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運

在關西時與同梯幾個~有志一同欲轉服領士班~跟家裡溝通的很累人
結果到士校~~卻看到軍隊的奇蹟 ~~每間廁所內都高聳著一座小塔
連半蹲都要很小心~以免碰到前人所遺留的排洩物~~
   體能上操點~別人行~我也行~但我對這每天必須去報到的地方~唉~令人怯步
於是打消轉服念頭~又回到關西營區~當然!班長們必定對我加強磨練
    就這樣撐過二個月後~~下部隊到了后里~還未分發連隊~就有位中尉連長天天來看我
後來才知道那是砲一連連長~他想要我到他連上接行政
   誰知我卻被分發到砲三連~後來晚上站哨時聽一連學長才知道~他們連長被我的連長凹了
   這是我第一個缺飛了~~緊接著在連上先學通信無線~~也很可能會接無線裝備
所以07梯的士官學長對我照顧有加~~哪知連長叫我去接黑牌參二三
知道這業務的人~該知道有多麼的糟吧!何況我長期處在沒副連長的狀況下
沒老板又菜~~這業務難作之極啊!
   等離開后里到了田中順利進駐基地~~159X梯支援軍樂隊的學長回來下基地~~
他們告知軍樂隊隊長將要退伍~已呈報給上頭要我去接他位置~~這是很好很棒的消息吧!
誰知出基地前~~學長又說了~~軍樂隊解編~支援的人待到退伍後不再補兵~靠----邊站啊
   死了那條心~認命的過菜鳥與該死的參三生活~出基地回到新建好的竹仔坑營區
在旅上由於160X梯是佔了不少人~所以他們一退~~人員可就缺很大
所以在旅集中作業時~我這等菜鳥常被他們教導~而學長們也希望我能在他們退伍後~能抽空去教教他們未謀面的徒弟
   也因這樣~我在連級的作業方面~在大退潮一過就顯出優勢來~曾被下電話記錄到旅部教各連新的參三組地圖
也因這樣還支援旅部做戰科十幾天~晚點名也沒回去的那種支援~小爽了幾天   
   支援完之後回到連上~~沒幾天卻接到電話記錄~~於是奉令又到旅部去報到~原來是旅長侍從士要退伍~所以普選各單位符合之人選~到最後剩二個人~很巧也是之前一起支援作戰科作業時所認識的~~小我幾梯
    最後他被選上~我再度因落選~又回到了連上過那日復一日的生活~
等到連上1612梯營情報士學長要退伍~營情報官跑來問我想不想接那位置~想是想啦!
但問問~問到最後卻因我梯次的問題~我不夠菜又落選了~營部不想太過頻繁的換文書
    反正已到這等田地~~學長們幾乎退光了~我在連上倒是好過多了~就沒再多想甚麼
但新的保防官到營上沒多久就下電話記錄~指名叫我去找他報到~談了談也想讓我當他文書~
  但跟情報官文書的缺一樣~硬是要我去接~應該是剛學得差不多~再當沒多久也是要退伍~所以就作罷
就這樣二年兵~~幾次不錯的缺都與我無緣   命中註定不是我的吧
    後來想想~~與同梯的能從同中心一起到天山部隊~再一起平安退伍也不賴啦!
我二位同梯~一個出了事~本來旅長與營長都放話一定嚴辦~~卻在國防部與陸總部各一位上校帶他回來而作罷
另一個是中心同連又同班的同梯~下到工兵連~~在下過一次基地後~某天在旅上碰到面~問了問我砲三連如何
沒幾天又遇到時~直接問我他想調到砲三連~問我覺得怎樣?
我當然表示來啊~有伴嘛~反正兵運與涼缺都無緣~剩下這十個月上下有同梯做伴也不賴
這時我突然想到~在關西時某班長所說的~~中心我那梯兵的家屬~算單邊肩上的星~就有十幾顆
所以有關係的人很多~只是不顯山不顯水的看不出來~(這就很想問一生班長~你遇到這種新兵連怎辦啊 )
就這樣與他們一起到退伍~而我本是連上資格吻合~旅上自訓士官的一員~那缺也由另一位同梯去~
評論(94)



引用:
原文由 最爛的醫務士 於 2012-04-07 18:30 發表

坦白說~
退伍到現在已經15年~
我一直有兩件事一直內疚在心裡~
也沒辦法解決~
第一件事就是沒辦法跟我那兩個扣45天的同梯說謝謝再見還留資料~
因為他們早我十天~我還在后嶼支援~營長堅持不給我下島~
打電話回 ...
一生懸命 威望 +2 路...是人走出來的,他只是沒照您的路走! 2012-04-08 02:04
學長啊~
我才不要我徒弟照我的路走~
他已經很倒楣被我害了~
我只希望他能輕輕鬆鬆的把兵當完而已~
留給他的裝備完全零缺失~交接給他的關係可以讓他完全不用擔心沒藥沒裝備可領~
他就只要好好當他的醫務士~
不要像他師父連退伍在船上還被同期同學笑“最爛的醫務士”~
該會的全都會~不該會的也一樣沒少~化兵~通信~爆破~狙擊~偵察~搜索~
我只要他當好他的鳥士官~不要跟我一樣~

