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20 12
發新話題
列印

當兵敢做不敢當的事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引用:
原文由 uk3196du 於 2020-03-20 18:56 發表

我自首
我就是那種想在主官茶杯裡動手腳的人
我下部隊第一任主官有安排一個政戰兵當他的傳令
根本是當他的僕人 現在已經忘記有沒有幫他洗內衣褲了
但是倒茶這件事 確定是有的
剛接參三文書後不久 某日正在當 ...
個人感想、會讓傳令兵想在或是已在主官的茶杯動手腳
及幫長官打飯菜時上下其手{吐口水}
這樣的長官人緣可能好不到哪裡去

好的長官帶兵是帶心
不是動不動開口就是三字經、五字經
或是關禁閉恫嚇要送軍法

帶心的長官能體諒士兵幫所屬士兵爭取福利
退伍至今常常想起73年我在大山頂任營長駕駛時往事
那時士兵表現不好時營長絕少罵士兵,都是訓斥軍、士官幹部{志願役}
時任劉營長常說的一句話:你們是阿兵哥盡國家義務來當兵的
你們沒做好不是你們的錯,是連、排、班長沒教好你們
你們是盡義務來當兵的而軍士官則是他的職業,
教好你們是軍士官的工作,工作沒做好當然要訓斥
記得我開營長車期間營長是會罵軍士官幹部
但不曾向軍士官記過過,而且能上報記功就上報為軍士官記功


我退伍後部隊也移防回台也換了新連長
新連長為人為官品德均為不佳
連長傳令暗地記下連長違法亂紀之事證
在傳令退伍後向總部舉報連長違法亂紀之事
總部接到檢舉後調回已退伍連上同僚查證
查證檢舉盜用軍油、挪用公款、苛扣伙食費、不假離營
並與連上志願役中、上士士官上酒店喝花酒嫖妓
證據確鑿連長及從犯軍士官均被判軍法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黑神駒 金錢 +2 我很贊同! 2020-03-23 15:30

  • a0921194 金錢 +4 2020-03-22 15:00

  • 269砲指部 金錢 +3 2020-03-21 13:35

  • 哈密瓜 金錢 +3 2020-03-21 06:51

  • waterdondon 金錢 +3 貪贓枉法的長官夜路走多了,還是會有現世報的,以為官大就一輩子欺兵嗎? 2020-03-20 22:23

  • 大山 金錢 +2 2020-03-20 22:14

  • suhsienfu 金錢 +2 讚!讚!讚! 2020-03-20 21:44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3 2020-03-20 21:30

引用 TOP

歪一下樓 講個故事

五十八年我在69師207團七營三連幹輔導長。
營舍是老式木板房,天氣熱出大太陽全連就得抱棉被衣物出來曬→抓臭蟲〈密蝨〉。
連長臥室接著副連長、輔導長每人一間用三夾板隔著,睡覺說夢話基本上多少聽得出詞句,要在屋子裡講悄悄話是很危險的。

有天早上突然副連長在臥室裡呼叫傳令〈傳令名字叫郭○未〉:把我的襪子拿去洗...

我一聽直覺就接著說:阿未,去伙房拿鹽巴把它醃起來。

接下來沒有任何人再作聲。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黑神駒 金錢 +2 原創內容! 2020-03-23 15:28

  • a0921194 金錢 +10 2020-03-22 14:59

  • 269砲指部 金錢 +3 2020-03-21 12:52

  • 大毛 金錢 +3 讚!讚!讚! 2020-03-21 08:28

  • 哈密瓜 金錢 +3 讚!讚!讚! 2020-03-21 06:51

  • kuenjchen 金錢 +3 還好偶不用洗襪子! 2020-03-20 23:14

  • 真大吉祥 金錢 +3 2020-03-20 22:59

  • waterdondon 金錢 +3 輔導長有時不好當,要臨機反應替其他軍官『擦屁股』圓謊。 2020-03-20 22:23

  • 3328工兵官 金錢 +3 2020-03-20 22:17

  • suhsienfu 金錢 +2 讚!讚!讚! 2020-03-20 21:46

引用 TOP

記得有次在幹訓班上莒光日時,我那時坐在中山室最後一排靠近門口處,突然很想放屁,又不敢舉手去上廁所,後來就偷偷放了出來,結果後面的分隊長聞到受不了走開(我也聞到很臭),還小聲地罵是誰放屁?這個算嗎?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a0921194 金錢 +4 2020-03-23 16:40

