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網 站 連 結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發新話題
列印

當兵敢做不敢當的事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當兵敢做不敢當的事

各位軍友有沒有在服役時發生在自身犯錯被當場抓包,事後卻又敢做不敢當的事?

發起主題的人貢獻一則…

78年9月初下部隊至仁武營區,10月正式接連參一文書,10月底下斗六梅林基地於隔年1月下旬回到駐地,三月初正忙於329體能戰技及師裝檢,一回晚點名唱『我愛中華』時全連有氣無力,有線班一名老兵便一副要大家振作,並向連長建議:「由唱軍歌可看出一個部隊的士氣和軍紀,『我愛中華』比不上中心的『九條好漢在一班』,不如…」云云。

一群老兵順勢跟著吆喝助陣,連長便要他帶頭示範給全連看,於是他老大不客氣起來邊踏步邊唱,瞬時大伙兒強忍不住笑了出來,因為他動作不但同手同腳(平日便如此)音調還唱得荒腔走板,一堆拐幾梯以後的不敢得罪這些待退老兵都用手遮掩,好像有人笑被他發現,他生氣要連長徹查,當然全連沒一個承認的,因為其他幾個被關過禁閉的老兵惡狠狠嗆要『處理』,連長礙於沒人承認便草草結束晚點名,表明他之後再詳查。

我這參一沒多久就被叫去連長室,裡頭副連長和預官39期剛下部隊不久的值星排長也立在裡頭,連部班傳令也在!我一看這扮勢全瞭了,這陣勢是衝著我這菜鳥『地下連長』興師問罪來著,我不怕!老神在在等著呢!

連長不悅:「老兵唱歌時說有人嘲笑他,大家都知道他向來同手同腳且說話有些遲頓,你們怎麼可以嘲笑人家缺點呢?尤其是你…連參一,這樣怎麼服眾?」我當下冷回:「我沒笑啊!」見我不承認,連長更加不悅:「別以為探照燈太強看不清楚,有線班有人看見你在笑,而且幾個老兵也來告訴我並指證你,那個老兵還說不敢當場揭發你是怕被你報復。快說吧!趕快承認並向人家道歉,看是要接受什麼處罰甘願一點,免得人家說我連長偏袒自家文書,還有…這小子(連傳令)都自己承認了。你不承認,人家質疑我怎麼帶連部班的,那我怎麼帶部隊?」

嘆了一口氣,我無奈加冷笑:「連長,我剛剛就是用這種表情冷笑(他愣了一下),這樣算嗎?(他問我何以冷笑?)其實早在晚點名之前我就聽到耳語,說那幾個關過禁閉的老兵想藉他出糗來鬧事,因為這陣子管制休假太無聊了,帶頭的想藉那老兵的缺陷抓菜鳥對老鳥不敬,再質疑連長的領導統御能力,所以聽了風聲之後我就一路冷眼旁觀他們怎麼玩法了,當中見菜鳥們無人敢笑,不是又起鬨叫他重來一次嗎?這麼明顯想必副連長也早就看出端伲了吧?」這時副連長點了點頭,贊同之意不在話下。

連長沈思後又說:「可是…你這參一確實有笑人家,還被當場抓包,人家忌你是『地下連長』身份敢怒不敢言,還是你在全連面前正式向人家認錯?這件事就算對他有交代、了了?」我又是冷笑:「報告連長,既然如此…我還原所有的經過,從頭到尾眼睛盯著全連每個人的表情,誰有笑?誰沒笑?早都記得一清二楚,連部班誰誰誰、射擊班誰誰誰、測量班誰誰誰、他們有線班誰誰…」連長打斷我的陳述:「人家現在就是針對你參一的身份來找我碴,我不辦你行嗎?犯眾怒耶!」

該是攤牌的時候了,我一字字斬釘截鐵回:「我只承認我有『冷笑』,而非其他人的嘲笑且不承認,要我認錯…(連長好奇看著),除非軍官們先承認!」連長一怔:「我沒看見軍官有笑的啊!誰?」這下篤定贏了,我接下說:「一開始沒軍官笑(連長點頭),後來是因為當中有段時間連長自己忍不住笑了,副連長也笑了一下沒幾秒就繼續扳著臉孔,值星排長才跟著笑了一下,那…連長自己以身做則,大家敢怒不敢言只好找你口中的『地下連長』出氣,連長真以為他們目 標是未破冬的我嗎?」

