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運

在關西時與同梯幾個~有志一同欲轉服領士班~跟家裡溝通的很累人
結果到士校~~卻看到軍隊的奇蹟 ~~每間廁所內都高聳著一座小塔
連半蹲都要很小心~以免碰到前人所遺留的排洩物~~
   體能上操點~別人行~我也行~但我對這每天必須去報到的地方~唉~令人怯步
於是打消轉服念頭~又回到關西營區~當然!班長們必定對我加強磨練
    就這樣撐過二個月後~~下部隊到了后里~還未分發連隊~就有位中尉連長天天來看我
後來才知道那是砲一連連長~他想要我到他連上接行政
   誰知我卻被分發到砲三連~後來晚上站哨時聽一連學長才知道~他們連長被我的連長凹了
   這是我第一個缺飛了~~緊接著在連上先學通信無線~~也很可能會接無線裝備
所以07梯的士官學長對我照顧有加~~哪知連長叫我去接黑牌參二三
知道這業務的人~該知道有多麼的糟吧!何況我長期處在沒副連長的狀況下
沒老板又菜~~這業務難作之極啊!
   等離開后里到了田中順利進駐基地~~159X梯支援軍樂隊的學長回來下基地~~
他們告知軍樂隊隊長將要退伍~已呈報給上頭要我去接他位置~~這是很好很棒的消息吧!
誰知出基地前~~學長又說了~~軍樂隊解編~支援的人待到退伍後不再補兵~靠----邊站啊
   死了那條心~認命的過菜鳥與該死的參三生活~出基地回到新建好的竹仔坑營區
在旅上由於160X梯是佔了不少人~所以他們一退~~人員可就缺很大
所以在旅集中作業時~我這等菜鳥常被他們教導~而學長們也希望我能在他們退伍後~能抽空去教教他們未謀面的徒弟
   也因這樣~我在連級的作業方面~在大退潮一過就顯出優勢來~曾被下電話記錄到旅部教各連新的參三組地圖
也因這樣還支援旅部做戰科十幾天~晚點名也沒回去的那種支援~小爽了幾天   
   支援完之後回到連上~~沒幾天卻接到電話記錄~~於是奉令又到旅部去報到~原來是旅長侍從士要退伍~所以普選各單位符合之人選~到最後剩二個人~很巧也是之前一起支援作戰科作業時所認識的~~小我幾梯
    最後他被選上~我再度因落選~又回到了連上過那日復一日的生活~
等到連上1612梯營情報士學長要退伍~營情報官跑來問我想不想接那位置~想是想啦!
但問問~問到最後卻因我梯次的問題~我不夠菜又落選了~營部不想太過頻繁的換文書
    反正已到這等田地~~學長們幾乎退光了~我在連上倒是好過多了~就沒再多想甚麼
但新的保防官到營上沒多久就下電話記錄~指名叫我去找他報到~談了談也想讓我當他文書~
  但跟情報官文書的缺一樣~硬是要我去接~應該是剛學得差不多~再當沒多久也是要退伍~所以就作罷
就這樣二年兵~~幾次不錯的缺都與我無緣   命中註定不是我的吧
    後來想想~~與同梯的能從同中心一起到天山部隊~再一起平安退伍也不賴啦!
我二位同梯~一個出了事~本來旅長與營長都放話一定嚴辦~~卻在國防部與陸總部各一位上校帶他回來而作罷
另一個是中心同連又同班的同梯~下到工兵連~~在下過一次基地後~某天在旅上碰到面~問了問我砲三連如何
沒幾天又遇到時~直接問我他想調到砲三連~問我覺得怎樣?
我當然表示來啊~有伴嘛~反正兵運與涼缺都無緣~剩下這十個月上下有同梯做伴也不賴
這時我突然想到~在關西時某班長所說的~~中心我那梯兵的家屬~算單邊肩上的星~就有十幾顆
所以有關係的人很多~只是不顯山不顯水的看不出來~(這就很想問一生班長~你遇到這種新兵連怎辦啊 )
就這樣與他們一起到退伍~而我本是連上資格吻合~旅上自訓士官的一員~那缺也由另一位同梯去~
評論(94)



