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東小砲兵-通信政戰兵的回憶

這個可能可以寫很久很久

入伍

我是民國84年九月六號入伍,八十六年八月退伍。陸軍新訓梯次大專1737T,地點在高雄衛武營,現在已改成衛武營都會公園,還有附設藝術文化中心。

原本入伍的新訓中心是嘉義的中坑,但是剛好九月初發生火災,結果我們這一梯彰化兵全部到高雄衛武營入伍。當年照一般的說法是「血濺車輪埔,淚撒關東橋,魂喪金六結,快樂衛武營」或是「血濺關東橋,淚灑車籠埔,歡樂滿仁武,快樂衛武營」,反正不管怎麼說,做為一個以「快樂」聞名的營區,在管理上應該是相對的輕鬆吧!

第一週是管制休假,先清點個人物品後,便帶隊理個大光頭,或許是刻板印象使然,頭髮一理掉,好像自我的思考能力和判斷力也會隨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新訓的學員編號,我變成了「洞拐么」(071),故事就這樣開始了。

帶我們的班長人很好,喜歡彈吉他,由於是大專兵,晚上常會找我們去作業,從公文箱媟|變出許多的零食,跟我們這群大專兵,講一大堆衛武營鬼故事,大概是衛武營當時很少接大專生的訓,班長對我很好。新訓中心大家幾乎都是同梯,沒什麼管教問題,倒是公差出不完,什麼剪樹、拔草、油漆...,當時曾天真的以為我就要這樣過二年兵了。

[ 本文章最後由 販夫 於 2014-06-27 10:59 編輯 ]
評論(149)



理論上訓練中心會對大專豬比較客氣...這是本班班長在結訓前對我們說的

因為,大專豬會到處投訴,二,大專豬家庭背景臥虎藏龍,弄不清底細亂整,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後果

敝班長也是大專豬,所以開口豬,閉口豬,我們也沒意見.

但隔壁營晚我一週入伍的普通兵,可就沒這麼好過了.

打野外收操後,經常看他們在浴室搶水龍頭喝生水,不是一次而是幾乎每天看到

由於我們受訓只有四週,快結訓前已經整天在浴室刷洗裝備,我忍不住問他們為何都來喝生水?

他們說,表現不好,班長實施"不喝水"訓練....

喝生水,我們只偶而喝之,像他們這樣搞法,結訓後腸胃對細菌的抵抗能力絕對優於常人.



引用:
原文由 販夫 於 2011-11-15 13:21 發表
入伍

我是民國84年九月六號入伍,八十六年八月退伍。陸軍新訓梯次大專1737T,地點在高雄衛武營,現在已改成衛武營都會公園,還有附設藝術文化中心。

原本入伍的新訓中心是嘉義的中坑,但是剛好九月初發生火災 ...
同T 你好

我也1737T

只是我在203 師官田入伍

我一個台南同學也是同T在衛武營入伍的

你後來下部隊到哪裡呢



引用:
原文由 60砲長 於 2011-11-15 14:04 發表
理論上訓練中心會對大專豬比較客氣...這是本班班長在結訓前對我們說的

因為,大專豬會到處投訴,二,大專豬家庭背景臥虎藏龍,弄不清底細亂整,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後果

敝班長也是大專豬,所以開口豬,閉口豬,我們也沒 ...
真的有差別待遇.

這點我有明顯的感受到.

當年在崎頂我們1709T跟1710T(大)同一營區.

1710T(大)進中心後.

1709T就假日禁止會客.在假日時全部支援引導1710T會客親友到指定餐廳會客.

沒勤務的人就集中在二樓寢室高跪姿背誦軍歌及單兵野外戰鬥教練.

直到連上同梯有人自殺.

我們1709T的新兵才開始恢復假日會客.










那時1709T的新兵才發現.褔利原來是拿人命換出來的......我靠.

[ 本文章最後由 grizzle_13579 於 2011-11-15 14:47 編輯 ]



我也在203 師609旅官田入伍,高雄市的大專兵,當年也覺得奇怪為什麼不在離家近一些的衛武營或是仁武受新訓?住的還是日據時期的營舍。
當年我們營舍四周都是待拆廢棄不用的營舍。我記得憲兵隊、幹訓班好像在附近。
大專兵都是去過成功嶺的。新訓那套對我們來說其實根本就老套了,再怎麼樣....不過是配合演出罷了!
不過比我晚一梯次的一般兵就沒這麼爽了!從外表都能看出大概。我們頭理成三分頭;他們卻是一分頭〈根本像剃光的〉。
一個月過去了,等待抽籤或分發的某一天閒晃中聽到哨音集合。
某個不認識的;〈隔壁連的〉大聲喊我:『ㄟ;快啦!班長在集合了啊!』我回他:『是你們要集合吧?』
他似乎恍然大悟般緊張的說:『班長;對不起我認錯人了!』一邊走、一邊退;敬禮的手卻也沒放下來........
他真的是認錯人了,班長是有領章在醒目的領子上。而當時的我.........卻連臂章都沒有!