[ 本文章最後由 最爛的醫務士 於 2012-04-08 10:14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最爛的醫務士 於 2012-04-07 18:30 發表

坦白說~
退伍到現在已經15年~
我一直有兩件事一直內疚在心裡~
也沒辦法解決~
第一件事就是沒辦法跟我那兩個扣45天的同梯說謝謝再見還留資料~
因為他們早我十天~我還在后嶼支援~營長堅持不給我下島~
打電話回 ...
報告學長..我能瞭解你想跟同梯道謝的心情..
我退伍之後..很好運的..在現在工作的地方..分別遇到了當初在斗煥坪罩我的預官46期的排長..以及在成功嶺時期的47期少尉醫官...我主動認出他們之後..用著很誠摯的心情跟他們道謝..他們都還記得我..讓我很難忘..

跟他們道謝的時候..他們都說在那時都是舉手之勞..不過我真正跟他們道謝的原因是..他們那時的舉手之勞卻是讓我得以在某些我很難調適的環境下..有了撐下去的信念跟勇氣...尤其在成功嶺時期的醫官更是如此...

一樣都是義務役..菜鳥會變中鳥..中鳥會變老鳥..老鳥會退伍..這是不變的法則..但是我卻靠著很多貴人的舉手之勞..讓自己平安的撐過勤務..同時也平安退伍..其實不求人如何對我..但是就是接受到這些長官學長的幫忙之後..我體認到了一個影響我人生的價值觀..我不問別人怎麼對待我..我看完懸命學長的軍旅回憶之後..解開了我心底的謎團...那就是..同理心...

出社會之後..只要在場合裡..每個人幾乎都在回憶菜鳥時期有多苦..若我有機會發言..我則是在回憶..哪些學長長官曾經幫助過我..而有所感謝...儘管對他們來說..並不認為幫了我什麼..我菜過..我知道菜的時候要認份..我菜過..所以我知道我只有做好才不會被刁假..我菜過..所以我壓根沒期望任何人會幫我的忙..所以如果真的要從兵運裡分析出我的最好運..我想..我最好的兵運就是我遇到了好多照顧我的人..

學長..我羨慕我的同梯也就是你的徒弟..學長你已經盡到您所能做的了..
反倒是我同梯他珍不珍惜?沒錯..掛鳥科的還得到外島..跟他同學比起來他辛苦多了..但是因為如此就擺爛?哪個人下部隊之後…迅速掛階..同時學長盯著連上老兵告知要挺這個徒弟?這讓在本島服役的我羨慕到死….

為什麼?因為說實話小弟剛到成功嶺報到時..幫我的通通都是其他單位的人..連上的學長根本不把我當回事..他們眼中也只有幹訓班結訓的下士才算學弟…我那時不過只是個未掛階的二兵..我喊他們學長時..他們會說..請你叫我班長…我們是士官你是兵….那當下我挨了一記悶棍…從此..到我掛接任士官的時候..我還是稱呼連上的學長為某班長…他們要我改口叫學長…我則是很自愛的說..報告某班…我不是幹訓班出身的..所以沒資格喊學長…

   還沒掛階之前..我跟著營部連的上兵..到旅部出全旅伙房廚餘回收的公差…那時由營部連的上兵帶隊過去…當然公差是我們菜鳥做..上兵學長跟他的別營同梯在打屁…這個很正常…但是其他營的一兵對我大小聲的時候..我營上的上兵學長剛開始沒講什麼..繼續跟同梯的哈拉…但是當其他營的一兵也開始凹我做東做西的時候..我學長就看不下去了..就看他煙頭一丟…上衣一脫…也不跟他同梯打個招呼就過來幫我ㄧ起扛廚餘桶…邊轉頭講..”林北上兵都在做了..你們這些菜鳥在打芒…過太爽是嗎…我學弟給你們凹很應該嗎 ?...要結老…來跟我比看誰老…”其他人才認份的下來做…學長幫忙扛了三桶廚餘桶之後..他同梯把他拉出來遞上飲料…記得那時隱約聽學長跟同梯講說..”這個菜叫很認份..做事不搞威….ㄟ疼機”

