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臥底兵 70年代聯勤警衛兵故事

小弟在眾前輩前班門弄斧,試將真實事件改用第三人稱的小說方式改寫,
以免造成當事人的困擾,同時看起來或許會比較輕鬆一點

組織細胞大爆發
細胞是什麼
小曾在關東橋新訓中心選兵時,被上級政戰單位挑選為「組織細胞」。
小曾的教育班長孫班長事後得知這件事情跟小曾說:「你ㄟ害,怎麼去當細胞呢?那個就是爪扒仔阿,你下了部隊被上級知道的話,你會倒大楣的。是哪個單位挑你當細胞的?」
小曾也搞不清楚剛剛那位掛蝴蝶兵科的中校是哪個單位的,只能對著班長說:「我也不知道阿,那位長官只給我一個信箱號碼與一個收件人名字,還有500元的郵票,他要挑我,我也不敢說不要阿」

孫班長很擔心的是到底是哪個單位來這個聯勤兵新訓連佈建組織細胞,如果是他們聯勤的政戰單位來佈建,那應該沒甚麼大礙。最怕的是國防部政戰總部來佈建,那兩週前我背值星的時候受連長下令半夜帶著全連新兵去盜取營區內施工包商的砂石,這件不法行為要是被這些不知死活的菜鳥細胞檢舉(那個年代並沒有爆料一詞,孫班長只能想到的是檢舉兩個字),我就死定了。

要是東窗事發的話,那個卑鄙奸詐的許連長肯定是不會承認是他下令的,到時候我豈不是兵當不完?想想真是可怕,看來我得對這些剩兩週就要結訓的新兵好一點,不能再用關東橋那些傳統的整兵手段對待他們了。
孫班長心念已定,慈眉善目地對小曾說:「小曾,我們也相處一個多月了,我想你不會騙我的,算了,不用回答我這個問題了。還有,結訓前如果有什麼問題的話,都可以來找班長,班長會全力幫你解決的。」

小曾被孫班長的態度大轉變弄得有點莫名其妙,這個新訓連在關東橋已經被這些如狼似虎、可謂心理變態的教育班長惡整了一個多月。只剩半個月就要結訓了,為什麼班長一聽到我被挑選為組織細胞就對我這麼好?細胞倒底是作什麼的,會給我的軍旅生活帶來好運或是惡運呢?

由於只剩三天就要放長達一週的探親假,小曾對於孫班長在最後階段的示好毫無感覺,只希望這三天趕快過去,越早逃離這個令人淚灑的地獄越好。至於組織細胞是幹什麼的,以後再說吧。

好細胞需要放置到壞器官裡面
小曾放完探親假回來,剩沒幾天就要分發部隊了,新訓中心也不再操兵了,頂多是出些不痛不癢的公差,日子過得還算悠閒。

某日連上突然出現一位消失已久的人物,這位不速之客是本連的前任輔道長,在新兵開訓後兩周就被調離本連。新兵們對這位中尉輔導長普遍具有好感,至少他不會用三字經咆嘯新兵,體罰凌虐的勾當也輪不到他出手。

那為什麼消失已久的輔導長又出現在連上呢?現任的輔導長把部隊集合在教室內,把部隊交給老輔導長指揮。老輔導長開始講一些下部隊的事情,聽起來都像老生常談,不痛不癢。講了十來分鐘後,輔導長話鋒一轉,開始說一般部隊的辦公費用有限,如果要完成上級交付的任務,有時候會出現一些不合情理的作為。

例如旅部規定本連要在半個月內完成野戰教練場的水泥人像,但是旅部並沒有發給合理的材料費。像這種情形許連長實在是難為,可是又不得不去完成旅長交代的任務,像這種狀況下,如果連上有一些比較不符合常態的作法時,相信各位弟兄應該能諒解與包容。

大部分的新兵戰士都聽得一頭霧水,不曉得輔導長在說什麼。只有少數像小曾這種教育程度較高的人,知道他在說三、四周前,全連新兵半夜帶臉盆去偷挖包商砂石的事情。

輔導長看大家毫無反應,心中一則以喜,一則以憂。
喜的是這票死菜鳥好像忘記了,那一夜月黑風高時,81個人一起去偷東西。或者他們根本不知道那是偷,以為只是單純的搬運公差。
憂的是根據孫班長的線報,有不明的政戰單位在這群新兵內佈建組織細胞。到底是那個單位來佈建的?又有哪些人變成了細胞?這些細胞會不會再放探親假期間就向那位佈建的政戰中校報告兵器連半夜盜採師部營區內施工包商的砂石呢?

