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31 123
發新話題
列印

台大F-100超級軍刀機0218改善活動

唉,要跟大家舊事重提,嚕一嚕當年滴前因後果了!

台大校史館 口述歷史
受訪人物 賴君亮 (台大機械系教授)
訪談時間 2008.5.28.
訪談主題 校園飛機: 超級軍刀F-100
訪問:陳彥民、劉昇典、余致萱(歷史系同學);張安明(校史館)
http://lib.ntu.edu.tw/gallery/Oral/05_20080528_LaiJunLiang.html

在台大校園裡,至少出現過兩架飛機,其一為F-100超級軍刀 [教練機?]  [註1],位於台大機械系旁邊(台大辛亥路校門附近的草坪上);另外,八十幾歲的李學勇與路統信老師告訴過我們校園內的另一架飛機,民國37年(1948年)時,位於臨時教室11-15(普通教室前身)的旁邊,日本名稱「隼 Hayabusa」,是一架日本陸軍一式戰鬥機。(請閱讀台大校史漫談部落格:台大校園出現的飛機。)

我們這次要談的是F-100,訪問到當時經手從軍方接收這架飛機的老師,就是任教於台大機械系的賴君亮教授(民國75年8月返校任教),追溯這架飛機來校的由來。

民國76年3月2日,教育部發文表示國防部有17架F-100要淘汰,詢問各大專院校是否需要。或許軍方考量到雖然廢鐵可以回收,但是如果能用來教學的話,更有價值。國防部應該以贈公立學校為優先,因為公立學校有經費,一般說來校地也較大;但是當時也有很多私立學校搶著爭取這些飛機,因為那可以是一個噱頭:你看!你來考我們學校,有飛機!國防部或許最喜歡送給台大。

現在校園裡停放的或許是F-100戰鬥教練機,可是當時軍方傳過來的圖是F-100戰鬥機。教練機性能沒有戰鬥機精良,但外觀應該一樣。當初軍方傳這張圖給台大,主要是要讓校方知道它的大小,以便安排適當的場地。軍方先期給的資訊只有這些,飛機的內部細節,則一概不知。

收到教育部來函,校方第一個就是問機械系的意見;因為台大雖然沒有航空系,但是機械系有一個航空組,當時機械系主任梁文傑教授在3月20日就同意接受一架飛機作為教學研究使用。但是那時並沒有知會後來接手此事的賴教授。然後教育部轉國防部:台大接受一架飛機,國防部負責的是9179部隊(可能是空軍),就發函校方將撥贈一架給台大,但飛機所有的通訊系統、射控系統、武器系統、攝影系統、引擎都要拆掉;這或許是因為牽涉國防機密吧。而到了這個時候,賴教授才知道有一架淘汰的飛機要送來台大陳列展示。

當初為什麼系主任要請賴教授接手飛機的事呢?因為那時賴教授剛從美國NASA離職回國,在機械系開了「飛行力學」課程,而且賴教授也自嘲當時是系內的「菜鳥」教授,當然要多承擔系上的外務工作。

飛機還沒移交前,賴教授就到淡江大學去了解已經定位的同型飛機的擺置情形。淡江大學將飛機停放在某棟館舍的頂樓,又怕颱風吹跑了,所以要綁得很紮實。回來後,大家就思索應該如何安放飛機。當時系館正在籌建,而且還沒有工學院綜合大樓,只有那幢老老灰灰的機械館,而現在飛機旁邊,當時正要重新蓋一個鐵皮屋當機械系實習工廠,整個區域都在整建,根本沒有空地,也沒有時間去管那架飛機,而且賴教授知道沒有了內臟的飛機,教學用途不大。幾經思量,賴教授就簽了一份文表示因為沒有空地,所以不要飛機了。教育部再轉國防部,國防部不太高興,又不好意思責問教育部,於是直接問台大:先前台大答應要,所以國防部準備好了,怎麼現在又不要了?國防部希望台大能解釋清楚,否則台大得想辦法收下來。校方於是決定飛機用地以及安置經費都由學校想辦法,機械系不用傷腦筋。於是機械系只好再去函教育部確定接受飛機了。

因為是校方最後決定要飛機,所以就幫機械系找到那塊地擺飛機。那塊地本來不是機械系的,賴教授也不清楚歸誰所有。關於經費,因為飛機很重,所以水泥鋪面強度跟一般籃球場不同,要特別強,而且三個輪子的下方要再特別強固處理;加上其他雜費,機械系初步估價約需30萬,皆由營繕組後續,機械系無須經手。

至於軍方部分,真正拆卸、運送,到台大安裝的則是6674部隊,穿著綠色軍服,或許是陸軍工兵,不過也應該有空軍聯隊的支援。國軍部隊把飛機實實地釘好、安裝,固定的繩索拉綁地十分牢固,就是確保飛機不能讓強風吹走;也導致現在應該沒有人可以搬走了。

飛機進駐台大的那天很風光!還登上聯合報,時間應該是在78年5月間。當天,部隊為了不妨礙交通,所以半夜出發,約早上8、9點到達台大,用坦克車開道,從辛亥路語言中心舊鐵門進來(當時還沒有新校門);因為軍方不會事先讓我們知道飛機幾點鐘會到台大,飛機到門口了,部隊才打電話告訴賴教授:「已經到了!」

大約早上九點左右,坦克車在前面開道,後面拉著飛機,飛機上的人操縱方向開進來時,帥氣的銀白色飛機進駐校園,非常的風光!中午,賴教授想幫部隊準備午餐便當,但是軍方表示不宜接受招待,但是茶水可以接受,便當則是堅持不受。

