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發新話題
列印

靈魂出竅.身體仍能行走

50幾年前我就讀於宜蘭市佛光山附屬慈愛幼稚園.
某天上學時有空獨自溜到寺內大雄寶殿前探望.
但是我的記憶是我俯視看著實體我走到大雄寶殿側門前.
我看到實體我突然回頭相望.下一秒我切換到實體我看著天空.
楞了一下不知在看什麼.再回頭看看大雄寶殿內三尊立佛.
幾年前看到高雄佛光山有記錄說
以前宜蘭佛光山大雄寶殿內只有一尊佛.
難道我不只是靈魂出竅.還進入另一個空間嗎?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阿凡 金錢 +2 讚!讚!讚! 2021-01-26 15:59

  • 死蚊子 金錢 +8 2020-11-29 17:21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3 2020-11-25 21:54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10 讚!讚!讚! 2020-11-24 20:01

  • 金東師班長 金錢 +2 讚!讚!讚! 2020-11-24 18:32

  • 上尉後勤兵 金錢 +3 開天眼了? 2020-11-24 11:00

  • waterdondon 金錢 +5 我躺病床有過兩次經驗。一位學弟出車禍撞飛看見自己掉到田中央,然後有陰陽眼。 2020-11-23 23:12

  • superman1024 金錢 +10 2020-11-23 22:44

  • suhsienfu 金錢 +3 讚!讚!讚! 2020-11-23 20:34

  • 蔡店連 金錢 +6 佛光感應,出竅了. 2020-11-23 18:19

226師-677旅(台)/284師851旅(金)5B3C野戰步兵-- 57機槍射手
虎嘯南雄師226 + 284 = 510
隸屬我家安全局--身兼局長.0069情報員.首席分析師.
曾下轄二隻工作犬--小花與黑妹.

引用 TOP

佛光山是寶地呀~~
我祖母民國前二年出生,在她七十幾歲的那段日子,時常往高雄佛光山跑,受[菩薩戒]之後...跑得更勤!![菩薩戒]聽說很嚴格的,在手臂上放一個香頭,讓它直接燒到皮膚,燒成戒疤...如果不誠心,那個戒疤會潰爛掉!!
有一次...我祖母說是在佛光山的菩薩殿,看到菩薩腳下的海在動...問了旁邊的尼姑,尼姑推說沒看見,後來...那個海水開始翻騰,海浪都快潑出來了,我祖母開始慌,拉著旁邊的人一直問...這件事,還被記載在佛光山的月刊上面.後來問過師父...師父說是有緣,應該還願啥的...,我祖母從那天起,就開始織毛線,最後織好兩大張,就放在大殿的木魚下面...一連放了好幾年!!以前去佛光山的大殿外時,都會很驕傲的說:[看...木魚下面的金黃色布墊,就是我阿瑪織的...].
我自己也做過夢...夢見和一大群人,就在佛光山的大雄寶殿門前階梯,分兩邊排開...人群中有人喊:[菩薩來了...],果然...下一秒菩薩就出現在階梯上,祂就是一身白衣白冠,白冠上有一圈金鍊子,脖子上也有一條金項鍊,還鑲一顆紅寶石,大約是二十七,八歲的樣貌,很端莊很漂亮...我也站在人群中迎接祂,祂微笑著看了我一眼,就進去大雄寶殿了...這是十七年前的夢,到現在還很清晰!!
小孩和老人,偶爾都會出現[幻象],明明是在高雄文化中心的草地上走,忽然間...周圍的場景變成在山上的森林裡,嚇到一步都不敢動!!除了[幻覺]或是[精神因素]外,另一個可以解釋的就是...忽然[開眼],這個[眼]不是肉眼,而是藏在人腦深處的[松果體]!!人類的大腦太複雜了,眼睛看到的影像只是外在的,閉上眼往內心看...也許才是[真相]!!透露一點真相...佛,菩薩...都是很巨大的,像是[[神木].

