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網 站 連 結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列印

精誠連邊緣生活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引用:
原文由 阿桂 於 2012-03-29 18:08 發表
老學長...
在【體能掛帥'戰技優先】的單位真的是體能勝過一切
幾乎可以【為所欲為】,有時你不是不肯做、愛偷懶
而是都作了也忍耐再忍耐,但仍是有些人可以對你為所欲為...

那之後我想過打一架關個緊閉室就離 ...
報告學長..稱呼您學長除了是梯次之別外..
更因為按照學長的梯次推算起來..您可能是小弟在竹中的學長..
小弟也是竹中人..

學長還記得竹中體育組的鐵肚老師嗎..他在我們高一第一次準備跑18尖山的越野賽跑時..
就狠狠告誡過我們..這條路很長..前面幾乎都是上坡路..萬一跑不下去了怎麼辦?
那時才小高一的我們一頭霧水..他就挺著他的大肚子用閩南語說..
"覽趴捏著給我繼續撐下去..絕對不能停下來..停下來用走的就跑不完..."
跑的完18尖山..你才正式算是個竹中人...鐵肚老師這麼的說著...

從第一篇學長的回憶看到這裡..
學弟我彷彿看到了那年在18尖山上..當我速度緩下來時..從後面晚半小時出發卻以追上我的高二學長..
對學弟我高聲打氣的學長們..學長都會說..學弟加油..撐下去..前面就是下坡路了....

再苦都得撐下去..就是這個信念..讓小弟跑完那第一次的越野賽跑...

學長..您的服役經驗正是在告訴學弟我們..人最終要的面對的..不是外在的敵人..而是自己..
在那麼黑的情況之下...學長您挺過來了..你忍住心中的所有怨念卻沒有反擊..這才是最大的修煉...
從竹中時期的血氣方剛..到服役時的敵動我不動..學長你磨出了平安退伍回家的信念..還有抗壓性...
這才是真的..一切在役中的不公平待遇或是不愉快..就在這場修鍊裡..學長您全身而退..
這才是不畏苦怕難的男子漢.這才是真的..

恭喜學長..您退伍了..學弟我以你為榮...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2012-04-05 11:41

  • 猛沃營參一 金錢 +10 2012-03-30 18:46

  • 猛沃營參一 威望 +10 2012-03-30 18:46

  • 阿桂 金錢 +3 當然記得鐵肚老師;我越野賽跑最ㄍ一ㄥ時100多名,平常約莫300~400名徘徊~ 2012-03-30 10:26

  • 阿桂 威望 +3 當然記得鐵肚老師;我越野賽跑最ㄍ一ㄥ時100多名,平常約莫300~400名徘徊~ 2012-03-30 10:26

  • 一生懸命 威望 +2 讚!讚!讚!敵動我不動 2012-03-30 09:38

引用 TOP

小弟滿狗腿的?!
在職場社會一定很成功?!
希望不是見面說好話、背後下毒手,表裡不一的人才好?!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61.58.80.x 於 2012-03-30 10:10 發表
小弟滿狗腿的?!
在職場社會一定很成功?!
希望不是見面說好話、背後下毒手,表裡不一的人才好?!
日久見人心,一切實在還是最好的態度,職場無真心,利害考量居中,真心兄弟難求...
長期以往,誠心待人還是最好;吃點虧無妨,不比軍中絕對階層,相信用心誠心善意總會化解。

引用 TOP

~~民國83年8月29日,到馬第227天,服役第300天~~

莒光作文簿寫道: 換了新的作文簿,不知是否也能換心的心情!?來重新開始。基本上,自己一直不停地告訴自己: 要慎言謹行!凡事多想想再做,少說話才是【沉默是金】之理。若能修練有成,可視為兵役二年的些許收穫吧。

日子飛也般逃離我的手,雖說每過這樣一個日子,離退伍日子就近一天;但從另一種觀點看來,或許也可說是【又少了一天】。不過,人要樂觀,若只是如此想則未免失之偏頗。

等這兵當完,才又是一個【開始】!要做甚麼?要怎樣做!?? 都會一件件飄至眼前來,這麼說來現在的困難又算得上甚麼?日子總得過下去的,所以緊握拳迎上前去吧。想太多屬庸人自擾之。

-----------------------------------------------

在外島野人般的生活,這雙手的夥伴是圓鍬十字鎬、碗盤、泥土、石塊,是木槍、65K2步槍;是地面、也是板牆或爬竿...不復記憶的細節,清楚地是看著自己雙手早已粗糙不堪宛如菜瓜布~ 遙遠的記憶,許多事情在腦海中既深刻卻又片段,清楚又模糊...到馬7個半月許多事情混亂黑暗,記憶中換了一本新的莒光作文簿,希望透過新的作文簿,給自己一個不同的心念...