忐忑不安的輔導長最後只得說:「不管在這一個多月來各位弟兄在關東橋過得是否愉快?有道是好來好去,各位即將分發到快樂的聯勤單位去當爽兵,如果連上長官有得罪各位的地方,輔導長在這邊代表他們致歉。反正陸軍、聯勤各不相干,以後很難再見面,有不愉快的地方就在這邊做個結束。」
此時大部分的聯勤新訓戰士聽得很是感動,居然熱烈鼓掌表示支持。而少數聽得懂的人,為了避免被輔導長盯上,增加無謂的困擾,也都鼓起掌來。

小曾因為是目前唯一曝光的細胞,為了表示自己的忠誠,鼓起掌來更是賣力。尤其輔導長那段「各位即將要去當聯勤爽兵…」的說法,更讓小曾聽起來就很爽。

無論如何,該兵器連的危機總算在前任輔導長回來處理後,看似沒有立即的危險。至於倒底這個「連長下令,班長帶隊偷竊」的事件會不會東窗事發,則還有待觀察中。至少旅部要求的工程,在沒有撥發足夠材料費的狀況下,總算如期完成過關了。

當事人孫班長心中其實有另外一個疑問,旅部真的沒有撥足夠的錢下來嗎?有沒有可能是有撥錢下來,而被中飽私曩掉,再叫我帶人去偷回來?反正出事情的話,一定都是推給我,錢是他們在賺,黑鍋給我背,真是他mother賤!沒辦法阿,不照連長的意思辦,他就不簽我假單。

而小曾的想法是,反正下禮拜我就要去當爽兵,我幹嘛去管你們這個爛兵器連的鳥事?講那麼多,誰有空鳥你阿?

其實小曾不曉得的是,當他同意當組織細胞時,他就不可能被分發到爽單位了。

在小曾入伍的前幾年,聯勤警衛部隊發生了幾件菜鳥抓狂槍殺長官或舉槍自戕的軍紀事件(註:可參考陳為民所著”軍中鬼話”之南港排 排長衣冠塚事件)
勤指部(勤務部隊指揮部之簡稱)政戰保防系統就開始在新兵中佈建,以求禁絕不當管教與體罰凌虐,避免類似事件再度發生。當小曾同意當組織細胞後,他就成為勤指部警衛部隊的一員,註定要拿槍站衛兵或輪值安官到退伍。所謂的聯勤爽兵已經與他無關了。

當可憐的小曾還在幻想以後的爽兵生涯時,他不知道他已經自一個虎口走向另一個比關東橋更恐怖的虎口中…….(未完待續)

字體大小與段落會再調整改進

[ 本文章最後由 uk3196du 於 2013-01-21 14:12 編輯 ]
評論(1122)



參三的主要業務就是…

  雖然小曾常常受命出差去外頭辦事情,甚至撈過界還代理参一去領兵回部隊,但是他的本職還是在於訓練與作戰等參三業務,每個月都有好幾張固定的報表必須呈報指揮部。有時候趕時間的話,排部的阿兵哥還可以看見小曾在安官桌就著樓梯間微弱的壁燈燈光,辛苦地寫報表或是刻鋼板。

  當小曾剛接過參三業務時,師父阿雄所教的就只有一個字--「抄」,而小曾檢視檔案夾裡的報表存擋,發現阿雄與阿雄的師父所寫的報表都是抄來抄去的,頂多就是換幾個字,再把前言後語對調一下,內容可謂貧乏之至。

  小曾接手之後很受不了這樣的行為,就開始天馬行空發揮創意地改良,把內容寫得極其生動。誇張到好像部隊真的有在演訓與操課,盡管操課檢討報告的內容大都是:雖然過程稍有瑕疵,但在排長指揮下,整體成效尚稱良好的主要結構。但是總要寫些比較具體的內容,要不然總是抄抄寫寫,連自己都覺得很可悲。

