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梯警備兵的澎湖軍旅回憶

東吉對我來說只是防區一編制據點
上面人員完全沒概念
唯一印象是每晚東吉燈塔的燈光會固定發光
讓我知道它的位置
一天我剛由台灣放完休假回到駐地
弟兄們正在發子彈
每人48發
我才換好軍服
就聽見外面催促
取槍拿上鋼盔帶上子彈袋沒拿上刺刀就飛奔而出
最後一名跳上卡車
到碼頭村長家的船已經生火
大家下車魚貫上船

[ 本文章最後由 a0921194 於 2019-11-23 13:46 編輯 ]
評論(57)



結訓離開新訓中心後
新訓結訓後
當然就是抽單位諾
在黑板上寫明的單位多到快寫不下
大家當然就很興奮的抽出自己的命運
抽的差不多時我們就發現很多單位都是補2-3人
更多的是1人
但有2單位是人數最多的
抽到的人都覺慶幸
因為有這麼多同梯
第2天答案揭曉
一大早就開始有單位出車來接兵
各式各樣的車
有裕隆旅行車
9人坐箱型軍車
軍用吉普車
軍用四分之三吉普車
軍用大卡車
摩托車
摩托車最妙
應該是路程不遠
因為抽到的弟兄就是背著大背包坐摩托車走了
那個穿寶藍軍服的長官就這樣騎摩托車帶他走了
我們大家揮手再見
可是最終我們也沒問出他上那去了
有些車上有噴字
甚麼團管區師管區都有
這些來帶兵的長官都穿草綠服
有一車來了3個長官打赤膊穿紅短褲
哇    全部的人都含淚揮手祝福他
紅短褲   白鞋  哇ㄡ
大家都慶幸還好只有一人
到中午要吃中餐
我們一樣整隊吃飯
還剩下很多人
大家比對就是剩人數最多的兩單位
終於 長官出現了
2位分屬兩單位
招我們集合點人數
要新訓中心派車
我們上車就把我們拉到火車站
上火車到高雄
在轉運中心等船
上船陸軍說他們去金門
不會吧
去金門
中字號真的很慢
半中間海軍還演習
雞飛狗跳
直到落日黃昏
才到馬公
2位長官招呼我們下船集合
哇    另一位長官帶的是坐車
我們   坐船
坐的是登陸挺
哇  全部吐光光
終於登上一片漆黑的地方
這是甚麼地方
碼頭上我們又集合又被分成好幾隊
各自被長官分頭帶開
一路上伸手不見五指
這是甚麼地方阿
只有長官有電筒
我們就高一腳低一腳的跟著摸黑在土路上前進
終於走到營區
也是一片黑
ㄟ  這裡都用馬燈
進門居然有人招呼我們吃點心
放下背包   被帶進餐廳  上面掛著兩馬燈
就在幾乎看不到吃的是甚麼  只知道是鹹稀飯
吃完只能到井邊上打一盆水擦洗一下
就上床睡覺
在疑惑中累到不行的睡著
早上一陣哨音完   後面跟著  "起床"
ㄟ  這裡還是軍中
睜眼又回到現實
起來終於看清楚身在何處
外面是一片枯黃的草地看上去就像被火燒過
一點生氣也沒有
僅有的兩棵樹都在山凹裡  也都長的好像快死了
一棵在營房邊一棵在井邊
舉目望去因為是一方山  所以地盡頭就接著雲
四周景象望去不像在海島反道是有幾分像是身處大漠
我們營房處一窪地內   四周沒有圍牆
這就是後面四個月我居住的營房四周景觀
四個月後我就又移駐他處



