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標題: 天兵天將 [列印本頁]

作者: 當兵在馬祖    時間: 2011-11-09 22:11     標題: 天兵天將

軍中的成員來至於社會各個階層,不是服兵役的話是不可能與這麼許多不同背景,不同學經歷與不同個性的人一齊生活還這麼密切,整天作息在一起真是比家人還要親密,在頻繁的接觸中見過許多行行色色寶哩寶氣的弟兄,這麼多年過去了,當年的妙人趣事至今還事鮮活的刻印在記憶之中,軍友弟兄您們的腦海裡一定也有許許多多這號人物,小弟就開個版大夥聊聊在軍中所見過接觸過的天兵天將吧!
作者: 兵器連觀測兵    時間: 2011-11-09 22:15

我連有一素食天兵,站哨也正常,自己開伙,連上只有他一位素食!
但上他總是在小便斗那上大號.
作者: 當兵在馬祖    時間: 2011-11-09 22:31

抱歉!小弟一時不察開錯版了,希望板上前輩軍友幫忙移至軍旅回憶區,謝謝!再次向軍友們道歉,就像剛入伍新訓時營房都長的一個樣,即集合時常常有人跑錯連隊,小弟也算天兵中的一員,
作者: 阿JO    時間: 2011-11-09 22:38

71年時.我連有3位老士官長.
其中2位士官長顧營站.
資格最老的那位"龔一等士官長"
連指揮官都要禮讓三分
自己住一間獨立套房.三餐有伙房專人送餐.
沒事就在房間內逗弄那隻八哥鳥.
平日從來不在連上出現.
一旦"龔一等士官長"出現.
那鐵定是連上有難題出現了.
諸如車輛.演習.移防.下基地等疑難雜症.
到他手裡都能迎刃而解

說真的"龔一等士官長"掛的是運輸兵科.
可是在我們眼裡.始終覺得."龔一等士官長"
兵科領章可以不用掛了.就像將軍一樣.
已經是"通才天將"啦!!

[ 本文章最後由 阿JO 於 2011-11-09 23:58 編輯 ]
作者: 當兵在馬祖    時間: 2011-11-09 23:19

本連有一伙房兵入伍前是鹿港專門雕刻神像的師傅,國中畢業,人長的肥肥胖胖得頗有喜感,手藝當然是奇差無比只能打打下手,到馬祖之後連長又要他負責養豬,每天髒兮兮的又酗酒喝的醉醺醺的,是連上的問題人物。我到馬祖沒幾天就不耐移防與交接的勞累急性肺炎到851醫院住了一個多月。一天這位老兄來探望我,看到我們這些住院傷患一個個舒舒服服安逸的過日子等飯吃好生羨慕,就起了念頭也想掛病號住院,於是要我向醫官央求住院,別人是生病才住院他是想住院找病生,我倆商量許久終於找到毛病了開疝氣,於是就由我請求醫官幫忙醫官也很給小弟面子,一方面也要多多磨練刀法,當年外島的野戰醫院能商調到國防醫學院的正牌醫官已經偷笑了,也不分內科外科你只要敢他就給你開還奉送精割包皮。餘言後續。各位軍友晚安!各位長官晚安!
作者: 四大經理士    時間: 2011-11-10 07:15

我們連上有一兵自稱是濟公的乩身,動不動就起乩,跑到伙房喝酒,並不時說他看見哪有好兄弟!!!
作者: 南27    時間: 2011-11-10 08:57

天兵天將  在當兵期間碰過不少  有的是天生個性如此   有的是資質較差反應奇特  但是帶來的笑果卻是不少    最痛恨的天兵天將   卻是要到退伍那天   才原形畢露  一切都是裝出來的   金門下部隊就看見連上有一位弟兄   整天手插著腰  啥事也不幹晃來晃去  裝病裝傻  甚至被人壓在地上  眾目睽睽之下強打手槍  也無所謂   就這樣的給他混到退伍那天 在小金門  一拿到退伍令  換上便服   只見他身手利落的背起黃埔大背包  跑步離營而去   全連傻眼   那背包裡可是裝了兩打金門高粱和紀念品啊   就這樣的給他騙了全部人的同情心與愛心   但是除了一個  " 幹 " 字以外   你能奈何他嗎
作者: melodyaudio    時間: 2011-11-10 10:26

引用:
原文由 南27 於 2011-11-10 08:57 發表
天兵天將  在當兵期間碰過不少  有的是天生個性如此   有的是資質較差反應奇特  但是帶來的笑果卻是不少    最痛恨的天兵天將   卻是要到退伍那天   才原形畢露  一切都是裝出來的   金門下部隊就看見連上有一位弟兄 ...
找到了,此人是台中蔡xx
他的語錄:
有誰有辨法像我.當兵3年躺3年,病3年,
"退伍背著黃埔大背包,背著2打金高嗆聲"

後又從歩兵連調來一位文盲,外號"拉ㄏㄧ",學歷"無",整天裝瘋賣儍,
站衛兵站到刺刀被拔走還不知,後來不敢給他站
身体很臭從不洗澡,跟他睡一起的受不了.2人一起把他拉到浴室拿起洗衣服的刷子犎他由上到下清洗,從此以後他不敢不洗澡不
説他不識字.將士象 帥仕相, 他都知下棋要赢他還真不容易,營長還輸他
對於錢算的比別人精
為了休假能够編出故事,他住鳳山,家後面有條河,河堻膘鄏h.報告連長"你放我假我回家捉魚給連上加菜",真厲害收假回來,捉了5種魚,每種不多不少各5斤
上厠所不用衛生紙.每次都帶一堆報紙,結果把茅坑的大水溝給塞了被步兵連連長當場逮到
營堛漲蝒A常失寎,有次步兵連連長帶人來會同他排長檢查他衣物,結果他居然偷遍全营,裝了五個黃浦大背包,他對5還真感興趣
30幾年過去了還真懐念這些天兵.每次跟同袍聊起就會有人説"把他找出來玩玩",
2位天兵終於找到了