[ 本文章最後由 Jen 於 2011-11-15 15:43 編輯 ]

Jen


我入伍在第八訓練中心,嘉義的大林中坑營區;師部在另一邊崎頂營區!
連上都是一特兵,學歷由不識字到高中,有些人國語還聽不太懂,全部是台南兵!
當時愛的教育是一人錯全班罰得慘兮兮,鐵的紀律是交互掩護快速的偷喝生水!
直到第一次面會日,副指揮官陪同一位家長來到連上後,我們的情況才大為好轉
從此我們1026梯的陸一特,才脫離水深火熱的新兵訓練生活!
原來我們一特兵也可以上福利社,也可以去看電影,水壺也可以隨時灌滿水!
也可以在冬天洗很爽的冷水澡!

[ 本文章最後由 陸一特 於 2011-11-15 18:32 編輯 ]



在大金門啊!
37梯算大梯次,
可是退伍十多年,只碰過一個同梯
引用:
原文由 履車修護士 於 2011-11-15 14:09 發表

同T 你好

我也1737T

只是我在203 師官田入伍

我一個台南同學也是同T在衛武營入伍的

你後來下部隊到哪裡呢




砲長好:
一般人對大專兵的印象,
就是愛找藉口,愛找理由,愛找關係
我自己連上的例子也差不多,
新訓中心本來對大專兵就不錯!
幾乎都是在出公差!
引用:
原文由 60砲長 於 2011-11-15 14:04 發表
理論上訓練中心會對大專豬比較客氣...這是本班班長在結訓前對我們說的

因為,大專豬會到處投訴,二,大專豬家庭背景臥虎藏龍,弄不清底細亂整,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後果

敝班長也是大專豬,所以開口豬,閉口豬,我們也沒 ...




老學長:向您致敬!
這種情形,也算部隊的特殊文化!
怕勢力、怕權力,偏偏大專兵有些父母都有些背景!
大家都是當兵的,沒必要給自己找渣!
引用:
原文由 陸一特 於 2011-11-15 16:03 發表
我入伍在第八訓練中心,嘉義的大林中坑營區;師部在另一邊崎頂營區!
連上都是一特兵,學歷由不識字到高中,有些人國語還聽不太懂,全部是台南兵!
當時愛的教育是一人錯全班罰得慘兮兮,鐵的紀律是交互掩護快速的 ...




在新中營區 我那班有1個慢3天進來 說是故意的多玩3天
另一個一星期才進來 睡一晚又出去  偶爾進來玩玩 不爽就出去
沒出過操  除了羨慕還是羨慕  那一班只有我抽到金門  另8個都在333

904


小弟當年入伍的狀況也好不到那裡 !我是77年10月17日入伍
新訓中心 ~斗煥坪 ,當時的中心還是尚未改建的舊營舍

當時序進入秋季 ,但斗煥坪的天氣卻異常的好 ,完全感受不到秋高氣爽 ,反而是秋老虎發威
想起入伍的第一天 ,從點名 ,理髮 ,整隊 ,編排 ,分班 ,到領各項個人裝備 ,穿上草綠服
我頓時由死老百姓變成新兵戰士 ~洞五五

就在忙了一天 ,也熱了一天 ,終於要晚點名了 ,也意味著快要可以休息了
晚點名之後班長宣佈 ~21:30床上躺平 ,要上廁所的有 30秒的時間 ,稍息後開始動作 !稍息
頓時看到 120名的新兵戰士(滿編喔),衝向廁所 ,全中華民國陸軍 ,大概也只有中心有滿編的連隊
一整天沒上廁所的我 ,站上尿溝解放 ,聽著淅瀝嘩啦的水聲 ,突然驚覺到這世上有一種物質 ~水
一整天滴水未進的我 ,此時突然覺得極度口渴 ,上完廁所扭開 ~水龍頭 ,發現它比我渴...
正打算要放棄時 ,突然發現旁邊有一個水池裝滿了水 ,於是不加思索的用雙手捧水喝了兩大口
其他港梯 A也爭先恐後喝了起來 ,我發誓 !那兩大口水是我這輩子喝過最 ~"甘甜美麗 " 的水
解了身體的渴之後 ,終於要進入軍旅生涯的第一個夢鄉...

當 21:30床上躺平後 ,尚未翻身的我 ,卻隱約聽到
B ~ B ~ 部 ~ 隊 ~ 起  ~床 ~三分鐘後 ,連集合場集合!
不會吧 !我還沒有翻身唉 !天就亮了喔 ?是怎樣 !斗煥坪的太陽都那麼早起的喔 !
無奈之餘 ,只好趕緊整理內務 ,著裝下床 ,奔向連集合場集合 !迎接剩下的 729天...

