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網 站 連 結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74 12345
發新話題
列印

攸關你軍中生涯的----"個人安全資料袋"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引用:
原文由 阿JO 於 2011-07-31 12:29 發表
當年新訓中心時.就已有政戰細胞的安全回報制度.
這些細胞有固定的時間.向輔ㄟ回報是否有人"思想.言論異常"?
從你的教育班長.排長.輔ㄟ皆會逐級書寫.評論.簽名並記錄於
你的"個人安全資料袋"中.....
下部隊 ...
這個東東:我退伍時也是利用熨斗及針偷開來看,生活散漫但有服務熱忱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36.235.78.x 於 2019-05-30 22:38 發表



這個東東:我退伍時也是利用熨斗及針偷開來看,生活散漫但有服務熱忱
忘了説明,是一個牛皮紙袋比A4小一點點,忘了是否為安全資料袋

引用 TOP

每個月 輔A會把我叫進他的寢室 幫忙整理全連士官兵的安全資料

當然 每位弟兄的暗黑資料 除了輔A知道 小弟也知道

尤其是一大包的 內容超精彩的 但 我只能記在腦海 暗中監視連上問題人物

當然 小弟的安全資料是跟輔A應該是放在保防官那邊吧(年代久遠有點忘記)

熬到退伍 也從未見過自己的安全資料

[ 本文章最後由 政戰士官班12期 於 2019-06-05 17:01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國家遘此大變,陛下嗣登大寶,與先朝不同。諸臣但有罪之當誅,曾無功之足錄。今恩外加恩未已,武臣腰玉,名器濫觴。
史可法  請頒討賊詔書疏

引用 TOP

代理過 營輔導長,因為床鋪底下的小箱子沒有搬走,因此看到了自己的安全資料;那都是學校的,新加坡僑生輔導長寫得視烏漆嘛嘿,學生中隊長每每在後頭加一條補過去,原來我當自治中隊長幾乎沒跟輔導長互動就是這種結果,一整個胡扯,壞透了。

我當過輔導長,卻從未碰過所謂弟兄們的安全資料,我到現在都不明白為什麼。
我只記得我是跟部隊出操,從不站在樹陰下看弟兄操課,每個弟兄包括老班長大家感情都很好。後來離開野戰連去特種單位也不知安全資料在哪?

不過後來退伍 去參加調查員考試,據可靠消息傳來:你的安全資料出問題...我本以為有情報專長....根本鬼扯
那些鬼東西都是鬼才寫得出來的!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真大吉祥 金錢 +3 2019-06-03 02:09

  • 671G2FO 金錢 +3 原創內容! 2019-06-02 20:22

  • 269砲指部 金錢 +3 2019-06-02 09:27

  • waterdondon 金錢 +2 看過自己的安全摘註卡,這事可寫一篇很長事件,畢竟前後歷經月餘的籌謀。 2019-06-02 06:31

  • 三木 金錢 +2 2019-06-02 06:25

  • 短坡砲長 金錢 +11 我很贊同! 2019-06-02 04:41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3 2019-06-01 21:47

