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列印

292(苗栗)師來簽到一下吧

我記得那時的連長是白光華(正58)
副連長是蓋國雄(專科)超愛跑5000的
輔導長是段永慶(正59)
港仔里哨長 路上士
海岸里哨長 蓋副連長
南房哨長  好像也是預官
松江港哨長 連啟宏預官排長
後來調海岸里哨長 第一批預官接副連長
芒圃哨長  本來是上士
後來末代中尉楊排來接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san 於 2009-12-28 23:55 發表
我記得那時的連長是白光華(正58)
副連長是蓋國雄(專科)超愛跑5000的
輔導長是段永慶(正59)
港仔里哨長 路上士
海岸里哨長 蓋副連長
南房哨長  好像也是預官
松江港哨長 連啟宏預官排長
後來調海岸里哨長 第一 ...
三個月之後  
我又去溫寮班哨
有遇到北汕哨長叫閔國雄的  也是專科的  跟你們副連長名字好像

海岸里環境優雅  鳥語花香  是示範班哨
南房就顯得生活很艱困   前不著村  後不著店的
哨所前的防風林常有一大群鳥棲息  很壯觀

再告訴你一個秘密
哨所出去  一點鐘方向   
在防風林裡面我們有搭一個小木屋  用來打混
我曾經在裡面察哨一整夜  嘻嘻  還帶了鬧鐘進去呢(怕睡過頭)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114.47.232.x 於 2009-12-29 00:39 發表

三個月之後  
我又去溫寮班哨
有遇到北汕哨長叫閔國雄的  也是專科的  跟你們副連長名字好像

海岸里環境優雅  鳥語花香  是示範班哨
南房就顯得生活很艱困   前不著村  後不著店的
哨所前的防風林常有一大群 ...
大林排守過溫寮和北汕喔??請問是幾年的時候?
因為我83年左右跟公司同事到大安海水浴場烤肉時,北汕就已經變廢墟了!
頂庄連的連部好像更早就撤掉?(在中油加油站對面)
北汕跟五甲東當年也是重點班哨,三不五時就有長官跑去督導!
五甲東因為前有迷宮陣可以延遲敵軍,比較不會打槍!
北汕就一路直直殺進來,有次師長陳鎮湘一早就殺進來,還好當時買菜的買菜
補休的補休,三句話報告完隨他到處看看後也沒事 !
說實在台灣守海防,老兵都喜歡去艱苦班哨好過示範班哨,像是南埔和下龜殼(溫寮旁邊)
就是老兵的天堂!!
我們那時軍官不接哨長,都是稱駐點軍官,只有在哨長休假連部沒人可代時,暫代個幾天!

[ 本文章最後由 熊男 於 2009-12-29 08:48 編輯 ]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熊男 於 2009-12-29 08:45 發表

大林排守過溫寮和北汕喔??請問是幾年的時候?
因為我83年左右跟公司同事到大安海水浴場烤肉時,北汕就已經變廢墟了!
頂庄連的連部好像更早就撤掉?(在中油加油站對面)
北汕跟五甲東當年也是重點班哨,三不五時就有長 ...
是滴  大林排掙脫了黑暗的南房之後
就去守溫寮  是在民國80年4-6月  
這是一個地靈人傑的好地方
北汕是會哨的時候去簽到的
當初大安海水浴場曾經有  來電50  去拍攝電視節目呢

下龜殼我在會哨時也有去過
總之  都是剛到班哨報到的時候走得比較正期
之後就比較那個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san 於 2009-12-28 23:55 發表
港仔里哨長 路上士
海岸里哨長 蓋副連長
南房哨長  好像也是預官
松江港哨長 連啟宏預官排長
後來調海岸里哨長 第一 ...
還在營部的時候,本來營長要我去港仔里的,
但是當我押車送米到一連、三連回來之後,就被改到南房了。
南房那時剛遺失101P,在上級長官的眼中黑得發亮,
是督導的重點。

所以我剛到那邊時,真的是很苦瓜。
苦瓜當然不完全是來自督導,
除了連長會目透凶光、發吼狂飆、扯掉我們的棉被、翻倒我們的內務櫃之外,
其餘的督導者都算很和氣。

最主要是有惡劣的天氣、以及不充足的補休。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熊男 於 2009-12-29 08:45 發表