連長一臉訝異轉頭求證副連長:「我真的有笑出來?(再轉頭朝值星排長)你也有笑?」排長古意正直點頭承認不諱,副連長也證實我這參一說法:「學長,我確實如他所說看您笑出來後有笑個幾秒,但顧及軍官領導身份馬上收口裝嚴肅。」這下倒把連長考倒了,一直回想他是在那個節骨眼笑出來的?畢竟現場兩位軍官都是目擊證人。

連長轉向傳令:「我真的有笑他嗎?」傳令是我大同梯學長,原本怕被一起處罰一直嚇得噤聲,這下倒放心笑出來了:「連長,您還笑挺大聲的,看你先笑後,我們才敢跟著笑出來,不然都是硬咬嘴唇不敢笑咧!」

被連長用手甩甩指示回文書房後,我一派輕鬆轉身對傳令說:「學長,我有笑嗎?是你先笑的耶!我不過是學副連長事後冷笑而已。」暗諷完長官言行不一搖搖屁股走人,下面的時間就交給兩位頭兒去商量如何安撫老兵了,第二天早點名,當然沒我的處罰,連長先簡略說明過程,也安撫過那名稍微口吃及同手同腳的老兵,並警告那幾個愛生事的老兵別在退伍前惹事,還撂下一句「栽在菜鳥手中別指望連長我救你!」

一些中鳥都來揶揄我:「沒看過敢在部隊前敢做不敢當的菜鳥,還敢在好幾個待退老兵前死不承認,竟然還沒事,真是服了你!」我則回說:「不承認什麼?我這裡有不承認名單,你要不要來文書房過目一下看裡頭有沒有你?」他便識趣離開了。

不承認什麼?有啥好認的?要的話全連超過八成,軍官也不例外,我不過是全程冷笑(很不屑那種)罷了!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ali692752 金錢 +5 2019-06-26 11:05

  • 胤禛 金錢 +52 讚!讚!讚! 2019-06-24 16:57

  • 法克斯 金錢 +5 原創內容! 2019-06-24 08:55

  • ffourbooker 金錢 +6 讚!讚!讚! 2019-06-23 21:05

  • a0921194 金錢 +10 2019-06-23 18:00

  • 三木 金錢 +4 2019-06-23 16:14

  • 269砲指部 金錢 +3 2019-06-23 13:51

  • 大毛 金錢 +3 原創內容! 2019-06-23 11:26

  • Alona 金錢 +5 原創內容! 2019-06-23 07:52

  • 上尉後勤兵 金錢 +6 動則失咎,難喔~ 2019-06-23 07:31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當兵敢做不敢當的事2

看來軍友們服役時頗為安分守己,不然定是有啥不能公布真相的苦衷,再發表一則吧!算情況有些急促和傳令無意下一起搞的,也沒事啦!

事由承上則是下基地基測失利,全營回駐地被禁假兼管制休假期間。連長甫升上尉不久突遭此刧,家住北部並有一穩定交往的女友,奈何路途遙遠佳人無法常來探班(來過一次),被禁假心生不滿終日晚點名後與老兵酗酒發牢騷。那晚喝得挺醉的,隔日已是第二次由副連長代替主持早點名,他老大哥躺連長室宿醉未醒,大家心知肚明也不敢招惹大頭,連上軍官也任由他,普ㄟ言下之意頗表同情,但也擔心上頭來查。

果然九點多,營輔導長一陣風走向本連,一臉鐵青讓安官嚇到不敢出聲示警,聽聞『營輔導長好』聲未落即被手勢示意停止,普ㄟ適時發覺勢態不對從房內衝出查探,剛推開會客室紗門走出,即被營輔導長嚴厲眼神示意安靜退後,文書房幾個人好奇出外查探嚇得不敢發一語。

