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發新話題
列印

退伍賣麵的營長


上次提到斯斯文文,少了許多軍人氣息,多了像是教授味的營長,我依稀記得是從通信學校調任過來,他於民國七十九年五六月接替前營長來擔任我們作業二營營長。前營長,聽說是專科班一路簽下去的,不是正期的,我也不太懂,後來調離我們通信群,好像又是占了不錯可以待升的缺。

新營長,人很好,大概看我是預官,包容度也高,也因為在通校教書過,因此有著濃濃的老師氣息,總是會藉機對我講些人生道理,也比較用鼓勵的方式來對待部隊,他也對我的個性多所提點,是個可以講道理的營長,也可能因為可以講道理討論,所以我有時也會逾越了身分,忘了軍人的基本服從,用著理想化的想法來表達當時帶部隊及對軍中體制的不滿,或許就是這樣,日後見到他,我有著自己沒表現好的愧疚感,而忘了熱情多與他互動。

民國八十年我退伍,八十二年跟著太太吃了素。八十六年八月,我帶著太太(當兵數饅頭,讓我魂縈夢牽,無心欣賞高雄,也沒有兵變跑掉的同一位)去宜蘭太平山旅遊,回程經過宜蘭火車站,想要找家素食店吃個中飯,然後繼續上路回台北。人生巧合實在不可思議,我們好不容易找到一家素食麵店,心中很開心,畢竟當年吃素的人不多,素食店也不普遍。

就當我們踏入素食攤店,蹲在門口洗碗的中年人抬起頭來,問我們要吃甚麼...我一眼認出,但還不敢確認,我叫了聲,您在高雄當過營長嗎?他笑一笑,回答我是啊,這時我馬上立正站好,用了軍禮,大聲喊了聲:營長好。看了看我敬禮的樣子,他好像想起來了些甚麼,畢竟是六七年前的阿兵過客,沒留給他太多印象。他接著斯斯文文地說:啊,我好像想起來了,你是那個帶打靶和帶刺槍術的預官輔導長對吧?還是那個脾氣衝撞衝撞的小夥子?沒改個性?哈哈哈。

我問了問營長怎麼沒有繼續留在軍中?他靦腆地說,後來又調回通校教書,時候到了,就退了下來。退下來,就跟著太太一起經營麵攤,生活過得去,圖個溫飽,也好好陪太太小孩。我們寒暄了幾句,本來話就不多,也不知如何往下聊,熱烈不起來。因此吃完麵,跟營長結了帳,他還不收哩,硬要請客,我們還是堅持付了費,之後就上路回台北,沒留電話,沒有拍照,心裡想說,反正攤位不會跑掉。但沒想到過沒多久,問了住宜蘭的朋友,說是那堻ㄘ豏慾F,改建了。事後電腦網路也發達了,我花不少時間在宜蘭找素食店,希望能再碰到,好好跟他敘敘舊,謝謝他,但也沒有著落了。

看著他洗碗的身影,想起當年營長的風姿,有種國家怎會如此糟蹋這樣的人才之感?有多少優秀的職業軍人,奉獻了大半輩子的精華,如今正值壯年,卻只能退伍各憑本事?當然時空環境,經濟背景,精實專案,裁撤不少單位,也不用養那麼多軍人,因此退伍下來也屬自然正常。

此時想起孔子問弟子:盍各言爾志?或許跟太太守著一個麵攤,平平凡凡過日子,看看書,泡泡茶,登登山,來俱樂部回憶軍旅,跟老戰友敘敘舊,也是個很好的志向吧?!卸甲歸田,不是因為志不得伸,而是完成階段性任務,心滿意足,了無遺憾。這個志向,也是很好。不像有些人,汲汲營營,星星一顆一顆加,人品軍魂像流星一顆顆往下墜落。

八十六年迄今,又過了二十多個年頭,想起營長,還是滿心的感謝,也懷著不小的內疚,當年太輕忽,沒留下電話,沒有拍照,就這樣緣分好不容易聚合,卻又輕易從手中散掉了。

聽說我退伍後沒多久,群作戰官下來當營長,哈,透過政戰士告知,他們大家都被操到翻了好幾翻了,哈,聽說的。我沒跟他有交集,竟然又是個緣分,他恰巧是我公司同事老公的老同學,哈哈哈,透過同事老公代為問候,他說他還記得我。他也退下來,但好像在退輔會裡的分會服務。

