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19 12
發新話題
列印

師對抗中的步兵連


這篇師對抗的回憶,曾經在臉書發表過。後來想說放在後版,要再次回憶時比較容易找得到,因此再補上一些內容重新上市,看過的軍友請多包涵!經歷同一次師對抗的158政戰士賴學長,5營的幻眼學長,也可回味一下當年!


師對抗:進度落後了,訓練與準備

75年二月底,離開了如天堂般的恆春北門,移防到九曲堂師部站衛兵。憲兵連聽說下基地了,師部連把所有的衛哨都交給了支援的步兵連。
部隊在交接的時候碰到三營的幹訓班同學,他們要去守海防了!(所以四月的師對抗應該不是由一個完整的師進行)臨行前打了聲招呼:
尼:同學要去海防囉,真爽!這邊站哨涼不涼啊?
同學:幹!人少崗哨多,快要被操死了!
尼:不會吧!你們人比我們連上還多耶,那我們怎麼辦!
同學:你們幾個人?
尼:40幾個,不到50
同學笑了笑:不要懷疑,你們死定了!
當下覺得懷疑!不就只有站哨嗎?任務單純,別那麼嚇唬人∼∼

等三營的人離開後,開始分配任務,這時才知道輸贏!
因為從74年9月移防回台灣後,除了接收留下來的警備兵外,就再也沒有補兵了。我已經破冬了卻是全連第4菜的…….。連長指示第一排站大門(其實只有10幾人左右),衛兵兩個+安全士官+帶班,排長跟排附不站衛哨,所以全天候站兩休兩或三!
剩下的30幾人(因為要扣掉連上三長,兩個排長,兩個排附跟砲組組長)負責其他衛哨。白天有側門,圍牆,對空監視哨(1人)加上安官跟帶班,晚上停車場再加兩個人,早晚升降旗時加派一個士官加4名槍兵向國旗敬禮。最可惡的是因為師對抗快到了,師部連有很多業務在趕,常常打電話要公差。稍有不從,馬上就會有師部軍官督導。所以運氣好的可以有站兩休兩,倒楣的就會碰上站兩休一,還曾經發生過衛兵下哨後,直接到另一個崗哨上哨的情況,全連苦不堪言!
唯一支持連上弟兄撐下去的理由是:聽說在師部站衛兵可以不用參加師對抗。

可是這個希望在三月的某一天破滅了!精誠連調來當師部警衛連,本連以夜行軍方式,從九曲堂走到橋頭跟步九營其他連會合,開始了密集的行軍訓練。當時其他步兵單位已經開始全副武裝跑5000了,我們的進度落後好多!


[ 本文章最後由 nelson 於 2019-12-04 15:54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師對抗:拜連旗

從九曲堂夜行軍到橋頭的途中,有一隻漂亮的牧羊犬喜歡上了韓輔仔,一路跟我們走到了橋頭營區。因為太漂亮了,所以引起了注意。
到了橋頭第二天一早,旅長就親自來探班了!
旅長好!大伙兒看到長官來了,大聲問好。
旅長:連長呢?
連長早已在旁邊立正站好。
旅長:輔導長呢?
連長:報告旅長,昨天輔導長行軍時扭傷了腳,現在補休中。
旅長一聽,火冒三丈!
「把他給我叫出來!都幾點了,還在補休」
不一會,輔導長也一拐一拐地走到連長旁邊,立得正正的。
「XXX呀,你是怎麼帶部隊的!你才從學校畢業多久呀,怎麼…………….」
大概數落了十幾分鐘,留下一臉尷尬與無奈的連長,旅長才轉身離開!

「怎麼會這樣?」我小聲地問韓輔仔

韓輔仔倒有另一番見解:「他一定是打那條狗的主意,我一定要在今天把狗送回台北,要不然他還會再來」。果然,不知是巧合還是……..,當天狗被送走之後,旅長就再沒出現了!

接下來就是每天的行軍訓練,天天走!天天走!師對抗終於要開始了!