  有一次宜蘭半夜大地震,搖撼程度大約在三到四級左右。大夥兒因為天搖地動而驚醒,都只穿著內衣褲就倉皇逃命到集合場。小曾在當月的自衛戰鬥演習報告就把整個逃命過程改寫成自衛戰鬥演習的一部分,因為內容很具體詳實,令人耳目一新,拎排ㄟ去指揮部開幹部會議時,還當眾被指揮官誇獎一番。

  這篇報告的主要內容為:
  (一)民國75年X月X日凌晨,宜蘭發生大地震,地震發生時,部隊長利用機會同時發動自衛戰鬥演習 ,以檢驗本部隊在天災發生時之應變能力與戰力之保存。雖然地震發生天搖地動,但本部主官與主管因為受過部隊嚴格之養成教育與平日長官的諄諄教導,都能及時冷靜而鎮定地指揮部隊緊急集合,並有效維護部隊戰力與裝備。

  實際情況:大家三三兩兩起床,追問安官發生什麼事情了,比較膽小的就先自己逃到外面停車場,膽子大的弟兄則是看看天花板沒有塌下來,就蓋上棉被繼續睡覺。還有神智不清的坐在床上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情。拎排ㄟ則是在地震發生過三分鐘後,打開排長寢室的門,問安官外面在吵什麼吵?

  (二)雖然集合過程中少數弟兄服裝不整,但排長在極短時間內就確實掌握部隊人數, 並將武器與重要裝備疏散至安全地點,以確保本部之戰力,可有效防止敵人利用天災地變之際對我部進行突襲。

  實際狀況:安官回答拎排ㄟ說剛剛地震,拎排ㄟ回答:「喔!」,又關門回去繼續睡覺。幾個比較害怕的人就坐在停車場邊抽菸,看看會不會有餘震發生。大部分的人都回床上睡覺。安官也懶得打電話到大門哨與西北哨詢問安全狀況,反正有事情他們會打回來。(其實如果西北哨的瞭望塔倒塌,那兩個極可能正在熟睡中的衛兵應該會與陣地共存亡,會打電話回來的機會很低)  至於武器與裝備,沒事去動它幹嘛?萬一掉到地上怎麼辦?就讓它們好好地留原地點上。

  (三)部隊集合與裝備疏散後,排長立即檢閱待命班之著裝與配備,並將其餘人員迅速編組進入廠內宿舍區與生產區巡視,檢查是否有災情傳出。三十分鐘後,經確認沒有災情,排長再度集合部隊檢討並嘉勉部隊能夠迅速集結,證明平日之訓練確有成效。

  實際狀況:五分鐘後,全排官士兵自動就寢完畢,安官也回到安官桌進入休眠狀態,各哨仍保持寂靜狀態。

   這篇報告小曾擬完之後,照例在副稿後面上寫上擬辦:1.報部 2.存檔。就上簽呈給拎排ㄟ。拎排ㄟ應該也沒細看,就例行公事地簽上如擬,小曾就把報表寄出去了。

   拎排ㄟ次月去指揮部開會回來後,把小曾與阿士叫進排長辦公室,他先叫小曾上樓去把上個呈報指揮部的自衛戰鬥演練報表拿下來,害小曾與阿士嚇了一大跳,以為出了什麼大包了。拎排ㄟ把報表重新再看一次後,很爽地說這篇報表指揮官有看過,看完覺得很滿意,在幹部會議上拿給他,要他當眾念給其他連隊長聽。

  拎排ㄟ:「指揮官說獨一排排長能力卓越,本職學能強,能夠掌握時機同步訓練部隊對於天災發生時之各項應變演練,要各連隊長好好學習。」

  阿士:「那排長這次可在指揮部所有主官與幕僚軍官前大大地露臉了!」

  拎排ㄟ:「是阿!但是這份文要寄到指揮部前我沒有仔細看,害我邊念邊心虛,差點唸到臉紅,還真的有點不好意思。那天晚上有發生這些事情嗎?我記得我只有起來看了一下就回去睡覺了,哪曉得有做這樣多的事情?」

