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列印

金牌臥底兵 70年代聯勤警衛兵故事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小弟在眾前輩前班門弄斧,試將真實事件改用第三人稱的小說方式改寫,
以免造成當事人的困擾,同時看起來或許會比較輕鬆一點

組織細胞大爆發
細胞是什麼
小曾在關東橋新訓中心選兵時,被上級政戰單位挑選為「組織細胞」。
小曾的教育班長孫班長事後得知這件事情跟小曾說:「你ㄟ害,怎麼去當細胞呢?那個就是爪扒仔阿,你下了部隊被上級知道的話,你會倒大楣的。是哪個單位挑你當細胞的?」
小曾也搞不清楚剛剛那位掛蝴蝶兵科的中校是哪個單位的,只能對著班長說:「我也不知道阿,那位長官只給我一個信箱號碼與一個收件人名字,還有500元的郵票,他要挑我,我也不敢說不要阿」

孫班長很擔心的是到底是哪個單位來這個聯勤兵新訓連佈建組織細胞,如果是他們聯勤的政戰單位來佈建,那應該沒甚麼大礙。最怕的是國防部政戰總部來佈建,那兩週前我背值星的時候受連長下令半夜帶著全連新兵去盜取營區內施工包商的砂石,這件不法行為要是被這些不知死活的菜鳥細胞檢舉(那個年代並沒有爆料一詞,孫班長只能想到的是檢舉兩個字),我就死定了。

要是東窗事發的話,那個卑鄙奸詐的許連長肯定是不會承認是他下令的,到時候我豈不是兵當不完?想想真是可怕,看來我得對這些剩兩週就要結訓的新兵好一點,不能再用關東橋那些傳統的整兵手段對待他們了。
孫班長心念已定,慈眉善目地對小曾說:「小曾,我們也相處一個多月了,我想你不會騙我的,算了,不用回答我這個問題了。還有,結訓前如果有什麼問題的話,都可以來找班長,班長會全力幫你解決的。」

小曾被孫班長的態度大轉變弄得有點莫名其妙,這個新訓連在關東橋已經被這些如狼似虎、可謂心理變態的教育班長惡整了一個多月。只剩半個月就要結訓了,為什麼班長一聽到我被挑選為組織細胞就對我這麼好?細胞倒底是作什麼的,會給我的軍旅生活帶來好運或是惡運呢?

由於只剩三天就要放長達一週的探親假,小曾對於孫班長在最後階段的示好毫無感覺,只希望這三天趕快過去,越早逃離這個令人淚灑的地獄越好。至於組織細胞是幹什麼的,以後再說吧。

好細胞需要放置到壞器官裡面
小曾放完探親假回來,剩沒幾天就要分發部隊了,新訓中心也不再操兵了,頂多是出些不痛不癢的公差,日子過得還算悠閒。

某日連上突然出現一位消失已久的人物,這位不速之客是本連的前任輔道長,在新兵開訓後兩周就被調離本連。新兵們對這位中尉輔導長普遍具有好感,至少他不會用三字經咆嘯新兵,體罰凌虐的勾當也輪不到他出手。

那為什麼消失已久的輔導長又出現在連上呢?現任的輔導長把部隊集合在教室內,把部隊交給老輔導長指揮。老輔導長開始講一些下部隊的事情,聽起來都像老生常談,不痛不癢。講了十來分鐘後,輔導長話鋒一轉,開始說一般部隊的辦公費用有限,如果要完成上級交付的任務,有時候會出現一些不合情理的作為。

例如旅部規定本連要在半個月內完成野戰教練場的水泥人像,但是旅部並沒有發給合理的材料費。像這種情形許連長實在是難為,可是又不得不去完成旅長交代的任務,像這種狀況下,如果連上有一些比較不符合常態的作法時,相信各位弟兄應該能諒解與包容。

大部分的新兵戰士都聽得一頭霧水,不曉得輔導長在說什麼。只有少數像小曾這種教育程度較高的人,知道他在說三、四周前,全連新兵半夜帶臉盆去偷挖包商砂石的事情。

輔導長看大家毫無反應,心中一則以喜,一則以憂。
喜的是這票死菜鳥好像忘記了,那一夜月黑風高時,81個人一起去偷東西。或者他們根本不知道那是偷,以為只是單純的搬運公差。
憂的是根據孫班長的線報,有不明的政戰單位在這群新兵內佈建組織細胞。到底是那個單位來佈建的?又有哪些人變成了細胞?這些細胞會不會再放探親假期間就向那位佈建的政戰中校報告兵器連半夜盜採師部營區內施工包商的砂石呢?

忐忑不安的輔導長最後只得說:「不管在這一個多月來各位弟兄在關東橋過得是否愉快?有道是好來好去,各位即將分發到快樂的聯勤單位去當爽兵,如果連上長官有得罪各位的地方,輔導長在這邊代表他們致歉。反正陸軍、聯勤各不相干,以後很難再見面,有不愉快的地方就在這邊做個結束。」
此時大部分的聯勤新訓戰士聽得很是感動,居然熱烈鼓掌表示支持。而少數聽得懂的人,為了避免被輔導長盯上,增加無謂的困擾,也都鼓起掌來。

小曾因為是目前唯一曝光的細胞,為了表示自己的忠誠,鼓起掌來更是賣力。尤其輔導長那段「各位即將要去當聯勤爽兵…」的說法,更讓小曾聽起來就很爽。

無論如何,該兵器連的危機總算在前任輔導長回來處理後,看似沒有立即的危險。至於倒底這個「連長下令,班長帶隊偷竊」的事件會不會東窗事發,則還有待觀察中。至少旅部要求的工程,在沒有撥發足夠材料費的狀況下,總算如期完成過關了。

當事人孫班長心中其實有另外一個疑問,旅部真的沒有撥足夠的錢下來嗎?有沒有可能是有撥錢下來,而被中飽私曩掉,再叫我帶人去偷回來?反正出事情的話,一定都是推給我,錢是他們在賺,黑鍋給我背,真是他mother賤!沒辦法阿,不照連長的意思辦,他就不簽我假單。

而小曾的想法是,反正下禮拜我就要去當爽兵,我幹嘛去管你們這個爛兵器連的鳥事?講那麼多,誰有空鳥你阿?

其實小曾不曉得的是,當他同意當組織細胞時,他就不可能被分發到爽單位了。

在小曾入伍的前幾年,聯勤警衛部隊發生了幾件菜鳥抓狂槍殺長官或舉槍自戕的軍紀事件(註:可參考陳為民所著”軍中鬼話”之南港排 排長衣冠塚事件)
勤指部(勤務部隊指揮部之簡稱)政戰保防系統就開始在新兵中佈建,以求禁絕不當管教與體罰凌虐,避免類似事件再度發生。當小曾同意當組織細胞後,他就成為勤指部警衛部隊的一員,註定要拿槍站衛兵或輪值安官到退伍。所謂的聯勤爽兵已經與他無關了。

當可憐的小曾還在幻想以後的爽兵生涯時,他不知道他已經自一個虎口走向另一個比關東橋更恐怖的虎口中…….(未完待續)

字體大小與段落會再調整改進

[ 本文章最後由 uk3196du 於 2013-01-21 14:12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micl 金錢 +6 原創內容! 2016-01-05 08:37

  • charleslin1213 金錢 +2 讚!讚!讚! 2012-09-05 14:19

  • 南洞捌 金錢 +5 2012-09-04 14:37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03 17:39

  • 東莒57一兵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01 23:34

  • ralphy 金錢 +2 讚!讚!讚! 2012-08-31 22:29

  • 經補連小兵 金錢 +2 讚!讚!讚! 2012-08-31 11:58

  • 陸一特 金錢 +1 讚!讚!讚!以前真的有細胞;我們都虎爛要找師主任報告! 2012-08-30 13:08

  • hkj_0516 金錢 +4 原來還真的有細胞的存在,那當下我被連長不當管教,怎麼沒見得細胞出來贊聲 2012-08-30 10:56

  • 120砲士 金錢 +1 學長..好文..期待大作!! 2012-08-30 10:29

引用 TOP

聯勤兵都很爽? 別傻了

隨著下部隊的日子逐漸接近,關東橋聯勤75梯新訓戰士們的心情也更加愉快,大家都作著當完一年十個月的爽兵等退伍的春秋大夢。

只有少數的新兵心中冷笑著,因為他們的家人熟門熟道的,早就知道有三分之二的人會被分發到硬斗的警衛部隊。所以這些人早在新兵入伍沒多久就開始去打點連絡,等到各部門來新訓中心選兵時,就先把這些被”註門”好的兵選到爽單位。

  爽單位所要的兵大致分為兩大類,第一類是預約打過招呼被選走的的,第二類是警衛部隊評估此人智商過低或是給他拿槍彈會有安全顧慮的。所以要說分到爽單位的一定有動用人事去喬,這樣的說法也不盡公平。

在那個年代(民國七十幾年),聯勤兵的分發根本沒有抽籤過程,可謂是極度的不公平。在新訓期間表現良好的普通人,他們的下場就是分發到各廠庫去執行警衛勤務,誰叫你是個正常的人阿!

