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役時所遇到的超級白目大爛兵

  記得81年在金門服役期間連上有一位別的連隊不要的超級白目大爛兵(改編制過來)
還記得他老兄是1650梯的讓我們這些比他菜的同袍恨的咬牙切齒
幾乎天天出包害我們老是在就寢之後被老兵集合晚點名啣接(連上傳統有人犯錯比他菜的通通入列)

1、每次部隊集合時,總是要派人到處找,不是躲在營區內不起眼的角落睡大頭覺就是在營區外小店喝酒,每次被找到後總是要邊走邊踹他才心不甘情不願的走回連上。

2、部隊在外行軍時,他不想走時居然半路搞失蹤,讓大家在外拚命尋找,他卻自己一個人連人帶槍坐計程車返回連上睡大頭覺,晚上當然又是1650梯以後集合(哇咧,贛贛贛......贛)。

3、某日晚上就寢時間,忽然怎麼整個鋁床搖晃起來,原本還以為是地震,原來是他躲在睡袋裡用力擦槍管,因手酸換身體上下擺動來達到爆漿目的,口中還發出喔..喔..喔.淫穢聲音。

4、半夜尿急不起來上廁所,就直接尿在盥洗用的鋼杯的裡,然後擺在床頭讓整間寢室充滿尿臭味,等數日尿滿了之後才要拿去倒掉,可憐我就睡他隔壁床啊。

5、洗澡對他來說如要他命一樣,老是經常見到他用手指頭沾口水來擦拭身上的污垢,某日洗澡時間見他兩手空空被連上老士官押進浴室,連換洗衣物都沒有帶,大家眼睜睜的看他要如何洗澡時,只見他脫下充滿汗臭味的衣褲後,用清水淋濕身體,然後把剛脫下來的內衣褲拿來擦乾身上的水分,再把原來那一套內衣褲及草綠服又穿回身上,讓大家看的是目瞪口呆。

6、某日早上晨跑時,平常總是落隊用散步走回連上的他,突然加足馬力一口氣衝到頂堡師部指名要找師長申訴,讓連長親自去師部把他帶回來,結果除了連上幹部被釘,倒楣的又是我們這些1650梯以後的菜鳥晚上被集合。

雖然常被送去關禁閉仍改變不了他目無法紀我行我素的荒謬行徑,在他破冬之後被送到花崗石醫院讓軍醫判定是精神分裂,後送回台強制治療,退伍多年之後有同袍在路上遇見他,他居然說當年精神分裂是裝出來的,原因是他不想在金門當兵。  


以前是大家恨他恨得咬牙切齒現在回想起來是感覺好氣又好笑,成了軍旅生涯中無法抹滅的回憶
評論(63)



我自首!
在下基地時, 莒光日被抽到上台心得報告, 忘記當日莒光日主題了, 但是記得我在台上說: 因為美國及全世界都不希望中國統一, 會成為亞洲乃至於全世界之霸, 所以大家都不賣軍火給我們, 所以當時的F-16一直不賣~~

回想起來, 還真是白癡啊~~ 還好當時台下都是兵及班長, 沒有官(官都去哪了?)

路人 101.14.237.x


想起了他常掛在嘴上的一句推托台詞:「我智障啊,我腦死啊,我什麼都不會啊!你們什麼都不要叫我做啊」
莒光日上台發表亂七八糟的謬論倒是口若懸河滔滔不絕



lijp 金錢 +1 我能理解這種苦痛

那位仁兄您應該有印象!他就是咱們步五營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曾X鑫!

由一連改編到我們三連來的

在中興崗時動不動就跑去營部要找營長或是營輔導長要申訴

可能沒人理他居然跑去頂堡要找師長申訴
奇怪!他怎麼沒有跑上太武山找司令官申訴



接訓1753梯新兵 遇過超級神奇兵 非常湊巧 多數分在軍械士學弟的第十班

班頭 憨大個 韓國華僑 與姊姊相依為命來到台灣 看不懂中文 聽不懂國語
我們初覺得這人是個緊張的智能障礙者 過了將近一周 才搞懂事實
怎麼解決呢? 老天爺自有安排

經調查 班二 好死不死 也是個韓國華僑 在台灣混的久了 還讀過師大被退學
硬撐到三十歲入伍 想來是因為身分證吧
硬把他兩湊成一對 給神聖使命叫班二照顧他老鄉

某日午休畢要整隊出操 部隊集合班二不見了 逃兵了嗎??沒有人能從班頭的口中問出訊息
全連散下去尋找 折騰了降近半小時才找到人 他老兄哪也沒去 躲在床舖底下睡覺 睡得如此安然又理直氣壯

當日晚點名體能時間 軍械士學弟好好的磨練了第三排寢室成員
熄燈就寢 班長集合開會 我們被學長狗幹時 對依慣例寢室傳來的乒乒乓乓聲充耳不聞  
十二點多散會 還不到一點 12-02安官學弟來問了 "學長 班二不見了"
靠 不會是剛剛被慘揍 想不開逃了或找地方自裁去了吧

我們七個班長 不敢聲張 偷偷摸摸的四下尋找
大約四點鐘 終於發現了 有個人影站在廚房旁的圍牆上
趕緊跑去 果然是班二 喝令他快下來
他的理由 "今天對不起兄弟們了 站在這裡悔過反省"

此人最後是不是成了白目爛兵 我無法知曉
但他是我軍旅生涯中遇過的神奇兵之一



我們連上也有一位175X梯的弟兄,依稀記得他老兄剛下部隊時表現還正常,到部約二個星期後,狀況就來了,走路會無緣無故跌倒,吃飯吃到一半會起乩等諸如此類的脫序狀況一再發生,連上一些機車的老兵心中雖然保持著懷疑的態度,但又不敢再繼續操下去,不!更正,應該是「銜接」啦

基於上述情形連上幹部只好將其送至陸軍802醫院檢查,但醫官檢查不出原因,只好開轉診單要我們將他送去北投軍醫院複診,我們家連長怕半路會有狀況,還特別組成「轉診戒護小組」由一名中尉排長及二名士官陪同前往北投軍醫院,經北投軍醫院檢查後醫官說應該是「壓力太大」導致行為異常,建議「調整職務或單位」。