引用:
原文由 ralphy 於 2012-04-11 10:30 發表


這讓我想起來84年陸軍盃的時候, 飛駝也有一位球員代表金防部, 他的狀況跟我們馬祖那個一樣, 就是抽籤抽到了金門, 但是去過水一陣子就回到台灣打球到退伍, 所以你們列嶼那位國手, 只能下部隊接業務, 其實對他的球 ...
講到有關於校訓(受專長訓)下部隊後沒有學以致用的例子應該很多 (我是不知道後來有沒有改善 但是在我當兵(八十一年到八十三年)很多
像我是受無線電修護訓(無修訓) 結果我們當時有四位抽到拐兩群 通通沒去修復連 (我到無線電連 另外三個到電戰連) 我到我們連上後 我有兩個學長也是受無修訓 一個是受發修訓(發電機修復訓) 然後我後來也有兩個無修訓學弟 兩個發修學弟由於基層連隊算一二級廠 根本不能拆機台 所以根本就是廢人 只能當工差勤務衛兵!
陸一特前輩學長大大 你加入後版不到一年就已經中校 幹嘛還去通校啊!

[ 本文章最後由 kyamato 於 2012-04-11 17:42 編輯 ]



今天下午忙裡偷閒溜上來~又看了會各位弟兄的回憶
深深覺得除了像陸一特大大~退伍時領二張的情況
其餘在各單位(當然有操也有涼)要是主官能正常發揮職能
輔導長能協助好連長~連隊就像有了正常的父母
那兵運這東西就不會哀鴻遍野~讓人退伍許久還幹聲不斷
我們沒辦法去改變高司單位歷年整編改編的那些個專案
服役時也是盡到國民應盡的義務~~不願役就盡到責任當完就是
還因設計不當搞出那麼多事(兵的學長制)~甚至到了後期可用變態來形容某些人的行為
寫下這篇~感謝至少軍友一起參與~本人文筆並不好~無法與一生班長看齊
可惜的是~在這也有一段時間了~沒能遇上同單位那些照顧過我的學長或長官
二年可以讓很多人蛻變成男人~也有人因不佳制度犧牲了
這點~有空應該去通霄找桂大喝上二杯
願不好的情景不要再代代相傳了~也祝各軍友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引用:
原文由 120砲士 於 2012-04-11 11:32 發表
報告學長..您說的沒錯..以受訓的爽度跟日後升下士後的薪資..校選真的比幹訓班出身的下士來的爽多了..
一樣會領下士的薪資..校選爽了三個月..幹訓班的卻是被精實的磨鍊了體能與強度..但兩者卻是有著相同的薪資水準 ...
我是不太會用相同的標準,去看待不同受訓出身的,包括政戰士在內。
大家都是義務役的,通常下部隊的職務就這麼一直掛到退伍。我覺得只要在職務上盡忠職守有所發揮,哪怕是個兵,也絕對值得尊重。

先說士官隊的挑選程序好了,這個在206師比選兵還早(有點像偷跑)
第一是要夠高。(刷掉了一堆人)
第二是要不難看。(這是主觀上的認知,但又刷掉了一堆人)
第三是立正的姿勢保持嚴肅剛直,回答長官的應對進退要大聲要得體。(這時已經剩沒幾個了)
最後才是簡單的體能測驗…。
什麼---您說那程序不是TMD跟挑種豬一樣,其實我也覺得很像!

受訓的種種不提,但身高絕大多數都是168公分以上(少數例外),這就是新訓師所要的「樣板」。但老實說,以當年我所看到一連的準班長們,我也不認為每個將來保證都是好班長。

然後是下連隊,面對新兵要求的當然是領導統御與體能,這跟來自於哪一個兵科別並無關係。校訓預士在我們師裡,不會下到旅級以下的單位,所以教育班長的「血統」純正、冰清玉潔 ,連營部連也跟一般步兵連沒什麼差別,清一色全是步科。至於火炮裝備保管人,若不是找志願役士官負責,要不就是自己看著準則學習或另外受訓,反正不懂的還有連長可以問。因此像120砲士大大遇到的例子,在本師並不常見,砲士兄算是走了一條和別人不一樣的路。若是我有遇到這樣的學弟,我想當時我也會在領導統御上多做要求吧,畢竟一個連隊就那麼幾個人,大家總得分工合作把任務完成,該帶去拉單槓就拉單槓,該帶去跑五百障礙就跑五百障礙…,就像120砲士大大所說的,先做好一個「步槍兵的班長」應負的責任,其次才會是專長,只是對同樣是士官來說,退兩梯來看待卻是大可不必…。