我和傳令在副連長示意下慢慢進入會客室,並由傳令上前敲門請連長出連長室,哪知即便他告知營輔導長來後仍不被理睬(宿醉太嚴重),後來營輔導長親自敲門並出聲警告,連長才慢慢開門,此時眾人見他僅著內衣褲繼續往床上蜷縮,營輔導長有些火了,步入室中嚴詞責罵要求有個主官樣以身做則云云。其實營輔導長是個性內斂之人,向來挺看重同是官校正期生的連長,也不想讓他在部下面前太過難堪,念及日後還要帶部隊,太過苛責的話便沒當場說出口,然後指示副連長及普ㄟ多擔待,萬一指揮部聽聞風聲來查,得趕快派人通知連長。

念及連長頹喪亦遭池魚之殃緣故,他提出折衷方式:「大白天的,好歹你也穿上軍服再趴著休息,指揮部處長來查不小心撞見,也較好推託是忙裝備保養和營舍整理一時累壞,暫時瞇一下不小心睡覺嘛!」他離去前當然警告我們幾個兵切不可將連長情形傳出。

本來在營部連已被營輔導長喬好了應該沒事才對,不知道是連上哪位多事的抓耙子告的密,十一點多,安官遠遠瞧見處長帶著政戰官一臉怒氣走向本連來,基於營輔導長之前交代,人未走進本連範圍(外圍護城河)立刻叫寢室裡的弟兄來文書房示警。因為連長脾氣向來很大,起床氣更大到出名,軍官如副連長和普ㄟ也不敢叫他,傳令平時都是耐心觀察回應情況才敢出第二聲,才剛因宿醉未醒被營輔導長『噹』過一回,此時他老大哥又趴回去繼續補眠,這個當口…只好硬推我這連文書一起陪他叫連長『起床』。

叫了好幾聲但聞鼾聲如雷自內傳出,看來是不為所動,情況緊急下要傳令想法開門,由於是由內拴上門栓無法打開,傳令心生一計去『拿傢伙』,而我繼續出聲喚連長。不久,傳令拿來小刀(美工刀?)往門縫門栓處做切割動作緊壓,再使勁往右慢慢橫移,沒幾秒終於開了!但傳令不敢開門進去,我只好開門去叫。嘿!連長老大全然沒聽營輔導長建議,仍然一身內衣褲躺在床上。

我趕緊至床邊拍醒他,連長一臉茫然:「吃飯了是嗎?告訴副連長先開動,然後叫傳令把我餐盤端來連長室就行了。」真是不知死活!我沒好氣說:「連長!都火燒屁股了還不趕緊起來,處長都快走到連長室了!」他聽完嚇到一躍而起,我指他身上後,方趕緊穿上軍服紮好S腰帶,匆忙掛上手槍仍一臉倉促倦容,一看也知才剛被叫醒。

正愁著不知如何是好之際,連長急中生智推開一旁窗戶觀察一下,突然推開連長室後門一小縫再觀察有無埋伏,確定無人後安心走出,然後交代我再把門拴上,並說處長問起便回『連長稍早前去巡視庫房』後,見他淘氣般三步併兩步逃向一連,真是有趣又好笑。

我鎮靜照做後出連長室,手中拿起之前放桌上的公文卷宗,頭一抬正好與處長四目交接,他雙手揹腰後緊蹙眉頭:「叫你們連長出來見客了!」我趕緊回:「報告處長,連長早先去巡庫房,現在保不準到別營去商量借裝備去了,人在哪裡?我一個小兵也無從得知。」處長不信入內查看,招政戰官進入檢查馬上發現有一後門並打開查看,處長看來是知道連長發現他後落荒而逃,沒當場抓到人在大白天睡死,這事就做罷!