回到營上..我身上的運動服都是被廚餘桶沾到的油污…看來要洗也很難洗的掉..在解散各自回連上前..伙房的上兵學長要我跟他走..他帶我去找營經理(一兵)然後請經理給我ㄧ套舊的卻很乾淨的運動服..我愣住..學長說..”你的那個很難洗掉..回去連上肯定被刁..跟學長出公差..回去連上還會被刁..那會很丟我的臉…”
我則是跟學長說..”謝謝學長我還有一套乾淨的..這套是出公差用…學長你放心我不會讓你丟臉..會被人家說話的…”

學長打了根峰給我抽…還有請了我喝一瓶阿薩姆之後就要我回連上了…

我下部隊三個月後..通過營士官長測驗後..我掛了階…每每有出伙房勤務時…遇到營部連裡很照顧我的上兵...我依然叫他們學長…因為他們比我連上的那些士官..更有資格讓我叫學長..因為我是二兵出身晉升下士..上兵永遠是我學長…因為他們曾經照顧過我..…要洗餐廳時我派出比別連多的新兵人手..過去幫學長..學長覺得很有面子…因為他覺得他叫的動我這個班長..讓他在出伙房公差的新兵面前很有面子…不是因為這個班長菜他叫的動..而是這個菜班長挺他…日後學長跟我講..被一個班長叫學長..那種感覺很爽…因為他知道我稱呼其他下士都是李班..王班…稱呼排長則是李排..王排…只有稱呼他為學長…..

所以學長..您退伍前照顧徒弟的作為..還在其他老兵面前幫他打通關…這不是應該的.光這點您就值得當個讓我佩服的學長….因為我知道…更多人只想著趕緊交接閃人(就像交接給我火砲裝備的連上士官)..您絕對沒有愧對你徒弟…是你學弟不認份..菜就擺爛..怨天尤人…

所以….如果真的要說兵運..我還是認為我的兵運好…因為這一路我遇到了很多幫我的學長….



引用:
原文由 120砲士 於 2012-04-08 10:01 發表

報告學長..我能瞭解你想跟同梯道謝的心情..
我退伍之後..很好運的..在現在工作的地方..分別遇到了當初在斗煥坪罩我的預官46期的排長..以及在成功嶺時期的47期少尉醫官...我主動認出他們之後..用著很誠摯的心情跟他 ...
我徒弟很認份~
他雖然心裡很幹~但是他也知道不能改變事實~
所以當我在教的時候他也很專心~
但是時間不夠~所以我就只能請高層單位在他不懂的時候多幫他~
當初我師父怎麼教我照顧我的~我也只能利用最短的時間教給他~
聽後來排組的兵說~醫勤組組長甚至幫到他不用寫補單~
甚至不用去醫勤組衛補組~東西就都幫他搞得好好的~
心輔中心的心輔官是以前我們連上的輔導長~我也跟他打聲招呼~不要他被政戰的刁難~
在連上背值星喊的哩哩辣辣的時候~支排跟所有的士官(通信排除外)都會跳出來幫他~
體能做不起來~情報士會從營部跳出來挺他~時間到~參一自動幫他送假單還幫他排軍包機~
伙房學長也不會刁難他~
因為連上士官幾乎都是我們衛生排出來的~每一個都是我親自帶的~
認份精實~他們不挺我徒弟該挺誰~
時間太短~我沒辦法親自調教~我只能利用我的關係讓他好好當兵~
要不是他擺爛~他怎麼幫我出那一口鳥氣~
46期的醫官怎麼擺爛~我徒弟就怎麼回他~我整不到他~我徒弟幫我~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後來連上沒幾個士官~他的身分當然很搶手~
聽說他還曾經被連長禁在地假~結果他不用洽公他的業務也完全沒缺失~
躲在連上站安官~連長也拿他沒轍~
我只能做到他不會被刁難~
但是對他以非正常管道去到金門~心裡面還是很內疚~

[ 本文章最後由 最爛的醫務士 於 2012-04-08 10:52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120砲士 於 2012-04-08 10:01 發表

報告學長..我能瞭解你想跟同梯道謝的心情..
我退伍之後..很好運的..在現在工作的地方..分別遇到了當初在斗煥坪罩我的預官46期的排長..以及在成功嶺時期的47期少尉醫官...我主動認出他們之後..用著很誠摯的心情跟他 ...
我一向覺得四海內皆兄弟,但我在精誠連比我老的少之又少
有這種感覺外,後面比我晚幾個個月99T.02T的學弟(後來也幾個升士官)
還不錯... 在當時那連隊很少有這種感覺,更感嘆是同梯只有上兵那個
跟我有同梯情,後面的各自為命去了...