  • 黑神駒 金錢 +2 讚!讚!讚! 2020-03-23 15:28

  • 269砲指部 金錢 +3 2020-03-21 12:51

  • flymonster 金錢 +4 讚!讚!讚!應該馬上站起來喊"毒氣攻擊!!!" 2020-03-21 10:47

  • waterdondon 金錢 +3 答曰:人食五榖雜糧,吾乃釋放天地五形之氣也。 2020-03-21 10:21

  • 3328工兵官 金錢 +3 2020-03-21 09:21

  • 大毛 金錢 +3 讚!讚!讚! 2020-03-21 09:11

  • suhsienfu 金錢 +1 2020-03-21 08:52

  • 大山 金錢 +2 讚!讚!讚! 2020-03-21 08:32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2 讚!讚!讚! 2020-03-21 08:25

引用 TOP


當兵敢做不敢當的事6

長官宵夜裡吐口水?連參一幹的?冤枉啊!大人…


自78年10月正式接連文書起,副連長一直對我疼愛有加,但凡有老鳥想動我,他可是當場不客氣嗆說要聯合『普ㄟ』一起辦那個人。第一任『普ㄟ』相當賞識在下,即使當不成他的政戰文書,一樣力挺這個菜鳥連參一到底,更希冀我對他建議的身兼政戰文書一事能點頭應允,畢竟連上沒有他值得信任的人,政戰業務除了找連參二三或連參四幫忙分工外,就只能拜託營政戰士連協助核心業務,前提是要營普ㄟ不計較,而且營政戰士願意來、有空來。

在他二人庇佑下,初接業務遇『喬』積假排休時,再難搞的老鳥若敢放風聲或一直不肯配合的話,通常會被『請進』副連長寢室以利害關係婉言相勸,再不行的話,唯有進小會客室的輔導長辦公桌『懇談』一番,前者是軟話相求,後者就沒那麼客氣了。

78年10月底下梅林基地,營舍簡陋規模又小,為了方便我作業時不被人打擾,連長聽從副連長建議讓參一進駐副連長寢室作業,因副連長管參一、四業務,之前更曾代理訓練官找各連參一代替參三造基地普測等各項名冊,而我不知為何被指派為兼營參三,一面造自個兒連上名冊,一面還要檢查各連的名冊,大概是作業較精準受副連長器重吧!

總之,自那時起,副連長差點把我指派成他個人的『傳令』,但營部連沒這編制,師父、營參一及人事官經常來告誡謹守編制、勿亂搞,我…才沒那麼傻咧!連長更要我想清楚,他的連參一可不能自己降格以求淪為『別人』的傳令,要幫長官洗內褲也要先幫他先洗才對!那…我不就要幫兩位長官洗內褲?我才沒那麼『槌』哩!

普測前除了到一般組練習並K準則外,站哨時就報備一下,該當打飯班時也得提早下去集合點人頭(後來升打飯班班長,沒有下士階…笑!)。普測通過後沒啥事,除了站哨外也甚少需要出公差,應該說就算有也被副連長手一揮便免去了,只需專心和傳令待在副連長房間,他擦連長的皮鞋和燙衣服,我就把手上的休假管制表整理好(榮譽假、扣假及清算欠假等事宜),都沒啥事就繼續研讀人事法規業務,反正待副連長室其用意就是不准閒雜人等進來打擾,以致養成後來『菜鳥耍官威』的搞笑趣事(個人回憶錄中某篇),這位宅心仁厚的副連長猶如大哥般待我哩!

林林總總所述是與副連長之間情誼深厚,自也形成成一段忠心不二、絕不背叛的強烈認知,斷不可能背後閒言閒語或對他有何不敬之行為。雖說他甚少囑咐我幫忙倒茶(自己倒或找傳令幫忙),但只要是由我代勞取水,他接過杯後毫不猶豫直往口中送,更遑論懷疑我暗地在杯中吐口水,他從不為此生疑!