但他臨走前問我和傳令:「是誰通風報信?」傳令回說沒進連長室,不用他指,處長瞪向我:「是你?」我淡然回:「沒有!」他追問:「不然你從連長室走出來幹嘛?」我還是一副老神在在:「如果連長在裡面睡覺,一定由內把門鎖上,那我怎麼進去叫他?我不過是進去把之前被他批好的公文拿出來而已,連長室如果沒有從外頭鎖上,文書通常不用經傳令拿鑰匙就可入內拿公文卷宗(揚揚手上卷宗)。」即便他質疑是我幫忙拴上後門,我仍然矢口否認沒整理過連長室,強調『今天之前』從不知還有這麼一道門和這機關(沒錯啊!)。處長看看我二人瞪了一眼,搖搖頭無奈走了,不過還是撂下總有一天被他『登』到這句狠話。

連長不知去哪兒晃很久才回來,應該說是逃吧!午餐也沒回來,下午快兩點才悄悄走回連長室,首要便是找我和傳令問處長來的情況,他坐藤椅寶座搔搔後腦勺問:「可是…我明明把門從內拴上的,你是怎麼進來叫我的?」這一問完又轉瞧傳令,嚇傻的傳令直滴汗推說他沒開門,是我這參一推門進去叫的,我愣了一下笑回:「大概連長宿醉沒把門真正鎖上吧!不然我怎麼可能有辦法由外面打開呢?」看傳令的表情真是好笑,若我承認且揪出是他用美工刀去撬開的,以後他要進連長室,難矣!連長室若不小心落啥東西,第一個嫌疑犯便是他!

基於情況緊急也是為保護大頭,沒人承認也不敢承認,接下來連長又問:「知道我在裡頭,即使是平常也要喊報告,請示獲准才可進入,你參一明知我在裡頭幹嘛(隱去大白天睡大頭覺事實),還是得等我說好再進來,誰准你擅闖連長室的?萬一把我僅穿內衣褲的糗態傳出去,我還怎麼當連長?」原來是為這個啊!我和傳令見他不像是在究責反倒是在抱怨,當然說兩人是連長貼身心腹,沒人會把老闆糗事傳出去的,我還強調說『這是基本的職業道德』,更何況之前營輔導長來查,還有兩位軍官看見哩!連長也就算了。

第二次,這次連長學乖了,吃完早餐才去補眠,公開現身讓人不啟疑竇,然後連手槍也不卸就直趴桌上,這回沒喝那麼茫了,處長再次悄悄來查(先去別連再轉進本連),這回處長也學乖了,叫政戰官把守後門,自己再從大門安官桌處進入。殊不知連長更精,這次交代傳令一早準備一臉盆水,他一聽聞警報(我特意用手勢告知門後躲人不可落跑)便立馬起身,擰著濕毛巾擦好臉,處長來便是一副『容光煥發』的模樣,處長也無法當場抓包一副無奈走人。

反正處長是不會死心的,但接下來兩日沒動靜讓連長以為處長放棄便鬆懈了,某日照樣悠哉睡他的大頭覺,我剛好有事要去營部辦公室找營參一,在安官桌前稍停留確認下一次衛哨時間,眼見政戰官單槍匹馬走向營部,平日常見指揮部政戰官來找營輔導長,或是找營政戰官商討公文,本來大家司空見慣了,但我覺得很可疑,推測藉此掩飾代處長來查探,二話不說踅回文書房方向,趕緊向連長通風報信,果然…躲過一刧!

這樣就沒事了嗎?隔天,我發現連長的逃生門外面被人加裝鎖頭並鎖上,想說連長怎可能笨到把自個兒從外封死?好奇下去問連長,推測可能是處長派人來弄的,他說:「防賊也不是防這樣的,這連長室可是我的哩!沒關係!他有他的張良計,我有我的過牆梯。仙人自有妙計!」

第二天,副指ㄟ竟然親自來連上,而連長還在睡覺!副指ㄟ在安官桌旁扯開喉嚨要連長趕緊出來見他,沒回應!這回是指揮部人事官跟來,他入內也遍尋不著,我們也納悶,只有連長室才有後門,後門又早被從外頭鎖上,人事官也沒見他躲在軍官寢室,窗戶也都釘有鐵網,人到底如何消失的?又是何時消失?真是離奇!找不到人和事由來發飇,副指ㄟ倒笑笑:「挺會躲的嘛!這小子…」後來我到連長室後門外查看,乖乖!這螺絲早被鬆開過,鎖頭從外觀上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異狀,若非近身仔細瞧還真看不出端伲,連長可是愈來愈精!這事玩夠了,他也真正學乖,應該說放假開始回歸正常,他也正常了。

