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 於 本 站
國 軍 臂 章
軍 旅 札 記
網 站 連 結
後 備 之 友
留 言 版
後  版
檔 案 備 份
 
列印

軍旅憶往… 地下營長事件簿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個人文集中
【事件:前有豺狼.後有虎豹】

臨退伍前兩個多禮拜,全營正準備上鐵皮下埔尾基地忙著整理裝備,那晚參一科突然下電話紀錄說有個新兵要小安去領回,結果去一趟師部,人事官卻一臉不關他屁事般說:「這個兵現在人在補勤連,你自己去向他們要。」,問他何以此時非撥兵時程會撥下一名新兵,還把我們營上的兵給了補勤連?他倒雙手一攤:「我哪有辦法!你們營長非要我們參一科在你們下基地前把兵的員額補足,我手上又沒有新兵,剛好補勤連要調出一個兵,就先給你們多少湊一下數唄!」小安便趕往補勤連要帶回那個二兵。

找了他們連參一出來,結果竟然回說人在支援海訓演習中!啥?那連他都不知支援到何年何月的,怎麼來得及我們迫在眉捷的下基地?無奈只好空手而返,連長倒馬上出來迎接並關心,原來是那位好事的『營普ㄟ』搞的,向營長說什麼下基地前得先叫參一把全營兵員補足才行!這位中校營長以前是幹幕僚沒用營長身份帶過部隊下基地,平日也是沒主見又遇上老大哥人事官這步兵轉來什麼都不懂的生手,這自以為是的『營普ㄟ』在旁亂嚼舌根出什麼餿主意啊?下基地後離普測還好一段時間,再說啦!師部參一科早說了,下一梯新兵撥補時還是會斟酌我們營打前鋒的需求先給我們補滿,這傢伙到底在猴急些什麼?

人沒領回來還碰一鼻子灰就算了,連長老哥前腳剛走,『營普ㄟ』聞聲後腳緊跟而至,聽說小安沒把人帶回來,直罵說辦事不力、連這等小事也辦不成,還懷疑出去混沒實地去找,回他說當晚一接電話紀錄隔天立馬趕過去,也去他原單位卻撲了個空,不信就是不信!還怪說不會前一日晚上就去把人拉回來?哇靠!都說人早在下部隊不久便被派去支援海訓了,還這麼不可理喻!我要去屏東哪個海域找軍艦要人哪?人家官大頭銜也大,惦惦捱罵聽訓回說明日再找,這傢伙還威脅沒有使命必達的話,必依演習前抗命失職究辦。

哇哩咧!歹年冬厚肖人,我到底招惹他什麼?非得這樣不合理來逼我?那不是他為向營長邀功去惹的嗎?還這麼不客氣要我幫他擦屁股?就剩下兩個多禮拜仍兢兢業業的營參一,此刻竟逢此刧厄不成?隔日,糟透了!要出門卻被管制不得洽公,那我要如何去把兵給帶回來?一邊忙著整理文書箱,一下子老大哥沒下過基地的經驗又把我找了去,問說要帶些什麼去?還要我幫他檢查看有沒遺漏什麼重要物品?一下子指揮部人事官又找去問一堆要下基地人員的事,又要彙報各項人數,但凡在營、支援、待退、普測缺額及預估營測待補人數無不詳盡交代並填寫一番,還有志願役軍、士官人員現狀哩!

忙完回去又碰上『營普ㄟ』來找碴,說什麼時候了還不去把人抓回來?小安也只能無奈說營部自己下令不讓出門的,怎麼抓?只差沒說破是他自做主張下的。他似聽出小安言下抱怨之意,老大不高興起來:「你是怪我嘍?不能出去洽公就不會打電話去要嗎?總之,今天黃昏之前得把人從補勤連要回來。」心想:「是有那麼趕嗎?全營差十幾個人,才多一個有屁用啊?還不如下基地後再去參一科藉此喬條件好一點的新兵?」被他一番責罵和催促只好照辦。

小安到安官桌撥了師部總機轉補勤連,安官聽完說連長正在和幾位幹部開會沒空,於是改找文書來談。小安口氣不甚友善問:「你們補勤連既然不要這個二兵,幹嘛還刁著不肯放?要不然就不要改編嘛!造成我們下基地前的困擾。」文書一聽直說抱歉,說人這會兒在哪裡連他不清楚。哇靠!馬上回他說:「你參一幹假的嗎?人員掌控不清還當什麼參一啦?當多久了?沒見過這樣當沒被參一科噹的,不然你們連長到底想幹嘛?人都已經不是你連上的兵了,還刁著我們的兵做什麼!」他小聲回說不可太大聲免得被安官罵,小安真是服了他,看來這文書菜得很才會這樣,連在安官桌講個電話也怕被凶!