或許是單位整個條件使然,整個環境逼得太殘酷,人與人之間都是算計跟勢利
我很羨慕很多人當兵後有很多兄弟,一起同甘共苦過的
我怎樣說服自己也不覺得有那種情誼在 ... 這卻是最大的遺憾

在家靠父母,出外靠異姓兄弟 ... 在軍中這段我很遺憾



引用:
原文由 最爛的醫務士 於 2012-04-08 10:37 發表

我徒弟很認份~
他雖然心裡很幹~但是他也知道不能改變事實~
所以當我在教的時候他也很專心~
但是時間不夠~所以我就只能請高層單位在他不懂的時候多幫他~
當初我師父怎麼教我照顧我的~我也只能利用最短的時間教給 ...
這位弟兄, 這樣你是值得自豪的,至少那樣多的後期學弟們
都挺你那表示你做人成功,人家念你的面子
也至少你可以有所作為,去做好這些事情的機會

在我的經歷裡,大約是發生海軍艦艇兵被打死頭部釘鐵釘事件爆發
整個台灣軍隊人權整個被開始重視
但是我資格較老時後面的學弟相處是不錯的
但是想告知他們自己當個步兵歷練的心得卻是沒可能的

當時制度整個就是精進士官制度,兵不能教兵
儘管我不會去想惡整後面的,但講都甭講... 人家把你當耳邊風
看那些菜士官像娘們地要求後面的... 我只能搖搖頭
(這是當時所見事實,與整個士官能力怎樣無關 )
帶著自己體會知道的那一套退伍去了,後面自有其自己一套

至少我覺得你是最後能給自己一些正面的意義價值的
那是很大的差別



一生班長~我長得鐵定沒你那麼可愛
抽籤是我母親代抽的~我那時還在鄉下沒在台北
反正都是二年~管它到哪去~但兵單前真的是有空就猛打藍球~有空就做做伏地挺身
這是我一個堂兄(憲兵)教我的~~反正有好沒壞~果然在新訓中心就有好處
為何?因為平日一般都是做體能~但排長受訓回來那天~晚點名前的體能是由他來帶
當晚他要求每個人確實做80下就好~~但實際上完成時是數到80沒錯
但一開始還沒破20下就開始倒數~就這樣反覆倒數來倒數去~做幾下也不知道了
下部隊要求跑步不能落隊之外~更要求菜鳥要跑前頭~後面是一大票學長在看著
而從接參三開始~幾次電話記錄支援別連測五千~在與連長敲定人選時~我都主動先報名
不為甚麼~反正菜就認命點~跑跑五千也沒甚麼~三不五時都陪輔仔在跑了~有差那嗎?
只於後版所見~有談到多苦多操的~我也來響應一下
我由於師公待退~只見幾次面~而下到連上正逢下基地~我師父是測量班的
每天早出晚歸~也沒空教我~所以他託砲一及砲二連參三教我
這郭姓及董姓二位學長真的教我很多~也讓我能盡快地進入狀況
這算是貴人吧?  而我師父只能晚上回來時多少看看我的作業情況
但他也算是貴人之一吧?因我某次在營部作業被招回~我也搞不懂那要做啥
反正著裝完畢後請示入列~沒多久就戴防毒面具~~
那裝備都不是我的~反正我是一旁著裝後馬上請示入列
這戴防毒面具~大家都該清處流程就不多說~我只講重點~我一拿出面具~頓時傻眼錯愕
因為防毒面具是全新的~完全還沒拆封~我愣在那裡~相信很多弟兄在菜鳥時都有雷同之處吧
幌神之間只聽到一票學長晚上要請我吃泡麵
泡麵在我連上~是晚上要圍毆的代稱~但我下部隊根本就還沒學到甚麼
整天就是在搞下基地的造冊與資料~我招誰惹誰了
但我師父當天居然較早回來~他一來是士官~二來梯次夠老
聽到有人要動我~當下在連上發飆~他嗆那些要動我的人~徒弟他自己會教~雖然沒甚麼空~但別亂動我~不然走著瞧
而我被師父叫進軍械室~在那師父從調整到練習~讓我學習了一會後~開始計秒數操練~
只要超過9秒~我就跳個不停~我心裡明白師父是為我好~等我都合格後~還叫我去找值星班長做一遍
這樣才安然渡過這次危機  這也是我很討厭不教而誅的原因
當然我也將師父的這套~也傳承給學弟~我對後進弟兄說過~你肯學就來問~我一定教你~反正好壞你都要服完兵役
怎麼做看你們自己~學起來有好沒壞~
本身砲兵營在旅上就是爹不疼娘不愛~連上更因主官的問題~導致我連對外只能搖搖頭嘆氣
而連上學長制又重~所以多學多聽多聞~體能跟得上~日子總是會好過些~不是嗎?



