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36 123
發新話題
列印

各位軍友服役時 如何喝水?

引用:
原文由 uk3196du 於 2019-08-14 13:24 發表

很羨慕 我的梯次大約是陸軍的150X梯次
不管在成功嶺暑訓或是關東橋新訓
從來沒喝過部隊的開水
很神奇的是 兩地的原因都一樣
茶桶裡的水是給上級長官檢查用的 不准喝
而幹部都是趁新兵看不見的時候去自由取用
...
沒錯水桶的水是檢查用的,在步兵營甚至個人水壺裡的水也是檢查用的,我們步兵平時是不會喝水壺裡的水免得檢查時水壺沒滿被罰,我記得行軍時也沒人敢擅自大口喝水真的頂不住頂多喝一小口含在嘴裡面,老兵跟士官都會提醒菜鳥水喝越多越走不動(落隊的後果很嚴重)自然形成行軍不喝水的慣例,那什麼時候喝水?當然是大休息的時候喝例如中餐或晚餐吃完後,也許這種行軍時不喝水的慣例是不對的,但是中鳥以後的步兵確實是鮮少中暑或落隊的。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中心成功嶺是教育班長強迫你看著大家喝下去,去打靶行軍就會有公差負責推著推車帶著大茶桶,天氣熱,操課休息兼業會盯著大家喝水,
下海巡,在指揮部、大隊部都是有逆滲透過濾水裝水桶,至於販賣機,菜的時候根本沒人敢去投,下班哨雖然也有逆滲透,但久久才換一次濾心,我就沒去喝過,都去跟雜貨店叫整箱來用,直到退伍!!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海巡第六指揮部63大隊631中隊_軍犬士~>632中隊_軍犬士

引用 TOP

在部隊不記得會管人家喝水
記得長勝六號時八月天 從狀況開使到結束
不是開車曬太陽 就是兩軍對峙我在車上或者是車旁曬太陽
有一次在岡山果菜市場集結我記得他的水是黃色的
有在地的人嗎!為什麼是黃的
還有人敢喝
岡山那個市場?該不會是地下水吧? 2019-08

我是外人 只是路過 那知道

[ 本文章最後由 必勝 於 2019-08-26 13:07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249師...戰車772營..駕駛兵..
出操號聲響.操場練刀槍.不怕烈日曬.那怕風雨狂.
戰技.求.精進.戰術球發揚.練膽又練力.生鐵鍊成鋼

引用 TOP

我比較晚當兵 所以跟大家非常不一樣
新訓的時候, 每人先分一瓶保特瓶裝的水, 並發塑膠環扣, 可以肩背
有所謂的喝水時刻小卡, 有固定時間要喝水並記錄
當一堆人穿著體育服, 背著保特瓶裝的時候, 活像大學生康樂活動, 一點都不像是在軍營中

下部隊的時候, 自己想辦法啊
反正有提供水就是了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關於喝水就想到一段剛下部隊時與水壺有關的記憶,只是不知在下是否陳述有誤?記得有段時間,水壺的材質好像由不鏽鋼改成鋁製品(為了省錢?)?後來好像有人反應會得阿茲海默症(老年痴呆),上面又改成禁止鋁製品(後來證實實驗結果有誤,其實是酸性食物造成鋁鍋的鋁離子溶出)。
正確資訊請參考網路某篇文章:
https://www.chinatimes.com/hottopic/20160901003984-260804?chdtv


78年10月底下梅林基地前,某日下午連集合進行個人裝備檢查,那時剛正式接連參一也不足一個月,本來新兵下部隊時因應站油庫衛哨檢查有配一個水壺,連上掛經理士的69梯中鳥硬是把我原有水壺拿走,說什麼水壺蓋金屬子練斷了要重拿一個新的給我,結果硬是拿一個看起來是鋁製的水壺給我,個人非常愛乾淨,往裡一瞧底部還有一些像發霉還是氧化過的斑痕,剛倒水下去沖洗,竟還有些灰白色的金屬屑。

從外觀看是新的沒錯,水壺套也是剛從塑膠袋取出,但就感覺是放很久的不良品,擺明是欺我菜鳥看不懂又不敢出聲向上反應。但…他錯了,我馬上報告剛走到安官桌旁的副連長,並表示原來的水壺只是蓋子上的金屬鍊斷了,修一下就可再度使用。經理士很不以為然用一堆什麼『給你新的還不用?』、『若被人家以為沒換是老兵欺負新兵怎麼辦?』、『下基地野外教練或測驗,水壺蓋掉了怎麼辦?』來說服副連長。副連長也很訝異我這麼堅持,難不成對這水壺已有感情?