好了,這下參一事情大條了 ,你說這種人有誰要,尤其是這種事情,情報傳遞速度比巡弋飛彈還快,一下子就在我們砲指部傳開了,根本就沒有單位要,我們連長只好把他丟到伙房去。

這邊說明一下,因為我們連上為砲校教勤連隊,伙房的組成是與其他單位合併一起,伙房班長不一定是我們連上的,有可能是其他單位的,所以還得要看伙房班長所屬單位的連長答不答應,在我們連長的強力關說之下,伙房班長所屬單位的連長勉為其難的同意收了這位天兵

話說這位天兵大哥到了伙房後,除了偶爾會自言自語外其餘症狀皆不再發生,正當大夥都鬆了一口氣認為OK了!搞定了!妥當了!這時一件風暴正在形成,天兵大哥可以在伙房待到退伍嗎?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就在天兵大哥在伙房待了幾個月後,連上剛好來一位與他同村的菜鳥分發到部,就在他到部沒幾天後,從他口中說出天兵大哥放假狀況好的哩!還會呼朋引伴去尬車虧美眉,大夥半信半疑於是在一次休假時,連上好事之徒 (小弟就是其中一名)遂組成「偵查小組」前去偵查。

我們依照線民所提供的可能出入場所進行埋伏,果不其然,天兵大哥放假回家隔天晚上就與一票朋友去打保齡球,行為舉止非常正常,還會跟一旁的”七仔”喇舌   。說的這邊各位學長應該知道等他收假會發生什麼事了吧!礙於分級制度情節內容不便公開,請各自想像。

最後,天兵大哥的老爸動用關係把他調到其他單位去了,不過這已經是我退伍以後的事了!

[ 本文章最後由 小輝 於 2012-05-31 11:48 編輯 ]



話說85年的六月份~我跟1747梯的新兵一起到金門才一個多月~
1747梯的新兵剛從基幹營回到原本的連隊~
某天早上十點左右~我師父很緊張的叫了醫官跟救護車駕駛學長~
趕緊的就往步三連去了~我幫師父整理醫藥箱~結果沒辦法跟出去脫離部隊掌握正在懊惱~
過了不到半小時~救護車回來了~車上多了一個1747梯的新兵~
一臉好像被凹很累的臉~怯生生的從救護車上往外看~
醫官很不客氣的叫他下來~師父邊看邊搖頭~救護車駕駛學長就很不爽的說~X~還不緊落來~
師父就把他帶去醫務所~我也要上哨~就沒去管他要幹嘛了~
剛上大門沒多久~老師咧~黃燈的小車速度很快的開進來營部大門~一看車號~師頭仔~趕緊跟同梯兵補士喊了聲~師長好~
師長一臉嚴肅~板著臉點的一下頭~一臉肅殺~眼神銳利~再加上領子上的那一顆黃星星~全身不寒而慄~
趕快搖電話進去跟安官說師長進來了~話還沒說完~又一台黃燈小車進來~副師長好~後面跟著又一台黃燈小車~主任好~
電話都沒掛~連著跟安官說三大頭都來了~電話剛掛掉~旅長好~又來兩台車~副旅長好~
還沒報告完~主任好~這個車號好陌生~查了一下~連防衛部主任都來了~正想說應該沒人會進來了吧~同梯的喊了聲~處長好~現在是什麼情形啊~319師的三大頭~956旅的三大頭再加上防衛部主任都在這一個小小的內洋營部~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除了副師長還沒離開~其他的小車陸陸續續的離開營區~當我站大門哨快下哨的時候~副師長也走了~
只聽到他罵什麼爛東西啊~怎麼帶的啊~搞什麼鬼東西啊~什麼什麼的~還被他罵說站哨都不會站~不會站好嗎~?????我~我~我端槍立正哪裡沒站好啊~?????~月經來喔~
參一學長安官來帶我下哨~一看到我就先罵~你大門是怎麼站的~連回報都不會喔~慢吞吞的~車子都進來了才再講~你欠操欠罵啊~校選預士耍什麼屌啊~連站哨都不會啊~你等一下給我把全部的車號都給我背起來~從大卡悍馬到全部的主官管車號都給我背起來~默寫五十遍~一個不對你就死定了~我一定會整死你~
有待過內洋營部的學長都知道~大門到營部只有一條直路~大門到營長室門口開車不到五秒~正對面就是營部連的安官桌~我想一想真冤枉~鼻子摸一摸等一下趕緊去二級廠抄車號~到安官桌了~參一學長就說去找你師傅報到~是~趕緊跑~
跑到醫務室~師父站在醫務所的門外面看著裡面~醫官在裡面罵人~救護車駕駛學長在醫務所外面抽著煙嘴巴一直罵~X~什麼爛東西啊~三連那麼爽~也沒操到~一直在那邊機機歪歪的~去死一死好了~不要在這邊害人~要死趕快去死一死啦~?????~
花生什麼素?????~師父說~你去大寢弄一個床位~跟參一學長說晚點名多一個~裡面那一個要在這邊住三天~
師父啊~不要轉診到花崗石喔~師父回~花崗石~他去花崗石他會被打死喔~他把花崗石開給他一個禮拜的藥全部吞下去~在那邊喊我不要活我要死~不然剛剛那些大人是來幹嘛的~喔~終於大概知道是發生什麼事了~
趕緊去把師父交代的事給辦一辦~正對面營輔導長陰著一張臉~營政戰士在旁邊往醫務所這邊走過來~趕快跑~不然他一定又會找我麻煩~幹~腿短就是這點壞處~被他的雞巴眼看到了~張XX~你不在醫務所你要去哪裡~過來~
低著頭~老師咧~今天我是在倒楣什麼意思的啊~我死定了~營輔導長進醫務所~我站在外面~營政戰士嘴巴就在念~都沒教啊都沒教啊~連回報都不會啊~哨都不會站啊~回報都不會啊~你太爽了是不是啊~校選預士屌啊~不給你升我看你屌什麼~就不讓你升啦~太爽了是不是~師父在旁邊鐵青著一張臉看著營政戰士~營輔導長出來~又罵了一次剛剛營政戰士說的話~連師父也被念~說師父都不會教~他們兩個走了~跟師父說對不起~師父說他們找你碴的我知道~沒事~你乖乖的把我跟醫官交代你的事處理好~其他我跟醫官會處理~再跟他說參一學長要我背車號的事~師父火了~我徒弟真做錯我會罰~他找什麼碴~他就很不爽的去安官桌~回來之後就跟我說你把六大主官的車號背起來~我說背了啊~他就說其他不要管他~我弄好了~
那個傢伙在連上的地位跟上兵一樣~吃飯他要在前面~五點多就洗好澡~晚點後不能留下來操體能~看到他提著水桶去洗澡~他同梯在我們連上的眼睛每個都瞪著大大的~除了羨慕還是羨慕~
但是第一天晚上就有老兵在罵了~他一臉委屈的臉站在晚點名隊伍裡~當天晚上營輔導長來晚點的~點完名還說不可以罵他對他動手動腳的~對啦~他不可以啦~老兵們一肚子怨氣就往我們身上發了~我又是最倒楣的了~幹~今天是怎樣~
第三天早上~師父跟醫官親自帶他去花崗石醫院~ㄟ~沒回來~師父說他要後送~要我把資料準備準備跟營輔導長回報~
師父啊~你去跟營輔導長說好不好~我不敢去~好啦好啦~我徒弟怎麼那麼俗辣啊~我還要命咧~去找他我命休矣~
他老兄終於回到高雄802總醫院了~當天下午師父拿了一張電話卡給我~你去打電話給802醫院~問他到了沒~打個電話跟802醫院問說某員到了沒~他的狀況是怎樣怎樣~802醫院就回說~好~知道了~你每天都要打電話來問他的狀況啊~不要偷懶~喔~好~是~謝謝醫官~
隔天下午~打個電話給802醫院~電話一接通~你好~我是319師步五營醫務士~請問我們後送.......你他媽的送回來的是什麼人啊 ~裝死的都不知道嗎~什麼都往我們這邊送~那一個爛傢伙送回來幹嘛啊~我跟你們說喔~你們最好想辦法~我們受不了就要把他送回去~你們最好快辦~這個爛傢伙根本沒病~送回來幹什麼~給我接回去~那......~電話被掛掉~怎麼辦~趕緊跟師父說~師父說當不知道~他回來會倒楣一大堆人~不要讓他回來~802醫院那邊我們就不要管~他要送回來他就會把他送回來~我們不要管~
後續~~~