俗話云『馬有失蹄、人有失手』,還記得79年三月份,初春入夜仍有些陰寒,尤其是要站油庫哨的菜鳥們,在中鳥的半慫恿下,學起人家上哨前或下哨後沖泡一碗熱騰騰、香噴噴的麻油雞麵來大啖一番。那時不但要忙師裝檢,晚上還要因應329體能戰技進行加強鍛鍊,晚點名後還有伏地挺身及刺槍術這些苦活等著呢!大量的體力消耗後,上哨前不充一下飢怎麼撐得下去?肯定餓到肚子咕咕叫,或者乏力發昏到打盹,飽足後精神佳才能應付長夜衛哨嘛!

10點熄燈就寢後就不能拜託廚房提供開水泡麵,這之後還得拜託文書房各參行個好,無非是幫忙進到小會客室『借用』一下開飲機,雖說平日是長官專用,這時連長也會睜一眼閉一隻眼當做沒看見,前提是不能太吵或太晚,免得影響軍官們就寢。

烏龍事件來了,某夜我提前把文書箱的存糧拿出來泡好,準備吃完再上哨,正當吃下第一小口(怕太燙),不巧連長呼喊我進連長室,匆忙去聆聽任務訓示,一回文書房…桌上的泡麵不翼而飛?!這是怎樣的景況?十點多還有人敢進文書房?竟還敢幹走參一桌上的『珍寶』(泡麵)?實在太大膽了!不查出這偷兒是誰不行!

正當在納悶時,角落作業的73梯連參四學長進來,發覺我眼神有異,輕聲問了一下究竟發生何事?那時被他和74梯的參二三學長認可為『地下連長』才逐漸有話聊,這時只好『加減問』看看。他一聽詭異笑回:「剛剛我出去前看見傳令把你桌上的泡麵端去副連長房間,接下來怎樣?我就不清楚了哦!」

ㄟ害!這個莽撞的老傳令,這下完了,雖然明知可能來不及了,還是硬著頭皮敲了副連長房間的門,一進去後…果然!副連長正端著那碗泡麵大快朵頤呢!他眨眼問:「何事這麼急?」我囁嚅回:「呃…沒事!好香!」他真是太疼我了:「那…其他的給你吃?(以為我餓了沒東西充飢)」我搖搖手苦笑:「謝謝副連長!不用了!我箱子裡還有。」說完自己準備上哨了,他停下動作一臉困惑望著我。

回文書房看見一臉賊相的老傳令已回來,他大概知道事跡敗露被我發覺了,趕緊陪笑說:「好啦!就做當先借我一碗,明天再去福利社買回來補你嘛!」真是好氣又好笑!我怎麼會為了這麼一丁點小事生氣呢?副連平日是如何待我的?送他都沒二話了!豈有計較之理?我氣的是:那一碗已經被我先吃一口了,他連問都沒問就端過去,只因為急於貪功卻偷懶之故,被副連長事後得知他堂堂一位長官,還吃過部下口水該如何想?還是自己最倚重兼疼愛有加的參一文書的口水呢。

原來老傳令聽副連長喚進去幫他泡碗麵,還說沒有的話找人『借一下』明日再還,回文書房瞧見我桌上有現成的,急於表功直接就端走了,聽參二三學長說,當場撞見正要阻止已來不及,參四學長一直專注對他的報表,沒瞧見我早就吃下那一口,這一下對證起來…完了!

