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運

在關西時與同梯幾個~有志一同欲轉服領士班~跟家裡溝通的很累人
結果到士校~~卻看到軍隊的奇蹟 ~~每間廁所內都高聳著一座小塔
連半蹲都要很小心~以免碰到前人所遺留的排洩物~~
   體能上操點~別人行~我也行~但我對這每天必須去報到的地方~唉~令人怯步
於是打消轉服念頭~又回到關西營區~當然!班長們必定對我加強磨練
    就這樣撐過二個月後~~下部隊到了后里~還未分發連隊~就有位中尉連長天天來看我
後來才知道那是砲一連連長~他想要我到他連上接行政
   誰知我卻被分發到砲三連~後來晚上站哨時聽一連學長才知道~他們連長被我的連長凹了
   這是我第一個缺飛了~~緊接著在連上先學通信無線~~也很可能會接無線裝備
所以07梯的士官學長對我照顧有加~~哪知連長叫我去接黑牌參二三
知道這業務的人~該知道有多麼的糟吧!何況我長期處在沒副連長的狀況下
沒老板又菜~~這業務難作之極啊!
   等離開后里到了田中順利進駐基地~~159X梯支援軍樂隊的學長回來下基地~~
他們告知軍樂隊隊長將要退伍~已呈報給上頭要我去接他位置~~這是很好很棒的消息吧!
誰知出基地前~~學長又說了~~軍樂隊解編~支援的人待到退伍後不再補兵~靠----邊站啊
   死了那條心~認命的過菜鳥與該死的參三生活~出基地回到新建好的竹仔坑營區
在旅上由於160X梯是佔了不少人~所以他們一退~~人員可就缺很大
所以在旅集中作業時~我這等菜鳥常被他們教導~而學長們也希望我能在他們退伍後~能抽空去教教他們未謀面的徒弟
   也因這樣~我在連級的作業方面~在大退潮一過就顯出優勢來~曾被下電話記錄到旅部教各連新的參三組地圖
也因這樣還支援旅部做戰科十幾天~晚點名也沒回去的那種支援~小爽了幾天   
   支援完之後回到連上~~沒幾天卻接到電話記錄~~於是奉令又到旅部去報到~原來是旅長侍從士要退伍~所以普選各單位符合之人選~到最後剩二個人~很巧也是之前一起支援作戰科作業時所認識的~~小我幾梯
    最後他被選上~我再度因落選~又回到了連上過那日復一日的生活~
等到連上1612梯營情報士學長要退伍~營情報官跑來問我想不想接那位置~想是想啦!
但問問~問到最後卻因我梯次的問題~我不夠菜又落選了~營部不想太過頻繁的換文書
    反正已到這等田地~~學長們幾乎退光了~我在連上倒是好過多了~就沒再多想甚麼
但新的保防官到營上沒多久就下電話記錄~指名叫我去找他報到~談了談也想讓我當他文書~
  但跟情報官文書的缺一樣~硬是要我去接~應該是剛學得差不多~再當沒多久也是要退伍~所以就作罷
就這樣二年兵~~幾次不錯的缺都與我無緣   命中註定不是我的吧
    後來想想~~與同梯的能從同中心一起到天山部隊~再一起平安退伍也不賴啦!
我二位同梯~一個出了事~本來旅長與營長都放話一定嚴辦~~卻在國防部與陸總部各一位上校帶他回來而作罷
另一個是中心同連又同班的同梯~下到工兵連~~在下過一次基地後~某天在旅上碰到面~問了問我砲三連如何
沒幾天又遇到時~直接問我他想調到砲三連~問我覺得怎樣?
我當然表示來啊~有伴嘛~反正兵運與涼缺都無緣~剩下這十個月上下有同梯做伴也不賴
這時我突然想到~在關西時某班長所說的~~中心我那梯兵的家屬~算單邊肩上的星~就有十幾顆
所以有關係的人很多~只是不顯山不顯水的看不出來~(這就很想問一生班長~你遇到這種新兵連怎辦啊 )
就這樣與他們一起到退伍~而我本是連上資格吻合~旅上自訓士官的一員~那缺也由另一位同梯去~
評論(94)



大毛學長與春日山學長相比~倆人兵運截然不同
只能說大毛學長你服兵役時~過的日子可真夠精實與充實
相對的~大毛學長的回憶應當是充滿心田
何不在後版也寫下篇篇回憶~與眾軍友分享