師對抗前兩天全連分批放假,算是演習前讓大家心情放鬆一下,最重要的是回家拿錢,聽說演習的時候,飯車常常找不到部隊,到時小蜜蜂可是現金交易喔。

4月8日晚上,全連晚點名時,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就是:拜連旗

全連在連長的帶領下,一一拿香祭拜連旗,並且祝禱師對抗平安順利!
待全連弟兄都上完香後,連長還交代安官交接,香要燒到天亮。
連長:「明天就開始師對抗了,希望各位能注意安全。行軍時不要落隊,如果有落隊的,我們就叫他小狗,好不好?」全連回答:「不好∼叫烏龜∼」既然我們自認為是全營最黑的黑龜,落隊的當然要叫黑龜(台語)。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師對抗:集結

75年4月117師與234師開始進行師對抗,4月9日步9營從橋頭營區出發,抵達高雄燕巢示範公墓集結,到達集結區之後,連長宣布開始依地形挖跪射散兵坑。對步兵而言,挖跪射散兵坑算是賺到的,因為比較淺所以不用多久便完成工事,也做好了偽裝!

隨後,連長把部隊集合在示範公墓旁的養老院,宣布除輪流在散兵坑擔任警戒之外,其餘人員在院內休息待命不要亂跑。到了晚上,連長找了一家蓋到一半的民舍屋頂,全連集中在此過夜。八時許,連長宣布一件壞消息:「統裁部規定散兵坑改成立射的,明天早上要檢查,所以今天晚上由值星排長帶隊把散兵坑完成。」聽到這個噩耗,全連弟兄有的開幹,有的嘆息!但該做還是要做。每個散兵坑距離20-30公尺,也就是你根本看不到鄰兵,重點是時間和地點—半夜在公墓旁一個人在挖土……….

挖呀!挖呀!又累又睏。插著腰休息一下,不小心一回頭!魂差點嚇掉一半……鬼火……有鬼火在飄……..驚魂未定再一瞧……幹!是螢火蟲啦!
過了不久值星官小劉排過來檢查:『嗯!可以了,夠深』
左邊的散兵坑可慘了,他挖到了黏土層,就是十字鎬敲下去會彈起來那一種!小劉排看了看,搖搖頭說『就這樣吧』!旁邊政戰士說話了『命令是挖立射散兵坑,怎麼可以……』小劉排不屑的說『那你來挖!』政戰士才識相的閉嘴,我們則忍著笑收拾工具,回到連上睡覺。

就這樣2連白天在養老院閒逛,打打小蜜蜂(那時候我們叫紅螞蟻)輪流到散兵坑警戒,晚上睡屋頂。應該是到了第二天聽到了因大甲媽出巡,師對抗要暫停幾天的消息,部隊原地待命。全連就在養老院休息,逛逛福利社。韓輔仔一邊吃肉粽一邊笑著對我說:「難怪聽說師對抗要帶多一點錢,每天吃吃喝喝的。」

隔天,芭樂事件發生了!因為有人偷採芭樂還到處亂丟,結果被農民告發,營長決定把部隊拉出去行軍當成處罰,聽到連長宣布之後,全連一陣哀號。
PS:2連的活動區域沒有芭樂樹,所以跟賴學長和幻眼學長報告:我真的沒吃到芭樂!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師對抗:Day 1 迷路了

在額外加碼的行軍訓練後,師對抗正式開始。當天下午裁判官進行裝備檢查,我發現連上多了幾個人,一問之下才知道因為連上從金門移防回之後都沒補兵,人數太少了只剩下大約40幾個人,因此從7營支援了幾個衛生排的上兵(他們也都沒被告知要支援當步兵用)。但是這個上兵在裝備檢查時就出包了。
裁判官:『把背包打開』!
結果上兵的行軍背包最上層就放著幾包鋁箔包飲料!裁判官面無表情的把飲料交給連長,連長臉色鐵青,可是又是別營的兵,也不好發作。

從燕巢出發,走了一陣子之後,有人發現不對,我們好像迷路了(同行的還有步3連)兩位連長拿起地圖,臉色凝重地討論起來,發現真的繞了好大一個圈子。為了趕上準時通過攻擊發起線,2個連的人連走帶跑開始趕路,但還是遲到了。POKI營長在攻擊發起線,對著我們破口大罵,而且取消了吃晚飯和休息的時間繼續趕路。

大家一邊走一邊狗幹,連晚餐都沒得吃。這時候突然發現情報官在前面發東西,走近一看,是一瓶蜜豆奶和兩個麵包,每人一份。人還是都有良心的。

第一天的夜行軍,7營支援的人就落隊了,我和黃排副輪流幫他背槍,他老兄卻越走越慢。排副撂下狠話「再不走,就用刺刀捅你屁股」(其實刺刀都已經用鐵絲綁起來,根本拔不出來)。可憐的7營上兵,已經走到體力跟意志都消磨殆盡,開始先用推的,後來用踹的,到後來直接撲倒在地起不來。沒辦法,部隊還是要前進,怎麼辦,又不能丟下他一人倒在路旁。還好,營長車經過,此兄上車,結束他悲慘的一夜。