其實,因為舊水壺老早就被我洗得很乾淨,而且裡面底部裝水後,放陽光下照映顯現出光亮無瑕,再由水壺蓋及金屬鍊材質很像不鏽鋼所製,原有水壺本體應是不鏽鋼無誤;再比對新的水壺底部雜質有鋁屑,個人之前即對鋁製茶壺燒開水存有金屬污染疑慮,故十分堅持沿用舊的水壺。

集合前連長和副連長聽完我的陳述後,便叫傳令找工具幫我修金屬鍊,然後全連檢查個人裝備時,所有拿到鋁製水壺的人通通交出來,由經理士統一換成不鏽鋼,即使是舊的也無所謂。

好像有幾個人的水壺被經理士以『汰舊換新』名義換成鋁製品,呃…,經參一觀察發現,那幾個人好像與他不同掛,而且平日似偶有口角,關係向來不睦耶!難道…這傢伙當時知曉這則鋁製品對人體有害的傳聞(記得或有一說:不孕!)?不過,好像有位預官排長表示,只要鋁製水壺不偷裝碳酸飲料即可,茶水則無影響(國產電鍋好像也是鋁製?)。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5 讚!讚!讚! 2019-08-29 22:18

  • 三木 金錢 +2 2019-08-27 08:12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3 2019-08-27 01:03

  • kuenjchen 金錢 +3 鋁水壺不敢領教 2019-08-27 00:23

  • 柴老爹 金錢 +5 原創內容! 2019-08-26 21:34

  • 訓練士 金錢 +5 我的年代都是鋼製。 2019-08-26 19:05

  • 大毛 金錢 +3 讚!讚!讚! 2019-08-26 18:29

  • 必勝 金錢 +2 2019-08-26 17:54

  • a0921194 金錢 +7 2019-08-26 17:42

  • 黑神駒 金錢 +2 讚!讚!讚! 2019-08-26 17:16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waterdondon 於 2019-08-26 16:41 發表
關於喝水就想到一段剛下部隊時與水壺有關的記憶,只是不知在下是否陳述有誤?記得有段時間,水壺的材質好像由不鏽鋼改成鋁製品(為了省錢?)?後來好像有人反應會得阿茲海默症(老年痴呆),上面又改成禁止鋁製品( ...
關於喝水的惡作劇…

79年上半年(三至五月)好像才有我這參一出外營區公差的份,不是垃圾公差就是助割公差,有一次挺特別的,好像是去考(拷?)潭營區出彈藥公差,平日都是彈藥班在出的公差,不知是何原因,反而另外叫讓我和另外一名有線班快破冬的學長一起出。

因為營部連沒砲彈,好像只有兩箱長木箱(忘了裝啥),所以匆匆搬完便很快回來,反倒沒啥特別深的印象,但…這不是本文重點。

出發前,有線班那名學長向同車老兵表示要先去蹲大號,而且時間會有點久,我便被駕駛叫上後車斗先和兩名老兵一起 等,我上車後,有名六幾梯的老兵便問我『會不會口渴?』,然後拿出一瓶礦泉水,說是當地觀音山的名產保證甘甜解渴,我則是搖頭謝過他的好意,一旁另一名拐兩梯的有線班學長(回憶錄中的ㄚ煜)笑著幫忙勸我不可辜負學長好意,我倒從後腰際拿出水壺表示偶爾會出公差(出公差一向有紮S腰帶的習慣),自己向來習慣帶上滿水壺以備不時之需。