果真被小安猜中,是個剛接一個月左右的菜鳥文書,還說他連長都快升少校了很凶,他一個菜鳥文書怕惹連長生氣,連進連長室喊報告前都得小心翼翼,小聲敲門後先觀察裡頭長官臉色再報告。唉!小安可沒那耐性,自己這也是『莫底燒』還管他?便叫他把電話轉連長聽,沒想到枯等快十分鐘才給我回音,說他連長沒空,叫小安找個官大的來和他家連長說。聽了頓時火氣都上來了,生平最痛恨這種擺譜耍官威的人了,小安當場隔著電話飇罵:「告訴你們連長,我同時兼過兩個參一,前一陣子剛代理人事官一個月,這樣夠不夠資格?敢刁已經成我連上的兵?不去參一科打聽、打聽?前幾個月才剛把別營的兵硬調過來,只差沒叫他營長履行諾言把頭剁下讓我們當椅子坐而已!上尉我看多了,剛下部隊前在幹訓班就不怕少校大隊長了,直屬連中有比人家幹訓班大隊長還紅的嗎?笑話!想和我鬥?到時不知誰吃虧,恐怕比那個大隊長被記兩支申誡又調走還慘!轉告他最慢今晚八點前把人還回來,過了今晚,這筆帳明天開始我就自己想法討回來!」人被逼急了什麼話都敢嗆,也沒想到對方是熊還是虎,不過小安依人事經驗法則料想,他應沒幹訓班大隊長紅就放膽一搏了,前有狼後有虎的,就先對付簡單的吧!

一旁的安官ㄚ樹一路聽完嚇到結巴問:「學…長,你連補勤連的連長都敢嗆?未免…(問他怎樣?)太…大膽了吧?」小安此刻餘怒未消倒冷笑起來:「我菜鳥剛撥到師部幹訓班時被偷補給證,少校大隊長都敢和他當面嗆了,前一陣子調小靈進來本營,中校老營長我都不怕還敢耍了,區區一個上尉連長會看在眼裡嗎?有種就來,看誰怕誰!」他雖慢慢比出手指讚了一下,還是一臉被嚇到驚魂未定的樣子。唉!船到橋頭自然直,要找我報仇?恐怕找到之前人早已退伍不知去哪兒了,還找?小安也不是那麼好惹的,那晚也想出如何對付他連長了,到時不知誰走著瞧!

小安還問那文書是不是他連長要收人家錢還沒拿到,所以才不肯放人的?再不放人可要請師部政戰科來查!過不久那文書回電說:「學長,我連長聽到很生氣,而且氣到全身發抖,後來說那個天兵你們要儘管拿去,不過要晚一點來領。」小安冷笑回:「叫我去領便去領?當天領時為何不給?晚一點是多晚?恐怕我空手而返白跑一趟,告訴他,我們這兩天正要上鐵皮,演習前置作業全營管制行動不准外出,叫他有誠意的話自己送來,要找我麻煩的話…在下恭候大駕可沒在怕的呢!我忙得很還沒空理他哩!」他文書倒怔了一會兒才回答:「我…盡量轉達部份內容,以免他在氣頭上更生氣,到時我也遭殃!」算了,就當他參一歷程的其中一項試煉,怎麼回答由他吧!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ali692752 金錢 +3 2019-03-14 16:02

  • 胤禛 金錢 +10 讚!讚!讚! 2019-01-02 09:01

  • 三木 金錢 +4 2019-01-02 08:18

  • 散漫充員官 金錢 +4 2018-12-30 22:31

  • kuenjchen 金錢 +3 偶當營後勤官時去參四科走動,偶師父化學官退伍前幫偶調過去! 2018-12-30 00:35

  • SkyBlue 金錢 +8 原創內容! 2018-12-29 23:15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5 2018-12-29 20:34