行行復行行,天慢慢亮了,部隊也前進到台南境內。8點多,後勤官在吉普車上大喊:「再三公里就到了。大家加油!」,結果我們大約10點多才走到休息的地方。後勤官看到我們,笑著說:「怕你們走不動了,只好用騙的」。

大部隊開始休息,營輔仔慢慢走到連長旁邊:「第二連派出一個排警戒,其他到指定地點休息」,我們第二連本來就自認為是烏龜連(最黑的),但要走了一個晚上的步兵擔任緊戒,車上睡了一晚的營、兵兩連休息,這太過分了!所以,當連長指示第一排擔任警戒時,所有第一排弟兄(其實只有10個人左右)做了一個不可思議的抗議---通通坐在地上不動。營輔仔看到馬上翻臉:「你們這些…..」,話還沒講完,大家都覺得大事不妙趕緊起身背上背包,而連輔導長韓輔仔也連忙上前安撫,這才算讓營輔仔息怒。

韓輔仔是正期畢業的,我在金門下部隊時韓輔仔也剛上任歷練輔導長,我對他的印象是,除該有的要求外,能體諒基層而且跟士官兵打成一片,並且有交際手腕。所以,不久他又救了我們第二次。正當第一排擔任警戒時,韓輔仔看到了我幹訓班的同學,兵器連106砲車的下士班長顏X斌。於是上前跟他說:「步兵已經走了一個晚上很累了,能不能幫忙警戒這個路口,我會跟你們連長報告」。顏X斌二話不說點頭答應,於是韓輔仔就領我們第一排到樹林中休息了。
到了中午。韓輔仔帶了我們的午餐便當來了。
輔仔:「還是這個地方好,連上分配到的休息地點在一個甘蔗田,又悶又熱!」
大夥兒休息到下午2點多,在路旁警戒待命。路旁下課的小學生好奇的問我們:『從哪裡來的?』
『高雄』我們回答
『哇∼∼好遠喔』小學生帶著崇拜的眼神
突然覺得心底浮現一股驕傲!

到了3點多,連長整理好隊伍,又開始一夜漫長的夜行軍往北進發!而且沒想到隔天就跟藍軍遭遇了!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陸軍野戰砲兵 金錢 +8 精品文章! 2019-12-14 11:47

  • 散漫充員官 金錢 +4 2019-12-11 20:14

  • 上尉後勤兵 金錢 +3 緊張緊張緊張,刺激刺激刺激~~~ 2019-12-10 11:38

  • 三木 金錢 +4 2019-12-08 08:05

  • 671G2FO 金錢 +3 讚!讚!讚! 2019-12-07 22:10

  • suhsienfu 金錢 +3 讚!讚!讚! 2019-12-07 19:16

  • 269砲指部 金錢 +3 2019-12-07 16:02

  • 來去匆匆 金錢 +8 讚!讚!讚! 2019-12-07 14:16

  • waterdondon 金錢 +5 精品文章!砲兵路過,師對抗看到步兵真的沒日沒夜走得很辛苦,暗夜現紅眼。 2019-12-07 00:32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5 2019-12-06 23:02

引用 TOP

韓輔仔倒有另一番見解:「他一定是打那條狗的主意,我一定要在今天把狗送回台北,要不然他還會再來」。果然,不知是巧合還是……..,當天狗被送走之後,旅長就再沒出現了!


旅長~~~有那麼缺嗎?有那麼不符身分之格嗎?   
那些年代,南部香肉到處都是,一人份約三四百塊,大多是以小火鍋呈現,招牌係以塑膠白色小桶倒掛,寫紅字香肉兩字!
新兵時也差不多是,目前的時節氣候,兩三人十點就翻牆出去,計程車一趟100元,蔘茸酒一人一小瓶幾十元,小菜就不拘!
那頓飯吃到約十一點半左右,然後進理容院,時間錢與作S,各一千元,回來時帶一兩百元的餐點給警衛哨兵!
(理容院之旅採自願是否參加)一趟約三千左右!
至於警衛與傘兵,賞臉邀約,不用出吃香肉與酒錢!
會選擇在十點出去,一是想避開志願役住基地附近的,二是想避開要早晚點名的單位!
翻牆各單位,都有固定點,是有傳承的,像餐桌般!

