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運

在關西時與同梯幾個~有志一同欲轉服領士班~跟家裡溝通的很累人
結果到士校~~卻看到軍隊的奇蹟 ~~每間廁所內都高聳著一座小塔
連半蹲都要很小心~以免碰到前人所遺留的排洩物~~
   體能上操點~別人行~我也行~但我對這每天必須去報到的地方~唉~令人怯步
於是打消轉服念頭~又回到關西營區~當然!班長們必定對我加強磨練
    就這樣撐過二個月後~~下部隊到了后里~還未分發連隊~就有位中尉連長天天來看我
後來才知道那是砲一連連長~他想要我到他連上接行政
   誰知我卻被分發到砲三連~後來晚上站哨時聽一連學長才知道~他們連長被我的連長凹了
   這是我第一個缺飛了~~緊接著在連上先學通信無線~~也很可能會接無線裝備
所以07梯的士官學長對我照顧有加~~哪知連長叫我去接黑牌參二三
知道這業務的人~該知道有多麼的糟吧!何況我長期處在沒副連長的狀況下
沒老板又菜~~這業務難作之極啊!
   等離開后里到了田中順利進駐基地~~159X梯支援軍樂隊的學長回來下基地~~
他們告知軍樂隊隊長將要退伍~已呈報給上頭要我去接他位置~~這是很好很棒的消息吧!
誰知出基地前~~學長又說了~~軍樂隊解編~支援的人待到退伍後不再補兵~靠----邊站啊
   死了那條心~認命的過菜鳥與該死的參三生活~出基地回到新建好的竹仔坑營區
在旅上由於160X梯是佔了不少人~所以他們一退~~人員可就缺很大
所以在旅集中作業時~我這等菜鳥常被他們教導~而學長們也希望我能在他們退伍後~能抽空去教教他們未謀面的徒弟
   也因這樣~我在連級的作業方面~在大退潮一過就顯出優勢來~曾被下電話記錄到旅部教各連新的參三組地圖
也因這樣還支援旅部做戰科十幾天~晚點名也沒回去的那種支援~小爽了幾天   
   支援完之後回到連上~~沒幾天卻接到電話記錄~~於是奉令又到旅部去報到~原來是旅長侍從士要退伍~所以普選各單位符合之人選~到最後剩二個人~很巧也是之前一起支援作戰科作業時所認識的~~小我幾梯
    最後他被選上~我再度因落選~又回到了連上過那日復一日的生活~
等到連上1612梯營情報士學長要退伍~營情報官跑來問我想不想接那位置~想是想啦!
但問問~問到最後卻因我梯次的問題~我不夠菜又落選了~營部不想太過頻繁的換文書
    反正已到這等田地~~學長們幾乎退光了~我在連上倒是好過多了~就沒再多想甚麼
但新的保防官到營上沒多久就下電話記錄~指名叫我去找他報到~談了談也想讓我當他文書~
  但跟情報官文書的缺一樣~硬是要我去接~應該是剛學得差不多~再當沒多久也是要退伍~所以就作罷
就這樣二年兵~~幾次不錯的缺都與我無緣   命中註定不是我的吧
    後來想想~~與同梯的能從同中心一起到天山部隊~再一起平安退伍也不賴啦!
我二位同梯~一個出了事~本來旅長與營長都放話一定嚴辦~~卻在國防部與陸總部各一位上校帶他回來而作罷
另一個是中心同連又同班的同梯~下到工兵連~~在下過一次基地後~某天在旅上碰到面~問了問我砲三連如何
沒幾天又遇到時~直接問我他想調到砲三連~問我覺得怎樣?
我當然表示來啊~有伴嘛~反正兵運與涼缺都無緣~剩下這十個月上下有同梯做伴也不賴
這時我突然想到~在關西時某班長所說的~~中心我那梯兵的家屬~算單邊肩上的星~就有十幾顆
所以有關係的人很多~只是不顯山不顯水的看不出來~(這就很想問一生班長~你遇到這種新兵連怎辦啊 )
就這樣與他們一起到退伍~而我本是連上資格吻合~旅上自訓士官的一員~那缺也由另一位同梯去~
評論(94)