近不惑之年的更趨向當年種種的探索,十年前寫下前一系列邊緣生活-札記式紀錄,只是如硬碟快照般的概觀;那些事情在腦海中深據不去,隨年紀漸長記憶雖趨模糊,但當年的感受卻一併影響著我的一切,無昨日我豈有現在

已無關榮耀、悲傷、恨意或遺憾!?不甘? 或許更多不知名 ...希望透過自己對話式的文字探索,或能在自己心田釐清許多當年... 那不知是甚麼的回憶異形,在我潛意識中...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改編】
1693T這一梯進來有10個同梯,連上每次選兵都是一批10個~
十個同梯,3個後來撐不住、忍受每天一拐一拐地腳傷、疲勞性骨折,每天在行伍間,集合間被幹譙的日子...撐了3個月終於被長官放棄,得以改編到一般步兵連

他們改編時,分開時夾雜有點羨慕、也是不捨,畢竟這些同梯跟我真是休戚與共;後來看到時他們守據點~日子清幽地很,很替他們高興,我沒有那種徹底勇氣擺爛... 遂仍在那連隊,邊緣中生活,也在自己心中邊緣中生活...

另外5個同梯送士官隊幹訓班,也很令人羨慕...能離開連上地獄般的日子,連上稱送梅石幹訓班是去打茫,回連上會接受各項考驗一陣子,真夠格才能掛上精誠連士官階。大抵來說,我後來上兵時去受伍長訓,所見真的馬祖精誠連任一合格士兵的戰鬥能力體能都勝過當時幹訓班的水準。

但是砲組推我去幹訓班時,後來老兵回組裡把我幹譙一頓,說力推我卻被輔導長否決,因為我不夠精明... 老兵時我常想,如果我掛士官階,很多事情我有力改善,很多事情會不同,不受梯數的限制。

同梯育霖說: 或許當了士官,為了肩上那飛鏢,得更撐著! 我當個士兵,沒有那樣的感受...橫豎好壞都是一樣被操被整...到最後只有過生活,跟上、別注意我的感慨。

另一個同梯有幸被選進伙房,從此受伙房老兵的關照,不大需要跟部隊操練... 這是跟我一樣的上兵退伍的。

3個月後本該歸建的幹訓班同梯,好像又因為支援而延遲回來1個月?? 記憶不很清楚了,只知道同梯的問題,被遷怒的是唯一的我還在行伍間的...

同梯終於回來了,跟我說我們1693T在連上有5個士官(連回台灣體幹班受訓的阿儒也回來了)他們跟我說,以後同梯相挺...到最後結果卻使我更感慨。

老兵時我說起這段,因為他們延遲害我被連帶,他們說在士官隊也沒輕鬆阿,全副武裝夾槍從階梯上滾下、皮破血流的,洗澡洗一半全部去裸奔衝三角公園之類...

但他們終歸認同,菜鳥時寧願去士官隊,好過待在連隊上。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不當管教】

菜鳥來一時不能承受過度操練的,多有疲勞性骨折的跡象(註: 那是馬祖醫院診斷後告知,軍醫很同情地說唯一的良方只有循序漸進,必須適當地休息。)

受傷、拿回診斷書疲勞性骨折,在連上卻是軟弱、被打為次等的證明,表示這是需要加強磨練! 加上1674~75T兩人打架改編,最後被連上質疑是作戲,因此後面連隊上對擺爛、都預設立場是刻意想改編,會更過度地操練。幾個月後才會受盡痛苦、羞辱的折磨,被同意改編。

