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後至今,你作過什麼工作呢?

78年2月退伍至今,二十多個年頭,我從事的工作也不少。
成家、立業是責任也是我自實現的理想...

入伍前:
一、小學六年級開始,暑假和作水泥工的爸爸出門,作作小童工,一天五十元。
二、17歲在學校打工,台北的私立東山高中學費太貴啦!
三、75年,20歲電子工廠的作業員,一天工作18小時,人生第一份全職薪水領18500元
   (月薪才7800元,全靠加班)。

退伍後:
一、23歲貨運公司辦事員,3年半。
二、大陸創業跑單幫,來來回回6年。
三、成立貨運公司公司-失敗:因為太賺錢了!
   一個月賺三十萬。但是...五個純股東,
   只有我和另一個股東在經營,每天工作十八小時送貨,但是分紅是一樣的,
   股東們吵得要拆夥,所以就..
   聽過因為賺錢的公司倒閉嗎?我就是其中之一!

四、兼職-91年信義路五星級x悅飯店,大夜清潔員,專職...洗公共區域的廁所一年半!
        有時洗廁所碰到認識朋友要上小號…還是有一點小難為情!
        工作嘛!那時為了想開清潔公司,就去飯店學洗廁所!
   
    兼職-90年代林口交流的舉牌人:剛開始很不好意思,頭都低低的!慢慢的以後就習慣啦,
         那時一小時150元!
         就是冬天時,林口真的他媽的太冷啦! 我應該是第一代的舉牌人!
   
    兼職-91年發DM幾年,林口舉牌太冷啦,只好開始每天早上四點,到各大樓發DM,
        因為白天要上班!有時候會被警察臨檢,大清早的一個人背著大背包。
        警察一打開後,看到裡面都是DM…當場傻眼!

   
五、開餐廳-失敗:
   原因是社區住戶抗議!92年我開簡餐,在最高學府後面XX路開設,生意不錯!
   但是我用的員工都是..身障、精障人士!當時一小時120元請他們!
   有換肝的員工、重度憂鬱症的員工、失聰的員工、精障的員工!
   社會單位,一直把人往我餐廳送,我也照收!
   雖然他們工作效率不太好,只要有工作機會的話,他們都會很努力的!
   但是餐廳所在的社區很不諒解!
   原因是:會影響房價!他們認為社區來了一堆神經病,會讓高級社區的房價下跌!
   房東後來就不續約了.要續租就調房租..只好收攤!
   但是也開始我想進入精神醫學領域的夢!

六:精神科-臨床心理師(類似美國的心理醫生)
  90-99年,我花了十年的時間,從高中畢業修到臨床心理研究所!近300萬元的機會成本。
  南北修課,坐減價時段的統聯,票根我都留著近一千多張!
  有多的預算時,就用學生證坐高鐵的五折票!
  現在嘛...還在還那些學費的貸款!
  
  一個副學士、三個學士加上二個碩士的甜蜜負擔-學貸
  96年教育部開放雙重學籍制度,我就馬上申請核准.
  曾經一學期三個學校修了52學分,被當3學分!
  (修西洋藝術史,期末考時考看圖申論題30分!
   不知道那個光屁股露雞雞的碉象,名字叫大衛!你老師累...被當了!!!)
  
  我還要台灣南北跑.學校在台北、新竹、高雄三地
  由於要省錢坐300多元的減價時段下高雄,深夜常常著大背包在街頭趕路趕公車。
  第二天上課,然後當晚再坐減價時段回台北,在車上我可是一路睡到台北,
  次日早上再去銘傳上課,爬297個階梯到法學院上課(34歲我讀日間部法律系),
  下午到晚上再上班!
  大背包裡放的是換洗的衣服、盥洗用具和書本(好像街友呀...呵呵)
  電影情節中,看到有人在廁所刷牙洗臉...現實中我就素啦...呵!
   
  在SARS期間,11點多的新竹火車站公車、火車停開,還差一點流浪街頭。
  
  10年的時間工作、學校二頭跑,讓我沒時間睡覺!但也值得!
  
  讀書真的是最好的投資,對我而言,讀書可以改變氣質!遠離犯罪!
  損友們知道我在讀書,就不會找我玩樂…
  在學校的同學,雖然小我十歲多,但是少了職場的爭鬥。
  書本裡我慢慢的找回自己的信心!
      
