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列印

小瓜呆的《台灣CIA》今晚十點首播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還有一個叫銀正雄的是誰啊?
跟小瓜呆學長有什麼深仇大恨嗎?
看來樑子似乎結的很深!

引用 TOP

根據所知消息,習總的反腐大刀將砍向國台辦!
2015年1月上旬歷時兩天、在北京玉泉山地下室召開、習近平親臨主持的「檢討對台工作教訓、重新確定對台工作方針」的會議。會議中,習近平怒斥張志軍領導下的「國台辦」人員,國台辦主任張志軍當場自領罪責,且涕泗滂沱,竟至下跪謝罪。而太子黨還斥責他們:「一群『喪節辱黨』的酒囊飯袋,中看不重用的繡花枕頭,除了陪台灣政客、商人吃喝嫖賭之外,什麼正經事也不會做」!

引用 TOP

憲兵為何大動作追文件?管仁健透露軍方動機


管仁健文末還幽默表示,為了不被約去喝普洱茶,他也要用起保命絕招:「本文中集與下集已複製多份,分藏海外多種管道,隨時可上網公告。自此刻起恕不面交普洱茶,但有意者仍歡迎函購。」

           
管大! 來同心喝茶!!

引用 TOP

出處:319失歷任師長第63則
金防部再接通報時,該船已被沿岸不知情守軍以直射武器擊中半毀,死傷慘重,木造難民船,承受不了重機槍與火箭筒的射擊,其實大部分的人都已死亡,不乏重傷瀕死之傷者,後續處理確實有違人道精神,但卻也是不得不的作為!


這一段文,與管建仁所描述所載,出入甚大!
雙方都沒引述,可靠的佐證資料,以供讀者參考!
可以給個說法嗎?
尤其是不知情守軍擊中:::::
與屠殺是很大不同的歷史評價!
該還國軍清白,就該還原給國軍!
史實就是史實!
不容;任何扭曲或參假!
敝人;是看不見;管建仁與路人,身分差別!
沒任何人情世故,沒任何情感可言,更沒任何高低身分差別.

引用 TOP

倘若;媒體報導及管建仁所著,非全然是史實!
敝人;必須在這向那旅.營,致上最深的歉意!
敝人;曾在板上撻伐過兩位!
請參319歷任師長第35及37則!
這年頭;媒體或名人,所說,所寫,若未經查證屬實,恣意增減刪改!
本人這250也要負很大的責任,還當真全然相信,沒任何佐證資料的!

引用 TOP

出處:管建仁部落格,網友留言!
安全士官
當時在場的軍人少說也有200人, 但卻很有默契沒有一個人願意全盤拖出, 想想也是可以理解的,
小時後做的蠢事, 長大後在茶餘飯後聊是沒問題的, 但當時拿著自動步槍掃射手無寸鐵的老弱婦孺, 這種殘忍的事說出來也不是光榮的事,還可能會招來不可預期的後果, 當然大家選擇沉默.
年輕時覺得自己夠悍夠狠能夠承受一切就帶著槍跟著大夥下去, 但十年二十年後自己有了妻小,那自責無助和恐懼才悄悄上身揮之不去.
回想自己初為人父看著愛女嬌小的身軀靜靜的躺在搖籃睡的香甜, 心中是幸福暖暖的, 我告訴自己會用所有的能力去保護她陪著她成長,但想著想著瞬間畫面竟切換成當年沙灘上毛線衣包裹的嬰兒, 我自已也愣住了,天啊! 原來那是不到3個月大的嬰兒, 眼淚這時才在我眼框中轉著.
當時嬰兒俯臥沙灘上屍堆中, 毛線衣看不出有無彈孔,我猶豫著是否要把她翻過身來, 也怕他還活著還要繼續承受後續殘酷的事.
後來的調查報告我沒看過但應是挑能說的傷害最少的說吧,真的細節全說出來恐怕會把這事再度搞的人神共憤, 細節似乎只滿足讀者的好奇心,
對死去的家族已毫無意義, 若事情再次鬧大可能也會逼著那些當時執行愚蠢命令的人跳樓, 我納悶著, 沒開槍的我內心中都如此難受那執
行屠殺的人現在如何怎過的呢? 有辦法選擇忘記嗎?想必沒這麼容易吧!表面上若無其事但內心的煎熬將跟隨他們一輩子不定時的出現.
對不起! 我之後也選擇沉默,這非關道德勇氣, 也因怕不小心會逼死當時愚蠢的他們, 就讓他們繼續暗自的悔恨終身吧! 也請各位原諒我的膽怯.