看同梯一拐一拐地痛苦被折磨著,三個同梯後來陸續終於改編,開始我也是受傷的傷兵菜鳥團一員,但是害怕那刻意的折磨,從疼痛不堪的腳踝、膝蓋等的傷痛,拼命地掙扎要擺脫,每一腳踩下時是椎心地痛,但是後來不敢講,到後來是刻意每天上午8公里下午山路加強5公里中,刻意去踩痛腳

既然對那種被打為次級又次級的地位害怕,只有選擇忍痛、每一下地痛、痛...逐漸地麻痺,在操練中用操給它斷算了的痛苦忍受與拼命,撐過去... 但這兩年腳傷是伴隨我不斷的。

掙扎向上加強過程,同梯的痛苦,我的拉不動... 最後自己也有恨鐵不成鋼,為何不能撐拼命呢? ... 但那時被刻意折磨過程,幾個改編的同梯在改編前那種痛苦跟展現的相對弱勢,我不能予以支援,最後甚至苦不堪言中有次對同梯怒言相向,在他們後來終獲改編,我心中卻是感到愧疚的。這一點我自己也有愧... 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對同梯無力堅持到底,當時我的怒,對這我心很愧疚...。

這種文化到了後期變本加厲跟我兄弟梯的1685T一個李姓學長,後來不知為何似乎是快升上兵了,特別喜歡整治後面1707T還是1710大的學弟??

事情是那名大專兵學弟同樣面臨菜鳥時腳傷,但午間被要求野戰背包裝滿啞鈴,背著交互蹲跳 - 加強磨練。 那名學弟痛苦表情,卻被學長從後再補上一腳,痛苦害怕地倒在地上...我覺得太過份,說:學長!好了,他受不了了... 但被幹譙三字經,我自己也地位不高,無力回天... 這點,我也對自己當時軟弱不能匡正感到自己也好不到哪去... 我也是爛人。

沒想到,隔幾天事情大條了...連上聽到說,他老爸好像是省議員啥的,飛機一堆議員民代飛過來,此事不了了之。我對那學弟很是同情,新兵隊時認識一個很好1692T的學長,支援旅部製作演習兵棋台時,我跟那學長又有幸相逢旅部連,他當時旅部像是任職參三作戰管制很紅,我跟學長央求了講了此事,看有無缺能把我那學弟調過去... 沒多久學弟竟真能被改編去旅部連,我很感謝那1692T的學長。

那學弟從此過著幸福的日子,他後來遇到我很感謝,我則是很高興... 起碼自己兵期不是那樣黑暗不堪,總有件令人快樂的事。

另一名王姓學弟則沒這樣幸運了,同樣招式修理後,腳傷原本嚴重一拐一拐行動不便,反覆折磨結果,原本骨頭疲勞性骨折已嚴重,下午在連上旁的500障礙場丟手榴彈,被要求跑投...

腳傷一拐一拐行動不便,竟是絆倒自己! 從膝蓋上下方大、小腿的骨頭分別骨折....一隻腳竟折斷成3截 ... 傷勢太嚴重,立即下午S70C降落在連上旁500障礙場,從馬祖後送回台灣....

幾個月後他撐著拐杖回到連上幾天,就被連長狂幹譙一頓,勒令立即改編 ... 我看那害怕的學弟臉上表情... 我知道,連長不用這樣的方式,很難給他改編- 連隊這種文化是要遏止菜鳥擺爛-維持剽悍戰力,但又須給他走... 遂出此下策,這是我當時所知的無奈。

但,年輕人怎可能隨便跌倒就骨折如此嚴重.. 我對那學長很是不滿,跟85T的學長有的感情很好,但有1、2個的想跟我嗆梯數到我身上,我也同樣不是很理會,遂那後期多有小衝突

同樣菜鳥團時一起同甘共苦過,彼此糗樣都知道,擺老給誰看?

[ 本文章最後由 阿桂 於 2012-03-31 02:46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這中間我心中有軟弱、也有愧疚處 ...

