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列印

精誠連邊緣生活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引用 TOP

謝謝 路人大的建議,我目前還是堅持著靠自己。一路走來...!

Ralphy大,我並不會有您質疑的感覺,印象中歸零靶場很接近正式靶場,都是黃土路,且歸零靶場那塊小空地打歸零土堆後只有草叢,但是可確定在左邊是對的,可能後來有改變? 這我不確知,記憶模糊了,但您提到175靶溝後面是貴連的房舍這很使我驚訝,那打靶時不就要警戒,人員避免跳彈誤傷?

原來您並沒有到連上,我記得好像有一批選不少兵,超過每批10人的慣例,但是獨子改編我確實是聽鍾連長?抑或是我同梯談過...這事我有印象。

我跟我後面的學弟較少有衝突的,即使跟1702T的衝突,在升上兵後那次返台,在基隆喝得醉茫茫,已冰釋化解;1710(大)這梯兵大致上都還蠻聰明的,5項戰技除手榴彈外,都有滿百,跟1710(大)大致關係不錯,再以當時連隊風氣來說,1710(大)的坎站也並不會找我麻煩,互相尊重是真的。

事實上,從1715T在連上被視為體能跟前面嚴重落差,被修理很慘之外,那時1710(大)幹訓也快回來了,有消息說表現不如前者...也有168XT傳言要好好整治這梯幹訓班士官,藉機修理...

那時我站4管50,一天看到1710(大)一個吳姓士官剛從幹訓回來,跟連上跑完步不能自己走,他同梯扶他... 這樣行為剛在連上出過事,代表那梯很弱,整梯會黑掉。

因此我立即在4管50哨大聲令他們給他自己走,理由我沒多解釋,我知道那後面的會氣我,以為我很機車,但確是為1710(大)好,這梯的兵雖然沒那樣剽悍,但是都很不錯,我認為可以幫忙,而非相害。

那個高高的戴眼鏡後來接炮組組長的,我知道他,96年台海導彈演習,新聞報導馬祖軍演拍攝我們連上,有一個趴著握射的就是他了,當時快退伍時就是他跟我說整個營跳不出套炮操,但應是如你說的不一致,我記得他說各連炮組組長把教範拿出來研究... 後來1690(大)之後就是他是去打蛇島的;

廖姓士官,回體幹班受訓的,人很客氣對後面的兵也很好,真的是不錯的人,我當時跟他互動不少;1996年我打電話回去給連上1702T的士官,我聽說廖姓士官長後來常常去營部夾蛋,那是我們連隊的看法( 馬防部精誠連被5、6營長噹來噹去,說來也實在...),第三任連長小沈只是中尉,他來接精誠連,當時待退時我就很不能認同他種種做法。

如同第二任鍾連長提過,一個步兵連連長跑在部隊前面,就能控制部隊,否則就被牽著鼻子走,第二任連長是真正把當時精誠連帶上軌道的好連長,後面換小沈? 除了覺得上級長官把精誠連主官當成互鬥別苗頭工具外,實在在當時不少老兵時覺得自己為這連隊付出許多,結果上級這樣看待....

至於在五營時,那個陳營長,以及六營時王營長,我都記得當時的跟精誠連之間的關係,還是那個菜中校田旅長... 他們是陸官學長學弟關係,互別苗頭.... 唉,這也是當時我們自嘆處,跟其他所知精誠連被當成一個精誠連。

碧海演習對象為何沒有精誠連士兵? 累都累得半死了,那精神壓力跟體能負荷,一開始你根本沒那心力想到逃兵,放你下去1分鐘內都睡著了;再來精誠連管控很嚴密... 在我在那連隊的時間,直到上面退光了剩1685T、1690(大),其他時候無時不刻都在學長眼中...。

[ 本文章最後由 阿桂 於 2013-01-27 23:12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豈能盡如人意,難求全坦於心。

引用 TOP

其實大家想看的應該還是學長繼續更新您的回憶, 雖然學長一直認真回覆學弟的留言但也請記得繼續更新, 學弟我也只是趁著學長的回憶勾起一些當年的印象, 早早趁還沒忘記前寫下來

說到沈x宗連長, 之前有提過了, 其實他也滿衰的, 他本來是旅部小聯絡官, 以他們同期的眼光看應該是個性比較白目那種, 我們連長返台時他來過我們連上駐點, 感覺就是情緒化了一點, 大概是這樣不得人緣所以他比我們連長還晚了一年歷練連長的職務, 說真的他接貴連連長算是被衝康的, 哪有第一個連長就去接精誠連的, 聽貴連那個173x梯的隊友說其實他當貴連連長還滿用心都有認真做筆記, 也曾壓力大到私下落淚, 不過這也還好, 我們連長剛被凹接33據點時, 也是因為每天大小督導不斷煩惱到崩潰邊緣, 我菜的時候只能在星期天放假時跑去山隴漢潮浴室洗澡, 順便看家裡長輩寫來的信, 也是邊看邊掉淚, 現在想想要一個20來歲的年輕人一下子負責一百多人又有傳統的連隊, 又在封閉古板的軍中, 在沒上手之前的確是辛苦了一點, 只是沒想到他心臟實在是太大顆, 在防區那陣子三申五令不准釣魚的期間, 還跑去梅石戰鬥教練場下方海邊釣魚, 又好死不死被司令官抓到.......  