學長~
退伍多年後我後來才知道,自己當年還真多可以薦用的

我老哥那有步科少將的關係、我女友~現在變老婆...
那邊有政戰、步科泡泡級在後來都長了角的

但是,這幾年看後一輩陸續去當兵~幫忙調動的
卻是跟我當年的待遇不同,我是被要求去磨練修理的

或許如果我當年真被玩出事了,那些背後的力量才會展現吧。
事過境遷多年,晚我一輩的去當兵我也認為應該去保護調動
總不希望自己晚輩出事...

但當年我的待遇,我也認為自己能靠自己硬撐下來,沒啥不好的!
--------------------------------------------

退伍後,有感於自己當兵兩年怎會倒楣到這種地步
女友帶我去台中後火車站的某處請示神明,問怎會這樣衰?
困擾的我跟著去了,講了一些我的事情令我驚訝還真有點邪門
原本不信鬼神的我開始認真地聽...

最重要的是~ 我身上跟了很多非陽間的靈,雖非有意害我性命
是因為我的命格有助於他們修行,故要跟我...

但是卻會造成我極度衰運 ... 做啥好的都不行,壞的特靈
且不關我的事都會來到我身上... 不知道是否高中時期
跟朋友農曆7月半去新竹古奇峰找竹林裡清朝光緒年間古墓試膽
或是那高中狂野時期到處飆車夜遊沾染上的...

但那天我的心情算是解脫了, 原來如此...。
很多事情,人的無知跟自大或許會給自己造成始料未及的後果。

[ 本文章最後由 阿桂 於 2012-04-01 01:40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阿桂 於 2012-04-01 01:28 發表
學長~
退伍多年後我後來才知道,自己當年還真多可以薦用的

我老哥那有步科少將的關係、我女友~現在變老婆...
那邊有政戰、步科泡泡級在後來都長了角的

但是,這幾年看後一輩陸續去當兵~幫忙調動的 ...
我的兵運喔不好也不壞
八二年五月十七入伍
在新竹關西六一七旅
官階三朵花(旅長)
下部隊馬祖也是六一七營
官階兩朵花(營長)
我跟六一七這數字
可真是得來不易的緣分
軍友們有人跟我一樣的嗎



引用:
原文由 阿桂 於 2012-04-01 01:28 發表
學長~
退伍多年後我後來才知道,自己當年還真多可以薦用的

我老哥那有步科少將的關係、我女友~現在變老婆...
那邊有政戰、步科泡泡級在後來都長了角的

但是,這幾年看後一輩陸續去當兵~幫忙調動的 ...
當兵真的不要靠關係~
我遇過兩個關係的~還沒~
下場就都很悽慘了~
一個是同梯的總機~在我到部隊之前~他是連上最黑的~
因為他姨丈是政戰中將~他從中心一直黑到他接業務~
他接業務是破金冬之後大概一個多月~我跟他是連上最黑的兩個~
所以我掛階之後我第一個給他福利~同梯的不照顧要照顧誰~
第二個是62梯的大專兵~姨丈在陸總部當中校~
莫名其妙來金門視導~竟然找防衛部的人派車來接他~
沒幾個小時之後他黑到翻不了身~撐到快退伍受不了簽下去當軍官~
可能是跟SKY一樣的第一期指職軍官~
我呢~老爸的老連長在台北市當兵役處長~朋友的老爸是海軍陸戰隊的中將校長~
朋友的老爸在我第三次返台時本來要把我弄回來~我一聽嚇死了~
連忙拒絕~不要給我添麻煩~
出來走跳~欠的總是要還的~

[ 本文章最後由 最爛的醫務士 於 2012-04-02 08:56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胤禛 於 2012-04-01 00:50 發表
在關西時與同梯幾個~有志一同欲轉服領士班~跟家裡溝通的很累人
結果到士校~~卻看到軍隊的奇蹟 ~~每間廁所內都高聳著一座小塔
連半蹲都要很小心~以免碰到前人所遺留的排洩物~~
   體能上操點~別人行~ ...
兵運這東西真的很難說...我家兩兄弟 我哥在284師當參辦室文書 有師參謀長當靠山 也算是好茫缺了(沒靠巴庫)....而我分發到109師基層砲兵連 ..應該算是比較硬的吧.....但是最近2兄弟聊到服役  我發現他倒是蠻羨慕我的..