以上就是上級對於「教育班長」的要求,至於我也一直覺得我這個「步兵」當得很不專業,也只有在營配測、或支援師對抗任務時,才有機會表現出阿步「攻、防、搜、警、偵」的專業程度。不過,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機會…。



引用:
原文由 120砲士 於 2012-04-11 11:32 發表

報告學長..您說的沒錯..以受訓的爽度跟日後升下士後的薪資..校選真的比幹訓班出身的下士來的爽多了..
一樣會領下士的薪資..校選爽了三個月..幹訓班的卻是被精實的磨鍊了體能與強度..但兩者卻是有著相同的薪資水準 ...
校訓的會爽~其實有一大部分是要看學校吧~
在步校能爽到那我還真的不相信~通校的有線電聽說也很操的~
我們士官可能是所有兵科裡面認為最爽的~
但是也因為衛生勤務有他的專業性~所以士官一定進過衛校三個月才可能變成士官~
說真的~在校的時候教官只會跟我們說你們以後是基層幹部~所以你們的領導統御一定要學好~
老師咧~下部隊要當三個月的兵只稍微提一下~一直說我們是班長班長的~完全沒跟我們說要怎麼當兵~
我差點撐不到我掛飛鏢~
再來就是我們士官每個人都認為我們最多到衛生連~誰知道有步兵營的缺啊~
還好最基層就是營部連了~要下到步兵連或兵器連的話我一定自裁~
下部隊之前的體能也還好~因為在衛校的同學們都有自我要求~
這一點就要謝謝懸命學長~你們206教出來的兵真的精實~
每天下午繞那一個200多公尺的草坪跑3000~晚上開合跳500個起跳~伏地挺身也都100個起跳~
所以剛到部時學長還不會太盯~
但是一個菜兵什麼都不懂~又沒人教~出槌喇賽一定會出現~這個時候就開始什麼叫做黑暗的日子了~
動不動就是“你是班長喔~那麼爛的班長喔~你這樣子誰會升你啊”~
幹訓班出來的一定都先下過連隊再去幹訓班~能被選去幹訓班的一定在連隊上有一定的坎站了~
所以回來連隊上的態度一定不會像對校訓那麼嚴厲~
我看過受砲訓的校選預士~有時看到他們對比自己我好運很多了~
他們到兵器連的日子真的生不如死~
有時真懷疑他們到底有沒有不會的~真的超級精實的~
明日記憶 金錢 +1 讚!讚!讚!你在衛校時有無上『領導統御』的課程呢?我們在復興崗要上一堆
當然有~而且也是一堆~真的把我們當軍官在教一樣~想了就覺得很不爽~
到現在我都還記得那個學密宗的少校教官語重心長的要我們記住一句話~
“不教而殺謂之虐”~要我們千萬不可以犯這個錯~
我後來又自己加一句“教而不做謂之賤”~結果死好~報在自己身上了~

[ 本文章最後由 最爛的醫務士 於 2012-04-11 20:13 編輯 ]



就我遇到的二位校訓士官~165*梯次的~掛階下到連上來
應該也是在學校受訓時~一直被灌輸你要昇士官~以後就是班長了
那觀念不是我猜想而已~一到連上出我的參三業務公差(我向連長要人~不給做不出來)
二位士官雖然不敢直接對我如何!但看得出來~他們很不屑聽我的在那抄抄寫寫
我想沒必要做無謂衝突~所以請他們看我指定的章數~大概的抄寫一番就好
這也不成~那也不是~   這就在搞我了~擺明在參辦室裡混
好言溝通一番~我才驚覺學弟是因為我是兵~他倆是士官~所以.....
既然是這樣~那我無奈的只有自己認份點~多加幾個晚上趕出來
對他倆~我只有在參辦室內喊值星班長~~該值星是港梯ㄟ
我將這二尊神佛交給值星班長~然後帶去砲車場(看是學習砲操還是清洗砲車)
錢領得比我多~啥都不會就想擺爛~這就是我接觸到的校訓士官
但一陣子之後~他倆可能驚覺與學校教官說的不同吧!連上還是有學長制存在
所以看到我就猛喊學長~喊不喊無所謂啦
至於在這回覆~被喊四爺不太好意思哩
桂大~我現在住台北~逢年過節才回苗栗~平鎮到台北很近啦
還是有空~咱約一約去新竹喝如何?網上聊不夠盡興~邊喝邊聊比較快啦
這就有賴一生班長~負責指揮調度