  當然爽不爽是相對的比較,並非絕對。比起同年齡的陸二特役男被分發到陸軍野戰部隊或是金馬前線,能在本島的兵工廠站衛兵,其實也很茫了。但是與其他被分發到收支組、眷服處、官兵休假中心、軍墓處….等單位的同梯相比,人家是上下班制,出了中心就再也沒摸過槍。而發到警衛部隊的人則是每天摸五七步槍、跑五千公尺、作體能到退伍。

  就算是玉皇大帝的天庭也需要一票天兵天將在南天門站衛兵,與天庭內站在神仙後面搖扇子的僕役相比,那些手拿刀槍雄壯威武的天兵天將當然是很累。

  這一切的選兵內幕,75梯新兵戰士小曾完全不知道,他一心幻想憑自己在這個新訓連中的優異表現,理應被分派到高司單位辦公。小曾完全沒想到,聯勤也有許多單位需要有衛兵站大門口與哨所,而大部分的同梯也都不知道。

  直到下部隊的前一夜,連上的軍官開始宣布每個人的分發單位,聽到自己被分發到「獨一排」,小曾眉頭一皺,直覺案情並不單純。上下班單位怎麼可能會有連與排的編制?天阿,難道我被分發到作戰部對了嗎?聯勤哪裡來的作戰部隊呢?

  由於被分發到警衛部隊的人是按照座號,自警一連依序分發到警六連,然後再自獨一排分到獨三排。等到小曾發現前面有出現”警X連”這樣的番號時,他恍然大悟大部分的人都要去站衛兵了,心情開始低落起來。而小曾的前後鄰兵還在慶幸說不要怕,我們又不是”警X連”,那種才是警衛部隊,我們是獨立排阿,獨立部隊最爽阿,沒人管,涼死了。唯獨小曾已經有了覺悟,直覺大事不妙了。

  小曾所不知的是,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來自於他不該答應那位政戰官去當組織細胞,把自己分發到爽單位的機會給斷絕了,根本就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來,都是自己咎由自取的阿。

  當初關東橋的教育班長有對新兵說過:「我看你們這些聯勤兵大部分都是要站衛兵站到退伍」,新兵們聽了都不以為意,心想那是班長的酸葡萄心理,忌妒我們聯勤兵很涼,胡說八道的,沒想到這是真的!

  新竹的早晨風勢很大,分到勤指部的75梯新兵背起大背包,列隊步行前往新竹火車站。有些分到上下班單位的同梯,則是單位直接派旅行車來接走。

這隊新兵心情很是沉重,人家要去上天堂,我們這些要去下地獄的人渣還要自己走路去搭火車,豈是一個慘字可以形容阿?竹風雖大,卻也吹不散新兵們沖天的怨氣。

  小曾越走在心中越幹,來的時候用巴士把我們載進來,要走的時候連個卡車也不給坐,這是什麼又什麼嗎!小曾不了解進中心的巴士是縣市政府兵役科出錢的,要走的時候車錢誰出呢?就算上級有撥發車錢,也很有可能被挪用到其他地方,
反正等下把人交給領兵單位的人,大家一拍兩散,誰會去追究呢?

  部隊帶至新竹火車站前,小曾與另外四位同梯的被獨一排的上兵文書與另一位下士班長領走。小曾發現那位班長衣領上的領章是刀槍不入的步兵領章,他終於認命了,自己跟當陸軍沒什麼兩樣。聯勤兵很爽嗎?爽個屁啦!

  其實小曾還是錯了,這句「跟當陸軍沒什麼兩樣」還是不對。在宜蘭礁溪等著迎接他們的新兵銜接之隆重程度,關東橋將近兩個月來的這一切只是前菜而已。五個菜鳥像七月半的鴨子不知死活,即將搭上平快火車前往集天堂與地獄於一地的礁溪204廠,面對恐怖的新兵銜接教育。



[ 本文章最後由 uk3196du 於 2012-09-13 16:59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薩加諾 金錢 +4 學長好文。難怪我們收支組的兵,真是... 2017-07-22 21:21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2015-06-28 15:44

  • charleslin1213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05 14:40

  • 東莒57一兵 金錢 +1 如果可以重來, 小兵我寧願只站衛兵站到退伍..... 2012-09-01 23:41

  • 胤禛 金錢 +2 讚!讚!讚! 2012-08-31 15:43

  • 一生懸命 金錢 +1 讚!讚!讚!精品文章 2012-08-31 11:36

  • 120砲士 金錢 +1 學長..好文..請學長繼續回憶!! 2012-08-31 10:42

  • 猛沃營參一 金錢 +10 2012-08-30 21:57

  • 陸一特 金錢 +1 聯勤兵和步槍兵會一樣操嗎? 2012-08-30 13:14

  • Sunny 金錢 +4 204廠生產項目含避彈衣嗎?刀槍blue 2012-08-30 12:47

引用 TOP

已經裁撤的苗栗303被服廠在70年代有生產防彈背心
在苗栗市中正路的原址現在已經改建成苗栗地方法院
我有看過部分的生產過程 看起來有點兩光 應該是強迫推銷給警察穿
另外在獨一排宜蘭大福兵器測試場有看過測試防彈背心
方法有點原始 把防彈背心掛在山羊身上 在不同距離用步槍與手槍打
測試結束後直接開槍打山羊的頭 因為山羊沒有牠頭型的避彈盔
山羊光榮為國殉職 兵試場晚上吃羊肉爐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2015-06-28 15:45