  人生嘛...就是為了理想首夢想而衝 !

  努力工作,就是偉大!軍友們您說是嗎?

[ 本文章最後由 大山 於 2015-09-03 07:37 編輯 ]
評論(25)



入伍前:15歲曾在電子公司與沖床公司上班

     還有在報關行上班當外務 最高薪大約二萬八千元
退伍後:第一份工作是新車業務員 民國八十六年扣繳憑單年薪八十幾萬

     我工作遲到的幾率很低 我曾經在一家公司上班五年 每天早上七點上班

     五年中我只有遲到過一次



從三歲到田裡玩耍打混  切瓜子西瓜開始
除了就學  當兵以外  都在農業界
當兵時還差一點就留在成功嶺當園藝兵




這題問答題,我最簡單,當兵前跟退伍後都是在同一單位工作,年資36年,還在同單位中。
報歉沒寫單位.前身是公賣局現在是煙酒公司.(嘉義酒廠)
薪水:剛進去跟現在就差一個零
再還沒進酒廠前,做過篩仔工(俗稱黑手),還有電鍍工,醬油搬運工,藥廠作業員。

[ 本文章最後由 台灣牛 於 2015-03-16 10:25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台灣牛 於 2015-03-15 20:01 發表
這題問答題,我最簡單,當兵前跟退伍後都是在同一單位工作,年資34年,還在同單位中。
學生時期
高二暑假工讀(車床加工)一個多月
畢業後:
當兵前跟退伍後都是在同一家公司工作,公司是文化出版業,年資27年,還在同單位中!

[ 本文章最後由 金東師班長 於 2015-03-16 13:22 編輯 ]



說來慚愧,我自國小三年級即到工業區工廠打工。
一直到高中畢業,進入官校前都是過著同樣的生活!
直到回來後,到陸軍服役退伍後擔任百貨五金送貨員,
卡車駕駛、與目前的工作。

不過我唯一驕傲的是,我從小學三年級以後我的學費就不曾讓父母操過心!




大山 老弟的經歷令我望塵莫及,能一路奮戰不懈,可敬可佩。

我那個年代戰後物資匱乏,想去當童工沒機會,能唸初中、高中、農校在鄉下來說那已經算運氣了。我在家當童工;煮飯割豬菜 牛草、帶弟妹,初三母親病故擔起五個弟妹的擔子,家裡牛車是鐵輪的,趕牛車耕田除草隨著年紀大扛的活更重。高中入學考試備取49最後一名,第一學年結束全校16名,導師校長得知家況特准免升降旗、農忙可以告假,要我一直唸。高三眼看家況不許,兩個弟弟也頂上來了,因此找教官在三下註冊完唸一個月直接到陸官專修18期。

退伍後部隊學的那一套殺人放火用不上,投資越南的都市客來接洽 去越南當 保鑣,待遇不錯 家裡老人不同意,也有 幫派 熟識的朋友來徵詢是否願意做伙營生,想了想 我沒那個意願,於是 開始當油漆雜工、挑磚挑砂石、打石師傅,從家鄉一直做到台北,希爾頓 做到七樓,一工兩百五,工頭抽十塊,做啊做的,有親戚長輩就不以為然風聲四起,說年紀老大也不娶親正事不幹,準備當 羅漢腳,連初中的校長都知道了,在學校留一個 幹事缺說每個月1700外帶器材保管室工作800加起來2500要我回來。我回來跟校長道歉說那些錢太少了沒法幫家裡的忙。於是又四處游牧,有一天屋主歐巴桑午飯時間叫我一邊講話,要我再唸書,說我不是打工的料,當下謝謝她的忠告。

回來那晚想了想:打工很累但有錢,去機關上班錢太少了,還兩個弟妹就學中,如果換跑道怎麼辦?隔幾天一位姑丈公聽說我回家,特地趕來臭罵一頓,說要幫我找公家單位要把 考試及格證書拿走,我說那種工作錢太少,又礙於他的熱心,想想就將就將就 再看時局。

