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臥底兵 70年代聯勤警衛兵故事

小弟在眾前輩前班門弄斧,試將真實事件改用第三人稱的小說方式改寫,
以免造成當事人的困擾,同時看起來或許會比較輕鬆一點

組織細胞大爆發
細胞是什麼
小曾在關東橋新訓中心選兵時,被上級政戰單位挑選為「組織細胞」。
小曾的教育班長孫班長事後得知這件事情跟小曾說:「你ㄟ害,怎麼去當細胞呢?那個就是爪扒仔阿,你下了部隊被上級知道的話,你會倒大楣的。是哪個單位挑你當細胞的?」
小曾也搞不清楚剛剛那位掛蝴蝶兵科的中校是哪個單位的,只能對著班長說:「我也不知道阿,那位長官只給我一個信箱號碼與一個收件人名字,還有500元的郵票,他要挑我,我也不敢說不要阿」

孫班長很擔心的是到底是哪個單位來這個聯勤兵新訓連佈建組織細胞,如果是他們聯勤的政戰單位來佈建,那應該沒甚麼大礙。最怕的是國防部政戰總部來佈建,那兩週前我背值星的時候受連長下令半夜帶著全連新兵去盜取營區內施工包商的砂石,這件不法行為要是被這些不知死活的菜鳥細胞檢舉(那個年代並沒有爆料一詞,孫班長只能想到的是檢舉兩個字),我就死定了。

要是東窗事發的話,那個卑鄙奸詐的許連長肯定是不會承認是他下令的,到時候我豈不是兵當不完?想想真是可怕,看來我得對這些剩兩週就要結訓的新兵好一點,不能再用關東橋那些傳統的整兵手段對待他們了。
孫班長心念已定,慈眉善目地對小曾說:「小曾,我們也相處一個多月了,我想你不會騙我的,算了,不用回答我這個問題了。還有,結訓前如果有什麼問題的話,都可以來找班長,班長會全力幫你解決的。」

小曾被孫班長的態度大轉變弄得有點莫名其妙,這個新訓連在關東橋已經被這些如狼似虎、可謂心理變態的教育班長惡整了一個多月。只剩半個月就要結訓了,為什麼班長一聽到我被挑選為組織細胞就對我這麼好?細胞倒底是作什麼的,會給我的軍旅生活帶來好運或是惡運呢?

由於只剩三天就要放長達一週的探親假,小曾對於孫班長在最後階段的示好毫無感覺,只希望這三天趕快過去,越早逃離這個令人淚灑的地獄越好。至於組織細胞是幹什麼的,以後再說吧。

好細胞需要放置到壞器官裡面
小曾放完探親假回來,剩沒幾天就要分發部隊了,新訓中心也不再操兵了,頂多是出些不痛不癢的公差,日子過得還算悠閒。

某日連上突然出現一位消失已久的人物,這位不速之客是本連的前任輔道長,在新兵開訓後兩周就被調離本連。新兵們對這位中尉輔導長普遍具有好感,至少他不會用三字經咆嘯新兵,體罰凌虐的勾當也輪不到他出手。

那為什麼消失已久的輔導長又出現在連上呢?現任的輔導長把部隊集合在教室內,把部隊交給老輔導長指揮。老輔導長開始講一些下部隊的事情,聽起來都像老生常談,不痛不癢。講了十來分鐘後,輔導長話鋒一轉,開始說一般部隊的辦公費用有限,如果要完成上級交付的任務,有時候會出現一些不合情理的作為。

例如旅部規定本連要在半個月內完成野戰教練場的水泥人像,但是旅部並沒有發給合理的材料費。像這種情形許連長實在是難為,可是又不得不去完成旅長交代的任務,像這種狀況下,如果連上有一些比較不符合常態的作法時,相信各位弟兄應該能諒解與包容。