127師小軍官
小金門事件下令開槍ㄉ是營長.她召集營內連長及輔導長執行射殺難民.當時有位陸官53期ㄉ輔導長後來是我官校連長.下令槍殺ㄉ營長是陸官39期姓曾ㄉ營長.我剛好認識他.他也跟我提過這件事.所有ㄉ罪責她一間扛下.其實也不是如板上大家所說ㄉ國軍殘忍.第一線ㄉ指揮官常常面臨抉擇.好壞自己擔.曾姓營長也因這件事入獄.弄ㄉ妻離子散家人ㄉ不諒解才是他最痛ㄉ.目前一個人獨居在北市.曾姓營長本來有光明ㄉ前程.也因這件事而破滅.事發之後她在國防部擔任上校也完成了美國戰院學業返國.個人通曉美.俄語.他被關前郝柏村也曾詢問他當時事件經過.後來關了2年出來甚麼都沒有.就接個案幫出版社翻譯書籍過日子.我也問她如果可以時空倒退.會不會下達射殺這個命令.他說不會.


亂入一下
Oliver Stone有開拍一部Pinkville將於2011年上映
就是改編自美萊村屠殺
那位為救村民不惜下令機組員槍口朝向美軍同袍的直昇機駕駛員Hugh Thompson已於2006年去世
當年在場下令的William Calley在2008年首度於公眾場合表達他的悔恨及歉意

至於37事件的真相種種
以華人特有的文化
大概永遠無法水落石出


或許這位網友下的定義是正確的吧!
傳統的封建思想,父威權領導方式,再加人情世故價值觀:::::
唉:::::
又有多少歷史的真相,被華人固有的文化,埋葬.掩蓋.修飾::::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65.49.68.x 於 2016-03-15 08:54 發表
出處:管建仁部落格,網友留言!
安全士官
當時在場的軍人少說也有200人, 但卻很有默契沒有一個人願意全盤拖出, 想想也是可以理解的,
小時後做的蠢事, 長大後在茶餘飯後聊是沒問題的, 但當時拿著自動步槍掃射手無寸 ...
完全不清楚的事,不用義憤填膺,因為根本狀況外.
在現場的營長,姓劉.兵器戰術圖解32~35期曾刊出他對此案件的處置及,自辨文及之後遭判軍法過程.
如果很關心此案,建議你跟雜誌社連絡,看有否舊書可購.
劉營長出獄後擔任"待命軍官",後在步校任教官,年資屆滿退役.沒有留美,也沒有去國防部.
旅長在現場,怎會輪到營長下令?


"安全士官"的留言,如果沒記錯,應該幾年前在後版也發表過.我很同情他在經歷過此事後
的心理創傷.但我無法確定他是否在現場.

越共解放越南後,除持續迫害華人外,對於掏的出錢者,也樂於收錢放人.這條船應該這樣才有辦法駛離
已在越共嚴格控制下的越南.
翻開地圖,越南離小金門多遠?這條小舢舨中途如無停靠補給油水,如何駛到烈嶼來?又是誰在給予油水補給後
指引他們往金門過來?答案已經很清楚.

外島守軍對於越界進入絕對禁制區的船隻予以摧毀,是防區的戰備規定.守軍無從辨別船上的是船民,還是共軍.
此套標準亦適用於登岸的"不明人士".