不知道支援演習算不算

83年中,約在我破冬後幾個月吧!
本連奉命組成一戰車排,由陳排帶領到新豐新庄子營區支援空特某營基地測驗
先去忙先

等會有空再來寫



引用:
原文由 輪保下士 於 2013-09-14 09:00 發表
不知道支援演習算不算

83年中,約在我破冬後幾個月吧!
本連奉命組成一戰車排,由陳排帶領到新豐新庄子營區支援空特某營基地測驗
先去忙先

等會有空再來寫
當時支援演習時該單位某副營長奉命管制我們戰車排,我排由一位官預43期裝甲科排長領軍前往報到。

起初的兩天該位副營長對我們還算客氣,第三天後便依照他們的操課方式對待我們!不過我們裝甲部隊有我們的操課方式,雖然一樣是陸軍不過就是與步兵的方式有很大的不同。

某日演習正式開始,該部隊依裁判官想定的狀況是遭遇敵部隊砲擊。
該位副營長便下令全體人員就地掩蔽,並挖掘散兵坑。只見我戰車排人員不動聲色的戰在原地!該位副營長這時火大了,氣乎乎的質問我排長:為何你們不挖散兵坑?
排長當下也慌了,回頭問6x梯的資深步科士官學長:砲長怎麼辦,要挖嗎?
只見該位資深士官學長向排長回答到:排ㄟ,我們裝甲兵戰時是不挖散兵坑的,我們作戰的時候都是在戰車裡面與戰車共存亡的!

這時該位副營長聽到後也就摸摸鼻子走了 ,當時的尷尬表情我至今難忘。哈哈哈



我 第二個駐地
我第二個駐地是搬進村落檢管站
這裡每天都像菜市場一樣熱鬧
村里的老人就會有很多故事
據說此島可是重要
說最早經營是海盜
荷蘭人駐守過
法國人磐據過
日本人建設很多防禦工事
就是日人引入居民做工
之後人们留下定居
因為島附近就是海潮洋流流經
只要船駛入流區
海洋就會帶來無盡的財富
另外珊瑚礁棚下也生長各種鯛魚
每年按季會來的小管 中管  丁香   烏魚
只要努力就取之不盡
所以民居此島
故事聽多了
就興起探密查因的想法
的確島上日人設施工事最多
而且挖掘很多土洞
因為年代已久
土洞很多已塌陷
但是從洞口就可想見規模
二次大戰如果有打到此地
可能會是另一個硫磺島
土洞不說光是水泥建設的工事
工事量就很驚人
我們駐守的營房砲堡觀測所防空陣地坑道地堡砲樓
夠壯觀吧
也有看起來像城跺像土堡的遺跡
我想這應該是清朝 荷蘭人 或法國人建的
一天突發奇想
這裡有很多人防守過
也發生過戰爭
那應該有證據在島上墳墓區
因此我開始利用時間去墳墓區
我膽小只敢在日正當中出大太陽天才去
日正當中就是我要犧牲自己午睡時間去
如此我還作表記錄也犧牲自己好多天午睡時間
跑遍全島墓葬地
真的被我找到
我找到墓碑上寫河南等等字跡因為時間久遠刻痕又不深所以看不清
我想這應該是清朝一軍士 墓
一天找到一破碎碑石
字跡明顯看出不是中文
應該是西方文字
只是碑文已經看不出字  可是你一看那排列有序的坑坑洞洞
你就知道是文字  只是糢糊的只有坑坑洞洞
我不知道碑座在那
也可能是人搬到此地
不過也許這就是有外國人埋葬此島証明
一時間  我好像跨越時代  想像一下
清朝兵丁在海灘
荷蘭人駐守海灘
法國人攻打海灘
日本人建築碼頭
他們在想甚麼在幹什麼
是何機緣來到此地
他們的命運發生甚麼大事
這些好像就是都只能想想就好
在資料史料中可能有記載嗎
這裡到底發生了那些戰事
從日人工事上結論此地一定有戰術上必爭之要
時間洪流此刻我很難想像這裡到底發生了那些歷史事件
一團問號

[ 本文章最後由 a0921194 於 2013-09-14 13:01 編輯 ]



管理公告

為節約網站資源,便利軍友瀏覽,會員編號4409  a0921194  暱稱cu 的軍友近日所發之各篇軍旅回憶主題,將於0914/2130集中至一個主題之下,標題暫訂"001梯警備兵的澎湖軍旅回憶"。




