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臥底兵 70年代聯勤警衛兵故事

小弟在眾前輩前班門弄斧,試將真實事件改用第三人稱的小說方式改寫,
以免造成當事人的困擾,同時看起來或許會比較輕鬆一點

組織細胞大爆發
細胞是什麼
小曾在關東橋新訓中心選兵時,被上級政戰單位挑選為「組織細胞」。
小曾的教育班長孫班長事後得知這件事情跟小曾說:「你ㄟ害,怎麼去當細胞呢?那個就是爪扒仔阿,你下了部隊被上級知道的話,你會倒大楣的。是哪個單位挑你當細胞的?」
小曾也搞不清楚剛剛那位掛蝴蝶兵科的中校是哪個單位的,只能對著班長說:「我也不知道阿,那位長官只給我一個信箱號碼與一個收件人名字,還有500元的郵票,他要挑我,我也不敢說不要阿」

孫班長很擔心的是到底是哪個單位來這個聯勤兵新訓連佈建組織細胞,如果是他們聯勤的政戰單位來佈建,那應該沒甚麼大礙。最怕的是國防部政戰總部來佈建,那兩週前我背值星的時候受連長下令半夜帶著全連新兵去盜取營區內施工包商的砂石,這件不法行為要是被這些不知死活的菜鳥細胞檢舉(那個年代並沒有爆料一詞,孫班長只能想到的是檢舉兩個字),我就死定了。

要是東窗事發的話,那個卑鄙奸詐的許連長肯定是不會承認是他下令的,到時候我豈不是兵當不完?想想真是可怕,看來我得對這些剩兩週就要結訓的新兵好一點,不能再用關東橋那些傳統的整兵手段對待他們了。
孫班長心念已定,慈眉善目地對小曾說:「小曾,我們也相處一個多月了,我想你不會騙我的,算了,不用回答我這個問題了。還有,結訓前如果有什麼問題的話,都可以來找班長,班長會全力幫你解決的。」

小曾被孫班長的態度大轉變弄得有點莫名其妙,這個新訓連在關東橋已經被這些如狼似虎、可謂心理變態的教育班長惡整了一個多月。只剩半個月就要結訓了,為什麼班長一聽到我被挑選為組織細胞就對我這麼好?細胞倒底是作什麼的,會給我的軍旅生活帶來好運或是惡運呢?

由於只剩三天就要放長達一週的探親假,小曾對於孫班長在最後階段的示好毫無感覺,只希望這三天趕快過去,越早逃離這個令人淚灑的地獄越好。至於組織細胞是幹什麼的,以後再說吧。

好細胞需要放置到壞器官裡面
小曾放完探親假回來,剩沒幾天就要分發部隊了,新訓中心也不再操兵了,頂多是出些不痛不癢的公差,日子過得還算悠閒。

某日連上突然出現一位消失已久的人物,這位不速之客是本連的前任輔道長,在新兵開訓後兩周就被調離本連。新兵們對這位中尉輔導長普遍具有好感,至少他不會用三字經咆嘯新兵,體罰凌虐的勾當也輪不到他出手。

那為什麼消失已久的輔導長又出現在連上呢?現任的輔導長把部隊集合在教室內,把部隊交給老輔導長指揮。老輔導長開始講一些下部隊的事情,聽起來都像老生常談,不痛不癢。講了十來分鐘後,輔導長話鋒一轉,開始說一般部隊的辦公費用有限,如果要完成上級交付的任務,有時候會出現一些不合情理的作為。

例如旅部規定本連要在半個月內完成野戰教練場的水泥人像,但是旅部並沒有發給合理的材料費。像這種情形許連長實在是難為,可是又不得不去完成旅長交代的任務,像這種狀況下,如果連上有一些比較不符合常態的作法時,相信各位弟兄應該能諒解與包容。

大部分的新兵戰士都聽得一頭霧水,不曉得輔導長在說什麼。只有少數像小曾這種教育程度較高的人,知道他在說三、四周前,全連新兵半夜帶臉盆去偷挖包商砂石的事情。

輔導長看大家毫無反應,心中一則以喜,一則以憂。
喜的是這票死菜鳥好像忘記了,那一夜月黑風高時,81個人一起去偷東西。或者他們根本不知道那是偷,以為只是單純的搬運公差。
憂的是根據孫班長的線報,有不明的政戰單位在這群新兵內佈建組織細胞。到底是那個單位來佈建的?又有哪些人變成了細胞?這些細胞會不會再放探親假期間就向那位佈建的政戰中校報告兵器連半夜盜採師部營區內施工包商的砂石呢?

