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棉被裡哭泣的同袍

      
記得在中坑新訓時

剛入伍的前幾天

晚上值星班長宣佈所有人床上躺平之後不久

總會聽到一兩個同袍躲在棉被裡偷偷哭泣的聲音

隔日早上隔床鄰兵問他昨晚為什麼在哭

他也老實的告訴大家說:因為想家

有些溫室裡的花朵從出生到入伍前從來沒有離開過家庭沒有離開過父母的照顧

所以當兵獨處時思家的情緒就會湧上心頭

想不到那時草莓族已經慢慢在國軍中出現了  


[ 本文章最後由 美工兵 於 2018-04-21 14:22 編輯 ]
評論(20)



有一群人離家數十載都回不去.回得去時已家不復存人事已非.我抽到外島當兵也是很想家.但每天都要應付長官班長學長有很大的壓力跟忙碌.久了就習慣了...剛進新訓時想家很正常~不算草莓冰除非是沒有家的人不然沒有人會不想家的.只是不會表現出來~也游不回去.這就是當兵的必要之惡.

[ 本文章最後由 t174819 於 2012-05-26 10:03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美工兵 於 2012-05-26 09:44 發表

      
記得在中坑新訓時

剛入伍的前幾天

晚上值星班長宣佈所有人床上躺平之後不久

總會聽到一兩個同袍躲在棉被裡偷偷哭泣的聲音

隔 ...
說一說我個人親身經歷,我67年5月到二士校受訓三個月,當時實歲未滿18歲,到金第二天就碰到炮擊,落點在我們寢室旁邊,那晚有一半的同學哭出來(我猜的)
後來下部隊時常常和連上老士官喝酒,酒過三巡老士官想起家鄉年邁爹娘哭嚎啕大哭我也看過,其實哭還好啦,發洩情緒總比悶在心裡頭好,軍隊會拿槍掃射自己人的,通常他們都不會哭。

[ 本文章最後由 divisionist 於 2012-05-26 10:08 編輯 ]



新訓時期:
我當時並不會有躲在棉被裡哭泣,想家是難免的,但是每星期日懇親日時,有家人親友來訪,而且第二個月開始有放榮譽假等,時間過得很快,一眨眼兩個月的新訓就結束了,放了7天6夜的結訓假,那7天6夜裡,說實在的,白天都睡到自然醒(9點),起床後白天就到處逛街.看電影,晚餐時間一到就回家吃飯,若是老媽今晚沒開伙,就在外面吃.逛夜市,睡覺前再回到家裡!於是就這樣度過這7天6夜的結訓假!
下金門部隊:
當我在新竹車站搭南下列車時(到高雄壽山),心裡有想家的感覺,也得知在金門一年十個月只有兩趟返台假(一趟7天),壽山營區這6天5夜的日子是愉快.輕鬆,到了金門後,一星期後就到幹訓班報到了,同期的弟兄(有的是同梯或是大我幾梯)每天出操.上課訓練,生活又緊張忙碌,久而久之想家的念頭也就慢慢的淡化了!
下金門6~7月後,看到大我幾梯的弟兄已經返台休假了,那時就會開始有想家期待返台假的來臨,尤其是聽到電話記錄:
搭機名單:1557梯 下士XXX 請於X月X日 0800到金東戲院報到!
當天上午8點到金東戲院報到後,拿到登機證及假單後,順便到陽宅的特產店買些高梁酒(登機只能攜帶6瓶),剩下的就用拖運寄回,算一算班機時刻,隨後搭車到尚義機場報到!



哭有什麼奇怪的?

這也算是一種情緒發洩管道

陌生的環境、陌生的人群、對外聯繫又不便

雖然這樣說有些窩囊...不過除了哭以外還能怎麼辦....

---

老實說、我在成功嶺新訓時,曾遇過就寢後在蚊帳裡面發出"科科科"笑聲的弟兄

轉頭一看發現他從床墊底下抽出一本超過300頁的觀光旅遊指南地圖再看...

這比躲在棉被裡面哭更讓人毛骨悚然....



新訓時期多少還是會遇上從未曾離家的同梯
他們除了適應不良軍中生活以外,夜間真的會悶著棉被啜泣
.................................................
第一次想家的感覺應當是在基隆碼頭等船準備離開台灣吧~