大林排守過溫寮和北汕喔??請問是幾年的時候?
因為我83年左右跟公司同事到大安海水浴場烤肉時,北汕就已經變廢墟了!
頂庄連的連部好像更早就撤掉?(在中油加油站對面)
北汕跟五甲東當年也是重點班哨,三不五時就有長 ...
退伍之後,想要再去北汕溫寮附近逛逛,
但是就是找不到路。
在溫寮會哨時,往北是到北汕,可以在海墘廟附近休息,
往南是到下龜殼,可以在中途一個埋伏哨休息,
加上天氣漸漸進入夏天了,日子越來越舒服。
唯一覺得不好的是日夜時常顛倒,身體越來越差。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163.24.145.x 於 2009-12-31 09:09 發表


退伍之後,想要再去北汕溫寮附近逛逛,
但是就是找不到路。
在溫寮會哨時,往北是到北汕,可以在海墘廟附近休息,
往南是到下龜殼,可以在中途一個埋伏哨休息,
加上天氣漸漸進入夏天了,日子越來越舒服。
...
五甲、北汕、海墘、溫寮 看這裡:  
http://tw.myblog.yahoo.com/coe-4 ... crumb=H.7t3%2Fi0EYa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59.125.17.x 於 2009-12-31 12:44 發表

五甲、北汕、海墘、溫寮 看這裡:  
http://tw.myblog.yahoo.com/coe-4 ... crumb=H.7t3%2Fi0EYa
謝謝囉!

現在營區都一直在荒廢,
好羨慕當初有留下照片的人,
可以從中尋得一絲絲青春的記憶。

引用 TOP

師對抗(一)   

日子終於快來了,我們馬上要南下伸張正義。

該來的師對抗還是躲不掉,在通霄海邊只過了一夜,隔日則去大坪頂師部報到。一個在海邊,一個在山上,一個在西,一個在東,頗有走靈山朝聖的感覺。通霄旅部的早餐也是相當可口的,只略遜師部一級而已,給他四點五顆星。

師對抗要準備什麼呢?大家一致的答案是:錢。我們利用11月25日(日)到苗栗市張羅錢,散散心,各自作鳥獸散。我則是去苗栗戲院看《魔鬼總動員》,並在頂好賓館QK了一下。

翌日11月26日(一)晚上,幾經波折,終於到達台中大甲東營區,我與朱排一起見習該營,我在兵器連,朱排比較不幸,被分派到第二連。營部幕僚的文書們,看看朱排的腳說:「你應該可以撐20公里沒問題。」這裡是步一營,建制在這裡的同學還有小路路、包XX、黃XX,才三四天沒見,看到他們煞有排長一回事的。我也總算來到了一個稍能安頓的營區,卻是為了下一個流離的開始。

兵器連的連部在營區的最後面,我的出現讓他們小忙了一下。

「排ㄟ,你是支援的喔?」   「不是,是見習的。」
「阿你要不要戴鋼盔? 」    「要吧?!」
「要不要帶槍?」           「要吧?!」
「我們是紅軍,你的名牌是要繡排長,還是支援排長,還是見習排長?」
「阿,都好……」
「明天帶你去營區門口的對面,買一些東西。」
「好的。」

記得初次見面,還有點陌生的連長對我說:「你就當作是捧個人場,一起去師對抗吧!」我慢慢的喜歡上見習這兩個字,因為是編制外的,所以如果我的表現是狀況外,也嘟嘟好而已,再加上又有車子可以坐,所以這場師對抗,真的是太適合我了。

引用 TOP

師對抗(二)

民國79年11月28日—12月15日
步一營兵器連是很專業的一支隊伍,兩三下就搞定了我的各種裝備。除了鋼盔、槍枝我自己帶之外,地圖、EM7、120砲方向盤都有專人負責。

集結
台中大甲東? 王田交流道? 彰化二水? 雲林斗六石榴工業區(集結)?