人的際遇,真的各有其命。



[ 本文章最後由 馬提施 於 2020-05-26 08:56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a0921194 金錢 +10 2020-05-28 13:04

  • 金東師班長 金錢 +2 讚!讚!讚! 2020-05-26 09:42

  • 上尉後勤兵 金錢 +3 精品文章! 2020-05-26 07:47

  • 三木 金錢 +4 2020-05-24 17:16

  • superman1024 金錢 +10 精品文章! 2020-05-24 06:37

  • 黃豬頭 金錢 +6 這就是人生 ! 2020-05-24 02:26

  • 猛沃營參一 金錢 +10 2020-05-23 01:03

  • kuenjchen 金錢 +3 謠傳台北現役脱軍服肩扛麵粉袋憲兵糾正服容時發現是少將! 2020-05-22 23:25

  • 陸軍野戰砲兵 金錢 +20 我後版也寫過,上下班搭20路公交車多年,發現師傅竟是我服役營長,為人民服務。 2020-05-22 21:06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5 精品文章! 2020-05-22 21:04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馬提施 於 2020-05-22 12:32 發表

上次提到斯斯文文,少了許多軍人氣息,多了像是教授味的營長,我依稀記得是從通信學校調任過來,他於民國七十九年五六月接替前營長來擔任我們作業二營營長。前營長姓陳,聽說是專科班一路簽下去的,不是正期的,我 ...
馬大 :

現在 臉書 FB 很好用~你可以試著 用你營長名字 搜尋看看~

我用這方式找到好幾位當初一起服役的弟兄.又重新連絡上

以上~祝好運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當兵1年10月沒修過履車的履車修護士,還佔上士缺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馬提施 於 2020-05-22 12:32 發表

上次提到斯斯文文,少了許多軍人氣息,多了像是教授味的營長,我依稀記得是從通信學校調任過來,他於民國七十九年五六月接替前營長來擔任我們作業二營營長。前營長,聽說是專科班一路簽下去的,不是正期的,我也不 ...
一:李漢魂上將在大陸淪陷後,跟隨李宗仁到美國,開麵館以維持生計,有人調侃他,他回覆「自食其力,何愧之有」。
二:通信科軍官能晉升上校,已經是不簡單的事了。若無人脈或長官提拔,止於兩顆梅花也屬正常。貴營長期別大概在45~47期之間,可能升遷無望,服役期滿便即退伍。

引用 TOP

服役第一位營長:查詢不到資料。

第二任營長:不詳!

第四任營長:不知何去何從。

倒是第三任營長:曾在南部某工商(商工?)擔任教官,後來好像也擔任生輔組組長?退伍後一度到另一縣市(可能是他家附近)當國中升高中補習班負責人。又過幾年,自營一家糖水店當起老闆來了,沒去找過他,有點遠(遠道而來可否請杯糖水?哈哈!)。


[ 本文章最後由 waterdondon 於 2020-05-23 00:19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waterdondon 於 2020-05-23 00:15 發表
服役第一位營長:查詢不到資料。

第二任營長:不詳!

第四任營長:不知何去何從。

倒是第三任營長:曾在南部某工商(商工?)擔任教官,後來好像也擔任生輔組組長?退伍後一度到另一縣市(可能是他家附近) ...
臉書很方便的  現在已經找到當年的營長  連長 聯絡官  營長駕駛  還有連上的學長學弟們
找到一個  就能聯繫到很多人啊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cccyt 於 2020-05-23 13:52 發表

臉書很方便的  現在已經找到當年的營長  連長 聯絡官  營長駕駛  還有連上的學長學弟們
找到一個  就能聯繫到很多人啊

感謝超級版主回覆並提醒,其實退伍前抄了一份營部軍官和本連大多數人的聯絡資料(姓名、地址及電話),不過廿幾年前搬家後暫留個幾年,心想不會再連絡了,那本小冊子被我銷毀了,寫回憶錄時倒記得大部份人名字,可惜沒了電話。

臉書這東西是沒在用,用了也沒空更新,不過這兩年上網蒐尋昔日長官姓名相關臉書,觀看其照片及學經歷資料說明,大概只有找到我退伍前那位連長大哥,因相片相符且底下加註專七期。

回憶錄裡第一任營長,忌恨我在師部被幹走補給証,害他連帶被剛下撥的菜兵連累記申誡一支(還不能關我禁閉),下基地前囑訓練官藉模擬作業(參一代參二三)百般對我凌辱(開譙祖宗十八代),就算我尋到此人又當如何?

