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列印

292(苗栗)師來簽到一下吧

東營區的保全已經於去年12/31日正式撤守,因為裡面沒有值得顧的東西了
所以現在沒人......(小聲
聽說後方可俯瞰市區的地方土石流失很嚴重,已經崩了一大塊了
西營區在縣政府新大樓完工前(約兩年後)都會充當縣府各處室的庫房
但是聽縣府長官說
以西營區蔣公銅像前那條路為線
後方至龍岡道
可能都會賣給開發商

後面的單兵戰鬥場,門已經被草木掩埋了,我是從龍岡道繞過去的
水泥掩體還在,不過變成公園了

引用 TOP

我是1713T 292師支援營衛生連下士
那時駐在大坪頂西營區
292師的醫務站是我們連上的醫官負責的
我們三不五時會被叫到醫務站出公差
清掃環境之類的
我記得醫務站就在西營區大門口進來不遠

有人知道我們連上的狗B, 七七(吳x章), 阿福他們嗎, 還有黃上士, 張x明士官老(很兇的那個), 連長是黃x俊, 副連長劉x麟, 連長退伍時變成小朱, 我還記得1995年在農曆過年前, 我們全連被叫到公館(前面的路是去馬拉邦山的)去守一個已荒廢的營區, 結果打掃整理了好久, 最後只呆了幾個月就被叫回西營區了, 好懷念我的弟兄啊!
------------------------------------------------------------------------------------------------
尋人名單延長版:
同連的陳x誠, 邱x穎, 老雷
補運連的黃x玄, 營部的唐老鴉, 王x祥
我退伍後有碰到賴x孚, 許x貴2位班長

下面的是動物:
我記得的是連狗小黃(站夜哨都會幫忙注意陌生人), 跟俗拉(有位學長都會好心幫牠打手槍)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219.87.19.x 於 2010-01-08 16:07 發表
我記得的是連狗小黃(站夜哨都會幫忙注意陌生人), 跟俗拉(有位學長都會好心幫牠打手槍)
哈哈
我以為
只有遠在邊陲地帶的海防班哨
會幫小狗打手槍
原來你們就住在師部對面的也會啊

292D874R3BWPN♂120 大坪頂 通霄 苑裡 大安 台中港  屏東里港 后里 新竹新豐 大甲

引用 TOP

南房(一) 80年1月—3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WmPwFHXV_U
離人放逐到邊界 彷彿走入第五個季節
 晝夜亂了和諧 潮泛任性漲退 字典裡沒春天

這真的是再真確也不過的了,如果給我一百萬,我也不願意再回去當兵,但是如果給我一百萬,想要買走我的軍中回憶,我也不願意。南房就在海邊,是台灣本島的邊界,這時的季節就像是歌詞中所說的,已經走到了第五個季節。至少對我來說是,因為我的冬天從來就沒曾那麼冷過。

歷經了那場恍如隔世的師對抗之後,就是整日盼著趕快回去通霄營,享受著大海的懷抱,享受著傳說中茫酥酥的海防生活,其實一點也不,來到這裡才知道完全不是想像中的那一回事。記得是在一個細雨紛飛的黃昏,我來到了南房,又是這種鳥天氣,氣溫已經夠低的北台灣,再加上濛濛細雨,全身溼答答的,讓我這個南部上來的陽光男孩吃足了苦頭。

最要命的還有那冷冽無情的東北季風,颱風似的,颳得班哨的窗戶嘎嘎亂響,濕冷又強勁的海風無孔不入,體溫一直在流失,待在哪裡都不正確,最後發現防風林裡面最好了。我們發現,走進第一排跟第二排防風林之中,還可以聽到風聲,還能感覺到一點點寒意,但如果再走到第二排跟第三排防風林中,就立刻來到了另外一個世界,這裡充滿著溫暖與安靜,相對於防風林外面無情風雨的摧殘,這裡可以得到置身世外的寧靜。