大部分的新兵戰士都聽得一頭霧水,不曉得輔導長在說什麼。只有少數像小曾這種教育程度較高的人,知道他在說三、四周前,全連新兵半夜帶臉盆去偷挖包商砂石的事情。

輔導長看大家毫無反應,心中一則以喜,一則以憂。
喜的是這票死菜鳥好像忘記了,那一夜月黑風高時,81個人一起去偷東西。或者他們根本不知道那是偷,以為只是單純的搬運公差。
憂的是根據孫班長的線報,有不明的政戰單位在這群新兵內佈建組織細胞。到底是那個單位來佈建的?又有哪些人變成了細胞?這些細胞會不會再放探親假期間就向那位佈建的政戰中校報告兵器連半夜盜採師部營區內施工包商的砂石呢?

忐忑不安的輔導長最後只得說:「不管在這一個多月來各位弟兄在關東橋過得是否愉快?有道是好來好去,各位即將分發到快樂的聯勤單位去當爽兵,如果連上長官有得罪各位的地方,輔導長在這邊代表他們致歉。反正陸軍、聯勤各不相干,以後很難再見面,有不愉快的地方就在這邊做個結束。」
此時大部分的聯勤新訓戰士聽得很是感動,居然熱烈鼓掌表示支持。而少數聽得懂的人,為了避免被輔導長盯上,增加無謂的困擾,也都鼓起掌來。

小曾因為是目前唯一曝光的細胞,為了表示自己的忠誠,鼓起掌來更是賣力。尤其輔導長那段「各位即將要去當聯勤爽兵…」的說法,更讓小曾聽起來就很爽。

無論如何,該兵器連的危機總算在前任輔導長回來處理後,看似沒有立即的危險。至於倒底這個「連長下令,班長帶隊偷竊」的事件會不會東窗事發,則還有待觀察中。至少旅部要求的工程,在沒有撥發足夠材料費的狀況下,總算如期完成過關了。

當事人孫班長心中其實有另外一個疑問,旅部真的沒有撥足夠的錢下來嗎?有沒有可能是有撥錢下來,而被中飽私曩掉,再叫我帶人去偷回來?反正出事情的話,一定都是推給我,錢是他們在賺,黑鍋給我背,真是他mother賤!沒辦法阿,不照連長的意思辦,他就不簽我假單。

而小曾的想法是,反正下禮拜我就要去當爽兵,我幹嘛去管你們這個爛兵器連的鳥事?講那麼多,誰有空鳥你阿?

其實小曾不曉得的是,當他同意當組織細胞時,他就不可能被分發到爽單位了。

在小曾入伍的前幾年,聯勤警衛部隊發生了幾件菜鳥抓狂槍殺長官或舉槍自戕的軍紀事件(註:可參考陳為民所著”軍中鬼話”之南港排 排長衣冠塚事件)
勤指部(勤務部隊指揮部之簡稱)政戰保防系統就開始在新兵中佈建,以求禁絕不當管教與體罰凌虐,避免類似事件再度發生。當小曾同意當組織細胞後,他就成為勤指部警衛部隊的一員,註定要拿槍站衛兵或輪值安官到退伍。所謂的聯勤爽兵已經與他無關了。

當可憐的小曾還在幻想以後的爽兵生涯時,他不知道他已經自一個虎口走向另一個比關東橋更恐怖的虎口中…….(未完待續)

字體大小與段落會再調整改進

[ 本文章最後由 uk3196du 於 2013-01-21 14:12 編輯 ]
評論(1131)



抱歉了學弟 ! 之前辭不達意 讓你看茫了 ,實在不好意思

路人 110.26.69.x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110.26.69.x 於 2019-01-30 00:53 發表

哪錯了???  
你說「那個不識字的新兵被106梯欺負……」
我說「106梯在銜接時自裁的阿兵(他也是小學畢業),本以為他是自責拖累全梯而自裁,現聽你談到106梯惡名昭彰,故懷疑他自裁的原因是被同梯霸凌而自裁」 ...
就都是過去的故事了, 學長別認真. 咱們廠衛部隊的作如息甚麼站兩歇幾早就不符法規了. 大家還不是撐過來了

就如同之前講的, 當兵前就決定把大腦關機兩年. 要不然也不知道這兩年該怎麼過, 唉!