第二任營長是位軍閥式長官,素來不屑與士官(包括志願役)及士兵有任何接觸,各連級軍官也未必見得上一面,沒人會去懷念他的(我對他更不屑)。

第四任營長,瘦骨嶙峋的斯文人,老好人一枚耳根子又軟,沒啥擔當處處聽上尉輔導長『使弄』,害我退伍前那幾月處處躲著營普ㄟ,以防被三番五次找碴,那種營長連發退伍令都懶得出來,我理他幹嘛?

唯有第三任營長還堪一探近況,當初大概是少校佔中校營長缺,剛到任充滿幹勁,不過也是貪戀權與錢吧!發現我有那麼點『巴庫』,甚至足以影響下基地是否過關,所以才對我有些倚重,雖然在下能力在軍官面前是有口皆碑,但深知被人掐著脖子利用,之後幫他自別營調來一個菜鳥,順了他還人家人情(用錢換?)的心願。但覺得他沒啥官架子,相處挺像大哥對小弟般,只是…有些摻雜利益關係,讓我想了解此人近況,也絕不會再去聯絡,要嘛專程去買個糖水,看他是否覺得我眼熟,若是有心認出,聊個幾句寒暄近況,這樣就夠了,沒想那麼多。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3 2020-05-26 21:15

  • 馬提施 金錢 +1 2020-05-24 10:39

  • 大毛 金錢 +3 2020-05-23 17:57

  • 必勝 金錢 +3 你們怎麼會換哪麼多位營長 我只遇過二位 2020-05-23 15:56

  • Alona 金錢 +3 讚!讚!讚! 2020-05-23 14:46

  • 269砲指部 金錢 +3 2020-05-23 14:44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waterdondon 於 2020-05-23 14:36 發表


感謝超級版主回覆並提醒,其實退伍前抄了一份營部軍官和本連大多數人的聯絡資料(姓名、地址及電話),不過廿幾年前搬家後暫留個幾年,心想不會再連絡了,那本小冊子被我銷毀了,寫回憶錄時倒記得大部份人名字, ...
現在臉書社團裡  有很多是以營區或是師級單位為名稱
你可以試著用這兩者名稱去找找看
我的老長官們 年資到了 很多在前幾年都退伍了
不會有軍人不能用臉書的問題
你的梯數更資深  那些長官們應該也退了
要找不難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cccyt 於 2020-05-23 16:01 發表

現在臉書社團裡  有很多是以營區或是師級單位為名稱
你可以試著用這兩者名稱去找找看
我的老長官們 年資到了 很多在前幾年都退伍了
不會有軍人不能用臉書的問題
你的梯數更資深  那些長官們應該也退了
要找不 ...

感謝超級版主提醒,其實臉書剛出來時便有同事相邀加入,他也極需我有空幫忙讚一下或推一下文,但本人個性較懶散提不起勁做這檔事,得時時關注個人動態及好友po文或遊玩打卡照,心情不會很美麗!還是放空冥想較符合實際,話說我老婆都有臉書,我卻懶得註冊,部落格也有在寫,只是做個人回憶及記錄,不會汲汲營營關注、按讚、推文來獲得經驗值或勳章,倒是最近有人關注我或貼文、留言,多少得還回去。