田旅長是個書卷氣很重的長官, 每次看他講話都是輕聲細語, 後來有升上校, 王營長雖然很會罵人, 不過有貴連擋在前面, 其實我們其他連都還滿好過的 , 感覺他對我算是有點寬容, 有次我內務不整被他叫來機車, 不過我好像找了什麼理由當著一堆人面前嗆回去, 其實還是我不對, 結果他居然就不了了之了, 他是金門人, 我一直懷疑他是我以前一個也是金門學弟的長輩或是親戚, 因為都姓王而且長得太像了, 或許有私下打過招呼吧, 不過這都不可考了, 有時世界真的很小, 我們連上有陣子調來個專科的菜官當副連長, 因為房間不夠所以就跟我住, 看他是軍官我當然是認份的改睡上舖, 大概是他覺得我這樣很長眼, 所以後來大家感情不錯很聊得來, 結果有次提到他前女友正好是一個專科時暗戀我的學妹, e04, 害我之後都不再提學校的事

我師父是三年半的60迫砲領士, 本來我是要先接我們連上的砲組組長, 可是後來我跑去打籃球, 所以砲組組長就由我同梯接, 不過還沒支援打球前我也曾經練習用砲架砲被我師父操了幾次, 所以我很難理解貴連的那位砲組組長會說6營沒有一套完整的砲操, 不過這方面我是半吊子說不准啦, 倒是連上6挺T74, 12支槍管都是我歸零的, 後來有次測驗打三線派出去的T74全部都打滿靶, 滿分的射手還在防衛部月會上領到一枚體能戰技優秀的獎章, 那次我搶著去打剛撥交的M249, 結果全部都脫靶  

學長記不記得從中央幹道進入靶場後是個下坡, 所以除了靶場是平的, 其實越往下落差越大, 175靶溝那裡跟那排矮房子差了大約一層樓的高度, 所以部靶要從那裡有點爬上去的進入靶溝, 到了三百公尺之後地勢就更低了, 不過我們通常在據點的人不會沒事跑到據點上方, 有次集合我們的排長就被打到據點上方牆壁的子彈反彈到大腿, 那子彈是扁掉了人也沒事, 就是嚇了一跳, 平常就算我們要打驅離時也都是繞出去不會經過據點上方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浪花 金錢 +5 2013-02-03 16:10

  • 阿桂 金錢 +6 兄弟,其實我何嘗不是因您的回憶,慢慢回想起往事… 2013-01-29 23:06

  • jacky_chiou 金錢 +11 讚!讚!讚! 2013-01-29 00:49

  • 明日記憶 金錢 +1 2013-01-28 22:17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2013-01-28 15:33

  • 猛沃營參一 金錢 +10 2013-01-28 11:26

引用 TOP

第三任連長小沈是怎樣來的,在來精誠連前我們都知道了,
正因一個精誠連居然被這樣安排主官,您能了解上述何以
我會這樣感概否?

對他的描述你都講得很清楚了,他體能不好,跟部隊跑到
福澳兩圈就不行了! 對一個精誠連的連長來說,領導統御
也太嫩,真的太嫩;嫩到當時我一個上兵都能看著他作為,
搖搖頭嘆息。

動不動就跳起來? 一個正常步兵連連長怎能這樣淺?

一個曾經付出很多的連隊,最後待退時希望它維持虎風,
但上級長官之間的鬥爭,只一個中尉,被一個中校旅長
叫來接精誠連?

我看我們變成東守旅精誠連、或是步五營精誠連、步六營
精誠連了,每次換防換番號,各營頭都要踩一下...。

長官們明知不可而為之,那又重視精誠連嗎?
這是最後一切意義似乎沒有,待退時之前一切攏是假。
所謂為何? 隨之,以前支撐自己走過來那面對的一切,
看它後面逐漸瓦解...。

當時只能說要退伍了,我管不了那一堆菜旅長、菜連長
以及5營6營間的問題,只知道說5B3C時,那胖營長來噹
到了6B1C時換了新的王營長也來噹...

1693T退伍後,跟1699T、1702T學弟們聯繫,知道連上
被搞得雞飛狗跳,這些我都知情,只能祝福。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豈能盡如人意,難求全坦於心。

引用 TOP

防區不准釣魚,是因為一個1699T的釣魚被浪打走
海龍下去撈怎樣也撈不到,後來聽說是媽媽來海邊
哭喊,海龍再下去一找就出來了,就在淺灘附近...。

惋惜地是他還是啥中醫系的,當年還到各連專醫
跌打損傷兼針灸,來到我連上時因為早已認識
他特別幫我來一針...

兩年間怎樣被操,沒這樣刺激的;那一針扎下去
不到20秒我就臉色發白倒下去... 扎錯針

免費的還是潛在風險挺高,後來不久就聽同梯耶說
他釣魚被海龍王招去當女婿

我當時只覺得, 當兵到這時期了卻死在這裡?
真是難過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浪花 金錢 +5 2013-02-03 16:10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2013-01-29 18:23

  • thejazzart 金錢 +1 白髮人送黑髮人是一件悲哀的事!!! 2013-01-29 02:14

豈能盡如人意,難求全坦於心。

引用 TOP

第27篇,剛下部隊時期-4

逃兵,何以84年南竿各單位逃兵者多,唯獨自己單位無此案例,主要在於隨時都在接踵而來的體能、注意力、給你狀況的要求,是使人應付一直疲於奔命中,自然不做其他假想。菜鳥時期,沒有自己停下來過,除了週日放假3~5個小時,其餘都在跑來跑去,很深刻記得,如果能停下來站著該有多好? 站著都很好睡。不過步兵連菜鳥們似乎聽來都是在疲勞又持續挺下去的情況適應連隊生活的,不是嗎?