[ 本文章最後由 最爛的醫務士 於 2012-05-31 19:14 編輯 ]



Part.2
聽說師長換人了~管他的~跟我沒關係~我在連上已經黑到發亮了~連晚上都會看到我亮著黑光~
唉~我自己都管不好了~我管他媽媽要嫁給誰~
某天下午~師父帶著我去找他跟他同梯的經理士說~港踢ㄟ~為什麼我徒弟來一個多月了~只有給他一套迷彩服~而且整個都不合身~該不會連你都要凹我徒弟吧~他對你很尊重的耶~~~沒有啦~之前帳不對~不敢先給他~不然我再給他一套~帳我再做就好~你徒弟可以借我出公差吧~~可以啊~是你都不找他~你找他出公差反而我放心~~
ㄟ~~~觀世音菩薩的仙水滴到我了喔~有紅相上兵對我伸出友善的手~
終於有一套像樣的迷彩服了~不用再穿那一套臭到發黑的迷彩服了~換下來舊的迷彩服~師父馬上說你給我拿去洗~喔~好~跟同梯的工具士借他的庫房~先把那一套又黑又臭的迷彩服先泡在他的倉庫~等半夜下哨之後再拿去沖一沖~
自從第二天被802醫院掛電話~師父跟醫官交代說不要打了~師父把實話跟營輔導長回報~奉他指示~不要問了~讓802醫院忘記他們有這個人~我們也不要記起來有這個人~
七月中~電話記錄說全營的心輔員要到鵲山營站開心理輔導會議~ㄟ~我也是耶~難怪師父會跟他同梯的幫我要一套新的迷彩服~因為師父去金城支援幫四隻腳的班長看病~就我跟醫官和三個學長坐公車到鵲山營站~
我問醫官~我們現在有問題的只有那一個在802醫院的那一個~也只有他要回報~醫官說~就報他吧~
會議桌中間坐著一位個子不高的少將~他就是我們的新師長~他自我介紹說他是查台傳~好奇特的姓喔~國中課本記得有一篇文章的作者也姓查~不知道跟他有沒有關係~
報告師長~步五營醫務士張XX回報~穿著新的合身迷彩服自信也出來了~本營目前只有一位需要輔導的二兵陳XX~~~師長桌子一拍~好了~你不要報了~醫官~營輔導長~營政戰士~處長~每個都嚇到臉色鐵青~馬上正襟危坐~我站著傻在那邊~啊~啊~啊~師長說~好了~那個陳XX我知道是誰~他的狀況我知道~爛東西~為什麼沒人敢動他~什麼爛傢伙啊~打死他~氣死我了~以後我不想聽到跟他有關的事~把他給弄走~氣死我了~喔~報告完畢~
第一次見到新師長的結果就是~不關我的事又被罰站被罵~唉~還是沒有神明要眷顧我~
回去又因為這件事~又再變更黑~因為在師長面前我連報告都不會~
都已經黑到不知道怎麼形容了~有差別嗎~
但是一天星期三中午~我們金東師的在金休假日~我放早上半天的~跟同梯工具士去山外洗個澡找間店吹冷氣睡一覺~好久沒抽紅色萬寶路~金門有賣耶~買了一包慢慢抽~抽了兩根~寶貝的咧~
十一點了~跟同梯的一起坐公車回去收假了~
才十一點四十分~大門衛兵的學長就再罵~XXX~你是不會快一點喔~你要讓我放假慢了你就死定了~還不快來接哨~
可是學長~我買的東西還沒~~~XXX你在這邊接~裝備丟給我~學長頭也不回的就往連集合場去了~
趕快把菸藏好~前幾天營輔導長才在哭腰說站哨不准帶菸~被他抓到就要送軍法~
營長小車要出門~趕快立正站好~ㄟ~不是營長~啊~靠腰~這下真的死死死了~營輔導長~~~營輔導長好~
ㄟ~張XX你站大門喔~站哨不准帶菸你知道吧~報告~知道~~你身上有沒有放啊~對面1738大的學長趕緊把他的菸丟到散兵坑裡~XXXXX~~過來~我看看~
一直說不要帶不要帶~你那麼菜你就敢放煙在身上~還萬寶路咧~你挑戰我是嗎~你等著送軍法~
報告輔導長~我休假回來還沒回~~~~~~~你還有理由啊~當場被我抓到~我冤枉你嗎~你等著送軍法~就走了~
對面38大的學長一臉好險好險不是我的臉~然後還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
這兩個小時的哨我真的不知道怎麼站~
過了半個小時~營輔導長坐著營長的小車回來了~我看到營輔導長我馬上要跟營輔導長解釋~營輔導長一臉陰陰的奸笑說~你準備去坐牢吧~罪名就是~敵前衛哨兵失職~不多啦~七年~你的下士也不用升了~
我哭了~我不知道我招誰惹誰~我為什麼要受這種委屈~我什麼都沒做啊~
下哨之後我掉著眼淚去找師父~師父跟醫官在醫務所~看到師父我真的再也忍不住的哭了~
醫官跟師父聽完~就說現在只有這麼一個辦法~剛好射擊隊在找人~原本送去的那一個悍馬駕駛一直說他不要去~他回來也沒車接~不然你去好了~晚上我們要去載他回來~你跟著一起去~
當天晚上~醫官帶著我去幹訓班接人回來~我什麼都沒帶~因為幹訓班醫務所的醫官不會看病~射擊隊的隊長是原本我們五營的作戰官~被調去956旅旅部當作戰官~就要求我們醫官幫他們做巡迴醫療~醫官就跟隊長說請他留我~原本的那一個他要帶回去~隊長就說也好~不然很多連隊根本沒送人來~人不夠~也不知道怎麼挑~聽到我有練過現代五項~現代五項有一個項目是10公尺手槍~他也就很高興的說好~當天晚上醫官就把我留在射擊隊了~要離開之前一直叮嚀~你千萬千萬要撐下去不能回來~撐的過你可以回台灣看你爸~撐不過你就準備坐牢~你一定要撐下去~救護車駕駛學長也拍了我的肩膀說~不能回來喔~不要讓我看不起你~
我就這樣留在射擊隊了~
隔天早上~我們家的救護車又來了~醫官帶著師父送來我的鋼盔65步槍跟我那一點點的行李~師父只能跟我說你不能回來~沒人接我業務就放給他爛~但是你不可以回來~就這樣~我跟那個319師步五營暫時的沒有關係5個月~
也跟那一個爛到全師的主官管頭痛到爆的人物暫時沒關係~是暫時喔~
所以這個故事才會那麼長~唉~我是一個被神明離棄的人~