後來106梯的問題和我這個做士官多少也有些關係, 他們是老兵時多少我也姑息了他們部分的錯誤 (慚愧)



引用:
原文由 uk3196du 於 2019-01-29 18:37 發表

所以204警衛排的軍紀特別好
只要關禁閉就是送到後面的明德班代關
當時獨一排的規矩是
被上級單位滲透成功
送明德班禁閉一週
想想看站大門衛兵的壓力有多大
據被關過回來的人說
一進門 抱五十公斤沙包交互蹲 ...
咦, 這個是大學長吧? 講個我那時的故事來給大學長笑一下.

還沒去士官隊是菜鳥輪大門哨時, 有天晚上十一點時左右有台軍車停在門口下來個校級軍官問事情. 不過他說話像是含著個橄欖實在聽不太懂.  那時是和同梯站的衛兵, 我就把門打開五十公分出去和那位軍官對話. 過了一個月, 排長給我看了個文件, 說是我被滲透成功然後被記過還是啥的. 從此就很度濫這些玩把戲的軍官...... 以後就一是一二是二的來檢查

有次半夜打死不想幫軍官開門 (司機是不認識的兵只會叫我快開門, 車裡的軍官也不認識). 一直撐到學長來接臨兵的哨才知道是廠裡的軍官........XDDD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27.246.201.x 於 2019-01-27 16:22 發表
79年初的阿士是前任的,後來因打麻將被監察官抓到而調回連隊當政戰士,你碰到的是打十三張贏我半年薪水的後任阿士.至於打人的大尾盧鰻該不會是逃兵被我抓回來的蔡X昆吧?他後來對我都很尊重呀!
人的腦袋真的很奇妙, 昨晚居然想起過去的些事情......

前任阿士和後任阿士比起來高高壯壯一些, 好像還有點鬍渣. 後任阿士就白白淨淨個子不太高 (一眼看的出大專兵那種), 不知是也不是? 這只能請教學長了



引用:
原文由 cjy111 於 2019-01-30 04:01 發表


人的腦袋真的很奇妙, 昨晚居然想起過去的些事情......

前任阿士和後任阿士比起來高高壯壯一些, 好像還有點鬍渣. 後任阿士就白白淨淨個子不太高 (一眼看的出大專兵那種), 不知是也不是? 這只能請教學長了
你是站大門哨的?那我大概知道是誰了,只是忘了你名字…
那段時間發生的-些事,我現在有點搞不清前後順序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前任阿士瘦瘦高高的,後任阿士較矮胖有點鬍渣 …我比較喜歡前任阿士,他比較有副主官樣

路人 110.26.69.x


引用:
原文由 cjy111 於 2019-01-30 03:30 發表


咦, 這個是大學長吧? 講個我那時的故事來給大學長笑一下.

還沒去士官隊是菜鳥輪大門哨時, 有天晚上十一點時左右有台軍車停在門口下來個校級軍官問事情. 不過他說話像是含著個橄欖實在聽不太懂.  那時是和同梯 ...
不會吧?那時廠内軍官剩不到幾個,而且駕駛兵也才兩人,車也沒幾輛而且都掛民牌,被你攔住的軍官極有可能是萬年老上尉:作戰官.他在207廠真的很黑,上尉不知掛多少年了,我常看到他被行政室主任噹,聽說快被強迫退伍……
那段時間 指揮官曾在晚上來突襲檢查,差點讓排部整個掛掉,幸好被-個大門哨衛兵給救了(搞不好是你們這梯哦)

路人 110.26.69.x


仔細回想後這段時間(79年11月∼80年4月)發生很多事情,也是獨-軍紀最渙散時期,那時扣除排長、阿士、班長和業務兵外就只剩106梯以下的兵(102、103、104、105全在外防班),就在這時間點,讓106梯趁機坐大.若是排長早些時候調幾位外防老兵回來待退,再讓幾位較乖的106梯去外防,我想排裡狀況應該會比較正常-點…

