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網 站 連 結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發新話題
列印

湖口兵變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27.105.226.x 於 2019/06/12 22:06 發表
依靠空軍戰機,機砲轟裝甲車!
可能成效有限!
對地炸射之炸彈,並不是常態,掛載於戰機上!
在空機打完,緊急起飛架次,也打完機砲!
武掛的可能,也裝掛完成炸射炸彈!
最快也要幾十分鐘!
那裝甲車也走了一段路了!
屏基 ...
因為沒有確實的資料,推測當時現場的戰車可能是M41&M24(戰車營)、M18(裝騎營)皆有之,裝步營的裝甲車是半履帶車。
其實對空中攻擊的防護力並不怎麼樣,M24跟M41都是輕戰車,裝甲本來就薄,尤其是M18跟半履帶甲車,完全是沒有防護的。

當時從四營區前往台北市幾乎只有一省道可走,就算現場的部隊全部叛變前往北市又如何?現場只要發動了就無法保密,有線電跟無線電把兵變消息發布出去還不用一分鐘咧。

以最順利的樂觀推估,沿著一省道以最大速度前進,推進極限最多就到龜山-迴龍一帶。

  裝甲兵志願役預官89-11期 (89.09.13~93.04.30)   

【箜篌引】公無渡河,公竟渡河;墮河而死,當奈公何?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老K 於 2019/06/13 04:35 發表
趙志華家人在“ 湖口兵變 ”後非常低调,1975年;趙志華還在獄中,自然守口如瓶。
我是聽趙志華的小孩在一很偶然的情況談起,當時我才知道趙志華是其父親。
有提及趙志華在獄中告訴他的兒女:
“爸爸領 ...
可惜,我很想跟家屬聯繫上。
引用:
原文由 老K 於 2019/06/13 04:41 發表
網路上有篇“ 湖口兵變 ”文章,和我記得的差不多:
“湖口兵變”名副其實嗎?
趙志華鼓動裝甲兵向台北進軍事件能否算“兵變”,歷史上存在爭議。
趙志華被捕後,並沒有按照陸海空軍刑法中規定的“叛亂罪” ...
趙志華是以陸海空軍刑法第21條起訴,起訴書、判決書我都看過。
【陸海空軍刑法 第二十一條 意圖使軍隊暴動而煽惑之者,處死刑。】
趙志華的死刑判決三月就定讞了,四月上呈總統府後一直沒有批覆,所以趙志華跟陳永福一直「延長羈押」了十一年。
最扯的是,64年因為該案符合減刑條例,開始進行作業流程才發現,當初上給總統府的大簽竟然不見了?
引用:
原文由 老K 於 2019/06/13 04:41 發表
趙志華為“中央陸軍軍官學校”第十期學生,後到美國西點軍校專攻裝甲作戰課程。抗戰時參加選征軍,編入新一軍裝甲團。抗戰勝利後被收編到裝甲兵部,成為蔣緯國的部下。淮海戰役時已官至上校,作戰中被中國人民解放軍俘虜。1949年4月間逃到台灣,找到老長官蔣緯國,官復原職,出任裝甲旅上校旅長。在台灣軍隊整編中,裝甲兵編為二師四旅,經蔣緯國向蔣介石保薦,趙志華升任裝甲一師師長。後官至少將副司令。.
這段胡說八道蠻多的。


趙志華我能找到的經歷資料並不多,他是軍校十期工(兵)科,我現在能找到他最早的職務紀錄是第五軍消防連連長,再來就是在駐印戰車營任職了。
他在徐蚌被俘後歸來,坊間都說老蔣對被俘者「永不錄用」,其實並不是真的無轉圜餘地。
有份公文是40年2月2日的,主旨是:【本旅第二總隊長趙志華第四總隊副總隊長曹文請准免受歸俘訓練】。
「本旅」是裝甲兵旅,趙志華在39年12月出任裝甲兵旅第二總隊總隊長,把任職總隊長的才半年多郭東暘給擠下來,個人猜想這兩位的過節恐怕在這時已埋下了。


在駐印軍的裝甲部隊先後共成立七個戰車營,全部歸屬駐印戰車訓練班管轄,作戰時是配屬新一軍協同,新一軍戰鬥序列中從未編制過戰車部隊。

這對岸的文寫得半真半假,看起來煞有其事,其實問題多多....