[ 本文章最後由 melodyaudio 於 2011-11-10 11:06 編輯 ]
作者: 當兵在馬祖    時間: 2011-11-10 11:48

話說我們那位賴進醫院的弟兄經我跟醫官求情馬上就住院了,家私一樣都沒有;午餐是一人一個餐盤湯則是一個大鋁桶各人用漱口鋼杯去裝,只見我們這位天兵弟兄不知那找來一個鋁製臉盆打了半盆子的湯就這麼大辣辣得喝起來了;臉盆在軍中用途極為廣泛可稱的上是槍之後的軍人第三生命,大家都有的共同記憶:值星班長大聲喝令注意!帶臉盆連集合場集合!又有活要幹了!但是用臉盆喝湯軍友們不曾見過吧!當年用的臉盆都是鋁製的,不像後期學弟們用的都是不袗的,鋁盆較軟使用率又高沒事還的讓長官們不爽的時候練腳力,所以每一只都是凹凸不平,借由鋁盆也可以看出老鳥菜鳥之別。
作者: 當兵在馬祖    時間: 2011-11-10 12:56

軍中的食用油用的很兇,因為喜歡用油炸的一來較下飯伙房處理也容易,日積月累透支極為可觀!高裝檢快到了我不得不管制用 油,一方面叮嚀採買的菜單少開油炸食物,一方面每餐做菜前照當頓實際開伙人數減量發給伙房,有次下午休假去山隴完過頭了錯過用餐時間才回連上,只見弟兄們一臉的怨氣!原來我忘了自己的職責發油給廚房,我們這位寶貝因為大廚休假由他掌廚,沒有油每道菜他就用水炒,軍中伙食食材不好不打緊最重要的是要好下飯,用水炒能吃嗎!當晚晚點名之後福利社人滿為患!
作者: 當兵在馬祖    時間: 2011-11-10 13:49

這位弟兄開完疝氣順便割了包皮,輔導長來醫院探望我們,當然最重要的是參考他的包皮手術,以便自己嘿嘿!也來這麼一刀,享受國家給的福利欸!參觀完畢我問輔導長他幽默的說呈鋸齒狀,又加了一句噯!軍中割得不夠英俊還是民間割的比較灑瀟!這位仁兄還有個怪僻,廚房外有張大石桌伙房們就在那用餐,菜當然是放在石桌上,他人也是蹲在石桌上!要他坐著吃他就一點也吃不下,這是甚麼怪毛病!連長一見到他就、、、無言!別人是一天到晚躲連長;別忘記我們連頭外號〝緊張的〞〈記得一定要台語發音喔!〉碰到谁都要囉嗦幾句,唯獨他!連長每天都躲他。三十多年過去了還怪想念的!尤其是他端個大臉盆喝湯的那一幕!對了這個天才還真一如其名就叫作〝聰敏〞。
作者: 當兵在馬祖    時間: 2011-11-10 14:10

前面所提到的那位醫官後來高昇至三總內科中校主任,退役後接任新店耕莘醫院內科主任為胃腸科名醫,前兩年至健保公園路聯合門診中心去給他看診,聊起當年往事相談甚歡!謝謝您!唐鴻舜大夫多年前對小兵的照顧!
作者: 士兵長    時間: 2011-11-10 14:11

不知小弟連上的這位算不算是天兵
還是說一下!
原住民不是都很精實嘛...怎會這樣..
73年剛移防馬祖,因伙食比不上台灣(天天吃戰備米)
大部份部隊一定都有養豬消化剩菜剩飯
有一原住民同袍,專門負責養豬,其他勤務全免
但一次返台奔喪,就沒回來了,很久才發佈逃兵
原住民逃兵,.........這不可思議
何況只是負責養豬而已
作者: 當兵在馬祖    時間: 2011-11-10 15:32

說到〝老來寶〞老士官們,早期與他們有過接觸的弟兄相信都有一籮筐的故事;67年支援三民主義講習班分組座談時長官不夠用,小弟也分配到一組去當上級指導員,大家夥哈拉打屁氣份很是熱烈,突然冒出一位不知哪個單位的老士官看見我們熱熱鬧鬧的,不甘寂陌拖張小板凳就自動入列了,大家嘻嘻哈哈的十分愉快,這時只見馬防部政戰主任周孝友將軍在眾官的簇擁下蒞臨視導,到了我這組見著老士官很是好奇,問候了幾句突然話鋒一轉問 了一下老士官此次講習班的四大主題為何,老士官對答如流接著好戲上場了,老士官說道你問的我都會那該我問你了 吧!咱們何時反攻大陸啊!我頭髮都等白了!那時的場面真不是尷尬所能形容!所以很多部隊得知長官要來視導,千方百計的就是如何把這些老人家藏起來!周將軍後曾任金防部主任。後來得知那老士官是外調到物資處〈屬政委會〉養老的。至於當年三民主義講習班的四大主題,小弟只記得生活、安全、戰鬥互助另一個就想不起來了,唉歲月不饒人啊!對了!〝學習互助〞看來小弟還有點救!
作者: 60砲長    時間: 2011-11-10 17:55

引用:
原文由 士兵長 於 2011-11-10 14:11 發表
不知小弟連上的這位算不算是天兵
還是說一下!
原住民不是都很精實嘛...怎會這樣..
73年剛移防馬祖,因伙食比不上台灣(天天吃戰備米)
大部份部隊一定都有養豬消化剩菜剩飯
有一原住民同袍,專門負責養豬,其他勤 ...
確實有沒念過書,目不識丁的兵仔,休返台假在高雄下了船,不知道如何回家的

幸好同梯的把他送回家又帶回高雄金馬賓館報到.

