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臥底兵 70年代聯勤警衛兵故事

小弟在眾前輩前班門弄斧,試將真實事件改用第三人稱的小說方式改寫,
以免造成當事人的困擾,同時看起來或許會比較輕鬆一點

組織細胞大爆發
細胞是什麼
小曾在關東橋新訓中心選兵時,被上級政戰單位挑選為「組織細胞」。
小曾的教育班長孫班長事後得知這件事情跟小曾說:「你ㄟ害,怎麼去當細胞呢?那個就是爪扒仔阿,你下了部隊被上級知道的話,你會倒大楣的。是哪個單位挑你當細胞的?」
小曾也搞不清楚剛剛那位掛蝴蝶兵科的中校是哪個單位的,只能對著班長說:「我也不知道阿,那位長官只給我一個信箱號碼與一個收件人名字,還有500元的郵票,他要挑我,我也不敢說不要阿」

孫班長很擔心的是到底是哪個單位來這個聯勤兵新訓連佈建組織細胞,如果是他們聯勤的政戰單位來佈建,那應該沒甚麼大礙。最怕的是國防部政戰總部來佈建,那兩週前我背值星的時候受連長下令半夜帶著全連新兵去盜取營區內施工包商的砂石,這件不法行為要是被這些不知死活的菜鳥細胞檢舉(那個年代並沒有爆料一詞,孫班長只能想到的是檢舉兩個字),我就死定了。

要是東窗事發的話,那個卑鄙奸詐的許連長肯定是不會承認是他下令的,到時候我豈不是兵當不完?想想真是可怕,看來我得對這些剩兩週就要結訓的新兵好一點,不能再用關東橋那些傳統的整兵手段對待他們了。
孫班長心念已定,慈眉善目地對小曾說:「小曾,我們也相處一個多月了,我想你不會騙我的,算了,不用回答我這個問題了。還有,結訓前如果有什麼問題的話,都可以來找班長,班長會全力幫你解決的。」

小曾被孫班長的態度大轉變弄得有點莫名其妙,這個新訓連在關東橋已經被這些如狼似虎、可謂心理變態的教育班長惡整了一個多月。只剩半個月就要結訓了,為什麼班長一聽到我被挑選為組織細胞就對我這麼好?細胞倒底是作什麼的,會給我的軍旅生活帶來好運或是惡運呢?

由於只剩三天就要放長達一週的探親假,小曾對於孫班長在最後階段的示好毫無感覺,只希望這三天趕快過去,越早逃離這個令人淚灑的地獄越好。至於組織細胞是幹什麼的,以後再說吧。

好細胞需要放置到壞器官裡面
小曾放完探親假回來,剩沒幾天就要分發部隊了,新訓中心也不再操兵了,頂多是出些不痛不癢的公差,日子過得還算悠閒。

某日連上突然出現一位消失已久的人物,這位不速之客是本連的前任輔道長,在新兵開訓後兩周就被調離本連。新兵們對這位中尉輔導長普遍具有好感,至少他不會用三字經咆嘯新兵,體罰凌虐的勾當也輪不到他出手。

那為什麼消失已久的輔導長又出現在連上呢?現任的輔導長把部隊集合在教室內,把部隊交給老輔導長指揮。老輔導長開始講一些下部隊的事情,聽起來都像老生常談,不痛不癢。講了十來分鐘後,輔導長話鋒一轉,開始說一般部隊的辦公費用有限,如果要完成上級交付的任務,有時候會出現一些不合情理的作為。

例如旅部規定本連要在半個月內完成野戰教練場的水泥人像,但是旅部並沒有發給合理的材料費。像這種情形許連長實在是難為,可是又不得不去完成旅長交代的任務,像這種狀況下,如果連上有一些比較不符合常態的作法時,相信各位弟兄應該能諒解與包容。