  • kuenjchen 金錢 +3 管區調查員的報告是關鍵! 2019-06-01 21:34

  • 柴老爹 金錢 +5 慘遭暗算 ! 2019-06-01 21:20

  • suhsienfu 金錢 +3 讚!讚!讚!安全資料在暗中發揮作用。 我聽說,我們那個年代,有計畫出國留學的, 2019-06-01 21:04

引用 TOP

部隊存在有安全資料這東西?
拜讀過諸位的大作!
現想想,讓人不寒而慄,還是會怕!   
是誰有資格下評語?
由那個單位保管?
先簡單介紹一下小弟的親身經歷!
新訓陸軍257師有發一個紙袋,裡面有自寫的個資,還有自承的案件!
當年班長是這樣說的~甚麼是甚麼案件,自己寫清楚,不然警局的資料來也跑不掉!
其他人有無如實寫,我不清楚!
我是傻到相信他的話,如實撰寫,當然有避重就輕!
下了部隊!
單位有私冊!那也只有自寫家中地址與電話!
傳承幾十年的簿子好像從民國四十年初開始!
這個是預防出事時,二級主官私下出面喬!
其他單位有沒有私冊,不得而知!
人事組有口卡,整個聯隊含配屬單位,平日由女雇員掌管,她不給看.就是長形的木箱,塞滿紙片長條型的!
一般會去問,大多是郵件信箱號碼與人名不符!
女雇員會自己找然後告訴你,當事人的單位,並不會給你看紙卡!
有時候他若找不到或懶惰或心情不好,會敷衍說~退退回去,別搞這麼多事:::
新兵!政戰上校頭約談心時,好像有見到257師移交的資料!
然後就沒人提起,也沒人知道那資料的下落!
確定不在二級主官辦公室內,因我知道每個抽屜放甚麼東西,每個保險櫃擺放甚麼東西!
新兵時下班時間,我甚至坐在主官位上把雙腿放在大辦公桌上!
是有被頭ㄟ抓看到一次,那天是上班時間,趁他出門,給他回來時撞見!也沒說甚麼!
我是誤信誤聽志願役的讒言!
他說~頭ㄟ的位子以前是不能隨便亂坐的,他會記得扶手的角度方向:::
我那時憨憨的說~我去坐給你們看!
其實之前晚上我就去坐過,為了洩憤!哪有人這麼會罵,天天罵,這樣也不行,那樣也不行::::
言歸正傳!
資料袋的下落!
要想瞞過義務役的耳目,是有很大困難的!
那年代基本上,義務役的整個大團結,試圖對抗領導階層!
大家都是來當兵的,縱不同單位,常私下互通聲息!
沒聽過政戰部的兵,寄話給誰,要注意安全::::有言及安全資料:::
每個月一兩百人到部,也幾乎相等人數退伍!
那麼龐大的資料,我還是想不出在哪裡?
會不會政戰部約談過新兵,直接歸檔入庫?
政戰部.保防.組織.獨立辦公室,也容納不下
各一級主官的辦公室,有那可能!

引用 TOP

想想好像也不太對!
各上校大隊長,若保有官士兵的安全資料!
這麼多人,要怎麼更新及下評語?
志願役的升官發財及年度考核(照輪的)是要經過大隊長簽核呈!
況義務役的退伍令,係由聯隊部統一填寫,發放至各大隊!
若資料在各大隊手上,勢必要收回,跑腿的都是義務役的,不可能不知道!
六聯隊的文書規範,是有一定的流程的,都要簽字或蓋單位章戳,且都要押上日期!
官士兵混同一起工作,各單位每天都會留下文字紀錄的,還有各類帳目!
譬如常聽見,飛官的飛行時數,一般人不致起疑!
這不是一個飛行大隊的總統計帳,就可以算數的!
背後有作戰組.修大.塔台.通信::::各單位的帳目,佐證支撐!

引用 TOP

這安全資料袋我看過,也翻閱過,裡頭沒什麼很神秘的東西
出新訓來到壽山,當天就發下由新訓中心班長帶來的資料袋,印象中比A4大
發下來時封面寫著三位數阿拉伯數字,什麼292,333,226....當晚晚點名
連長說那是我們抽中的部隊番號,也同時宣佈我們在金門會待多久,抽到151師的
再兩個月移防回台,抽到158師就是在金門退伍.
資料袋由各人保管,下部隊時再交給各單位參一,我有翻過,除了自己在中心寫的資料
外,其它就是管區移來的資料,如家庭背景等.
下部隊當班長後,各班長要填士兵考核,我們都盡量挑好的寫,免得害到人.其中有一位
士官遲交資料,拿著考核資料來我們砲組寢室寫,我們寢室旁就是輔仔房間
我看到他寫著某兵不服管教,某兵不守紀律等負面字眼,勸他不要寫這些東西
他白了我一眼,覺得我多管閒事
他填完資料送進輔仔房間,不到五分鐘輔仔拿著考核資料出來,臭罵他亂寫一通,全部重寫.
還把我寫的拿給他抄.
本連輔仔宅心仁厚,視弟兄如自己子弟,直到今天連上聚會,弟兄們看到他還是親熱的不得了.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a0921194 金錢 +10 拿權力亂用 2019-06-05 21:33