[ 本文章最後由 最爛的醫務士 於 2012-05-31 18:50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美工兵 於 2012-05-31 10:36 發表
lijp 金錢 +1 我能理解這種苦痛

那位仁兄您應該有印象!他就是咱們步五營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曾X鑫!

由一連改編到我們三連來的

在中興崗時動不動就跑去營部要找營長或是營輔導長要申訴

可能沒人理 ...
我有點印象..那時候輔ㄟ叫我接連上心輔員的職務.相關新聞與案例都要知道一下..
後來這項職務我一直做到輪調回台..但是政戰士後來兼任這項職務時聽說被罵到臭頭
因為這項職務要寫全連心輔資料..政戰士每天打混摸魚他哪知道怎麼寫
如題所說.這個政戰士也是一個天兵..也是因為他我的一次返台假被他搞掉了..君子報仇三年不晚..
反正我輪調了也不關我的事...



這篇主題可不可以寫  服役時所遇到的超級白目大爛軍官和大爛士官,偶覺得也是有粉多志願役的大爛官

路人 114.33.4.x


引用:
原文由 lijp 於 2012-05-31 20:21 發表

我有點印象..那時候輔ㄟ叫我接連上心輔員的職務.相關新聞與案例都要知道一下..
後來這項職務我一直做到輪調回台..但是政戰士後來兼任這項職務時聽說被罵到臭頭
因為這項職務要寫全連心輔資料..政戰士每天打混摸魚 ...
不好意思!您輪調回台時,咱們步五營班超守海防了嗎?
兵器連的輔導長我較不熟,你們連長是李X輝,本來是步一連連長是吧



引用:
原文由 美工兵 於 2012-05-31 20:33 發表

不好意思!您輪調回台時,咱們步五營班超守海防了嗎?
兵器連的輔導長我較不熟,你們連長是李X輝,本來是步一連連長是吧
我大約83年初左右輪調.那時候還沒班超...我輪調時的輔ㄟ是藍x龍...
別提那個李x輝 就是這位不得民心的連長..我才提前申請輪調...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114.33.4.x 於 2012-05-31 20:29 發表
這篇主題可不可以寫  服役時所遇到的超級白目大爛軍官和大爛士官,偶覺得也是有粉多志願役的大爛官
哈哈!
我遇到的天官比天兵還天?
我曾遇過某少校軍官在營區溜大海龜,跟衛兵討酒喝,師部還下電話記錄,不能讓該員軍官碰到槍!
後版1554梯的樵夫大大,這位天官你很熟的。