這事若要真正究責,傳令用美工刀打開連長室雖情非得已,畢竟是不可犯的錯(長官部屬信賴問題),難逃被連長處罰命運。我這參一未經准許推開連長室,但情況緊急連長是不會處罰的,若不謊稱是連長宿醉迷糊忘了,實話實話結果就是傳令好心卻倒楣。

但我對處長當面說謊這事,雖然為護主逼不得已,傳令也不敢道破,因為一出賣我,他用美工刀開門的事也會一併被揪出,我不過隨口說謊,他的可是有竊盜嫌疑比較難被原諒,這涉及主官身旁傳令言行考核呢!還好身為當事者的兩人命運相繫一起否認,處長也沒皮條。沒事啦!當兵該守的祕密和互相掩飾的事,大伙兒心知肚明。



[ 本文章最後由 waterdondon 於 2019-06-25 18:45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胤禛 金錢 +52 讚!讚!讚! 2019-06-26 12:23

  • ali692752 金錢 +6 2019-06-26 10:50

  • 三木 金錢 +4 2019-06-26 07:56

  • kuenjchen 金錢 +3 遇過連長叫安官從房外上大鎖的! 2019-06-26 00:00

  • 671G2FO 金錢 +3 原創內容! 2019-06-25 23:25

  • 訓練士 金錢 +5 精品文章! 2019-06-25 21:59

  • a0921194 金錢 +10 2019-06-25 21:54

  • 陸軍野戰砲兵 金錢 +26 精品文章! 2019-06-25 21:14

  • 西洪差假士 金錢 +6 精品文章! 2019-06-25 20:11

  • 大毛 金錢 +3 2019-06-25 18:35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當兵時是砲長兼經理補給士,
某天被班兵通知庫房有燒焦的味道,
檢查後發現有一個煙蒂未熄滅,造成有一床棉被悶燒,
連忙把那床棉被拖到後面垃圾場讓它自行燃燒,
可是不敢集合全連去找兇手是哪一位,
也不敢向上報告此事,只能當作沒這件事發生,
至於帳務不符就繼續讓徒子徒孫去承擔了,
反正陸軍的經理裝備沒有一個連帳務是相符的!

經過此事也才知道要燒掉一床棉被是要花好幾個小時的!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269砲指部 金錢 +3 2019-07-14 13:00

  • a0921194 金錢 +10 2019-07-14 07:36

  • 大山 金錢 +5 讚!讚!讚! 2019-06-27 14:55

  • kuenjchen 金錢 +3 經理官來關切您連的帳料相符! 2019-06-26 23:44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2 2019-06-26 21:16

  • waterdondon 金錢 +3 原創內容! 2019-06-26 21:15

引用 TOP

當兵敢做不敢當的事3

80年4月人事官即將調外島,便向營長推薦由我這上兵營參一來代理人事官一個月,直到新人事官述職為止,雖然我堅持4月1日人事官正式調走才生效,但營長已當眾宣布3月底人事官請慰勞假那幾天即視同代理人事官身份。

大概前幾日才下電話紀錄向各連發飇過,隔兩日洽公回來遇連絡官來連上找我,說是戰情室接到師部動管室電話,事關機密指名非得要人事官親自打去才肯說明,可是…沒有人事官啊!連絡官笑笑一副事不關己走了,請他幫忙用上尉官階代為打去師部動管室,接下來再由我洽談即可,奈何他雙手一攤表示動員官算他大學長…『很凶』,他也愛莫能助!

吃過晚飯後本來由安官桌搖電話到師部,沒想到被師部總機房的兵給嗆『小兵沒事別亂搖電話到師部,到時被我們長官處罰可別怨沒事先警告,叫你們長官親自來啦!』。哇靠!還沒搞清對方階級有多大就被凶一頓且掛電話。

氣憤之餘直接走向幕僚辦公室的總機房找小青幫忙,沒想到師部總機房一直沒人接,向小青打探對方是熊還是虎?沒想到竟只是一個一兵而已,聽小青義憤填膺說常被對方仗勢欺人不爽已久,可連絡不上動管室讓我如熱鍋上的螞蟻,小青突心生一計:「學長,我幫你接軍團再轉接看看,之前營行政學長也是這樣才有辦法連絡到師部。」對方實在太目中無人了,就用軍團來壓壓這氣燄吧!

