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列印

146師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本人1222梯次大專兵,中心車籠埔,68/09下部隊,146師3營1連,下基地營/勝利崗,後轉尚義機場,本人職務行政兼司號傳令,本營有10多位士官長,本連有4位,行政士官長(1等)加3位排附(1位1等2位3等),幾位士官長從不干涉軍官的管理,反而在各項測驗、對抗中給予各位連長相當大的幫助,深得各軍官的尊重

本師步兵連訓練相當嚴,剛到金門真是快瘋掉,早晚點名完,做體能(伏地挺身,交互蹲跳)早上跑機場5000(全副武裝,帶槍(含M60機槍)帶砲(60砲)帶彈),吃完早餐,扣除空運班,衛兵等勤務,岀操上課,500障礙常常跑,天天踢正步,演習時看著老兵扛著75砲跑更是震撼,至於老兵欺負新兵當然有,有善意也有惡意,善意的是要你跟上,惡意是欺負佔便宜(報到第一天連站12小時衛兵,單哨),回台後從大園到虎頭山,訓練一樣要求,只要跟146師對抗過的,應該對146師的訓練有很深的感覺,軍隊是個較封閉的團體,是要上戰場的,對許多要求不能以一般觀點來看

只是不知道上面對146師是什麼看法?一連編制141人,到70/04時只剩65人(含軍官,士官長),要移防了,遇到一天官,來個屁撥補,一次從別營送來10多個上兵,好多個見習官,弄得全連一堆軍官,一堆老兵,把整連的素質瞬間打死-----別懷疑,到我退伍當天早上,我還到師部憲兵排辦囚糧,害我到下午才退伍離營

訓練出一支能打的部隊要很長的時間,要毀掉只需要幾個月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1.165.6.x 於 2016-09-16 12:54 發表
1230T 146師砲兵584營砲三連 68年-70年新兵到退伍都在146師 我以身為146師揚威部隊為榮
1.本師是輕裝師:注重體能訓練 砲兵專業和國軍五項戰技 早年在金門服役 除了退役和部隊移防 跟本不可能有放假回台灣
2.金門五 ...
67年初由因為部隊裝備調動由146師的搜索連轉到砲一連,連長李秉宗先生也就是你說的  中國強。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可能我比較幸運吧!雖然我也是146師但在五營三連的這段日子(69年12月-72年10月),剛到龍潭機場報到遇到的老兵班長對我都很好,除了感覺部隊體能戰技訓練特別嚴格外並不覺得有所謂的老兵新兵的問題,當然連上對剛下部隊的兵因要他能快速跟上連上每天早晚的銜接訓練也都只是正常的體能刺槍術等,記憶中並沒特別不一樣,在我接採買前有段時間連上新兵幾乎都是我在銜接訓練,而連上我記憶中只剩一位老士官長,人非常好他只管伙房也很照顧伙房兵,(當採買期間跟他接觸很多)採買都會請他做豆腐(就不用菜市場買)也會順便做豆花給我們,以上是我跟曾146師的各位學長弟口中不一樣的146師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1.165.6.x 於 2016-09-16 12:54 發表
1230T 146師砲兵584營砲三連 68年-70年新兵到退伍都在146師 我以身為146師揚威部隊為榮
1.本師是輕裝師:注重體能訓練 砲兵專業和國軍五項戰技 早年在金門服役 除了退役和部隊移防 跟本不可能有放假回台灣
2.金門五 ...
1284T146師五營三連(69年12月-72年10月)二兵.幹訓班.步三班副班長,火一班班長,60砲班長在我這段經歷中只知體能戰技操得兇,老兵新兵在連上算是和諧,(記憶中常和五營每個連砲組一同火炮射擊訓練也都看各連砲組在休閒時嘻嘻哈哈,也沒有很特別的老兵新兵的隔閡)不知為何146師在其他人口中跟我所知都不一樣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BV3A 於 2015-05-22 19:50 發表
來點輕鬆的   有牌的武俠小說
早年當兵實在沒有什麼消遣,68年有段時間跑到山外租武俠小說回連上看,因為我是睡單人碉堡沒有人會管,那時連上又換了一個剛從高級班回來的連長,有一天連長看到我在看小說就把我看完的 ...
哈哈ㄏ------------我退伍前當採買那段時間空閒就是看武俠小說,一次被連長看到讓我送到他的寢室後就開始我看完就得送去換連長看