那麼會想要跟學長打架嗎? 很妙的是當時剛到部時馬祖精誠連的老學長,操你體能歸操你體能但是在言語上倒不很機八,(我想到那自稱機八學長的68T就想笑的回憶。) 有些範圍是他們不會去碰觸的,有時也會做給你看,教導技巧、跟著你一起,鼓勵...那真的像【學長】。

真要打,打不過的。只會覺得自己跟不上,想要跟學長們看齊,倒不會想打架,他妙就妙在操練時懂得不去抵觸那過分的部分。天天的集合,蹲姿動則蹲個半小時一小時,印象中覺得還好不痛苦,麻痺就好不去管它,有時候反而希望不要操體能,就蹲著好了,比較害怕是學長集合時製造那種暗夜裡心理上的壓力、那氛圍。

有趣的是,儘管剛下部隊時連上要求常有玩到凌晨,印象中黑暗但是相對來說那仍只是菜鳥一般黑,只要在一起被玩時不要當最差那幾個,大體來說跟著大家一起被玩,並不會怎樣,相對上可說,眾般黑不如獨自黑地硬斗。大體上構工是比較愉快的,菜鳥時期超愛出去構工、站哨之類,包哨8~10小時都好。

有時比較頭痛的是不同排組之間學長老兵班長們之間的互動,都比你大、比你老...下達要求指令間常使人無所適從;剛到部時也說五項戰技沒有滿百,沒有資格掛老虎頭臂章,有次演習要求你自己想辦法掛上(連雙面膠、自己夜裡找時間縫),隔天又為了掛上被其他學長幹譙,又拔下來,然後又遇到其他學長,你怎不聽又拔下來呢?...&%&^$&$

第二任連長後來則要求要嘛改編,要嘛全連掛壁章,但我到了後來仍私下會被後期一些菜學長G8,私下噹不准我掛,不掛就不掛,那又被其他比你大的幹譙,真是他媽的,要嘛改編我這樣不上不下真是邊緣人。

引用 TOP

剛下部隊時期-5

第二任鍾連長到任時期約跟1710(大)時期相差不多,記得初見面是夏天的一個午後,鍾連長穿著陸軍草綠短袖上衣,帶幾個5B2C的兵,搬來一箱裝備,當時正式接任布達之前,連上已聽說是5B2C的連長要來接精誠連,當時他約26歲,大我6歲,在5營5B2C號稱小精誠連,以連長精實著稱。那天,鍾連長穿短袖上衣像個老兵,沒講就來,任誰也沒料到他就是我們第二任連長。說他是個好步兵連長,這在後續會陳述緣由,雖然當時我也常常挨他鋼盔,整體來說,服氣就是服氣,馬防部精誠連是在他的領導下,整個開始精實起來,部隊操課正常,戰力也開始提升,有別於我剛到部時約半年的較混亂時期。

說到這,我也才發現,我同梯真正那3個後來被改編,在精誠連被修理好久好久,菜鳥時期跟不上連上的體能要求,加強份量都繪有段腳傷、疲勞性骨折的時期,唯有忍耐痛苦,盡量少表達這方面,才不會被修理;同時期,看同梯在集合、購工、跑步、刺槍等仍然入列,但走路都一跛一跛地,經常被老兵或班長在行伍間任意幹譙,斥責,放假也被刁難,刻意被凹,看他們痛苦的表情,實在心裡難過,我也曾這樣時期,因為被刻意修理實在可怕,勝過那身體上的痛楚,因此那精神壓力會促使人把自己逼上去拼命強化自己。但看同梯耶,明明看來就是不擅長跑步、個性也溫和,只是人高馬大就被選來,卻不被相信,一直測試式的操練,驗證,都要過半年多痛苦折磨,才能被放棄改編,那是當時很怵目驚心的。多年後,那感覺也使人深刻!!

菜鳥時期,正常時間有時可被帶去看醫生,但後來發現去看醫生,變成一種弱者象徵,會被貼上標籤,刻意修理,就不大敢去醫院;感冒、傷痛多只能利用假日偷偷去看,軍醫看了多次也只能同情,說開立了醫生證明,疲勞性骨折,不宜過度、應循序漸進,也不敢拿出來,會被當成藉口,軟弱標籤,只能多吃點肌肉鬆弛劑、止痛、消炎啥的。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胤禛 金錢 +6 若每個連隊都這樣~那精實案全給精減掉也算是好事 2013-02-03 19:58

  • 猛沃營參一 金錢 +10 2013-02-03 18:14

  • 陸一特 金錢 +2 讚!讚!讚! 2013-02-03 16:22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2013-02-03 16:13

  • 浪花 金錢 +5 2013-02-03 16:10

豈能盡如人意,難求全坦於心。

引用 TOP

第二任連長時期。

跟鍾連長在連上後山的山洞倉庫相遇,當時沒人知道他就是第二任連長。在幫忙搬沉重的木箱時,才喊要小心,一放下來一個剛到部的學弟手就來不及抽手被壓到,鍾連長看似不起眼,還以為是別連的上兵 ,他關心地把那學弟的手抓來看傷勢,卻被學弟驚弓之鳥般吼一下抽離,鍾連長說: 哎,你不知道我是誰? 你皮癢了是不? 後來檢視完傷勢,只是小小瘀血,還好沒大礙。沒想到,過幾天宣布時,竟是我們第二任連長 ...
後面老兵們愛暱稱他【B哥】,緣由想必也是暗罵之類。


前面談到,早期精誠連的方式,團體操練在連集合場、做體能按梯數,但更恐怖是10點後到午夜的寢室訓...,第二任的連頭仔剛到部時前一兩個月,還在摸連隊上的風氣,跟各山頭老兵打關係,看似還是笑咪咪的,幾次寢室集合,就看他跟輔耶,偶而會在窗邊、或是寢室門口,出來好聲交代,下去休息了,甭玩了。

幾次後,就看他抓狂了,草尼馬的,你們老兵喜歡比老,玩集合? 愛比老? 你他媽的全連誰比我老,愛集合,全連到連集合場集合,一次是他衝到樓下安官桌廣播,連上弟兄,到連集合場集合....;後來,別寢也陸續中招,這樣緊急集合幾次,有穿拖鞋、也有全副武裝。

連長站在連集合場,部隊成講話隊形,說了,你他媽的一些學長,睡覺不睡覺,喜歡搞你媽機八的夜間集合,玩不當管教,告訴你們,體力好? 那我就給你們天天集合,要做到連集合場來做;告訴你們,這個精誠連,誰都不准不當管教,要不當管教,只有我一個人能...