「至於神秘的第三排,我們也不用進去了,排ㄟ你怕蛇嗎?你要不要進去……」青仔如是說。青仔是班哨裡面負責採買、煮飯菜、陪哨長會哨的士兵。在班哨裡面,就屬他的生活最正常了,其他的弟兄釘衛兵與安官,被這些衛哨勤務搞得七葷八素的。我們曾經站二休二,幾天下來,大家幹聲連連,我這個別營支援來的菜鳥哨長,從善如流,就改成站四休四,但是又不符上級站哨二小時的規定,所以呢就是把張貼在公布欄的那張維持站二休二,另外一張比較合乎人性與人體生理的,則放在某處。

當然這些是不能跟連部說的,也不能跟營部、旅部、師部說的。他們當初來督導的重點就是會看有沒有站二小時,不能一口氣站四小時。他們不知道站二休二很累,大家寧願站四休四;而站二休一,就是等於一整天都沒在休息。
別的班哨一樣叫苦連天,從以下的對話可見一般。
甲兵:「起來,起來,別再睡了。」
乙兵:「怎麼?又換我了?」
甲兵:「沒啦,你已經下哨了。 」

我們真的就是晝夜亂了和諧,潮泛任性漲退,字典裡沒春天。而偷渡客正要準備摸黑上岸,尋找她們的春天。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60砲長 金錢 +6 讚!讚!讚! 2012-09-04 10:09

292D874R3BWPN♂120 大坪頂 通霄 苑裡 大安 台中港  屏東里港 后里 新竹新豐 大甲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阿鴻營搜索 於 2010-01-06 16:36 發表
給他忘了重點,
就是約阿信,找個時間,再進入"參訪".
那次(2006年),駐守的保全人員說,其實,原本規劃找"某家"
大電子公司(聯電或台積電)設廠房,因此,營區要移平清空,
後來,用水量超大的電子廠,無法解決缺水問題,整個 ...
最好孩子放寒假這期間再辦一次..
上回隨阿信大去參觀.再比對這些年駐地流失速度.難保東西營區何時不見..

引用 TOP

俗啦其實不一定一直呆在我們連上
他應該算是流浪狗
跟另外幾隻狗來來去去的
不過我很確定他有煞到我們的連狗小黃
曾經想要跟小黃嘿休
我忘了有沒有成功\r
真正常駐在我們連上的是小黃(她是母的)
有幾次我還很菜的時候站夜哨
站著直挺挺的手還懸空拿槍
這樣也可以睡著
而且還一睡就20幾分鐘
(我猜安官也在裡面睡著了, 不然就是在看那本已被翻爛的鹿鼎記第4本)
都是小黃在幫我們警戒
告訴我們有人來查哨
通常小黃在距離1百公尺就可以發現並開始狂叫
這時都還有充分的時間醒來並回想一下當天的口令
小黃真是好連狗

剛又想起來
有幾次師部有長官來
怕妨礙觀瞻
連長就會叫人把小黃帶到後面鍋爐間
因為通常她都會趴在中山室門口
其實連長也很喜歡她(因為會看家)
還說她都比我們老要尊敬她
只是不知道她是幾T的

現在想到那時的事
就覺得歷歷在目
如果可以的話
我是很想再回到過去
再過一天當兵的日子
引用:
原文由 大林排 於 2010-01-09 02:08 發表

哈哈
我以為
只有遠在邊陲地帶的海防班哨
會幫小狗打手槍
原來你們就住在師部對面的也會啊

引用 TOP

我也好想再回去看看
畢竟是我住了一年多的地方
每次我說要去那裡
老婆就會認為這個idea很無聊
女人怎麼會懂當兵的心情?
這種心情
只有當過兵的我們
只有經歷過那一切的
才能體會
我只是很怕
會不會回到營區
看到那曾經熟悉的一切後
我會流下淚來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125.232.136.x 於 2010-01-13 20:51 發表

最好孩子放寒假這期間再辦一次..
上回隨阿信大去參觀.再比對這些年駐地流失速度.難保東西營區何時不見..