這位原住民弟兄,或許又是不知如何回部隊的天兵.
作者: 匿名    時間: 2011-11-10 20:07

引用:
原文由 當兵在馬祖 於 2011-11-10 15:32 發表
老士官說道你問的我都會那該我問你了吧!咱們何時反攻大陸啊!...
如果老士官還在, 會不會還是追著問 : 咱們何時反攻大陸啊!...
我也想問 : 咱們何時反攻大陸啊!
作者: 陸一特    時間: 2011-11-10 20:12

在外島的步兵營每個連都要養戰備豬,我連後來就叫那個天字頭的兵在養

[ 本文章最後由 陸一特 於 2012-02-08 12:51 編輯 ]
作者: 最爛的醫務士    時間: 2011-11-10 20:28

進中心第二天還是第三天的時候才有一個原住民來報到,原來他是跑遠洋漁船坐飛機被押回來的。
他有一個習慣讓我跟班頭很傷腦筋,因為我們兩個要顧他。就是他都不穿內褲。
常常早上起床穿草綠褲的時候聽到他在哇哇叫,因為拉拉鍊的時候小弟弟被拉鍊夾住。
他也不認識字,連自己名字都看不懂,所以他的莒光作文簿都是用畫的。
後來慢慢聽得懂他講話之後,他才老實說他很不想當兵,因為當兵他少領很多錢。他說他跑遠洋漁船一個月可以拿十五萬。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他看得懂字。連英文都看得懂,所以都是裝的。
有一次他自己搞砸被班長抓包,一直到出中心之前他幾乎都被班長綁在褲袋上。
後來抽籤抽到海巡署,聽說他被分到台東,他家就在台東啊。有聽過他爽翻了。變很胖。
作者: 陸一特    時間: 2011-11-10 20:40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123.99.32.x 於 2011-11-10 20:07 發表

如果老士官還在, 會不會還是追著問 : 咱們何時反攻大陸啊!...
我也想問 : 咱們何時反攻大陸啊!
許多老士官都健在的,他們己不必打回大陸;都搭飛機高高興興的回去了!
咱們何時反攻大陸啊!...
你是在起肖哦!人家早就不玩了!
作者: 明日記憶    時間: 2011-11-10 21:14

70年下基地中,來了一個吃素的小兵,為了他伙房就麻煩了,還要多準備素食,我還要經常注意,才不會天天醬瓜花生的。
後來他看到為了他,造成伙房的不便,慢慢的開始吃起肉邊素,狀況方有改善。

別看他雖然吃素,當兵20歲的年紀,已經是3個小孩的爹了,最大的小孩已經上大班了。
他說國中要畢業那一年就奉子之命成婚了,讓我們都自嘆不如!

他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最戒殺生。我們在湖口台地挖洞種樹時,和他同組的每天挖的數量總是比別組少。
因為只要挖到蚯蚓,他總要大家停下來,讓他唸一段往生咒才可。
大家一直跟他說,蚯蚓斷了不會死,反而可以變成兩隻。很久他才相信。搞得大家啼笑皆非。

不過他非常聽話,只要是幹部交代的事,他都會盡可能完成。也很喜歡幫助別人,大家都很喜歡他。
作者: 當兵在馬祖    時間: 2011-11-10 21:28

引用:
原文由 陸一特 於 2011-11-10 20:40 發表

許多老士官都健在的,他們己不必打回大陸;都搭飛機高高興興的回去了!
咱們何時反攻大陸啊!...
你是在起肖哦!人家早就不玩了!
當時的時空背景哪會想到今日的和平與共存共榮。歷史的歸歷史是因果造成的必然,若再論谁是谁非已無意義了!重要的是和平與安定已成為普世的价值觀,任何人都不要挑起仇恨,不僅是兩岸,而是全人類都應該團結起來共同面對環保、能源、疾病、、、等棘手又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給後世子孫營造一個得以舒適生活的好環境!很高興那些追隨政府來台的老伯伯們在有生之年得以還鄉!
作者: 當兵在馬祖    時間: 2011-11-10 21:51

唉當年來台的老兵們年紀最輕的也七十好幾了!只有逐漸凋零成為歷史了!我是外省二代都五十又五也算老囉!
作者: 雷霆    時間: 2011-11-10 22:49

引用:
原文由 當兵在馬祖 於 2011-11-10 21:51 發表
唉當年來台的老兵們年紀最輕的也七十好幾了!只有逐漸凋零成為歷史了!我是外省二代都五十又五也算老囉!
回大大
年齡不是問題
也不是壓力
重點來到此地的
都是二十歲的少年郎
眾軍友們是否覆議認同
作者: 鐵男    時間: 2011-11-11 04:53

部隊裡的天兵??
那是有的.而且還不少.還包括一位"天官"
舉個例吧:
連上有位嘉義的馮姓弟兄.家裡是開青果行的
他的品行倒也算敦厚
但就是那顆腦袋常常會有令人驚訝的跳躍性思考
86年10月他被挑去幹訓班
過沒多久.某天竟然看到他在連長室前面全副武裝罰站
晚上就寢前又被一票老兵銜接
後來我們才知道.他進了幹訓班之後不知為何
某天竟然跑去跟分隊長主動要求退訓
這下子老大的臉全黑.那一陣子只要看到他就是一陣狂飆
還有就是把皮鞋搞成"龜殼花"
還當了一陣子的"和尚"
稿的人啼笑皆非
作者: 陸一特    時間: 2011-11-11 14:37

比兵不如的軍官;我們就稱他天官好了!
他全副武裝營集合會暈倒,夜行軍會落隊,白天會鬼叫,半夜會哭泣,清晨會尿床!

[ 本文章最後由 陸一特 於 2012-02-08 12:53 編輯 ]
作者: 當兵在馬祖    時間: 2011-11-11 15:39

當年小弟退伍前調來的副連長中正理工專科部的上尉也是吃素的,大概長期吃素的因素吧!皮膚細致吹彈可破白裡透紅好到不行!當伙委的我可真是為了顧他的三頓傷透腦筋!要每天與採買研究他的菜單還要安排一員伙房幫他另外料理,機私也得單獨一套不可沾到葷腥。老是那幾道豆乾豆腐讓小弟對他也不好意思,但他也甘之如飴從不跟小弟抱怨,小弟休榮譽假返台時還特地去百貨公司買了一大瓶海苔醬,當時台灣本地還沒生產那玩意都是日本進口的算是高級食品。他感動的眼眶都紅了!不過小弟也不客氣的取笑他,當軍人必要時就得要殺人放火,你不殺生打起仗來怎麼辦?說的他臉更紅了!當時他已婚,小弟幫他寄過信才知道他老婆是個很冷僻的姓〈木〉小弟此後從來未碰見過。
作者: 兵器連觀測兵    時間: 2011-11-11 15:41