  • 法克斯 金錢 +3 原創內容! 2019-06-04 09:28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6 精品文章! 2019-06-03 21:39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3 2019-06-03 21:08

  • 真大吉祥 金錢 +5 2019-06-03 18:40

  • 269砲指部 金錢 +3 2019-06-03 18:03

  • 柴老爹 金錢 +5 我也是遇到好輔導長 , 誇得我自己都臉紅? 2019-06-03 15:08

  • Alona 金錢 +3 原創內容! 2019-06-03 14:52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60砲長 於 2019-06-03 14:48 發表
這安全資料袋我看過,也翻閱過,裡頭沒什麼很神秘的東西
出新訓來到壽山,當天就發下由新訓中心班長帶來的資料袋,印象中比A4大
發下來時封面寫著三位數阿拉伯數字,什麼292,333,226....當晚晚點名
連長說那是我們抽中 ...
各位弟兄大家好:
安全資料袋是記錄各位到這各單位前的所有資料,應該也沒甚麼內容,好事就不會紀錄了,例如砲長於某月某日扶老人過馬路/日行一善等,幾乎都是記不好的事,例如某人於某段期間關禁閉/不假外出/勤務出狀況/喝酒鬧事等,這些都是小狀況,在營部還有人事稽核資料(紀錄軍官的),本營於71年10月從302師調來一位中尉後勤官(專修48期),他將於72年4月退伍,師對師互調是不容易的,他的人事稽核資料寄來本營,一切都迎刃而解,內容12條都是記錄喝酒/賭博/不假外出/逾假等,所以都是記不好的事實.
另外一種是心理層面,也發生在本營,71年本旅在松山永春坡駐防,上課場地常常在松山奉天宮及其附近野地,想不到當年還有空飄物,本營步一連到奉天宮上課,值星官張x夫排長(預官31期)看見一空飄物,順手撿起來,看完後就放在口袋哩,此事被政戰士看在眼裡,回營後,政戰士沒事回想今日事,唯有此事可記錄,於是在政戰日誌紀載此事,要死不死,師部政戰部來本旅業務考察,剛好看到此事,基於小事化大,追查到底後,本營第1連張排長被以思想有異送到師部檢束改進,直到退伍當日才回營,身體的苦是一時的,心裡的苦是一輩子的,他在我剛下部隊被連長盯的時候,告誡我要先保護自己,他也做到保護自己了,但就還是無法防止別人的冷箭啊!人生大概也是如此吧!不得不慎啊!!!



[ 本文章最後由 玄A370340 於 2019-06-04 09:24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a0921194 金錢 +22 2019-06-05 21:31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3 2019-06-04 22:24

  • 269砲指部 金錢 +3 2019-06-04 12:51

  • waterdondon 金錢 +3 向來都是明箭易躲、暗箭難防。 2019-06-04 12:03

  • 60砲長 金錢 +2 2019-06-04 09:50

  • 黑神駒 金錢 +6 精品文章! 2019-06-04 09:45

  • Alona 金錢 +3 原創內容! 2019-06-04 09:27

234師702旅步7營人事官
預官31期第一梯次=1320 梯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政戰士官班12期 於 2019-06-01 20:03 發表
每個月 輔A會把我叫進他的寢室 幫忙整理全連士官兵的安全資料

當然 每位弟兄的暗黑資料 除了輔A知道 小弟也知道

尤其是一大包的 內容超精彩的 但 我只能記在腦海 暗中監視連上問題人物

當然 ...
1.連級軍官(含連長 副連長級輔導長)及政戰士的安調資料是由營級保防官填寫!
2.安全資料當年我們稱安調資料,全名是 國軍士官兵個人資料表(連級)!
3.至於前科紀錄,是由兵役單位在入營時,交接給部隊;我曾看過(81-83),格式是 臺北縣政府警察局三重分局入伍役男前科紀錄素行不良通報表,內容就是:姓名 出生年月日 身分證字號 通報事項,當年的部隊哪有空去查這些,還不是靠通報!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玄A370340 於 2019-06-04 09:21 發表