引用 TOP

南房(二) 80年1月—3月

海浪啊海浪
你可知道
被海沙打在臉上的滋味


南房班哨位處於苑裡鎮西濱海邊,弟兄放收假都是不計成本的搭乘計程車往返班哨與苑裡火車站之間,以金錢換取時間,所費不貲。而青仔每天往返苑裡鎮去採買,當然就只能騎著腳踏車到鎮裡,買當天的生鮮蔬菜,以及大家拜託他買的東西。青仔,戴眼鏡,台北兵,身材不高,任勞任怨,風雨無阻,個性溫和善良,是哨長會哨的夥伴,當然我們遇到的趣事也不少。

所謂會哨,就是到鄰近班哨去查哨簽到,記得好像是單南雙北,每月單號就往南走到松柏港班哨,雙號就往北走到海岸里班哨,哨所間的距離大約是一公里。哨長與青仔負責上半夜,每天都要來來回回走三趟,到隔壁班哨安官處簽到,合計大約五公里。但是我們並沒這麼正期,尤其在寒流來襲的夜裡,我們抵著刺骨的風雨,海沙打在臉上,就好像有人躲在黑暗處發射飛針,恐怖又刺痛,身子冷得發顫的抽動著。再走下去真的會被笑,因為大家都躲起來了。

尤其,一想到前幾天,連長來班哨發飆,心裡很幹,我是說我的心裡很幹,反正上級對我們也不怎麼好,我們也不必多麼盡心盡力。於是就從剛開始的三趟,變成走兩趟,變成走一趟。再加上班哨弟兄的舉例,說哪個哨長也是如此等等,到最後變成一趟都沒有。哈哈,人是有惰性的,我們就是哪裡溫暖哪裡去,反正只要不要待在班哨被抓包就好了,那簽到怎麼辦呢?當然是利用電話請對方幫忙簽了。

往北,左邊有一排肉粽角,肉粽角的盡頭,是本班哨派出去的埋伏哨,兩人一組,負責上下半夜,也就是整個晚上,你以為他們會安分的看著海面嗎?當然是不完全會。而是頻頻看顧著陸面,看看有沒有來督導的上級單位,以免打槍被禁假。每天晚上在看完台視的《濟公》,就在片尾曲的伴奏聲之下,提著維士比,前往埋伏,這個埋伏哨有一個好處,就是漲潮了之後,就沒有人能夠靠近了,所以可以安心的睡覺。但是當寒流來襲時,睡在海邊的肉粽角上,也是很苦瓜的滋味。過了埋伏哨,跳過一條小溪流,爬上一個小土堆,繞了幾個彎,先到一個漁港,然後就到海岸里班哨了。我都是摸黑亂走的,還好有青仔帶路。面對寒流,我們行情比較好一點,都是喝蔘茸酒。

往南,先通過一小片樹林,樹林中有兩條小溪流,遇到漲潮就沒辦法通行了,必須繞到更內陸的地方,才能前往松柏港班哨。走出樹林,右邊靠海處就是一排堤防,直通松柏港班哨,很好走,但是冬天照樣是夭壽冷的。我常常問青仔說,在這個月黑風高的晚上,全中華民國的海防,到底還有誰走在海岸邊巡邏呢?我們望著彼此身上的雨滴,很有默契的走到堤防一個廢棄衛兵哨內躲風雨,裡面已經有人了,於是我們五六個人就窩在裡面,菸一根接著一根,酒一口接著一口,淒風苦雨中,勉強作樂。

海浪啊海浪
你可知道
對抗海風我要吐出幾口氣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292D874R3BWPN♂120 大坪頂 通霄 苑裡 大安 台中港  屏東里港 后里 新竹新豐 大甲

引用 TOP

松柏港當年也是一級示範班哨,各級長官到苑裡一定會去看的!

記得你們那幾年台灣的海防班哨數量已經減少了,連部也往前推到班哨內!

因為80年時我在成功嶺兵要調查時去到苑裡連和頂庄連,就跟當年我在時不太一樣了!

另外想到當年苑裡連的連長是一位52期的學長,他最愛做的事就是在巡哨所時

遠遠的就將野狼給熄火關燈滑近哨所後再下車潛行至哨所邊,臥倒匍伏前進爬進去!