引用:
原文由 一生懸命 於 2012-04-11 17:38 發表

我是不太會用相同的標準,去看待不同受訓出身的,包括政戰士在內。
大家都是義務役的,通常下部隊的職務就這麼一直掛到退伍。我覺得只要在職務上盡忠職守有所發揮,哪怕是個兵,也絕對值得尊重。

先說士 ...
報告學長..讚成學長說的

或許這就是那年302跟206的差距吧..其實校選預士在下連隊的單位早已命定了
步校的教官在我們抽完下部隊籤之後開門見山的說..除非你底子硬..有後台..或是你就是運氣好.可以改調其他單位...不然120砲隊受訓下部隊…你們的終點就是在步兵營的兵器連..因為這種砲就只有兵器連才有….

206的校選不下旅級以下…想起站上的馬克黃學長他是步校81砲隊出身..在貴師在師部連..這倒也是種特別的生態…只是顯然302跟206用人的政策方式不同…但是若如學長說的在206校選不下旅級以下..某個程度來說那反倒是可以維持接訓連隊的士官品管…就如學長說的血統純正不會混雜雜牌軍…這樣接訓時的授課品質還有士官幹部的教育傳承會更統整一些..這個部份的思考可能就是比較偏向於部隊任務來思考人事運用…

302的方式..就是這個專長缺在哪..若有相關專長人士增補進來..就往那個缺補..可能就是比較以人事缺(編制?或是編裝?)來思考..而非以連隊本身的接訓任務來思考…

  也因此若是純步兵連的接訓單位較沒這個問題…因為步兵連的幹部基本上都是幹訓班出來的..少有校選預士…反倒是兵器連會有這個情況..我們一起抽到302的其他同期同學..他們的情況比我更慘..根本就是下到營部伙房去當食勤兵..稱滿三個月掛階…掛階之後說體能沒體能..說本質學能沒學能…搞到後來真的是士官不像士官..士兵不像士兵…

認同學長說的…體能跟領導統馭是新訓連隊幹部必須要的核心技能..校選預士.就是缺在這方面的磨練跟機會吧…



引用:
原文由 最爛的醫務士 於 2012-04-11 19:54 發表

校訓的會爽~其實有一大部分是要看學校吧~
在步校能爽到那我還真的不相信~通校的有線電聽說也很操的~
我們鳥士官可能是所有兵科裡面認為最爽的~
但是也因為衛生勤務有他的專業性~所以鳥士官一定進過衛校三個月才 ...
學長..校訓爽..這是我自己受訓時的認知啦..並不代表其他訓也很爽..這倒是我沒說清楚的..
在步校受訓..對喜歡野趣生活..喜歡走路的我來說..放假正常..腹地廣大..景色優美..作息正常..沒有幹部威脅恐嚇.被當新兵對待...體能付出不大..伙食好..精神壓力不大.可以光明正大抽菸..打蜜蜂...對於要求有限的我來說..這樣我就已經很滿足了..就當然覺得很爽啦..

我超愛在步校上夜教課程..鳳山的夕陽跟夜景超美的..我在抽完籤知道要下成功嶺之後..若遇夜教課程我總是會負責砲陣地50機槍制高點防空哨..砲操輪不到我..就在旁邊的小高地上打好蜜蜂飲料零食..看著砲陣地同學們的砲操..還有射指與觀測的無線電通聯..更多時候就是看著遠方小港機場的飛機起降..那時也想.先爽先嬴...反正逃避現實..一切等下了部隊之後..再說..所以以小弟的校訓經驗來看..就差沒有行軍宿營...不然爽度對我來說肯定破表!!!