  • 269砲指部 金錢 +4 2018-12-29 20:21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事件:真假天兵?】

續前則…

下午繼續在文書房和幕僚辦公室忙著清點和整理下基地所需物品,一直忙到吃完飯也到黃昏了,連長老哥突然過來叫住小安:「你是…到底要了什麼樣的一個兵回來啊?(搖頭)還不如不要,看能不能退回去啦!」小安被他嫌到頓時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他搖頭嘆氣後離去,ㄚ樹從安官桌旁過來悄悄說:「學長,剛剛有個軍官把一個二兵帶來,說是你從補勤連要回來的,見不到你的人給了人便先走了。我看…那個二兵菜鳥怪怪的耶!(小安好奇望去)就…個頭不高長得還算乖乖的,可是問他什麼都傻傻的,還理一個大光頭,問他為何這樣也只會傻笑說『就…就…』的,說也沒說出來還光會坐著傻笑,連長叫去問個人資料也是被氣得半死,我看…你要回來的是不是有啥問題啊?(手指著腦袋瓜子)是不是空的啊?」小安馬上糾正他:「什麼我要回來的?那明明是『營普ㄟ』硬去向師部討兵,參一科被他『盧』到不耐煩才臨時把人家要踢走改編的先丟給我們交代一下,你又不是沒見到他這兩天怎麼逼我的?我怎麼會去和頂頭上司參一科做這檔事?」

心中一陣疑惑便隨他去找這菜鳥查證,果真外表和言談如他所述,小安見這菜鳥不經意閃過的一道眼神,倒不像是外表一臉天兵樣,而且乖乖牌的樣子倒像是被老兵欺壓過,柔弱的體格禁不得操才假意裝天兵來讓人習以為常,不然也不會菜鳥就被踢去支援參加海訓。砲兵去參加海訓在連上倒有個前例,就是『營聖(政)戰士』小雄菜鳥時白目頂了嘴被騙去,這事小安曾聽他說過,不會游泳可是吃足苦頭被往海裡丟或被一腳由後面冷不防踹下去,等時間差不多才丟救生圈給你哩!當然會喝下不少海水,加上陸軍不習慣軍艦在海上遭逢巨浪來襲的顛簸感,光站甲板上就受不住常暈吐個好幾回,還得忍受海風刺骨襲來,足足吃了不少苦頭呢!這補勤連看似很涼,有個同學也在補勤連待過,小安去看過他兩回,都破冬了還說很操,晚點名後的學長制重得很,他從幹訓班結訓後兩個多月未升下士,有陣子還舉手自願去步校體幹班受訓,寧願被正規訓練鍛鍊體能也不想留連上被老兵玩。

看來這菜鳥二兵也應如此吧!被人騙了以為支援很涼便去了,由理光頭這『扮勢』看來,怕是支援時受不了海訓吃海水(有問他海訓會不會游泳?回說不會!)半路逃了,被抓去禁閉室關起來,難怪他連長生不出人來給我,而連文書也一直支支唔唔交代不清,看來也是受不了在禁閉室寫陳情書反應給政戰系統,不然不會臨時改編才對。想想這菜鳥也著實可憐,這人一看體格便禁不住操,若像連長說的想法丟去砲連,豈不讓部隊又多一顆不定時炸彈?看他眉清目秀透露著一絲慧黠,應該也是聰明之人,若讓他受太多委屈而心生報復念頭,唉呀!想到當兵前那位大哥講的外島天兵掃射中山室慘案…小安望著他直發愣之際,腦海竟浮現這畫面,身體頓時直打冷顫起來。

拍了這二兵肩膀 :「沒事!你就好好待著吧!營部連早已經沒有過去那種老兵玩菜鳥的陋習,有我和旁邊這位班長在,只要你安份守己不亂搞,我保證在我退伍前沒人敢動你,要乖哦!」這二兵倒像有些撼動心底似的,由原本一臉驚惶未定站著,被小安示意坐下後的眼神倒有些安定起來,更讓小安心底確認這番推斷無誤。小安便當面交代ㄚ樹這值星班長:「注意別讓人欺負他,找兩個差不多梯次又乖的,像小楓和小楚那兩個營、連參四來陪他適應一下環境,有事要梯次出面解決找我就是。」ㄚ樹便招手叫小楚兩人過來陪他。