勝利路以南,約3公里跑道以北,狗若進入逮捕不成就格殺勿論,滑行道.停機坪.傘兵登機坪,宿舍區~~~~~有點大的範圍!
沒看過用步槍打,用散彈槍打,警衛的要幫忙追捕狗!
至於香肉下落不明,警衛的獨立開伙,或許有能力處理,老軍官有可能帶回去或拿去販賣!
餐廳是膳中在掌握,菜刀用鐵鍊鎖住,沒聽聞過他們在處理香肉!

引用 TOP

師對抗:Day 2 接戰

下午三點多,部隊再次集合出發北上,又是一晚難熬的夜行軍。晚上11點多部隊稍事休息,我發現前面有些騷動,湊上前一看,是一位年紀很老的小蜜蜂(阿婆),大家一面補充物資一面問「阿婆怎麼那麼晚還不回家」,阿婆的回答讓大家嚇一跳,他從下午就從台南跟我們到現在了。於是大家紛紛勸阿婆早點回家,也踴躍參加補給的陣容,臨行還囑咐阿婆回家要注意安全。我想任何人看到這麼老的阿婆到了凌晨還在做生意,都會不忍心吧!

走啊走啊!夜行軍的好處是不會熱,但是會比較睏。一路靠著數電線桿,想著還有多久可以休息。到了早上8點多,部隊前進到阿里山腳下的仁愛之家(也是養老院),大夥開始分配休息的地點,各排也派出公差領取早餐。拿到早餐才扒上幾口,拐拐傳來一堆數字的聲音,通信兵趕忙報告連長,連長一聽匆忙跑到外面廣場吹緊急集合哨。 嗶!嗶!嗶!………..所有人一聽到哨聲,連忙衝到廣場。我一踏出大門就聽到連長大喊一聲「砲擊!」,全部的人本能性的臥倒。連長又馬上指示「第一排到左邊圍牆佈防,第二排……….砲組就地架砲」。一群人開始東奔西跑就定位,這時才感到腎上腺素的威力,全身充滿幹勁甚至有點興奮。

不過好像來不及了,圍牆旁的竹籬笆後面已經出現藍軍,鋼盔上和左胸前藍色的標誌清晰可見。我們被包圍了!
裁判官連忙跑上前插紅旗,開始計算火點,另一個裁判官走到砲組組長前面:「把射擊口令演練一次」。這位砲組的楊組長在金門時就已經帶領砲組了,下達射擊命令自然不成問題,「全組,方向XXX,角度XXX,三發效力射,每砲間隔兩秒,準備好放」,發射了∼∼發射了∼∼,裁判官滿意的走開,連長也微笑看著楊組長。

火點計算結果,因為那聲「砲擊!」使我們佔了上風,原來是連長當機立斷,申請砲兵火力支援。而且藍軍攻擊兵力不到守方的3倍,所以裁定藍軍後撤整補。在藍軍後撤的同時,步2、3連也重新佈防在重要地形據點。
經過一夜的行軍,再加上一個早上的遭遇戰,大家都累壞了。我在一棵大樹旁挖了個臥射散兵坑,臥倒之後就陷入補眠狀態。到了下午變換佈防地點,我班被分配在一密林中監視一條山路,我抽空偷偷脫下鞋襪,把新長的水泡用針線處理好(步兵一定會的),排完水後換上新的厚襪,感覺好多了!

重新佈防後,藍軍也失去了蹤影,但不斷有消息傳來「聽說兵器連偵查到一股藍軍,用120砲轟擊之後,發現原來是藍軍的師部,所以藍軍後撤了」
「聽說步五營擔任先鋒營一直衝到斗南了」
「聽說……..」
反正都是聽說,身為步兵連步兵排步兵班下士副班長的我,不可能知道這些消息到底是真是假,倒是我在大樹旁補眠的時候被一步兵連行軍腳步聲吵醒,還看到五營一位幹訓班同學,「欸!同學,贏了還是輸了」,同學:「幹!不知道,反正就一直走」

晚間就寢前,連長宣布明天早上3前起床!睡哪?忘記了。

下一集,賴政戰士學長即將登場!