  • ryoo 金錢 +5 原創內容! 2015-04-10 18:18

  • 陸一特 金錢 +1 請問是黑山羊還是白山羊? 2012-08-30 16:13

引用 TOP

各奔前程 同梯保重

   五個菜鳥隨著參一文書與下士班長在新竹往台北的平快車上慢慢搖晃,這位文書看起來感覺上卻有點陰沉,不太說話。反而是另外那位班長看起來心情不錯,從新竹上車後就面帶笑容,好像很好相處的樣子。(事後得知,這位班長已經破月了,派他出來是變相的放他退伍假)
   五個菜鳥大都是沉默不多言的人,只有一個性比較活潑,車過桃園他終於向班長問出那句所有下部隊菜鳥都會問的傻問題:「班長,我們部隊操不操?」
   班長笑著說:「你們去了就知道阿,要不然你問旁邊這位學長,問他比較準」
旁邊的參一文書看了兩人一眼,冷笑不說話。菜鳥見他不搭腔,也不敢再多問。但是五隻菜鳥心中開始出現惶恐不安的情緒,看這個樣子可能是上了賊船了,不過再操也不會比關東橋操吧,既來之則安之。
   同車廂裡面還有要被分到南港警四連的同梯,人數不少,大約十二個人。他們的帶隊班長與小曾他們的班長態度就差很多,一路上大聲吆喝,毫不顧慮同車廂其他民眾異樣的眼光。警四連的新兵有人拿出菸來請同梯的抽,那位班長馬上大罵:「X你媽的X,誰說可以抽菸了,你們活得不耐煩了嗎?」。
   菜鳥們連忙慌張地收起煙,正襟危坐不敢再交談,擺出好像在關東橋餐廳中等待開飯的坐姿。班長罵完後,馬上掏出煙與他們的文書開始吞雲吐霧起來,還不時把菸吐像菜鳥們,一副賤樣。
   小曾他們的班長看了他們警四連所演出的這齣戲碼,轉頭對著小曾等人說:「你們要抽菸可以拿出來,但是菸蒂要給我撿乾淨,別留在地上」
   由於剛剛親眼目睹了同梯們被喝罵的慘狀,小曾他們也搞不清楚班長是講真話還是講反話,雖然也很想抽菸,但都不敢動作,怕被班長惡整。(這要感謝關東橋的教育班長,把菜鳥們沉默、忍耐、機警的功夫訓練得很好)
   旁邊一直不多言的上兵文書這時候開口了:「要抽的快抽吧,到了排部你們就沒得抽了。」菜鳥們聽得此言更是惶恐,眼露遲疑。笑臉班長接著說:「新兵銜接教育時,你們抽菸都要受到管制。他是說真的,要抽的快抽」,同時拿出他自己的煙請菜鳥們抽,也遞給文書一根,大家一起吞雲吐霧起來。那個年代,平快車沒有空調,也沒有公共場所禁菸的法律規定。沒多久整個車廂香煙裊裊,煙霧飄至警四連那票人的地方時,有個菜鳥用不服氣的眼神瞪著他們的班長,意思是他們可以,為什麼我們不行。惡班長發現了他的眼神,叼著菸走到他的前面,惡狠狠地說:「看起來你有點不爽的樣子厚,你可以坐到他們那邊去抽菸,但是我會視同你脫離部隊掌握,報請連長處置。坐過去阿!」,菜鳥聞言連忙回答:「報告班長,我沒有想抽菸」,低頭不語。這位老兄還沒進到部隊就黑了,日後想必前途無”亮”。
   小曾霎時領悟到,雖然是同一個指揮部,但是連隊不同,作風就不同。但是小曾的判斷半對半錯,對的部分是不同連隊有不同作風,錯的部分是還沒進入部隊,怕菜鳥半路逃兵,大部分的帶隊人員都不會露出兇狠的態度。警四連那個兇狠班長很明顯是菜鳥班長,說起來也有點不知死活,半路上給新兵逃兵的話,他的責任也很大,絕對會倒大楣。
   火車快到台北站了,笑臉班長說:「都起來,上背包,準備下車,我們要在台北轉車去礁溪」。這時候菜鳥們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是宜蘭,要不然從分發到上車從頭到尾都不知道自己的部隊在哪裡?笑臉班長看了警四連那隊人一眼,轉頭對自己的兵說:「他們要坐到下一站南港下車,趕快跟他們說再見吧」
   小曾等人怕那位警四連的兇班長又對同梯的發飆,不敢大聲喧嘩,只有在經過同梯們座位前面時,偷偷擺擺手表示道別。正襟危坐同梯們都一臉衰樣,也只得微微點頭表示再見了,關東橋的同梯們,大家保重了。
   下到月台,班長說我們直接到另一個月台轉車,到了車上再補票。這個指令害菜鳥們心都碎了,因為大家本來想趁出站、買票、入站的過程中掌握時間去打電話回家報訊,沒想到是直接換月台轉車,一點機會也沒有。離部隊的距離已經越來越近了,最好還是不要白目造次去問班長可不可以打電話,以免惹禍上身。
  在月台上候車時,小曾他們又遇見一位同梯被一位穿外出服的軍官領著,在月台的另一側等車。得到班長的默許,小曾他們過去與這位同梯的話別。
小曾問:「港梯ㄟ,你被分到什麼單位?」,
這位同梯的一臉屎樣地回答:「收支組啦」。
小曾說:「那是上下班的單位,你會茫死了,恭喜阿」
同梯的苦笑不得地說:「是馬祖的收支組,我要去基隆等船,槓」
  兩人話別後,剛剛在一旁聽到交談內容的班長說話了:「他去馬祖到退伍前大概都不能回台灣了,你怎麼沒問他有沒有女朋友,順便交接一下」。同梯們聽見了大多百感交集,這位同梯被分發到最涼的單位,不過卻是馬祖前線。這到底是幸運還是倒楣,沒人說得準,還是準備面對自己的未來比較實在吧。
  就這樣,台北車站是小曾等人與同梯們最後道別的地方,等著花東線的莒光號,小曾有股:「勸君更進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的感嘆。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ryoo 金錢 +10 精品文章! 2015-04-10 18:30

  • charleslin1213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05 14:51

  • 南洞捌 金錢 +5 2012-09-04 14:41

引用 TOP

拍謝 太小了,我再重貼一次

各奔前程 同梯保重

   五個菜鳥隨著參一文書與下士班長在新竹往台北的平快車上慢慢搖晃,這位文書看起來感覺上卻有點陰沉,不太說話。反而是另外那位班長看起來心情不錯,從新竹上車後就面帶笑容,好像很好相處的樣子。(事後得知,這位班長已經破月了,派他出來是變相的放他退伍假)

   五個菜鳥大都是沉默不多言的人,只有一個性比較活潑,車過桃園他終於向班長問出那句所有下部隊菜鳥都會問的傻問題:「班長,我們部隊操不操?」

   班長笑著說:「你們去了就知道阿,要不然你問旁邊這位學長,問他比較準」

旁邊的參一文書看了兩人一眼,冷笑不說話。菜鳥見他不搭腔,也不敢再多問。但是五隻菜鳥心中開始出現惶恐不安的情緒,看這個樣子可能是上了賊船了,不過再操也不會比關東橋操吧,既來之則安之。

   同車廂裡面還有要被分到南港警四連的同梯,人數不少,大約十二個人。他們的帶隊班長與小曾他們的班長態度就差很多,一路上大聲吆喝,毫不顧慮同車廂其他民眾異樣的眼光。警四連的新兵有人拿出菸來請同梯的抽,那位班長馬上大罵:「X你媽的X,誰說可以抽菸了,你們活得不耐煩了嗎?」。

   菜鳥們連忙慌張地收起煙,正襟危坐不敢再交談,擺出好像在關東橋餐廳中等待開飯的坐姿。班長罵完後,馬上掏出煙與他們的文書開始吞雲吐霧起來,還不時把菸吐像菜鳥們,一副賤樣。

   小曾他們的班長看了他們警四連所演出的這齣戲碼,轉頭對著小曾等人說:「你們要抽菸可以拿出來,但是菸蒂要給我撿乾淨,別留在地上」

   由於剛剛親眼目睹了同梯們被喝罵的慘狀,小曾他們也搞不清楚班長是講真話還是講反話,雖然也很想抽菸,但都不敢動作,怕被班長惡整。(這要感謝關東橋的教育班長,把菜鳥們沉默、忍耐、機警的功夫訓練得很好)

   旁邊一直不多言的上兵文書這時候開口了:「要抽的快抽吧,到了排部你們就沒得抽了。」菜鳥們聽得此言更是惶恐,眼露遲疑。笑臉班長接著說:「新兵銜接教育時,你們抽菸都要受到管制。他是說真的,要抽的快抽」,同時拿出他自己的煙請菜鳥們抽,也遞給文書一根,大家一起吞雲吐霧起來。

那個年代,平快車沒有空調,也沒有公共場所禁菸的法律規定。沒多久整個車廂香煙裊裊,煙霧飄至警四連那票人的地方時,有個菜鳥用不服氣的眼神瞪著他們的班長,意思是他們可以,為什麼我們不行。惡班長發現了他的眼神,叼著菸走到他的前面,惡狠狠地說:「看起來你有點不爽的樣子厚,你可以坐到他們那邊去抽菸,但是我會視同你脫離部隊掌握,報請連長處置。坐過去阿!」,菜鳥聞言連忙回答:「報告班長,我沒有想抽菸」,低頭不語。這位老兄還沒進到部隊就黑了,日後想必前途無”亮”。

   小曾霎時領悟到,雖然是同一個指揮部,但是連隊不同,作風就不同。但是小曾的判斷半對半錯,對的部分是不同連隊有不同作風,錯的部分是還沒進入部隊,怕菜鳥半路逃兵,大部分的帶隊人員都不會露出兇狠的態度。警四連那個兇狠班長很明顯是菜鳥班長,說起來也有點不知死活,半路上給新兵逃兵的話,他的責任也很大,絕對會倒大楣。

   火車快到台北站了,笑臉班長說:「都起來,上背包,準備下車,我們要在台北轉車去礁溪」。這時候菜鳥們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是宜蘭,要不然從分發到上車從頭到尾都不知道自己的部隊在哪裡?笑臉班長看了警四連那隊人一眼,轉頭對自己的兵說:「他們要坐到下一站南港下車,趕快跟他們說再見吧」