小安還有事去幕僚辦公室,ㄚ樹交代完二人追了出來好奇問:「學長,你和這個天兵啥關係啊?怎麼對他這麼好?」小安便將自己心中判斷出來的想法和疑慮告訴他,還說那是人在為自保之下才不得不偽裝成天兵樣,為的就是使自己達不到他人苛求的行為合理化,若能安然保護自己便自欺欺人直至老兵或退伍,如果仍被老鳥施予不公平待遇的話,那承受不了壓力之下鐵定後果很糟糕!怕是連小安也無法預測他會有什麼瘋狂報復之舉,為防出事也別讓連上出代誌,唯今之計就是別讓一些剛升上兵有些『刺牙牙』的人接近他,以免開了什麼要玩菜鳥的玩笑被他信以為真,嚇著了他此刻脆弱的心,到時下基地就不好收拾。

ㄚ樹聽完甚覺有理便點頭承諾會照小安吩咐去做,提防有老兵讓他嚇著,後來的日子也沒聽人說那菜鳥有什麼天兵或不正常行為,直至下基地後只剩幾天要退伍,有個陌生的菜鳥一臉靦腆又笑嘻嘻來向小安問好,這才認出是那個菜鳥(小安只見過他一次),還說要在小安退伍前道謝學長當初照顧之恩。哈哈!我下基地忙到光顧著去師部洽公,把這事都給忘了,看來是ㄚ樹這小老弟很聽話代為執行,便說自己光出張嘴,他也沒真來找小安動參一身份幫忙,要他去好好向班長謝個一番。

唉!助人為快樂之本,不過是關注個一回,沒如他說什麼貴人相助那麼偉大啦!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嘛!一切但凡將心比心廣結善緣,部隊也將祥和多了。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宜自得】

長官及軍友大大們,小安的退伍令之謎重重解密後,怕是再也挖不出啥東東出來,這不該說和不能說能的祕密也說得差不多了,此篇文集的【番外篇】到年底也該到尾聲了,就這樣讓它沈到底結束吧!哈哈!有諸位既陌生又熟悉的軍友可讓我分享這深藏快三十年的祕密,也抒發長期憋在心頭欲言又止的念頭,這股淋漓盡致的暢快感還得感謝各位耐心看完並不吝指教,接下來便在其他主題略微抒發心得吧!

【宜自得】

人生際遇總難測,
幾番風雨宜自得;
上蒼眷戀終有時,
拋卻塵囂效嫦娥。

註:這是10年前身體突然出了些毛病,驀然回首有感而發的心境寫照,純粹野人獻曝,還望海涵。


散漫充員官 金錢 +10 鳥在籠中無法張飛只好關羽 ,人居世上除了悟空還須八戒 2018-12-31 20:31

散漫長官這句形容得貼切!




[ 本文章最後由 waterdondon 於 2018-12-31 20:39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ali692752 金錢 +5 2019-03-11 22:37

  • 薩加諾 金錢 +10 小安學長若在後宮,膽識與手腕應不下於甄嬛,魏瓔珞呀! 2019-01-15 15:01

  • 胤禛 金錢 +10 讚!讚!讚! 2019-01-02 09:04

  • 三木 金錢 +4 2019-01-02 08:22

  • kuenjchen 金錢 +3 鳥在褲中有法伸張 2019-01-01 04:50

  • 哈密瓜 金錢 +3 2018-12-31 21:32

  • 散漫充員官 金錢 +10 鳥在籠中無法張飛只好關羽 ,人居世上除了悟空還須八戒 2018-12-31 20:31

  • 工蜂火箭兵 金錢 +3 2018-12-31 18:06

  • jarchi 金錢 +36 2018-12-31 13:44

  • 來去匆匆 金錢 +20 讚!讚!讚! 2018-12-31 12:46

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引用 TOP

後 備 軍 友 俱 樂 部  2000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回上一頁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