心懷不能維持自己的堅持不能捍衛相對較弱勢的同梯

過程中仍持續被往下打壓到組織的底層,終歸心念放棄

做個遊魂式任你操、幹譙,我心悠然躲在我內心世界中

儘管如此,肉體折磨的痛苦,每天希望能度過今天這關

卻每天被玩到沒有感覺的不知鎖在何處

當兵前,我天真以為操課外當兵有自己時間

事實上整整下部隊到退伍前46天下線前

整個都是被管控集體行動,每天從早起床到深夜、甚至夜哨

都存在這種毫無自己時間,整天像鬥犬般被攪弄到只剩動物獸性

這整個過程是很難過的回憶 ... 退伍後,我努力回復像個人。

系統公告:發表文章不只會加金錢,也會••,您的摳摳少了14元!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2012-03-31 14:42

  • s57832002 金錢 +12 我很贊同 2012-03-31 10:50

  • s57832002 威望 +12 我很贊同 2012-03-31 10:50

  • 小P 金錢 +3 菜鳥的共同點都是睡不夠...能好好睡一覺真是奢求 2012-03-31 08:47

  • 小P 威望 +3 菜鳥的共同點都是睡不夠...能好好睡一覺真是奢求 2012-03-31 08:47

  • 120砲士 金錢 +2 讚!讚!讚! 2012-03-31 08:15

  • 120砲士 威望 +2 讚!讚!讚! 2012-03-31 08:15

  • cwu 金錢 +10 2012-03-31 03:50

  • cwu 威望 +10 2012-03-31 03:50

  • 猛沃營參一 威望 +24 2012-03-31 03:41

引用 TOP

軍隊莽夫何其多, 如果這些有虐待狂的長官及士官現在看到這些文章不知有何感想,當我於兼任幹訓班隊長期間於晚餐時間對支援幹訓班的士官說明不當管教的下場就是,萬一發生戰爭於敵我混戰時,長官致死的原因可能是背後的槍傷,於說明後所有士官臉上一陣青一陣白.

引用 TOP

還好學長您沒進幹訓班掛階 要不然 在您那樣ㄉ環境 會更慘 我有體會過您的心境
況且 兵與兵鬥還好 要是官與官鬥 下場.....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阿桂 金錢 +6 我呢,似乎是同梯士官與士官間不合,加上我個性也強不願死忍到底,有時會凸回去;那就 2013-04-27 01:53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2012-03-31 14:42

引用 TOP

學長,好久不見了, 當年我們在馬算是有一半的時間重疊並且也有一半的時間是在同一個營, 所以貴連經歷的一些事情學弟也多少有些印象, 像是每年昆陽演習, 貴連總是會將一些士官兵丟出來改編至海防營, 當年我們連上就有一個167x還是168x的于x義被分到09據點, 不知道您對他有沒有印象, 因為學弟到馬時他已經待退了, 所以早上跑步不會看到他, 不過聽說他老兄在據點裡可神氣了, 晚上喝醉酒甚至會搶衛兵的槍去撞菜排房間的門要給他好看, 因為排長早上跑步落隊, 1716t有個李宏x, 因為體能不好是被他整的最慘的一個, 我看我們連上這些不當管教都是來自於貴連的濫觴

在碼頭選兵時我們1715t被貴連挑了快15個人, 後來分別打入東守旅其他單位, 等到退伍遇到貴連同梯, 只剩3個, 當然他們也都很驕傲能夠掛著老虎臂章退伍, 所以學長說起來您能有始有終的待在同一連隊, 其實也是對您本身的一種肯定, 當然相對的比起來您也比較悲情些, 除了那些歪瓜爛棗被提前丟出去, 其他有本事的也是都早早就閃人了

丟手榴彈導致大腿骨折那事我也知道, 只是沒想到該員回連上後還會被貴連連長這樣對待, 看來鍾連長也是不甚厚道啊, 他後來去一處當差假官, 改編了好幾個業務士到本部連, 我還在六營營部聽到貴連其他業務士羨慕的在形容這件事

不過您認為貴連每一個合格士兵都有勝過梅石幹訓班的體能水準, 這點學弟就不敢茍同, 雖然貴連送訓的學生幾乎在當期都會拿第一, 但是就學弟看起來, 受訓的學生也算是有戰力的單位, 否則真要這樣比, 貴連似乎也沒有人能單手過板牆, 倒立爬竿, 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單槓暴力上的是吧, 當然您有您的驕傲, 學弟也非常肯定您服役兩年的付出, 但是絕對不能拿不當管教來做為衡量戰力的指標!!!