P.S 前台大校長-李嗣涔博士,有專門研究這類的科學,有空可以去搜尋一下!!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阿凡 金錢 +2 讚!讚!讚! 2021-01-26 15:59

  • 小糧秣士 金錢 +5 2020-12-19 23:34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5 2020-11-25 21:54

  • suhsienfu 金錢 +3 2020-11-25 18:45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40 讚!讚!讚!+精品文章! 2020-11-24 20:03

  • 金東師班長 金錢 +3 讚!讚!讚! 2020-11-24 18:32

  • 大山 金錢 +9 讚!讚!讚! 2020-11-24 10:45

  • Alona 金錢 +6 原創內容! 2020-11-24 07:32

  • 祭司蔡 金錢 +10 讚!讚!讚! 2020-11-24 00:02

  • waterdondon 金錢 +5 高中聯考第二天下午坐車返校,途中看見雲層上立一神明注視我許久,然後向南飄去。 2020-11-23 23:14

不打勤,不打懶,專打不長眼!!

引用 TOP

有一次在郝柏村家前T字路口.
我是開車從陽明山要左轉往故宮方向.
我是第一台車等故宮左轉往士林方向變紅燈.
我就開走了.但是突然瞄到綠燈是開在士林往陽明山方向.
而且有警察就躲在雙溪公園旁.就跟我揮揮手示意我停車.
說我闖紅燈.我就跟交通警察講原本以前都是故宮左轉往士林方向後就換我這邊了.
所以我就轉彎了.交通警察也說是啊.那就開個車牌不潔罰單. 我也只有接受了.
之後在中永和騎機車要左轉上秀朗橋時.那時有左轉燈.來不及那就等吧!
結果我等了一輪竟然沒出現左轉燈.我就火了.等空檔就逕行左轉.
又有交通警察在路邊跟我揮揮手.說我違規左轉.
我跟交通警察說我已經等一輪了.都沒出現左轉燈我才左轉.
交通警察說那就開一個最便宜的罰單好了.我也只有接受了.
這我就搞不懂這是什麼狀況?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226師-677旅(台)/284師851旅(金)5B3C野戰步兵-- 57機槍射手
虎嘯南雄師226 + 284 = 510
隸屬我家安全局--身兼局長.0069情報員.首席分析師.
曾下轄二隻工作犬--小花與黑妹.

引用 TOP


那年…尚未成年,遠赴異地求學,十二月寒流來襲,班上數名同學陸續得了感冒,沒多久我也染上了,就此開啟我對所謂靈魂出竅的親身經歷。

第二天是週末上半天課請人幫我請病假,傍晚驚覺身子骨益發不行,已喝了兩瓶感冒糖漿(藥房成藥)仍不見起色,同寢室同學朝我額頭摸了摸驚喊『好燙』,全身無力又食不下嚥,只好請他找輔導學長求助。區隊長…沒空,再央請他去告知大隊長兼本樓舍長來探一下,學長一來照例摸了一下額頭,推估超過39度,急忙下樓打公用電話叫計程車,不久,在他及同學攙扶下,急速開往離校約兩公里的一間診所。

診所…昏沈的印象中是比一般診所大很多,又不像是綜合醫院,慘白的急診室看來倒像是在地軍醫院?診間原有一床病人,此時也打完點滴準備離開,醫生來問護士體溫測多少?不敢講!?喔…超過39度半?護士點了點頭,這老練的醫生用聽診器聽了我心跳,吩咐護士:「打兩管(好像一支強心劑?)、再準備點滴。」蝦密,過兩天要期中考了,搞不好要躺兩天?那我明天週日如何準備?

其實自小不喜歡打針的,能吃藥就吃藥,吞再多顆藥丸我都不怕!還一次打兩針?外加『吊大筒』!?忙和醫生打商量,蛤?男孩子還怕打針?廢話!很痛捏!沒事幹嘛扎兩針?還奉送我一管大管的?這醫生鐵了心就要往我手臂扎針下去,慌了!一面用手拉住他,一面朝學長哀求代為說情一下。

沒想到就在一陣慌亂拉扯中,醫生竟仍不為所動,…唉!毀了!就眼睜睜無助地瞧著他往我手上連扎兩針,然後就是吊點滴,哇!好累啊!無奈的結局!獨自躺在床上嘆息又喃喃自語抱怨許久。突然覺得身體好些了,心急想早點出院,心想好像不會很不舒服,此時還是趕緊離開這鬼地方吧!