   小曾等人怕那位警四連的兇班長又對同梯的發飆,不敢大聲喧嘩,只有在經過同梯們座位前面時,偷偷擺擺手表示道別。正襟危坐同梯們都一臉衰樣,也只得微微點頭表示再見了,關東橋的同梯們,大家保重了。

   下到月台,班長說我們直接到另一個月台轉車,到了車上再補票。這個指令害菜鳥們心都碎了,因為大家本來想趁出站、買票、入站的過程中掌握時間去打電話回家報訊,沒想到是直接換月台轉車,一點機會也沒有。離部隊的距離已經越來越近了,最好還是不要白目造次去問班長可不可以打電話,以免惹禍上身。

  在月台上候車時,小曾他們又遇見一位同梯被一位穿外出服的軍官領著,在月台的另一側等車。得到班長的默許,小曾他們過去與這位同梯的話別。

小曾問:「港梯ㄟ,你被分到什麼單位?」,
這位同梯的一臉屎樣地回答:「收支組啦」。
小曾說:「那是上下班的單位,你會茫死了,恭喜阿」
同梯的哭笑不得地說:「是馬祖的收支組,我要去基隆等船,槓」

  兩人話別後,剛剛在一旁聽到交談內容的班長說話了:「他去馬祖到退伍前大概都不能回台灣了,你怎麼沒問他有沒有女朋友,順便交接一下」。同梯們聽見了大多百感交集,這位同梯被分發到最涼的單位,不過卻是馬祖前線。這到底是幸運還是倒楣,沒人說得準,還是準備面對自己的未來比較實在吧。

  就這樣,台北車站是小曾等人與同梯們最後道別的地方,等著花東線的莒光號,小曾有股:「勸君更進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的感嘆。


[ 本文章最後由 uk3196du 於 2012-09-13 17:00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精品文章! 2015-06-28 15:44

  • 阿丸 金錢 +10 勸君更進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真的寫出當年在新竹月台上搭北上火車的心情 2012-10-04 12:33

  • 阿侯 金錢 +1 我有一個高中好友姓蔡 72年底73年初分發至南港並受士官訓當班長 2012-09-06 11:40

  • dragon690 金錢 +1 原創內容 2012-09-02 20:13

  • 東莒57一兵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01 23:47

  • 陸一特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8-31 23:17

  • 猛沃營參一 金錢 +10 2012-08-31 16:57

  • 胤禛 金錢 +2 精品文章~請繼續 2012-08-31 15:47

  • 明日記憶 金錢 +1 讚!讚!讚!太讚了! 2012-08-31 14:30

  • jacky_chiou 金錢 +2 讚!讚!讚! 2012-08-31 12:36

引用 TOP

細胞不只一個人 這樣才能驗證情報的正確性 避免挾怨報復
細胞的命運很像香港電影裡面的臥底警察 一但出事情兩邊不是人
通常會死得很難看 要不然就是害別人死得很難看

系統公告:發表文章不只會加金錢,也會••,您的摳摳少了13元!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2015-06-28 15:45

  • 猛沃營參一 金錢 +14 2012-08-31 16:58

  • 明日記憶 金錢 +1 正常來說,應該是讓該死的人死的很難看,可是實際上卻不一定。 2012-08-31 14:34

  • 一生懸命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8-31 13:03

引用 TOP

初抵礁溪
  一行人上了前往花蓮的莒光號,參一學長開始向菜鳥們收取差額車資,菜鳥不敢多問只得乖乖付錢(日後等到小曾自己當上了文書,才了解到這條車錢是可以向廠內申請差旅費退回給新兵的,但是參一並沒有退車錢給菜鳥。換言之,參一學長所收的車錢全進了他的口袋)。由於從古至今的北花線鐵路總是擁擠不堪,空調車廂內也不能再抽菸了,會引起公幹的。沒有座位的大家就擠在車門處吹風兼哈草,順便看看路過的女人,品頭論逐一番。

  一路陰沉的參一文書開始笑顏逐開有說有笑,突然變得很開朗。帶隊班長虧他:「你從一早到台北都結一張屎臉,怎麼現在突然恢復正常了?」

  參一學長說:「我是怕有人在半路上給我落跑,緊張死了。兩個月前警X連參一去南部領新兵,半路上有人趁停車時騙參一要下月台買涼的請大家喝,結果一去不回跳車逃兵,那個參一回去後就被關禁閉,死得有夠難看的。」

  帶隊班長又問:「那現在又還沒回到排部,你怎麼不會擔心了?」參一說:「現在車過猴硐,不一會兒就進入宜蘭,只要在頭城看緊一點,就到礁溪了。要跑的早就跑了,現在要落跑很難跑得成,宜蘭到台北的交通又不是多方便。」參一說著說著還笑著看我們一眼,又說:「現在跑,鐵公路車站都有憲兵在巡,而計程車司機看見一個平頭的年輕人倉皇攔車,想也知道是逃兵,大家都怕麻煩,誰肯載他」

  其實參一文書這段話是唬爛的,只要有心要逃又有錢,他講的那些狀況都是可以克服的,半年後就有菜鳥的突破他所說的那些障礙,下部隊一週後就成功地自宜蘭逃回嘉義。所以他說的這些話只是在嚇菜鳥:你們都快到部隊了,現在逃也沒什麼意思,你們就乖乖地跟我回去吧。帶隊班長也陪著幫腔說:「黑阿,當聯勤兵還要逃兵,會被別人笑死的,又不是去外島。」

   他們兩個越說逃兵的事情,小曾等人心中越啟疑竇:「為什麼要逃兵?我們在關東橋被整成那樣了,全連都沒人逃兵,難道這邊會比關東橋還可怕?可是我們是來當聯勤兵的,怎麼有可能比關東橋還痛苦呢?」

  小曾等人的懷疑是正確的,痛苦程度是要看比例的,在關東橋十幾個軍士官管一個連的新兵,除了集體性的處罰外,除非菜鳥本身太傑出或是太天兵,一個菜鳥要被盯上的機率大約是十分之一。但是下了部隊後,人數比例剛好反過來,假設是一個完整的步兵連,一百人只有十個菜鳥,那麼菜鳥被盯上的機率就是10個人盯你一個,換算起來被盯到的機率就提升為在訓練中心的一百倍。

  但是會在下部隊的途中逃兵,機率實在是太少了。要逃早就在放探親假的時候跑了,除非是抽到金馬獎、女友快要兵變,或是家中突然有巨大變故。所以小曾等人聽到兩個人的對話,有點越聽越迷糊。

  車外景色出現太平洋,龜山島也映入眼簾,兩小時的車程很快就過去,火車終於抵達礁溪。大夥兒魚貫下車出站,參一學長急著要收取票根,大家也都聽話地都交給他,都沒想到車錢是自己出的。

  一出來就看見站前的小廣場有輛軍用大卡車,小曾以為等下就是要登上那輛卡車去部隊。車旁的司機並沒有穿軍裝,而是穿米色上衣,咖啡色長褲的人,看起來並不像是軍人。司機向帶隊班長打招呼,原來他們是204廠載貨來火車站辦托運的,司機問班長要不要搭便車回去,參一回答說「謝謝,不用啦,我們有申請派車,等下老陳會來載。」話說完他就去公用電話打電話回廠連絡司機,菜鳥們看著公用電話,又興起想要打電話回家的念頭,但是又沒人敢提起。

  突然出現兩位戴白盔的憲兵自不遠處走向車站,小曾等人連忙立正站好、緊張兮兮的。參一學長見狀說:「免緊張,他們不會來管我們的,那是陸軍明德班的憲兵,放輕鬆,沒代誌」。果然那兩位憲兵就當小曾一票人是隱形人一樣,就從他們旁邊走過去,看都不看他們一眼。

   帶隊班長又說了:「但是如果以後你們放假時在車站時遇到憲兵,能避則避。雖然陸軍憲兵管不太到我們,但是盡量互相尊重,省得麻煩」

   75梯菜鳥中最活潑的那一個又厚話了:「可是班長,你是下士,那兩個一個上兵、一個一兵,他們沒向你敬禮ㄟ,哪有互相尊重?」

   帶隊班長白了他一眼說:「我又不稀罕,最好大家都當作沒看見,要不然你去向他們敬禮阿,快去!」。此菜鳥厚話去踢到鐵板,連忙閉嘴不敢多言。

   不一會兒出現一輛軍用廂型車(裕隆好馬747),班長要大家上車坐好。菜鳥門上車很是興奮,在關東橋常常看見一台這樣的車在跑,墨綠色車身噴著威武部隊,車上坐的都是校級軍官,沒想到我們小兵也能坐這種車。嘿嘿,這單位應該不錯的!菜鳥們不知道的事,他們要去的地方,主官是少將廠長,廠內民比軍人多,軍官比士官兵,是一個迷你的師級單位,有這種車可以坐並不希奇,還有大巴士呢。