晚上十二點,不安又興奮的車隊從大甲東營區出發了。步兵連的行軍部隊稍早於晚上九點就先行出動了。師對抗真正的狀況還沒開始,我們是要先去雲林斗六石榴工業區集結的。車隊慢慢地開,時速三十公里,走走停停,原因不外就是車隊超越步兵連,然後停車等步兵連超越我們一些,然後再換車隊行進。

我們沿著縱貫線鐵路的西邊南下,另一營則是沿著鐵路的東邊南下,可想而知他們的路線大多是山路,比較辛苦。黎明破曉前,伸手尚不見五指,部隊抵達彰化二水,在上級長官的指揮下,我們很巧妙的找到了很適合的砲陣地。架了砲,派出了哨兵,各自找隱避掩蔽,聊天的聊天,睡覺的睡覺,玩牌的玩牌,我由於跟他們還不是很熟,只能四處走走看看。

接近中午,砲排出現了冰啤酒。剛從甘蔗園裡撇完大條的排副,喜孜孜的發到每位弟兄的手上。我雖然是編制外的,但是福利還是共享的,大夥這才真正的體會到:兵器連就是不一樣,連部不知去向,各砲排分別帶開,排副就是最大的。這種同甘共苦的袍澤之情,深刻的舞動著二十歲男人的青春肉體。

晚上,離開了二水,接著在石榴工業區待了一個星期。也讓我這個菜排開始習慣了這種披星戴月的野外生活,我們已經整整一個星期都沒洗澡了,也沒有感覺哪裡不舒服。青春無敵,年輕就是本錢。

挖了砲陣地,架了偽裝網,木箱剛好可以當打牌的桌子。晨昏顛倒也罷,餐風露宿也好,日子還是要過的。

引用 TOP

師對抗(三)

狀況開始
雲林斗六石榴工業區? 嘉義水上? 台南柳營? 善化? 三炮所(折返點)? 善化? 麻豆? 下營? 鹽水

狀況開始了,步兵連發狠狂行軍一口氣從斗六走到了八掌溪,兩軍對峙,我紅軍展開拂曉渡河攻擊南下,勢如破竹,一路挺進,殺得藍軍117師措手不及,雖偶而遇有小股頑強抵抗,但仍不成氣候。於是我們120砲車就如入無人之地,也一路南下,水上架砲、柳營架砲、善化架砲、三炮所架砲。目視所及,皆無藍軍。

然而好景不常,命運總是愛捉弄人,當我們在善化高中後門圍牆,煮麵條吃晚餐,彈吉他猜謎語時,卻第一次遇到了藍軍。還好不是正面衝突,藍軍說近不近,說遠不遠,就從這畝田另一頭的產業道路,成一列縱隊行軍。機警的砲排弟兄們,紛紛躲進玉米田當中,屏息呼吸,目送他們離去。

國軍弟兄好像很會掉裝備,師對抗才剛開始,地圖、EM7就相繼遺失,所幸到最後都有撿回來。還有行軍迷路,某步兵連長走到摔槍說:「他馬的,不走了!」也見識到步兵連三人一組輪流睡覺的夜行軍;陣亡時脫偽裝帽,對峙時比火點。有了這次師對抗的歷練,一年之後去新竹營測驗,大林排就曾經率領砲車跑給裁判官追,你說我是不是好樣的?

撤退時,途經麻善大橋,首見我紅軍步兵踽踽而行,顯然是落隊的弟兄,砲車繼續前進,又見落隊弟兄三三兩兩,卻是藍軍;之後又見紅軍,之後又見藍軍;之後再見紅軍,之後再見藍軍。搞得我們也不知道誰被誰包圍了。過了麻善大橋,抵達麻豆,轉進下營,最後在鹽水的一間廟前面,獲知狀況結束,功德圓滿。

綜觀此役,砲排發現,雲林嘉義都很容易找到砲陣地,台南就比較困難一點。原因是前者地廣人稀,很容易找到閒置的土地。另外,台南人的人情味也是一流的,有一戶人家讓我們整排弟兄洗澡,男主人說他也有參加過師對抗;在某國小架砲時,隔天有位女老師還送來飲料二箱,泡麵一箱,她說她先生也有參加過師對抗,知道很辛苦!南部人真好。