要是被他抓到睡覺或沒按規定來的,第二天就全副武裝跑回連部罰站兼禁足 !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熊男 於 2010-01-19 08:34 發表
松柏港當年也是一級示範班哨,各級長官到苑裡一定會去看的!

記得你們那幾年台灣的海防班哨數量已經減少了,連部也往前推到班哨內!

因為80年時我在成功嶺兵要調查時去到苑裡連和頂庄連,就跟當年我在時不太一樣了! ...
我們那個時候,
連部  並沒有  往前推到班哨內,
還是在苑裡國小的旁邊。

你們那個連長還會匍匐前進去摸哨喔?
太正期了吧,
那不就是打槍聲連連,
我可以想見,
班哨一定幹到老二都歪了。

292D874R3BWPN♂120 大坪頂 通霄 苑裡 大安 台中港  屏東里港 后里 新竹新豐 大甲

引用 TOP

南房(三) 80年1月—3月

要是有誰敢在我的面前說海防很茫,我一定會狠狠的給他捶下去。

菜鳥哨長跟一群老兵在班哨,結果就是爛。美其名,就是說大家混在一起,在一起吃飯,在一起看電視,在一起打電動,在一起摸魚,在一起睡覺,在一起被長官督導。而說真的,還有點羨慕站哨的弟兄,至少不用到外面吹風淋雨。我在想,如果天氣好一點,海防真的是茫酥酥的,可惜現在是冷氣團發威的日子,一點也興奮不起來。

在駐地是操身體,在海防是操肝臟。在海防的日子,生活作息就是不正常,有時還會會哨一整夜,在清晨才頭重腳輕的走回去班哨睡覺,雖然可以睡到中午,不過依舊無精打采,渾身不對勁。我們海防是採積假制,我回到家中的四五天時間裡,無論白天晚上都是在睡覺,睡到家人都在質疑,這個人在當的是什麼兵?唉,這就是海防嘛!

春節過了,南房的海風稍有停歇,宣告著春天的來臨,連續幾夜,天上的繁星密佈,沒有海風的海邊,就是美妙的好日子。走在海堤上,享受著夜間的沁涼,月影婆娑輝映,磷白色的浪濤,更顯鮮明,萬馬奔騰的朝岸邊湧來,消逝於鵝卵石之間。我們對著星空高歌,與遠處的澎湃聲一搭一唱,試圖忘卻那紅塵俗事,與之前被禁假的痛楚。

然而,霧來了,這時節的霧最濃了,能見度只有方圓一公尺。我們走到鄰近班哨,就會發現衣服像流汗一樣被霧浸濕了,槍枝也冒水了。這時的耳朵特別靈敏,聽見了海邊有人涉水走動的聲音,會不會是偷渡客呢,還是只是幻覺呢?我與青仔緊緊挨在一起,換個角度再聽聽看,越聽越覺得是有人在走動,就在我們身邊,無奈濃霧就像一捲白布罩住你的眼簾,就是看不到。管他的,等一下發現了目標,先用槍托狠狠的捶他(她)兩下再說。

深夜12點,回到班哨換副哨長出動。聽說副營長下了一個很有創意的電話紀錄:通霄苑裡附近海面有大陸鐵殼船400艘集結,各班哨務必加強會哨。我端著青仔煮好的牛肉罐頭麵,到二樓衛兵處觀看雷達螢幕,好奇的想要數數看,是不是真的有400艘鐵殼船,哨所的弟兄從沒這麼緊張興奮過,也都紛紛放棄了補休,平常叫也叫不醒的,現在都來到樓頂了,對著海面指指點點,議論紛紛。夜已深沉,濃霧當前,什麼都看不見,沒有風聲的海邊,卻有異常響亮的膠筏馬達聲,由遠而近,由近而遠,忽左忽右,四處穿梭。

他們是在接應嗎?這次是偷渡還是走私呢?是大陸妹,還是槍械呢?