各位弟兄大家好:
安全資料袋是記錄各位到這各單位前的所有資料,應該也沒甚麼內容,好事就不會紀錄了,例如砲長於某月某日扶老人過馬路/日行一善等,幾乎都是記不好的事,例如某人於某段期間關禁閉/不假外出/勤務出狀 ...
這位張排真的很冤,被記上這一筆很可能影響到他的就業機會及前途:除
非自己當老闆、、但是也有可能受到機關“的關愛”。

這一下讓我想起前幾年在網路上看到
服役時的上校級長官,當時消滅萬惡共匪喊的咬牙切齒,現在卻是P對岸
的LP到令人肉麻不齒,「難道長官
是精神錯亂了,還是當時是潛伏軍中
之匪諜」

查看看當時陷害張排的長官,説不定
現在是P共的急先鋒,如果是則這些人
真的是可惡啊!。

引用 TOP

最近看軍友們一直在po安全資料的東東,勾起偶內心深處的回憶,這段翻攪出來的歷程可謂籌謀甚久,但本人回憶錄已兩次喊『卡』了,再提筆也難找出當時完整思緒和情節,因此簡述如下:

79年2、3月還是菜鳥連參一時,第一任輔導長交我十餘張【安全摘註卡】,代他把一些被關過禁閉的老兵寫好,上頭都已蓋好他的職章,就差連長章而已,為的是怕下任輔長不知手下留情。他勸我與之後的輔導長『多親近』才不會無端生禍,那時才體認到自身將來亦可能陷入危機,未雨綢繆下暗摃一張來防身,不過在抽屜中藏得很隱密,後來新輔導長(第二任)帶政戰士(後來接營政戰士)來翻查都找不到。

註:個人回憶錄─地下營長事件簿之第30頁438則【事件:高處不勝寒之退伍摘註卡】https://army.chlin.com.tw/BBS/vi ... age%3D1&page=30

80年3月換營輔導長,我這營參一甚得他怨,菜鳥預官連輔導長(第三任)一直聽命於他來找麻煩,雖然對我來說只是小菜一碟輕鬆應付一下即可,但深覺這【退伍人員安全摘註卡】最後還是歸他寫,即使得經我手和兵籍資料袋一起裝入牛皮紙袋中,參一黏好拿小關防和自己職章(之前是被輔導長教用私章被參一科糾正)做工字封緘,再寄到團管區,黏之前參一有權再檢視資料是否缺漏,但…他若不肯先放著(不信任)讓我慢慢檢查,非當場看我是否偷瞄怎麼辦?若把內容寫得很聳動,我怎麼偷天換日改放另一張?

之後故佈疑陣找交情甚篤的86梯待退營政戰士(政戰文書兵)假裝閒談,讓他誤以為營輔導長(一直不滿意他)對他怨杜而亂寫,他緊張去找他徒弟和之前連政戰士時的徒弟私下求證,讓我確認營輔導長沒把手伸到營級業務士身上。但他對我的態度讓我還是不放心,基於和連政戰士(96梯)交情也甚好,他惦惦拿過來給我看,空白還沒寫。

退伍前一個月要寄出,這前一週便故作緊張要我連參一徒弟去要過來好教他(他第一次學),沒想到人算不如天算,預官輔導長拿過來當場監視,在他利眼下一步步教徒弟黏好、蓋印封緘。嘸彩工演得那麼鎮靜,人家早已防得好好的,難怪這位菜鳥預官輔導長之前便不讓我看,想必早已被交代好防範我這老參一了。

連上三個91梯有位是高雄市人,輔導長見已封緘完,連長小關防(封緘用)和職章(安全摘註卡主官章)被他控管,即使休假也沒我這已卸連參一的純營參一再插手餘地,再加上想從營部下手,新人官與我不熟把營級大、小兩個關防拿緊緊的,想一連串偷天換日簡直難上加難。

營、連參一接那麼久又代過一個月人事官,被外頭官、士、兵譽為神機妙算(另有一派幕僚戲稱是老奸巨猾)豈是那麼簡單?那時裝檢期間辦公費吃緊,加上修繕開銷一堆,2、3月份假簿還要我吞下當贊助(4月起由我徒弟吃下),輔導長為省一點郵資,要我洽公順便帶高雄同梯的資料去交位於鳳山的團管區,郵票只貼我(台南)和另一名屏東的同梯。他當場言明反正我的資料已封緘,加上小關防和職章早已控管料我想搞鬼也無法搞鬼(他露奸笑耶,我卻裝事已成定局很無奈。)。天賜良機!