大部分的新兵戰士都聽得一頭霧水,不曉得輔導長在說什麼。只有少數像小曾這種教育程度較高的人,知道他在說三、四周前,全連新兵半夜帶臉盆去偷挖包商砂石的事情。

輔導長看大家毫無反應,心中一則以喜,一則以憂。
喜的是這票死菜鳥好像忘記了,那一夜月黑風高時,81個人一起去偷東西。或者他們根本不知道那是偷,以為只是單純的搬運公差。
憂的是根據孫班長的線報,有不明的政戰單位在這群新兵內佈建組織細胞。到底是那個單位來佈建的?又有哪些人變成了細胞?這些細胞會不會再放探親假期間就向那位佈建的政戰中校報告兵器連半夜盜採師部營區內施工包商的砂石呢?

忐忑不安的輔導長最後只得說:「不管在這一個多月來各位弟兄在關東橋過得是否愉快?有道是好來好去,各位即將分發到快樂的聯勤單位去當爽兵,如果連上長官有得罪各位的地方,輔導長在這邊代表他們致歉。反正陸軍、聯勤各不相干,以後很難再見面,有不愉快的地方就在這邊做個結束。」
此時大部分的聯勤新訓戰士聽得很是感動,居然熱烈鼓掌表示支持。而少數聽得懂的人,為了避免被輔導長盯上,增加無謂的困擾,也都鼓起掌來。

小曾因為是目前唯一曝光的細胞,為了表示自己的忠誠,鼓起掌來更是賣力。尤其輔導長那段「各位即將要去當聯勤爽兵…」的說法,更讓小曾聽起來就很爽。

無論如何,該兵器連的危機總算在前任輔導長回來處理後,看似沒有立即的危險。至於倒底這個「連長下令,班長帶隊偷竊」的事件會不會東窗事發,則還有待觀察中。至少旅部要求的工程,在沒有撥發足夠材料費的狀況下,總算如期完成過關了。

當事人孫班長心中其實有另外一個疑問,旅部真的沒有撥足夠的錢下來嗎?有沒有可能是有撥錢下來,而被中飽私曩掉,再叫我帶人去偷回來?反正出事情的話,一定都是推給我,錢是他們在賺,黑鍋給我背,真是他mother賤!沒辦法阿,不照連長的意思辦,他就不簽我假單。

而小曾的想法是,反正下禮拜我就要去當爽兵,我幹嘛去管你們這個爛兵器連的鳥事?講那麼多,誰有空鳥你阿?

其實小曾不曉得的是,當他同意當組織細胞時,他就不可能被分發到爽單位了。

在小曾入伍的前幾年,聯勤警衛部隊發生了幾件菜鳥抓狂槍殺長官或舉槍自戕的軍紀事件(註:可參考陳為民所著”軍中鬼話”之南港排 排長衣冠塚事件)
勤指部(勤務部隊指揮部之簡稱)政戰保防系統就開始在新兵中佈建,以求禁絕不當管教與體罰凌虐,避免類似事件再度發生。當小曾同意當組織細胞後,他就成為勤指部警衛部隊的一員,註定要拿槍站衛兵或輪值安官到退伍。所謂的聯勤爽兵已經與他無關了。

當可憐的小曾還在幻想以後的爽兵生涯時,他不知道他已經自一個虎口走向另一個比關東橋更恐怖的虎口中…….(未完待續)

字體大小與段落會再調整改進

[ 本文章最後由 uk3196du 於 2013-01-21 14:12 編輯 ]
評論(1122)



引用:
原文由 Alona 於 2019-02-16 07:37 發表
徵集作業是 縣市政府的業務,鄉鎮市區公所代辦,原先的〝專列梯次〞有兩種狀況:
一.已經被選定的人公所就要在 徵集名冊上註記〝兵科〞遵照 徵集計畫公函 進行徵集作業,徵集入營。
二.沒有指定〝兵科〞的專列人員 ...
感謝先進賜教

大哥您人像下面的title讓我覺得很好奇. 又有陸官, 又有政戰專修班. 這貌似應該有滿多的故事吧.