只知道中心結訓放完5天結訓假

就抽到90997這個很大的號碼

過沒幾天 就做平快火車到高雄站


心想慘了  這下一定是外島簽


然後到壽山度假村 到了4天假期


到了壽山度假村 還被裡面排附騙說是馬祖東莒島


一聽大家馬上打電話回家  還好後來是彭湖戰車群


美3個月可返台 一次  後來更慶幸的是 當兵2年  扣掉中心 完全沒有按表

整天不是站衛兵  就是出外購工造林  雙湖園 就是我們蓋的



引用:
原文由 kkk 於 2012-04-03 21:12 發表
男人何苦為難男人 感謝上天 讓我平安退伍 我是過完年就去當兵的 中心在衛武營 146師 七營兵器連 連上的位置 醫務所就在隔壁 福利社就在後面 我每天都上福利社吃吃喝喝 中心換兩個連長 我們曾聯名檢控 ...
在換連長前我離開伙房 接彈藥士 我的師父只交接一個晚上 隔天即去受訓 兩天後就要火砲射擊 結果明天早上5點要射擊我晚上8點還沒把彈藥搞定  好在彈技官幫忙過關 新的連長莊謙國 說業務一律大專兵來接 我只有國中畢業 一直要整我把我換掉 那時又遇到金門火燒車不時要督導
我跟彈技官講 彈技官回我說 我挺你做給他看 女彈補士是國中老師的姪女 文書吳雙澤是我同鄉又同梯現在是澎湖反賭的帶頭 彈藥分庫 的業務是我同學 搞彈藥我的人脈是很廣 我曾半年沒在床上睡過 曾經半夜請爸媽煮泡麵帶到營區大門給我吃 我在爸媽面前大哭 我對天發誓 只要我有機會一定要把莊謙國幹掉 他拿槍脅迫安官 應7年以下5年以上有期徒刑 結果小過兩次 又是官官相護 營輔挺他 我回憲兵司令部搬救兵林森北路跟民族東路那裡 我說下一次我連營輔趙家麟一並幹掉 檢舉營行政的帳目 結果營長營輔記過掉職 有一次吃中餐時我學弟從憲兵司令部打軍電話到營區 問我有沒有飯吃 營上狗官臉都綠了 ..........續

kkk


兵運,我也不知好不好,不過算是幸運吧。
新訓時,應該是軍團裝檢還是師裝檢,扣除技測人員外,幾乎大部份都隨各班班長作裝備整理工作,而我們班長剛好是輕兵器軍械士,所以就是整天在1百多把步槍與刺刀中度過,甚至還晚上利用晚點名後,營清點前到軍械室偷擦槍....
下部隊後,連上剛好出基地,所以算是比較安詳的時候,但那時有規定到部新兵一個月內不能站哨,連長又不讓我們去新兵隊,所以記是整個月都在連部出公差、學砲操、等被凹....
然此時也才知道同梯背景多少都有一點,所以小車也都有來看過,但是同梯們還算有志氣,有這背景,卻沒人去動用,一樣的被罰、被罵。一個月後,言長問我要不要去駕訓隊,我的回答是不想去(剛到金時已調查過,那時想去沒去成,所以這次就不想去),連長就說外據點缺員。於是同梯8人就和另一位同梯到外據點,外據點指揮官是輔導長駐點,後來才知道輔導長駐點原因是裡面很多都是問題人物,但是人都到了,又能如何,於是同第二人每天就過著同樣的菜鳥日子,直到有一天,我師父要下業務,他就請輔導長幫忙找一下徒弟,我一開始不願意,且當時有許多80T學長們也都關切,因為他們想接軍犬,因為可返台受訓,我當時也想將這機會讓他們,但是輔導長堅持不願意,我師父也要我接,後來就這樣皆了軍犬回台灣受訓,而此時的我如沒返台受訓,就應該要放第一次返台假,因此此讓我返台假開始延後。
回金後,現地改編,人是早已全變,充滿害怕的我回到這句點,不過幸運的是同梯多,雖然我是老據點新面孔,但是大家對我很好,且幾乎都是九字頭的兄弟梯,互相幫忙下也一起面對學長們的狗幹日子。但是此時面對一位新的據點指揮官,他一開口就問我哪裡人,差點嚇死我,後來發現是同鄉後,他對我還不錯,只是一個月後掛階開始,天天就處於緊繃狀態,對於不是受幹訓出身的我,從帶部隊開始外,據點裡各項業務也全都要知道,天天被抽問各種要點與注意事項,多麼刺激阿。不過之後的日子就好過很多,當甚麼都會了,狀況會處理了,事情就輕鬆,當人家跑戰鬥演練時,就只需負責軍線回答上級作戰狀況回覆,不然就是以據點參三回連部統一作業,再不然就是但要代理人溜去查彈藥,當然還有基本查線也要會,反正會的越多,事情雖多,但是脫離掌控時間也越多,甚至後來帶晝封夜啟時,就等於是獨當一面的小指揮官,那種日子就真的很輕鬆,隨時注意狀況變化,此時也才知道之前據點指揮官「操」我的目的了,本來是痛恨他的,但此時也釋懷很多,之後面對不同據點指揮官時,也才有本錢在他們面前說話,不然對一個非幹訓出身的士官來說,在這種步兵據點裡,還真難有翻身之地,因為我們軍犬士通常就被認為是「爛」而已。




發表評論
標題 (可選)
選項
禁用 URL 識別
禁用 表情
禁用 Discuz!代碼
使用個人簽名
接收新回覆郵件通知

       [完成後可按 Ctrl+Enter 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