早先連政戰士交一張蓋好主官、管職章的空白摘註卡給我,我沒要的原因是自己已把一年多前那張處理好,因為連長對我信賴有加從不懷疑(沒下連參一前就蓋好),菜鳥輔導長剛接不久,他的政戰士就被我拐過一次拿他老闆職章給我蓋資料,僅此一次也只能一次機會啦。這是為了萬一內容物寫得不堪入目,我才有東西來貍貓換太子啊!

洽公完從師部走出來,忘了是在外頭餐館二樓還是另外跑鳳山或高雄市泡沫紅茶店作業,避人耳目應該會跑遠點到部隊業務士較少去的高雄市,在二樓就拆封檢查,嘿嘿!果如連政戰士所言…沒事。

不過,怎麼重新封緘寄去團管區?我有文書職章啊!而且還有一祕密:從接連參一就有,那接了營參一到破百才交接一直沿用,也就是沒刻過營參一職章、也沒理由銷毀連參一職章,一向都蓋那麼久了,團管區認章也不是頭一回不會懷疑的,何況當時六個同梯中住台南的只我一個,怎麼比對一個是我?另一個竟蓋我徒弟?不會有人發現的!

那…兩顆小關防被管制中,我哪來的小關防呢?向別連借嗎?被人漏了口風還不死得難看?連政戰士給我蓋好印的空白摘註卡都沒拿了,這事要神不知鬼不覺得避嫌嘛!其實得感謝比我菜的營參三,還有那小同梯1615梯無緣徒弟ㄚ達和他同梯,當初密謀奪連參一逼我下業務,把小關防暗摃起來,菜鳥營參三因在他手上不見,心虛下到外頭偷刻一個,當下被我抓包後沒收藏起來,於是這就派上用場了,團管區才不會仔細瞧那小關防到底是哪位主官咧(那麼多小篆的字)!即使看了打來來查證,只須回他『本營當時裝檢及準備獨立下基地中層級升高』即可瞞混過關,5月底下基地時至6月中退伍我還是營參一,對團管區這事多嘛找我營級去回覆,我徒弟也還不太懂。

註:個人回憶錄─地下營長事件簿之第28頁417則【事件:東窗事發.掉關防?】https://army.chlin.com.tw/BBS/vi ... age%3D1&page=28

最後確認沒被亂寫驚險過關,好像才寫什麼業務認真負責之類吧!唉!要不是那位被全營官兵取名綽號【奇葩】的營輔導長(他也以此沾沾自喜來炫耀自己)一直找碴,我也不會啟動逃生計劃,雖然事後發現是多此一舉啦,相關物件空白摘註卡和舊牛皮紙信封當下煙滅事證於無形(常在洽公之人是不會在乎郵資那點小錢啦),詳細做法礙於篇幅字數就不提了。

註:【奇葩】其實是貶人之諧音,用台語唸即知(機車、78啦)。

kuenjchen 金錢 +3 又不是志願役,才不管它! 2019-06-06 11:31

經理官大人:偶在公家機關捏!不得不防。



[ 本文章最後由 waterdondon 於 2019-06-06 13:08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偶高中同學被他當警察的姊夫警告不要在學校亂說話!
高中時他有一次說聽說小蔣已回去過大陸了!這樣他的安全資料
就有這筆記錄了!

上尉後勤兵 有水水滴妹紙,就一定湊錢跟隊!
男人的上半生都是下半身思考!有些人是一輩子!

3328工兵官 偶連救國團的活動都不敢參加
偶也是,不過是沒錢!