賴教授的「飛行力學」課程,有探討飛機外觀的設計,所以這架飛機對教學來講有一點用。但是飛機的其他構造,拆卸殆盡,而國防部當時又只給台大那張F100戰鬥機的圖,其他設計的資訊事涉機密,完全沒有提供。所以賴教授教學時只能告訴同學說:「我教到的,圖上面都有,基本原理也都符合我教的,你們自己要去看一看飛機造型…」大概只能教到這種程度。賴教授認為當初還有一些簡單的教學價值,而現在變得這麼髒,就……

軍方曾送來一份估價單,整個拆、送、安裝總共約22萬餘元,這都由校方補貼。不只如此而已,這架飛機的機身是漂亮的銀白色,軍方告訴台大每兩年要重新上漆,約6萬元左右;還有那三個輪胎要滿氣,如果洩氣了就很難看。只是現在輪胎都洩氣了,再加上駕駛艙的頂蓋都被偷拆了,雨水直接灌入,已經不復當年威武的雄姿了。如果校方真要維持飛機原來最佳狀態,真是所費不貲,而且教學價值有限,再聽聽下段台大面臨管理的困境,就可以體會賴教授為什麼覺得接受這架飛機好像有點划不來。

飛機拉來時,軍方就警告不能出意外,若出意外,台大要負責。當時每個禮拜六、日,小孩都會爬上去,覺得很好玩!飛機本身很漂亮,很自然地大家都想爬上去。飛機不矮,如果小孩子摔下來會很危險,所以機械系在旁邊設護欄、插警示牌;插了警示牌,若還是有人無視警告而攀爬摔落,真的也不能盡怪台大。可是今天插了警告牌,明天就不見;這個禮拜插,下個禮拜又不見。重新立牌次數多到數不清,賴教授都快煩死了!他每天都要去那邊巡視,看看有沒有人在破壞。後來有人建議賴教授警示牌要用固定而且拆不走的才行;總之,瑣瑣碎碎一堆無關教學的雜事,很麻煩就是了。賴教授玩笑地說,那架飛機是禮拜六、日給遊客拍照用的,它最大的用途不是教學,而是拍照。以前飛機剛來時,非常熱門,很多爸爸媽媽都想辦法把他們小朋友抱上去坐在機艙、翅膀上照相。但是現在被沒公德心的人塗鴉成這副德性,大概已經沒人要拍了!

至於飛機旁邊還有一個引擎,那是機械系實驗室裡面淘汰掉的引擎。有一位老師就說,擺一架飛機在哪裡,但是沒有引擎,沒啥意思,於是就把淘汰的引擎搬去那裡,那個引擎與超級軍刀沒有任何關係;而且極可能不是飛機引擎。

飛機到台大這件事,來來回回拖了很久:自民國76年3月2日教育部來函,台大也函覆接受,賴教授卻在7月20日又簽文表示飛機不太合適台大,不擬接受;到了77年2月3日教育部再跟台大溝通,台大才再回函教育部確定接受飛機;6月中,機械系進行飛機安置估價,到了隔年(78年)的5月間飛機在台大一角就定位,前後進行兩年多。別的學校領的飛機大多裝好了,台大大概是最後安裝的幾架次之一。

因為飛機整個都被固定了,現在也沒有人可以搬得動,所以大家也不知道放飛機的那塊地到底要怎麼辦。約民國96年底或97年初,因為有人急著要使用這塊地,建議拆除這架飛機,找到機械系問要如何處理這架飛機?系裡把事情推到賴教授身上來,因為他們以為飛機是賴教授要來的。賴教授調出公文說明,飛機何去何從不該以他為源頭,因為當初就認為教學意義不大,是反對接受飛機的。其實飛機放在校園裡並不礙事,只是因為現在有人需要那塊地蓋系館,所以才會引發新的問題。

因為要用地而欲拆除飛機這件事,系主任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詢問賴教授的意見。賴教授表示如果射控系統沒有了,內部引擎也沒有了,它唯一的教學價值就是外觀的設計。不曉得哪一個系所要那塊地,但大家都很難處理這架飛機。基本上,台大不能隨意處理,因為飛機還是屬於聯勤總部的財產。於是,賴教授就簽呈請校方跟聯勤連絡,詢問可不可以授權台大把它拆掉?如果不授權台大處理,則請聯勤運回。如果聯勤同意台大可以拆除,那拆除經費由誰支付?拆除後若有廢五金收益,經費又歸誰?這一堆問號,賴教授未再獲得校方轉知交涉的結果,我們的好奇也就暫停在民國97年5月底的訪談。超級軍刀教練機依舊挺立在機械系的實習工廠旁,披著醜陋的紫色塗鴉,顧影自憐地咀嚼當年豐功偉績。[註2]

不管怎麼說,我們都認為這是一則值得紀錄的校園傳奇。

*********************** *

[註 1]. 機械工廠旁的這架F100系列的飛機,機身上塗編號是F-100A;但是賴教授又指它為教練機,網路查得資訊,教練機為F-100F。因之,這架飛機的功能,尚待能人志士解答。

[註 2]. 校方已於2009年7月21日著手拆除這架飛機。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凡是真實的、可敬的、公義的、清潔的、可愛的、有美名的。若有甚麼德行,若有什麼稱讚,這些事你們都要思念。

引用 TOP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2000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