我在砲兵蓮的職務恰好跟開版的胤楨大一模一樣 也是通信無線話務兵兼黑牌連參二.三  只是我比較幸運的是遇到好的長官跟學長幹部吧....又或許是當年任務實在太多太煩...以致沒有太多業務督導也沒有很強烈的老兵制度

記得當時每週還有1次的課表可以請08-21到新營打字行的福利  連部文書(參一 行政 參三 參四)都還享有18提早假的待遇  真是該感謝當時的連長..

78年9月直接分發田中砲兵基地..12月回烏樹林駐地...過完年準備體能戰技...高裝檢...軍團諜報訓(台中榮總後方73旅營區)..結束後回駐地發現連長換人了..連隊一半的人助割去了...我師父也退伍了  這時正式接任黑牌的連參二三....79年9月再度基地訓  這次是獨立營下基地..還在外面營房快樂1個月才正式進駐基地.....80年1月初返回駐地..過完年馬上換指揮部帶著其他3個營下基地..這時開始獨立營留守一直到80年6月退伍...這段期間當然是沒在補充新兵了..而老兵又逐漸退伍..應該也是這樣所以連隊沒啥老兵制度了  每個人做好自己工作吧


記得剛下部隊連上有4個上士(常士*2 4年制領士*2) 幾乎都是他們4個在管事的...感謝這4位能夠維持連上事務..

我的兵運還真的好..有基層單位的酸甜苦辣..但是又沒有大家說的那種變態老兵制度..再平安退伍的超過20年之後還能有滿滿的記億存在  許許多多的感謝....................



引用:
原文由 最爛的醫務士 於 2012-04-01 08:49 發表

當兵真的不要靠關係~
我遇過兩個靠關係的~
下場都很悽慘~
一個是同梯的總機~在我到部隊之前~他是連上最黑的~
因為他姨丈是政戰中將~他從中心一直黑到他接業務~
他接業務是破金冬之後大概一個多月~我跟他是連上 ...
真的要弄是出中心前,下部隊就難了 ... 這是關鍵!
當年到了馬祖,要調回台灣就不可能了!
當年的精誠連,要調走更困難。

例如我老婆那幾個弟弟輩都顧得不錯,中心時就調到離家裡附近
過著正常的生活;這才是照顧 ... 你要調到自己認識的旅營單位
看的是調動的人的關係跟手腕,他如果廣結善緣、又對軍中學弟多加提攜
講一聲人家的照顧自然用心



我的兵運真是好!
補充兵3個月的我不要,兩年的我又嫌太少,抽中3年陸一特剛剛好!
當兵真的好!
我上過外島;別人躲台灣,我卻在外島一線躲水鬼躲砲彈!
真好!
5大專業兵科我不要,我偏偏要當阿步,可以遊山又玩水,由南走到北!
好個屁!
以為可以鍛練身體;怎知現在身體真糟糕!
唉!
我〝幹〞了3年!




當兵前同學一行七人出遊去.到了鹿港同學家順便去天后宮旁邊的廟拜拜抽籤.
有2個抽中上上簽.
A家住台北市和平東路.單位在公館軍醫院業務士.
B家住新竹.女朋友家在高雄.單位在空軍官校油料中隊政戰士.
我抽到中下籤.當時家住內湖.我226師5營就駐紮在內湖成功路營區.
竟然三個月內沒有例假日可放我回家.然後就換防到金門去了.
兵運是人比人氣死人.不要比了.平安退伍才是真.