   自礁溪火車站開出來左轉,不到一分鐘就抵達204廠,衛兵迅速開啟電動鐵門行持槍禮,旅行車不減速直接開進去。排部就在大門旁,一票阿兵哥聚在排部附近,好像一幅等著看好戲的表情。小曾等人的聯勤兵生涯至此正式展開,到底是福是禍,讓我們繼續慢慢看下去……


[ 本文章最後由 uk3196du 於 2012-09-13 17:01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最爛的醫務士 金錢 +1 衛校一個同學抽到那邊的明德班~教官聽到他的單位臉上表情超奇怪的~想哭又想笑的表情 2012-09-12 16:39

  • 明日記憶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07 20:13

  • charleslin1213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05 15:04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2012-09-03 17:34

  • 胤禛 金錢 +2 讚!讚!讚! 2012-09-03 02:16

  • 一生懸命 金錢 +1 讚!讚!讚!精采,不過建議學長段落多空一行 2012-09-02 23:08

  • jacky_chiou 金錢 +2 讚!讚!讚! 2012-09-02 22:35

  • dragon690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02 20:13

  • 猛沃營參一 金錢 +10 2012-09-02 17:48

  • 陸一特 金錢 +1 出中心到下部隊前坐的車,都不必自己繳錢! 2012-09-02 13:57

引用 TOP

暫時逃過一劫

   旅行車到達排部旁的停車場後,帶頭班長與參一文書直接下車往房舍內走,也不管車上的五個菜鳥,當菜鳥們還沒決定要不要下車時,一位身披紅藍白三色值星帶的下士班長走過來拉開車門,以低沉的聲音喝令:「15秒之內給我下車,面對我成一個班」。

   五支菜鳥不愧是關東橋操出來的兵,這種幾秒內面對誰成什麼隊型的把戲,是關東橋新訓中心周日夜收假後必玩的收心操。他們知道五個人加上五個大背包,如果爭先恐後,必定大家擠成一團卡在車門附近,結果就是一起受罰。

   在沒有機會事先演練的狀況下,車門口的一個人先下車,第二個人將背包拋出交給第一個人,餘此類推地順序下車,約七秒後連人帶行李全部下車,再用個三秒鐘列成班橫隊看齊,順利完全值星班長的要求。

   值星班長好像沒料到這群菜鳥會提前完成指令,有點不知所措,暫時忘記下一步要做什麼?(根據日後中鳥們所說,前面幾梯的新兵在這一關就因為搶著下車互相推擠就卡在車門附近,見面禮就是背著背包交互蹲跳一百下。)同時也聽見圍觀的人群發出讚嘆聲:「槓!有夠快的,他們是有練過的嗎?」、「槓!這樣子就少操到一樣了!」

   等到班長回過神來,發現五隻菜鳥已經立正站好在他面前等他下令,班長:「取背包…..上背包….好!向右轉,目標排部,齊步走」。此時圍觀的阿兵哥發出鼓噪聲:「黑 不是要爬進去的嗎?怎麼用走的?」、「槓!拎北來的時陣是爬進去的,他們為什麼不用」、「班長你忘記了獨一排的老規矩了嗎?」

  班長一臉無奈地領著新兵繼續前進,不理會旁人的囉嗦。小曾他們聽到學長們的鼓譟聲,則很慶幸自己不用爬進去,因為中午十一點要在柏油路上伏進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當時又是穿著短袖上衣,爬進去肯定會手肘破皮兼燙傷。小曾這些菜鳥有點孤陋寡聞,他們都沒聽過有很多部隊,菜鳥都是要爬著進去報到的。

  而後面的學長則有點不爽,持續叫囂與發表不滿意見,表示非常不認同值星班長的作法,一致咸認此班長嚴重破壞本排的傳統儀式與軍中倫理。此時,背後出現一個聲音:「你們都給我閉嘴,盡快散去,沒看見廠裡監察官在對面樓上監視著這邊嗎?」

另一個聲音說:「阿 可是這樣很不公平,以前我來的時候為什麼要伏進爬進來,不公平啦,政戰士」。

政戰士:「前一陣子出太多事情,指揮部下令,如果有人體罰凌虐新兵,軍官記大過,士官兵送禁閉,情節嚴重者一律送軍法,你們是想要害死劉班長嗎?」

某老鳥:「槓!安列算挖雖,以前被操好玩的歐?」

  政戰士又接著說:「廠裡監察官上次看見你們要74梯的菜鳥爬進來很生氣,本來想要辦人,是行政室主任幫忙說情才沒處分幹部的。他知道今天有新兵報到,早上就把我叫去他那裡嚴重警告,如果再被他看見叫新兵伏進報到,他要叫排長帶著所有幹部在菜鳥面前繞著行政大樓伏進三圈,要不然就直接送軍法」

  此言一出,眾人眼光瞄向行政大樓三樓的室外樓梯處,結果發現中校監察官面帶微笑地對著這邊揮手致意,眾人無奈只得作鳥獸散。

  值星班長將菜鳥們帶到排部紗門外又下令:「立定….向左轉….下背包..好。現在給你們上廁所時間三分鐘,廁所在你們的右手邊,不要被我逮到抽菸,被我逮到你就倒大楣,開始…」

   菜鳥們就算沒有尿意,能夠暫時脫離班長的視線與掌握三分鐘,也算是一種幸福。大家小便完,窩在洗手台等待班長喊集合。此時聽見外面又有老鳥在向值星班長抱怨哪有菜鳥爆到是這樣子的,班長說:「你們不要急,現在是上班時間,等監察官下班再說,而且指揮部規定要給新兵一週適應期,過了一周適應期就會開始玩真的」

   小曾等菜鳥聞言大驚失色,沒想到這邊還有眾多菜色等著招待他們,不過好在還有一週的適應期,至少今天已經少吃了一趟苦,走一步算一步了。

   值星班長吹哨子集合,要菜鳥們取背包隨他進入排部,排長等下要在中山室召見新兵,並介紹幹部與環境。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明日記憶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07 20:16

  • charleslin1213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05 15:12

  • jacky_chiou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04 09:35

  • dragon690 金錢 +3 讚!讚!讚!原創內容 !!! 2012-09-04 01:47

  • 一生懸命 金錢 +1 讚!讚!讚!樂天知命 2012-09-04 00:04

  • 陸一特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03 23:56

  • 猛沃營參一 金錢 +10 2012-09-03 22:51

  • 通信署黑駕駛 金錢 +2 讚!讚!讚! 2012-09-03 20:55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2012-09-03 17:38

  • 胤禛 金錢 +2 看到這也回想起台中市內那不知名營區(聯勤)去找二叔時的衛兵 2012-09-03 02:20

引用 TOP

在部隊中有來自各中心的兵 比較之下 我還是覺得關東橋來的適應環境比較快
比較不會被部隊中的班長修理得很慘 因為早就吃過很多大虧了
我下面的說法如果有得罪人請多包涵
來自成功嶺的新兵通常銜接時 被班長與老鳥整的最慘 其次是仁武營的
當然來自這兩個中心的新兵給人的感覺也都比較陽光而正面
也因為如此一下部隊 就好像小白兔誤闖叢林 很容易受傷害
我在部隊中沒遇過車籠埔的新兵 但是87梯(太久了 不是很確定)的新兵與我們自己75梯的都是關東橋兵
感覺起來就是陰沉而耐操 有實力與班長的凌虐週旋較久
其實關東橋這樣操也沒什麼不好 比較接近戰場實況
當年如果有爆發戰事 或許我們在戰場上的存活率會比較高
因為關東橋的班長比敵人還可怕嗎? 哈哈...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嘿都謀阿緊 金錢 +3 讚!讚!讚! 2016-06-12 10:09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我很贊同! 2014-11-21 12:36