咦?學長怎麼在我病床邊趴著睡著了?還打呼?才這麼一會兒工夫咧!而且剛剛那場爭奪拉扯戰中,最累的明明是我才對啊!我都沒怎樣還愈來愈有精神和力氣,難道學長最近忙于課業太累所導致(他一人身兼數職且功課頂尖)?

輕輕搖醒學長,他一臉惺忪彷彿睡了好久:「咦?你醒了哦?」蛤?我沒睡啊!又看了一下點滴:「嗯!快滴完了,等一下問醫生看可不可以出院。」大約十幾分鐘後點滴沒了,找醫生過來看了看,就問說太晚了叫不叫得到計程車?蛤?晚上七點半不到進來,才過多久而已會叫不到計程車?我抬頭瞄了牆上掛鐘一眼,上面的鐘是不是壞了?十一點四十分?

在返程的計程車上,我不解問學長兩個問題,首先:醫生要打針時,我不是拜託學長幫忙求情嗎?他怎麼無動於衷?還幫醫生按住我的身體呢?另外,我不是七點半前進去的嗎?怎麼才躺沒多久就十一點多了,而且學長還睡得很香?

學長蛤了一聲:「沒有啊!醫生剛把針扎下去,你就昏過去了啊!我只是幫忙拍拍你身體而已啊!從那時到打點滴你一直是昏過去的狀態,吊點滴也是一筒快滴完才叫我的啊!」咦?奇怪了!我一直記得猛力和醫生及護士抗拒著,怎麼變成一開始就毫無知覺呢?而且我還記得猛力想推開醫生的手,這到底是?

學長一直稱我是過度疲累造成的錯覺,又或許是我一直抗拒打針的當下,昏過去後殘存的想法所做的夢。是嗎?這事一直讓我百思不解,直至有日細想終于想通了,把諸多疑點和當日腦海所有印象聯結,加上學長所述的時間點和我當時的狀況,突然想到許多不可思議的衝突點,推論出我當時是『靈魂出竅』了!雖然一向秉持非親眼所見不予相信,靈魂出竅這事也從未被我認同過,但此次經驗算是貨真價實親身經歷了。

首先,盲點就在『我看見了與醫生的拉扯』這事,仔細回想,初時的確出手拉扯醫生那無情的右手,但是,他好像分毫不為所動,難道這是靈魂出竅初始?接著…我似乎看見自己(全身)躺在病床上一動也不動?然後…我好像站在病床旁無奈嘆息事已成定局(我不是躺著嗎?怎麼還看得見自己全身?)?最吊詭的…印象中我一度離地數尺高仰天嘆息,差個兩三尺就頭頂天花板了?不知過多久,突然…我躺在病床上望著天花板,想說恢復得差不多可以離開了,頭轉過去找學長商量,這才發現他竟累到趴睡病床旁。

也就是說:從醫生把針扎到皮膚的瞬間,我已不支暈了過去,而所見的掙扎行為都是靈魂為之,這虛體再怎麼出力,當然撼動不了實體分毫。而『我』一度飄浮半空,難道是瀕死現象?直至甦醒過來,那一長段近乎四小時的凡世的空白記憶消失?難道是藥效把我從鬼門關拉了回來?