引用:
原文由 陸一特 於 2011-11-11 14:37 發表
比兵不如的軍官;我們就稱他天官好了!
64年睡在二黃長官隔壁的專修班少尉王姓軍官,67年已是我的上尉副連長!
我已經常描述他平常的慘況了;如果二黃排長能多加述說應該會更有震憾力!
不然會有人說,我又再說軍 ...
説到天官我遇過!
當年獵狼專案時,支援我師另一營,就是鐵小鳥同梯,後版砍柴的樵夫那營。
他是少校營作戰官,是中校營長的同學;成天在營區溜海龜,把龜殼穿洞,挷上鍊條。
要不就穿軍服,小帽反戴,騎偉士牌馳騁在淡金公路,穿縮在各班哨;曾經到過我哨半夜踢醒衛兵,問廚房還有沒有酒?最離譜的是師部下電話記錄,禁止該作戰官摸到
聽謠指部傳出,他有巴庫,是準備混滿20年,等領終生俸?
這種人應在師部軍官連裡混,怎麼能當營作戰官?
但他有作功德,只要有發現浮屍,他泳技不錯,會把往生者拖上岸!
作者: jjery    時間: 2011-11-11 16:31

新訓單位天兵好像特別多
小弟在衛武營的時候,雖然不常下去帶兵
但有一次實在是印象深刻
那梯次都是大專兵,某天快中午廚房忙到一個段落
正走回連上,被輔導長叫住,要我送個兵去802醫院
正覺得甚麼嚴重的事哩,看到那個兵手上插個水壺
看起來也沒啥傷勢啊,我邊走邊問他說怎麼了
他很緊張地說:報告班長,值星班長說下課後水壺沒裝滿地去把它裝滿
我說:那就裝滿啊
他回說:我是想知道水有沒有滿,所以把手指頭伸進去看看有沒有水....
走進802醫院後,醫官問了情形後,整個急診室笑的可大聲嘞~
作者: 短坡砲長    時間: 2011-11-11 17:01

在關東橋616旅新訓中心.
同班的高中畢的天兵.
走路同手.同腳.
只要基本教練課.
教育班長要我單獨教他
人忠厚老實.但很緊張
作者: 當兵在馬祖    時間: 2011-11-11 17:52

引用:
原文由 兵器連觀測兵 於 2011-11-11 15:41 發表

説到天官我遇過!
當年獵狼專案時,支援我師另一營,就是鐵小鳥同梯,後版砍柴的樵夫那營。
他是少校營作戰官,是中校營長的同學;成天在營區溜海龜,把龜殼穿洞,挷上鍊條。
要不就穿軍服,小帽反 ...
這就是天生我才必有用!平常混歸混當發生非常事故時,還真是能人所不能,為人所不敢為,是真能人也!也算是一種人才啦!
作者: skizzikex    時間: 2011-11-11 19:51

感覺上..好像新訓的時候比較多天兵...

一來是大家都剛入伍...還在狀況外...

二來是入伍的新兵訓練,什麼人都有,有流氓,有博士,有基督徒,國外回來的ABC...

各式各樣的人被硬生生的湊在一起當生命共同體,也無怪會鬧出這麼多笑話

小弟新訓時,連上就出現了四位被同梯們以"四大天王"稱呼的天兵....

先講講讓我印象最深的大天王傳奇好了....

他老兄是嘉義民雄人,身材矮胖、個性大而化之到讓人心驚肉跳

第一次175公尺實彈射擊,不只我們阿兵哥緊張,連幹部也很緊張,靶場的氣氛肅殺到極點

上場前連長還不忘再三強調靶場的神聖與紀律,要我們皮繃緊

不過天兵就是天兵,說的聽、教的會、罵的動,那還叫天兵嗎?

我們大天王居然把射擊模式轉到全自動,趴趴趴、趴趴趴,扣兩次板機就收工了

連長那時候可真是暴跳如雷...


由於同是嘉義人的關係,所以大家收放假都一起結伴搭火車

懇親假收假的路上,大天王在火車上跟我們這些同梯說

『當兵好痛苦,有沒有辦法不當兵?』

就有人半開玩笑的說:"前幾天有個同梯因為體重過輕驗退了,不如你也找個理由想辦法驗退算了"

收假當晚他還真的跑去找連長,謊稱說他有先天心臟病,不堪激烈運動,想要驗退

連長隔天集合全連,把大天王叫出隊伍,當著全連面前狗幹他

『我咧!_$!)$!%,先天性心臟病? 我拿你的健保卡去查,你他X根本沒有掛過心臟疾病的就診紀錄!』
作者: 當兵在馬祖    時間: 2011-11-11 20:44

引用:
原文由 skizzikex 於 2011-11-11 19:51 發表
感覺上..好像新訓的時候比較多天兵...

一來是大家都剛入伍...還在狀況外...

二來是入伍的新兵訓練,什麼人都有,有流氓,有博士,有基督徒,國外回來的ABC...

各式各樣的人被硬生生的湊在一起當生命共同 ...
這個好笑!你們連長有夠奸詐!是個好官當將軍的料!
作者: skizzikex    時間: 2011-11-11 22:01

引用:
原文由 當兵在馬祖 於 2011-11-11 20:44 發表

這個好笑!你們連長有夠奸詐!是個好官當將軍的料!
新訓一個連長、傘訓一個連長、調適教育、託管、下部隊、公差、支援、換新連長

前前後後也換過五六個連長....

不過新訓時的這位周連長,儘管跟他沒什麼接觸,但他讓我印象相當深刻

因為他實在很有趣,某種程度上也沾了一點天官的邊

順便說一些胖胖的周連長趣事

懇親假的前幾天晚上,晚飯後,一狗票新兵戰士在連集合場上坐著小板凳學軍歌

回想起來彷彿是像小學生一樣,班長唱一句,我們就唱一句....

此時一整天都不見彈的胖連長悠悠哉哉的晃過連集合場,快走回連長室的時候,彷彿是被電到一樣

突然衝回來連前,對著帶隊官問"這梯新兵是哪個縣市的?"