結果 就進了公務單位從刻鋼板的辦事員開始,刻鋼板刻到手指抽筋,每個月3400多連結婚都很困難。
年紀近三十自己貸款才結婚,退伍金早給老人家說讓弟弟先結婚。
公務一幹28年,業務繁重身體不堪負荷,早早告退保命。沒想到十三年後 還能在 版上與兄弟們話家常,謝謝 各位。

[ 本文章最後由 Alona 於 2015-03-16 14:42 編輯 ]



我認為上班不遲到 只是工作最基本的要求!!
我也是工作到入伍前一天才離職 只有休息一天就入伍

[ 本文章最後由 小胡 於 2015-03-16 21:34 編輯 ]



與諸位相比 我簡直是養尊處優

俺的第一份工作
救國團暑期公讀 "北區電信管理局" 一個半月領了九千大洋
早上跟著工程車出門 到了地點將我們放下
順著大街走一圈 大家就鳥獸散 我那時的女友 租屋住在興隆路
孤男寡女好不快活

食髓知味 第二年暑假又申請工讀 依然分派到電信局 但剛開始上班
家父便中風住院 一個半月幾乎都在醫院照顧父親 感謝局裡長官與工讀伙伴
我仍領到薪水

進入社會後 第一份工作是化妝品廠 僅待了半年就離開 除老闆苛刻外
終日接觸香精 搭車常引來異樣眼光 感覺頗不自在

接下來都與電子業有關 首先在土城PCB廠當夜班主任 廠長對我青眼有加
但因貪圖高薪 轉到竹科外商 與部屬相處愉快 拼產量也很帶勁
卻和上司勢如水火 充分了解啥是買辦嘴臉

來異鄉後又回到化妝品業 貴為世界知名品牌 但工廠設備依然在五零年代
加溶劑還得一桶桶往釜裡倒 幹了四個月瘦了六公斤 趁著聖誕假期趕緊開小差

我不喜讀書 當年有留學機會都毅然放棄 沒想到繞了一圈依舊回到大學
必竟是研究單位 過去二十六載 誠然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 上下相處融洽無間
昨天所長還講 他已將我報到學院 服務滿二十五年 將有個party 歡迎帶家人來參加

田中角榮說 人年輕時有無限可能 行屆耳順之年回憶往事 頗感此言不虛


[ 本文章最後由 阿達天兵 於 2015-03-18 03:39 編輯 ]



射飛鏢式的創業-1991年傻瓜闖中國
人生就像一本書,我的人生還算精彩,就像一本探險書。
生命不少的失敗與挫折所累積,和軍友們一樣我依然在奮戰中。
自己憑著執著與傻勁向前衝!
每當難關出現時,就會有貴人出現相助。
可能是上天的安排,也可能是過世的父母在保佑我!
現在回看自己的創業史,實在可笑但是很有啟發性!

退伍後,我在貨運公司上班。收入不錯個月薪近3萬5,那是民國79年的事!
但是家道中落,固定薪資無法攤平負債,所以我那時就有"百萬身價",
只是人家的身價是正的財富,我是負債!!!

1991年,外匯券的年代。
朋友在中國上海工作,他知道我的經濟狀況,要我去幫忙。
朋友的老板在日本標舊汽車(一千多台crown,camry的前身),
在日本當地支解分拆,運來上海再整合賣(右駕-左駕),現在用語是"殺肉場"
但是在日本是合法,在當時的中國則是找關系喬…
    (過程有點敏感而省略)

我想想也好,自己反正負債了,決定創業去中國闖一下!
我和高中同學二人坐在廟前商議!
我笑笑的說…好呀!讓我中三星,我就去上海!!!
那個年代是香港六合彩,我只有在過年會花幾百元簽,過年嘛...
沒想到…真的中三星彩,我當時看著電視跑出來的號碼,當下一陣頭皮發麻
花一百五,還真的中了四萬多元。我心裡想…真的要去嗎?

上天真的要我去大陸,那就出發吧!