引用:
原文由 鐵男 於 2013-09-13 21:13 發表
在這段期間裡最特別的經歷算是打空包彈了
特別在哪裡?
因為我們在槍口加裝了制動器
讓我們的槍都能連續擊發
試過三發點放~~~OK耶

不過我得說~~山水社區的狗不怕槍聲
因為曾對一隻朝我狂吠的狗開槍嚇它 ...
我是海防的(1710T),當初也是駐守馬公山水13哨,有碰到過海軍及海軍陸戰隊在
山水沙灘搶灘演習,那次海防沒有參與
我站在瞭望哨看船隻進進出出,還蠻壯觀的!!



我在53高地
我在53高地
我下船背起背包
往53高地前進
有民營的小車可以到中社花宅
這代表我只須後半段走路
上車就是在台灣報廢的車吧
一半坐人一半載貨
其實就是貨車
人是多載是給你們給大家方便
車到中社人東西都下的差不多
老闆問我去那裡
我說去53高地
他告訴我他車子還可以載我一程
因為有貨送前面村莊
就這樣讓他再載一程
哇那可是一公里快二公里
用走的加上背包加上太陽
那可夠嗆
在莊頭我下車
我闆說我們是保衛家鄉的兵所以不收錢
剛來此島就倍感窩心
這是個友善熱情的島
背起背包延路前進
53高地我來了
經過一大片草坡
現在是春末夏初
一陣風略過草坡
草坡立刻變身成綠色海洋
草浪隨風
瞬息萬變
我佇腳放下背包
欣賞這變化無窮的草舞
想起劉家昌的歌
草浪緩緩推來推去真叫人著迷
不過這裡的風可不是那無力的微風
這裡的風像日本出沒無常的隱者  無法捉摸
像一首高亢集奏的交響樂
有獨奏的委婉也有合奏的震撼
忽而停止瞬息間萬馬奔騰
引動的草浪變換無窮
草坡只是一跼限舞台
小草是根著於大地無法移動
可是它們並不想就這樣草草一生
風給了不會動的草全新的生命
草用它柔軟的身驅在風的引領下
正在為我演奏草的生命交響曲
正在看的入神渾然妄我
好大一聲叫我
可能是風大我完全沒聽見有人叫
直到   ㄟ    你是耳朵有問題
我們在上面喊破喉嚨你都聽不見
喔 這樣ㄡ  我真沒聽見  我答
好漂亮的草地   我說
漂亮甚麼    早叫老百姓來割   到現在沒來割
要割   這般如此美麗的草坡
好了  大太陽底下沒曬昏  喜歡曬   走上去了
我們還以為這次調來的上不來53高地   那就問題大了
我隨他上到53高地   一日本人建的觀測所
往後數月的家



[/img][img]

[/img]