Part.3
在射擊隊的日子~剛開始每天趴在餐廳旁邊的水泥地上出射擊預習~
水泥地是燙的~我們戴著小帽舉著槍~槍背帶纏在手上~槍與身體結合成一起~
20發的美式彈匣壓在左下臂~一個清清楚楚的印痕壓著~還會印出製造廠商名稱咧~真誇張~
之後槍口開始吊鋼盔~每個起跳都是三塊大花崗石~不管是立坐臥三式都是一樣~
再來就是吊著裡面放著花崗石的鋼盔~教官們拿這鋼盔死命的往槍口敲~
每次要敲的時候槍都會動~不是被敲動的~是怕教官一個沒準往我的臉上巴過來~我可能會暈三天喔~
後來每個鋼盔的正中間都敲到一個凹洞~再也不怕被鋼盔巴到臉~槍拿的可穩的咧~
連槍口放個十塊錢銅板~教官死命敲銅板不會掉就是不會掉~
在射擊隊的時間雖然身體的操練痛苦~可是我每餐都有飯可吃~不用再怕吃不到飯~雖然秋刀魚硬到咬不動~我還是吃的好開心~寢室後面有一口井~每天都可以用井水洗澡~即使汗流的在多~也不會再臭臭的了~雖然連上不給我軍毯棉被~說是連上經理裝備不能外借支援~我有一個床位一個床板~頭枕著我的行李包~蓋著迷彩服~我也是睡的超級開心的~
過了快一個月~我們開始打實彈了~我的槍根本就是一把沒人要的槍~麻膛生鏽~感覺連上根本不想讓我留在射擊隊~
請教官幫忙~整理了兩天~本來每發都卡彈~後來五發才卡~後來打完一個習作才卡~後來打完全部習作都沒事了~
本來麻膛導致子彈飛行路線不穩~打的越多麻膛越來越難看到~打到後來槍管乾乾淨淨亮晶晶~跟鏡子的亮度差不多~
跑太湖一圈從40分鐘到30分鐘到20分鐘到跑完一圈不到十分鐘~伏地挺身從五十下到一百下到兩百下做到呼呼叫~到後來腳上頭下倒立著做~一做一百五十下沒感覺~
準度從十發中八發~到十發全中~到三發中中心~到五發中中心~到八發中中心~~
我撐下來了~我入選最後二十名內了~成績還不錯~全隊排名第五~
八月初~隊長宣布一個給我們一個全隊的人期待的事~八月十五日回台上成功嶺參加全軍射擊比賽~YA~我辦到了~
在回去之前把原本連隊的東西繳回~除了槍之外只帶個人用品~星期天下午回連上把鋼盔繳回去~回到連上的時候那些學長幸災樂禍的臉說~被踢回來啦~你死定了啦~爛人你怎麼可能會當射擊隊~
去到醫務所~師父已經退伍了~跟醫官報告說我要回本島了~鋼盔給他看~他說我幫你繳~你趕快回去~這邊的氣氛不好~
謝過醫官~再看到我的學長們已經不再說話~一副不可置信的臉看著我~我終於可以抬頭挺胸的走在內洋營部連的路上~
回來本島~在成功嶺的日子真的舒服快樂~有椰子床墊睡~有棉被蓋~茶來伸手飯來張口~我們只要管好自己槍的準星覘孔~顧好自己槍的狀況~星期五晚上1800拿假單~星期天晚上2100收假~真的有夠快樂的~雖然營上已經下基地~那也不關我的事~那一個大爛兵~也不關我的事~我現在的老闆是陳鎮湘中將~我也不怕那一個三根棍子的蝴蝶官了~
我終於找到一個機會整我的參一學長了~我要回本島之前我把我的衛校結訓證書也帶回來了~既然你們不給我升~那我也不升了~我的晉升時間已經超過了~我本來七月就該掛階了~他沒要我也不給~後來我回來本島~他每天打電話來跟老爸要我的結訓證書~我當著老爸的面把我的結訓證書給撕了~撕的碎碎的~告訴老爸~我要讓他出事情~因為我是校選預士~三個月內沒晉升參一的報告會寫不完~我現在撕了~我就是要讓他難看了~
結果他還是透過管道從衛校再要一份~但是他已經黑了~從師部黑到營部~也讓大家都知道他是一個多會欺負學弟的人~
快樂的日子總是會有結束的一天~十一月全軍射擊比賽結束~我在第八習作拿了個第四~全軍排名第十二~在六八十軍團包辦的項目內~我跟另兩位我們金防部的能擠進全軍前二十~隊長也會笑了~
回到金門~我沒想要找我的連隊~我不想回去~後來隊長帶著我回連上~讓學長知道我不是混回來~而是有本事的回來~
因為連上在鵲山下基地~在營站的那一個營區~參一學長拜託我趕快把下士階繡上去~我就酸酸的說時間又沒到~我不敢掛~他千拜託萬求我的~我不要就是不要~隔天營長召見~新營長接我們營~親自給我掛階~我就這樣變下士了~還沒到十二月一日~雖然只差兩天~
我不是受測人員~也沒列入受測名單~所有任務都沒我的事~我就忙著把我該做的業務趕緊熟悉~
突然~一個卷宗~上面寫著後送人員~打開~我看到那個爛傢伙的名字~對啦~他是我辦回去的~可是再看一下~幹~他被802醫院趕回來了喔~不會吧~
上面寫著他在那邊兩個禮拜~受了所有種種的測驗~一切表示他都正常~他在802醫院還給人家跑出去開查某被憲兵抓到~偷跑回彰化又被抓回去~802醫院受不了~踢回來~連北投醫院都沒去就趕回來了~
我在連上這幾天沒看到他~他應該不在我們連上吧~對啦~他本來就不是我們的人~回三連了吧~
沒想到他沒事~看到他的資料過沒幾天~我們那個新來的白癡46期醫官居然把他簽回來我們營部連~說就近看管~因為三連也沒把他列受測名單~他在連上不受控制~整個就把三連搞到軍士官兵都快瘋了~三連也沒說實話~就拐醫官簽名~我知道的時候就是看到三連的班長帶著他來我們營部連了~
我的天啊~不會吧~正在下基地給我來這招~變成我要顧他~幹~我是招誰惹誰啊~
後來因為體能戰技跟專精射擊~營長連長都要我下去冒名測驗~後來乾脆把我列入受測名單~我實際帶兵背值星了~
那個爛傢伙剛好跟排組裡面一個待退的老兵混在一起~那個老兵手腳不乾淨~送了三次警閉室~每送一次回來就越囂張~現在剩沒幾天就退伍~再送也沒意思~剛好跟那一個爛傢伙混在一起~那個爛傢伙回來金門也是先送警閉室再回來的~剛好互相監視~
後來因為他們兩個欺負新兵到沒臭沒小~我報上去~要嘛送警閉室要嘛送回三連~不然連上一定會有危安事件~想當然一定是請憲兵排幫忙照顧囉~到出基地也沒再看過他的身影~真清心啊~
不要以為這樣就沒事了~我痛苦的日子就快到了~