貴連1710大的廖姓士官不知道學長還有沒有印象, 廖姓學長是義務役送體幹班出來的, 之前每週去營部上莒光日都會跟他哈拉, 覺得他是一個坐事腳踏實地的人, 不知道他在連上會不會也搞這些不當管教?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123.192.74.x 於 2012-03-31 08:53 發表
軍隊莽夫何其多, 如果這些有虐待狂的長官及士官現在看到這些文章不知有何感想,當我於兼任幹訓班隊長期間於晚餐時間對支援幹訓班的士官說明不當管教的下場就是,萬一發生戰爭於敵我混戰時,長官致死的原因可能是背後的槍 ...
我發表這些,目的在於回看過往立足今日,事情過去十八年,再令當時同連感受如何?卻非本意...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s57832002 於 2012-03-31 10:49 發表
還好學長您沒進幹訓班掛階 要不然 在您那樣ㄉ環境 會更慘 我有體會過您的心境
況且 兵與兵鬥還好 要是官與官鬥 下場.....
或許真是如此吧?在連上士官團是文鬥些,但資歷老卻是服役前半期較為被尊重的,
其實有許多當時連隊上老兵算令人尊重的。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ralphy 於 2012-03-31 11:01 發表
學長,好久不見了, 當年我們在馬算是有一半的時間重疊並且也有一半的時間是在同一個營, 所以貴連經歷的一些事情學弟也多少有些印象, 像是每年昆陽演習, 貴連總是會將一些士官兵丟出來改編至海防營, 當年我們連上就有一 ...
ralphy兄弟,
于ㄨ義沒記錯應是1674-75T的士官,身高約一米七五以上?瘦高身材?我倒有聽過你謂的在据點事跡。但如是1674~75T這位頗感意外,在連上那二位並不算GY...但是兇悍是真的

所以骨折王姓學弟是1715T?我較有印象只到1710大,後面的我過自己生活,則少有接觸幾乎沒有印象。鍾姓連長那樣做,某無奈如我前述,看似狠心但不這樣難道繼續留連上給大家糟蹋?精誠連內高壓力,厚道是不多見...當時精誠連連長,壓力更甚~厚道,心有餘力不足。

手機上回此,不易輸入;你談及那些体能特技當然有這種人,但那是玩...晚些時上PC再講。
----------------------------------------

單手過板牆的技倆,...
我與伙房那同梯上兵時到幹訓班受伍長訓,新聞上看到金門精誠連這樣過板牆,同樣是精誠連,馬祖的不能丟臉啊,出來運動就在梅石幹訓班如法過牆,我先展示如何2秒過板牆(重點在衝速轉腳蹬向上的技巧,要會這才能單手過板牆),接著我那同梯展示如何單手過板牆,重點在更快速,更一氣呵成地力道轉向-手扳到牆上面時猛力向下向前引帶身體、腰力挺直下半身...協調與爆發力;並把這方式教給當時幹訓班分隊長,也是連上改編去幹訓班的(好像是1707T的!??)那應該是1995年約5月~6月的事情...當時梅石幹訓班並沒有人會單手過板牆,那你能想像是由我跟我同梯,兩個上兵教的嗎? 而且我是連上認為爛得不行的大黑兵喔    

倒著上爬竿?笨肌肉力量而已,有何困難?我也能作到,但是...他媽的,倒著上去後怎樣下來? 豈不太冒險...倒是不用腳爬竿連爬5根都被玩過,今日我近40歲也還能不用腳手握上爬竿(不過下來後還真累...) 當日操著我玩單手50下伏立挺身、玩5天後增加為100下那位1679還是75T學長,他自己就能不用腳手握兩支爬竿倒著上...

爆力上單桿力量不是困難,難是上去後如何平衡轉圈,我那區運角力選手的同梯就能做得到,但~這些都是特技罷了。精誠連講的實戰的,這也是為何95年末可能開戰的壓力下,戰鬥能力、心志準備上我並不害怕...