引用:
原文由 120砲士 於 2012-04-08 10:01 發表

報告學長..我能瞭解你想跟同梯道謝的心情..
我退伍之後..很好運的..在現在工作的地方..分別遇到了當初在斗煥坪罩我的預官46期的排長..以及在成功嶺時期的47期少尉醫官...我主動認出他們之後..用著很誠摯的心情跟他 ...
我也去過兩次成功嶺~
一次是82年的大專集訓寒訓~一次是防衛部射擊隊回來成功嶺~在成功嶺住了三個多月~
對成功嶺裡面的軍士官~說真的~不予置評~
看一看校選預士在成功嶺裡面還比較有樣子~
射擊隊回成功嶺那一次~因為全軍每個軍團以上的司令部都有射擊隊在成功嶺~
成功嶺的軍士官兵看到我們跟看到鬼一樣~遠遠看到就閃開~
有一次去104師的衛生連找同期同學~看他能不能分一些藥給我~不然我們要走好遠才能找到醫官~
本來他們一群都玩在一起~就我同學一個人在那邊忙著分藥~其他的人看到我出現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一副驚恐的表情~更好笑的是居然還有軍官跟我敬禮~他們連長連忙叫我同學去問說我是誰~後來我先回來~他們連長派一台救護車載我同學搬一堆藥過來給我選~
再來一次就是成功嶺裡面不知道是哪一個營的營長~他當我們那一次全軍比賽的靶場指揮官~
好大的官威呢~要我們全部將近兩百個全軍的射擊隊戴鋼盔打靶~
也不管我們的習作科目硬要我們槍不准拿在手上~由他們的班長裝彈~
這一次我們都不說話~因為在靶場靶場指揮官最大~12個習作科目拿給柱哥(成功嶺班主任)看~
他還要我們金防部跟馬防部和空特部的罰站~說我們到靶場遲到~
搞不清楚狀況~柱哥剛從我們金防部的副司令官回來~敢叫我們金防部的罰站~
結果就是看到他們一群五個校官在靶場罰站~好大的官威呢~
連休息都不准坐下來~站到我們兩天打完~
柱哥還要他在一個小時之內把12個射擊習作全部背給他聽~讓他搞清楚狀況好下口令~
短短一個小時~對我們求爺爺告奶奶的~每個上靶場要比賽的射手看到他們都一直笑~
六軍團的比較白目~還會要他們站到靶溝去不要擋路~他們一群臉超臭又不敢生氣~
不打勤不打懶專打不長眼的~都已經幹到兩棵花了還那麼不長眼~
所以你的遭遇我能體會~因為你們成功嶺裡面的真的很多不長眼的~
兩棵花很大嗎~連三顆星星的湯老總對我們都輕聲細語的~兩棵花是甚麼東西啊~

[ 本文章最後由 最爛的醫務士 於 2012-04-09 13:27 編輯 ]



其實兵運好不好這種事很難說,當年江國慶抽到空軍就很好了,但是他不但抽中是空軍,還是空軍的高司單位,作戰司令部堶悸熔n缺去顧福利社,整個後板的軍友中兵運比他好的大概沒幾個,但是誰會想到後來他的命呢?

其實也不用想那麼多,通常日子太爽的時後是不會有什麼記憶的,在後版不管是外島構工的軍友,還是本島的演訓軍友,共同的回憶都用汗水來建立的,如果每天坐辦公室吹冷氣,那右有什麼好懷念的?



我來說說我在馬祖時認識的體育選手的兵運好了, 有兩個同梯都是體育選手當兵前也都有社會甲組的經歷, 所以說具備了申請軍中球隊的條件, 兩人後來被分在同一連, 可是打籃球的那個, 11-2的航次跟著大家一起來, 在連上待了一個航次, 連新兵隊都沒去, 下一把11-3航次就跟馬防部的代表隊回去參加陸軍盃, 之後就留在聯勤飛駝打球到退伍, 另外一個打棒球的就比較雖了, 不知道是文書作業延誤還是球隊滿編, 他一直到破完馬冬後才被調回去, 這一年中就完全沒有摸棒球, 一直跟其他人當兵一樣被操, 不過還好這一段期間沒有受什麼傷, 而且至少跟我們比他回去打球也算是少當了幾個月的兵

還有一個是他們的學弟173xT的, 之前是師大體育跑馬拉松的, 雖然軍中沒有培訓這一類的選手, 不過他在打完該年的陸軍盃籃球賽後, 憑著師大體育學長學弟的關係, 很快就被下令支援酒場附近國小的體育老師, 也不用回連上了, 後來連機車都運來島上, 話說我退伍前那時還為了省計程車錢跟他借來到處走走, 所以看起來真的有本事的體育選手去當兵是要比一般人運氣好一些