引用 TOP

[quote]原文由 Guest from 59.120.188.x 於 2015-05-22 07:27 發表
看了不少146師退伍的說法,大部份都不堪回首。看來146師的確是軍紀很有問提的部隊,至於什麼戰紀第幾名的任何部隊都有輝煌的名次過。但146師軍紀不佳卻是長期間的問題。
146師軍紀不佳?那是剛好大家都討論到213事件因此在146師有受到委屈地都跳出來說話,相信在6.70年代這個現象在每個部隊都有只是他們沒有像213事件那樣讓大家廣泛討論,所以也讓大家覺得好像146師問題特別多,事實上我在146師2年10月的日子我覺得大家都同甘共苦相處融洽並沒有像你說的軍紀有問題,應該只是說當初移防前的平衡調撥失誤了,讓原本已適應的兵又得重新適應新環境,而又是到金門前線

引用 TOP

個人對146師沒啥好印象,即使有人覺得涼,也和我毫不相干。

78年8月1日入伍到屏東新開訓練中心,146師步六營兵器連,第一晚吃的就是糙米飯,而且碗裡頭不但有米龜,還有小石子,這叫人怎吃得下去?新訓中心還來個下馬威,在連集合場擺上長條板凳充當飯桌,明明就有中山室兼餐廳,硬是命令全部人以高跪姿『就座』用餐,值星排長還說『這是兵器連傳統、還有長板凳當飯桌算不錯了!』云云。這竟只是圈套的前奏而已,連長出來後假意關心學員,聲明有任何問題或不適應均可提出,身為大家長的連長願意耐心聽並替大家解決問題。

結果,一名北部私立大學法律系畢業的學員起身陳述意見,我也無端被我同學以『口才好、條理清晰』(他事後竟自動失憶否認!),並鼓動周遭不認識的人一同拱我出去代大家爭權益(不是權利!)。完了!『笑面虎』連長耐心聽完二人陳述『異』見後,翻臉用軍法威脅並強調服從等等…!怎麼?不是他要我們盡量暢所欲言的嗎?不是說長官會體恤新兵的嗎?要讓我們儘早適應中心的方式,就是這招『殺雞儆猴』?不是解決問題?怎麼變成『解決提出問題的人』呢?
(個人回憶錄記載這段刻畫心中永難磨滅的軍旅回顧)

新訓五週以來,為這事被『做記號』並時不時以各種手段狠操直至鑑測完,出中心那日對我來說真是解脫、無比愉悅的輕鬆啊!但那段被長官設套並搆陷的不堪境遇,悲慘記憶一直在腦海中無法抹滅,多年後雖稍加釋懷,每每憶及此段往仍憤恨難平,尤其事後那連長也沒私下給個好話交代。後來當參一看過他調來本師的公文,竟還是同一營區的兵器連,當下心中曾一度動報復念頭。雖然那時在師部參一科已可對文書及人事官嚼舌根,或託師部當文書的同梯幫忙『衝康』搞鬼,但我最終也沒有懷抱心中恨意去加以報復。

惡人自有惡人治,當初被他授意把我和另一學員操到麻木不仁並中暑的魔鬼班長『火炎山班長』,下值星休假就在他新竹家附近出車禍,騎機車與人在市區競速飆快闖黃燈左轉,被對向一台同樣闖黃燈的直行小貨車攔腰撞飛,直直躺醫院到我們鑑測完,才拄著拐杖回部隊休養,除了一隻腳仍上石膏外,一隻手還用紗布和夾板固定胸前,難道他事後不知反省因果報應嗎?同樣都是義務的不願役,沒長官盯時也不會睜一眼閉一眼放人一條生路?寧願泯滅良心為虎作倀到底(只為迎合長官提早放榮譽假)?造孽多了終將現世報!

個人在146師新訓中心過著五週慘烈的生活,腦海留下的只有極度不好的印象,相對於我另兩位高雄兵同學,他們早我一梯待同一中心的步五營步兵連,那個『涼』啊!其程度堪與成功嶺大專集訓比,聽其炫耀表示『更涼』,我沒下過146師一般部隊,在仁武117師砲兵營部隊時,學長們口耳相傳卻是146師是預備師,當然比我們野戰師還涼(師部另有一說『是爛』)!所以,我無法判斷那時146師到底是怎樣的部隊,但絕對認同連隊主官決定一個連隊的傳統,畢竟本砲兵營不單是營部連與砲連作風不同,兩個砲連的傳統也截然不同。