以上並非我講的精誠連任何一個合格士兵體能戰技要勝過幹訓班的意思,那是我剛到部隊時傳承的觀念也以此這樣要求,當然後期我也絕對自信-跑5000、500障礙這些體能性的能耐並不會輸給一個幹訓班出來的

幹訓班當然是一個有戰力的單位,試想各連選出去的怎能不在水準之上? 精誠連要求的水準要勝過幹訓班,這標準是當時事實...

鍾連長是好的步兵連連長,...
約莫我破馬冬前後連上菜鳥的10點後遊戲已少有,是他禁止這種文化的,但老實說,矛盾也在那...  那種深夜集合完的種種遊戲,還真是早期兵勝過的原因,你想想白天操練份量依然,且要求強於幹訓班... 晚間繼續玩,這樣程度、份量都勝過幹訓班正常操課...還能生存下來,當然是勝過的,但那是以1702T以前... ;我會這樣說你真得不用懷疑,我上兵時去幹訓班受伍長訓幾個禮拜... 我親眼住那觀察幹訓訓練的情況我確定這是如此...

不過中後期的差異可能就不一定...但大約在1702T就只大概玩到一小段時期,連上1702T是花東梯為主,體能戰技本強...他們也是10個同梯一起志願來精誠連的;本身也較強悍,...

到後面1710T大好像一來沒多久轉新兵隊,再回來沒多久因為精進士官制度,大專兵幾乎都一律轉送幹訓班.. 你懂嗎? 那就是你看過的後來的精誠連~ 171XT甚至172XT我就更少去管他們了,他們相對是比較斯文的,也比較好過... 沒受過真正的精誠訓,只是跟著部隊體能跟得上就待下來,其餘士官多我雖是中鳥~老兵了,屆時也得比較尊重他們是士官

不當管教當然不能拿來衡量部隊戰力,這樣不公平... 因為這樣比幹訓班一定是程度上輸的那種;但是如果幹訓班組成1個連,另外精誠連一個連,兩個連實兵對戰,論遠距離射擊殲滅率、部隊行動力、跟短兵交接的肉搏戰 ... 你覺得還是學生、到馬數個月的幹訓班團能殲滅當時的精誠連嗎?

以我認知的當時1660~1702T的水準,精誠連必然是會殲滅幹訓班組成的連隊,因為這是不公平的戰爭,但後面 ... 變成合理教育後,很多表現也是合理多了,那是相對較強的連隊,卻沒有早期的那種暴虐性

那個極強的精誠連,是我遇到第一任趙姓連長塑造的... 到我們實在已經比不過那種跑福澳港7又2/3圈,陸總部測全連跑18分的精誠連...(註: 據原住民老士官、學長們說連測2次都18分多,總部軍官不敢報上去上級,怕被說胡攪...當時填上去成績是20分。但事實上我剛到連上時真的大半都是跑17~18分的水準!! )

還記得旅部集合場那地形嗎? 旁邊是垂直高聳的2層樓高的牆壁我親眼看到166XT的學長,衝...徒手爬上去,像壁虎似的。

整個來說,如果以精誠連較弱者放眼去找全島強者相較,一定有勝過精誠連某幾位士兵的情況發生,但我說的那個標準是連上的自我要求標準,我體能戰技在連上相對不強,但破冬~老兵時期的體能水準應該還是不輸一個幹訓班水準的... 這看後面171XT以後回來的菜士官體能可得知...

精誠連,完全是要求出來的差別而已,不合理的要求當然會塑造較強的表現;然而愈後期愈趨於合理化,很多事情你看不到早期的事情,自然你難以相像... 我到馬前一年跟破馬冬後正是連上劇烈變化之際,精誠連這方面是標竿,連合理化也變成是必須標竿... 但是很多體能戰技卻是合理化掉了

我還記得,待退時連上後期171X的士官迫砲組要去打蛇島,居然跳不出砲操,營兵一二三集合一起商討如何跳出一組完整的60砲操!?? 這真是莫名其妙,士官同梯說... 就合理化掉了,怎樣帶!??

那個廖姓士官後來接連上的士官長我是知道,人是真的很不錯帶後面的也力求合理,但是以前面的經驗來看,他真的太斯文,也難怪他後來常常得去夾蛋,當個士官長該狠該要求還是要要求的,

剩月餘的我跟同梯靠在2樓的圍牆上看著連集合場後期士官在帶新兵刺槍時,那落差太大了... 刺槍慢條斯理地,比我在中心時遭遇還要合理,也難怪虎風漸失...