[ 本文章最後由 最爛的醫務士 於 2012-06-01 09:46 編輯 ]



Part.4
爛傢伙不在連上的日子~終於可以專心準備基地營測~
另一個送訓的醫務士也回來了~他比我早回連上也比我早掛階~
46期醫官也到了~我也回來了~營部連衛生排的建制也完備了~
營測前的日子就打靶行軍打靶行軍~步兵連出去打野外~我也戴著紅色鋼盔布的鋼盔去當小紅帽假想敵班長~
三連知道我很個養他們拐我那個白癡醫官簽名~接收他們的爛攤子~
我們的營搜索排也是從三連改編一個排來的~他們的46期步科預官排長接一個硬缺~他剛下部隊就接這種缺~
他也很頭痛~因為他都不懂~還好他的搜索排班長跟在我們連上的同梯不一樣~精實敢任事~
每次來營部的時候都會過來醫務所不然就是我們衛生排寢室跟我打個招呼~
因為他們的打靶成績不是很好~搜索排長就想要我去支援狙擊手的位置~
能夠不待在連上我當然好~營長也有叫我過去幾次~想說這樣我就可以不要待在營部連了嗎~
錯了~連長不願意放~我去了營部連的打靶成績怎麼辦~我去了營部連行軍帶隊班長誰帶~營長也認為掛軍醫小鳥兵科的醫務士到步兵連~那不表示他的部隊很爛~爛到步科的都沒人可以帶了嗎~所以~所請不准~
不過我也沒那麼小氣~搜索排缺人~總不能說建制在營部連結果營部連一個人都沒出吧~就在排組裡面找了兩個有強烈意願要改編的兵送過去~他們也很高興~因為他們要扛著擔架跟著我行軍走路~搜索排只要拿著自己的步槍行軍~步兵連的擔架兵還要跟著一起衝山頭~看過兩次~每次看到心裡面只有不捨~眼眶含著淚~他們在連上我都捨不得操他們~結果他們下基地那麼痛苦~
真的是~菜不是該死~而是罪該萬死~因為他們是85年的大專兵~抵金時剛好我們下基地~所以優先撥補~又以我們衛生排補最多~整排有五分之四都是這一批兵~
帶到這一批兵很輕鬆~我們也真的好運~他們很乖~不會頂嘴~也很有觀念~會的又多~雖然我的業務剛重接沒多久~不過也是訓練了兩個可以替補我們的業務~出去洽公大家輪流帶出去~給他們一點福利~我最痛恨的老兵欺負新兵不准在我面前出現~連罵都不可以~他們不是聽不懂~罵來罵去的有比較厲害嗎~所以衛生排寢室是整個連隊會有笑聲的~不像別的排組只會聽到老兵的聲音~慢慢的~他們的同梯都會再休息時間跑到我們衛生排來~
出基地了~我們營改編到957旅~接步二營的防區~步二營改編956旅進鵲山基地~
洋山營就在金沙水庫跟田敦海堤的中間~只知道我們有一個全金門的示範營區~馬山連~有一個還在構工的營區~后嶼~
那個也不關我的事~我只知道這個營區有前後門~後門的對面就是一間小店叫“龍蝦寶”~龍蝦寶前面就是公車站牌~不過從沒在這邊坐過~因為那班車是去金城的~前門衛哨在金沙水庫的放水閘門上~只要有人要來我們營區~在環島北路就看到了~整個警戒回報的時間整整有十五分鐘~真是一個養老裝死的好營區~難怪看到二營的衛校同學時~整個人是圓的~他們營部連看不到比我瘦的~想到這邊一整個就開心起來~
更重點的是衛生排另外有一間寢室~整排在一起~不用去大寢跟營連部組通信排支援排一起睡~衛生排的士官還有自己的小房間~太好了吧~苦盡甘來了吧~
錯~我的壞日子就在86年三月份的時後來臨~那一個爛傢伙沒看到他一個多月~都快忘了他了~誰知道那個傢伙真的恐怖~警閉室出來後留他在957旅旅部連~去申訴說他被不當管教~不當管教的理由是什麼~是因為叫他包哨~他站大門給你蹲在哨所前面抽菸~不然就是站哨時坐在美人山旅部大門哨所旁邊的石頭上~旅部連長被他搞到快瘋了~丟回師部連也被申訴說不當管教~還不是一樣站哨的事~站兩歇六叫不當管叫~那全中華民國陸軍的阿兵哥都該去死了~當然又送去給憲兵排管囉~不過因為之前憲兵排出一個大包~就是兩個警閉生被操到一個肌肉溶血一個急性腎衰竭~所以我們319師的警閉室是看電影跟看軍法教育影帶~時間到吃飯~伏地挺身二十下~不准罰蹲不准罰站~那個爛傢伙當然要去警閉室囉~
但是連警閉室都不收他~怎麼辦~當然丟回原來單位囉~三連裝死根本不回應~怎麼問都不回~直接問也是答非所問~文件就是不簽~只好營部收~營部誰收~又是營部連收~這次打死衛生排不收~支排是46期的菜排~他即使說不要也沒人理他~所以就到支援排囉~
唉~送他到警閉室他過太爽~營長說不能讓他過爽日子~所以非到必要不要送警閉~營長也怕被罵咩~大家都知道~連師長都在罵~還有誰不罵的~老兵罵他就是被申訴不當管教~三天兩頭去陽宅心輔中心寫報告~心輔官是我們連在基地時的輔導長~他也知道他是什麼咖~問題是他報就要寫~心輔官已經被搞瘋了~營輔導長這時候就都沒再出面了~
前面處心積慮要把我一個跟他沒關係的校選預士抓去關~真的該他的事就從頭到尾沒出現~開花了~要輪調回本島了~結果丟的爛攤子要我們怎麼收~
他在連上沒事做~連哨都不給他站~他整天這邊晃過來那邊晃過去的~欺負新兵~時間到碗筷拿著在中山室前面集合~下午五點多水桶提了就去洗澡~還被申訴說沒熱水洗澡~讓那個燒鍋爐他的同梯狠狠的痛扁他一頓~結果~他同梯的剃光頭送警閉室~想說那給他燒鍋爐好了~結果要去砍柴他也沒去~就回一句你們不會砍過來給我喔~在鍋爐間看A書打手槍~連長去看照打~連長只能搖搖頭出來~把他趕出來~他還是沒事幹~還在晃啊晃的~這時我養的一隻小狗不小心被他看到~被他抓去丟在臭水溝~然後再把牠身上黏一堆強力膠~我氣到要打他~他還在挑釁說打啊打啊~你打啊~我申訴你~排組裡面幾個兵趕緊把我拉開~把我那隻小狗弄好了之後~因為一連的埋伏哨缺一隻狗~我那隻小狗就送給他們了~結果我還是被申訴~去陽宅心輔中心被老輔ㄟ念了一個多小時~
