準備應付高裝檢。
那時候這個菜鳥跟著帶班士官經過車輛保養場時,看到欺負他的一位老兵,突然就停住不走了。帶班士官還催促的說趕快走啊。就在這時,那個菜鳥將S腰帶的彈夾抽出來,裝上M16步槍,拉槍機,子彈上膛,就衝往保養廠,當場將那個欺負他的老兵射殺掉,整個汽車保養廠裡面的一群人在看到菜鳥槍響殺人那瞬間,一哄而散,躲得躲、藏的藏,連帶班士官也跑到不見蛋。
槍殺一名老兵後,這個菜鳥又衝回他們衛生連,準備要幹掉另外兩個老兵,因為已經超過就寢時間,大家都穿草綠色汗衫,晚間燈光又暗,一團紛亂,誰也看不出誰跟誰,另外欺負他的兩個老兵,早已經跑得不見人不知躲到哪裡去了。
當時衛生連的一位醫官,只剩7天就要退伍了,混亂中跪在地上,跟這個菜鳥請求說不要再殺人了,這個菜鳥當時殺紅眼,誤以為這個醫官就是欺負他的老兵,直接將這個醫官槍殺,子彈從臉穿過後腦,當場這個醫官慘死。然後這個菜鳥跑到營區的柏油路邊坐著發呆,還沒等到追捕的武裝部隊靠近,就自己舉槍自盡,但沒有死,被送醫救活,醫好了再送軍法審判。按照軍法,軍中持槍殺害同袍是唯一死刑要槍斃的,更何況還有一位軍官被誤殺。所以不管這位菜鳥是否受到老兵霸凌而心生不滿才殺人,但軍法無情,在軍事法庭審判之下,這位菜鳥當庭被判死刑確定。判決後,這個菜鳥就被押送回我們51旅,第二天早上由我們旅部的憲兵排執行槍決。』
『憲兵排抽到6位憲兵執行槍決任務,但是怕執行槍決任務的憲兵日後會有心理疾病產生,所以當中就只有一位憲兵是實彈,其餘的是空包彈,讓憲兵誰也不知道誰是真正執刑的劊子手。啊這個菜鳥也挺硬氣的,是站著被執行槍決。』
聽完之後,B分隊每個隊員都傻眼了。整個事件的當事人(被殺、被槍決)全是衛生連的人,今天早上加害者被執行槍決,整個事件算是要做一個總算帳。被殺的老兵、冤死的軍官等亡者靈魂,今天都應該會來帶走這個被槍決的菜鳥靈魂,一起到閰羅王那埵@同接受審判。難怪我們的寢室(衛生連二樓中山室)昨晚的氛圍會如此怪異。想到這一點,整個B分隊的隊員,大家都不寒而慄。
眾人開始建議著晚上睡覺時要戴著軍帽,軍帽上面有國徽,可以避邪,也有人建議休假時去廟裡求個避邪符等等的建議。(真的,事件發生後那個禮拜休假歸營,寢室牆壁真的有人去貼黃紙符)
說歸說,訓練課程還是要繼續進行,誰也擋不住地球自轉地。B分隊依然開始當天的操練課程,大約在上午約9點左右,B分隊集合準備聽分隊長訓話。
這時候衛生連連部的大門,走出來一位平民老百姓,男性,年紀約50多歲樣子,個子不高,瘦瘦的,滿頭灰髮。在一位軍官陪同之下,臉上充滿哀傷的感覺,經過B分隊的隊伍前面,慢慢地,一步一步慢慢的往旅部大樓的方向走去。

後記:懷念領導士官隊一起被操的同袍,很多人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也忘記你的號碼。希望勾起在領導士官隊,你我之間的一些回憶。
呂學林2021/10/26

引用 TOP

【于北辰將軍-北杯說故事】系列
暗夜會哨幽靈吉普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q6ILSLq5YQ

【將軍晚點名】週一詭話系列
#靈界目擊者#雙重性格的連長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_sP2lIBEms

[ 本文章最後由 kuenjchen 於 2021-12-29 05:59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今剩炭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kuenjchen 於 2021-12-29 04:40 發表
【于北辰將軍-北杯說故事】系列
暗夜會哨幽靈吉普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q6ILSLq5YQ

【將軍晚點名】週一詭話系列
#靈界目擊者#雙重性格的連長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_sP2lIB ...
今早才想說要來跟軍友們分享這北極星說故事的于北辰將軍YT
沒想到.......竟然被長官給欄胡了........

這陣子滿常看YT頻道.有時沒啥好看的
就轉到于將軍這邊(當然也有些政治啦)
鬼故事好像是每周一晚上9點半或10點直播
但有時會週五或週日(看時間不一定)
我是都看重播的.所以時間就無所謂囉

每次于將軍講完鬼故事後
都會現場唱一首歌(滿有勇氣的)
說真的.這歌喉還不錯ㄟ.我個人感覺已經打垮一票人了
如果各位軍友也喜歡聽鬼故事.我可以打包票.這是繼陳為民軍中鬼話和司馬中原講鬼之後
另一個聽鬼故事的好地方
推薦給大家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法克斯 金錢 +7 讚!讚!讚! 2022-01-03 09:05

  • 269砲指部 金錢 +6 2021-12-30 12:55

  • waterdondon 金錢 +4 2021-12-29 23:19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6 2021-12-29 21:24

  • 蔡店連 金錢 +9 有看有看! 2021-12-29 21:21

  • Alona 金錢 +6 讚!讚!讚! 2021-12-29 14:26

  • kuenjchen 金錢 +6 不好意思捷足先登了!好東西要分享! 2021-12-29 10:25

引用 TOP

我的新兵连是在成都的简阳,
当时刚进去的时候就有班长偷偷告诉我们住在同一寝室的人说:去年有个新兵因为身体很虚弱,经常躺在床上冒冷汗、身体剧烈发抖,所以部队出操上课尤其是野外教练时,他都留守在寝室不用出去操课,结果有一天野外教练一整个上午回来时,发现那个新兵面色发黑,死在自己床上,以後那床有点不太平静,后来发现那个新兵在入伍之前就已有施打毒品的习惯,之前的行为是毒瘾发作吧。

当时我们硬要那个班长透露是哪张床,但是他打死也不肯讲,说是不能有空床铺,而他只要一说出是哪一张床就铁定没人要去那里睡。於是大家战战兢兢谁也不晓得是谁睡到那张床,就这

引用 TOP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