  小曾:「報告,應該是有,可能是排長公務繁忙忘記了。」

  拎排ㄟ:「嗯!大概是這樣,最近太忙了,都忘記有這件事情,呵呵!」

  阿士:「那其他的連隊長應該都羨慕排長的優異表現吧?」

  拎排ㄟ:「其他的連隊長私下都跟我說:『片肖ㄟ!你們的參三有夠會唬爛的』,哈哈!」

  這時候拎排ㄟ打開抽屜拿出一張榮譽假的小卡片給小曾,小曾看到上面寫著「承辦自衛戰鬥演習訓練成效良好,予以榮譽假一天」,小曾也欣然笑納了。

  拎排ㄟ最後說:「曾XX,以後的報表就像這次一樣據實記載就可以了,不需要寫得太誇大,懂了嗎?」

  小曾:「報告!是!」

  經過這次的經驗,小曾深深體認到參三業務對於主官的重要性,雖然隱約擔心「這樣子算不算偽造文書?會不會觸犯軍法?」,但是看到主官開心,自己日子也越來越好過,那好吧!就這樣子給他撩下去吧!




大家軍中養成教育跟受到的訓練不同
看過陸軍作戰計劃的或擔任參三的軍友可以比較看看

不好意思 我說的比較直白
個人覺得如果上面寫的那樣會得到指揮部讚揚
那只有一個結論: 聯勤果然很聯勤不能打仗  , 跟陸軍的參三水準一個在天一個在地

路人 218.210.214.x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218.210.214.x 於 2012-11-08 09:37 發表
那只有一個結論: 聯勤果然很聯勤不能打仗  , 跟陸軍的參三水準一個在天一個在地 ...
需求不同而已
野戰陸軍參三是要上火線的
聯勤參三只要顧好廠庫就好

如果沒有聯勤在地上支前安後
陸軍想要上天也難

路人 115.82.112.x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218.210.214.x 於 2012-11-08 09:37 發表
大家軍中養成教育跟受到的訓練不同
看過陸軍作戰計劃的或擔任參三的軍友可以比較看看

不好意思 我說的比較直白
個人覺得如果上面寫的那樣會得到指揮部讚揚
那只有一個結論: 聯勤果然很聯勤不能打仗  , 跟陸軍的 ...
其實,我們這些義務役的阿兵哥,哪有能力決定自己在哪一個領域,
表現的既認真負責又專業!
還不就是遵照長官的指示,或是部隊交辦的例行公事,敷衍了事一番!
能抄的已經算不錯了,可以贏超過一半什麼都沒抄的人,
在抄寫當中能夠別出心裁,變化一些不一樣的,那就更出類拔萃了!

我們是兵,所屬在基層的連級單位,順利完成長官交辦的事,
然後睡一頓好覺!
沒有高級長官那些卓越的領導指揮才能與專業判斷,
何時該誓死效忠何時該縱橫兩岸,那並不是我們的專長!

至於獨立排的單位,除非是特戰單位,
要不然在國軍的層級中火力支援有限,
應變計畫自然也會有所不同,最多就死守而已,
即便是陸軍,應該也是一樣的吧!

如果是營旅師級的應變計畫,全都照小曾這樣寫,那才真的是鬧大笑話!



引用:
原文由 一生懸命 於 2012-11-08 10:13 發表

其實,我們這些義務役的阿兵哥,哪有能力決定自己在哪一個領域,
表現的既認真負責又專業!
還不就是遵照長官的指示,或是部隊交辦的例行公事,敷衍了事一番!
能抄的已經算不錯了,可以贏超過一半什麼都沒抄的人,
在抄 ...
不同的年代與不同的軍種比較起來是毫無意義的
不過 我以身為聯勤兵為榮 實際作戰不是我們的任務
當時我們的兵工廠每個工作日都生產出三軍所需的裝備
那是實品 不是虛擬的演習與計劃
行有餘力還外銷友邦 幫國家賺取外匯
我們的警衛部隊二十四小時守好廠庫
使生產研發的過程安全無虞 那也是很實際的作為 絕非演習
至於那些無聊的各式報表 是無聊的上級規定下來
我們基層連隊就盡量配合 使警衛勤務不受干擾
也不能說造假那些報告就是缺乏戰力 我們的實際戰力在廠內
當年的固安計劃中 真的開戰 陸軍必須支援防守廠庫
聯勤的警衛部隊馬上變成廠長與廠內指揮中心的親衛隊
一支不需作戰的部隊所做出的戰鬥訓練精彩度自然有限
對於報表的認真程度 指揮官是陸軍調過來的上校
他當然知道報表的內容真偽程度 他嘉獎的是基層部隊對業務的重視
把報表作到很逼真 也算是對上級的尊重
所以如果硬要用陸軍的標準與經驗來恥笑聯勤警衛部隊
個人覺得是毫無意義的
我們的單位可是真真實實的每天都在支前安後的
我們每天都是玩真的 沒什麼好丟臉的