我們用疝氣探照燈,頻頻掃射,讓他們知道這裡有人防守,親愛的大陸妹,千萬別從這裡上岸。這一招似乎有用,還好沒有從這附近上來的。隔天一大早五六點,連長來班哨叫大家起床,全部出去搜索岸邊的防風林,或是民宅的小巷子,一連好幾天,大家都睡眠不足,累得說不出話來。

聽說後龍營抓到大陸偷渡客了,那邊的班哨弟兄灰頭土臉,也是四處搜索,一遍又一遍,已經好多天沒闔眼了,恪盡心力,不過還是有人被懲處。史稱0323專案,很多哨長被記過,希望他們一切平安。要是有誰敢在我的面前說海防很茫,我一定會狠狠的給他捶下去。

[ 本文章最後由 大林排 於 2010-01-23 11:33 編輯 ]

292D874R3BWPN♂120 大坪頂 通霄 苑裡 大安 台中港  屏東里港 后里 新竹新豐 大甲

引用 TOP

各位長官好<^^
今天來了一大堆阿兵哥
今年4月演習要來東西營區駐紮一週
階級最大的是豐原聯保廠的上校廠長
到時候會開放媒體採訪
所以要來看現場環境
下午就來了一群小兵整理一些狀況比較好的營舍
有消息再上來報告
不過在下3/8就要退伍了
可能無緣見到大場面了.....

引用 TOP

系統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而自動隱藏

引用 TOP

這....我不知道
我是之前那個住在大坪頂西營區的替代役
我只知道他們是豐原的聯保廠

引用 TOP

溫寮(一) 80年4月—6月

我熟悉的班哨已經不認識我了。

西濱海邊多霧的情況總算過去了,狀況越來越少,天氣漸漸溫暖,日子就越來越好過了。班哨附近的防風林,往往有一大群的侯鳥棲息,成群飛起來,就是很壯觀,數大便是美。人只要心情好,看什麼都順眼。

有一天,連部來通知,小哨長我將要改支援溫寮班哨。知道地點所在的班哨弟兄,紛紛報以熱烈的祝賀,因為他們知道溫寮在大甲鎮西邊,是比苑裡鎮繁榮熱鬧的,至少美眉多,會哨夜巡步巡比較不會無聊,運氣好還會遇到在海邊打野砲的,順便拿手電筒照照他們......。大家七嘴八舌,越講越有趣。

青仔說,排ㄟ你就可以把單南雙北,改成南泡麵北刨冰了,這個主意更是讓人對未來充滿著希望。更有人說,整個苗栗師的海防,就屬大甲鎮最熱鬧,排ㄟ能夠到那邊去,真是福氣阿,我們南房真的很蠻荒,大概是整個苗栗師海岸線最偏僻的。我還記得前幾天,我還在睡覺時,有人敲門跟我報備說要去大甲打砲,總之大甲可能什麼都有,一定很好玩。

事實上,雖然不完全像他們所說的,不過也所差不遠了。溫寮真的比南房好上太多了,軍憲警同住很熱鬧,又有公車路線經過,班哨旁邊就有廟,有民宅,隔壁班哨還有海水浴場。會哨路線還可以買麵買早餐還有雜貨店,這在南房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南房就是那種遺世而獨立,有那種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的感覺。

我們曾經在南房海邊,撿過很多走私販沿途丟包的東西,埋葬過被漁網纏死的海龜,在班哨後面蓋過一間小小的土地公廟,在班哨前面防風林裡,蓋過一間小小的小木屋,有些人會在裡面打麻將,我則是在裡面躲風雨兼睡覺。採訪過防風林裡一位老兵的口述歷史,見證過夜間12點,抵著寒風細雨,抓魚苗的辛苦老漁民。還有曾經被後壁寮溪漲潮的溪水困住,回不了班哨的窘境。

退伍後,跟一位同學去南房班哨重遊,快到班哨的左邊蓋了一座賞鳥的瞭望台,我熟悉的班哨已經不認識我了。

292D874R3BWPN♂120 大坪頂 通霄 苑裡 大安 台中港  屏東里港 后里 新竹新豐 大甲

引用 TOP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2000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