記得最後一次,學長們集合到頂樓去了,被通知時168XT以後到頂樓集合時,還在納悶發生啥事,集合到頂樓去了,那時1702T剛到連上不久,全部人穿脫寫蹲在頂樓給學長訓話時,不料... 連長不知哪得知消息( 廢話,10點後一堆人飛奔跑來跑去,誰也知道...),就看剛玩一下子,就看到連長沉默站在頂樓樓梯門口...

黑壓壓地,沉默無聲, 老兵嚇一大跳,已經警告多次,連長就笑笑地,跟你們說說不聽,你某某某,給我全副武裝到連集合場,安官(他那刻意像電視中民初軍閥的口音)~廣播全連集合! 又集合了.....

早已習慣集合的1699T以上,當兵約7~8個月的我們,看到這樣刻意打壓夜間集合的風氣,在行伍中只覺驚訝,這樣也行...連隊上,學長們地位之高,也會這樣落魄? 後來精誠連的夜間集合活動就逐漸消彌;

但,後面還有一次全連集合,卻是因為我....

當時,記得已經破馬冬了,一次夜間好像是2100剛下哨,回到連上交接完,回到寢室快寢室熄燈,那時已調第一排寢室(渡過那一陣子【洗禮】);剛升上兵1679T的學長,說...我們來加強磨練,我上兵自己剛才都做了100下,你們應該自我加強運動一下,...

我才剛踏入寢室,聽到~ 小桂子你來,你現在是一寢沒上兵較老的了,當學長要當楷模,來帶著學弟一起運動運動。(我心中喊衰,早知道晚點進來。)
不由思索,只能連聲稱是,跟十幾個學弟在第一排的床榻之間就自己各自攤開做起伏地挺身,由我喊數,百來下吧? 遇上連長要熄燈前巡視各寢室......。


突然,聽到一陣大罵,一抬頭搞不清啥事,看連頭耶站在寢室門口;他幹譙道: 草尼馬的B央勒,啊? 小桂子,以前你們菜時給人家操,現在你有點老了,換你修理學弟啊? 記得那時帶的好像從1607T到1715T左右? 好像1715T剛新兵隊回來不久... ? 限你30秒內全副武裝到連集合場給我站好!

他衝到安官桌,廣播~ 又是全連集合,....我全副武裝,苦不堪言,真他媽地倒楣,全連莫名其妙下被集合,注視下我被幹譙,我看到那1679T學長在行伍注視我,那害怕的眼神,唉... 我能說啥,我沉默了。學長待我不錯...代價是全副武裝繞連集合場跑100圈,還有後面幾天常常被後續連帶懲處,中午全副武裝站集合場,諸如此類....

記得這招好像是這樣第一次用在我身上。



胤禎老哥,
其實那79T的兵以前也是跟我同樣炮組的,待我還算不錯,那次這樣的自我要求,在以前算很正常;只是沒想到快熄燈前做做體能( 跟以前剛到部隊前半年,黑壓壓夜裡活動比算很健康了。) 還是冠上不當管教之名。

79T的上兵學長後來在行伍間有說這是他教的,只是全連集合那當下,情勢已成,害學長也出來? 自己當下也不會好過,所以我選擇沉默。

事後,學長有私下跟我歹勢,我說沒關係,算我比較倒楣。

[ 本文章最後由 阿桂 於 2013-02-03 21:46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猛沃營參一 金錢 +10 2013-02-04 00:30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2013-02-03 21:36

  • 胤禛 金錢 +6 79梯的居然事後也不吭聲任你黑到底~~又是個賣弄梯次的貨~沒擔當 2013-02-03 19:56

豈能盡如人意,難求全坦於心。

引用 TOP

第二任連長時期 - 2

新連長到部隊後,剛開始老兵以為好相與,看他跟老兵們好來好去,後來了解情況後,開始處理幾次震撼教育後,真正建立起威嚴。 不過這任連長真是認真在帶兵練兵的好連長。 他遏止了連隊的夜間遊戲活動,也注重逐漸把部隊導向正常操課,跟以前三天兩頭構工相比,後來構工雖也常有,但跟前期幾乎變成構工連來比,操課上學習有比較正常。印象中較重視的就是跑步、打靶,道理是體能出來了,其他如五百障礙、刺槍術等戰技,都只是技巧的問題,當一個步兵,沒有基本體能,其他戰技便無實質基礎。

而其中腿力的鍛鍊是基礎之本。此後不管晴天雨天,精誠連幾乎都是每天跑2~3KM到福澳大操場,然後開始計時測5公里競跑,冬天時很冷,多穿黑色長袖運動服,但到後來記得有時冬天甚至仍是穿短褲,剛跑出來還是穿上衣,跑過1KM熱身後就脫上衣,長程快速奔跑時真地愈鍛鍊身體愈好,愈不怕冷。當我到老兵時,記得夜行軍就穿個內衣、長袖草綠服,加個小夾克去除內裡,也倒不會怕冷。這是鍛鍊之益。

長跑速度快、耐力鍛鍊加重份量是一定的,其他除了平日拼命拉筋把筋骨都拉到最大幅度,跑步時習慣大腿要盡量上伸,這樣可使膝蓋以下腿部更能盡量前伸,達到最大步伐的跑步方式,只用前1/3腳掌點地來跑,身體微向前傾;不管怎樣疲憊,精神上一定要注意腳步的跑法保持輕盈,只要開始亂、沉重,甚至開始全腳掌拍地,那接著體力消失很快,呼吸也難維持。