唉!快四十歲那年,又發生相同體驗,只是時空背景不同,周遭人物也不同,僅先敘述此段,第二回待得空再分說詳細。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記得自己十餘歲時....
當時舊家有安奉觀世音菩薩
某日接近中午時突然聞到一股異香
這香味是從神明附近傳出
有約10秒的時間
香味濃郁
像是千百種花香的集合
之前從未聞過
到今日也未曾再發生

當時短暫香味消失後
就恢復原有氛圍
沒有留下一絲絲氣味
我突然認為是菩薩來過
真是奇妙的經驗!!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一生不可能只愛一個人;但卻可能愛一個人一生。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祭司蔡 於 2020-11-23 16:01 發表
50幾年前我就讀於宜蘭市佛光山附屬慈愛幼稚園.
某天上學時有空獨自溜到寺內大雄寶殿前探望.
但是我的記憶是我俯視看著實體我走到大雄寶殿側門前.
我看到實體我突然回頭相望.下一秒我切換到實體我看著天空.
楞了一 ...
現在突然發現我在大雄寶殿看到佛的影像是由下往上"昇".不是由下往上看(小孩視角仰視).
當時實體我又進入靈魂狀態了嗎?

[ 本文章最後由 祭司蔡 於 2021-01-15 13:32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waterdondon 金錢 +5 小時候有的,長大漸漸失去。 2021-01-15 13:39

226師-677旅(台)/284師851旅(金)5B3C野戰步兵-- 57機槍射手
虎嘯南雄師226 + 284 = 510
隸屬我家安全局--身兼局長.0069情報員.首席分析師.
曾下轄二隻工作犬--小花與黑妹.

引用 TOP

佛法,首重禪定。一心不亂,名相不惑,自能證果。依安那般那念、觀出入息法,可達預流(入流)、一來(一往來)、不還(不來)、無學果位。

引用 TOP


有時各人體質有異,或許真有人能感應甚至看見什麼的機遇也說不定,自小總感覺自己可察覺些周遭環境的細微訊息,長大後才知道有人稱這叫『磁場(或氣場?)』,而幼年時總喜歡往附近一間小廟玩耍,也發生一些奇異景象,以科學角度檢視總是說不通。隨著日漸長大接觸一些探究科學的課外書帶來觀念上實事求是的認定,上了國中學到『子不語怪力亂神』,非親眼所見的鄉野傳說難打動我,又有種無法完全否定的心理,很難解釋這種矛盾。

其實我總以為『靈魂出竅』是種當事人的幻想,親身經歷過的人也非絕對清楚,對第一次的經歷總是很難解釋,即使廿歲那年在山中經歷一場怪異現象,直至約四十歲那年再次經歷十七歲那年同樣的景況,這才豁然開朗確定是靈魂出竅無誤。

卅十九歲那年年中,我因新接了一項工作三年多,長官對這職務有新的期許,適逢單位電腦化又進另一階段的做法,所有的文件、書面報告、呈交成果說明及照片均須通通上網,而且對一些過時做法也大張旗鼓創新,事事均得做到公開透明的境界,也就是說前人放給它爛及沒做過的都由我一人承接並建立嶄新的制度,累了三年也忽略運動及基本的休閒娛樂。

娛樂?別人上班八、九個鐘頭,我…站著面對人群、站著處理書面資料,電腦桌前不斷打字、蒐集相關文獻資料、出外拍照準備活動及成果,做得完嗎?比人家晚下班一兩個鐘頭,有時還繼續加班到九點多才帶著疲累的身心回家,幼稚園小孩的功課尚不需我操心,隨身碟帶回家,這個為人父的僅是休息一下就埋首於電腦前,白天未竟之事繼續忙到半夜快兩點才就寢。

那年夏天,某日一早起身發覺整顆頭沈重到抬不起來,整個壓在床上好似要往底下沈,恨不得鑽下去那種感覺,老婆驚覺不對趕緊先載兒子上小一暑期先修班,然後回來要攙扶我上車,無奈身體如大石般動也動不了,只好打119叫救護車。兩個壯碩大漢的醫護人員才攙扶得了我(體重才60初),一路上『哦伊、哦伊』讓我更加頭痛欲裂,請他們暫關了鳴笛,這是人生首次坐上救護車,想都沒想過會發生在正值壯年時期的我身上!