看他倆失望之情溢於言表又不忘繼續勸說,但我總覺得怪怪的(有人笑得很不自然且眼神邪邪的)。不久,那名上大號的學長回來後(他比ㄚ煜菜一梯),ㄚ煜向那個六幾梯的學長使一下眼色,我愣了一下覺得事情『有古怪』!果然!人一躍上後車斗便被兩人用相同方式鼓舞解渴,那名學長想說同是有線班也不疑有它,一面謝謝兩人好意便把瓶蓋打開,看他額頭滿是汗珠想必適才在茅廁中奮戰許久也搞到口渴難耐,豪氣十足往張大的口咕嚕咕嚕猛灌。

到達喉嚨的瞬間卻停住吐出大半,接著表情甚為痛苦要把吞下的液體吐出來,即使他用手指去摳口腔依然為時已晚,只見他一面咳一面作勢要吐又吐不出來的痛苦表情,我一看緊張到要跳下車去向連長或副連長報告,而兩名老兵才由大笑不已停住,還威脅說若報告上去會對我不利!

我當然不是這麼簡單就被威脅的參一,三月中左右便被文書房封為『地下連長』了,連上三巨頭知情這稱號後也未置可否,即使未破冬仍有一定程度的殺傷力,拐兩梯的ㄚ煜才說那瓶中液體是『煤油』,他們只是開玩笑的,沒想到那拐三梯的學長竟古意至此,一口便咕嚕咕嚕下肚。

說著說著兩人像沒事般繼續捧腹大笑,蝦密!煤油?吞下去還得了!拐三的學長嚇死了,深怕喝下像服毒自殺,這時他們才解釋煤油他們也曾喝過,便是菜鳥時被五幾梯的老兵耍過一次,然後以自身也沒事活得好好的來讓我們安心。拐三梯的學長當場譙髒話,他們也不以為意繼續取笑他,為了怕我們心生疑慮,才從旁邊拿出另一瓶正常的礦泉水給他『清喉嚨』。

駕駛一上車問了一下情形,一副很不以為然說他也喝過、沒事!還要我們當兵別大驚小怪的,連這個也沒經歷過!看樣子是沒事了,受害者被安撫後覺得對身體無害,加上本身善良容易原諒他人,這事便算大家有默契在押車軍官前隻字不提,他們還要我保證不向連長報告。原來煤油是向廚房要來的,由於煤油無色(接近透明)加上無味(除非靠近仔細聞)聽說喝了(一些些)也沒事?以前伙房老兵就常這樣捉弄菜鳥。

而我是當天頭一個目標,參一那麼精、防人又防得緊,怎會上當?懶得理他們罷了!所謂『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就是這光景,拐三梯忠厚善良的學長就被捉弄了,還好一直到退伍前身體都沒事。

後來這事還是被連長在晚點名時提出來警告,主事者老兵好像被禁假一天,敲邊鼓的去頂受害者三天夜哨,以免站哨有啥身體不適無人知曉。老兵不甘願事情曝光來文書房興師問罪,我很認真說沒告訴連長啊!因為…我只是告訴『輔導長』而已,沒多久,文書房外就站著連長,連長不客氣說:「再不知好歹,送禁閉!」老兵抗議不服,輔導長突然從後面出聲不爽說:「我本要用謀害同袍送軍法的,要不是當事人說沒事,副連長也擔心連長受牽連,你死定了!」

參一被威脅哩!連長冷笑對他說:「你敢弄參一?地下連長耶!連我都怕餒!你就不怕他繞過我和普ㄟ去師部參一科找他學長告狀?到時想保你也『嘸法度』!好自為之吧!」接著揚長走回連長室,這事便…當做沒事,老兵也不敢沒事找我碴。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三木 金錢 +2 2019-09-23 08:11

  • 大毛 金錢 +3 2019-09-22 11:14

  • 必勝 金錢 +2 2019-09-22 09:24

  • kuenjchen 金錢 +3 玩太大!有些農藥光含一口必死無疑! 2019-09-21 22:34

  • 訓練士 金錢 +5 原創內容! 2019-09-21 21:54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3 2019-09-21 21:49

  • Alona 金錢 +3 讚!讚!讚! 2019-09-21 21:43

  • 大山 金錢 +2 讚!讚!讚! 2019-09-21 21:36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2000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