我在"世界新聞網"找到篇前117師少尉預官69年至70年駐守小金門期間
的服役回憶,
文章出處,世界新聞網.作者,班尼伯 (原文連結網址已消失)

草萋萋,隨著北風低頭,高粱旱地已轉黃色一片,陽光仍然熾熱,秋風蕭蕭,
整幅小金門田野地肅殺之氣令人不寒而慄。



遠方幾個黑點逐漸走近,扁擔兩端繩索綁著沉甸甸由白被單裹緊的重物起伏前進

,扁擔由兩名身著草綠野戰服的士兵扛著,一、二、三、四、五,總共五個,忽

悠悠地朝這邊走來,恍神間班尼伯似乎身處胡金詮電影《龍門客棧》追兵在草原

行進慢動作的一幕。



1980年,班尼伯在小金門服預備軍官役,官拜少尉兵工經理官。小金門原名烈嶼

,是位於大金門和廈門之間的一個小島,從緊鄰烈嶼的大膽島上,用高倍望遠鏡可

以看到對岸廈門大學紅瓦白牆教學樓裡的上課學生。當年台海敵立,雖然不再定期

互轟炮彈,但是偽裝成漁船的共軍時常越界挑釁,水鬼蛙人上岸摸哨的傳言亦繪聲

繪影。小金門地處最前線,駐防一個重裝野戰加強師和炮兵營。補給軍官辦公室的

坑道在山腰,大通鋪一律頭靠牆,腳朝外,以避免水鬼摸進坑道,一路刎頸。辦公

室、臥鋪、餐廳都在花崗岩打洞的坑道裡頭,住在坑道,冬暖夏涼,用餐時,兩三

人高的岩壁不時滴水,碗內是黃黃軟軟的戰備米,得先澆上清湯讓米蟲浮起用筷子

夾出。由頭上下來的水滴,偶爾不偏不倚地落在肥肥蠕動的米蟲,常常讓班尼伯連

想到卡夫卡小說裡那個一覺醒來變成一隻蟲,在牆上蠕動的可憐人。


潮濕的空氣除了讓背包棉被發霉之外,對血氣方剛的青年軍官團是沒有多大作用。

過剩的精力消耗在早操、跑步、伏地挺身以及晚上的輪流查哨。原本午夜乘吉普車

環島查哨,後來為了節約能源,改由兩名軍官一組徒步到附近的單位查。途中須經

過一片空曠的田野,午夜宵禁加上燈火管制,黑麻麻地只能靠手電筒的微光步步前

進,尤其月黑風高的夜,勁風搖晃著零零落落的行道樹,沙沙作響,彷彿隨時都有

老共水鬼從樹後田壟跳出,割人耳朵。查哨隔天補眠,不必參加早點名,於是和班

尼伯搭配查哨的職業軍人少校彈藥官提議每次只要一個人去查,如此一來,查一次

哨可以享受兩次晚起。青年末期的彈藥官,微胖的身軀頂著一顆碩大的頭顱,方面

大耳,大夥看電影或到收費的澡堂泡澡時,常忘了帶錢,要別人代墊,他說話慢慢

地,很難和跳出辦公桌、箭步疾飛的矯健身手聯想在一塊。那天,兩名守海防步兵

營的彈藥士捧著幾枚手榴彈進入坑道,大聲嚷嚷:「報告彈藥官,這些手榴彈不會

爆炸!怎麼辦?」彈藥官一言未發,瞬間旱地拔蔥,神勇丈躍狂奔而去,這事若非

親眼瞧見,實在很難相信麒麟坑道裡面還有如此高人。


每到查哨前一天,班尼伯就先到坑道旁的空地,將大學國術社學到的螳螂拳拳套以
及羅漢功、斧刃腳等等基本功演練數遍,以備遇到水鬼時,可以派得上用場。查哨

當晚,配戴手槍和上刺刀的卡賓槍全副武裝,戰戰兢兢拿著手電筒,耳聽八面、眼

觀四方地急行軍越過曠野,在各單位的查哨簿簽名之後,跑步回營;一次碰到熟睡

的哨兵,耽誤不少時間叫醒他,回營後想到自己坑道外面的衛兵也可能打磕睡,週

日立即去刀舖買了把炮彈殼打造的尖亮小刀放在枕頭下,才睡得安穩。這種緊張的

夜生活,直到化學官飼養的土狗小黑,長幾個月大之後才獲得改善,班尼伯從此查

哨時除了全副武裝之外,還牽著小黑以補耳目之不足。退伍前一個月部隊移防高雄

九曲堂,聽說小黑不能免俗地為國捐軀,祭了五臟廟,班尼伯當時和先遣部隊在九

曲堂接收部隊副食供應站和其他後勤單位,無力阻止,夜闌人靜聞到遠方犬吠聲,

還為牠灑了幾滴英雄淚。