「報告!我是xxx師砲指部xxx營代理人事官,我們師部一直接不通,不知是否線路臨時有問題(有線不通要被究責的),能否請你們幫忙轉接一下?」我在電話中把動管室業務緊急一事也告知對方,沒想到接的人很有禮貌的自報階級及姓名,原來是一名下士,軍團選兵及訓練可不含糊,立馬幫忙轉接並向師部總機房做了一番告誡,還很有禮貌對我說:「長官,線路順利接通了,請長官可以通話了。」我謝了他後還很不好意說自己只是上兵代人事官,不用長官前、長官後的來稱呼,沒想到那名下士仍很客氣說『可代理人事官很不簡單』、『那是應該的』。

一本正經請師部總機房轉接動管室,他一直解釋方才是去上廁所才沒接到電話,我不理他裝自己就是一名軍官,然後打官腔叫他動作快點。大概是說太多話露餡,他突然聯想到什麼疑問:「長官…您的聲音很耳熟,您…是不是剛才撥電話過來那個…兵?」我不理他直強調回;「我是代理人事官!」傳來他發出『可是…聲音好像…請長官報階級及姓名。』的疑問,這種狗眼看人低的就是欠教訓,我繼續不理他直打官腔:「我是代理人事官,您一個小兵沒資格問我階級和姓名。」

他被我『噹』後吃悶虧,沒想到竟聽到他搖電話求救的聲音,就在他長官從電話傳來:「我是少尉通信排長(好像吧?),請問長官階級和姓名?」我心一驚吞了吞口水,稍猶疑一下脫口而出:「我是中尉人事官張xx,動管室找我有急事。」一旁小青不可置信剛要發出聲音被我用手指比噓制止了,他正問我期別和級數等資料時,剛好動管室我那同梯姍姍來遲救了我一命,剛接過電話很不客氣說:「這位…長官,請你別打擾我們談業務好嗎?不然…我們動員官的脾氣可是師部出名的凶喔!」那位通信排長摸摸鼻子住了嘴,看來是頗不甘願了。

我正要詢問同梯動員業務有何要事時,突然覺得電話筒一直傳來雜音似有人監聽,於是向同梯暗示『隔牆有耳』,他凶道(不是對我啦!):「那個通信排長,你再不掛電話的話,我要報告科長說有人不遵守規範,擅自偷聽動員業務的機密,看你下場會怎樣?」說完便沒雜音了,同梯初時聽轉達是人事官找,以為我是軍官便客氣說:「請問人事官是哪一營的?」我便將實情一一說了,他不怪反笑我『這下慘了』,快退伍的老兵還代理人事官,尤其還要忙考績業務可頭疼了。

原來動管室準備在5月底發下動員名冊,他是特意一個營、一個營通知屆時等電話紀錄馬上去領取。聊完正事我對總機小青表示不可大嘴巴把今晚的事說出去,雖然我也不怕啦!他先是開玩笑說會傳出去,後來表示平日受慣師部那位總機房的氣,如今見我當場替他報仇,改日等我退伍後他才會大肆宣傳來解心中鳥氣啦!

到抽屜找到人事官家的電話撥了過去,簡單告訴他若有師部打去他家求證,請他務必幫我掩飾,詳情就等他收假回來再說吧!他回來收行李那天也準備到壽山報到了,聽完來龍去脈拍了我肩膀說:「還以為你這麼精明的人怎會惹出什麼難以收拾的事呢!原來是這樣啊!沒事啦!如果我遇到也會好好教訓那個總機的,我調走以後這個營的參一業務就要麻煩你了,我這個落跑人事官先謝了。」

這事後來師部有軍官打來求證是否有阿兵哥假冒軍官身份打去洽辦業務,但…回答是:「沒有!應該是人事官打的。」打定張人事官調外島了無從求證,而且…即使找到人也早已套好說詞了,所以戰情官把電話拿給我接,我是這樣篤定的回覆師部的,而且這回答也沒錯啊!我可是代理人事官,沒有官階而已,若不執意掛『代理』兩字,本營當時的人事官的的確確就是我啊!何況當時也是以人事官的身份打電話去洽辦業務的啊!砲指部和師部參一科曾經認證過如假包換的人事官。