值星官回答他"報告連長,這梯新兵幾乎都是嘉義人、少部份是台南、彰化、雲林"

連長聽了之後,也不接話,摸著他沒有鬍鬚的肥厚下巴,彷彿是在思考些什麼

因為胖連長沒頭沒腦的亂入,而且又不離開,好像有什麼話想說

值星官也不曉得該不該繼續軍歌教唱,全場陷入一陣死寂

但又不敢打斷連長的思考

一狗票新兵戰士坐在板凳上,前面一個是值星官、一個是連長、兩個都比我們大,偏偏兩個都不說話、

我們除了坐在板凳上捐血給成功嶺的蚊子,完全不曉得該怎麼辦

好半响後,連長才開口"這週五懇親是嗎?"  值星官:"報告、是"

然後連長擺擺手、示意值星官離開,他要說話,值星官也從善如流的敬禮,到部隊旁邊

只見連長雙手背在身後,走到部隊前面

『你們這個禮拜五就放假啦,連長問你們,嘉義有什麼好吃的嗎?』

聽完差點沒從板凳上一屁股摔下來.....
作者: 當兵在馬祖    時間: 2011-11-12 21:27

本三級廠有位弟兄長的圓圓胖胖的頗有喜感,人緣不錯沒太多心機,偶爾耍點小奸小詐也一 下就會被識破,綽號叫〝肉呆〞〈台語發音喔!〉小弟剛下部隊同因為同為台北兵對小弟很關照,小弟人生地不熟也只得成天跟著他摸魚打混,逛福利社、看電影,高山頂附近的小上海、小香港到處亂竄;當然囉!被敲敲竹槓是一要的啦!也不同他計較。一次周末放假前終於開口了,要跟我借五百我說沒有,馬上減價到三百還是沒有,那一百啦!小弟仍說沒有,那五十總有吧!聽得出火氣來了!小弟還是說沒有,終於發飆了!大聲問:那你明天怎麼回台北?小弟怯生生的說我打算跟你借!

[ 本文章最後由 當兵在馬祖 於 2011-11-12 21:38 編輯 ]
作者: 當兵在馬祖    時間: 2011-11-12 22:50

這位〝肉呆兄〞到馬祖後還有一件糗事:一次連長要我帶新到任的預官見習官熟悉營區環境位置,與自衛戰鬥實施時各單位陣地的區域配置,兩個剛到外島的菜官一位POA、一位勤務組組長〈等同排長〉大概初到外島一付大敵當前誠惶誠恐的跟著我專心聽講,還邊做筆記,到了主彈藥庫〈連上有兩個彈藥庫〉我正色的說這是本連最重要的衛哨!除了大部分的彈藥儲存於此位置也最偏遠,因此衛哨勤務最為重要,這時也正好走到崗哨前,只見〝肉呆兄”鋼盔脫放在地上,防毒面具丟在腳落,槍靠著牆,人坐在地上背貼著牆,兩腿大開雙膝弓著就這麼舒舒服服的一手拿著蜜豆奶,一手拿著馬祖著名的油炸甜點雙胞胎〈又名牛LP〉嘴裡還塞了另一個,見我們來到非但爬不爬不起來〈因為人很胖〉連話都說不出來〈塞了滿嘴的雙胞胎〉,四個人就這麼呆住了!最糗的應該是小弟了!你不是說這是連上最重要的崗哨嗎!?怎麼衛兵、、、、、、
作者: 當兵在馬祖    時間: 2011-11-13 18:34

引用:
原文由 當兵在馬祖 於 2011-11-12 22:50 發表
這位〝肉呆兄〞到馬祖後還有一件糗事:一次連長要我帶新到任的預官見習官熟悉營區環境位置,與自衛戰鬥實施時各單位陣地的區域配置,兩個剛到外島的菜官一位POA、一位勤務組組長〈等同排長〉大概初到外島一付大敵當前 ...
接下來就當甚麼事也沒發生!小弟帶著兩個菜官繼續遊覽。只是小弟很納悶的是,我們營區戰術位置很重要,就在馬祖澳旁邊的媽祖廟後方山頭的突出部,可以俯瞰整個馬祖澳,每次只要有補給艦或陽字號等專艦我們總是在第一時間就可以用眼睛瞧到,這個陣地應該由兵器連駐防,卻由我們只配備卡賓槍的前進支援連駐守,射程根本打不到海灘,要是當年老共打上岸,我們只能在陣地裡看諾曼第登陸的大戲了!
作者: 劉繼訓    時間: 2011-11-23 11:40     標題: 大家來回憶天兵及天將

在83年某天連上來了幾位新兵{169x}T.晚點名時連長點到最後一位(剛下部隊未編制一定先排最後)連長說:好手放下.新兵回答:謝謝連長.結束後一位老兵便把排最後那位新兵拉到一旁用手狠狠ㄉ往新兵頭上巴下去.(當時還有老兵欺負新兵)老兵說:死菜鳥你當這是新訓中心ㄚ.連長叫你手放下是應該ㄉ你它媽ㄉ還謝謝連長壘.第二天晚點名那位新兵真巧被分到第三排最後一個.{也就是最後點到那位}連長說:好手放下.新兵回答:應該ㄉ.此時全連眼光都往那新兵瞧
作者: grizzle_13579    時間: 2011-11-23 11:59

引用:
原文由 劉繼訓 於 2011-11-23 11:40 發表
在83年某天連上來了幾位新兵{169x}T.晚點名時連長點到最後一位(剛下部隊未編制一定先排最後)連長說:好手放下.新兵回答:謝謝連長.結束後一位老兵便把排最後那位新兵拉到一旁用手狠狠ㄉ往新兵頭上巴下去.(當時還有老兵 ...
菜鳥很可怕.

由其是那種剛下部隊把學長或長官說的話當成是聖旨.

夜哨時站住~口令~~誰~~~~?

沒迅速的回答.

往往就給你拉槍機上彈夾.出槍瞄準對方.

在本島一般很少人會去記那咚咚.

由其是半夜尿急.誰還會去安官桌前面記住口令呢.

我83年底下部隊時查哨軍官多很機車.會給你從軍械室外貼著牆壁那摸過來查哨.




幹.查個哨有必要用摸的嗎.


不久之後44期預官下部隊成為了營區堛漪d哨主力.就很少見過那麼機車的查哨軍官了.