  • kyamato 金錢 +2 我很贊同 2012-09-15 18:00

  • 電台報務 金錢 +2 讚!讚!讚! 2012-09-07 22:30

  • 明日記憶 金錢 +1 我很贊同 2012-09-07 20:18

  • cwlin 金錢 +1 來自成功嶺的新兵我,很贊同! 2012-09-05 21:50

  • SkyBlue 金錢 +1 我也是小白兔...... 2012-09-04 13:33

  • jacky_chiou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04 09:45

  • 一生懸命 金錢 +1 讚!讚!讚!我們又何嘗不是..."誤闖叢林"的小白兔! 2012-09-04 01:18

  • 胤禛 金錢 +2 我很贊同 2012-09-04 01:09

引用 TOP

超迷你連級單位

   進入排部後,首先看到是12頂上下鋪的雙人鐵床,每四頂拼排在一起,總共分成三堆。這種鐵床並不是陸軍新訓中心那種雙人上下鋪的大鋁床,反而像舊式學生宿舍的上下鋪鐵床,感覺起來並不像軍隊的寢室,比較像工廠宿舍。

   床鋪的對面有一排藤椅,與一張安官桌,後面是牆壁。牆壁上有一個很大的布告欄,但是上面並沒有任何公告,頂端有四個大字:「肝膽相照」,下端有全排的人名、所屬單位與相片。

   小曾迅速地瞄了一下這張肝膽相照圖表,全排大約有五十幾個人。分成排部、再連分遣班、大福分遣班、宜蘭庫等四個單位。兩個分遣班都各有十個人的兵力,而宜蘭庫只有一個老士官長與一個一兵。小曾心中幻想著,要是能夠分發到宜蘭庫那個2人單位應該很爽,只有兩個人絕對不可能還要站衛兵。

   當小曾還在幻想時,值星班長下口令了:「面對我成一個班,……停。倒背包,時間30秒,開始!」 因為新訓中心每次周日收假後,一定都會來這麼一次所謂的「安全檢查」,看看新兵是否利用放假把違禁品帶入部隊,所以菜鳥們也駕輕就熟地將黃埔大背包裡的東西迅速倒在身前的地板上,30秒好像還是太久了。

   當大家的東西全部雜亂地堆在地上時,值星班長開始檢查這些物品。有個菜鳥的背包倒出了一本清涼照雜誌,班長馬上拿起來說:「這是違禁品,要沒收,如果你有意見的話,可以找政戰士申訴」,該員當然是不敢有意見地接受結果。

   地上的眾多物品中,數量最多的違禁品當然是香菸與打火機。班長說話了:「新兵銜接教育期間不能隨意抽菸,現在把你們地上與身上的香菸與打火機用奇異筆寫上名字,然後放入這個內務盒(現在叫做收納盒)中,可以抽菸的時候班長會拿出來,你們自己抽自己的煙」

   因為火車上帶隊的班長早已說過有菸禁,菜鳥們也早有心理準備,紛紛迅速照辦。這時候最厚話的75梯菜鳥又放砲了:「報告班長,那我這盒檳榔要不要寫名字交出去?」 班長笑著回答:「那個喔,檳榔是絕對違禁品,就算你通過銜接教育也不能被查到有,丟到垃圾桶去。」

   這時候有位上兵走過來,用台語說:「班仔,我幫他拿去丟!」 班長點頭同意,那菜鳥一臉無奈地將檳榔交給上兵,還得說:「謝謝學長。」  老鳥走出室外,當班長還在翻檢物品時,外面傳來吵雜聲:「見者有份,不可以獨吞」、「我也要來一粒!」、「槓!這盒檳榔好新鮮,都還沒吃半粒!」

   被沒收檳榔的菜鳥雖然有點不爽,但是不一會兒就想通一個道理:「雖然規定不能吃,但是好像本單位還是很多人在吃,應該還是有機會吃檳榔的」,他馬上稍解不爽之情,嘴角偷偷地露出一絲微笑。

  小曾則是很好奇,這一路上從關東橋到礁溪都有人帶著,同梯的是如何去變出那一盒新鮮的檳榔? 當日晚上洗澡時小曾有問港梯的這個問題,他說:「就在礁溪火車站前面阿,班長與文書去打電話時,我馬上轉身向後面路邊的檳榔攤買的,拿一百元還沒來得及找錢,他們就回來的,槓!本來以為只了50元,沒想到連半顆都吃不到,一百元全部泡湯了」

   班長檢查完新兵的物品了,班長:「我看你們這一梯的新兵手腳很快,現在把所有東西裝回背包內,時間只給你們15秒,開始!」 要在15秒內把東西整齊地裝回背包是不可能的,更別說還要區分地上的東西是誰的。感謝關東橋的多次大地震教育,新兵很有默契的只把身前的東西塞入背包,有拿錯的事後再調整回來。如果還要在那邊弄清楚這雙襪子是誰的,保證時間不夠被處罰。

   班長:「3 2 1,停….立正站好」,班長看見地上的東西都已迅速被裝入背包
,也不再刁難。班長說:「手提背包成一路上樓,隨我去見排長」新兵們遵令魚貫上樓,準備去見日後主宰他們生殺大權的獨一排主官-----步兵中尉黃排長。

   等到一、兩周後新兵們與中、老鳥混得較熟時才知道,這次帶隊與值星的班長都是破月即將退伍的,都是佛心來的,沒有殺氣。要是剛好輪到殺手級的班長,
這入門儀式恐怕沒有這樣簡單。兩週後76梯新兵自成功嶺報到,75梯菜鳥親眼目睹所謂殺手級班長對待他們的手段,不禁捏把冷汗,連呼僥倖。

系統公告:發表文章不只會加金錢,也會••,您的摳摳少了14元!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pinkfloyd 金錢 +2 這種合作默契很強! 2015-08-26 11:04

  • 明日記憶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07 20:23

  • 阿侯 金錢 +1 我高中好友蔡班長的排長也是我同學 陸官專修56期 姓賴 後壁人 但不是我朋友 2012-09-06 11:49

  • dragon690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06 10:43

  • 猛沃營參一 金錢 +14 2012-09-05 22:00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2012-09-05 20:54

  • jacky_chiou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05 15:35

  • 一生懸命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05 13:15

  • seal0816 金錢 +3 讚!讚!讚! 2012-09-05 10:49

  • cccyt 金錢 +11 2012-09-04 17:26

引用 TOP

你是細胞嗎?

   上到排部二樓,見到一大堆鐵製內務櫃,中間有張正方形的木桌,旁邊還坐了兩三個阿兵哥正在下象棋。值星班長看了他們一眼說:「長眼睛的快閃開,拎排ㄟ要對新兵講話,別在這邊吵」,下棋的阿兵哥聽見「拎排ㄟ」三個字就好像見到鬼一樣,馬上火速收拾棋盤下樓去。
   
   又進入一個小門,貼著兩側牆壁放了好幾張長型桌子,桌子旁邊都是一般的木製辦公椅,房間正中央則淨空出一片空地。班長叫新兵先將背包放在一旁,將新兵列成班橫隊。

   不一會兒中山室旁另有一個木門打開,一位身高不到165公分,身穿軍便服的中尉軍官走進來。後面則跟著一位身高約180公分,身穿草綠服的中士政戰士。值星班長連忙喊口令:「聽口令,看齊….好,立正」,轉身向已經站在隊伍前方的排長行禮。排長回禮後,班長又喊:「稍息」,新兵們很識相地馬上又立正大喊:「排長好!」排長很滿意地點點頭說:「稍息」

   之後排長大致說明了這裡是聯勤兵工生產署的204廠,當地人都稱此地為電池廠,本排則為聯勤總部勤務部隊指揮部配屬於本廠的警衛排,本排的直屬長官則為勤指部指揮官蔣上校,廠內的最高長官則為孫少將。不過這些內容,新兵無論是通信或是放假都不可對外提起,否則視同洩漏軍機。

   排長又說,新兵到本排均需接受二至三個月的銜接教育,銜接時間長短視新兵表現好壞而定。這段時間雖然比較辛苦,但一旦通過銜接教育,日子就會過得很輕鬆,除了衛哨勤務與三個月一次的指揮部体能戰技季測,都不會有陸軍的下基地、行軍、演習等大事。如果銜接期間有問題,可向政戰士反應,本排視同連級部隊,但是沒有輔導長,政戰士為本排最高政戰主官。

   接著排長離開,換政戰士上場講話,大概也是講一些有問題要反映,部隊絕對會幫你解決的制式屁話。接著政戰士要大家坐下填寫資料,趁著大家填寫資料的時候,排長對值星班長耳語一番後,進入中山室旁邊他剛剛走出來的小房間,也就是政戰士的房間。