呼吸頻率則要控制不能快起來,維持兩吸一長吐,中後期較疲勞時則調適稍快頻率-兩吸兩吐,要重新衝刺前準備,則是深吸、深吐;但是不能無限上綱地讓呼吸頻率快下去,那很快就會到撞牆期。也切忌用口呼吸,因那樣很快口乾舌燥,呼吸系統就衰竭,然後撞牆期-吸不到空氣的瓶頸也會提早到來。

腳步盡量跨大、呼吸盡量維持、放慢;維持腳步輕盈,不可重拍地面... 大致上是這樣的體會。

常常在南竿島跟各部隊會有機會交錯,端詳過很多次其他連隊的跑法,剛下部隊半年八個月時,常常跟部隊跑很累時,同梯們或比較菜的菜鳥們,說真地看到其他連隊跑步的速度,真的很羨慕。說真格的,如果待在一般連隊,我想我的馬祖軍旅生活會愜意許多吧?

但是等到破冬、甚至破馬冬後,也不再那樣在意;反而就習慣,不再那樣想離開。 第二任連長後自己一樣那樣黑,常常被K鋼盔,我同梯私下謝我,我奇問為何? 他說,因為我的鋼盔吸引了當時狂暴連長的鋼盔,常K我,其他人就安全了,倒是常被K,剛開始如驚弓之鳥,但怕到後來,怕久了也不得不習慣了,隨便... 說來容易,但那是一種步步驚心的心境,為求生的本能,到最後不得不去視而不見,儘管那直接撞擊在我頭上。  

精誠連,其實是加重分量訓練磨出來的,一切的一切,精益求精,反覆鍛鍊起來的。我的經驗,很多是逼出來的,最後逼得自己三分不像人,七分倒像鬼,這種心境,在外島啥鬧鬼不鬧鬼的,根本沒心去管或害怕,自己當時其實分不大出來自己是怎樣。隨時醒著像在另外一個境裡,睡著像醒著...。

而我一直以那做為迄今的一種警惕。

[ 本文章最後由 阿桂 於 2013-02-03 23:45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豈能盡如人意,難求全坦於心。

引用 TOP

83年我在馬祖時跟精誠連有過交錯,就是跟三處訓練官去梅石測驗電動靶俱,調精誠連去設25公尺半身靶,靶的下方是像桌上型電腦主機的感應器,那一天早上調的是沒掛牌的新兵,有給次差點打到靶身主機,弄的廠商代表一個澳洲人哇哇叫,因為弄壞算他們的帳,下午調有貼膏藥標就準了, 驗完了當天下午就調2棲連搬進山洞,600多萬的東西就煙沒在歷史中,這是軍售結餘款用1800萬買3套,一套步校用,一套金門一套馬祖,步校聽說驗不好,原因是軍售結餘款是大將軍去美用剩下,本想買美制軍規靶場自動靶俱,那知買到澳洲轉出口美國的民用靶俱,不靈不用說,連塑膠標靶都要綁標特定規格........

我記得那些年, 329體能戰技大比武好像也在那時代結束,總部下令嚴禁肢體上不當管教(口頭管教ok!),69x高砲連也解編,半年後麥當勞成立
我記那些年,逃兵常有,連靖盧都可以翻牆落跑回大陸,
那些年北竿飛機場通了,每天都有報紙書信,我還冒險搭一次,但是2年後多尼爾掉了2架!

引用 TOP

路人大講的我有印象,記得連上說是去打啥電動靶
但是上午是脫靶   也不知怎樣安排的

當時記得好像是請精誠連支援打靶公差,結果連上

常被下一堆支援這、支援那的電話紀錄,覺得很煩

隨便派一票新兵去應付,後來脫靶了...討論上好像

是帶隊士官跟連上回報在討論...下午才再換一批人

去打靶 ??


體能戰技在83年還有,那時連上有一票人回去

但似乎只是刺槍比賽?

84年中, 我升上兵了操練了一年多,連上安排

5項戰技的編排已備妥,後來傳來消息,確定329

體能戰技停辦了

以後只是總部派員在防區抽測... 但到了抽測時又不

是精誠連



長官的意思是抽精誠連沒意思,刻意抽一般連隊

當時,我們連長換穿少尉排長衣服,我當時上兵了

穿的是一兵的衣服, 穿別人的衣服點名;當時受令

精誠連派了不少人幫忙測驗... 但感覺很不好。



83年時北竿機場就通了, 但說到逃兵卻是84年後

期的事情;軍紀愈鬆,愈合理管教,新兵們輔導愈

多想得愈多,逃兵也愈多... 最誇張一週,幾乎天天

碧海演習

今天一連、明天營部連、後天二連、大後天兵器連...

[ 本文章最後由 阿桂 於 2013-02-04 21:06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StrayBlackCat 金錢 +3 2013-02-08 00:14

  • ralphy 金錢 +1 不想抽精誠連卻又要學長你們改穿衣服代測, 一群腦殘長官是脫褲子放屁 2013-02-04 22:36

  • 胤禛 金錢 +6 我很贊同~造假代受測很要不得~偏又是常態 2013-02-04 21:34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2013-02-04 21:16

  • 訓練士 金錢 +5 我很贊同 2013-02-04 21:04

豈能盡如人意,難求全坦於心。

引用 TOP

聽著王菲的【我願意】,思緒偶而會回想起1994年冬天,
連上參加陸軍的合唱比賽,練習之餘...