聯勤跟戰鬥部隊各司其職,就像師裡面的支援營跟營裡的支援排, 專長都不在戰鬥
至於我們的聯勤做的好不好,光不光榮當然不是跟陸軍比
而是要跟海外的軍火商比,看誰能研發出好的武器,較低的製造成本
以聯勤的能力,人力 若化作一家私人軍火工廠在國際上有競爭力嗎,這家公司會賺錢嗎

路人 219.87.160.x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219.87.160.x 於 2012-11-08 13:30 發表
聯勤跟戰鬥部隊各司其職,就像師裡面的支援營跟營裡的支援排, 專長都不在戰鬥
至於我們的聯勤做的好不好,光不光榮當然不是跟陸軍比
而是要跟海外的軍火商比,看誰能研發出好的武器,較低的製造成本
以聯勤的能力,人力 ...
這樣比下去 難道要拿當時的國軍去跟美軍 解放軍比 沒打過怎麼比?
聯勤不賺錢的廠早就收得差不多了 剩下的廠都有外銷實力與業績
二十年多前化武兵工廠 年年都盈餘 官兵員工福利超好的
賺的還不只國內的錢 只是外交處境所限 很多不能公開
至於那些兵工廠內的廠長 所長 大多是留美理工博士的軍官
比我們這些只會在網路上打嘴砲的俗辣 能力強太多了
個人看法不同 對於不具名隱藏身分的路人不再回應了
大家看得開心就好 看得不爽就不要看阿 歡喜就好



我真搞不懂 , 怎會叫個裝甲兵出身的陸軍中將管聯勤,
這樣的編制看起來比較像後勤補給保養廠,不太像國外武器研發生產的廠商
倒是我們的中科院跟漢翔比較像,但也不了了之

聯合後勤學校Combined Logistics School   
  聯勤四支部 統合後勤 支援三軍   
  保修要塞 台北聯保廠   
  澎湖乙型聯合保修廠   
  金門地支部   
  馬祖地支部   
  汽車基地勤務廠   
  通信電子器材基地勤務廠   
  第五地區支援指揮部   
  兵整中心   
  第四地區支援指揮部   
  第三地區支援指揮部

路人 218.210.214.x


引用:
原文由 uk3196du 於 2012-11-08 14:13 發表

這樣比下去 難道要拿當時的國軍去跟美軍 解放軍比 沒打過怎麼比?
聯勤不賺錢的廠早就收得差不多了 剩下的廠都有外銷實力與業績
二十年多前化武兵工廠 年年都盈餘 官兵員工福利超好的
賺的還不只國內的錢 只是外 ...
人比人氣死人啦...

當年在步兵連時看搜索排在外面爽好棒,當斥侯班時看到人家砲兵坐車好羨慕,後來當砲兵看旅部不用跳砲操好爽,到了旅部看師部文書天天打茫好爽,到了師部覺得天天加班不如當個大頭兵走路輕鬆...


很少人跟我一樣,兩年兵當過參一,參三,政戰文書的,也很少人會一路步兵,砲兵,高司單位這樣調動,兩年內黑牌正牌文書都當過的人也很少,

大家都經歷過以兵代士或以兵代官的鳥事,不論怎麼代,都有一個長官頂在上面負責,但是我當年還遇過負責的軍官集體請調外島,

整個辦公室就靠兩個文書與調上來的兩個預官黑官搞定軍團級的講習業務,還不小心弄到總部第一,害得我們主任要把我們四人藏起來的趣事...