   這時候,值星班長開始一次叫一個新兵進入政戰士的房間。小曾第一個被叫進去,小曾以為排長是要個別談話,了解新兵的狀況。沒想到排長開門見山不說廢話地直接問:「你們在新訓中心時,有沒有高級長官找你們,要你們在下部隊後,定期向他回報部隊中的狀況?」

   這時候小曾猛地想起關東橋孫班長講過的話:「細胞就是爪耙子,被你的上級長官知道,你就死定了…」,小曾決定抵死不認,一路裝傻到底,搖頭說沒有。而黃排長也沒有再逼問,但是他意有所指地說:「不管有沒有,本排有兩個文書缺,現任的文書一個69梯,一個70梯都將在兩個月左右退伍,你要是好好銜接,不要惹事生非的話,你就很有機會當上文書」,接著又說:「勤指部的兵下部隊後,到退伍前大多還是在同一部隊,所以你要愛護這個部隊,千萬不要作出對不起部隊的事情,要不然你的日子會很難過。」

   小曾心中想:「哇靠!威脅利誘都用上了,承認當細胞還可以換到當文書喔?」,但是既然已經否認了,也只好否認到底了。排長見小曾悶不吭聲,也只好叫他出去,換下個人進來。

   下一個是小王,小王是苗栗人,好像是苗栗農工畢業的,体能很好,但是因為他有木工專長,在關東橋期間都被借調去木工隊長期出公差,很少被操到。他從房間出來後,看起來好像心情不錯的樣子,不曉得排長與他之間說了些什麼?

   當日稍晚小曾有問小王排長跟他說些什麼,小王說排長問我是不是細胞,如果承認的話,不要亂放砲,以後會給我當文書。小曾又問小王:「那你有承認嗎?你是細胞嗎?」 小王說:「我是阿,但是我有承認,那又沒什麼差,聽說當文書很涼的,小曾你也是細胞嗎?」小曾說:「我是阿,但是我沒承認,我怕被找麻煩。」

   其實這五個人只被佈建了兩個細胞,後面三個人排長看看他們的資料就覺得不可能是細胞,講些身家調查的話,之後就草草收場。填寫資料完畢,值星班長先分配內物櫃,要新兵們把背包內的物品歸定位整理好,接著就要帶下樓分配床位。新兵們也利用這個空檔將剛剛拿錯的東西交換回來,值星班長在旁邊看到笑出來,說:「原來你們剛剛是亂收一通的喔,難怪時間會來得及,算你們聰明」

   小曾發現自己的處境有點難堪,排長已經證實了新兵中有組織細胞,而且還有人承認了,排長會不會懷疑我騙他?他會不會暗中或光明正大整我,槓,都是新訓時那個找我當細胞的中校害的啦,小曾現在真是進退兩難了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嘿都謀阿緊 金錢 +3 讚!讚!讚! 2016-06-12 10:20

  • a0921194 金錢 +1 那裡是搞細胞 根本是搞分化 互相監視求進步 2014-01-28 18:09

  • 阿侯 金錢 +1 幹過軍人 公務員 沒人找我當細胞 2012-09-13 10:38

  • grizzle_13579 金錢 +2 獨立排也應有輔導長.我看過憲兵的獨立排堻ㄕ陰し移阞纗L. 2012-09-08 09:12

  • 明日記憶 金錢 +1 哪有主官這樣問新兵,你是細胞嗎?這個主官太厲害了。 2012-09-07 20:29

  • 胤禛 金錢 +2 讚!讚!讚! 2012-09-06 15:41

  • dragon690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06 10:46

  • 猛沃營參一 金錢 +10 2012-09-05 22:04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2012-09-05 21:02

  • 120砲士 金錢 +2 原創內容 2012-09-05 16:14

引用 TOP

吃飽睡足的新兵適應週

   本來勤指部的警衛部隊並沒有規定統一的新兵適應期,都由各連隊自行去調整,但是通常是三五天就要求新兵把衛哨守則與用槍時機要領背熟就推上去站衛兵。不過也不致於新兵報到第一天就要人家去站衛兵,要不然被反情報隊滲透成功的話,這條帳還是要算在連隊與主官身上。

   而幹部對於新兵開始上場站衛兵的時機拿捏也很為難,新手倉促上陣難免狀況連連。因為聯勤的大門衛哨比一般的陸軍大門衛哨複雜太多了,員工、廠商的身分確認就很麻煩,再加上有不同的軍事單位前來洽公,確實盤查的話會耽誤時間,如果訪客事後向受訪者抱怨,常常廠內就一通電話打過來向排長「溝通」。雖然這樣的情形不會嚴重到妨害到衛哨勤務,但總是麻煩惹人嫌,故大多不敢讓新兵太早上陣。

   如果讓新兵太晚上陣站衛兵,那就變成老鳥們會跳起來抗議。有補新兵的時候大多是有人要退伍,要退伍的人是不用站衛兵,新兵也不能站衛兵。那就造成中、老鳥衛兵站不完,明明部隊裡人一大堆,可是衛兵硬是站到兩歇四、兩歇三的,這些睡眠不足的中、老鳥就會火氣很大,對新兵的態度一開始都不會太友善。

   不知為何原因,75梯次新兵開始,指揮部下令所有警衛部隊的新兵下部隊的第一週為適應週,新兵一律不准站衛兵。小曾這一梯下部隊時剛好遇到53年次龍年兵有提早退伍的措施,聯勤兵大多是陸二特,本來就只要當兩年兵,結果還提前退伍。結果害得那些54年次的蛇年兵簡直快氣死了,都恨自己的父母不早幾個月把自己生出來,而且他們還要在這青黃不接的時候擔負起部隊的中堅,他們是最悲慘的受害者,心情都普遍不好。

   小曾等人則是這個新措施的第一批受惠者,每天晚上睡通霄,中午還有兩小時的午睡時間,看在那些要站兩歇四的學長眼中,這簡直是沒天理,有夠火大的。而值星班長每次叫起床時,都還會刻意地問新兵睡得飽不飽阿?當聯勤兵不錯厚?而旁邊的學長則酸溜溜地說:「睡飽一點,省得以後沒得睡」。

   其實這一週是小曾他們在在聯勤的軍旅生涯中能夠睡通霄的唯一時日,日後每夜能睡到6小時就算是運氣好,最悲慘的是一年後移防台中,在苗栗303廠後哨還有常態性的2歇3,在這些年輕人的心中,從沒有想過能夠睡通霄是一種莫大的幸福,而這種睡眠時間長期不足且會中斷的折磨,也在他們退伍後給部分人帶來睡眠上的問題。在那個年代,部隊中並沒有值夜勤可以補休的規定,睡眠不足是你家的事情,衛兵還是要有人站。

   至於食物部分,204廠的廚房是由專業的廚師雇員負責的,飯菜煮起來比訓練中心精緻太多了。廠內住宿的職業軍士官雖然都有交伙食費,但是他們也常常不吃廠內的飯而外出吃礁溪街上的飲食,這些多出來的分量,打菜的阿姨與歐基桑都會盡可能地補給警衛排的阿兵哥。

   小曾他們第一次進到餐廳去午餐,打菜阿伯很熱情的招呼:「哇!又有新兵來了,來來多給你們一些菜,偶會把別人的子弟當自己小孩照顧,多吃一點」

   小曾聞言很是感動,眼淚差點流下來,連聲稱謝。待就坐後,坐在新兵對面的值星班長笑著說:「你們別信那個”析老搞”的鬼話,他沒那麼好心,他是要跟你們混熟,以後要翹班出去比較方便,至於要不要給他方便,以後你們自行拿捏。」

   就這樣小曾的部隊第一週過著吃飽睡足的太平歲月,頂多是背背守則。而晚點名後的新兵体能訓練最多就是伏地挺身50下,交互蹲跳50下,早上頂多跟著部隊出廠跑步,日子過得很是安逸。小曾偶爾想起排長會不會懷疑我是細胞這個問題,不過看起來似乎沒什麼大問題。

   小曾高興得太早了,恐怖的風暴將在一週後來臨,此時67.68梯老兵都退伍離去,而殺手班長也自外防分遣班調回排部來伺候新兵,他們要倒大楣了!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阿侯 金錢 +1 菜鳥還是苦一點 心堣騆踏實 2012-09-13 10:41