訓練士 金錢 +10 學長您師部連都沒認識人?我港貼二位在參三科,一位當參謀長傳令,要打聽消息很方便。 2019-07-11 18:38

訓練士大大:

我一個同梯支援幹訓班參一,另一個在顧檔案室,參一科有一位交陪過且賣過人情的參一(稍微菜了些),但動管室作業屬單一性質不容他人置喙,他們都幫不上忙,何況那時連接線都不讓人接,所以…逼不得已只好挺身涉險冒用人事官名諱去噹他。

你有這麼好的同梯當巴庫,很羨慕捏!

突然想起來,那時都忘了有一個同連的同梯支援軍樂隊,當初還一起下過梅林基地有一番革命情感,就不知他有何影響力了,因為動管室非同一般哪!


[ 本文章最後由 waterdondon 於 2019-07-11 18:59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胤禛 金錢 +52 讚!讚!讚! 2019-07-17 08:30

  • a0921194 金錢 +10 2019-07-14 07:36

  • 269砲指部 金錢 +3 2019-07-12 19:26

  • 三木 金錢 +2 2019-07-12 05:40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5 2019-07-11 22:33

  • Alona 金錢 +5 精品文章! 2019-07-11 19:48

  • 3328工兵官 金錢 +3 2019-07-11 19:38

  • 大毛 金錢 +3 讚!讚!讚! 2019-07-11 19:28

  • 訓練士 金錢 +10 學長您師部連都沒認識人?我港貼二位在參三科,一位當參謀長傳令,要打聽消息很方便。 2019-07-11 18:38

  • ali692752 金錢 +6 讚!讚!讚! 2019-07-11 16:06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這是一個「夢境」中出現的故事~~~
某個星期,因某位對我很好的學長要退伍了,所以排假的時候,特別是向據點副指揮官(義務役下士)商量一下那星期的排休可以與學長排同一天嗎?要歡送學長退伍請吃飯。
結果副指揮官以當天放假人員中,士官過多,會影響排哨問題而拒絕。
當下我想說算了,還特別向學長說聲抱歉。但還好之前已經有何其他人討論合購禮物給學長了。
事情過後沒多久,學長也退伍了。
後來某次另一個學長也要退伍了,退伍前一樣想請學長吃個飯,畢竟某幾位學長私底下很照顧我,這次也想說和副指揮官(同一位)商量一下,他又以同樣理由拒絕。
但這次到放假前一天公布隔日休假人員時,我發現他的目的,他要和他的同梯們一起休假,所以整個放假人員都是同一梯。
這下在怎麼樣這口氣都吞不下,所以偷偷打電話給在師部支援認識的學長,就跟他說明原因,他回說他會處理。
隔天早上,師部傳來電話紀錄,要連上軍犬負責人到師部作業(洽公),當時連上軍犬負責人我算是最資深,理所當然是我帶隊去,那衛哨人數問題呢?據點指揮官(副連長)就以士官站安官人數不足,以洽公為優先,休假延後,應聲將副指揮官休假延至隔天,當天他其他同梯休假,他就留下站哨,而我呢?回連部領洽公單後,帶著軍犬負責人的學弟們就~放假去了。 因領完洽公單後有打電話給學長說OK了,學長只說注意憲兵,好好放(黑)假。
至於負責人學弟們還問我說不是要去洽公,我只回說那作業我以處理完回報了,今天就好好逛逛,記得不要違紀,回去後嘴巴封緊一點,不然出事就完了。

[ 本文章最後由 軍犬士 於 2019-07-11 22:20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昇哥 於 2019-06-26 20:58 發表
至於帳務不符就繼續讓徒子徒孫去承擔了,
反正陸軍的經理裝備沒有一個連帳務是相符的! ...
這是真的,而且最奇怪的是,幾乎每一連的經理裝備都有多
自己連上東西少了,不得已去偷別連的,這我都能理解。
可是這樣照理應該是各連有多有少,就算為了裝檢要花自己的錢去補,了不起也就是有的連多了,有的連剛好
可是結果卻幾乎「每一連」的經理裝備都能比帳上要多,只是多出的量有多有少,這我真的是不懂怎麼做到的
總不可能是每個連都私下到六級廠備料吧?