日子就在緊張和平靜之中隨著饅頭的數目減少,直到退伍前幾個月,除了發生哨兵

發狂拿槍掃射擊倒數名同袍;一名彈藥兵檢查彈藥庫時,榴彈爆炸毀了下半身;一

架直升機墜地隕落幾顆梅花;禁閉室憲兵毆斃一名犯人等等之外,倒也沒有一個國

軍被水鬼摸哨刎頸。然而,該來的總是要來,那天晚上,班尼伯和同袍在師部旁的

電影院看完每日一片不知所云的電影返營,剛踏進麒麟坑道,組長已等候多時,告

知步八營前晚對一艘越界的雙桅大陸漁船猛烈開火,打爛擊沉,今天傍晚時,幾個

偽裝成漁民的共軍蛙人屍體被潮水沖上岸,支援指揮部沒有軍官願意去處理,班尼

伯才剛拿到表現優異的陸軍獎狀,又快退伍了,組長就命令他明早去軍墓組協調解決。




隔天一早,霧濛濛,天色陰沉,北風已起,捲著沙塵呼嘯,班尼伯乘吉普車往軍墓組

奔去。到達時,陽光從天的一角篩過烏雲灑落半面泥磚煙囪,煙囪底下的焚爐鐵門緊

閉。兩名士兵正在架設簡陋的祭壇,幾炷暗紅斑駁細長的清香靜靜躺在桌上,半瓶米

酒,幾條香蕉靠著三隻腳的鑄鐵黑灰色香爐,一個廉價紅色塑料打火機壓著香炷,白

色金屬頭閃閃反射剛露臉的陽光。班尼伯和步八旅的平頭峻臉、挺著腰桿、剽悍的正

期陸官中校旅長打過招呼之後,兩人無言地站在祭壇旁等待。陽光逐漸熾熱,但是入

秋的肅殺之氣令人不寒而慄。遠方幾個黑點逐漸走近,五對身著草綠野戰服的士兵扛

著扁擔,忽悠悠地朝這邊走來。



領隊的班長向旅長行禮,五具由被單裹緊頭部身子的大體整整齊齊擺在黃土地上,單人

份被單長度不夠,十隻腳全部暴露在外,黝黑結實地小腿打赤腳,腳趾甲剪得乾乾淨淨

。旅長燃香祭拜,口中唸唸有辭,忽地一陣風迎面襲來,掀起幾片被單到腰間,露出清

一色紅短褲。一年多的小金門前線生涯,班尼伯終於看到傳說中老共的蛙人水鬼,同時

心裡也落下一塊石頭,濫殺大陸越界漁民的疑慮一掃而光。儀式完畢,旅長蹬上吉普,

拋下一句話:「經理官,老共的後事,交給你了。」



軍墓組的士官長,瘦狹長臉,鷹鉤鼻,眼角上吊,還算乾淨的舊棉布草綠軍服胸口一

塊污漬,翹著二郎腿坐在藤椅上,看到班尼伯向他走來,本能地站起來。



「士官長您好,什麼時候可以燒好? 需要多少汽油?我請油料官給您送來。」

士官長斜眼瞪了班尼伯領口的橫桿(少尉軍階)一下:

「我們只燒國軍,不燒共匪。要我們燒,得高粱一打,汽油一桶。」

「是,是,麻煩你們了,我回去請示指揮官一下。」



返回坑道後,班尼伯向組長報備批了桶汽油,帶上自己的一條香菸,拿了錢叫傳令

兵去買高粱酒連同香菸給軍墓組送去。幾個鐘頭不到,接到軍墓組電話,聲稱才燒

一下下,火突然熄滅,中途停火是他們這一行的大忌,堅決不肯繼續燒。

班尼伯最後只得電請八旅旅長派一班兵找個亂葬崗將五名蛙人草草掩埋。



如今海峽兩岸三通,人民往來頻繁,大小金門戰地不再。班尼伯幾次前往父親廈門

故居尋根,在祖居鄉里會晤親戚老少,從附近的大嶝島遙望小金門,濃霧中遠遠傳

來「嘿咻、嘿咻」挑扁擔的聲音,紅短褲,剪得整整齊齊的腳趾甲,那躺在白布單

下面的,也許有班尼伯的表兄堂弟,而五個家庭再也看不到他們親愛的兒子、愛人

、父親。

再見了,蛙人同胞,希望這段往事成為永遠的絕響。

[ 本文章最後由 60砲長 於 2016-03-15 10:52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woancl 金錢 +10 我很贊同!就算是明眼人摸象.也只摸到自己摸到的部分呀!道聽塗說加油添醋就更不在話 2016-09-07 09:56