[ 本文章最後由 nelson 於 2019-12-07 14:27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師對抗:Day 3政戰士學長追DT事件

連長宣布3點起床,原來是要進行拂曉攻擊,起床後大家整理好裝備出發。
營輔仔宣布每連選一名病號隨車押送早點到集合地區。韓輔仔走到我身邊,詭異的對我笑著說:「你不是腳受傷嗎?上車!」,我愣了一下:「蛤….」心裡想:「我的腳沒受傷啊」。韓輔仔再次催促我:「上車!」,我會心一笑的跳上了車子。韓輔仔趁大家不注意,也跳上了車笑著對我說:「他們絕對沒想到車上有一個大病號」這時候我才明白,原來韓輔仔一開始就決定上車,只不過他要找一個嘴巴緊一點的人,才不會把這件事張揚出去,而我是連上少數大專兵,也常出他的公差,除了政戰士之外,我大概是他比較信任的吧!管他的,反正少走2個鐘頭,賺到的!

5點多,吃完早餐繼續拂曉出擊,裁判官此時也加入行軍的行列。這時9營的兵力有步一連跟步二連。到了9點多搜索排傳來消息,梅山方向發現藍軍一個連。營長說:「一個連而已,不要管他!繼續前進」。到了10點多,裁判官已經走到快要翻臉了:「他媽的,你們是拂曉攻擊還是行軍訓練?都已經走了5個鐘頭了!」。話才說完不久,前方2、300公尺處突然出現了2台DT,「前面有搜索排耶!」「看得出來是我們的還是藍軍嗎?」「太遠了!看不清楚………好像是藍軍!」說時遲,那時快!就看到2個英勇無比的步兵,帶著全身裝備提著槍,奮力向前跑去要捉兩台DT。我第一個想法是--超傻眼的,用跑的會比騎DT快嗎?而且雙方還有一段距離。(這兩個英勇無比的步兵,其中有一個便是第一連的政戰士賴學長。XD)

DT當然沒追上,部隊繼續前進準備虳媥憪蟪銀苤A到了將近11點部隊抵達嘉義一個嘉義訓練中心,我們就在他們的野外場地休息兼佈防。太好了!散兵坑跟壕溝都是現成的。這時候一連又有人發現在藍軍2個哨兵。(把當時的地理環境說明一下,此訓練中心的正前方除了幾叢芒草之外,是一大片黃土平地。背對中心的右邊是9營1,2連。中心的左邊是一大片樹林,藍軍哨兵在樹林邊)。
一連發現藍軍之後,決定派出一個排要去抓那兩個哨兵。可是裁判官經過一個早上疲憊的行軍之後並沒有隨行。一連派出去的人,偷偷摸摸躲躲藏藏的接近藍軍哨兵。不久就聽到短促的哨音,嗶!嗶!嗶!………開始接戰了,大夥也伸長了脖子想看一連的戰果。經過不久看到一連的人垂頭喪氣地走回來,據他們說,因為我們的裁判官未隨行,因此對方裁判官判定此次攻擊不算!而且對方是一個旅的前置營,我們派一個排偷襲,這……..
既然知道對方兵力雄厚,我們只有兩個步兵連,營長決定原地佈防待命,讓部隊休息一下。
誰知道下午的戰況更慘烈!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師對抗:Day 3 慘烈的一天

部隊休息到接近中午,中心的新兵打野外回來了,帶隊的幹部看到我們,轉頭向新兵說:『你們要好好鍛鍊體能,要不然像碰到這種部隊演習,你們就慘了』。
大家望向新兵的隊伍,運氣真好!訓練中心的排長跟一連的排長是同學。於是一連就有人說話了
『排仔!可不可以請他們把水留給我們』。
大家又望向新兵隊伍後面幾個抬水工差。這是一個雙贏的建議,我們得到了水的補充,新兵省掉了抬水的辛苦,因此一拍即合。中餐因為等不到餐車,只好靠小蜜蜂解決了。心裡真的很佩服小蜜蜂們,餐車找不到我們,他們卻能適時出現在部隊旁邊!

下午3點多,拐拐傳來步3連的消息,他們被4個營圍住了,請求其他連前往救援。POKI營長一聽到消息馬上令所有人整裝準備出發,可是問題來了,營長要我們走中心正前方開闊地盡頭的那條路,路上右邊有一高坡,有人看到高坡上有藍軍的蹤影。可是營長不理會大家,要我們照命令前進。
「報告營長,那邊剛剛好像有看到藍軍幾個人在活動」
「叫你走,你就走!哪兒那麼多廢話!」
好吧!長官都那麼說了,大夥兒整理裝備,揹起行軍背包去解救步三連!