我和同學二人,提早一個月出發到中國。天真的二個人想去中國作"市場調查"
一個月後再到上海和朋友會合!真是好傻、好天真!
買了機票往香港啟德機場出發,沒有買中國的機票,也不想買!到了香港再說!
剛過年後的中港,所有的人會回到工作崗位上,人潮多到不行!班班客滿!
我去問每家航空公司,都沒有機票了...
"反正進入中國就好了!不管是那個城市…"二人的共識!(真是白癡呀)
我就由中國的北邊城市往南補位:哈爾濱、大連、天津、北京、青島…
同學就由中國的南邊城市往北補位:海南島、青海、廣州、福州…

幾小時後…
我看著看板…哈爾濱補位號碼到5號了.快到我們了,我是補到6號!
哈爾濱的當地氣溫-8度,我們二個人的行李才幾件外套呀…
同學和我二個人看著哈爾濱的-8度的看板發呆。
"東方航空xxx班次,飛往哈爾濱補位號碼6號,請到xx櫃台" 航空公司廣播著…
正當二個人拉著行李要去東方航空報到時…

"南方航空xxx班次,飛往廣州補位號碼25號,請到xx櫃台" 南方航空公司廣播著…
同學停下腳步,他攔住我。
他把手上的補位單給我看,上面正是"廣州補位號碼25號"
當場,我們馬上向後跑,往南方航空的櫃台前進!!!
二小時後,下午六點,坐在飛往廣州的南方航空飛機上!
去廣州,要住那?要去那裡幹什麼?創什麼業?

幹!反正到了再說!先睡覺吧!

[ 本文章最後由 大山 於 2015-03-19 11:26 編輯 ]



1991-國共大會戰
  先把二十多年前大陸創業,最危險的事說一下!
  曾經PO過,再此又PO一下...
   先說明,這是夢話!看看就好!
     
   我的心理門診裡的名言,敘事治療就是:
   每一次敘說自己的故事,會離以前的事實遠一點,但是會離現在的自己近一點!
   因為每一次的回憶,自我的成分就會越高…也就達到自我療癒的目的!
   
    1991年時期台商在中國人數較少,很多事情都未法制化。充滿商機的地方,也充滿危機!
  我們時常開著車子在大陸四處跑。你偶爾會經過不知名的鄉鎮,就是那種在地圖上都沒有標明地名的地方!
   「車匪路霸」在當時是很猖獗,深夜時分的我們把車停在路邊都會被搶,所以深夜開中沒人敢停車在不知名的地點與路段。
  「車匪路霸」是當時大陸非法分子的犯罪活動,公安會追緝不法。
  但是破案的機會不高,你得要自保!遇上了...算你倒楣!

有一種「過路費」則是全鄉鄉民大會通過的!
對所有經過該鄉公路的車輛收取10元到20元的過路費,因為當年的大陸實在太窮了!
所以有些鄉鎮村民在路上就把樹木擱在路中間,讓你開車時必定要給買路錢才讓你過。
萬一不給就把你打傷,或者就把車子打爛!

記得嗎?當年有個很有名的節目「幾千里路雲和月」,光頭主持人還不是要乖乖的給錢。
有一次他不爽給錢,就被全村五十幾個打一個,打到他重傷住院。
…管你爸爸是誰…照打不誤!

  那天早上六點,我們開車經過一個山路。
一樣的狀況,路的中間有一根大樹木擺著,我心裡知道是要「過路費」!
之前就向同行的阿美說,要帶一些小額的人民幣在身上,萬一有人要「過路費」就給個十元就好。
但是這次出現的是三個年青人!理個小平頭,黝黑的皮膚,我直覺不太對勁。
應是部隊開小差的…我那時才剛退伍二年。
這下子國共要開幹啦…人家拿槍,我呢?
他們攔下我們車子,我要開車師傅車子千萬別熄火,
台灣來的阿美神經大條,她忘了換小鈔。
他們三人走朝向車子走來,我和阿美及師傅在車內。

「等一下有事情就大叫!」我用台語向阿美說著。

阿美還搞不清楚狀況。
她拿出皮包時,把裡面一整疊百元美鈔露白,其中一人見到,隨即拿出放在上衣口袋裡的手槍,
要我們交出所有的錢!
阿美驚嚇過度…她嚇哭了,同行的師傅也嚇呆了。
「錢都給她們!」我說著。