所以,屏東新開中心的郵政信箱和聯絡電話從沒記住過,小冊子從出中心沒多久便撕個稀巴爛(不想看到引發聯想難堪過往),更別提部隊代號『揚威』還是在某主題,經『當兵在馬祖』前輩於評分欄上提供訊息告知。不管它在別的軍友口中有多涼或多輝煌的戰績,在下從不羨慕!對於146師當年新訓中心的步六營兵器連,在下只記得第一晚那位連長出拳揍我和另一學員時,紅通通的醉臉和滿嘴散出的酒味,矮壯又肥腸滿肚加一臉橫肉,讓我心中不禁質疑中華民國陸軍職業軍官的水準(揍完又被輔導長相勸去外頭再喝兩杯解氣!),難道父執輩口中叨念『好男不當兵』的俗諺真實應驗?尤其是他和那位『火炎山班長』的姓名,是我深惡痛絕永生難忘卻,其他人的我都忘了,因為日子從沒好過過,沒有朋友也沒像他人在幾週後,相處熟了可以和班長『喇咧』。

好啦!我在回憶錄也承認,中心數名被不當管教過的同梯,利用鑑測時在手榴彈基本投擲和500障礙,都以故意落水、蹬不上矮牆、匍匐前進落人一截及手榴彈未達廿五米來做手腳,讓連隊成績非常不盡理想,就這樣讓頗受旅長器重的兵器連連長顏面無光。雖說君子報仇三年不晚,但此時不報更待何時?鑑測完就抽籤分發部隊,被不當管教吞忍還得幫他爭取記功嘉獎嗎?抱著魚死網破的心態,加上此等良機若錯失難再有,眾志成城下就『殘殘』給他弄一下,反正他也沒指望說他眼中的這夥老弱殘兵的鑑測成績可達優等,也沒人敢保證不會『漏勾』顯得更差啊!鑑測完要狠操也沒幾天,上頭也明白規定放完結訓假(只有一天足足24小時,但心中無比舒暢。)靜待抽籤不用出操,連長忙著寫報告、幹部忙著補眠(站安官到打盹),學員閒到不時報備逛福利社吃冰喝涼水消暑氣,剛到手的薪餉順便花花。

退伍後有些年常去花東旅遊多次,每每開車必經水底寮這三叉路段,雖然新訓在枋寮站下車,新開地標在山線依舊明顯立著,但我不曾動念回探。


[ 本文章最後由 waterdondon 於 2020-04-16 14:54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waterdondon 於 2020-04-16 14:21 發表
在下只記得第一晚那位連長出拳揍我和另一學員時,紅通通的醉臉和滿嘴散出的酒味,矮壯又肥腸滿肚加一臉橫肉,
連長是這一位嗎?
http://lks5312.blogspot.com/2010/09/blog-post_1052.html

這一位我我印像很深。78年10月我們117師步三營正在野營,他大概是在大樹和山村時加入
當時我們已經從仁武下恆春,再從恆春上來到大樹
後來我們就行軍經鳳雄營區、阿公店水庫、爬過小崗山,沿177縣道經阿蓮關廟在傍晚到新化保東國小過夜
那天晚上我手上拿著塑膠袋裝的噴正吃著
就看著這位身高一八幾新任正期兵器連長
燒噹又腳起泡,就這麼一拐一拐小碎步從我面前經過去赴營長的宴
(我是營部連搜索排,營長開小灶請眾軍官吃飯)
(兵器連長,野營時也是要下來行軍的)
那畫面說多不協調就有多不協調
引用:
原文由 waterdondon 於 2020-04-16 14:21 發表
更別提部隊代號『揚威』
你當然不知到揚威這個代號,因為那時候的146師代號是『實踐』,直到79年才更正為『揚威』
我手上還保留著78年實踐識別證,他的隊徽跟官田203的實踐隊徽長得不一樣
146的下半部是刀槍,上半部是馬車,203的下半部是馬車,上半部是幼苗
(75年官田師與龍泉師互換番號)

78年7月陸精六號,146師步一營由恆春營改編117師步三營
146師步二營由旭海營改編117師步六營
都到仁武營區變成乞丐步兵開始行軍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61.216.110.x 於 2020-04-16 18:51 發表

連長是這一位嗎?
http://lks5312.blogspot.com/2010/09/blog-post_1052.html

這一位我我印像很深。78年10月我們117師步三營正在野營,他大概是在大樹和山村時加入
當時我們已經從仁武下恆春,再從恆春上來到大 ...