這應該是警備橋隧連官兵守防的照片
警備兵流傳的照片極少,是因為警備的關係嗎
還是陣地偽裝帽也用於警備兵很有意思



回台受訓的的路上
回台受訓的的路上
離島通訊無線電是主力
我要去新店受訓
起程赴新店
因為當兵有的是時間
我選擇坐船坐火車
買好船票
坐在旅客休息處
因為去受訓時間不長我只有簡單行囊
身穿便服像個學生
因為駐離島  我們從來不要求頭髮
所以穿上便服絕對看不出來是兵哥
休息室人越來越多
大家提著行理排隊準備登船
人還不少
人群中見一女子白色洋裝
黑色絲襪黑鞋
也在上船人群中
受檢上船
因為檢查的是我港T
他一比我倆相視而笑
他問了一句   回台灣阿   我答   受訓
揮手轉身我上船
在船倉找位置  找到但我不想坐
因為外面好天氣風和日麗
等船開動快出港
我趕緊往上面甲板跑
找到前輩有交代的好位置
那船甲板上  你看好陽光在那面  相反面裝救生艇架子下  好位置
一路遮陽又欣賞美麗海天一色
跑到目的地
非常驚訝
因為有人早就來佔了   還是個女的
就是那身白洋裝那位
還記得她穿著黑絲襪黑鞋嗎
我記得我是這樣開口的
ㄟ   兩頭黑你怎麼佔我位置
我突然被那回頭的大眼睛
那雙已經開始撼衛權利的大眼睛   怒視瞪我
瞪的我有點心虛也有點心動   也有一點很奇怪的情緒  反正很多
接下來就聽見   這是你的位置   你票拿出來看
我伸手作示伸褲子口袋拿票
可我話鋒一轉言到
ㄟ   看就看  那麼凶  你凶誰
她看我不示弱   反而給個笑臉
兩人相視而笑
接下來是她提的
說到   我們同船就是有緣  要友善一點  這裡擠我們兩個沒問題
再多兩人應該也可以
一起坐如何
我被那命令式的語氣完全征服(好多年後聽到歌就會想到她)
只有一句     好
她問我    為何叫她兩頭黑
我答   你中間白洋裝上面黑頭髮下面黑鞋
不是兩頭黑   是甚麼
何況我又不知道你名字  當然叫你兩頭黑
她很爽快把名字家世報一番
當我知道她叫陳美枝時
我笑到不行   我說你是你們陳家一隻美麗的花所以叫這名
我知道他們在高雄有家   澎湖是老家   他是回來看阿嘛祖母
他問我是幹什麼的   我不是有意欺騙她  我只是嫌麻煩  不想表明軍職身份
我說我是學生   現在回新店上課
問我那個學校  我說了我畢業的學校
就這樣船已到海中央四面都看不到陸地
我倆站在船欄邊可以望遠方海天一色
她高呼像個天真的孩子
跟我說這是她最愛的景色
她的頭髮吹到我的臉上有一股香氣
我說 ㄟ  陳美枝  你怎麼可以派頭髮來打人
她聽了回頭笑著說   打你剛剛好
接著把頭髮甩到另一邊
迎風一吹頭髮全亂了
她用手指梳頭
整理好
我說你頭髮有味道
她轉頭  抓著髮稍  凑到我鼻子上
問   很臭    我前天才洗的
我真的暈船了
我真是有幾分不真實
暈乎乎  似夢非真的感覺
這是老天爺
看我旅途枯燥   軍旅生活平淡
掉下一女為你解悶嗎
我自己頭昏了
幾個小時的航程中    我們變成男女朋友嗎
雖然只有幾小時
可是我們可以說都互相有初步認識
除了克意不想讓對方知道的   其他都是真實的
我不知她對我隱瞞甚麼   或許有或許都是真的
我當時還沒有和女孩單獨約會或相處過
這一切都發生的那麼快  那麼的不真實
她和我一起就是那麼的無拘無束天真活潑
她長的不能說是漂亮
但也是五官端正唇紅齒白
就是皮膚有一點攸黑
不過身材修長一付好衣架子
聊累了她居然靠在我肩上小憩
哇  這不是讀書時那些班對系對一對對   獻煞我們這些頹子的情景
我在船上3個小時就進展如此
船要進高雄港了
我真的越來越不真實的感覺
船要靠港了
我們下艙
遇見兩中年婦人和兩小孩
經介紹知一是其母一是其嫂小孩是其姪兒姪女
因為船已靠妥
我們下船後我邀請大家到對街小館便餐
其間大家又聊了一些
我因為還要趕去高雄火車站北上
大家就此別過
臨別她揌給我一小紙條
上面有高雄縣xx鄉及電話號
我因時間關係匆匆置入背包  也沒留下聯絡方式
我受訓其間時間緊湊等結訓小紙條已不知去向
其間我還照著聊天印象去湖西找過
沒找到   這算是初戀嗎
我沒找到她  可是我把這個密密一直放在心理
變成自己的私房密密   也算是軍旅回憶另一章   也是南柯一夢