路人 110.26.69.x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110.26.69.x 於 2019-01-30 11:33 發表

不會吧?那時廠内軍官剩不到幾個,而且駕駛兵也才兩人,車也沒幾輛而且都掛民牌,被你攔住的軍官極有可能是萬年老上尉:作戰官.他在207廠真的很黑,上尉不知掛多少年了,我常看到他被行政室主任噹,聽說快被 ...
前面講的那個校級軍官不是廠裡的, 是後來看公文上寫的好像是總部派出來的人就是來找各廠警衛單位的缺失. 後面講的軍官則是個我沒見過, 車子也不是廠裡的. 不過學長說是廠裡的軍官那就當是廠裡的吧. 有事情就讓學長去扛, XD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110.26.69.x 於 2019-01-30 08:59 發表

你是站大門哨的?那我大概知道是誰了,只是忘了你名字…
那段時間發生的-些事,我現在有點搞不清前後順序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前任阿士瘦瘦高高的,後任阿士較矮胖有點鬍渣 …我比較喜歡前任阿士,他比較有副主 ...
在我看來, 後面的阿士個性有點俗辣. 前任的阿士接觸時間不多, 只是看起來就像個大哥 (心裡層面, 不是說像黑道)



引用:
原文由 cjy111 於 2019-01-30 21:31 發表


在我看來, 後面的阿士個性有點俗辣. 前任的阿士接觸時間不多, 只是看起來就像個大哥 (心裡層面, 不是說像黑道)
我也是這麼認為,前任阿士夠擔當,其餘三個跟他-起打麻將的人都没事,連出個軍紀操也没有!  後任阿士……不予置評

路人 110.26.69.x


102梯  桃竹苗
103梯  北基宜
104梯  大台北
105梯  桃竹苗
106梯  中彰投
請教學弟 你們是那裡?

路人 110.26.69.x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110.26.69.x 於 2019-01-30 22:08 發表
102梯  桃竹苗
103梯  北基宜
104梯  大台北
105梯  桃竹苗
106梯  中彰投
請教學弟 你們是那裡?
我是台北市的, 印象中有兩個苗栗的. 還有一個就真的忘記是哪裡人了



引用:
原文由 cjy111 於 2019-01-30 22:15 發表


我是台北市的, 印象中有兩個苗栗的. 還有一個就真的忘記是哪裡人了
這一講又想到其中一個苗栗的同梯很會打棒球是個強棒. 遷廠前的那次棒球賽輪他上場打擊我是守左外野的. 他大哥一上本壘板就叫我後退. 我退了十幾公尺他還一直說不夠不夠. 真的一棒給他揮到我後面去. 我追了半天還是差了半步沒能接殺. 回傳時看到湯排那時的臉色有夠難看的 (他是投手).....XD



引用:
原文由 cjy111 於 2019-01-30 22:15 發表


我是台北市的, 印象中有兩個苗栗的. 還有一個就真的忘記是哪裡人了
奇怪!怎同梯會不同地區?那你的新訓中心在那裡?和同梯-樣嗎?

路人 110.26.69.x


引用:
原文由 cjy111 於 2019-01-30 22:23 發表


這一講又想到其中一個苗栗的同梯很會打棒球是個強棒. 遷廠前的那次棒球賽輪他上場打擊我是守左外野的. 他大哥一上本壘板就叫我後退. 我退了十幾公尺他還一直說不夠不夠. 真的一棒給他揮到我後面去. 我追了半天還 ...
哈!哈!同是苗栗人又有相同嗜好 ,湯排-定會重用他的,就像102梯-樣,有三個業務-個班長

路人 110.26.69.x



發表評論
標題 (可選)
選項
禁用 URL 識別
禁用 表情
禁用 Discuz!代碼
使用個人簽名
接收新回覆郵件通知

       [完成後可按 Ctrl+Enter 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