剛返台歸來的1690大學長帶回一套音響,連長令搬至
連集合場,全連在藍天碧海,外島冬天氣息的那感覺中,
聽著【思念是一種很玄的東西,如影隨形...。】

我不知道連上弟兄,有多少人記得這一幕,但歌曲是紀錄
人生每一段境遇的最佳刻錄,每一首歌對每個人,或許
都有當下的情感記憶。

第二任新連長在連上陸續建立威嚴後,對連上弟兄
【反應】的快速反應訓練很是重視,記得有段期間
鍾連長都用很快的速度口述下令,必須很快地理解
瞬間一兩秒內反應,剛開始當然是鋼盔猛敲,連長
的鋼盔因此也是全連最凹凹凸凸的一顆 。


剛開始,常常聽到連頭耶在連上咆嘯的聲音,隨即是
鋼盔碰碰碰的巨響........。


因跟他在後面山洞庫房的首遇,後來也在他心中黑掉
但剛開始他是想挺我,想把我由黑轉一般,但可惜我
不懂察言觀色,這是我的缺點,目色不夠精。
這後來的後來,有天又被操練地七暈八豎,最後他說
【小桂,不知為什麼,從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很喜歡
你這個兵,但我最痛恨軟弱的兵,因此你他媽的給我
好好振作起來!! 】

當時,被操練修理,又不能硬來以免當不完的兵,
我是百般忍耐、裝傻、壓抑自己以前狂暴的個性......。
被修理的樣子,自然神氣不起來,只有窩囊、軟弱吧。

一次,他剛來不久晚上全連集合,修理一個1674T
守電台的斯文原住民學長,質疑他以前何以都不用跟部隊?
噹到一半,突然,連長問到: 【說到手榴彈,你只有丟3X米,
不要說中鳥,我就說你的學弟,小桂子~ 你的手榴彈能不能
贏過你的學長啊? 】

( 我因手榴彈不及格丟不到50米,也是常被修理刻意噹的項目)

在隊伍中神隱的我,沒料到連頭仔突然神來一筆,瞬間...
全連學長們的眼光都集中在我身上,那瞬間,我看到那學長
臉上青一陣、紅一陣,當時我已能丟到40米以上,當然已經
能勝過,但那學長平日也不錯,偶而幹譙,也倒不會刻意整我
怎好在行伍中給學長難看?? 我心跳狂跳不已,也為難不已

心中很多念頭瞬間轉過,為難之際,對學長根深蒂固地尊重
觀念..........連長又重複一遍,【怎樣? 小桂子?】

我做了一個愚蠢的回答:【報告連長,我...我...我不知道!!】
空氣像凝結般,全連靜默,靜到宛如一根針落地也可聽聞
連長本是想挺這菜鳥,這或許是我由黑轉好過
的一個契機(事後想...)

他萬萬沒想到我這樣回答,臉色轉為鐵青,瞬間氣極,
【你你...連自己能不能贏過30出頭米,自己都不知道,
那你活該給你學長操死活該;給我去旁邊端槍交互蹲跳
跳到死為止...】於是我端槍跑到連長面牆,持槍敬禮
去旁邊自己默默地跳起來,納悶著,不能要害學長嗎?

但有連長這番話,也似乎註定學長們在不能玩後面的
學弟群,但唯獨我例外,因為連長口頭這樣說了...。

後來,晚上同梯育霖偷偷地跟我說,【阿桂,你有夠笨
的,連頭耶就是要挺你,要扭轉連上的風氣,你還這樣
回答,給他下不了台;那你以後會很難過了...。】

當時,我並不會去想自己怎樣,我只想說,1674T是學長
怎樣那晚我也不能給他難堪的,但其實,那當下已成定局
永遠不可能去改變,沉澱在回憶中的一晚。

很多很多的其他周遭考量,人心與人際之間的利害關係
當下在玩啥戲碼,這並不是我當時重視的。

在我以前的成長環境,我的兄弟朋友不會這樣互相對待
即使外面有人這樣玩心機、種種考量,我們這一掛也不怕。

但這裡不同,這裡是遙遠的外島部隊,我當下未去深思過
這些問題,比起同梯育霖,或是同鄉同梯的阿儒,或是其他
同梯家齊、淨杉、阿富...太多地方,這裡我是深不如人。

這也是我後來變得在自己的莒光作文簿中寫道:
【常常希望別人快樂,最後發現最不快樂的竟是自己;
人心真的是很那個的,我們人類跟動物之間相比
彼此心念中諸多考量、算計...這是人遠遠勝過
或是不如動物的!??】

自己沒有用頭腦好好當兵,相對於我的同梯或是同袍
很多年後,自己每次反思,並不是我與人為善,人們
定然也如此待我。

更多時候,愈是壓力、任務繁重的團隊裡,人人自顧不暇,
自己還自以為是、以為善意互動,把自己肚子坦開無防
人家不搞你、不壓你,來給自己相對好過;那倒是困難了。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豈能盡如人意,難求全坦於心。

引用 TOP

有人祈禱耐心,老天不會直接給予耐心;
卻是反覆的折騰。

有人祈禱勇氣,老天不會直接給予他勇氣;
卻是百折的艱難。

有人祈禱智慧,老天不會直接給予他智慧;
卻是紛至沓來的挑戰。

上帝不會直接給予我們祈求的,但祂給予的是,
機會。


仔細地想來,整個精誠連的體能訓練中,大致上
體力透支少之又少,記憶中除了一次支援日夜顛倒
畫軍事地圖整個月,被用完立即歸建回部隊生活,
第一天跟部隊跑5千,死硬撐著不能掉隊,

那天,...走回連上每一步都痛苦咬牙、舉步維艱,
全憑意志力,又不能給人看出...因體力耗盡,

回連上就值衛哨,那天我自己怎樣恍惚走上哨
都不知,只知道到哨所,安官走後跟我執勤
是1685T對我較好的林姓學長,我一下就完全失去
意識,那位學長菜鳥時也苦過,他沒說啥...
竟幫我站哨顧著( 上兵時期他待退、就是他跟我
一同衝下去追逐疑似水鬼摸近哨所的...。)


體能上的操練在怎樣,都會慢慢適應而變強壯,
那倒還好你會適應的並不會在在意的記憶...