話說, 昨天走在人行道上差點碰到一位戴身材瘦瘦但很精壯的老先生. 我抬頭看了一下. 破舊的運動帽上面繡著"陸軍第一士官學校". 不禁肅然起敬, 應該是老前輩無誤!



引用:
原文由 cjy111 於 2019-02-16 15:03 發表


感謝先進賜教

大哥您人像下面的title讓我覺得很好奇. 又有陸官, 又有政戰專修班. 這貌似應該有滿多的故事吧.

話說, 昨天走在人行道上差點碰到一位戴身材瘦瘦但很精壯的老先生. 我抬頭看了一下. 破舊的運動 ...
回 老兄弟 安安。早先入伍軍校是陸官沒錯,後來又受分科教育所以兩個出處。

有興趣請參閱個人回憶〝小鬼輔導長〞,敬請指教。



引用:
原文由 Alona 於 2019-02-16 16:00 發表


回 老兄弟 安安。早先入伍軍校是陸官沒錯,後來又受分科教育所以兩個出處。

有興趣請參閱個人回憶〝小鬼輔導長〞,敬請指教。
剛看了一下, 感謝前輩大作. 我丈人也是隨軍後撤的娃娃兵 (十出頭歲時就被強徵, 來台時還不到二十吧).  先父則是隨軍後撤的小鬼頭 (十五吧, 但沒被強徵入伍).

下次回湖口看看有沒有辦法讓丈人看的到前輩的大作. 再次感恩!



引用:
原文由 Alona 於 2019-02-16 07:37 發表
徵集作業是 縣市政府的業務,鄉鎮市區公所代辦,原先的〝專列梯次〞有兩種狀況:
一.已經被選定的人公所就要在 徵集名冊上註記〝兵科〞遵照 徵集計畫公函 進行徵集作業,徵集入營。
二.沒有指定〝兵科〞的人,有專列兵科梯次徵集需求時,按照陸軍軍種與教育程度 選取徵集對象,徵集計畫先到〈公文日期〉得先做徵集作業。這部分依照籤號順序抓取選員。沒有投機、不公平的機會,因為公文與徵集名冊必須相符,繳交畢業證書是登記可以納入優先梯次徵集,之間也要照籤號順序選員。可徵人數列表納管。在學緩徵,其中學業成績二一的人員變動比較繁瑣,但有專列梯次〈政戰、聯勤、警備〉時,這部分的役男這些人會跳過〈因為還要求學〉,隔年就以陸軍兵科徵集。

徵集作業都很嚴謹,承辦人等接受〝兵役法〞妨害兵役約束,作業無可置喙〈有些狀況可能是巧合所致〉。
小的入伍情況就蠻神奇的
跟上述作業都搭不上
也是很奇特

專科延畢
寒假拿到畢業證書
拿去鄉公所撤銷緩徵(陸一特變陸二特)順便拜託兵役課早點應召當兵
72年五月四日跟一般兵1420梯次苗栗斗煥坪新訓中心入伍
五月底脫離1420梯次(結訓)搭火車被遣送去台中坪林新訓中心抽141?梯(真的不知道是那一梯)抽剩的籤
而同梯(1420)的還要新訓一個月才結訓
六月分發到高雄橋頭經供處(一大片甘蔗林內)
又分發到高雄鳳山經保廠(衛武營新訓中心一牆之隔)
直到74年三月十九日退伍(扣除45天)
退伍令商上的  應徵期(梯)次及役別欄---1420梯次大專常備兵
夠玄疑吧
更玄疑的是19年後的退伍日發生不可以破案的槍擊案

uk3196du 金錢 +24 槍擊案都你害的嗎
這個只有天知地知 還有一個不能說

[ 本文章最後由 1420 於 2019-02-20 11:26 編輯 ]