部隊在快要通過高坡底下的便道時,右邊的高坡上果然響起一陣哨音,同時路的對面也衝出來藍軍向我們吹哨子,藍軍方面立即有裁判官跑出來,紅旗子往地上一插,命令雙方停止動作。
POKI營長情急下,下了一個阿Q式的命令,「部隊繼續前進,不要管他,快走!」裁判官看見我們不理會他的命令,想要繼續前進,氣得指著營長大罵:
「部隊再動作,我馬上把你送軍法」
營長似乎被震住了,只好將部隊停下來開始計算火點。
這時大家都心裡有數,我們以行軍方式走到藍軍的陷阱,這個態勢我們輸定了。果然裁判官宣布:「紅軍兵力損失XX,開始演練交互掩護撤退!」,所有人開始往左邊訓練中心方向的開闊地撤退,整個部隊亂成一團分散在各處。
「奇怪!地上怎麼有用石灰劃的記號?」
裁判官又下狀況了
「紅軍進入地雷區,兵力損失XX,繼續後撤(好像有叫我們演練排雷?記不清了!)。」
大夥繼續快速脫離戰場!
嗶!嗶!嗶!……「幹!又怎麼了」心裡想著。
旁邊芒草堆裡又出現一個藍軍少尉帶著幾個兵對我們吹哨子!
「好了啦!我們已經陣亡了,現在要去集合」
我看對方斯斯文文帶著眼鏡,應該是個預官吧,心一橫乾脆用耍賴的!XD
步2連終於集合起來了,在20:00點前必須後撤20公里進行整補。於是從早上到中午走的路,要在兩個多鐘頭走回去。兩個連開始半走半跑,還直接下切山路穿越草樹叢,終於到達指定地點。
晚上8點多,餐車送午餐來了,沒錯!是午餐,拿到手上已經聞到有點發酸,連長體恤地說:
「怕吃壞肚子的可以不用吃,我不怕,我吃」
同時低聲跟值星官交代幾句話後,就到角落坐下吃便當。值星官小聲地要各排派代表到旁邊的小店買麵包,原來是連長交代的,真是佛心來著!

至於步一連呢?2個連同時出發,走到一半他們已經消失在我們的視線之外,望著前方的一連越走越遠,心裡不禁佩服「真能走啊!….」
步三連呢?聽說被殲滅了。管他的,我累壞了!晚上睡廟前廣場。
裁判官呢?我們後撤時,已經被營長用車載去吃飯了。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nelson 於 2019-12-08 19:54 發表
師對抗:Day 3政戰士學長追DT事件
前方2、300公尺處突然出現了2台DT,「前面有搜索排耶!」「看得出來是我們的還是藍軍嗎?」「太遠了!看不清楚………好像是藍軍!」說時遲,那時快!就看到2個英勇無比的步兵,帶著全身裝備提著槍,奮力向前跑去要捉兩台DT。我第一個想法是--超傻眼的,用跑的會比騎DT快嗎?而且雙方還有一段距離。(這兩個英勇無比的步兵,其中有一個便是第一連的政戰士賴學長。XD) ...
老賴不出聲,我來多管閒事。下面節錄第一連政戰士賴兄部落格的師對抗回憶,全文收錄在後版軍友文集"鐵馬金戈入夢來"之中。
-----------------------------------------------------------

走了幾天,開始與敵軍有接觸。那次是中午出發後的第一次休息,才坐下還沒點煙、喝水,聽到機車的噗噗引擎聲。排附一躍而起,我也不遑多讓的掙扎起身,只見不遠山坡小路上有二台YAMAHA DT越野車往我們來。排附說:「好像是藍軍234師的搜索排機車,我們追!」

只見排附提槍快跑前進,我在後面端槍步履蹣跚跟著。他沿小路追上去,要我衝進長滿尖刺的鳳梨田裡兩頭包抄。那二台DT看見兩個綠色乞丐兵從山溝衝出來,技術高超的在小路180度迴轉,加速離開。眼看快追不上,腳被鳳梨葉尖的刺刺得好痛,狠下心直接往鳳梨軟嫩的葉心踩下去,腳步立刻快起來。可是再怎麼快,疲累的雙腳還是趕不上逃跑的 DT。

氣喘如牛站在鳳梨田望著絕塵而去的敵軍,耳邊忽然響起:「腰瘦死阿兵哥!踏死我ㄝ鳳梨,我ㄝ鳳梨虎你踏死了了!」只見頭戴花布包斗笠,全身包得只剩一雙眼睛的農婦指著我大罵。