連上的人力真的短缺很大~根本找不到人站哨了~大門哨不能站~側門哨也不能站~那給他站內衛兵好了~拿一把空槍~子彈刺刀都放在安官身上~不會有事了吧~結果還是出一大堆包~每次他站哨安官不罵他那個安官不是人~他還會比梯次咧~
此時連上那一批85年的大專兵幾乎都送訓~沒送士官訓的也送上兵伍長~他們回來剛好接安官~人力足了~遇到那一個內衛兵他們也無言~安官事情多~還要負責去叫衛兵~他老大就在安官桌看愛情青紅燈~不然就是姊妹~因為他看了很多~所以他交到不少筆友~還很多妹妹回信咧~那些待退老兵就會跟他哈拉哈拉~開始巴結他~這時我們連開口罵他還會被老兵回嗆了~這下該怎麼辦啦~找一個理由送他走~等那些老兵退伍了之後再回來~就先送去外哨所~他老大真的厲害~把人家外哨所弄到雞飛狗跳~全哨所扁他一個~申訴案全部壓下來~再恐嚇他他只要敢報就一定送他軍法~這件事就壓下來了~怎麼辦~再送回來~
一天晚上我站22-00的安官~他是21-23的內衛兵~站過的都知道~這一班最多的就是電話記錄~我一手拿話筒一手超電話記錄~我根本沒空理他~他坐在我前面的消防沙上看愛情青紅燈~2250了~該去叫衛兵接哨了~
ㄟ~去叫衛兵~~~不理我~喂~去叫衛兵了啦~~~還不理我~XXX~叫你去叫衛兵是聽不懂喔~X~趕快給我去叫~繼續看他的愛情青紅燈頭也不回的回我一句~你領那麼多你為什麼自己不去叫啊~你沒看到我在忙喔~幹~兇三小啦~
他死定了~問一下戰情還有沒有我們營部連的電話記錄~他說還有~我說等一下我去戰情抄~電話掛了~槍掄起來槍托就往他後背蹬下去了~我邊罵~XXX~你很大是不是~他嚇一跳~跳起來瞪著我~我第二下就準備下去了~他又被打了第二下之後跳以來就往集合場跑~邊叫XXX班長打我啦~班長拿槍打我啦~連長室就在安官桌旁邊~連長出來探頭看了一下~看到我追到連集合場~我把他打倒在連集合場~槍托就猛蹬~我邊打邊罵XXX~你很大是不是~很大是不是~沒人敢對你怎樣是不是~越講越氣蹬越用力~連長也沒出來阻止~戰情就在戰情室的窗戶往外看~大寢的人也起床看他被我打~輔導長也出來~營長也穿著短褲內衣在營部門口看我打他~問題是沒一個出來阻止~
我邊打他邊叫~XXX你打我~我要申訴~你再打啊~我要申訴~我更火~繼續打繼續罵~你申訴啊~你去申訴啊~看誰還要理你~大概五分鐘~他已經被我打到倒在那邊呻吟~支排跟輔導長趕緊過來把我拉開~說好了啦好了啦~打過就好了~支排就把我拉回去安官桌~氣死我了~支排安撫一下我的情緒之後~我說我還要去戰情抄記錄~去到戰情~營人事士學長就說你早說嘛~你說你要扁他我就幫你把記錄抄好送過去給你~你就不用再來抄~X~打的好~幫我們出一口鳥氣~~~~X~你們看我打了才在放馬後炮~
隔天~大清早輔導長就把他帶出去營區~不知道去哪~我知道我會有事~我等著處分~結果從起床一直到吃飯~每個人對我都是笑的~同梯的幾個過來搭著我的肩直說X~打的好~唉~
中午他回來~被剃光頭~下午就被送到警閉室~我想說我也準備去警閉室再繼續扁他~結果~整天都沒事~連長本來很討厭我的~他也笑笑的點頭跟我打招呼~????????????很奇怪的氣氛???????????
再過兩天~電話記錄要我去陽宅心輔中心找心輔官~一去老輔ㄟ就說~你打他幹嘛啦~他一定會申訴的啊~害我又要寫一大堆東西~唸唸唸唸唸的又被念了一個多小時~我就問~我要不要去警閉室啊~還是要送軍法~心輔官就說~誰敢送你~敢送你我第一個跟他沒完沒了~啊~我打他這件事咧~沒事啊~師長也說打的好~?????????現在是什麼情形?
心輔官就說他有去師部開會~跟師長和主任報告~師長說我打的好~主任在旁苦笑~師長還說敢打兵的班長一個都沒有了~這個傢伙(我)夠變態~真的是全金門最變態的班長~哇哩咧~這是什麼封號啊~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唉~
一個月過去了~那個爛傢伙要出來了~我們家那個白癡醫官出公差去憲兵排帶他回來~結果回來醫官氣的要死~
醫官說他去的時候他在看電影~醫官要他出來~他就回說醫官等一下啦~等我看完再出去啦~憲兵排的也氣死了~白癡醫官就站在那邊等他十五分鐘~結果醫官回來說憲兵排下通牒~再把他送過來你們營的違紀接不完~
回來看到我~他一臉怨恨的看著我~我就回~看三小~還要被打嗎~他趕緊跑~
過沒幾天~他去惹到醫官~醫官堅持要送他關警閉~又剃光頭了~~
還好還好~我已經接到命令要上后嶼支援擔任第一任后嶼醫務所的醫務士~
一直到現在~我沒再看過他第二次了~
結束~感謝各位軍友的支持捧場~以上都是實際發生的事~絕不唬爛~
cwlin 金錢 +1 我很贊同,看完您的文章,連我都想扁他!
輪保下士 金錢 +2 讚!讚!讚!看完您的文章,連我都想扁他