阿美把所有錢給搶匪。
三個人依然不讓我們離開。
二個人拿槍在車前,一個人在我車門前用槍頂著我的頭。
「下車!」我警覺這次很難脫身!
我開了車門,馬上把他持槍的手撥開,下意識的抽出口袋的刀,猛力刺向他的腹部。
刀透過衣服插入人體內的感覺,像切豬肉一樣的手感,只是血會慢慢滲出來。
他向後跌了一跤,手一摸並驚恐的大叫!
手上的槍掉在地上,雙手抱著肚子。
其他二人見狀上前攻擊我,混亂之中我也受傷。
我怕二人會開槍,拿著石頭往另一個膝蓋攻擊!
跑上車要師傅快開車離開,師傅加足油門撞上樹幹,樹幹受外力歪向一邊…。
還好,汽車受損後依然可以行駛!
一路上阿美狂哭…。

「別再哭了…沒事了!」
我往車後座看著她,她哭得臉上的蛦ㄙ嶀F!師傅也驚嚇到尿褲子!
一小時後,找地方清理一下,醫治傷勢。
我的手受傷,身上有一點挫傷。
阿美還在哭泣,一邊哭一邊說:
「你剛剛殺人的樣子…好可怕哦!」
「…!」我看著她…
她不是碰到壞人而嚇哭,她是看到我自衛傷人的樣子而嚇哭的!
我才想到自己剛才怎會有這樣的反應?

可能才在金門退伍幾年的我,本能的反應吧!
從此以後,我只開四輪傳動的車子....

[ 本文章最後由 大山 於 2015-03-18 19:21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大山 於 2015-03-18 15:49 發表
1991-國共大會戰
  先把二十多年前大陸創業,最危險的事說一下!
  曾經PO過,再此又PO一下...
   先說明,這是夢話!看看就好!
     
   我的心理門診裡的名言,敘事治療就是:
   每一次敘說自己的故事,會離以 ...
大山兄:
我代表廣大軍友及路人相問幾勒..這位「阿美」是誰?
哦...對哦!這是夢話一篇  

與大山兄的故事背景差不多是同一年.我與岳父.同年的二舅子.
一起返回四川粱平縣(與靠長江的萬縣為鄰)老家探親.
岳父細數著解放前老家的田地.大的實在是不像話....
有種大煙的田.有種蓮藕的田.還有種稻田...更還有種不完放租給人種的田.
岳父當時還以近70的歲數.帶著我們爬上對面山頂的土匪洞探索.
那是一巨大人為開鑿的岩洞.洞頂有濃煙薰染的痕跡.
岳父說解放前這裡住著大概有50桿的槍與土匪.
這伙土匪也不是天天燒殺擄掠.而是趁收成時下山搶奪一番或是綁票勒贖...
親友們還指著一條羊腸小徑說.這條小徑一直通往長江邊的石寶寨呢.
在這麼一個進可攻退有後路的絕佳地理位置.難怪土匪們居高臨下有恃無恐了.

住在老家的第三天夜晚.老家的親友氣急敗壞的從外頭回來說...
有人傳消息透露.想要勒索我們這些從台灣來的外地人.(穿著明顯的大不同)
後來又說沒事..已經擺平了.
當時.嚇的我那服憲兵輔導長預官役的二舅子.
建議從明天起回鎮上招待所住.寧可每天包車往返.就是不再冒險留在老家夜宿.