當年有一新進弟兄來到我這一班。輔導長私下找我談...該員情緒不穩,要我注意開導但不能露出痕跡,也就是不能引起鄰兵注意,這是我第一次受輔導長指示注意新兵〝安全〞。
該員當時家計似乎不佳,父親好像已不在了〈年代久遠記的不太有把握了〉家堥S人賺錢,加上不習慣新訓時部隊生活,心埵乎很灰色、憂鬱,當時在高雄港邊,港口的水再淺;也比人高,萬一不注意....該哭的就要算我一份了! 那時只要他太靠近港邊都會引起我的關切。
那段時期我比平時更用心和我那一班聊天、聊聊家裡的事。引導他〈最菜的〉主動說說自己的家事、心裡的話,如果做的到就設法解決,那時也才發現很多人只是對陌生環境及未來感到不安、恐懼。就和我剛到部隊一樣,只不過有人化解這壓力很快,有些內向的人,卻無法化解這壓力。
能幫到人,就像幫當初的自己,而且更有成就感。我快退伍時,和自己班在小吃部,算是送舊聚餐,看見他能開朗的笑著,我真的很高興。
明日記憶 金錢 +1    輔導長有沒幫他申請免役或其他補助慰問?
報告長官;這我沒問過我的輔導長,這部份也不是我可以過問的吧?我想。我甚至接手後也從沒向輔導長回報過執行成效。可是他的表現我想輔導長也看的到和剛來時明顯不同。

[ 本文章最後由 Jen 於 2012-05-27 21:25 編輯 ]

Jen


這種躲在棉被裡哭泣的同袍 ,我有見過許多!
在大林中坑新兵訓練中心看的比較多;都是晚上偷偷的在棉被裡哭!
.
65年我菜兵初當班長時!
在那要命的西山營,共匪的砲火真是無情,每次都打的猛又近,真是會嚇壞剛到金門的新兵!
新兵嚇哭就讓他哭,也不安慰就讓他哭個爽,再叫一個中鳥去安慰,因為嚇過和想家的記憶離他們都很近!
在砲擊下,就有生與死狀況未知的明天,這時的思鄉情懷更盛!
就一次讓他哭個夠吧,給他時間去釋放壓力,不能嘲笑不能官壓,明天他又是一名前線英勇的國軍!
.
資深老士官,離家已有30多年,無妻無兒父母又陷匪區,每每心情不佳又見夕陽西下;都暗自掉淚!
少小離家30年自今未歸門,眼前看到的地方是故鄉,你說有哪個心不悲!
陪陪排附喝杯老米酒,讓他大哭讓他大醉!
.
當請班兵吃退伍酒,弟兄請我抽退伍煙時,我很歡喜!
當發現這些弟兄都比我晚進來,都早我退伍時!
我真會鼻酸!

[ 本文章最後由 陸一特 於 2012-05-26 23:26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陸一特 於 2012-05-26 14:18 發表
這種躲在棉被裡哭泣的同袍 ,我有見過許多!
在大林中坑新兵訓練中心看的比較多;都是晚上偷偷的在棉被裡哭!
.
65年我菜兵初當班長時!
在那要命的西山營,共匪的砲火真是無情,每次都打的猛又近,真是會嚇壞剛 ...
插個花!我三叔是陸軍1025梯入伍
應該是與陸一特兄同時期在金門服役
一樣要躲共匪那單打雙不打的不長眼砲彈
不過他比您幸運多了
聽他說他是金防部直屬後勤單位的
只當兩年兵駐地在白龍潭
兩年都在伙房裡做饅頭洗菜切菜(他信佛不碰葷食)
在金期間拿槍不會超過10次
不知道什麼叫下基地
也不懂什麼是營測驗
只可惜他不懂電腦不能註冊上來與大家聊聊



初到金門下部隊時在第一線,是個蚵管哨兼政戰點,並設有中山室(附有連隊書箱)及高檔浴廁一棟,由於不再有單打雙不打,因此氣氛還算和緩,除了夜間燈火管制以外,其餘和本島也沒有太大差異,唯一不同的是前線的肅殺氣氛仍然凝重。
或許第一線海防衛哨勤務吃重,除了早晚點名及早晚五千公尺跑步以外,多半是環境整理維護及必要的操演,再加上連長上路,弟兄們除了算鰻頭之外就是等待一年一次的梯次假,至於偷哭想家的根本沒有,應該是政戰點太爽了,又忙著種菜養雞樂而忘憂了...
隔了一年陸鵬演習,全營移防回台灣,就是真正苦難的開始了。兩年之中兩次基地營、兩次旅對抗、兩次師對抗、兩次山隘大行軍、兩次體能戰技、兩次三講班、兩次高裝檢、兩次軍紀教育月、山訓、搜索訓.....
演習當中有大專兵行軍因心臟麻痺而累死,一般兵在山區凍死,上尉連長因射擊脫靶立射吊鋼盔,除校級軍官及營輔導長外,所有軍官一律入列刺槍....
忙到沒時間放假甚至沒時間思考,大概沒人有精神偷哭,事實上也沒聽過,或許是一個太爽一個太忙又太操,已經到了渾然忘我胡說八道的境界,腦子已經爬帶了!
二度金門已是資深士官,除了接月經帶之外,已較少參與連隊活動,只記得第一線就是一個字,爽



我說出來請各位弟兄不要笑 在81年1月3日入伍的第一天晚上 我就躲在棉被裡偷哭 雖然難過 但是我不會感覺寂寞 因為寢室裡傳出哭聲的不只是我 是很多弟兄 班長們也沒說什麼 這種情形持續到第三天才減少 但是在第一次會客完當晚又出現一次