忐忑不安的輔導長最後只得說:「不管在這一個多月來各位弟兄在關東橋過得是否愉快?有道是好來好去,各位即將分發到快樂的聯勤單位去當爽兵,如果連上長官有得罪各位的地方,輔導長在這邊代表他們致歉。反正陸軍、聯勤各不相干,以後很難再見面,有不愉快的地方就在這邊做個結束。」
此時大部分的聯勤新訓戰士聽得很是感動,居然熱烈鼓掌表示支持。而少數聽得懂的人,為了避免被輔導長盯上,增加無謂的困擾,也都鼓起掌來。

小曾因為是目前唯一曝光的細胞,為了表示自己的忠誠,鼓起掌來更是賣力。尤其輔導長那段「各位即將要去當聯勤爽兵…」的說法,更讓小曾聽起來就很爽。

無論如何,該兵器連的危機總算在前任輔導長回來處理後,看似沒有立即的危險。至於倒底這個「連長下令,班長帶隊偷竊」的事件會不會東窗事發,則還有待觀察中。至少旅部要求的工程,在沒有撥發足夠材料費的狀況下,總算如期完成過關了。

當事人孫班長心中其實有另外一個疑問,旅部真的沒有撥足夠的錢下來嗎?有沒有可能是有撥錢下來,而被中飽私曩掉,再叫我帶人去偷回來?反正出事情的話,一定都是推給我,錢是他們在賺,黑鍋給我背,真是他mother賤!沒辦法阿,不照連長的意思辦,他就不簽我假單。

而小曾的想法是,反正下禮拜我就要去當爽兵,我幹嘛去管你們這個爛兵器連的鳥事?講那麼多,誰有空鳥你阿?

其實小曾不曉得的是,當他同意當組織細胞時,他就不可能被分發到爽單位了。

在小曾入伍的前幾年,聯勤警衛部隊發生了幾件菜鳥抓狂槍殺長官或舉槍自戕的軍紀事件(註:可參考陳為民所著”軍中鬼話”之南港排 排長衣冠塚事件)
勤指部(勤務部隊指揮部之簡稱)政戰保防系統就開始在新兵中佈建,以求禁絕不當管教與體罰凌虐,避免類似事件再度發生。當小曾同意當組織細胞後,他就成為勤指部警衛部隊的一員,註定要拿槍站衛兵或輪值安官到退伍。所謂的聯勤爽兵已經與他無關了。

當可憐的小曾還在幻想以後的爽兵生涯時,他不知道他已經自一個虎口走向另一個比關東橋更恐怖的虎口中…….(未完待續)

字體大小與段落會再調整改進

[ 本文章最後由 uk3196du 於 2013-01-21 14:12 編輯 ]
評論(1131)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110.26.69.x 於 2019-01-31 01:11 發表

你沒看過廠花?晚了-步? 哈!那是102梯參四給的評語:風韻猶存
啥冰箱?怎沒印象?該不會是把歇業的褔利社記成排部了了.我記得福利社大約在排長室跟業務室的正下方
老兵曾教我-招:把軍煙側面接合處撕開,裡 ...
別提甚麼廠花了, 剛下去的那段時間被106梯搞的眼都花了. 還好後來找到和平相處之道. 你不犯我我不犯你. 各位想睡就睡, 哨所上該準備好的菸準備好. 咱們這梯會保護好學長的說......XDDD

(最嚴重的那次就是之前提過, 那次要我端槍站大門哨我直接回嗆要106梯的一起端, 那次帶我上哨的好像就是陳X達)

軍煙數字說法我也聽過, 只是覺得那個有點唬爛就只是聽聽而以



引用:
原文由 cjy111 於 2019-01-31 01:18 發表


別提甚麼廠花了, 剛下去的那段時間被106梯搞的眼都花了. 還好後來找到和平相處之道. 你不犯我我不犯你. 各位想睡就睡, 哨所上該準備好的菸準備好. 咱們這梯會保護好學長的說......XDDD

(最嚴重的那次就是之前 ...
呵!想起舊恨哦!  那個陳x達本是士官隊考慮人選 在106梯中算表現較優者,忘了是哪時候?我曾聽過湯排說部隊該好好整頓了,就從某一梯開始……我在猜啦!可能就是從你們這梯開始(排長私下授權給某些人)

路人 110.26.69.x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110.26.69.x 於 2019-01-31 02:00 發表