副連長聽對面文書房有爭吵聲過來探問,得知那碗泡麵的主人是我時,初以為是我愛計較,枉費他平日待我不薄正埋怨著,加上三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又誤以為我在他泡麵上先行享用過才沾了口水,無奈!泡麵原主人竟被誤會成故意偷吃長官一口泡麵?或特意放上自己口水的不敬行徑?只好由上哨前開始的實情全盤托出,並說若傳令要幫副連長找宵夜,我文書箱內尚有數件存糧,泡麵也尚留一碗,直接開口商討即可,來個不告而『取』又不問清楚實屬不智,讓我對副連長吃下那碗已有我口水的泡麵而心生抱歉。

沒想到副連長聽聞後不但不見怪,反倒哈哈大笑回:「又沒關係!反正我這個人被說傻頭傻腦習慣,看這次不小心吃下你口水,以後會不會變聰明點?」還真是生性豁達又體諒部屬的好長官啊!臨走前還要老傳令隔日照賠我一碗泡麵。之後與他的信任情誼,全因在下對這場『文書吐口水在長官宵夜中』的疑雲坦誠相告更加深穩固了,個人回憶錄有篇提及79年5月底下田中基地,副連長以接訓練官職務需帶先遣隊前往基地探路為由,帶連絡官與我先行,而我就先安置他家『補假一天』(之前梅林基地被人陷害而扣假),在下這『副連長心腹』名號可非浪得虛名啊!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當兵敢做不敢當的事7

政戰士膽大包天在『普ㄟ』茶裡【加料】?


承前文,剛下部隊接連文書後,剛好遇上連上實施排積假的制度,這下子得一梯一梯去喬,因為營部連是勤務支援連,各項二級業務士屬性不同,即使同梯也需錯開休假來留守,大伙兒都想早人一步休月初去花薪餉玩樂,同梯中也難免暗中較勁,誰被排優先就成了在連上『紅不紅』、『與參一夠不夠麻吉』的依據,菜鳥就無話語權,但我一個菜鳥參一要一一面對那群豺狼虎豹的中鳥和老鳥,唉!提心吊膽夜忐忑不安哪(怕半夜被拖出去蓋布袋)!還好有副連長和輔導長罩著我,連長也說了:「文書尊重大家想法去協調,各位要是不放尊重點,那就照連長和『普ㄟ』的版本來做,敢動菜鳥文書…我的人吔!走著瞧!」

商談過程遇一位揹黃埔大背包、頂著剛下部隊的大平頭,一副怯生生模樣的二兵,他直對我敬禮喊『學長好』,一瞧簡歷個人資料,竟然是86梯!怎會比我晚下部隊這麼久?原來一下撥師師部就被派去三軍聯訓,還是支援海訓上軍艦,聽他自述是一個旱鴨子,上艦後光是暈船就不知吐多少回了,人家海軍才不管你是支援的人員,海軍弟兄身先士卒就位示範如何一躍入海中,接著這些支援的人員穿上救生衣一字排開,不敢下去的就從後面冷不防踹下去,就這樣在冰冷的海面上載浮載沈,直至人家覺得你體力不行『快掛了』,這才拋下救生索把你拉上來,因此他第一日來到部隊,自承比我還菜,人前人後呼我『學長』好長一段時間。

其實,初時並不喜歡人家這樣,明明比我梯次早卻呼我學長,一來給人仗勢欺人之感,被以軍中倫理不分議論著;另一方面,他此舉有巴結我這參一之嫌,若我坦然接受,老鳥心中如何想?每每被他纏住詢問演習榮譽假時更是小心翼翼澄清兩人梯次關係,免遭旁觀學長的白眼。

下梅林基地時他是彈補班的一員,因被分配同在挺進車(輔導長吩咐我照料新進人員)負責架五零機槍,幾番野地教練同心協力後,兩人竟也變成無話不談的『難兄難弟』!他為人算古意,但還是有些小心機,整體來說心地善良,深知他那點小心機無害也無意對付我,後來回駐地,輔導長因即將調外島,及於尋求政戰士接手後續業務,徵詢我對他的看法後,快定讓他接下連政戰士(文書兵)。

隔年3月左右輔導長調外島,休長假(積假、慰勞假)期間由39期菜鳥預官暫代其業務,86梯的政戰士對業務也是幾乎一竅不通(教的時間太短),後來外號『山貓』的新普ㄟ一來,預官排長迅速脫離棘手業務,這下菜鳥連政戰士被『貓』得更慘,『山貓』光說不做,政戰士揣測不出其心意被罵,政戰工作日誌書寫不合意,也照三餐挨三字經或五字經連珠炮式臭譙,還要代他寫一份莒光日教學心得!這樣一來自己的反而沒空寫,還得逐一找老鳥催促或央求早點上交。唉!工作自顧不暇卻淨遇此等長官?