  • 祭司蔡 金錢 +10 精品文章! 2016-03-17 14:05

  • Jen 金錢 +6 讚!讚!讚! 2016-03-17 08:35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2016-03-15 16:36

  • yilitseng 金錢 +5 我很贊同! 2016-03-15 10:24

  • ali692752 金錢 +2 贊!早期不打..傷害到的可能是自己..類似木馬屠城 2016-03-15 09:49

引用 TOP

指控;國軍濫殺無辜,需要有全然屬實確切的證據!
這種罪名,不宜以小說方式陳述,不應加諸,個人觀感!
誰是狀況內外?
應該這麼說:誰指控或批露甚至影射!
誰就必須,負完全的,舉證責任!
並附可靠的歷史文件,佐證!
沒任何模糊空間可言!
這麼嚴重的罪名!
每個環節都必須釐清!
光金防部知情與否?
案發前知情或是案發後得知?
就有爭議!

史實只能盡量還原原貌!

至於是非功過對錯,該留給讀者,自行衡量!

引用 TOP

為了某些目的加油添醋
拿個人意識型態甚至道聽途說或捏造的
來謀取政治或個人利益
只會造成分裂 不會弭平傷口
每個事件版本都是好幾個
真相是那個?
那一個名嘴敢發誓
有錯就自刎以謝天下
我就奇怪
為什麼每個名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甚至宇宙萬物
古往今來無所不知無所不曉
所有老師教授當知羞愧

小的對"三七事件"個人看法
純粹以軍人的角度來看
戰爭隨時會爆發的緊張年代
當時的時空環境駐軍執行任務應該沒有問題
有問題的是
1.軍方處理的態度
  沒有如實呈報 國防部肩膀不夠硬
2.見獵心喜的政治XX
  只求政治利益 不問是非

同樣的場景
東西德 南北葉門 南北越 南北韓 以色列.....
會如何?
如果當時那艘純粹是大陸漁船(民)
政治XX一樣會如此關心關懷?

國軍有很多是需要檢討改進沒錯
但國軍不是被自己百姓消滅

有戰爭 災害要國軍 沒事就消滅國軍
那一個國家的軍人有那麼窩囊?
答案都在大家心裡
講難聽些
沒有各時期的國軍
某些XX可以上電視543賺取某些利益?
有民主(粹)有自由?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當兵在馬祖 金錢 +12 我很贊同! 2016-03-15 14:27

  • yilitseng 金錢 +5 我很贊同! 2016-03-15 14:25

  • 龍友 金錢 +2 眼不見為淨﹗ 2016-03-15 12:51

  • 訓練士 金錢 +5 從外太空講到內子宮,再從黃帝講到光緒。 2016-03-15 12:37

陸軍後勤司令部經理署602經供處保修廠 下士經理士

引用 TOP

出處:管建仁部落格!

陳先生是當年金防部「特約茶室」業務民間承辦人,他在書中不但列舉特約茶室設立法源與編制分佈,並直言軍妓業務就是由國軍各級政戰部政五處承辦。關於國軍特約茶室制度創設者、實施,書中明指是一九五○年由五十二軍政戰主任楊銳建議、國防部總政治部主任蔣經國批准試辦、一九五一年由金防部司令官胡璉任內開始實施;直到一九九○年時,才由國防部長陳履安下令全面裁撤。

聽完李敖老師的話,心裡更加沉重。如今老蔣死了,小蔣死了,連小蔣的三個兒子,外帶一個私生子都死了。時代進步了,戒嚴令解除了,國軍特約茶室廢止了,建築物荒廢了,侍應生姊姊們老了,我們這些阿兵哥也忘了。但歷史呢?歷史會遺忘那兩個曾在台灣逼良為娼,強迫幼女充當軍妓的「偉大領袖」嗎?沒人知道,但我誠摯的希望不會。

沒看見:當初設置的緣起與立意目的!
先姑且不論;設置的正當性!
逼良為娼,四個大字,扣在兩蔣身上!
有點奇怪!
兩蔣會親自,督辦此事嗎?
若有確切證據,可以扣上那大帽子!
倘若是其底下,承辦單位承辦人,胡搞亂搞兼瞎搞!
兩蔣戴那大帽,是有商榷之處!