引用:
原文由 ralphy 於 2012-04-10 05:23 發表
我來說說我在馬祖時認識的體育選手的兵運好了, 有兩個同梯都是體育選手當兵前也都有社會甲組的經歷, 所以說具備了申請軍中球隊的條件, 兩人後來被分在同一連, 可是打籃球的那個, 11-2的航次跟著大家一起來, 在連上待 ...
以前我連上(列嶼)也有兩位體育科班的
一位是中體(忘了主修甚麼)
一位是台體(手球國手)
兩位在部隊待倒退伍  沒去支援任何一場比賽(連區運都沒)
跟著大家一起操課/夜巡/搶灘運補

當時列嶼的砲本連還有一位籃球國手,還打過當年的職籃
一樣接業務到退伍,也沒支援過任何外部比賽或單位

每個人的兵運真的都不相同
不過就像學長所說相對江國慶的案例   真的~平安退伍就是好兵運



兵運、兵運 ... 自己的命,自己的造化
都已經成為記憶中的既定不變事實
偶而想想、在意釋然或是幹譙爽快
還是那樣 ...

重要的是看過去加以省思
今後要活得好!!!



引用:
原文由 最爛的醫務士 於 2012-04-09 12:47 發表

我也去過兩次成功嶺~
一次是82年的大專集訓寒訓~一次是防衛部射擊隊回來成功嶺~在成功嶺住了三個多月~
對成功嶺裡面的軍士官~說真的~不予置評~
看一看校選預士在成功嶺裡面還比較有樣子~
射擊隊回成功嶺那一次 ...
報告學長..

其實…不能怪幹訓班出身的學長們..不管在哪個單位..從沒聽說幹訓班受訓很輕鬆的..幹訓班出身的學長們..對於自己袖子上的成功嶺虎頭臂章也是有他們的榮譽感..也因此校選很不容易融入他們的生態…更別說是其他專業科別的校選…幹訓班是操出來的…校選是爽出來的(以我自己的實例來說)…兩種訓練的歷程與要求不同..都是卻以同樣的下士階級任官作為結束..本身的專業就有不同…

   成功嶺幹訓班學習的是步兵新兵訓練的基礎技能..校選預士學習的是某個領域的科目專精(說實話..更多時候都是訓練出半桶水來..一點實力都沒有)…這本身就是一種熟析專長不同的差異…

但是下到連隊開始接兵的時候..在新訓科目的教學上..校選預士就跟不上了…因為這時你身上學的火炮專長根本沒用…給你一本對數表你可以快速解算三角函數..然後對照參數..下出火炮射角距離也沒用.你會快速拆解火炮..你會代替排長作射向賦予..你會下出準確的前觀射擊要求命令..完全沒有用...因為新訓不敎那套…新訓更重要的是..新兵基礎訓練時所依賴的步兵訓練準則…

記得在諾曼地大空降裡面..第二集大空降裡..溫特斯傘降落地後遇到的一個兵..那個兵把身上的無線電弄丟了..怕歸建之後會被單位的排長罵…溫特斯說..你會先是個步槍兵..然後才是無線電兵….所以退伍之後看到這部影集時..才解開我心中的掛礙…就像學長你下的是衛生連..我下的就是兵器連…我在成功嶺下的是兵器連沒錯…手上也接任了火砲設備了..沒錯..但是那只有在裝檢..還有到後來精實案的專長訓練時..才有機會派上用場…因為更多時候我的工作還有任務就是接訓新兵..大專寒暑訓..教召….單兵徒手基本教練準則..單兵戰鬥教練準則..射擊預習箱上瞄準..清槍驗槍.刺槍術基本刺敎習法….才是我工作的所有內容…

可以理解幹訓班幹部…在我剛下連隊時的不認同..因為他們會的我不會…不過我倒是破了營上的先例..在我營上之前任何名目的校選預士在未掛接之前通通歸營部連管轄..當食勤兵用…我在連隊上的81砲..106炮..的校選預士學長通通是在伙房待了三個月..掛階後重新被幹訓班學長猛定課務才有機會學習…而我則是下連隊後..上課時間可以跟課學習..以至到三個月後..營士官長測驗及格..掛階的同時..也學會了步兵新兵的教育技能跟管理流程…我不怪學長把我比照為晚兩期下部隊的學弟…因為說實話..實力跟梯次怎麼比..實力的要求最終還是高於梯次…

我成為一個可以擔任敎授新兵訓練課程的步兵下士..而我的第二專長..則是步兵營兵器連的重火炮士官…然而第二專長..則是讓小弟有時候可以脫離部隊掌握..以下士的名義支援火炮三級場的裝檢預檢勤務(三級場知道我的火炮都支援光了)…被營長以下士的名義…去與砲兵營支援過來的校級軍官一起擔任精實案兵器連火炮戰術示範的小種子教官…這才讓小弟我在步兵學校所學之火砲知識有貢獻的機會….