就因為待過的地方多,經歷的職務多,我個人覺得,在每個職位上或多或少都有爽的地方與累的地方,每個層級思考的重點也不一樣,

各種職位各種單位都有它的目的,不要貶低別人也不用看輕自己,如今大家都走過來了,分享當年勇也很有趣啊~

[ 本文章最後由 筠心 於 2012-11-08 17:26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uk3196du 於 2012-11-08 12:53 發表

不同的年代與不同的軍種比較起來是毫無意義的
不過 我以身為聯勤兵為榮 實際作戰不是我們的任務
當時我們的兵工廠每個工作日都生產出三軍所需的裝備
那是實品 不是虛擬的演習與計劃
行有餘力還外銷友邦 幫國家 ...
(1)報告學長,我很讚同您的說法..我也認為不同軍種不能互相比較,也不需要比較,這是沒有意義且不必要的,前線若是沒有完善的後勤補給,我想戰力勢必受到影響,相反的,後勤若是沒有前線的防衛,那也是無用,所以明明是兩個相輔相成,一加一會大於二的單位,何需要比較呢?

(2)我想除了自願役之外,大家都是不願役,所以除了有某一些人有辦法之外,大家服役的單位誰不是單靠自己的手所抽出來的呢?所以也就是說我們是無法選擇與控制自己的服役單位的,所以更恍論單就自己的軍種與部隊來進行比較,這是不公平的比法,況且比出了勝負又如何?國軍戰利會因此而更強壯嗎?每個單位都有其用處,所以缺一不可的。

(3)另外,小曾學長在文章中所寫的部分,也不一定真的不會發生,我還記得聽我堂弟說起他服役的事情,這件事也是在他服役當中至今難忘的一件事,當時他服役剛好碰到921,當時一陣天搖地動,之後半小時內營區一陣確認與回報,人員營舍一切安好(這一點與小曾學長所寫一樣),半小時後馬上著裝出發救災,大家一到災區馬上傻眼,眼看到的都是樓房坍倒的景象,雖然還在黑暗當中且餘震不斷,但每一個人還是很努力的想搬開石塊,這時誰還管你是哪一個部隊的,哪一種專長,大家的目標都很明確,就是都僅想要多救一些人,可以讓他們繼續活下去..

之後我們也見到我們後方民眾的物資一車車的往災區送,大家無不是希望多犧牲一點可以讓物資早一點送到,就可以讓災區人民早一些接到後方的愛心,當時我們也是不分政黨,軍隊等,大家都只想救人,所以社會是如此,部隊更是如此,少些比較,多些支援應該會更美好。

(4)您在文章中有提到「這樣子算不算偽造文書?會不會觸犯軍法?」,我想應該沒有到這種程度啦,要不然我想軍中會有很多業務文書都要一起被關了,哈哈,因為除了下基地有稍稍比較正常的操課之外,在駐地時,除了莒光日,我們幾乎都沒有按表操課,光是雜事與電話記錄就忙不完了,哪還有時間正常操練,但是文件上還是必須要偽造填寫,否則到時督導缺失第一個倒楣的一定是參三,呵呵,所以這也是明知不可為但必須為之的事情(糟糕,這樣一說會不會害到我們部隊的參三被抓去關阿,我沒有說我沒有說(自我催眠中),哈哈)。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218.210.214.x 於 2012-11-08 14:34 發表
我真搞不懂 , 怎會叫個裝甲兵出身的陸軍中將管聯勤,
這樣的編制看起來比較像後勤補給保養廠,不太像國外武器研發生產的廠商
倒是我們的中科院跟漢翔比較像,但也不了了之

聯合後勤學校Combined Logistics School ...
支排您好:
您的本意該是恨鐵不成鋼、愛之深責之切吧
大人們官大學問大,其決策過程絕非我輩所能臆測...
到這園地喇喇滴賽,高興就好,不用太認真啦

路人 118.163.179.x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218.210.214.x 於 2012-11-08 14:34 發表
我真搞不懂 , 怎會叫個裝甲兵出身的陸軍中將管聯勤,
這樣的編制看起來比較像後勤補給保養廠,不太像國外武器研發生產的廠商
倒是我們的中科院跟漢翔比較像,但也不了了之

聯合後勤學校Combined Logistics School ...
這一位路人兄所問的部分,老實說軍中太高層所決定的事也非我們所能了解,我也不懂,但長官一定有長官的考量,所以我想我們姑且先不論軍中的部分。

但是您所提的這現象,卻存在很多大公司的不成文制度內,那叫作歷練,藉由轉調每一個部門來熟悉公司內部的運作,也奠定之後更上層樓的基礎,當然這是小弟看法,參考一下即可,呵呵..