無法適應的是那持續永無止境地去羞辱、持續
加重、刻意地刁難,那種刻意、毫不掩飾地刁難,
就是故意,一直刻意要測試忍耐程度;
那種看你痛苦入心,引以為樂的心態...

以為忍耐、忍讓過去就算了,但是某些人會
知道你是這樣,刻意要把你整到完全一點餘地
不留...

忍耐下了,下回又來更刻意更過分的,這種
是使人永生難以忘記,那種刻意的輕視、戲謔,
如果我當年狠狠幹上一頓呢?不管死活?
結果將會是敵前暴行犯上,以軍法論處,這是
當年連上一直不猶豫的方式...。只能忍...。

很多時候,心裡大恨,但是很清楚知道,這樣只會給
他人在其他操練場合公報私仇、甚至聯合其他人
更加修理

真正令人憤恨的是,菜鳥怎樣對待都算了,
都是當兵的,彼此該有個砍站與分寸,而不是
無限上綱... 那些想來仍氣憤地,都是當兵還國家
憑甚麼? 社會上誰又贏誰??

原住民在社會上一般都較弱勢,在他們成長的
過程,相信跟平地人難免有過類似議題的衝突
與敏感防衛性,而強勢的來到軍中以體能掛帥
的環境裡,就是這樣的欺侮人?! 種種緣由...

我的觀念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當兵前,我的觀念是對人,並不會因為你出身
或是原住民而去歧視,是一種對自已
的放棄。 人都是一樣的,沒有誰特別偉大或崇高。

退伍後多年,想到這些往事,我會感慨,當兵
只是兩年,何以如此過度肆意而為? 那個施姓
士官,他也會有他自己的兄弟好友,像另一個
高中時期的好友,後來當兵時寫信連絡上1668T,
剛好是我大同梯,本島裝甲師精誠連。

我在想,到底是誰操了誰? 誰又整了誰的兄弟?
我那原住民的兄弟,去軍中是否也如此欺侮人?

最後,只能反省自己,到一個程度,人不自重,
他人就無所不為了;很多事情,是不是要怪自己
個性? 青春時期當忍安分讀書則胡作非為,
到了軍中則百恁千忍,最後自己又成怎個樣?

這些想來,都是回憶的一部分。過去了,只能
記憶中。

[ 本文章最後由 阿桂 於 2013-04-17 02:09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豈能盡如人意,難求全坦於心。

引用 TOP

你是讀哪所高中?

前面說過,鍾連長剛接連上時期,除了壓抑連隊夜間集合,以及不當管教外,也重視訓練對命令的執行度以及立即反應;記得有一次,突然問到還是菜鳥的我們1693T,其中一個李姓同梯耶【你是讀哪所高中?】

不料,我同梯耶猶豫了2秒,瞬間連長就飆了:【你他媽的,自己學校都不知道? 給我去旁邊,喊自己學校開始交互蹲跳】 同梯耶又問了一句: 【報告連長,要跳幾下】頭耶更氣了【給我跳、跳、跳~跳到我爽為止。】接著同梯耶慌張行了個軍禮,跑去旁邊端槍開始【青年高中、青年高中、青年高中】交互蹲跳。

同梯笑了,學長們也笑了,我也有點笑意;不料給連長看到,又中槍了【他媽的B央,小桂子,你同梯耶受難,你在那邊笑,沒有同袍之情,去去去,你讀哪所高中的,也給我去跳】

就這樣,我們93T兩個一個青年高中、一個新竹高中,在那邊跳個不停,好不熱鬧...。跳到集合訓話完畢,才被叫入列。同梯耶一下就跳不動了,我倒是還好,這傘兵操、交互蹲跳就不知道為何同梯有時跳不完,我倒是都撐到最後那批,少有跳不下去的。

大抵來說,這個連長用他的風格統御了這個連隊,走上正常操課訓練的連隊,雖然會K人,但是連上的風氣,連隊有熱水洗澡,不用再一禮拜統一帶下去山下民家洗澡,甚至伙食的充足(我不禁想到,以前的伙食費都到哪去了? ),甚至最後用結餘款省下來,替連上弟兄買了洗衣機;烘衣機,這都是以前想像不到的。

新兵選進來,跟不上的很快就可以看出來,主張快點改編的也是他,不同意舊法留任連上硬操逼出潛能(這過程中會有很多不堪的不堪),重視打靶、體能跑步,刺槍術過於花俏動作過多,也被他糾正,刺出就是硬挺挺貫出~殺! 重視擊殺攻擊跟效率,哪來這許多眉角怪異動作...

儘管精誠連後來的溝工支援仍不少,但比起之前三天兩頭地整天構工,這樣的精誠連才開始真正走向有戰技訓練的步兵連訓練生活。

以往,連上槍械的妥善率也有問題,麻膛、未妥善歸零,在他大力整頓後,連上13X支65K2步槍,9成5以上都達到妥善保養及每支步槍都歸零到準,每個人依照槍架配置自己固定槍號、位置,有狀況時全連取槍順序,魚貫而入,記住自己槍在哪,拿了就走;

全連的射擊準度也在後來達到他口中所謂,精誠連就是9成以上兵員都必須是一等射手,3百米都必須能夠有效射中目標。加上有充足體能,快速反應能力,他會刻意設計許多突發狀況,搞得全連雞飛狗跳,後面習慣了就是沉著反應,見怪不怪了...這些都是陸續訓練要求下去。