[ 本文章最後由 祭司蔡 於 2012-04-01 11:16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最爛的醫務士 於 2012-04-01 08:49 發表

當兵真的不要靠關係~
我遇過兩個靠關係的~
下場都很悽慘~
在我多年軍旅生涯中碰過無數個靠關係的,在那麼多人中有兩個印象深刻。
先說最讓我佩服的一位是前行政司法院長王甲乙先生的公子(王ㄨ生大哥)。
他有嚴重的扁平足走起路來一拐一拐,體檢判定他免除兵役,可是他透過父親施壓兵役課去當兵。新訓中心結訓有國防部長官詢問他是否要調個爽單位可是被他一口回絕,他堅持一樣和同梯參加抽籤,最後抽到外島(當時還有單打雙不打)他在我們連上從不享特權,舉凡所有勤務通通參予,就連早晚5000公尺也堅持跑完。最重要的是知道他有這背景的全連只有四個人,連長、輔導長、我和他本人。
再來就是靠關係我最賭濫的傢伙,此廝乃是當時臺灣權傾一時警備總部高階長官陳差差的姻親,那隻仗牠汗草好,老是在連上欺負新兵、拒服勤務、班排長皆看不在眼裡,有時他不爽的話連長也敢嗆聲,全連可說對他敢怒不敢言。直到有一天有位竹聯的回役老兵看不慣說話了,就在一個他收假的晚上不知怎麼的,在九曲堂火車站前小路被混混毒打一頓。



我在新訓時~連上接了戰備連~所以大家就要照衛兵表上哨
五營連的班長說過~雖比不上當下各師的精誠連~但在旅上就是當精誠連來看
諸凡對體能的要求~以及各項福利都真的比較機車
零食引料看他連的在吃~只能吞口水   他連在吞雲吐霧時~我們只能遠遠仰望
所以當戰備那一周~連上他排某同梯站夜哨時~發生衛哨重大失事件
他老兄上哨直接睡翻了~槍被查哨官拿回旅部~所以連上針對這來了場大地震
但當週會客時~還未到中午~有一部黑頭車進營區後~直接開到連集合場
當下連長顧不得正會客中~全連緊急集合~而營長與旅長也先後狂奔而來
最後才弄懂是失職的同梯打電話回家~他爺爺放心不下才走這一遭來看看
中將到一個新訓中心~~旅長也只是上校而已~故那天後連上變動許多
旅長指派旅部各參盯著連上~而去後山打靶時~旅長更是親自前往關切
也因此抓到班長們躲在樹下喊口令~而我們在太陽下立姿預習
下場是班長們立姿預習~而旅長在樹下喊口令~套句旅長他老人家說的~比階級是嗎?跟我比!
故中心二個月~在此為分水嶺~雖仍有體能上要求與不開放煙禁~與零食飲料不解禁
但班長們也變得比較好些~起碼說得上話了~有些事也是靶場構工時班長說出來
對他們而言~我們以後不掙氣~~下部隊還是要自己扛起~他們時間到還是一樣退伍
一些話當下或許體會不出~~當下部位後才發現~~中心的日子好過太多了
而我同梯由工兵連調單位到我連上時~據說工兵連的學長也是有所反彈
好在效率夠快~沒再被那些人給玩~而同梯到連上後也不曾再用自己家的背景
該上哨就上哨~後來升士官~也是該背值星就背值星~總之低調的該做就做
反正有啥事~我與另一位同梯的也會挺他~現官不如現管嘛!
我們旅上同梯在各單位不少佔重要缺~而因業務關係也認識不少弟兄
在當時光憑這等關係就足夠矣~所以同梯們也不會動用到家裡的關係



引用:
原文由 胤禛 於 2012-04-01 17:39 發表
我在新訓時~連上接了戰備連~所以大家就要照衛兵表上哨
五營連的班長說過~雖比不上當下各師的精誠連~但在旅上就是當精誠連來看
諸凡對體能的要求~以及各項福利都真的比較機車
零食引料看他連的在吃~只能吞口 ...
回胤禛大大
菜鳥是六營三連的
關西大門進去左上方
當時的連長姓呂
做滿二十年終身俸到手了
旅長姓劉(後來有到馬祖莒光)