敬覆1570梯路人學長:

感謝您熱心提供資訊,再則因有事在身才這麼久回覆您的疑問。

首先,依您提供的部落格詳閱貼文,再查看該連長大頭貼相片檢視面貌,有了以下結果:

1.78年8月1日入伍的新開營區部隊,因437旅的7有很特別『拐』的唸法,加上許多軍友亦曾證實當年除步四營在衛武營外,步五營及步六營均在新開營區,而在下75年暑訓待成功嶺亦是兵器連,所以對6BWPN印象十分深刻,單位是不會錯的。


2.中心連長身形描述請詳看第六段第四行『矮壯又肥腸滿肚…』,在下身高170公分,被連長揍時還略俯視他眼神,估計身高163至165公分之間,所以身高並非學長所描述之人(身高一八幾)。端視其面貌亦非中心連長頭大圓潤特點,因此外貌這點足供證明非該部落格版主。


3.依學長所述,『78年10月我們117師步三營正在野營,…』在時間上很難釐清是否前後任,故再檢視部落格發現該連長是『上尉任兵器連連長』,這點與在下記憶中中心連長僅是『中尉』(可能初任不久)亦有極大差距。


4.印象中79年看到相關公文(好像4月中),是從師部參一科代為拿一份調職人令轉人事官,人事官讓我稍微過目幾分鐘,這才驚訝竟出現熟識的人名,原本想穿過大操場去步兵營探聽一下(反正他也不記得我),後來好像太忙了,加上想了一下就打消念頭,因為連上同袍說:『當初這樣對你,難不成還去向他請安問好?』。


5.依他當時仍是中尉來推斷,應該不是正53期的,因為下部時我連長也是中尉(好像54還是55期),78年年底還是79年1月升上尉。抱歉!我忘了正期生是12月1日還是1月1日晉階,也忘了專科班是6月1日還是7月1日晉階,只記得差半年。

6.依部落格文章描述,該連長在146師時連續兩年得莒光連隊榮譽,當年長官確實提過本兵器連曾得過莒光連隊之殊榮,並要我們秉持優良傳統,而中心連長是初到任不久,顯見尚未在其手中獲得任何殊榮,而且78年任連長至調至117師時程約一年至一年半(好像應該才一年),與該作者待146師兩三年有差距;再者與部落格文章比對,中心連長是當時年輕有為旅長(36還38歲任上校旅長,將官二代極受器重。)的『小弟』,與旅長關係匪淺,自是不可能如文中與營長有嫌隙等情事,在鑑測前仍是旅部大紅人,時常被旅長召見的人怎可能被營長排擠?估計學長提供之人,可能是前任或前前任的連長(依時間點應是前一任連長)。


結論:事情過了卅年,在下僅是看到此帖憤慨油生再提一次舊事,在下與中心同梯亦用團結證明並報仇,該連長在我心中早接受如同十八層地獄之懲罰,無意再追究或肉搜,但為顧及該部落格連長免於被誤解而影響聲譽,在此特別聲明並強調:兩者並非同一人



其次:關於學長後半段引言

1.感謝學長提供當年部隊代號『實踐』,那時仍在新訓並無發識別證,這一提似在營區大門牆上見過這兩字,見了學長所描述隊徽,圖案竟瞬間浮現腦中,兩者都曾刻在腦中,但一時印象不深而混亂,後來仔細想,79年9月曾去隆田新訓中心探視我弟,難怪有203師隊徽的印象。


2.在下是78年6月的陸精專案後才入伍(這個沒研究過),所以對學長所提146師步一、二營改編本師步三、六營一事毫無所悉,其實仁武營區的步兵旅曾於79年底還是80年初換防過,79年底師對抗前海防用大量待退老兵去補,為的是有更多新兵投入師對抗中,師對抗完又一波大換血,大概那之後順勢換防,因在參一科聽人事官與文書談論,不過,我自己也搞混前後期是哪兩個旅?更別提與嶺口營區和橋頭營區之間如何互調駐地。


感谢1570梯路人學長提供資訊,應同為117師一份子吧!但還是再度重申:學長猜錯人啦!

*如果肯進一步提供該部落格連長的『姓氏』,或許對照後更加篤定了,不過在下也僅能更堅定說『不是』,不會爆料中心連長的姓。



[ 本文章最後由 waterdondon 於 2020-04-17 00:04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看來這位部落格長官是您入伍時的旅部連連長,也就是前任的兵器連長
不過我確認他是在78年10月調來我營的兵器連連長
我營從78年7月2日,從恆春移防來仁武
九月下旬拉出去野營,11月初回仁武
12月上旬又去那拔林下基地
79年1月初回來,過完農曆年,二月初就上鐵皮去苗栗
配屬給351旅與226師某旅打旅對抗
二月下旬回來,四月夜教,五月高裝檢
六月上旬由349旅改編給351旅去守旗津到林園的海防,
就離開仁武營區了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61.216.110.x 於 2020-04-17 08:24 發表
看來這位部落格長官是您入伍時的旅部連連長,也就是前任的兵器連長
不過我確認他是在78年10月調來我營的兵器連連長
我營從78年7月2日,從恆春移防來仁武
九月下旬拉出去野營,11月初回仁武
12月上旬又去那拔林下 ...
敬覆117師步三營營部連1570梯路人學長:

今天把學長此文與部落格連長貼文相對照,發現可能是大家都沒把時間點寫得很清楚而疑惑了,部隊不斷換防及改編也是在戰術上欺敵用,連自己阿兵哥都搞混了,敵人怎會掌握正確詣息呢!