[ 本文章最後由 grizzle_13579 於 2011-11-23 12:14 編輯 ]
作者: 戰鬥工兵    時間: 2011-11-23 15:59

我記得77年大概8、9月間連上來了批大專兵,馬祖9月太陽還是很大,早上集合完分配任務,讓那批大專兵去構工。此時,就有某位天兵舉手發言:班長,大專兵不是不必構工嗎.......................
我記得,當天,那批兵就有人曬傷送醫務室
作者: grizzle_13579    時間: 2011-11-23 17:22

引用:
原文由 當兵在馬祖 於 2011-11-09 22:31 發表
抱歉!小弟一時不察開錯版了,希望板上前輩軍友幫忙移至軍旅回憶區,謝謝!再次向軍友們道歉,就像剛入伍新訓時營房都長的一個樣,即集合時常常有人跑錯連隊,小弟也算天兵中的一員,
學長您這還好啦....新兵時跑錯連隊.






我...................我破月時還營集合時跑錯連隊請示入列.

該連的值星班長一臉尷尬表情.而該連45期預官則是隱忍不笑.

那時天色已近黃昏.加上我本身又大近視眼.

那時在外野營各連都只有一小盏的燈.

我感覺這個很像我們營部連.就給它衝進去請示入列.





那回丟臉的事.引起步兵連一陣騷動............好加在它們連長不在.不然準被幹翻了.







當那中鳥值星班長還搞不清狀況連上怎麼會突然多了一員上兵.

俺早夾著尾巴酸了.





東莒57一兵 金錢 +1 小心步兵連,通常會有人搶著開幹! 2011-11-23 18:26



不會啦.

本師弟兄向來不會如此沒血沒目屎的毆打紅軍弟兄.

本營向來是營集中.

差不多趴數的老兵多半有點頭之交.

大家都是一樣菜過來的.




更重要的一點.我們打三軍時各連的士兵都很雜.

很多連上的人不是兄弟營來支援.就是本營營部連派去支援的人.

雜七雜八的兵湊在一塊測驗.

連上多幾個人或少幾個人也都不奇怪啦.

連營部連這種不受測的單位.自己都還派人去支援步兵連呢.

沒想到也是有兄弟營的人支援營部連.


其實國軍在小弟那年代.

兵源已嚴重不足.只要受測或下基地.

光補兵也是補不足.

還要動用兄弟營的兵力支援.

[ 本文章最後由 grizzle_13579 於 2011-11-23 22:47 編輯 ]
作者: 陸一特    時間: 2011-11-23 18:12

引用:
原文由 grizzle_13579 於 2011-11-23 17:22 發表
學長您這還好啦....新兵時跑錯連隊.
我...................我破月時還營集合時跑錯連隊請示入列.
該連的值星班長一臉尷尬表情.而該連45期預官則是隱忍不笑.
那時天色已近黃昏.加上我本身 ...
64..剛到金門的隔天第一次早點名;我當了一次緊張型的天兵!

[ 本文章最後由 陸一特 於 2012-02-08 12:54 編輯 ]
作者: 匿名    時間: 2011-11-23 19:35

引用:
原文由 陸一特 於 2011-11-23 18:12 發表
剛到金門的隔天第一次早點名;我當了一次緊張型的天兵! ...
五專一年級時的 "天兵事跡"
在新生訓練時就被告知本校是有名的軍訓學校 (?) -- 專一~專三都是穿軍訓服卡其色制服, 不像其他學校專一就穿大學服了...
某次~ 全一年級集合教官親自點名...
1號?右! 2號?右! 3號?右! ... 那天不知怎樣緊張?!  明明教官是在後面, 點的是後面的班級. 喊到我的座號時, 卻莫名奇妙的舉手答右~~ (天~ 有夠糗~)
作者: 上尉後勤兵    時間: 2014-10-28 06:49

看到這則新聞,想到以前也曾「天」過,不覺莞爾。

不素啦,偶口沒有亂丟手榴彈喔!

天兵除外 丟手榴彈訓練恢復
https://tw.news.yahoo.com/%E5%A4 ... E%A9-215031364.html

... 因安全考量,國軍已有13年沒有讓士官兵投擲手榴彈實彈,為了從嚴訓練新兵,實際感受爆破威力,軍方決定恢復讓志願役新兵投擲實彈...

... 不過,並不是每個新兵都可以投擲手榴彈,體驗震撼效果,新兵需要經過心理素質及身心評核後,才能丟實彈。

早年丟手榴彈,體能不好或有不良紀錄者,都要先約談評估,天兵(傻乎乎的兵)、病號兵都要排除。此外,在投擲場練習時,經常出包的怪咖,如偏彈、失手後飛、投彈距離太近,也被排除在外,以確保安全。

===== 以上為剪報 =====

天兵(傻乎乎的兵)?甘那就安奈?這款報導好像素粉狀況外喔~
作者: 匿名    時間: 2014-10-28 14:00

引用:
原文由 melodyaudio 於 2011-11-10 10:26 發表

説他不識字.將士象 帥仕相, 他都知. 下棋要赢他還真不容易,營長還輸他 ...
該員是否真的不識字,不得而知。但是認得象棋上的帥仕相卻不識字是可能的
我弟小時尚未上學時,因家人和他常用象棋棋子玩,他也是不知如何就能分辨帥仕相等等棋子的不同了,都不會拿錯
但我印象很深刻,到後來他進小學讀書,第一次學到「將」這個字時(例如將來這個詞),他卻不知到那就是象棋棋子上的那個「將」字,要家人提過他才知道。
可見下象棋能分辨棋子上將士象的能力,靠的可能不是識字的能力
作者: 士兵長    時間: 2014-10-30 07:05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118.231.68.x 於 2014/10/28 14:00 發表
該員是否真的不識字,不得而知。但是認得象棋上的帥仕相卻不識字是可能的
我弟小時尚未上學時,因家人和他常用象棋棋子玩,他也是不知如何就能分辨帥仕相等等棋子的不同了,都不會拿錯
但我印象很深刻,到後來 ...
小時候也是不認識英文的啊!
但每個小孩打起POKER都吓吓叫!
作者: 匿名    時間: 2014-10-30 08:23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123.99.32.x 於 2011-11-10 20:07 發表

如果老士官還在, 會不會還是追著問 : 咱們何時反攻大陸啊!...
我也想問 : 咱們何時反攻大陸啊!
有ㄚ
我們不是每天都在反攻大陸
老哥您怎麼會問我何時反攻大陸呢?
作者: 羅羅    時間: 2014-10-30 09:24