671


【兵器連觀測兵 金錢 +1當年聽連上老兵說山隘行軍很恐怖!凍死人的故事可分享一下嗎?2012-05-26 18:01】

山隘行軍∼是有那麼一點點恐怖!貴連老兵所說的還只是250公里的小山隘行軍,正版的其實是《五百公里山隘行軍》,當時是由天冷開始入山,之後就看不見柏油路,軍用皮鞋踩在鬆動的石子路,搜索排可以看見後衛竟在自己腳底下,攤開地圖座標幾乎不變,只有高度變了;有一個夜晚九點多抵達山中部落,借長福國小宿營,排好桌子躺平時,雙腳需要用手幫忙抬上桌面,軟了!至於師對抗凍死一般兵,在初冬季節,南台灣尤其嘉義會有輻射冷卻現象,往往最低溫是在嘉義而非淡水,再加上進入山區之後,入夜氣溫更容易驟降,若保持活動則不至於失溫;那一年是因為兩個兵在山區跟不上掉了隊,待休息清點人數後,回頭搜尋於天亮發現時,兩人相擁縮成一堆並裹著軍毯雨衣,但已經僵硬一切都已經太遲了.....僅作簡略敘述,日後若有機緣或許會開版,再作長篇細訴。


【兵器連觀測兵 金錢 +1凍死人在那篇師對抗的主題有人po過!2012-05-26 22:39】
埋在文堆裡的散落片段,與系統性編輯的連貫紀錄,是無法比擬的兩碼子事,日後若有機緣再說。

[ 本文章最後由 凌雲副排 於 2012-05-27 00:07 編輯 ]



現在所謂的草莓兵,都是當初耐操耐磨,勇猛頑強的阿兵哥的兒子
一代的差距,竟是如此大的變化!是沒遺傳到?還是沒教好?
草莓兵是家長慣壞的,耐操耐磨的兵也不是天生的
躲在棉被裡哭,更勝過逃兵或自裁



引用:
原文由 凌雲副排 於 2012-05-26 22:37 發表
【兵器連觀測兵 金錢 +1當年聽連上老兵說山隘行軍很恐怖!凍死人的故事可分享一下嗎?2012-05-26 18:01】

山隘行軍∼是有那麼一點點恐怖!貴連老兵所說的還只是250公里的小山隘行軍,正版的其實是《五百公里山隘行 ...
演習時發生凍死人的文章在這請參考21-29則

http://army.chlin.com.tw/BBS/vie ... p;extra=&page=2

其實當年剛下部隊時,菜鳥的命運都是一樣,也都撐下去了,當時有位同梯的大專兵高高帥帥的就被修理的很慘,被班長罵到哭,班長說我還沒開始操你就哭,他說自尊心受損很難過, 我們這些菜鳥差點笑出來,果然晚點名時就被老兵盯上輪流整他,他每晚就躲在棉被裡哭泣 ,當然這位仁兄也是有霸庫 ,後來也調到藝工隊了.....



是啦!剛到一個陌生的環境一定會讓人不舒服!我在關東橋時應該沒躲在被窩哭。下部隊也沒躲在被窩哭;不是我很堅強,而是睡覺時間那麼少,睡都來不及了,哪捨的哭!!!



引用:
原文由 美工兵 於 2012-05-26 09:44 發表

      
記得在中坑新訓時

剛入伍的前幾天

晚上值星班長宣佈所有人床上躺平之後不久

總會聽到一兩個同袍躲在棉被裡偷偷哭泣的聲音

隔 ...
我也在中坑,跟您也是同一中心
民國82年11月3日那天入伍時
當晚,我同梯也在被窩裡隱約偷哭
聽來有點替他難過
然後出中心那天,同梯們感慨莫名
2/3都是金馬獎... 一個班10個都是金馬
同梯在中心的感情真有同梯情...

那天晚上連長心裡開導,就說外島沒啥
像小桂子90663就是馬祖
當晚都講開了,是這樣情況出中心到基隆

中心期間,我也很難過,
因為怕太操結果噴了整身的肌樂之類的

靠么,11月嘉義那夜裡真涼(白天是酷熱)
噴太多藥...全身冷的直發抖

到了外島,很少有機會用這種東西
看菜鳥用被老兵幹譙,還用這種東西
體能這樣爛

唯一一次,是得了濕疹、胯下癢
癢到受不了...快瘋了看到菜政戰士那有一罐
不管了,拿來以毒攻毒

幹! 差點沒痛到開槍自攻,蓋邊濕疹破皮
噴肌樂之類,很過癮的

[ 本文章最後由 阿桂 於 2012-05-27 23:10 編輯 ]




發表評論
標題 (可選)
選項
禁用 URL 識別
禁用 表情
禁用 Discuz!代碼
使用個人簽名
接收新回覆郵件通知

       [完成後可按 Ctrl+Enter 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