引用 TOP

我碰過長官 敢做不敢當
我是輔仔文書 第一任老闆的業務做的很標準 所以營輔導長 指揮部的處長 監察官 保防官..
相對的我也沾老闆的光 在營輔仔 指揮部的相關長官 對我也特別照顧 當然有要做報告時 他們也馬上想到我

第一任老闆在80年4 5月輪調到馬祖 接任的是陸官正期要歷練輔導長業務 後來又被挑去踢華統演習
那時我連上就沒輔導長 連長要我把輔導長的一些基本業務一定要做好 所以有時有突然的文書類要做
操課時我會跟值星官報告 然後我就在輔導長室作業 那時副連長(他本身對蝴蝶就很有意見) 總覺得我藉故摸魚

那時的營輔仔 在指揮部 師部很黑 每每上面交代事情 他都找我弄 副連長總覺得 為什麼營部連 一連的政戰文書不找
偏要找我

一天(連長休假 副連當家) 指揮部來電話紀錄 要我去指揮部(監官 保官)公差 那時我再站彈藥庫衛哨
安全士官 趕快拿電話紀錄去給副連 然後要下班衛哨來提早接哨
嘿嘿 他老兄 故意 不簽

所以我就沒去指揮部了 晚上吃飯時(營開伙) 營長進餐廳大吼:XXX 指揮部下電話紀錄 你為什麼沒去
我看了副連 然後小跑步到長官桌旁 立正站好 啃 我家那個二當家的 臉一正青 也不吭聲
我回營長:報告營長 我在站哨 他又霹靂啪啦幹了一頓
我心想:我一個小阿兵 怎麼可能抗命 你這營長不找原因 找我小兵開刀 我家副連平日不是很嗆 怎樣又怎樣
我就罰站到大家下餐廳 回連上 副連在中山室等我 看到我:XXX 拍謝..
我看著他笑笑點點頭 然後走去輔導長房間 當下很想拿出他的個人資料 好好地寫上一筆
點了一支菸 想了一下 他4年半(官預) 寫上去他又不痛不癢  而我一個不願意的小兵 所以算了...

隔天 保防官來電:XX 媽的 尼昨天怎麼沒來 一些東西搞死我和監官了(他 倆是陸官正期的同期同學一樣歷練政戰 很麻吉)
我把經過說給他聽 他說好 我來處理

我:保官算了啦...
但我加了一句:營長不把原因找出來 替我主持公道 反而弄我 好像不大對吧
保官:嗯 我處理...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a0921194 金錢 +10 2019-07-18 08:31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3 2019-07-14 21:28

  • 3328工兵官 金錢 +3 2019-07-14 17:06

  • ali692752 金錢 +3 讚!讚!讚! 2019-07-14 16:58

  • 三木 金錢 +4 2019-07-14 15:50

  • 大毛 金錢 +3 2019-07-14 15:46

  • 真大吉祥 金錢 +3 2019-07-14 15:25

  • Alona 金錢 +3 精品文章! 2019-07-14 15:13

  • waterdondon 金錢 +3 營長官官相護慣了,其實電話紀錄沒有當事人簽名並加註時間不該究責,何況主官沒簽。 2019-07-14 14:13

引用 TOP

引用:
原文由 269砲指部 於 2019-07-14 14:02 發表
我碰過長官 敢做不敢當
我是輔仔文書 第一任老闆的業務做的很標準 所以營輔導長 指揮部的處長 監察官 保防官..
相對的我也沾老闆的光 在營輔仔 指揮部的相關長官 對我也特別照顧 當然有要做報告時 他們也馬上想到我 ...
感覺部隊的生活和在社會生活一樣•
怎麼這些人腦袋長的就是與眾不同,裝的東西也不一般,既然是要做事情,就是要把事情做好阿,難道真的找誰做都一樣嗎?
就算是讓誰做都一樣,更上層的長官個人感覺就是很有差異,要不然下電話記錄是很好玩,真的是好棒棒•

引用 TOP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2000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