[ 本文章最後由 kuenjchen 於 2019-06-07 03:54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玄A370340 金錢 +5 小時玩玻璃珠被叫到派出所罰站,不知有沒有紀錄. 2019-06-10 15:13

  • waterdondon 金錢 +3 就說是坐哆啦A夢的時光機去的,不就成了(被寫愛幻想、不著天際)。 2019-06-08 01:12

  • 上尉後勤兵 金錢 +3 有水水滴妹紙,就一定湊錢跟隊! 2019-06-07 03:21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1 2019-06-06 18:24

  • Alona 金錢 +3 原創內容! 2019-06-06 13:54

  • 3328工兵官 金錢 +3 偶連救國團的活動都不敢參加 2019-06-06 13:52

今剩炭

引用 TOP

服役時對於連輔導長寢室(兼辦公室)感覺實在沒有興趣進去
總覺得那是另外1種專業領域
民81年春從烈嶼輪調回屏東
連輔導長也是從烈嶼貴山回來
除因此感到親切外
其為人也相當熱情
所以與輔導長較為熟絡
但對政戰業務還是敬而遠之

後連輔導長調至其它單位
我以副連長代理連輔導長職務達數月之久
然而政戰業務還是政戰士向營輔導長負責
我不得其門而入
不過自己也沒啥興趣
就把莒光日工作做好做滿即可

某日代理連長腰繫45手槍
心血來潮
站在連輔導長寢室門口
看著政戰士又在奮筆疾書
便開口問政戰士~我的安全資料寫些什麼?
政戰士看著我
無奈的說~寫著極富領導才能,但是脾氣個性..... (恕刪)

看著這位平日老實忠厚的政戰中士所言
我當下只有默默的走開...

[ 本文章最後由 阿凡 於 2019-06-06 16:38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一生不可能只愛一個人;但卻可能愛一個人一生。

引用 TOP

組織的有一間獨立辦公室,約八至十坪大小,大多時間有一名校官,門是打開的!
自從被我路過瞧見,某一大隊的中士還是上士與校官,面對面坐在辦公桌上!
那名校官轉頭一望著我,兩人四目交接!
那名志願役的士官,我也認識,是某人的同學,也曾私下在一起玩過!
平日是感覺不出來他是組織的人!還有給人,彬彬有禮,挺好的人!
忘記有沒有幹礁過他,反正就屬於老好人的印象!
身分曝光,活該倒楣給我不小心瞧見!
我不只心生戒心,還暗示其他人!
他也沒來一起玩了,或許怕我戳破他的身分!
自此以後組織的門關上了
關上也沒用,因為人要進出,會被義務役的瞧見!
最大的問題是,縱被義務役的瞧見,義務役的也不認識他是那單位的人?
或許是以前不關門的原因之一!
沒料想到會被整天在基地內外,各單位趴趴走的兵看見!

我是沒看過所謂的安全資料!
以下全憑臆測!
六聯隊的政戰部!
應不至於,伸出黑手進入各單位中!
各單位的主官權,是不容質疑或挑戰的!
伙食問題,屬膳勤中隊管轄,政戰部也是裝傻!
政戰部有眷管組,要負責所有眷村!他們挺忙!
還有其他政令有宣導甚麼::::總之我也搞不清楚,他們在搞些甚麼,井水不犯河水的!
地保有獨立辦公室,軍士人數並不多,應吃不下所有人安全資料的業務量!
257師移交的資料,各單位一二級主官應有看過,有沒有下評語,不得而知!
當各單位分配到的兵員,很難調動,誰接誰的位置,就要做那工作,直至退伍!
公事上與私生活,官士兵常混同一起工作或去志願役家中!
若主官若寫義務役的壞話,無異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也不符風險與成本!
況義務役的,充其量只是,廉價勞工或奴才或過客,能壞到哪裡去?
萬一萬一萬一,給義務役的知道,勢必會反彈報復的,
退伍後結合現役的官士兵,去蚊子院或其他單位,捅出一些事,那部隊就會有麻煩!
志願役的也沒多乖巧安分,大家都是沆瀣一氣或是狼狽為奸也罷!

引用 TOP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2000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