那我的兵運應該還算尚可! 新訓是在關東橋 混著混著就被選到陸軍通校受無線電修護訓 在通校接著抽部隊簽 抽到拐兩群 本來是有點擔心  因為在通校三個半月基本上都在混!還好下部隊後是被分到普通連隊(一二級廠) 不能拆機器 (就是我的專長訓除了讓我升士官外基本是沒搞頭) 只能當文書 偏偏差勤很重的情況下 加上業務讓小弟那時迷失自己 差點擺爛 偏偏差勤很重的情況下 加上業務繁重讓小弟那時迷失自己 差點擺爛 自甘墮落 還好長官有再開導我 並且最後因為我們公館外台點的行政綜合業務士即將退伍 就把小弟送出台! "其實到了那媮棱o從中鳥變成菜鳥" (我那時只剩十個月就退伍了) 還好有一個大我兩梯和一個小我一梯的幫我! 讓我度過磨合期!
貓哥學長 大家都會一致公認你應該是後版裡大漢營區兵運最好 再來可能就是我的學長 (通信署駕駛)!!!

[ 本文章最後由 kyamato 於 2012-04-04 08:33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kyamato 於 2012-04-01 21:46 發表
那我的兵運應該還算尚可! 新訓是在關東橋 混著混著就被選到陸軍通校受無線電修護訓 在通校接著抽部隊簽 抽到拐兩群 本來是有點擔心  因為在通校三個半月基本上都在混!還好下部隊後是被分到普通連隊(一二級廠) 不能拆 ...
我的兵運也不是很好,民77年新訓在新竹埔頂(關東橋師),結訓時選兵(後勤單位.直屬單位)沒有我的份,但是陸軍儀隊.101專案大隊(海龍蛙兵)來選兵時大伙躲得遠遠的,不敢抬頭,不敢出聲,幸好我的體格是乙等,也沒有我的份,只好安分等抽籤!
抽完籤後得知是金門,在高雄壽山時幹部還是會做士官役轉服的宣導,看看是否還有人改變他的兵運,終究還是有人答應轉服,於是背上黃埔背包往中壢士校報到!當時我心裡想:要轉服在新訓時轉服了,何必多花兩個月的入伍訓?算了還是到金門還它兩年(不願役)!
到金門下部隊第二天,就到新兵集訓隊,新兵集訓後第三天營部人事官帶隊去幹訓班徵選,我也被入選,於是展開三個多月的士官訓(五月底-九月初),結訓後回部隊一個月掛士官,當時部隊正好要要移防下基地三個月,準備營測驗,下基地這段時間,出操上課(五項戰技),踢正步.行軍.夜行軍.四天三夜的營測驗演習(78/1月初,寒流來襲,夜宿戰備坑道.寺廟,深夜溫度4度c),幸好營測驗的成績良好,結束基地營的訓練,移防到海防部隊,但是在這一年的時間,出公差.構工.搬石頭.搬水泥.岸勤公差..等,白天已經累得不成人樣,每天晚上還要固定排一班衛勤,在炎夏之際.體會汗流浹背的難受,在寒流來襲,體會寒風刺骨的心酸!
就這樣的度過兩年,我也沒有任何關說與背景,平安退伍才是真的.最重要的!

[ 本文章最後由 金東師班長 於 2012-04-02 11:09 編輯 ]



回胤禛大大:
在我準備要入伍當兵時,家裡某位"國防部高層"就跟我說:「當義務役,就是要去接受磨練的,以後這兩年,兩兄弟最好不要聯絡,除非有人不給你吃飯不給你睡覺...」
這位"國防部高層"當時官雖不大,但是層級是可以接觸到滿天星星的,
就這樣,我一個人"孤伶伶"地就去當兵了...

會有念頭想動用這層關係,是在待命班事件中,為了要保步二連的那名新兵004,
深怕他就此蒙受不白之冤,不過最後事件的走向轉變,所以最後也沒開口!

