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網 站 連 結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發新話題
列印

百年五四

當年野百合學運時在下好似20歲吧!堂哥大我3歲是清大碩士班(社會組)研一生,另一位堂哥大兩歲左右,忘了讀台清交哪所電機系了,兩兄弟都加入野百合學運,堂妹小我不到一歲,陽明牙醫系一年級。

班上某位要好同學曾邀我假日一同去靜坐抗議,他也串連一些他校朋友一同前往,但我沒答應,隔天老媽便打電話來確認我『有沒有偷跑去』?還盯著電視螢幕找我身影!都接得到她電話怎可能會是人在現場呢?離那麼遠(好幾十公里)!一聽伯母說堂妹也被拐去支援(送餐飲茶水而已),她老人家還緊張到千叮嚀萬交代要我絕對不可去,什麼電視畫面裡被抓走的學生好像也受傷了,讓她很擔心我衝動去幹傻事云云…

唉!我很宅好嗎!懶得離開溫暖的被窩(那幾日夜裡還下毛毛雨的樣子)…雖然心底很支持,也有想去聲援的衝動啦!現實條件加一條…零用錢不夠用,回程都有問題了,還去?

Ps:我對政治一向沒有狂熱,概因『政治乃最高明之騙術』的體認,嘸彩工在下生來具有搧風點火及興風作浪的本事…我同學說的。


[ 本文章最後由 waterdondon 於 2019-05-04 14:23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671G2FO 金錢 +3 讚!讚!讚! 2019-05-04 19:32

  • 大毛 金錢 +3 原創內容! 2019-05-04 15:32

  • Alona 金錢 +3 說實在話的人 得罪一大票人。 2019-05-04 15:09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柴老爹 於 2019-05-04 15:44 發表


還是媽媽說的對 , 我也沒參加野百合學運 , 當時只是精蟲貫腦的高中生 , 也是零用錢不夠開房間 , 否則我早就長大成人了 !

清大社人所(社會學組) , 台南人 , 大學在台中讀的 , 指導教授 : 吳XX , 慘了  ...
柴大大:安啦!偶堂哥是台北市人,大學好像是唸台清交某所,應該對不到吧!他也沒差,現在還在政府單位擔任公職(政黨因素任命)。

回想起來,老媽後來說過其實是怕產生像伯父家的連帶效應,幼時兄友弟恭使老弟對老哥我雖非言聽計從,倒也十分崇拜(社交方面),若見到老哥彷彿英雄般出現電視上(即使像堂哥一樣被警察抓去做筆錄),他豈甘落於人後(自小功課比我優)?

老媽最怕我帶頭啦!老弟功課好卻不知人心險惡,純潔如白紙的年輕學子很容易被政客所利用,遇危險沒嗅出氛圍忘了抽身,屆時一家兩兄弟即使沒身陷囹圄,最後落個案底什麼的影響前途,也是挺讓老人家傷腦筋的。

後來聽說一些公立學校在清查參與的學生要記過,私下去 關心我同學,他回說:「安啦!我有戴口罩和壓低帽沿,教官認不出來啦!」哇哩咧!差點被他害了,本校教官對我蠻有意見的說,反倒對他沒皮條(他身居學生組織要職,我低他一階。),他脫身容易,我可倒大楣了!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Alona 金錢 +3 原創內容! 2019-05-04 17:14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2000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