引用:
原文由 老K 於 2019/06/13 04:41 發表
在獄中服刑期間,趙志華又給蔣緯國寫了《萬言書》
對以上這一切,趙志華曾在獄中所寫的《湖口兵變真相》手稿中詳加描述。可惜的是,隨著趙志華1982年病故,他的手稿也不翼而飛。   



答辯書跟自白書我倒是看過,【萬言書】跟【湖口兵變真相】就沒看過,不過就趙志華的想法來看,理論上要寫清真相,應該不會用「兵變」當標題。

趙志華在申請67年保外就醫獲准(早在60年左右就申請過,未獲准,之後也一直有在申請),69年1月因心臟疾病病故於台北市。


[ 本文章最後由 Roach-H 於 2019-06-20 20:53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裝甲兵志願役預官89-11期 (89.09.13~93.04.30)   

【箜篌引】公無渡河,公竟渡河;墮河而死,當奈公何?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老K 於 2019/06/18 04:42 發表

上尉後勤兵 金錢 +3 日後滴92師最年輕師長,當時是否該阻止老長官吐槽捏? 2019-06-15 06:16

上尉後勤兵 講到重點了!!

  後版" 292(苗栗)師來簽到一下吧 : 第351則有討論過:
https://army.chlin.com.tw/ ...

如果是張民善的話,張民善應該要出庭至證人席作證才對,但是朱寶康有出庭作證說明經過。
出庭的證人有四位:朱寶康(政戰)、岳天(陸軍)、鄭振鏞(憲兵),以及趙志華的侍從官宋秉衡。


朱寶康八年前過世,享壽九十歲。


[ 本文章最後由 Roach-H 於 2019-06-20 20:20 編輯 ]

  裝甲兵志願役預官89-11期 (89.09.13~93.04.30)   

【箜篌引】公無渡河,公竟渡河;墮河而死,當奈公何?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老K 於 2019/06/18 04:42 發表
版上當兵在馬祖前輩曾提及: 張明善為高層直接運用的佈建人員;據當時擔任總統府警衛任務的憲兵211營【劉國傑輔導長】稱事件發生當日下午1600左右曾見到一尉級軍官進入介壽館後棟國防部向高層面報當時現場實際情況;這種身穿野戰服裝的低級軍官直接由人引導進入介壽館的例子前所未有很特殊所以令他印像深刻。
這應該是口耳相傳多次以後的傳聞,真相是當天中午有人從湖口四營區脫離,北上去安全局報告事發經過。
不是憲兵也不是政戰,我個人懷疑根本就是安全局安插在部隊的人員。

系統公告:發表文章不只會加金錢,也會••,您的摳摳少了11元!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裝甲兵志願役預官89-11期 (89.09.13~93.04.30)   

【箜篌引】公無渡河,公竟渡河;墮河而死,當奈公何?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當兵在馬祖 於 2019/06/19 06:31 發表
民國六十七年服役於南竿西守備隊三級廠配屬於193師578旅就是當年奉命於蹤貫線阻絕裝甲部隊北上之原九十三師278團 據参與行動的老士官談及。  當時將車輛開上公路四二砲無後座力砲拖出。砲兵還沒來的及出動狀況 ...

當日為安撫在場士兵之軍心,曾公開發布當日早上的事情其實是一場演習。
定名為:「伏魔演習」,也因此這個案子其實還有一個別名,就叫「伏魔案」。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M2_4.2 金錢 +40 一半的餉 2019-06-21 01:56

  • 當兵在馬祖 金錢 +20 讚!讚!讚! 2019-06-20 21:27

  裝甲兵志願役預官89-11期 (89.09.13~93.04.30)   

【箜篌引】公無渡河,公竟渡河;墮河而死,當奈公何?

引用 TOP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2000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