狀況結束
虎頭埤? 永康上鐵皮? 大甲東

之後,部隊拉拔到虎頭埤某營區借宿,並且辦了一場食不知味的烤肉活動就上鐵皮回大甲東了。該營區印象中是一個新訓單位,想不到來到別人的地盤還可以遇到步校的同學,他們各個光鮮亮麗,我們則是灰頭土臉,草綠服的袖口早就泛著油光,青春的臉龐有著苦瓜的印記,似乎都在見證著這一場三餐不繼、日夜不分、飢寒交迫、餐風露宿的師對抗。

引用 TOP

報告各位長官
在下已經進駐大坪頂西營區
目前保修廠和庫房已經改建成庫房並設有保全
我們六位替代役男住在正門會客室
其他還是一樣殘破
之前颱風來又倒了一些樹
現在裡面能走的路變得更少了

上次來了一位50多歲的老人家
說年輕時在這裡當兵
我就帶他進去轉了一圈
早上來了一車四五人說89年精實案時在這裡當兵
無奈今早縣政府長官來視察
不敢讓他們進來

平日1~5我都會在
假日依規定在會客室、庫房、保修廠設定保全
我們隸屬於苗栗縣政府行政處

skuld1945@hotmail.com
替代役69T檔案管理役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61.20.148.x 於 2010-01-06 11:05 發表
報告各位長官
在下已經進駐大坪頂西營區
目前保修廠和庫房已經改建成庫房並設有保全
我們六位替代役男住在正門會客室
其他還是一樣殘破
之前颱風來又倒了一些樹
現在裡面能走的路變得更少了

上次來了一位50 ...
看來...這篇文章要找阿信,給他興奮興奮..
http://tw.myblog.yahoo.com/km-na ... &l=f&fid=24

http://tw.myblog.yahoo.com/km-na ... &l=f&fid=24
   2006年,一群兵空,在阿信遇挫不懈,往返多封公文,費好大功夫,
找上多位人士"請託"下,終於開個門讓待過大坪頂的軍友,進入參觀,
那次,內心真的很激動.
  儘管,金門移防回台,駐在西營區,不曾進過東營區(師部),
但,已是離開23年了, 那天,整個人像瘋子一樣,
把整個營區繞了好幾遍,即始服役時,也沒這般走遍西營區.
尤其步六營的營舍(那時是旅集中),不管是有沒改建的,每一間
都給他闖進去"憑弔"一番.
  軍友集合時,就由駐東營區弟兄帶隊解說,那天,弟兄們也是異常興奮,
作介紹時,服役時的趣事逸文,謠指傳聞通通出籠,就這樣,
師長寢室辦公室,師長副師長的小伙房,警閉室,機密密碼室,.....給他進入參訪,
甚至,半伏地的無線載波台,差點想闖進去,因為已半埋土堆中,
只露出兩個磚砌排氣通風孔!!
  當晚回到家,仍在興奮中的講給老婆聽,   唉! 女人,
給她露出一臉不解和無奈表情, 好像一副"這有什麼好聽的"!
真不知,就是有這麼兩年烈火青春,才換得一個真男子!!

[ 本文章最後由 阿鴻營搜索 於 2010-01-06 16:27 編輯 ]

引用 TOP

給他忘了重點,
就是約阿信,找個時間,再進入"參訪".
那次(2006年),駐守的保全人員說,其實,原本規劃找"某家"
大電子公司(聯電或台積電)設廠房,因此,營區要移平清空,
後來,用水量超大的電子廠,無法解決缺水問題,整個計畫才做罷!

  現在,趁有"熟人",趕緊再回億一番,免的缺錢的政府,賣地找錢亂花!!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阿鴻營搜索 於 2010-01-06 16:26 發表


看來...這篇文章要找阿信,給他興奮興奮..
http://tw.myblog.yahoo.com/km-na ... &l=f&fid=24

http://tw.myblog.yahoo.com/km-na ... prev=4722&next= ...
小弟在西營區、東營區都待過,跟阿信學長回去看大坪頂,種種回憶又回到了眼前───彷彿看到了師長被軍長「釘」;看到連長在前面大開腳踢正步,小弟緊跟在後;看到連上弟兄一起歡笑、一起行軍累垮癱在地上;看到8BHQ在新連長帶領下出發行軍南下,小弟瘸著腳站在郵局前敬禮目送──感謝有這個園地,謝謝!

引用 TOP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2000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