跟幹訓班受訓的我的同梯比較起來..爽多了不是嗎?
我自己在下部隊之後.才知道..原來..先爽是得付出代價低..學長..您說對不對?



引用:
原文由 120砲士 於 2012-04-12 09:21 發表
報告學長..讚成學長說的
或許這就是那年302跟206的差距吧..其實校選預士在下連隊的單位早已命定了
步校的教官在我們抽完下部隊籤之後開門見山的說..除非你底子硬..有後台..或是你就是運氣好.可以改調其他單位. ...
說血統純正是句玩笑話啦!
我只是想,校選預士的專長,該發揮在更有用的地方,
若是在新訓連隊領導統御OK,上課講解OK,又有專長,
那120砲士兄您領的薪水絕對對得起國家!

一個校選預士下到新訓連隊,周圍全部都是幹訓班的,
比你老一點的菜鳥學長為了爭寵,少不得會編排這位校選預士的不是,我所想到的理由:
沒有掛階,自然無法帶兵,所以只好當個兵用
專業的預士,難道老子做的事就不專業嗎,要不,我的這些業務---您叫他來做看看
出槌了吧,我早就知道校選預士出來的,遲早會出問題的!
......................................
......................................

被別人用放大鏡般的檢視,我想菜鳥的日子一定過得很辛苦,
還必須強迫自己去認同這個團隊,聽到幹訓班長對著新兵大吹大擂受訓的辛苦也說不上話,
其實幹訓班又多辛苦呢,大家不是都好手好腳地活過來了,
所以如果我是主其事者,我也不會把校選預士放進新兵連隊,頂多放在營部,等到掛階再下連隊,
這不是說我不認同校選預士的領導統御能力,而是不該如此受到委屈,
沒有前期學長的提攜,少了同期同學的掩護,菜鳥時常想,我到底是士官還是兵...
這樣一路走來,
所以我才說120砲士兄走了一條和別人不一樣的路,過程應該很辛苦!
而士官隊---就只是血統純正而已!

[ 本文章最後由 一生懸命 於 2012-04-12 13:22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120砲士 於 2012-04-12 10:09 發表
我自己在下部隊之後.才知道..原來..先爽是得付出代價低..學長..您說對不對? ...
沒錯!

我在成功嶺新訓時因為在拼驗退(雙眼視差500+左眼視力0+視網脈剝離+扁平足+B肝+蹲屈困難),加上兩個月前剛下成功嶺大專集訓,所以知道怎躲怎麼凹...

在那一個月中天天打茫,出操上課沒我的事,又因為不小心被隱翅蟲咬到,全身大大小小的水泡沒人敢碰我,真的爽了整整一個月...

沒想到驗退沒辦成,又錯過校選的機會,又沒被選到高司單位,只能乖乖的抽籤,當梯抽籤只有金馬獎與野戰師,然後抽到了90886...

先爽的結果是...一到部就全梯下基地,眼睛不好?打靶用右眼! 扁平足?多走多跑就沒事了(看到同梯被操到換人工關節,我還算運氣好);

下完部兵基地後,又到砲兵去操...砲兵操完到師部天天加班沒覺睡的日子....

我記得大約在砲兵轉師部那段時間,我突然爆瘦,每天睡不飽,但是過了幾個月就恢復正常了..

直到退伍5,6年後,我妹工作到爆肝,醫師建議全家都做一次檢查,全家人都B肝帶原,都沒有抗體,只有我有抗體(有抗體的帶原者),醫師說,有抗體的帶原者代表的是曾經發作過猛爆型肝炎,但是治好了...問題是我根本沒有治療過的病歷..

回想起來,應該是在前面被操的日子,把體能練好了,當到了師部加班到爆肝時,身體有足夠的體力對抗病毒,最後安然度過...

所以,如同120砲士兄說的,先爽是得付出代價的...我的體會更多一項:苦瓜也是有回報的....
引用:
原文由 阿達天兵 於 2012-04-12 12:32  金錢 +1
向軍友致敬 不過你也滿衰的 我也是視力有問題 由中心,803,台北三總的醫官都叫我回家...
補充一點.