政戰辦公桌與文書房僅一牆之隔(三合木隔間),一晌但見他紅著眼眶來文書房求助,念及難兄難弟之情誼只好出手相救,或修飾辭句或刪除贅言累句,多次襄助摸索一定模式後倒也足以交差無虞,後來僅是對上交營部之報告進行成語用法勘誤校正,這政戰業務他也逐得心應手了。

一日午後,我正按慣例準備進入小會客室,推紗門之際見政戰士正在開飲機前裝茶,只見他正轉身將長官專用茶杯端於左手上,右手正…不會吧!他正學之前菜鳥傳令的動作?右手食指挖完鼻孔再伸入杯中『試溫』?唉呀呀…不妙!眼角瞥向左邊輔導長房門口,立於門旁暗暗觀察的不正是剛午休起床的『山貓』輔導長嗎?這下糟了!心頭倒抽一口氣,為他擔憂後細想:如此角度輔導長未必瞧得清楚,即使懷疑有對茶水動手腳,亦無親眼目睹啊!

政戰士將茶杯置好一見他老闆冷眼瞧他,雖意料之外卻一臉鎮靜強裝沒事,沒想到『山貓』心思甚為深沈,不但不說破還說了聲『謝謝蛤』!接著要政戰士跑一趟營政戰士處拿本週莒光週報(?),然後用眼神示意我待會兒從連長室出來後到他桌前。果然!他揚揚眉對我『誒』了一聲:「都看見了嗎?剛才…」我故意裝迷糊:「看見什麼?我不解輔導長此話何意。」他冷哼一聲:「這時還要捨命救兄弟…值嗎?」

我與政戰士在基地中建立患難見真情的堅定兄弟情,豈是『山貓』這後來到部者可一窺及體會?以他一介短見勢利之人竟妄想於此刻要我出賣自家兄弟?門都沒有!

他似不滿意我的答覆便挑明問我是否見到政戰士在他茶裡動手腳?我斬釘截鐵回:「沒看見啥!他背對著我,怎麼瞧見什麼事?」此時椅上的『山貓』歪斜身軀伸出右手食指,語帶挑釁對我晃晃:「就不信你…不招,沒事了,下去!」兩人逃過這刧了嗎?心想並沒有,回文書房細想他會如何出招再應付。

約摸下午四時許,政戰士趁『山貓』普ㄟ外出無人之際前來文書房,說是普ㄟ已知他在茶中加料,除當他面倒掉茶水表示不喝外,竟還說是我這參一告的密!這傻小子…此刻還中人家連環計?人家騙你說是我這好兄弟告的密,你就信?中第一計!既是敵人,他說外出幹啥不在連上,你也信?難道不知是人家第二計引你來找我對質?『山貓』普ㄟ的習性還沒摸清?人前光明正大消失,一溜煙躲你背後陰暗處觀察你,這也不知!還犯傻來找我求證,這樣一來,兩人的談話豈不成了鐵證被當場抓包?

於是,我一面若無其事回:「你裝茶時背對著我,我怎可能看到什麼?以我個性更加不可能無中生有!」一面在小筆記本上寫著:「隔牆有耳(後面),你中他計了!」來說明處境,因為我深知文書房鄰棟幕僚寢室的外牆邊上,此刻正貼著一個人在偷聽,沒錯!就是令他咬牙切齒的『山貓』普ㄟ!

隔日趁『山貓』普ㄟ前往指揮部時,我與政戰士一前一後不約而同到二級廠庫房外頭樹下解開誤會,然後兩人順道去逛了一下大門旁的福利社…吃冰、喝飲料,此後哥兒們還是哥兒們,相挺到底不變心。我的的確確親眼目睹【加料】的過程,但是…為了兄弟鐵了心堅決不鬆口!

(後續還有另一樁驚人事件…)



[ 本文章最後由 waterdondon 於 2020-03-24 17:41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2000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