呵!想起舊恨哦!  那個陳x達本是士官隊考慮人選 在106梯中算表現較優者,忘了是哪時候?我曾聽過湯排說部隊該好好整頓了,就從某一梯開始……我在猜啦!可能就是從你們這梯開始(排長私下授權給某些人)
是啊, 和學長聊著聊著想到的事情越來越多......話說, 第一次帶我去採買的也是陳X達



引用:
原文由 cjy111 於 2019-01-31 02:02 發表


是啊, 和學長聊著聊著想到的事情越來越多......話說, 第一次帶我去採買的也是陳X達
在警五銜接時29期班長操兵時什麼死人骨頭都罵出來 ,-下課好像鄰家大哥樣,馬上丢-包煙過來
老婆大人要罵人喔 趕緊溜了

路人 110.26.69.x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110.26.69.x 於 2019-01-31 02:32 發表

在警五銜接時29期班長操兵時什麼死人骨頭都罵出來 ,-下課好像鄰家大哥樣,馬上丢-包煙過來
老婆大人要罵人喔 趕緊溜了
XD, 我家教甚嚴......規定皇后大人十一點就寢, 然後晚上就是我的天下了! (自己白天爬不起來時還是得乖乖落陣挨罵)



引用:
原文由 cjy111 於 2019-01-31 02:48 發表


XD, 我家教甚嚴......規定皇后大人十一點就寢, 然後晚上就是我的天下了! (自己白天爬不起來時還是得乖乖落陣挨罵)
唉!不知是否當兵養成的習慣,每天只睡四個小時後自動醒來,而且有段時間還會夢自己-人端著槍站在漆黑的山頂上,-直站-直站,等不到人來接我的班,那種孤單驚恐的感覺讓我嚇出一身冷汗.還有新兵在半夜被晚點名的那種哀號聲也常在耳邊響起…… 奇怪 這些事我從未碰到過啊? 老婆瞪我-眼說:你們男人常在說這些老掉牙的事 ,不做夢才怪!哈哈

路人 110.26.69.x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110.26.69.x 於 2019-01-31 11:38 發表

唉!不知是否當兵養成的習慣,每天只睡四個小時後自動醒來,而且有段時間還會夢自己-人端著槍站在漆黑的山頂上,-直站-直站,等不到人來接我的班,那種孤單驚恐的感覺讓我嚇出一身冷汗.還有新兵在半夜被晚點名的 ...
哈哈哈, 我家皇后前天也才說當兵不就是你們男人一輩子說不完的故事嗎



引用:
原文由 cjy111 於 2019-01-31 12:23 發表


哈哈哈, 我家皇后前天也才說當兵不就是你們男人一輩子說不完的故事嗎
突然想到,獨-有段時間開放過給新兵會客,那是前任阿士的德政,我記得是從106梯開始,那時怕這-大梯新兵受不了銜訓的操練所採用的安撫方式,可仍無法避免逃兵和自裁的憾事發生…後來也忘了有無持續實施下去,只記得曾經有個妺進到中山室去,我值安官時還故意在門口走來走去監視(偷看)你還記得這些事嗎?

路人 110.26.69.x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110.26.69.x 於 2019-01-31 17:17 發表

突然想到,獨-有段時間開放過給新兵會客,那是前任阿士的德政,我記得是從106梯開始,那時怕這-大梯新兵受不了銜訓的操練所採用的安撫方式,可仍無法避免逃兵和自裁的憾事發生…後來也忘了有無持續實施下去,只記 ...
咱們同梯四個大概是家庭不溫暖, 沒親人來會客過的說.......XD. 也許是因為部隊離大家住的地方都不遠, 放假時回家都很方便.  所以其時咱們心理上都還算很健康正常.

哈, 這一講又想到一件妙事. 遷廠前一天, 廠裡員工已經全部閃人了只剩咱們. 然後排長就放大家一晚散步假自己顧排部~~ 真的是超強的長官! (都過了快三十年了, 應該不會害到他吧)



引用:
原文由 cjy111 於 2019-01-31 18:40 發表


咱們同梯四個大概是家庭不溫暖, 沒親人來會客過的說.......XD. 也許是因為部隊離大家住的地方都不遠, 放假時回家都很方便.  所以其時咱們心理上都還算很健康正常.