學長..說實話..就是在那準備精實案的火炮戰術示範時…我才開始覺得我在服役…熟析的砲操..前觀的射擊口令…射指的專業製圖還有解算…那是我的專長…
退伍至今我還是能憶出從陣地佔領到全炮排效力射的工序跟流程…

我個人認為..校選預士或許真正該下到實兵連隊..所學的專長..才會有被歷練的機會…本身自己爛..在校訓時期很爽…體能跟不上..態度沒人好..專業一知半解…當然這些幹訓班出身的幹部不認同….如果是下到成功嶺不接兵的實兵單位可能情況會好一點..跟一般下部隊一樣..憑的是專業體能還有作人態度..應該會比較容易進入狀況…但是下到得接新兵的連隊…但真的是浪費國家訓練資源…所學無用..倒不如回幹訓班重新歷練…因為看了日後別營新報到的校選預士..掛階後在對部隊下口令…讓人猛搖頭…他們沒有我運氣好..遇到還能讓我跟課重學的連長..他們就在部隊面前讓人羞辱….

或許成功嶺的生態就是如此..導致各種名目出身的校選..下到成功嶺..除非是衛生連..通信連..工兵連…等不接訓的實兵單位…不然更多校選的學長學弟都是因為先天不足..後天失調..導致過的很慘…如果自己又不上進…導致變成四不像…兵不像兵..士官不像士官…不被兵認同..士官更不認同..然後飲恨黑到退伍….

至於學長在成功嶺射擊專精時所遇到的鳥事..學弟我在服役的時候常見..反正成功嶺軍官特多..官大學問大..習慣了之後也就能適應了…適應了之後就會有因應之道..反正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不是嗎?

看了學長說的..不禁想起那五位校級軍官..在靶場罰站的畫面…心底還是忍不住的想說..學長..好樣的…將了這些軍官們一軍…居然敢對野戰出身的老兵們來新訓那套…被罰站是剛好而已啦….



引用:
原文由 120砲士 於 2012-04-11 09:07 發表

報告學長..

其實…不能怪幹訓班出身的學長們..不管在哪個單位..從沒聽說幹訓班受訓很輕鬆的..幹訓班出身的學長們..對於自己袖子上的成功嶺虎頭臂章也是有他們的榮譽感..也因此校選很不容易融入他們的生態…更別 ...
那幾個校官真的很很很不長眼~
不長眼到離譜~
全軍的射擊隊除了我們金防部跟馬防部的是義務役的士官兵組成的~
其他的六.八.十軍團.空特部.澎防部.花防部的都是志願役的軍士官~
記得軍團的隊長自己本身也是射手~是兩棵花的~
全部的士官幾乎都是士官長(最小兩粗一)以上的~
中上士全部加起來不超過五個~看到我們都是小朋友東小朋友西的~
超疼我們的~動不動就給我們加菜~因為他們晚上都跑出去玩~
每個都是野戰部隊回來的~他們那幾個還要求我們要求東要求西的~
我們兩外島的被罰站是因為我們都是義務役~他敢找我們麻煩~
空特部沒軍官~所以他也敢找他們麻煩~
他一上靶台就嗆~這邊我最大~我對你們的要求跟新兵一樣~
聽到新兵那些軍官就跳起來了~也不知道是誰找班主任柱哥來的~
反正他就白目~我們只會說他死好~
第三天湯老總來給我們頒獎~
成功嶺裡面ㄧ個人都沒出現在302師的大司令台~連一個鬼影子都沒看到~
只要我們在下午1700前趕快滾出去成功嶺~

[ 本文章最後由 最爛的醫務士 於 2012-04-11 09:51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k213887 於 2012-04-10 07:50 發表

當時列嶼的砲本連還有一位籃球國手,還打過當年的職籃
一樣接業務到退伍,也沒支援過任何外部比賽或單位
這讓我想起來84年陸軍盃的時候, 飛駝也有一位球員代表金防部, 他的狀況跟我們馬祖那個一樣, 就是抽籤抽到了金門, 但是去過水一陣子就回到台灣打球到退伍, 所以你們列嶼那位國手, 只能下部隊接業務, 其實對他的球員生涯來說是滿可惜的, 在我當兵的前兩年, 周俊三也抽到馬防部, 也是只有比賽才歸建代表所屬軍團, 其他時間都在參加甲組聯賽
引用:
原文由 120砲士 於 2012-04-11 09:07 發表