現在仔細想想,這些都是跟打仗有緊密關係的能力,回想起他當年在糾正一些問題時,曾提到過一段話,大概意思如下: 步兵連就是要打仗用,搞那麼多543沒用的東西幹嘛? 打靶打得遠、打得準,開戰時兩軍接觸時敵人打不著你,先幹掉對方是贏家,當個戰鬥步兵,連個基本體能都沒有,跑不動撐不久,不用跟敵軍接戰,自己先累得七暈八豎,還打啥戰? 反應? 不然你們真以為我神經病,搞那樣多突發狀況,就是為了嚇你們?? 後來才知道,這一切其實就是訓練一個能打仗的部隊罷了。

記得,後來連續一週走路5~6公里去西守的津沙基地旁靶場打靶,每個人都有6發子彈來證明自己的情況,當時槍枝歸零好後,我怕又被動到,竟然自己異想天開打完靶在整理步槍時,把後面調左右的輪軸,設法要左轉(還是右轉,忘了)到底,去記住哪響數,這樣就不怕被動過,準頭跑掉、打不準。

不料轉到一半,學長叫我,一回頭忘記自己數到哪去了,怕會脫靶被修理,自己據實以告回報上去,不料連長氣得令我蹲下成高跪姿,我一蹲下;他就把我的步槍一把搶在手上,高高舉起,用槍托重擊我的頭部,雖然是有帶鋼盔,那一大力敲下來,我的眼鏡瞬間破掉掉下來,整個眼冒金星...最嚴重一次,比鋼盔敲鋼盔嚴重多了...連長突然愣了一下,突然意識到啥似的,止住自己,然後令我去旁吊鋼盔,一次掛4個~作立射姿勢,從8點多吊到12點才放下.... 這是記憶中較深刻部分。

當兵時這樣走來走去,我有時會想,以前騎機車跑來跑去真幸福,我們步兵阿陸真是只能靠自己一雙腳。那次為期約一週的密集打靶練習,全連的射擊能力都達到一個水平;

後來總部來實施專精射擊的測驗,在梅石靶場打3線、每次射擊一發,共6發子彈;每波射擊後靶溝報靶時,各步兵連都有1/3到1半脫靶,那時狀況真是慘...。外島部隊,步兵連幾乎當成工兵在整天構築工事,當時各連普遍操課很不正常。這也難為當時的步兵連弟兄。

(外島有管制卡,需固定打靶次數到了才能返台休假,但以早期看來,打靶只是有打到,在各連隊上怎樣打好靶?卻是不夠的,否則那次陸總專精射擊,也不至於如此慘。)

行前,連長特別交代,回來脫靶就準備吃不完兜著走,於是我們大家都壓力頗大。等到換精誠連上場,6發裝子彈,前2線都是第一發射擊命中,之後再無起靶,那時各連發出驚呼的聲音,連緊張的300米射擊第一發射擊後,也是各波射手幾乎都有中靶,一波約10~12名射手偶有1~2靶需在第2發射擊才命中,這在當時總部長官也跟營長等表示稱讚。這是當時覺得與有榮焉的。

當時,這樣整個連隊就逐漸走上正常的情況。 因此我始終認為,但二任連長是真正把精誠連照顧到生活、體能戰技的正常訓練,他是個好步兵連連長。嚴格,兇悍,但卻會照顧士兵。

最重要是的照顧是~部隊就是要打仗的,他真正有給予我們這些;苦不怕苦,但起碼要給訓練,1995年末,外島戰爭氣息漸濃,感受到戰爭的威脅,卻不至於太過恐懼,這也是平常訓練嚴格使然。



02/14 更新:
回憶這些,我常在想,以前到底是哪裡令自己刻骨銘心?  那些體能上鍛鍊在記憶中也不怎樣深刻... 邊描述一邊自己反省,試圖找出答案。

退伍多年,當然不可能回到過往,或是去計較過往的仇恨,但自己弄清楚當年的因果關係,卻是必須的。

[ 本文章最後由 阿桂 於 2013-02-14 00:07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猛沃營參一 金錢 +10 2013-02-16 18:17

  • 大毛 金錢 +2 印象裡,天天都打靶,打的不亦樂乎 2013-02-08 21:12

  • 阿侯 金錢 +2 這才是合格的領導幹部 2013-02-08 19:37

  • 浪花 金錢 +5 2013-02-08 16:49

  • ralphy 金錢 +1 不過我記得不管一線二線我們都是兩個禮拜打一次日靶,因為要配合管制卡返台 2013-02-08 15:42

  • 最爛的醫務士 金錢 +3 好連長~體能戰技操的好~福利也不少~一切管教歸於領導者~這才是正常的連隊~ 2013-02-08 15:22

  • 胤禛 金錢 +6 新年快樂 2013-02-08 14:39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2013-02-08 12:44

豈能盡如人意,難求全坦於心。

引用 TOP

青年高中---在我們那時,可是才俊輩出的名校,
有很多早期的校園電影,都是以青年高中當背景的,
可說是培養文武雙全,術業兼休的名校!!!

文的方面---蘇明明,高金素梅,白雲,還有早期一位大大有名的玉女,
後來當了老闆娘的?都是青年高中畢業的!

武的方面---不用說,中部地區砍人界赫赫有名的名校,我的同學阿州就是畢業於此校!
電影當中打打殺殺的片段,我相信都是來自於真實校園生活的寫照!


P.S.國高中六年,我還真從沒看過一位青年高中的學生,戴的是玉兔牌的軍訓大盤帽...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2013-02-08 21:50

  • 阿桂 金錢 +5 懸命老哥,我知道青年高中文武兼俱^^ 2013-02-08 20:36

  • 浪花 金錢 +5 2013-02-08 16:49

當夢想逐漸遠去,記憶慢慢變得模糊,
青春,熱淚,歡笑,汗水,俱往矣!
而傳說,終究只是一場傳說...

引用 TOP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2000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