引用:
原文由 jacky_chiou 於 2012-11-08 15:00 發表

(1)報告學長,我很讚同您的說法..我也認為不同軍種不能互相比較,也不需要比較,這是沒有意義且不必要的,前線若是沒有完善的後勤補給,我想戰力勢必受到影響,相反的,後勤若是沒有前線的防衛,那也是無用,所以明明是兩個 ...
所以事過境遷 我有想過 當年我們部隊根本沒有針對發生大地震時該如何應變的計畫
所以遇到大地震就只能倉皇逃出 或是呆若木雞
我造假的報告其實就是事後憑個人想像出當時要如何處置與應變才是最理想
日後接任的主官如果有去翻閱這些檔案 或許他們遇到地震能有更好的處理方法
而不至於陷部隊於危機中 當然當時我們並沒這樣做 但是當排長看過並得到嘉獎
如果他當主官的時候又遇到地震 應該就處理得更好
我們指揮官是陸軍轉過來的步兵上校 他不可能是笨蛋 那樣好騙
我覺得他叫排長起來唸給大家聽 其用意是提醒所有的部隊長
地震的時候 你們的連隊要如何應變 要事先想好
排長被口頭嘉獎 應該只是拋轉引玉 不是指揮官被騙
所以也不能說偽造這種報表毫無用處 只是我是義務役的小兵
所學有限 只能憑自己的想像去寫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118.163.179.x 於 2012-11-08 15:12 發表

支排您好:
您的本意該是恨鐵不成鋼、愛之深責之切吧
大人們官大學問大,其決策過程絕非我輩所能臆測...
到這園地喇喇滴賽,高興就好,不用太認真啦
厲害!! 這就是網路
路人竟能回應出另一路人身份,況且大家都用浮動IP
我很想知道這位路人兄, 如何得知另一位路人是支排
所以二黃長官密起來好像也.....

我想這個網站本來就是各單位老兵, 大家聊聊天而已
加點回億,有時意見看法不同, 我想大家都沒有互相攻擊挑釁的意思
不過倒有個特點是共通的-->那就是大家都很維護自己的原單位,有一份退伍之後仍為一份子的心意
就好像一日陸戰隊終身陸戰隊,也聽過一日南雄終身南雄,登步好漢

路人 219.87.160.x


引用:
原文由 uk3196du 於 2012-11-08 15:56 發表

所以事過境遷 我有想過 當年我們部隊根本沒有針對發生大地震時該如何應變的計畫
所以遇到大地震就只能倉皇逃出 或是呆若木雞
我造假的報告其實就是事後憑個人想像出當時要如何處置與應變才是最理想
日後接任的主 ...
回到參三這個話題:
不同單位,不同層級的參三,因為分配的資源不同,
所以應變的計畫也會有所不同,就拿大地震來說,
分遣班,獨立排,連級單位的參三,著重的應該是「人員無損傷,武器無損毀,可繼續參加戰鬥,請長官指示爾後行動!」
想法上應以自保,降低自身損失為主!
營級單位的參三,可能會以統計防區內的損失彙整,是否待援或是可就近支援,或者需派車外出巡察確實災情...
旅,師級單位的參三,才必須兼顧民間的災情損失,並且評估手上可運用救災的兵力,機具...

我曾經遇過,一個步兵連,工作一整天所挖掉的土石,
還不到該挖平的三分之一,
因天色已晚,任務又需限時達成,
調來怪手以後,挖了十分鐘不到,就全部挖完了!




發表評論
標題 (可選)
選項
禁用 URL 識別
禁用 表情
禁用 Discuz!代碼
使用個人簽名
接收新回覆郵件通知

       [完成後可按 Ctrl+Enter 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