[ 本文章最後由 阿桂 於 2012-04-01 02:28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明日記憶 威望 +2 讚!基層連隊的各級主官帶部隊是需要嚴格到過頭,過頭後的平衡才是輔導長的任務。 2012-04-01 08:54

  • SkyBlue 金錢 +1 看完後真的很感嘆....難道精誠的意思是這樣嗎! 2012-04-01 01:53

  • SkyBlue 威望 +1 看完後真的很感嘆....難道精誠的意思是這樣嗎! 2012-04-01 01:53

  • 猛沃營參一 金錢 +10 2012-04-01 00:19

  • 猛沃營參一 威望 +10 2012-04-01 00:19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2012-03-31 22:59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阿桂 於 2012-03-31 14:51 發表

兄弟,于ㄨ義沒記錯應是1674-75T的士官,身高約一米七五以上?瘦高身材?我倒有聽過你謂的在据點事跡。但如是1674~75T這頗感意外,在連上那二位並不算GY...
所以骨折王姓學弟是1715T?我較有印象只到1710大,後面的我過自 ...
阿桂大:

沒想到多年之後又拜讀到你的文章,印像中你寫的往事很多年前寫過,
但是已經很多年了!我還以為你不見了!

在我們16幾梯的年代,當時陸軍還真的是蠻黑的,許多事情還真的是扯不完.
我運氣是稍微好一點,我在砲兵營營部連屬勤務支援性質單位,比較重業務,體能要求稍微鬆一點.
再加上營部軍官多有營輔仔坐鎮,老兵氣燄稍弱一些,即使要整人也不敢太誇張.
但是砲連就不一樣,當時我們金砲的砲連還非常硬,除了體能要求嚴格,老兵整菜鳥更是嚴重.
那時發生士兵自裁或申訴案件幾乎全發生在砲連,而且還曾經發生老鳥毆打菜鳥致死的案件.

唉!時間過的真快,許多事已經是近20年前的事了!轉瞬間我竟已40歲..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SkyBlue 金錢 +1 在砲兵界裡,不當管教從沒消失過!就算已經隔了20年後! 2012-04-01 01:55

  • SkyBlue 威望 +1 在砲兵界裡,不當管教從沒消失過!就算已經隔了20年後! 2012-04-01 01:55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2012-03-31 23:10

  • 阿桂 金錢 +3 砲兵的辛苦是非常硬的!!! 扛砲管就玩死人了 2012-03-31 23:09

  • 阿桂 威望 +3 砲兵的辛苦是非常硬的!!! 扛砲管就玩死人了 2012-03-31 23:09

發揚傳統國粹,振興民族文化

引用 TOP

老楊學長,
我知道你們165XT遭遇更是黑暗的,30歲時寫
那札記式的精誠邊緣生活,很重要的一個觀念,
不管你多苦總有人比你更苦、多操總有人比你
更操...這是我支撐不敢喊苦的動力之一。

這番較為深入的回憶,在我近40歲前開始嘗試,
如前述... 我想透過自己對話式的探討自己,檢討
當年何以弄到遠比他人苦悶不堪,這才是我重點,
因為我再也不想回到那種夢靨生活。

至於說悲情、或是怨恨、控訴,驕傲、光榮!??...
這不是小弟的訴求。

想的是平舖直述地說出記憶中... 那些年的事情
從其中發現一些新的事情,作為日後人生的探討、
警惕。

例如~ 這樣多年後我終於想到,原來那個1681T
阿美族士官沒事罰我罰站,可能是因為1702T
阿美族學弟的問題,那是一種因果關。
但對那學弟我卻是無怨的,因為當初就跟他沒摩擦,
只是好意表達事情時他太敏感...

回想,透過文字的對照會比腦海中的聲音,更容易
看出一些新的事情,為那段過往黑暗痛苦的記憶,
試圖找出一些註解,更想透納曾經的如何如何...
這才是我的重點!!!

重新排版 2012.04.20 09:54 P.M.

[ 本文章最後由 阿桂 於 2013-04-20 21:54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2000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