其實我當時就一直以為是先人跳  
那有那好事
這也是我有所隱瞞的原因
出門在外凡是小心
她母親還一直邀我去她們家
這也是不經意遺失紙條原因
經後去找又不得其門
好像只有登報才有效
退伍後很快就有女友
陳美枝  那要去高雄
放在心裡就好

[ 本文章最後由 a0921194 於 2013-09-18 14:53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yilitseng 於 2013-09-12 23:09 發表

東吉在75-76年時頂多一個步兵排駐守,我同梯一個步科預官就是最高指揮官,他說當島主一年間沒穿過長統帆布皮鞋,都是穿布鞋。東吉島駐軍的採買都是搭漁船回台灣採買,也不用等返台假了。
還不用理髮   一次東吉弟兄回馬公  住英雄館  被館長捉去理法   還說那有這樣的兵   一問才知東吉來的  八個月才出來一次   理髮免錢  館長請客  陳年往事 介此一談

路人 112.104.88.x


引用:
原文由 阿程 於 2013-09-17 10:50 發表




這應該是警備橋隧連官兵守防的照片
警備兵流傳的照片極少,是因為警備的關 ...
這張照片中的弟兄完全沒有〝敵情觀念〞走在鐵軌上是犯了大忌啊!花蓮新城前幾年幾個道班工人不是在工作時疏忽被急駛而來的火車撞死了好幾個!終日打燕終被燕啄!越是熟門熟路每天例行的公事越是得當心!魔鬼就藏在疏忽大意之中!不可不慎!最近國防部維修冷氣發生爆炸!因而造成工人與弟兄重傷殞命就是例子。小心再小心確認再確認!



引用:
原文由 阿程 於 2013-09-17 10:50 發表



這應該是警備橋隧連官兵守防的照片
警備兵流傳的照片極少,是因為警備的關 ...
如同當兵在馬祖學長所說的沒有"敵情概念", 照片左一這位弟兄雙手拿手電筒, 步槍竟然是靠彈夾掛在S腰帶上然後用大臂夾著,
槍背帶也沒用就垂在那邊, 一但有狀況時還真不知要怎麼應變...

過去守海防時也常要一手提一個類似照片中那把藍色的強光手電筒, 另一手拿會哨及狀況記錄本,
再來不管怎樣就是肩槍或大背槍囉, 不然遇到長官督導時怎麼能跑得快...



青溪山莊
青溪山莊
我坐上火車
當年軍人只能坐平快
高雄台北要5-6個小時
車過新竹就有一種親切感
有回家的感覺
回到台北真是好親切
先從後站出去
到市場吃一下台北的豆漿油條
吃碗粳湯肉粽
然後才去找公路局車站
找到往宜蘭的車
還有半個多小時才發車
我就到重慶南路上隨便走
看看台北的小妞
到小攤上買一包kent放在包里
想去到受訓地方做做人情
上車車往台大延羅斯福路前進
當年過公館後就很少房屋一付鄉下景觀
車過新店下車人多上車人也多
我要到大崎腳
我向車掌小姐說到大崎腳站放我下車
大崎腳站到了車掌小姐示意我下車
這裡可真鄉下
有一老伯騎自行車而來
我趕忙攔下他
他報我往營區的路
延溪邊小路前行
見一水泥橋
橋那頭有一門樓上書青溪山莊
我國中讀青溪國中
如今見這青溪山莊
就是很親切
人生好像就是會和抹些事務東西有連結
進去報到開始受訓
每天早上一定要跑步上對面農路上山到一廟寺折返
是我受訓的深刻記憶
每天跑無論晴雨
好像期間就是沒下過大雨
還是大雨都在星期日下
反正是每天跑步上山




結訓後才聽說我們區隊長
是綠指部職訓隊來的
把我們當管訓隊帶
還好時間不長
他們帶管訓的好像都有點畸形
好理加在我們單位好多了

[ 本文章最後由 a0921194 於 2013-09-18 15:37 編輯 ]