  • charleslin1213 金錢 +2 讚!讚!讚! 2012-09-06 16:50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2012-09-06 16:00

  • 胤禛 金錢 +2 學長~我可以確認你在苗栗時與我二叔及二嬸有同時待在303廠了 2012-09-06 15:45

  • 猛沃營參一 金錢 +10 2012-09-06 13:50

  • 陸一特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06 10:42

  • jacky_chiou 金錢 +1 感覺有風雨欲來的恐怖景象.. 2012-09-06 10:41

引用 TOP

阿猴學長
我是75-77年在聯勤服役
您說的那個年代 操得更恐怖
如您所言 勤指部的基層軍官自連長以下大多是專修班的
而指揮部的參謀也都是各連隊主官轉任的
可以想見是如何烏魯木齊
部分專修班的軍官有個習性 都放任士官與老鳥去管理部隊
他們該作的業務則都丟給文書去作
整天閒閒地等放假與領餉  一但出包 閃得有夠快的
這就造成了整個部隊的傳統 士官隊也是他們訓練出來的
整個指揮部的習性與傳統就蔓延到各連隊 搞得民不聊生 怨氣沖天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2015-06-28 15:53

  • 兵器連觀測兵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06 12:19

  • 阿侯 金錢 +1 你說的沒錯 我好友是一個好人 不喜歡那一套 被逼去士官訓 回來還要為虎作倀 2012-09-06 12:05

引用 TOP

阿兵哥 你還幾天退伍?

   新兵適應週的第三天左右,小曾逐漸熟悉了排上到底有幾位班長,兩個待退的班長整天都笑咪咪的,還常常自願支援輪安官,就坐在沙發藤椅上,把步槍橫放在扶手上,像失智老人一樣,淡定地坐著。去關東橋帶新兵回來的那位班長比較活潑,有老兵路過虧他:「班長!剩下三天還站安官喔?你真歹命!」那班長總是回應說:「沒關係啦!人手不足,我作信用的啦!」另一位劉班長則下了他軍旅生涯的最後一次值星,不管是不是輪安官,都是沉默地坐在藤椅傻笑,很像灌籃高手中湘北隊的安西教練一樣,眼前發生的事情他都知道,但他都不用管。

  剩下一位廖班長是72梯的,算是當時全排最菜的下士。可能因為坎站太低與個性使然,在排部也沒聽過他大聲小聲的。當他接了值星之後,他要同時負責新兵的銜接,不過他也沒有積極地在操新兵,也是笑嘻嘻的,沒什麼脾氣。(過了一陣子之後,小曾才知道當時他幾天後要被調去大福分遣班當土霸王,心情也是好的不得了,何必去亂操新兵,結下樑子呢?)

排部的阿兵哥們,除了屆退老兵穿著運動服很好辨認外,小曾比較就能確定的就是還掛著二兵的是74梯的學長,總共有三個人而已,他們剛結束銜接沒多久,
舉止進退之間都還可以感受到他們的惶恐不安。

  其他的人不是上兵就是一兵,上兵勉強可以自他們軍服的脫色程度辨別他們的輩分,但是小曾還是看到一種很奇怪的軍服,顏色比草綠服淺很多,聽說是外出服,但是可以當作草綠服來穿,所以整個部隊居然出現兩種軍服顏色。

   新兵適應週的第四天,吃過早餐後,排部就有三個兵喜孜孜地分別登上本廠開往再連分廠的交通車,要把退伍老兵換回來。另外三個人與廖班長則登上好馬747要去大福兵試場,也是要把屆退老兵換回來。這兩輛車都是歡樂巴士,要去的人都有上天堂的感覺,可以暫時脫離「拎排ㄟ」的視線,過著沒有體能戰技操練、只站衛兵的太平歲月。要回來的屆退老兵心情之好更不在話下,平白無故的兩年兵還能提前退伍,他們的心情豈是上天堂可以形容,簡直是要重新轉世為人了。

  但是從再連開回的交通車上卻有個下士心情極差,他是70梯的下士林班長。他在外防班常常離奇失蹤不見人影,有不假外出之嫌,再連的少尉副排長很受不了他的行為,就利用老兵退伍、人員更替之際,把他順理成章地給調回排部。林班長是帶著賭爛的心情回到排部,因為這種調動方式不只丟臉,還有就近看管的意思,他的日子不好過了。還有要等著要被他銜接的75梯菜鳥的日子,想當然爾必定更慘。

   在這一天,排部人聲鼎沸,要退伍的是大梯,約有十來個人。屆退老兵見人就請退伍菸,當時洋菸是不准進口的,退伍菸都要去買水貨的走私貨。雖然說是走私貨,但是街上還是買得到,大多是35牌、 kent、馬勃爾這幾個牌子。小曾等人也拜這些學長所賜,當天每逢操課休息就有菸可以抽,剛接值星的林班長也不敢不給退伍老兵面子,只要老兵要請菸,他不敢不從。
   屆退老兵與其他阿兵哥之間最常聽到的對話就是:「你還幾天退伍?」、「我破百了!」、「我破冬了!」,最勁爆的回答是:「我明天啦!已經破日了」。有些破百的老兵則故意走到正在練習立正姿勢的75梯菜鳥面前問:「你還幾天退伍阿?」。小曾一臉尷尬不知如何回答,有的同梯則是面色鐵青不置一詞。這時候最厚話的同梯小陳回答說:「報告學長!我們已經破七百天了」,此言一出眾人皆笑到快跌倒,連一臉屎樣的林班長也笑出來了,只有仍然立正站好的菜鳥們心中怨懟著小陳:「你是在”裝孝維”嗎,這樣也要講,被別人笑死了」。

   翌日一大早,屆退人員不參加早點名,自行前往餐廳吃中華民國給他們的最後一顆饅頭。等到部隊早點名去餐廳也吃完早餐後,退伍的人一個一個前往政戰士與排長的房間辦理退伍手續,並且領到那張耗費快兩年青春才換到的退伍令。他們高興的展示給學弟們看,有些還鼓勵學地說:你們要忍耐,就快輪到你們了。

   發完退伍令,值星班長將部隊集合在大門口兩側成班橫隊,政戰士點起長串鞭炮,排長在門口與退伍老兵一一握手,在煙霧嬝嬝中,退伍的老兵仍然一個人一個人地發退伍菸,還幫每個人點火,然後快樂地揮揮手走向出軍隊,不管過程有多悲苦,總是結束了。

   小曾看到這一幕很是感動,這算是「不好來,好好去」吧,給退伍的人榮耀是正確的,不要讓人只記得部隊中痛苦的部分,以後社會上或許還會見到,誰是誰的上司或老闆還說不定呢。

   退伍儀式結束,銜接菜鳥們理所當然地去打掃鞭炮紙屑,林班長這時候交待:「給我掃快一點,十分鐘後你們的銜接教育正式開始。」小曾等菜鳥無奈地掃著地,不曉得這位面槍很難看的陌生班長要如何對待自己….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明日記憶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08 20:28

  • 一生懸命 金錢 +1 為菜鳥小曾加油 2012-09-08 00:22

  • 猛沃營參一 金錢 +10 2012-09-07 23:30

  • 胤禛 金錢 +2 平安退伍才是最重要的 2012-09-07 19:52

  • 陸一特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07 18:28

  • jacky_chiou 金錢 +2 聽起來10分鐘後恐怖的銜接教育要來了.. 2012-09-07 17:17

  • charleslin1213 金錢 +1 讚!讚!讚! 2012-09-07 13:15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2012-09-07 12:07

  • 阿侯 金錢 +1 很多人都不知道人情留一線 日後好見面的含意 2012-09-07 11:40

引用 TOP

勤指部的銜接教育操不操呢
我覺得這個問題是相對性的
跟當時陸軍尤其在金馬前線的阿兵哥
看完後 或許會有 "也才剛剛好而已,沒什麼了不起" 的感覺
但是對於目睹廠內義務役士官兵上下班的悠閒生活
相較於被分發到爽單位的同梯所過的日子
在聯勤警衛部隊服役的 當然覺得自己很操
凡事是相對的吧 不是嗎?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2015-06-28 15:54

  • 一生懸命 金錢 +1 經歷過的,那是自己的感受,倒也不必取得認同 2012-09-07 20:19

  • 胤禛 金錢 +2 我很贊同~同一大單位內也分369等 2012-09-07 19:46

引用 TOP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2000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