你們想打他~有遇過他的沒人不想打~
師長很想~連長很想~二個排長都很想~全營的五個連長都想~
連我家的那個45期醫官~好好先生一個~連他對他都很想一拳貓下去了~
你們可以想像他多討人厭~
他在警閉室的時候連憲兵都想扁他~
很多人看過他都想扁~但是因為不關他們的事~
但是那個傢伙真的很厲害~他還滿有人緣的~
不認識他的人一定會被他騙~等到知道他是什麼人之後他翻臉對待人家跟殺父仇人一樣~
只要新兵來~我第一件事一定交代新兵說他在叫不要裡~也不准叫他學長好~
誰被我看到跟他在一起和叫他學長好~我一定送警閉室~
為此好幾次他在那邊罵新兵~只要有班長學長看到新兵被罵一定跟他對幹~
他鼻子摸摸走開~他也不會覺得很難過~
所以我出社會之後看過那麼多人~
我真的沒看過像他那麼爛的咖~連他一半的都沒有~

[ 本文章最後由 最爛的醫務士 於 2012-06-01 17:40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最爛的醫務士 於 2012-06-01 09:13 發表
Part.4
爛傢伙不在連上的日子~終於可以專心準備基地營測~
另一個送訓的醫務士也回來了~他比我早回連上也比我早掛階~
46期醫官也到了~我也回來了~營部連衛生排的建制也完備了~
營測前的日子就打靶行軍打靶行軍~步 ...
這種天才本來就應丟到支援排或搜索排.

經過這二個排組磨練完才丟到步兵連接受再教育.

我們伙房也有一個仙仔~~~~~~林仙X1718梯的菜鳥.

又懶又皮兼白目.

當時伙房老鳥一退完我們中鳥食勤兵就打了起來.

想當老大誰都不服誰.

而那仙仔只有被打的份.

那時我們伙房只剩中鳥在1703梯(二名).1706梯(一名).1709梯(一名).1718梯(一名)....172x梯二名...這二個太菜了只有看戲的份.

一星期打三四次.

整整打了一個多月還不停手.

打到營輔仔都出面介入.

幹.這個仙仔白目雖白目還會寫莒光作文簿申訴呢.

該死不死那食勤組的莒光作文簿又被送到營輔仔那直接批閱.


害我被營輔仔譙了老半天.

因為那時我兼採買所以常往返營部長官那.

有關伙房的事情.

營部長官不會先問伙房組長而會先來問我.


結果營輔仔把那仙仔的莒光作文簿直接砸在我面前.

叫我一句一句的讀上面寫的東西.

結果我看沒二句就明白它寫什麼咚咚了.

通通是有關它被打的事情.


俺只好一五一十的跟營輔仔招供.

而營輔仔也因營測將近懶的將人送去禁閉室.

只下令打人的食勤兵改發配到步兵連.

而被打的也不能留伙房.

改調回連上.

結果換連參一頭痛了.

這個仙仔根本沒有排組要收.而且它還有患有羊癲瘋又不能打到衛生排陪步兵行軍.

結果那時剛好師集中受訓的搜索排回基地.

就把那仙仔硬塞進了搜索排.

搜索排這下成了冤大頭.

莫明奇妙收到一位仙界掉下來的天兵.





不過那仙仔聽搜索排的士官講它在那邊的日子也很難過.

由其太白目.

根本沒人鳥它手中那醫生證明(羊癲瘋患者).

每個老兵或士官都要親自操看看.

看會不會操出羊癲瘋發作.

所以它在搜索排堶惘狣鷅けo作了好幾次.

大家都想眼見為實.





不親眼看看則沒人相信醫生證明那一紙東西.





真不懂那位仙仔的家長在想什麼.

有病就別來當兵嘛.

又白目又笨還抽到90886這種鳥單位.

那不是擺明來送死的嗎.



直到我破月臨退那位仙仔也上兵了.

苦日子沒熬盡.

照過著菜島的日子.

上兵趴數二兵命那真的比死還難過.






最爛的醫務士 金錢 +1支援排不是業務士就是駕駛~他去伙房肯定會被菜刀砍死~他是根本就擺爛裝死~跟你們家2012-06-01 10:22



支援排就二個班組比較狠.

食勤組跟保修組.

而剩下那些補給組的補給士公認沒有戰力只會摸魚.....................而小弟我就是其中一員^^.




我們在伙房打架時我也舉起菜刀想砍1703梯那個死大胖子.

那時整個伙房中鳥汗操我最好.

不過那死胖子的臂力比我大太多.

一氣之下俺菜刀一舉就被旅部連食勤組的伙房學長攔了下來.

它說菜刀別動.

你們要拿什麼東西頂姑枝隨便你們.


菜刀可不是拿來打架用的.






我在關東橋也見過伙房兵拿菜刀出來砍人過.

也是照被攔了下來.

菜刀舉的高高的.

被身後的老鳥瞧見一把抓住那握刀的手腕.

[ 本文章最後由 grizzle_13579 於 2012-06-01 14:31 編輯 ]




發表評論
標題 (可選)
選項
禁用 URL 識別
禁用 表情
禁用 Discuz!代碼
使用個人簽名
接收新回覆郵件通知

       [完成後可按 Ctrl+Enter 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