土地公
土地公

因為有人快退伍
他調回隊部我去補他
去的地方叫土地公
我順著小路進村莊
一共就是十幾戶人家
是一小聚落
我們一共3人
沒有哨所
借住在無人的空屋
它是村頭最靠海邊的房子
居住品質最差
但對我們正合用
因為它正面對海灣沙灘
幾十條小船舢舨塑膠筏就躺在沙灘上
沒有港口
漲潮才啟航
如果要隨時走船就要停於深水
我們和船老大和助手一起乘膠筏去
完手續他們出發我們駕膠筏回來
就因為有幾十條船我們才留在這裡
這裡沒有衛哨勤務
但要有一人睡前面行軍床
兩人睡後面
有事前面的起來
罩不住再叫後面
所以我們沒有休假
也天天像度假
因為每天只穿短褲汗衫拖鞋過日子
除了去分隊拿菜
換上軍服騎自行車去這是每天大事
因為沒有冰箱所以每天去
我們也在旁邊只剩山牆的廢屋裡種菜種辛香料
夏天種澎湖絲瓜
也養雞就有雞蛋吃
老百姓會送我們魚
我們的小日子可以說是愜意
村里多半是老年人
小孩多半是國小的孩子
只有兩家有大女孩
一個在台灣讀高中
一個在分部讀國3
我們煮飯的因為每天去分隊拿菜
就順便用自行車載那國3的去上學
那當然就是沒多久就愛上了
隊長知道了
大怒  把煮飯的調回隊部看管
隊長說你也快退伍了
退了以後愛幹什麼都行就是現在不准
他走了我們就經常吃一鍋菜飯
就是飯也在裡面菜也在裡面那種
煮魚湯是我最高興
還好隔三差五的就有人送鮮魚
煮湯真是好吃
我們常吃到魚下鍋還在動的魚
煮魚湯甚麼都不放就好吃到不行
晚上看海龜上岸產卵是娛性節目
一天軍械要我們繳彈殼
我們兩個
就把櫃子裡的卡賓槍和左輪拿出來
帶著軍毯
鋪在地上收彈殼
兩人就去海邊山凹處射擊
把海邊海水潮上來的廢棄物
拿來廢物利用
我們把那些東西廢物置於石頭上
兩人開始射擊比賽
打一下午彈殼就夠了
我們就在海邊練槍
打的很過癮


又想起一事可提
我們廚師調回隊部嚴管
新補來的弟兄
剛到就心情不好
我們都認為他是不習慣來這裡
再三追問
才知他正處於兵變失戀中
這麼荒涼的偏村完全被封閉於此
寫信要好久
公共電話沒有
他鬱足是一定的
後來他自己說出一事
說他女友父親是拍電影
拍了一部片正在台北上檔
他就被告知要來土地公
那上檔的片名叫土地公
就是嘛人生就是會和某些事某些東西會奇妙的連結
我和他之後好到至親比親兄弟還親
他帶來一件東西讓我倆很忙很不寂寞
那東西叫吉他   我們那有了弦樂之聲

[ 本文章最後由 a0921194 於 2013-09-19 10:04 編輯 ]



甜蜜的回憶 留下一絲愁悵 不過民國六零年代晚期 敢穿黑絲的女孩不多喔 來 老師音樂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f9Uh91AJs4

在寂寞的旅途中,
偶然地與他相逢,
他的笑靨,
使我神往,
他的眼睛,
使我迷惘。
啊﹍﹍是什麼力量,
將他的影子,
映入我心坎。
啊﹍﹍是什麼力量,
將他的影子,
映入我心坎。

在愛情的旅途中 ,
依偎地與他同行 ,
他的細語,
使我迴想,
他的深情,
使我盪漾。
啊﹍﹍是愛的力量,
將他的影子,
映入我夢鄉。
啊﹍﹍是愛的力量,
將他的影子,
映入我夢鄉。


[ 本文章最後由 阿達天兵 於 2013-09-18 12:58 編輯 ]




發表評論
標題 (可選)
選項
禁用 URL 識別
禁用 表情
禁用 Discuz!代碼
使用個人簽名
接收新回覆郵件通知

       [完成後可按 Ctrl+Enter 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