當時手足無措,完全忘記「愛民十大紀律」,轉身迅速離開現場,叫罵聲還在耳邊迴盪。

如今每次看到賣鳳梨的攤販就想起此事,耳旁彷彿還能聽到阿婆的聲音:「腰瘦死阿兵哥,踏死我ㄝ鳳梨!」種鳳梨的阿婆,對不起!當年沒能向您道歉,現在只能祝您身體健康、長命百歲。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陸軍野戰砲兵 金錢 +10 精品文章! 2019-12-14 11:47

  • 散漫充員官 金錢 +1 歹勢啦!僅剩最後1錢,今天的摳摳都撒光了… 2019-12-11 20:18

  • 60砲長 金錢 +2 2019-12-11 14:53

  • 蔡店連 金錢 +6 傘兵跳在鳳梨田,也很淒慘!! 2019-12-10 21:12

  • 269砲指部 金錢 +3 2019-12-10 13:50

  • 黑神駒 金錢 +2 讚!讚!讚! 2019-12-10 09:03

  • 玄A370340 金錢 +5 鳳山步校附近的鳳梨田/莊主們,對不起啦!! 2019-12-10 08:50

  • 三木 金錢 +4 2019-12-10 08:08

  • waterdondon 金錢 +3 偶有一同學不同中心,竟和我同師,下部隊直接被選去騎機 車或開民車還蓄長髮,情報兵 2019-12-09 22:43

  • 柴老爹 金錢 +5 Yamaha DT 超酷 ! 2019-12-09 22:39

引用 TOP

師對抗:Day 4 平靜的一天

第四天一早,部隊起床後整隊出發,去哪?沒說!跟著走就是了。不久領到一個便當盒,早餐是炒飯,步兵行軍滿身都是裝備,多一個便當盒就更礙事了。不少人走了一陣子之後,就把便當盒給扔了,指望最強大的補給部隊—小蜜蜂提供更適切的早餐。
在第一次休息的時候,連長問大家:
「今天是第幾天啦」
「第四天」大家回答著
「所以,明天師對抗就結束了,大家再撐一天,加油!」
想想師對抗就要結束了,大家走起路來也比較有精神了!

終於到達佈防地點:八掌溪畔。因為我也把便當扔了,再加上我的散兵坑剛好在一家商店的旁邊,於是便違反規定溜進了店裡買了2個麵包。走出店門,糗了!裁判官站在我面前,寒著臉指著我「違反規定!誰讓你買東西的」。
幹!犯錯在前又剛好被逮到,只好低聲下氣「報告裁判官,早上到現在都還沒吃東西,肚子真的好餓!請裁判官原諒」,裁判官看看我,從公事袋中掏出一包餅乾「拿去吃吧,要小心點。」唉!世界真是到處都有好人。

待命了整天,都沒有狀況!結束了師對抗最平靜的一天。

晚上部隊集合在一家民宅的曬穀場上過夜,這時候就感受到台灣老百姓疼惜阿兵哥的心意了。主人家主動跟連長表示有沒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在盛情難卻的狀況下,每個人交錢請主人的小孩幫全連買麵包跟飲料。女主人還要我們去浴室洗澡,當然我們婉拒了。黃排附和我偷偷利用屋旁的水龍頭擦洗一番,水龍頭上有一面鏡子,看著鏡中的自己,蓬頭垢面的像乞丐一般。

明天師對抗就結束了!誰想到一場大戰會在演習前等著我們!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師對抗:Day 5 大混戰

大約5點多就被叫醒,聽說藍軍接近了。部隊就沿著河岸佈防準備接敵,剛過黎明,就有動靜了!遠遠看著藍軍的3台戰車從對岸開過來,由於河底幾乎是乾的,所以沒有任何的屏障。更重要的是,我們沒有反裝甲武器,用竹子做的66火箭彈早在前幾天,就被有意地弄丟了。情急之下有人出主意了「跟主人家接鋸子,現鋸一根66火箭彈」,不久中士班長找來一根水管,短了點!粗了點!看了差點笑出來,但我們認了苭牟迡N是66火箭彈。

眼看著一群步兵跟隨戰車正在渡河,我們也開始吹起哨子開始接戰。裁判官又插紅旗了!迡銆鋆陛I苤A回頭一看,後方民宅的水塔上,不知道甚麼時候架了一挺57輕機槍--藍軍的,往前一看3台戰車已經越過河床了,正從身旁奔馳而過—也是藍軍的,接著四周密密麻麻都是步兵—還是藍軍的。
「排長!集合部隊,兵力多少?」
裁判官連火點都懶得算了,直接問道。專科班的小劉排望著只有10個人的隊伍:「報告裁判官,一個建制排。」
「藍軍一個旅加一個戰搜連,好!通通脫盔(表示陣亡了)」
劉排也很瀟灑地在我們脫盔後,下了陣亡後的第一個命令
「XXX,去找餐車,把我們的便當領回來」
接著劉排就帶著一群訄}亡衁漣怚S,悠閒地找地方吃飯。早知道陣亡是這樣,很多人都會爭著報名吧!XD