我大約破百之前,某次晨跑後左眼突然流出大量的血液,送醫後發現是視網膜剝離復發,當下醫官就幫我辦退役,而且沒多久就下來了...

我跟醫官說,長官不要鬧了,我新訓時沒被退訓,下步兵基地打各種演習也都熬過來了,在砲兵被當新兵操也撐過來了,在師部連黑掉半年沒放假也忍過了...

現在剩不到3個月時要我提前退伍? 我可以放棄嗎?

[ 本文章最後由 筠心 於 2012-04-12 16:52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一生懸命 於 2012-04-12 10:59 發表

說血統純正是句玩笑話啦!
我只是想,校選預士的專長,該發揮在更有用的地方,
若是在新訓連隊領導統御OK,上課講解OK,又有專長,
那120砲士兄您領的薪水絕對對得起國家!

一個校選預士下到新訓連隊,周圍全部都是幹 ...
報告學長..其實回歸到這帖的主題來看..這就是兵運..我的兵運真的很好..

儘管在下連隊時學長.同學.還有學弟們不認同..但是連長認同我..在我的掛階典禮上.連長親送我下士階..還有一條有繡上他官校期別姓名 贈的全新值星帶.還記得上面繡的內容  
正面陸軍步兵學校120砲火砲士官 下士000  值星帶背面則是繡著  陸軍軍官學校58期 步兵上尉黃自強贈..

全連幹部的值星帶上都有繡上自己的期別..就我的上面有連長的期別職銜...
掛接時連上接訓1799梯一般兵的新訓..在5月1號小弟人令生效的那天...上午八點上課..全連在集合場集合進行掛階...連長命令我出列..在我對他敬禮跟回禮之後..很戲劇性的用力扯下我手臂上的一兵臂章..從連參一手上接過步科下士的領章..他狠狠的在我領口的魔鬼氈上..用拳面搥上領章..並送上值星帶給我..之後我敬禮..他回禮後..連長很嚴肅的在1799梯接訓的全連新兵面前說.."你的下士階是我掛的..你的值星帶上還有我的名字.你可以丟自己的臉..但是別給我丟臉..聽到沒有.."...那當下..心底一陣雞皮疙瘩跟肉麻.只覺得自己又不是來拍電影..只能當下用最大的聲量對連長吼回去.."報告連長..是!!!"

儘管連長掛了階..代表他認同我..但是學長們也沒太放過我..找盡各種機會修理我.檢討我...但是服役不就這回事..在外顯的態度上..就如阿桂學長一樣..我還是表示出了對他們的尊重..我只求勤務能完成..準時休假..然後平安退伍...我想也是這個信念的堅持..讓我的兵運一直很好..至少我認為很好...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不是嗎?

其實學長..校選下新訓屬性的連隊..儘管有可能是個錯誤..但是我認為一點都不委屈..因為那就是命!!!
差別在於下了連隊之後..我所持的態度能不能讓這個困境..轉虧為盈..到後..否極泰來..
我的態度..才是影響我兵運好與不好的最終關鍵..學長..您說是嗎?

[ 本文章最後由 120砲士 於 2012-04-12 14:08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120砲士 於 2012-04-12 13:04 發表
報告學長..其實回歸到這帖的主題來看..這就是兵運..我的兵運真的很好..
儘管在下連隊時學長.同學.還有學弟們不認同..但是連長認同我..在我的掛階典禮上.連長親送我下士階..還有一條有繡上他官校期別姓名 贈的全 ...
讚讚讚,這位連長蠻用心的,但也蠻灑狗血的
肯定下屬的表現,是位蠻值得尊敬的長官!

你們那時的幹訓班,應該也是掛階之後才下部隊的吧?
不知是師長掛階還是隊長掛階,
像我的下士階級,是小陳班長某日宣布:
這次休假結束,所有人把階級繡上...
於是二兵一生懸命,幫下士一生懸命掛上了階級,
敬禮--禮畢!

繡上期別姓名的值星帶,我也有,
結訓時作的是三色帶,後來自己又作了條月經帶



阿桂    我兵運限定比較仍很好啦...例如3個月紅軍、退伍前46天下線不管事...(今天快沒錢評了.節 ...2012-04-12 13:44



我能確定學長的兵運比我好.