到醫院看了急診,醫生也看不出端倪排了照X光和超音波,隔週看報告(忘了有先無開藥),候診時前面是一高齡八十幾歲的老嫗,說是『年老的心瓣膜老化』,我…也是類似?我…心臟提早老化?醫生解釋是壓力過大引起的,診斷書寫『疑似』心瓣膜受損及些微滲血,而我在疼痛當下的情況是感覺心臟外圍處有液體流經的涼涼不適,醫生便說是心瓣膜些微受損閉合不全引起。後面一位比我年輕兩三歲的男士出來後好奇與我討論,因為他的症狀與我大同小異,但他看來略矮卻精壯,依手臂肌肉結實來判斷是經常健身運動之人,怎會得此毛病?不解!

自從上醫院拿了一大包藥,早晚各一次,整個人倒也不像發作時那般,只是吃完藥後全身有氣無力,晚上還好,就早點睡,白天上班還是重覆以往的情況,和人講話、解說時總是覺得力不從心,而且有時會出現恍神或昏昏欲睡的狀況,最糟的是不知所云。上網查了一下那兩顆藥,一顆是顧心臟的加強循環,另一顆讓我大吃一驚,安定神經?通常是孕婦預防焦慮所服的抗憂慮藥劑?那不是類似鎮靜劑嗎?難怪一直無精打采。

快年底,岳母在農活時昏倒了,早先是以為胃潰瘍在服藥,這次照了X光竟是得胃癌,老婆陪上幾次醫院,過不久覺得自身怪怪的也去檢查,疑似長腫瘤?可能是良性?但她總覺怪怪的,醫院不久希望做切片病理檢查,完了!可能變異成惡性,所幸只是所謂的0期(為求保險起見,開刀以一期來動刀並做化療及放射線治療。)。

老婆覺得這家醫院不早通知,延到農曆過年後有點誤診,換了成大去做檢查,排定三月初開刀。那時兒子剛讀小一下學期,面對老婆如此不是很明朗樂觀的病況,我這身子骨怎堪承受?開刀前不到兩週,新主管來探我身心狀況,一時壓抑不了情緒崩潰了,說著說著引發舊疾,人就硬生生從椅子上滑落趴在椅面上,不僅頭痛欲裂、左手抖個不停,最慘的是我眼冒金星而且自左邊頭蓋骨麻到左下巴,怎麼敲打頭部也不會消,還感覺出腦部的麻痺感,如同趴在桌上午睡後,某一隻腳麻到得用力跺著地面才能消除,但任憑我怎麼用力拍竟愈發嚴重,還伴隨著『腦鳴』現象,不是耳鳴(時至今日仍會出現)!

看我癱倒在地痛苦難當,單位主管很快請人打電話叫救護車,人生當中這才半年多就坐了兩次救護車,一位懂護理的女同事陪同我上車,途中躺在擔架上輾轉反側無法躺定,最後是雙腳以跪姿而臉趴在擔架上,車上護理人員給我吸的氧氣,竟讓我呼吸急促更加不舒服起來,強力拿掉氧氣罩,頭埋在外套中才逐漸緩解。

急診室忙得很,一位護理師先來了解情況,然後遵醫囑來測血氧濃度,這時老婆接獲通知趕來接手照顧,蛤?這支尖尖的是要幹嘛?這樣戳進血管取血才能測血氧?因為剛剛呼吸急促可能血氧含量過低?(後來醫生解釋是腦部微血管血氧含量過高造成細胞過度興奮活動才會腦麻,這時反而不能吸氧氣以免加劇,最好是拿塑膠袋稍蓋住口鼻吸呼,我用外套也行。)沒事不先檢查照個x光和超音波什麼的,竟七早八早拿個針要扎我?這我可不依啊!還不是打注射藥劑呢!

老婆和同事一起勸說下仍不肯依從,護理師也說醫囑不照做無法進行下面的檢查,一針就要扎下去,我怎肯…?一陣推擠下,竟然硬生生給我扎下去?唉!又是事已成定局,還只能眼睜睜看她繼續把點滴的針扎進去!唉!真是夠難受的還得活受罪,連什麼病都不知道光只會先吊點滴就會好嗎?我兀自喃喃自語怨嘆起來。

感覺躺了一下也好得差不多,體力有些恢復倒覺得想上廁所尿尿,咦?一旁的老婆呢?竟趴在我身邊睡著了!?女同事?什麼時候離開的,正想起身…哦…點滴架得跟去廁所,怎麼沒印象有點滴架?這時被驚醒的老婆起身扶我上廁所,上完後埋怨她怎麼沒有幫我擋掉這針?什麼測血氧?又沒回來交代數據?還有那女同事何時走的也沒打聲招呼?