至於部隊社團?很奇怪的是沒有搜尋到原單位社團臉書,兩三年前有空就蒐尋一下,沒有!還是我的蒐尋能力較差?長官嘛!就只找到當初對我很好的副連長(後來接訓練官)這幾年動態,另外是他專七期測量官同學,也就是那位退伍前的連長,兩位似乎都過得不錯。不過,連長雖對我不錯,但退伍前躲去當測量官,讓我退伍前白挨營普ㄟ刮好幾頓,有些小心結啦!加上他退伍後有個晚上八、九點打電話給我,硬逼我從海邊騎兩個小時多到深山去接他到市區『放鬆一下』,吃喝玩樂完我還得載他回山上宿舍,然後再自己冒著夜深危險騎回家,夜間光騎車(沒轎車、更沒快速道路)三趟就花費至少六個小時,那回有點撕破臉,因他一點也不體諒這路程有多遠及多危險,我曾於白天騎過兩回還迷路!民國80初年那個年代又沒手機。言談間提到退伍前上鐵皮被營普ㄟ當逃兵關押某一車箱禁止活動,他卻未曾出手解危的舊帳,這交情便切了!

我也不是無情之人,退伍後兩三年吧!小我一梯的連參二三自中壢來找我,說部隊因精實案移駐知母義想回去看看,那時有車便載他去新化尋,他沒確切消息也陪他繞了大半天,如果想回仁武營區,那時路還沒變時我還回去過一次算有些熟,載他去九曲堂師部都沒問題,因為人家是事先約好假日來找我,兩人交情如兄弟般,後來也曾電話寒暄數回,但他似工作忙碌公司加班,聯繫也漸停了。另一個98梯的經理下士,想說在營期間巴著我當跟班(不倒的參一嘛!),算算他退伍後過年打去拜年一下並問近況,沒想到他爸逼考代書正在二樓閉關猛K書,人家似意興闌珊便不好意思再打擾。像哥兒們般的人事官調去外島,過兩三年大概也退伍了,打去問近況關心一下,還以為欠錢要向他『蕊』一下哩!幾次熱臉貼冷屁股,我也心灰意冷不再高估當年同袍情了。聯絡?加臉書好友?我才不要被搜尋到咧!

每個人軍旅經歷不同,個性亦不同,念茲在茲同袍情也要看當年交情是真實情意或虛情假意,下部隊接參一到退伍,連參一乃至營參一兼連參一,甚至破百後代理人事官,這當中看盡軍中官場生態及同袍間爾虞我詐,掌管人事休假大權若沒有深刻體認誰是真誠與你相交而非你因參一職務,識人不清可伴隨禍端,退伍後也不見得人人願意被打擾,我生性也不喜被打擾,所以連參一徒弟退伍後寄紅色炸彈來請師父捧場,礙於我老弟已答應人家不得不答應,後來是颱風來襲解了我的危,一群當年沒從我這裡得到好處的學弟也去了,當年忌憚參一權勢來巴結不成,退伍後去私人場合,我若沒帶一些『保鏢』,難保離場時不會被攔下為難,倚仗人多來個言語羞辱(我是斯文人不喜粗口回應),幹嘛沒事自取其辱?我想長官也未必喜歡我去找他,言談間不經意透露他當年作為,若引人心驚膽跳誤為恐嚇或算舊帳也不妥,且各自安生吧!

再說社團,後版是各部隊團聚的大社團,同期間本營軍友屈指可數,砲連才一位加入且一兩年前已不再發言,同營前一期預官兩人,一人早些年註冊甚少上線,另一位晚我註冊卻從未再上線,難道這個網路時代沒人想過後備軍友俱樂部的網站嗎?我都上過後憲幾回了,只是身份上無法加入及留言,我若有心,或許能尋找出社團,或許也沒成立,同部隊同袍有心,或許發現後版這園地,觀看我留言相關資訊屬同時期,或許想加入者自會加入吧!況且當年主官作為若讓同袍寒心,有幾人會眷戀今日早已不復存在的當年連隊?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3 2020-05-26 21:15

  • 金東師班長 金錢 +2 讚!讚!讚! 2020-05-26 09:43

  • 訓練士 金錢 +10 報告學長,貴師與我師互換營區,故117師部應當在虎踞營區(虎頭埤)旁邊。 2020-05-24 10:08

  • 大毛 金錢 +3 2020-05-23 20:53

  • 3328工兵官 金錢 +3 2020-05-23 19:35

  • 必勝 金錢 +3 2020-05-23 19:27

  • 269砲指部 金錢 +3 2020-05-23 18:03

  • Alona 金錢 +3 讚!讚!讚! 2020-05-23 17:59

  • 馬提施 金錢 +1 原創內容! 2020-05-23 17:54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我部隊的指揮官,某段時間還常上電視,因為跟扁賣官案扯上關係,由於是稀有姓氏,全台這個名子只有他一人。
也曾在FB找到我的直屬少校長官,他退伍後轉去監所當管理員,網路上看起來生活得很好。