兩種訓練的歷程與要求不同..都是卻以同樣的下士階級任官作為結束..本身的專業就有不同…
真的是術業有專攻, 只是對於體能掛帥的土老歩而言, 一般來說是沒有辦法有夠高的視野去看待這些差異, 所以校訓預士到了上級單位是很有機會能貢獻所長而呼風喚雨, 但沒有分到營部連或是兵器連就會更加吃虧, 因為在學校時不太會要求體能或是口令等基本儀態, 下部隊如果沒有人教, 不能貢獻所學又要自己摸索其實是很累的, 我連上有一個169xT的學長, 明明是輪保的校訓預士, 來到馬祖卻被打到我們歩三連, 照理說他應該去聯保場之類的地方, 可是不知道是怎麼搞的連營部連都沒把他留下, 怪的是西守聯保場也知道他這號人物, 卻只偶爾裝檢才叫他去支援, 結果他在我們連上是破了冬才升士官, 可是我看他領章還是輪車的, 不知道是怎麼佔缺的, 好在他脾氣不錯, 也看的開, 順順利利的當完兵, 之前聽軍友們說這算是缺失, 但當年就這樣西哩呼嚕的過去了, 這讓我有個疑問, 難道是因為是下士所以營級以上的調動會比較麻煩嗎? 可是軍官之間不是都調來調去的?

總之現在想想, 一個士官只要能以身作則, 加上肯負責, 應該就算是具備了一個好的士官的條件了吧, 但是讓我比較幹訓班和校訓預士的兵運的話, 我會覺得校訓預士比較好一點



引用:
原文由 ralphy 於 2012-04-11 10:30 發表


這讓我想起來84年陸軍盃的時候, 飛駝也有一位球員代表金防部, 他的狀況跟我們馬祖那個一樣, 就是抽籤抽到了金門, 但是去過水一陣子就回到台灣打球到退伍, 所以你們列嶼那位國手, 只能下部隊接業務, 其實對他的球 ...
報告學長..您說的沒錯..以受訓的爽度跟日後升下士後的薪資..校選真的比幹訓班出身的下士來的爽多了..
一樣會領下士的薪資..校選爽了三個月..幹訓班的卻是被精實的磨鍊了體能與強度..但兩者卻是有著相同的薪資水準...校選的被不認同多半來自於我們自身的不努力吧...

ㄧ個不同的開始卻有著相同的位階還有薪資待遇..爽了三個月..下部隊後什麼都不會..不被人看不起才有鬼...這是很合理的邏輯..其實更該說這種錯誤應該是部隊裡的人事錯誤管理所造成的..哪裡有洞哪裡補..在陸軍裡..一個有專業專長的預備士官..其實在怎麼樣..都應該有其基礎要求..那就是合格的步兵下士...這點小弟絕對認同...

後來從同期結訓的同學身上知道..他們下部隊到野戰之後..不是被打到營部連當食勤兵..而是先進幹訓班磨體能..有了這第二層歷練之後..才有資格掛上下士...如此這些校選的..才具備有下到野戰部隊的體能跟態勢可以帶部隊...這點小弟就覺得很棒..因為下了部隊之後..至少在體能戰技上..彌補了校訓時期的空窗..至少出發點跟其他連上的學長一樣...帶兵才有專業才帶的動...

這應該是陸軍人事政策上的一廂情願..所造成校選預士下到部隊後..常常裡外不是人的困境吧..再說校選選兵的時候都是各高司學校的官來選兵..選學生跟選幹部差很多..有的會考試的人可以順利通過選兵去受校選訓..但下部隊後未必有能力能帶部隊..因為帶部隊是陸軍連隊最基礎的本質學能..校選預士更多時候並沒有接受過強度的訓練…

小弟認為..或許頂多可以作為專科專長的行政職士官..或許能夠發揮點功用..但是很多校選預士的科目都是會下到戰鬥兵科或是支援戰鬥兵科..反倒是學校不強度要求預士班在連隊運作跟體能戰技上..導致校選預士下了部隊之後..這方面常跟不上的原因…而校方總會說..未來各位都是幹部..應該要自我要求體能…所以校方讓各位自理訓練…人總會有惰性..在自理訓練的要求上校方不嚴格…除非是自己真的很有體認的預士..不然大家都是覺得下了部隊再說…受訓時其先爽再講….

所以學長..陸軍步兵最基本的要求是什麼..其實應該就是體能戰技..那是最基本的要求…像我們這種從新訓就一路走捷徑晉升出來的校選下士..多被操練或是被歧視…更沒話說…因為誰叫我們先爽了三個月….被操..應該的啦




發表評論
標題 (可選)
選項
禁用 URL 識別
禁用 表情
禁用 Discuz!代碼
使用個人簽名
接收新回覆郵件通知

       [完成後可按 Ctrl+Enter 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