PS:我在上海闖蕩那麼多年.始終認為我不怕與大陸人打交道.怕的反而是在大陸的咱們台灣人啊



民國75年,我15歲
在台北六張犂的大我營區對面做聖誔飾品包裝
1天工作8小時,日薪100元
1個月後,老板看我工作認真,加薪5元
每個月有3000多元的薪水

76年,我在台北基隆路的電子廠當作業員
每天工作8小時,經常加班,每個月有10000多元的薪水

後來,我考上了五專,到新竹去念書
在學校宿舍批發泡麵,香煙,零食等,賣給同學
寒暑假接CASE幫忙洗大體,修補不完整的大體,當化妝師的助理

專四之後,幫忙電子遊藝場圍事
五專畢業後,做賭博電玩
退伍後,持續做賭博電玩及進出東南亞洗錢
曾經最高月入30萬

2000年,決定轉做正當行業
生產自動化設備
結果也是合法掩護非法
走私,逃稅,洗黑錢(細節不多做說明)
2003年在東莞被同事陷害,進看守所蹲

2008年,總算洗底成功,在繼電器大廠做設備

2010年,轉到上市公司做自動化設備至今
堶悸漫爭暗鬥,職場黑暗,暫時不做說明
預計下星期離職

過去在跑路,接受過我資助的兄弟,現在發達了,想提出一筆資金
請我開一家科技公司
我想先到其他自動化設備廠卧底
了解市場及相關業務
已談妥於2015年4月上班

再提出營運企劃書
籌備公司的成立




星期二才到新公司報到,
最近很夯的公司董事長的關係企業,
擔任零件倉管,
報到第一天就想不做了,
叫我簽不平等契約,
預計星期五就把老闆開除了!



引用:
原文由 阿JO 於 2015-03-18 23:13 發表
大山兄:
我代表廣大軍友及路人相問幾勒..這位「阿美」是誰?
哦...對哦!這是夢話一篇  
與大山兄的故事背景差不多是同一年.我與岳父.同年的二舅子.
一起返回四川粱平縣(與靠長 ...
在左岸,大陸人是正面跟你嗆,要捅你也是對著幹....
咱們台胞不一樣,前一小時還跟你一起在KTV喝酒合唱"愛拼才會贏"
喝完回去酒店就發郵件給台灣老闆數落你的罪狀,然後再來跟你一起
私下幹橋老闆安慰你跟你博一下感情



引用:
原文由 flymonster 於 2015-03-19 16:17 發表


在左岸,大陸人是正面跟你嗆,要捅你也是對著幹....
咱們台胞不一樣,前一小時還跟你一起在KTV喝酒合唱"愛拼才會贏"
喝完回去酒店就發郵件給台灣老闆數落你的罪狀,然後再來跟你一起
私下幹橋老闆安慰你跟你博一下 ...
散漫充員官 金錢 +2 大大是交友不慎了..不過台胞在大陸待久了會越像當地人.. 2015-03-20 00:48
長官,不是我交友不慎,問一下一樣在大陸待久的軍友,誰沒有被同公司的台幹捅過?早年去我也是認為同樣台灣人
應該不會相害的,但近年因為台商在大陸經營成本節節升高,法律又傾向保障陸幹,高薪的台幹首當其衝,為了降成本
很多是老闆故意挑起的,讓幹部內鬥再來找到砍人的理由,所以台幹之間為了生存只好這樣諜對諜互玩心機
"台胞在大陸待久了會越像當地人"==>我很不想承認這個,但我真的會這樣,返台時常常會講大陸用語
搭計程車==>"打車",到餐廳會不自由主的叫"服務員~~~",出門會講說要搭"大巴"跟"地鐵"或是"公交"
去7-11買東西會跟店員要"小票",連去光華商場買個記憶卡都會脫口而出 "有沒得講價呀"....Orz

軍醫二級 金錢 +3 這幾年...大陸人也台商化了 2015-03-19 23:25
說也慚愧,大陸員工早年其實還滿單純的,但看久了台幹之間的勾心鬥角跟著有樣學樣~~~唉

陸軍野戰砲兵 金錢 +8 臺灣人部份沒意見,不過,把大陸人講的太過了些,大陸人也和臺灣人一樣丫
砲兵學長,我絕不灌水,左岸同胞確實是這樣,他們有句名言 "爹親娘親都比不上毛主席(人民幣)親"
就可以知道他們為了錢六親不認的程度是超乎我們想像,2005年前的陸幹對你不爽,表面上也不敢挑戰台幹
頂多私下打小報告或是說你壞話,近年來台商優勢不再,加上大陸政府開始保護他們自己人,90後年輕一代的
大陸員工根本不甩什麼管理制度,不高興不順心就跟你當面開幹,反正辭工了走出去到隔壁廠應聘照樣能上,哪會
怕你台幹或是台商

[ 本文章最後由 flymonster 於 2015-03-20 12:56 編輯 ]




發表評論
標題 (可選)
選項
禁用 URL 識別
禁用 表情
禁用 Discuz!代碼
使用個人簽名
接收新回覆郵件通知

       [完成後可按 Ctrl+Enter 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