哈, 這一講又想到一件妙事. 遷廠前一天, 廠裡 ...
呵!咱湯排是指揮部的大紅人,多少的風風雨雨他不都挺過來!跟你講另-件妙事,有天湯排從總部開會回來 ,手上拿著-串未處理的檳榔,剛從檳榔樹摘下來,問他要這作什麼?他說:阿就看到總部有棵檳榔樹,順手在摘了-串想說帶回去給朋友看能不能吃?我仔細-看都没成熟,怎麼能吃呢? 他又說:喔!那就拿去丢吧!

路人 110.26.69.x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110.26.69.x 於 2019-01-31 19:18 發表

呵!咱湯排是指揮部的大紅人,多少的風風雨雨他不都挺過來!跟你講另-件妙事,有天湯排從總部開會回來 ,手上拿著-串未處理的檳榔,剛從檳榔樹摘下來,問他要這作什麼?他說:阿就看到總部有棵檳榔樹,順手在摘了 ...
腦中開始演起內心戲 (湯排該不會是爬上去割的吧, XD).

不過那次放散步假後來也放出了些問題. 我回到排部後看到大家躲在一邊交頭接耳的就問班兵是發生啥事. 湯排好像把老婆接來排部睡, 結果一大早不知道被哪來的軍官贓到.  不過這事後來也沒下文, 只是調到202廠時沒多久排長就換成戴排了. 湯排不知道調到哪裡去了. 曾經聽聞是說某連的副連長, 我也沒去查證了~~



引用:
原文由 cjy111 於 2019-01-31 19:51 發表


腦中開始演起內心戲 (湯排該不會是爬上去割的吧, XD).

不過那次放散步假後來也放出了些問題. 我回到排部後看到大家躲在一邊交頭接耳的就問班兵是發生啥事. 湯排好像把老婆接來排部睡, 結果一大早不知道被哪來 ...
這事本不想說,但既然已經出包也無法隱瞞,其實早在一年前就曾有過-次,但大家都知那是排長的未婚妻也不好多說什麼.湯排後來任警-連副連長,還到指揮部帶士官隊 ,所以調職應與此事無關,畢竟他任獨-排長已兩年了

路人 110.26.69.x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110.26.69.x 於 2019-01-31 20:35 發表

這事本不想說,但既然已經出包也無法隱瞞,其實早在一年前就曾有過-次,但大家都知那是排長的未婚妻也不好多說什麼.湯排後來任警-連副連長,還到指揮部帶士官隊 ,所以調職應與此事無關,畢竟他任獨-排長已兩年 ...
後來的戴排是湯排的學弟, 雖然很有肩膀. 不過覺得沒啥幹勁, 就和咱們待退時的狀況差不多. 對於排上的事情很少講甚麼. 這下又想起來, 以前有幾次湯排生氣時, 會讓班長帶所有人去大門跳鎮暴操. 自從移防到202廠後不用守大門這科目也就和咱們沒啥關係了(普天同慶)!

到是揹待命班就很硬. 一次演習打時連續幾天就全副武裝揹著防毒面具睡覺, 然後中間又有次打電話叫排部出待命班去大門. 靠北, 帶著三個兵全副武裝扛著一箱子彈從排部跑到大門差點跑死兩個兵.......XDDD



引用:
原文由 cjy111 於 2019-01-31 20:54 發表


後來的戴排是湯排的學弟, 雖然很有肩膀. 不過覺得沒啥幹勁, 就和咱們待退時的狀況差不多. 對於排上的事情很少講甚麼. 這下又想起來, 以前有幾次湯排生氣時, 會讓班長帶所有人去大門跳鎮暴操. 自從移防到202廠後不 ...
想想自己也是傻了. 那時好像有了學弟班長, 不過演習時還是擔心他會出錯就啥都自己來.......(腦袋壞了)



引用:
原文由 cjy111 於 2019-01-31 21:00 發表


想想自己也是傻了. 那時好像有了學弟班長, 不過演習時還是擔心他會出錯就啥都自己來.......(腦袋壞了)
呵!能者多勞! 當初我破月時還有20多天積假未放,湯排本要放我-個月退伍假,但我怕徒弟無法馬上接手,又拖了三個禮拜才放假,最後只放7天,你說我是不是更傻?
鎮暴操原本都有固定時間操演,但每次就那幾隻在做 ,震撼力不足,久而久之就荒廢了,直到新兵補上後才有再繼續操演.202廠真的好大,我跟湯排去過-次(湯排去找人串門子)

路人 110.26.69.x



發表評論
標題 (可選)
選項
禁用 URL 識別
禁用 表情
禁用 Discuz!代碼
使用個人簽名
接收新回覆郵件通知

       [完成後可按 Ctrl+Enter 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