1.您說『不過我確認他是在78年10月調來我營的兵器連連長』,但我中心連長是79年5月左右才輪調117師,尤其78年10月才接連參一,根本無法在那之前有權有機會接觸到調職人令,而79年4、5月時因業務純熟被內定接營參一,所以開始授予營級公文閱覽之權,有可能是5月才接觸人令,6月生效時貴營如學長與部落格連長所述,那時已準備移防林園守海防,但移防換新駐地之公文早已另外下達參三,在下是參一並無權或有機會接觸,而步六營可能接替你們駐守仁武營區,5月看到的人令應是6月生效,但實際換防應有彈性時間(我們正式入基地前幾天多半要先在外找廢棄學校紮營),在下也曾提沒去探問的原因之一便是我們砲指部5月底即將下田中基地,而我營是第一營必須先行開拔做準備,行動和外出時間上或許因此被管制和限縮才沒去探。


2.記得剛入中心時,教育班長似曾抱怨『前段日子才怎樣(?忘了是啥狀況),怎麼馬上又接新兵了?累死了!』加上學長所提78年6月的陸精專案推測,可能146師步六營兵器連在那之前是一般部隊,所以才有機會連續兩年拿莒光連隊,陸精專案後146師變預備師(這我不清楚,只記得那時確是預備師。),這才開始接訓新兵,那時隔壁營部連的兵好像才十幾個。那位部落格連長可能是陸精專案後才調旅部連,但是他沒詳提時間,加上貼文曾提在旅部連不久就調117師了,79年看到的公文是中心那位連長由146師步六營兵器連調117師步六營還是步三營兵器連,有可能是那時你們步三營去守海防,營舍改由六營來守吧。再回想當初看到人令時似好笑說了句:「什麼嘛!原本在步六營兵器連,都調不同師了還是在六營兵器連。」看來是步兵營單位駐地更換的時空下才讓人誤解,依稀記得當初人令的職稱仍是『中尉連長』,6月中本人在基地營參一兼連參一,8月下旬左右回仁武,79年年底看軍官晉陞人令,中心連長好像才剛升上尉,更不可能是正53期出身。


3.附帶一提在146師經歷,該部落格連長所提官威很大之新旅長,那時剛入中心,旅長確實剛到任不久,就時間點上來看,部落格連長在我入伍時應早已調去旅部連沒錯,而且那位旅長因『年輕有為(聽聞是將官世家二代,背景頗大!)』才極速升為旅長,新兵被帶去司令台接受旅長校閱時,確實官威極大,回來路上有幾個教育班長私下譙了兩句又罵跋扈之類,馬上被排長制止。而新旅長和中心連長身形、面貌相似度極高,只是身高略高且膚色較白些(也是頭好壯壯、滿臉橫肉外加挺著肥肚腩)。聽輔導長拍馬屁吹噓連長和新旅長關係匪淺,未來在旅長提攜庇蔭下定可步步高陞,此話表明國王人馬,就算營長眼紅亦不敢捋虎鬚才是,就算有個什麼磨擦,旅長也是偏向自己人馬的,怎會讓連長受委屈呢?


4.再反覆看貼文最後一段:『到117師沒多久,又開拔至苗栗參加師對抗,對抗結束,部隊還在苗栗山區,這會換營長換人了,也由他陪我們回仁武基地,不久後本營即奉派守林園海防,大概又爽了半年,我即在駱駝山下卸下連長一職,改任營作戰官,同時也回步校上正規班297期。』,依時間點來推,78年8月調117師步三營兵器連旋即參加師對抗,師抗應為期半個月左右,回仁武基地(應是駐地)不久該營即奉派守林園海防約半年卸連長職務,意味著步三營於79年6月並不在仁武營區。再者,部落格連長是年底卸連長職務,在下於那時似曾看過中心連長才剛陞上尉人令,更加確定非同一人。


5.該部落格連長應是前一任連長無誤,但文章沒清楚交代時間點和單位讓人很難搞清楚,或許他是78年10月調117師讓學長誤解了,但中心那位連長真的是隔年才調117師仁武營區的兵器連,這點沒記錯。而且中心連長調入時,學長單位也剛好去守海防,時間點剛好交叉才造成誤解的吧!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2000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