引用:
原文由 戰鬥工兵 於 2011/11/23 15:59 發表
我記得77年大概8、9月間連上來了批大專兵,馬祖9月太陽還是很大,早上集合完分配任務,讓那批大專兵去構工。此時,就有某位天兵舉手發言:班長,大專兵不是不必構工嗎.......................
我記得, ...
應該是1569梯的吧 因為在我連上也是有1569梯的大專兵
作者: Alona    時間: 2014-10-30 21:03

早年 天兵 這個名詞五十年代就有,這個天兵在輔導長寢室挨了我一巴掌,這個兵〝朱○良〞因為羊癲瘋發作放他假回家看醫生,結果逾假特地去找回營。
他不識字在中山室翹著二郎腿把報紙拿反假裝看報紙,告訴他報紙拿反了,他說:會看的人  無差。

逾假回營後,四下宣揚 輔仔  是我的表哥。鄉下一表三千里,他祖母證實是我的族親長輩沒錯,因為有病也剩三個月退伍,跟連長報告  盡量讓他不站晚上衛哨及激烈操練,結果他跩得像二五八萬。沒幾天心血來潮敲門喊報告說有事要入內。

報告!我要志願留營。
呼一巴掌後要他站好,你家沒有番薯好吃啊?你這個病發作起來如果打仗怎麼辦?你站衛兵昏倒了會害死很多弟兄你知不知道?
說完回過神,想到輔導長要鼓勵志願留營,他如果上報  不就慘了!趕緊又說:
如果你害死弟兄的話你也要槍斃!這件事還要不要說?

毋講了。
回去吧,還痛不痛?
後來順利退伍,前兩年路過他家特地去找,他叔叔說未娶 開車車禍死十多年了。
作者: Alona    時間: 2014-10-31 20:39

應該說是天官  第三排長劉台※。
只要出蔞子就兩個眼睛骨碌碌地看我,當然知道他在尋求奧援,可是輔導長要伸出援手也要看狀況找時機,說來也怪可憐的,少尉排長比義務役的弟兄還嫩,若說是路一特的老兵都足足大他兩三歲。連我在內論年紀都不是誇張的事,58年部隊是三代同堂,連長副連長排附行政官班長老排長都是老人家,其中士官長老班長年紀都比連長大,老班長叫我小鬼也是一種親暱的稱呼,這個木訥常常不知所措的劉排長就在這種環境中吃了鱉。
他是來台二代,體能也不好,基本教練動作鬆散,外觀看就不伶俐,口齒不清晰,是專修班急於招生填補基層幹部所衍生出的現象。當時的操練或打野外我都跟著曬太陽,就是在帶他替他解圍,他有一個好處就是我說甚麼他就聽著去幹。

離開轉了兩個單位在金門又遇上他,那時已是老排長,早我一期,幹了五年 一條槓到底,真是天才。

〈回  龍友老兄台  差一些些,別猜吧,呵〉

[ 本文章最後由 Alona 於 2014-10-31 22:01 編輯 ]
作者: 匿名    時間: 2014-11-01 08:29

各位前輩,天兵天將定義是否是裝瘋賣傻,人家出操我藉故大小便失禁,別人說一他說二
作者: 大俠    時間: 2014-11-04 16:34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59.104.176.x 於 2014-11-01 08:29 發表
各位前輩,天兵天將定義是否是裝瘋賣傻,人家出操我藉故大小便失禁,別人說一他說二
個人覺的「天兵」應該是天的自然純真,天的讓人有時牙根癢癢、有時莞爾一笑,但絕大多數時卻又總是讓人莫可奈何。

舉一實例;
在金時砲班有一位劉性弟兄,由於外形長的矮矮胖胖,臉上又常掛著一付憨笑,所以我們都叫他「榴彈」。某日專業訓練,全連砲班弟兄集合在三砲分組跳砲操,我則蹲在砲射口上下口令,在數次換手操作後,輪到「榴彈」蹲在信管規前擔任「信管測合手」。此時我下達射擊命令,在對「彈種選定手」下完口令後,我接著對「榴彈」下了一個「空炸信管!」,「榴彈」也依規定複誦了一聲「空炸信管!」,我接著喊道「時間!」,此時「榴彈」也應對著我複誦「時間!」,只是這位平時神經極度大條,又三不五時會短路秀逗的「榴彈」魂又不知仙遊何處,我提高音量對著「榴彈」吼了一聲「榴彈!時間!」,只見這位老兄抬起他那圓嘟嘟的臉蛋,用他那張不張開都差不多大小的眼睛看了我一眼後,迅速的舉起了他的左手,瞄了一眼手腕上的電子錶,煞有其事的對著我叫道:「報告砲長!三點三十五分,離下課還有十五分。」,現場突然倒成一片,我也差點從砲射口上摔下來

(PS:給非砲兵出身的軍友們稍做解釋,在砲兵射擊口令中的「時間」,指的是用信管規設定空炸信管以引爆彈體爆炸的時間。)
作者: 中蘭政戰士    時間: 2014-11-06 16:28

天兵天將真是有的.當了2年兵.印象中只有在政戰學校受訓時遇過.
有天晚上連長突然緊急集合.大夥趕忙著裝往連集合場集結.當全連99%都到位了.只剩那1%的老兄.服裝不整的跑過來.其實服裝不整也就算了.那老兄居然是把鞋子掛在脖子上(鞋帶綁在一起)慢慢的跑來.
看到這情景我們連長也罵不出來.因為全連都笑翻了.
我還記得那個同梯的叫"ㄕㄥˋ雲飛".後來抽籤選擇部隊時.他第一個抽.抽籤前校長直說這名字不好.後來果真抽到了"救指部".遠飛外島中的外島了...當然經過校長解釋完部隊的完全名稱及確實位置後.他老兄居然腿軟無法移動下台.校長只得叫人把他架下台.....
不知道後來這位同梯的這兩年兵過得可好...
作者: 大俠    時間: 2014-11-14 14:05

又據個人在營期間體驗而言,有時一個官或兵會「天」,其實也不過可能是因對一些事物的不了解,在驟然的面對或接觸下而鬧出的笑話。

再舉一實例;
民國八十三年初,全營在做完普測後正式進駐彰化大埔砲訓基地,就在部隊實施完第一次的實彈營教練的第一波射擊結束後,全營相關的軍士官幹部集合在「營射擊指揮所」中召開檢討會議,在等待不知死到那去的營長蒞會時,訓練官抽空的清點並收取由三個砲連代理副連長職務的射擊士官長所繳交射擊後剩餘的發射藥包,在核對無誤後所有剩餘的發射藥包就堆集在「營射擊指揮所」的一角。