系統公告:發表文章不只會加金錢,也會••,您的摳摳少了18元!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看到各位軍友的人生際遇,在下也在臉書找到昔日長官,目前在某家旅行社擔任英文導遊,本來打招呼,但一想到,退伍已有很長日子,想必一定忘記這個看到他就敬禮的士官

所以作罷,可是,長官是英文導遊,是否因為新冠肺炎的影響,暫時不能出團,直接影響到生計,開始擔心這位好長官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新訓中心關東橋
陸軍士官學校士官實驗連
通基處分科教育
通校士官高級班
飛勤處鷹式所

引用 TOP


訓練士 金錢 +10 報告學長,貴師與我師互換營區,故117師部應當在虎踞營區(虎頭埤)旁邊。 2020-05-24 10:08

感謝訓練士大大提供師部所在資訊,不過那天我們找的是砲指部,好像在台南市區到新化的路上(省道?)尋一營區不像有砲兵部隊(似有下車向衛兵探問?)。他又叫我開往走馬瀨一帶,在開往南元農場的小路上找到一處營區,外圍水泥高牆其上又加裝鐵刺網,在一小門有兩衛兵站哨, 92梯參二三卻不敢前去詢問,而我怕小路突然竄出來車,他又不會開車,所以也沒下去證實。

其實之前巧遇砲一連連長方知兩師互換營區,我對後來營區移去哪兒比較沒興趣,倒是抽個空專程騎車到仁武營區停下來看了一眼,再往九曲堂師部外頭餐館,像往日洽公出來般吃個飯懷舊一下,心情倒不像當兵時緊張抑鬱,反而是悠哉看著來來往往的草綠軍服身影(偶可是老百姓啊!),心中無比舒暢啊!老闆還覺得我看來挺眼熟的,過來聊了一會兒呢!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2 2020-05-26 21:17

  • superman1024 金錢 +3 讚!讚!讚! 2020-05-25 03:35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5 讚!讚!讚! 2020-05-24 21:44

  • 269砲指部 金錢 +3 2020-05-24 14:05

  • Alona 金錢 +3 讚!讚!讚! 2020-05-24 13:50

  • 大毛 金錢 +3 讚!讚!讚! 2020-05-24 12:21

  • 必勝 金錢 +3 能在回服役的地方 看看很好 2020-05-24 11:47

  • 馬提施 金錢 +2 我去過117師的師部吧?軍團請來政戰女軍官帶活動,去那埵矰F三天兩夜。 2020-05-24 11:23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waterdondon 於 2020-05-24 11:17 發表

訓練士 金錢 +10 報告學長,貴師與我師互換營區,故117師部應當在虎踞營區(虎頭埤)旁邊。 2020-05-24 10:08

感謝訓練士大大提供師部所在資訊,不過那天我們找的是砲指部,好像在台南市區到新化的路上(省道? ...
大大看到南元農場附近 路旁有 圍牆 和 鐵絲網的 應該是 法務部的 台南第二監獄 (以前是 軍方的 日新山莊(軍監)

在軍監時代 關過 2顆星的前6軍團司令 程X瑜,也關過 拉法葉案 郭X恆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2 2020-05-26 21:17

  • kuenjchen 金錢 +3 力士失利! 2020-05-25 20:58

  • 馬提施 金錢 +2 你們這些人應該要八十歲除役,記憶力強,應該繼續為軍中服務,哈哈哈 2020-05-25 15:42

  • waterdondon 金錢 +3 感謝提供資訊,驚死郎!當初衛兵怎會指到那裡?跑錯路?難怪有有鐵絲網很奇怪! 2020-05-25 09:02

當兵1年10月沒修過履車的履車修護士,還佔上士缺

引用 TOP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2000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