接下來老婆的回答讓我徹底矇了!老婆說:「護理師要幫你測血氧,那支針剛碰到你的手,你就昏過去了。」蛤?昏了?怎麼似曾相識?接著…看我的左手腕還真的找不到針孔也不會痛。但是…我若昏過去了…怎麼看見她幫我插針吊點滴?老婆說那是我醒來發現的,咦?明明看到整個過程,但…完全沒感到疼痛,這是怎回事?

問她現在幾點了?蛤?九點初進急診室,現在已經快十二點了!?這是…?難怪老婆等到小睡一會兒,女同事還跟她聊了一陣子才回去上班,老婆也請半天假而已,去給醫生看完解釋腦麻及血氧濃度後,下週回診,再照超音波和X光,然後背部揹了一個全天候偵測心跳的儀器,繼續開藥。

其實這次經歷才是個人推斷與上次同樣『靈魂出竅』,後來細想過程,明明被插針之前已昏倒,怎麼看得到護理師幫我吊點滴的過程?而我明明實際昏睡快三個鐘頭,竟然一直感到清醒?其中還一度『站在』病床旁大聲責罵護理師?我不是躺著嗎(這次沒有飄浮半空中?)?而她竟置若罔聞(我的靈魂對她開罵所以沒聽到?)?但心中仍只是猜測而已,直到偶然與一位學弟交談才開啟靈魂出竅的可能性,之後又聽另一位學弟的親身經驗,唉!也算是瀕死經驗嗎?人生…叫你遇上什麼怪事都很難預測和想像。

兩位學弟的經歷下回再談。




[ 本文章最後由 waterdondon 於 2021-01-16 19:29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在讀幼稚園前後吧!有一天中午趁著母親煮飯四下無人.
將文具行的收銀機打開拿了錢(約莫10元吧!).
走到店前玻璃櫃蹲著藏錢.
前一秒看著手將錢藏在物件下方.
後一秒變成在上方看到自己在藏錢.瞬間有些驚訝.還發覺自己這樣的行為是不對的.
記憶就到這.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226師-677旅(台)/284師851旅(金)5B3C野戰步兵-- 57機槍射手
虎嘯南雄師226 + 284 = 510
隸屬我家安全局--身兼局長.0069情報員.首席分析師.
曾下轄二隻工作犬--小花與黑妹.

引用 TOP

是初中一年級的記憶:
那時剛搬新家〈草厝仔〉,晚上睡覺,發現自己騰空飛上了屋頂下方,看著自己躺在床上,想飛出去,但被屋頂擋著,一時之間覺得很困擾,只能停在空中。

後來隔天醒來記憶還很清楚,但不知是如何下來的。
幾十年來常會跳出這一段記憶。後來還發現自己有預感的現象,準得連自己都懷疑 怎麼會有這種事。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阿凡 金錢 +2 原創內容! 2021-01-26 15:58

  • 671G2FO 金錢 +6 原創內容! 2021-01-21 22:09

  • SkyBlue 金錢 +10 出去外散而已..... 2021-01-21 13:51

  • 真大吉祥 金錢 +8 2021-01-20 00:53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3 2021-01-19 22:02

  • 蔡店連 金錢 +6 讚!讚!讚! 2021-01-19 19:02

  • 祭司蔡 金錢 +10 我很贊同!我也有作夢日後出現同樣場景. 2021-01-19 18:15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20 原創內容! 2021-01-19 18:11

  • 3328工兵官 金錢 +6 2021-01-19 17:48

  • waterdondon 金錢 +6 2021-01-19 15:59

引用 TOP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