此時坐在前方行軍桌後張著一雙賊眼東瞧西瞄的副營長,視線停在了那堆灰色的發射藥包上,也不知他是有意的還是純屬巧合,底下十多個砲科的軍士官他誰也不找,偏偏將手指指向了一個掛著兩把菜刀又是第一次下基地的通排,「通排!把那些發射藥包拿到外面去燒了。」。通排先是愣了一下後從鐵椅子上站了起來,用著充滿不解的口氣問道:「燒?」,副營長瞪了一眼通排後加大了音量說:「賴打一點後像燒圾垃一樣燒不會啊!」,通排大概不好也不敢再問,撇頭望向了我坐的方向,我直覺以為不抽煙的通排應是要向我借火,立即的從小口袋中掏出了我的ZIPPO遞了出去,通排在伸手接過ZIPPO時刻意壓低了聲音問了一句:「會不會爆?」,在我還來不及回答時,坐在我身旁專九期的情報官斜眼看了看通排後搶先回道:「不會啦!爆個屁啊。」。

通排拿了打火機轉身抱起那堆發射藥走到離指揮所外約二十公尺處,將發射藥堆放在一片黃土之上,蹲下.對準了下層外側的一包發射藥,點火。火源接觸點的火苗先是引燃了包裹黑色火藥的灰色布質藥袋,接著火光像黑暗中突然擦亮的火柴「嗤!」的愈燃愈大,一根火柴、一盒火柴、一箱火柴,橘紅色夾雜著湛藍色的火焰向上直竄,更有許多紅蓮般的火舌從超過人高的火柱中向外噴發,隨後烈焰的溫度與光芒剎時一瞬寂滅,轉換成了一大團凝聚的純白煙塵出現在消失火炬的最高處,所有時間絕對不超過三秒鐘。

通排呢?就在火焰瞬間變大之際,原本蹲姿的通排立即改變姿式,以屁股著地為支點,用雙腳後蹬作動力,雙手撐地輔助移動兼具管控方向,面向火源飛也似的退移了五、六公尺遠,邊退嘴中還邊發出不知是驚嚇還是讚嘆的「喔!喔!」聲。當巨焰消失凝結的白煙也開始飄散之際,通排站了起來拍了拍屁股,大概自己也覺的有點糗的自嘲大笑了一聲,邊笑當然也邊飆了一大串的○○╳╳。

就這樣通排就在我們就群掛著大╳的軍士官有意無意的聯手下被陰了一次,當然也就不得不的給它「天」了一回。
作者: 上尉後勤兵    時間: 2014-12-11 14:04

碰到這款代誌,真正係有夠衰!

超級「天兵」! 墨西哥傘兵跳傘卡住被飛機拖著飛
https://tw.news.yahoo.com/%E8%B6 ... 3%9B-050300992.html

墨西哥軍方日前舉行了一次跳傘操練,採用「固定拉繩式跳傘」。偏偏有一名「天兵」,不知怎麼搞的,跳傘後傘卻被卡在繩子上,讓他人在半空中被飛機拖著飛, 而且人一直在空中打轉,真的很恐怖!

... 好家在的是,最後得知他獲救了,目前住院治療中。

到底有多恐怖,請看: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embed/fIhR73uXlBE[/youtube]
作者: 當兵在馬祖    時間: 2014-12-11 17:12

引用:
原文由 上尉後勤兵 於 2014-12-11 14:04 發表
碰到這款代誌,真正係有夠衰!

超級「天兵」! 墨西哥傘兵跳傘卡住被飛機拖著飛
https://tw.news.yahoo.com/%E8%B6 ... 82%98%E5%85%B5%E8%B ...
墨西哥兵很散!二十多年前去阿卡波卡正好碰上〝美洲國家組織高峰會〞就在我下禢的飯店附近;我在管制區外往進口的長廊張望,老布希剛下車經過進入室內,長廊上兩排禮兵其中之一竟然睡著了!往旁邊一傾斜就這樣倒地。哄堂大笑!還有人憐憫的說這些兵很可憐六點多就來佈崗了;當時九點左右。相較之下我們當年的兵還真不算差!小兵值安官創本連記錄──移防碼祖前夕為了趕車材帳冊交接作業,乾脆好人做到底讓其他弟兄們好睡!2000→0530手沒停過一筆筆登記再蓋上〝蓬來演習〞移交章以便隔日一早會銜。雖然是坐著但大揹槍也夠嗆的!當時年輕不覺得現在用想的都累!年輕的軍友們珍惜青春歲月!而老漢只有圖傷悲的份了!
作者: Alona    時間: 2014-12-11 18:25

有批大專兵來部隊報到,其中有一位我小時候就認識他爸,是挑擔賣雜細的貨郎,基此特地把他找到自己的隊伍裡方便訓練照顧。
而我從來就不跟他說 常到他家店裡光顧及認識他父親,這位兄弟是標準的天兵:

游泳 連狗爬式都不會還不想學,光在水邊抹身體像是貴妃出浴,勸告無效找機會潛水靠近把他拖捯腳尖搆不倒的水域讓他自己設法。想像得到那是載浮載沉喝了不少水,拉他上岸竟然還聲聲哭著喊媽媽。

爬山訓練半山腰就把水壺幹光還討著要水,我說連一口都沒喝,這樣你上不了山:然後把裝備分給其他弟兄幫忙,我也幫他背步槍,最後用架的把他弄到山頂。

退伍後有一天我堂兄打電話說:這天兵對家產分配有意見,他老爸要我去代勞處理,見了面他很詫異,我說了一句嚇他的話:你爸要把財產捐給國家。
這句話擺平了祖產不合理分法的堅持,前三年又跟堂兄碰面 談起他  得知車禍過世沒有子女,老妻也被詐騙集團騙光家產,想來他應不只是天兵而已。




歡迎光臨 後備軍友俱樂部 (http://army.chlin.com.tw/BBS/) Powered by Discuz! 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