吃完飯,劉排帶著我們找部隊,還真找到了!連上已經被打散,砲組不見了!原來是砲組和藍軍短兵相接,有一個兵逃跑時跌倒被追上,被藍軍用槍托打,砲組楊組長馬上向裁判官抗議,指藍軍違反交戰守則,一直盧..一直盧,盧到裁判官叫他們走,他們就跟老百姓借了穀倉,躲到演習結束。步一連的火力班也跟一連走散了,就跟著2連。連長要我們把鋼盔戴上(我們又復活了!),重新加入部隊。
快中午的時候,營長帶著我們繼續前進繞到藍軍的後方,準備偷襲。這時候拐拐聽到了一連串密碼,經過解譯—演習結束了!大家看著營長,POKI營長再次展現阿Q精神
「不管他,攻擊!」。
旁邊裁判官出聲了「演習都結束了,還攻擊甚麼?」
營長一臉可惜了的表情:「都繞到人家的屁股後面了,真可惜!好!部隊通通帶到學校休息」

演習結束,扮演紅軍117師351旅步九營一部,大約40幾個人到了一間國小的操場休息,扮演藍軍的234師也陸續到達。整個操場被藍軍圍了一圈,我們才幾個鳥人而已,還好來不及攻擊,要不然……..科科,再脫盔一次吧!

演習結束後卸下所有裝備,身體輕的好像要飄起來一樣,砲組跟一些失散的老兵陸續回到連上集合,這時突然發現有些老上兵真的很厲害,只要一有狀況,他們就消失了,到了該集合的時候又會適時出現,嘖!老兵就是老兵。我們沒參加戰地閱兵,直接走到嘉義火車站,坐火車回岡山走回橋頭!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故事中的營長很搶戲
如果是真實戰爭
在這種營長麾下作戰 不知道結局會如何?
不曉得會馬上中伏被殲滅
還是東混西混一帆風順
這真的很難說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猛沃營參一 於 2019-12-09 16:45 發表


老賴不出聲,我來多管閒事。下面節錄第一連政戰士賴兄部落格的師對抗回憶,全文收錄在後版軍友文集"鐵馬金戈入夢來"之中。
-----------------------------------------------------------

走了幾天,開始與敵 ...
營測驗最後一天拂曉攻擊,部隊往金西頂堡殺過去,但見整營官兵展開,場面很壯觀
本連第三排在盧排帶領下跨越西瓜田迂迴,部隊在慌亂中踩破了幾個西瓜.
部隊包圍在頂堡進行防禦的對抗營,展開勸降喊話時,忽見一戴斗笠老農騎腳踏車索敵
而來,大喊誰踩破西瓜?
軍民糾紛惹不起,盧排掏500元賠償了事.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看到藍軍是234師讓我想起了一件事,曾在郝杯杯的(八年參謀總長日記)的某頁中看到寫說他到234師去視察後發現:234師的師長雖然已到任一年多但對該師狀況無法掌握,又說234師的狀況還不是很好還不足以能擔任師對抗的任務,如果讓該師長領導打師對抗的話是非常可惜的。 所以郝決定將234師換師長,然後234這此的師對抗延後半年實施。看了一下年份,應該就是你們這次,也就是說你們這次的師對抗原本是要更早的半年前實施的。
引用:
原文由 nelson 於 2019-12-11 10:34 發表
師對抗:Day 5 大混戰

大約5點多就被叫醒,聽說藍軍接近了。部隊就沿著河岸佈防準備接敵,剛過黎明,就有動靜了!遠遠看著藍軍的3台戰車從對岸開過來,由於河底幾乎是乾的,所以沒有任何的屏障。更重要的是,我們 ...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uk3196du 於 2019-12-11 13:44 發表
故事中的營長很搶戲
如果是真實戰爭
在這種營長麾下作戰 不知道結局會如何?
不曉得會馬上中伏被殲滅
還是東混西混一帆風順
這真的很難說
同一年9月,九營參加營測驗,在第二階段實兵對抗中,聽說把敵軍困在山谷哩,圍得死死的!但那時二連已經改編到146師一營一連了!未能躬逢其盛。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2000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