宜蘭市化龍一村舊眷舍 將花7800萬元修復
化龍一村座落的基地,是清代宜蘭地區最重要的軍事基地「武營遺址」;日治時期,日人改為練兵場及憲兵分屯中隊,二次大戰作為日軍野戰醫院,名為「衛戌醫院」,日本政府並在醫院週邊興建日式房舍,作為醫療人員的宿舍及儲物間等。

1949年,國民政府遷台接收日遺房舍,將原本在中國天津生產通訊器材和電池的聯勤204廠撤遷至此;1957年軍方因電池需求急速增加,原來產量不敷使用,利用美援在礁溪興建新廠,宜蘭市的廠房改作聯勤204廠倉庫。

除了廠房,聯勤204廠接管週邊的日遺房舍,提供給電池廠軍官作為宿舍共56戶;後因宿舍不敷使用,1964年新建19戶提供入住,逐漸形成眷村。

化龍一村現遺留8棟建築群,5棟為二戰終戰後設置的眷舍,3棟為日治時期興建的眷舍,2015年登錄為宜縣歷史建築,土地部分縣府研擬向國防部辦理移撥作業。(資料來源:國家文化資產網、宜蘭縣政府;記者林敬倫整理)

讚!讚!讚!
驚訝、驚喜

礁溪廠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化龍一村甚至是在天津的通訊電池廠

路人 49.217.168.x


兄弟我週日去了彰化 參加大甲媽遶境一日行程
將所見所聞製成短片 與大家分享


[ 本文章最後由 uk3196du 於 2019-04-18 00:31 編輯 ]



請網站管理員幫幫我
我是上兵偽造文書 我不小心登出後忘了密碼
也忘記多年前設的提問
有沒有辦法查到密碼 記到我的信箱
信箱是 uk3196.du@msa.hinet.net
感恩


路人 218.173.169.x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218.173.169.x 於 2019-05-02 13:08 發表
請網站管理員幫幫我
我是上兵偽造文書 我不小心登出後忘了密碼
也忘記多年前設的提問
有沒有辦法查到密碼 記到我的信箱
信箱是 uk3196.du@msa.hinet.net
感恩
為避免遭人冒名,請先寄信到andro0918@yahoo.com.tw,與您確認後即處理。



引用:
原文由 猛沃營參一 於 2019-05-02 13:48 發表


為避免遭人冒名,請先寄信到andro0918@yahoo.com.tw,與您確認後即處理。
已收到來信,登入如仍有問題,請即告知,謝謝!



因爲成功嶺接新訓時大都比照大專集訓的訓練方式,比較不會操兵,結訓後分發到部隊就不像其他新訓中心的士兵耐操。
引用:
原文由 uk3196du 於 2012-09-04 01:06 發表
在部隊中有來自各中心的兵 比較之下 我還是覺得關東橋來的適應環境比較快
比較不會被部隊中的班長修理得很慘 因為早就吃過很多大虧了
我下面的說法如果有得罪人請多包涵
來自成功嶺的新兵通常銜接時 被班長與老鳥 ...




您好!小弟在台鐵服務30餘年,您的同學大名是?說不定認識喔!
引用:
原文由 uk3196du 於 2012-12-23 01:16 發表
蘇澳北嶺總機 金錢 +2很奇怪!我72-73年都在宜蘭.羅東.蘇澳,收假做過台鐵自強.莒光.復興,沒印象

老學長 你的記憶沒錯 光華號有跑西部線與花東線 但是沒跑過北迴線
但是我對那列火車被塞爆的景象 印象非常深刻
為 ...




前陣時間再忙些別的事情, 回來後發現沒看到學長(聯勤103梯)新的回覆

報告學長, 有機會的話能發信給我嗎?

上周去羅東玩耍時突然想到不知如何和學長連絡.......還是懇請學長先加入社團發個站內信, 這樣不違反社規也能順便交換一下FB, Line吧




發表評論
標題 (可選)
選項
禁用 URL 識別
禁用 表情
禁用 Discuz!代碼
使用個人簽名
接收新回覆郵件通知

       [完成後可按 Ctrl+Enter 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