我是不會去打聽哪名新兵有"背景"的,因為無知才能做到真正的公平,
對我的管教方式有意見的---要不讓你去給別的班長帶看看,你就知道我常常是佛心來的
因此有沒有背景對我而言都一樣,管教方式也是一樣,連飆出來的三字經...也是一樣!

有時我會以我自己為例,跟新兵說:「背景這東西,不是讓你隨身帶著走的,當人家要開槍打你時,背景可不能幫你擋子彈...」
自己去努力經營的人際關係才最有用,比如說同甘共苦,比如說患難與共...

至於新兵曬太陽---我怎麼覺得都是我在曬太陽,而新兵在遮陽棚底下坐
這個是有照片為證的,只是當初的照片幾乎都被我弄丟了,
連新兵在遮陽棚裡,我都會注意到是否有人曬到太陽,會造成不公平,
所以我只能說那些班長太白目了,
出列已經夠爽了,還想貪圖享受



我自己也覺得要動用關係  在中心就要
真的分發了  難啊~~

話說我當兵時  因為我父親是職業軍人上校退役
我爸還慫恿我簽轉服  財務官科  保證在國防部主計局上班 (當時主計局的高層都是他的徒子徒孫)
我一口回絕  不想簽

當時家裡還有一位時任陸軍副總司令三顆角的長官及立法院十三職等的親戚
我入伍前也恐嚇我爸媽  別把我的信箱號碼給別人

就這樣相信老天爺會給我最好的安排   抽到了列嶼的砲兵單位  度過我兩年兵役
知道我有背景的只有破金冬後有次跟前副營長私下聚餐時聊到
有沒有想過動用這層關係? 其實菜的時候完全沒有
但是剛破大冬時,有次因為砲兵上校指揮官要搞我家營長,我被連帶搞到(我是營行政),有想說他只要敢動我 就搬出靠山
最後還好靠本身專業與當時師裡長官了解事情的前因後果 在政四科做了十頁的約談紀錄後,政四科長認為我與我家營長是ok的
沒有違反相關規定  主動簽結  也就沒搬出靠山

但是....
二兵時一位遠到不能再遠的表哥(從未見過面)剛好在當時任防衛部當海軍副司令官駕駛
竟然查到我的信箱  從防衛部海副辦公室打軍線來找我  害我差點黑到翻掉

我認為關係要到收到不白之冤時動用   才有它的意義與需要
該被操的  就順其自然吧~  那也是人生中的一種磨練



有關係,很好,也很不好,

案例1

連上的預財士,很低調,體能戰技普普
佔幽靈班的班長缺,麾下一個兵都沒有,領導加給照領...也沒見他背過值星....
這樣一個丟到隊伍裡,毫不起眼、甚至有點過太爽的一個下士班長...
但胸前確有著當時全連唯一的"鐵漢傘徽"(特種地形跳傘)

因為鐵漢傘跟高空傘是我非常夢寐以求的經歷...
所以有次問他一些受訓的問題,希望能有機會也去嘗試看看
(當然、事後才知道、就算我賄賂參三跟連長,也沒辦法)

但他的答案讓我啼笑皆非,他說他有點懼高,跳高塔都怕怕的了..
壓根就不想受什麼玩命的特種地形跳傘
會受那個訓,是因為他有個叔叔是同單位的某科組上校
有次聚餐的時候,叔叔問他:"特種地形跳傘這梯次還有兩個缺,你有沒有興趣?"
他那時還是一兵,根本不知道什麼是跳山、跳海、跳森林的特種地形跳傘....
所以回了叔叔一聲"嗯"....
一個月後就上飛機去中部某山區玩命了.....差點沒把命留在那....

班長:『你很難想像從800公尺高的飛機上跳出來後、發現底下是溪谷跟森林時,有多絕望。』


也因為這樣、暴露出他的後台....
雖然不至於黑掉....但卻可以感受到他被當成活佛一樣的"冷凍"起來...




發表評論
標題 (可選)
選項
禁用 URL 識別
禁用 表情
禁用 Discuz!代碼
使用個人簽名
接收新回覆郵件通知

       [完成後可按 Ctrl+Enter 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