小弟破百時在新竹北考部下基地營測.

而退伍前四十五天還被營長拉去屏東甯K打三軍.

剩四十五天時是可以不管事.

不過要做事.


退伍前那四十五天不是返師部洽公就是出自己班組的公差(天天出車搬油料.糧秣.彈藥.)

打三軍彈藥多的跟座小山沒二樣.

屏東往返旗山彈藥庫共派了十幾車次的軍卡才載完.

連長對我們的徒弟都很不放心.

他堅持我們補給組的老兵要把所有打三軍必備的東西通通領完.

才準我們放退伍假.

馬的.

原本以為營業務士中就以補給組的人最混.

打三軍聯訓時才發現演習時補給組的任務最多.

出公差出到被其它破百學弟取笑.






~~~~~~~~~~~~~~~~~~~~~~~~~~~~~老被以驚訝的表情嘲笑說.怎麼又是你們這幾個破月老兵在出公差呢.   







.....唉.誰叫老板不給我們下業務呢.

而徒弟們又被連長抓去步兵連那陪步兵衝山頭.

看看人家衝山頭.

算了吧..................出公差總比衝山頭輕鬆.

在屏東炎炎六月夏日.

天天都有菜鳥衝山頭衝到中暑.

醫官則天天忙著把傷兵送去軍醫院治療.

跟基地行軍營測一樣.

中暑送軍醫院或生病的人就準備假日留守吧.



引用:
原文由 grizzle_13579 於 2012-04-12 17:35 發表
阿桂    我兵運限定比較仍很好啦...例如3個月紅軍、退伍前46天下線不管事...(今天快沒錢評了.節 ...2012-04-12 13:44



我能確定學長的兵運比我好.

小弟破百時在新竹北考部下基地營測.

而退伍前四十五天 ...
1. 賣擱叫學長啊啦 ... 我稱學長也是感覺不錯心甘情願才叫

請叫我阿桂... 我62年次的,當年混太久拖到20歲才去當兵
如果你年紀比我幼齒,那以弟兄互稱很讚
如果我比你幼齒,那我叫你聲~ 哥哥  也無妨  

OK? 這位兄弟

2. 其實我同梯耶破月,當時台海危機PART I
也還在帶隊衝反擊案... 那真是前面爽不一定後面水
士官有他辛苦、責任所在 ... 兵運、兵運...
好壞焉知真福兮禍兮???

至少那些年一起照顧顧我的那些男孩們
促成我迄今努力不止的動力之一

這個天將降大任於斯人矣...必先...又...增益其所不能也
這橋段... 當年我是一直跟自己說

兵運壞... 之後銘記在心,未嘗壞事
生於憂患...死於安樂? YOU SEE ?



引用:
原文由 阿桂 於 2012-04-12 18:32 發表
請叫我阿桂... 我62年次的,當年混太久拖到20歲才去當兵如果你年紀比我幼齒,那以弟兄互稱很讚
如果我比你幼齒,那我叫你聲~ 哥哥  也無 ...
~~我63年次..為什麼拖到22歲才去當兵?同學都退伍了我還是新兵戰士?82年高中畢業我想提早入伍.家人要我重考聯考.後來又緩徵..85年才入伍 才讓我好運抽到158師.如果82年入伍不知道又會如何~馬祖?

[ 本文章最後由 t174819 於 2012-04-12 20:24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t174819 於 2012-04-12 20:01 發表

~~我63年次..為什麼拖到22歲才去當兵?同學都退伍了我還是新兵戰士?82年高中畢業我想提早入伍.家人要我重考聯考.後來又緩徵..85年才入伍 才讓我好運抽到158師.如果82年入伍不知道又會如何~馬祖?
我在連上還遇過63年次,1675T的士官勒. 個頭小小的
T數差幾十梯真的差不多, 我18歲去當兵也是165XT

反倒是真的反映年紀有差異的, 那就多少得敬老尊重些
這是要的  




發表評論
標題 (可選)
選項
禁用 URL 識別
禁用 表情
禁用 Discuz!代碼
使用個人簽名
接收新回覆郵件通知

       [完成後可按 Ctrl+Enter 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