引用 TOP

【逼良為娼】?僅以己身的經驗做以下的敘述      民國六十八年十月中蒙師長      陳廷寵將軍賜頒榮譽假兩航次      我即將於次年一月三日退伍沒差多那幾天假所以就提前一航次回防幫事多人少的三級廠分擔點勤務      尤其夜巡行軍擔任尖兵伍伍長是小兵兩年軍旅生涯唯一像是在做兵的活計早點回去還可以多走一次      到基隆火車站後面的金馬賓館登記多我一條黃魚床位排不出來負責的運指部弟兄喬了好一陣子擔誤一些時間      後面一位三十餘歲芳華的八三么小姐大聲吆喝      卡緊啦      沒面陳嘎拎祖媽困啦      頓時哄堂大笑      她也是回台休假後返防      【來去自如!】      後來跟一位倒楣的弟兄共一床上鋪兩人頭對腳腳對頭      雌ㄟ      了一整夜      拍謝了      那位第兄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俺!是鄉下人,智識有限!
只能看到理解到,此一部分及層次!
軍隊是可怕的!國民黨是可惡的!
因時空背景因素,軍隊可連結成國民黨!
馬英九是現任元首,兩蔣是卸任元首,分別可代表現今及以往國民黨!
所以說:國民黨是可怕又可惡的!
包裹式的指摘指控,敝人不才,只能理解到此!
不過這效用,點滴而成,讓人民不自察覺,烙印於心中!
剩下的就是國民黨,自己選擇的問題了!
要像228事件般,坦誠面對歷史錯誤,誠摯向人民說清楚講明白!
還是選擇冷處理,或企圖掩蓋真相及擦脂抹粉::::::
本人沒任何意見!
反正國民黨被貼上標籤,背上沉重的歷史包袱,又不是現今才開始!

引用 TOP

說逼良為娼是有點誇張
至少大部部分不是被逼的
跟早期有父母賣女兒去賺是一樣的
我的看法是不該軍隊介入
尤其當時傳聞 , 連金門皇帝都有抽頭到這皮肉錢
應該是沒進私人口袋 , 拿來當特支費
這點不太妥當
話說 , 不開這種查抹間來解決男人需求 , 不然怎嗎辦 , 一人發一條橡皮筋嗎 ?
總是簽名要負責任的
當時如果上簽呈不是簽到  小蔣 , 不就沒留下這個爭議
就跟沒事手癢 , 在判決書旁硃筆簽了 立即槍決一樣
難不成是有人拿槍逼他簽的嗎 ?

引用 TOP

當時如果上簽呈不是簽到  小蔣 , 不就沒留下這個爭議
就跟沒事手癢 , 在判決書旁硃筆簽了 立即槍決一樣

國防部總政治部主任蔣經國批准試辦、
判決書旁簽,立即槍決,字樣!
先不探究,其真實可信度!

邏輯常識上,以此作為,類推比擬!
有點奇怪!

這屬於,緣起設置,立意目的之正當性!
爭議!
至於實際運作如何,是否有逼良為娼之情事?
不宜混同!
兩蔣是否全然,知情,實際運作情形,沒任何證據顯示!

引用 TOP

這種以小說或戲劇方式呈現的故事!
是不太需要經過考究及求證的!
甚至不太需要負文責,巧妙的避開了!
又沒針對單一事件,各別人事,指名道姓的撻伐!
能不能經得起檢視,那又屬另一層面的問題!
可能會有一定的觀眾群吧!
可牽動人心,符合某些人胃口!
這就是文字或戲劇的張力!
是誰簽批准試辦的!
本人認為不是重點!
所描述故事的真實性,也不是重點!
不會跳開脫:國民黨可怕又可惡,框架網中!

引用 TOP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2000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