入伍翌日 ,太陽依舊亮麗 !早點名後也用完早餐 ,途經廁所當然也經過昨天那個水池
原來那是戰備消防蓄水池 ,裡頭還有些飯粒沉澱在池底 ,定睛一瞧竟然還有紅線蟲在池底蠕動著
這是我們昨天喝的水 ?大伙看了之後 ,差一點沒有把剛才吃的早餐吐出來
不過說來奇怪 !這麼多港梯 A竟然沒有人因此拉肚子跑廁所 ,當然也包括我在內
而且入伍上後第一次上大號 ,還是一個星期後的事了...



02厠所公差

約二週後,班長有次集合時,問新訓後到目前沒大便過的舉手,居然有人舉手,天啊已經半個月了耶,於是全連集合帶衛生紙厠所前集合。

每個人都去上大號,規定要拉出來才能入列。結果還是有人拉不出來,隔天班長叫我帶他去厠所,規定沒大出來不準回來,

「你怎麼不大便?」
「就大不出來吥」
「難道你都沒有吃東西嗎?」
「有啊!可是就是沒有嗯嗯的念頭」
「怎麼可能,都十幾天了,該不會滿到脖子了吧」
「就沒有感覺啊」
「該不會塞住了吧」

於是除了中午吃飯外,我在厠所陪了他一天,還是沒大出來。

第三天,變成班長和我在厠所前面看著,班長一直在駡,「只會吃不會拉,不怕滿腦子大便哦。」

下午醫官拿了塞劑來給他開菊花,當著班長和我的面,叫他把褲子脫掉,屁股抬高,看著白白的屁股,露出菊花,醫官對準給他這麼一插!

然後叫他先坐好,把鋼杯內的水全部喝下去,交待班長「叫他一定要先憋住,一直到忍不住了才可以去上大號」,醫官就離開了。

大概十分鐘吧,同梯的已經坐不住了,站起來又蹲下去的,肚子發出怪聲,班長說:「這一次一定可以了吧.......!」

總算聽到一連串大量排洩的聲音從厠所內傳來,班長問:「大出來了沒有?」同梯的語帶歡笑的大聲回報「大出來了」。
班長說:「還不準沖掉,要給連長檢查。」

晚上班長跟我說:因為別連有新兵投訴,說班長沒給他們時間上厠所,師長下令要給足夠的時間讓新兵上厠所,沒上過厠所的人都要造冊向上級呈報,逐一列管並回報每日如厠使用時間。

我第一次見識到了所謂的部隊文化。



03打野外和小蜜蜂

新訓打野外,是比較有趣的,我是器材班,每次要訓練,我們不用跟步隊,但要提20公升的汽油桶,裝滿水後提到野外訓練的地點,說辛苦其實也還好,因為有時步隊「喇賽」,全連著甲種全副武裝跑步答數跑營區時,器材班慢慢的邊走邊休息,也是很大的福利。

打野外,其實是出操打茫的好時機,各班帶開後都是班長的時間,怎麼訓練其實連長不大管,重點是班長常會下達攻擊命令:

「班兵注意!左前方五十公尺處,有小蜜蜂出現,班兵應如何處置?」

「報告班長,密切注意其動向」

「提槍快跑,俯伏前進,...開槍射擊」

於是各班都會有人陸續出現在蜜蜂的週圍進行補給作業,大熱天來罐冰涼的飲料,戰鬥教練教了什麼不復記憶,但比便利商店還方便的小蜜峰,卻一直是當兵最美好的回憶。

小蜜蜂的飲料都是國內外大廠的姐妹牌,像「黑公汽水、全車飲料、味金果菜汁、八喜汽水、白事可樂、維他露D、舒包、飽礦力水得、寶建、統壹....」等種類繁多的飲品,還有「777乳加巧克力、玉子麵、確巢咖啡...」等等副牌零食。也可以採購到一些綁腿、反光條之類的兵品。

總之,小蜜蜂在當時,是維繫國軍戰力不墜非常重要的支橕,國防部的長官應該要建個「敬軍表揚」的功德牌坊,給建制和作息都和國軍規模等量同步的小蜜蜂步隊。若說國軍的後勤補給有夠差,那麼相對的小蜜蜂的認真努力,豈不就適度補足了後勤管理散慢的落差,這也算是國防部所屬的相關企業吧。

這幾年隨著兵員減少,本島的小蜜蜂已近乎絕跡,外島則不但看不到小蜜蜂,連「蜂巢」(小吃店)都不復存在,兵員縮編未減到國防預算,倒是把這一大票靠軍人維生的百姓先給撤編解散了。

器材班最大的福利出現在結訓,所有的人在師集合場接受校閱,我呢?在標語牌樓下喝紅茶納涼,看著全副武裝踢正步的同梯們精實的立正聽訓,當兵那種「不真實感」又再度升起,是一種很怪的感覺,有人說當兵一切都是假的,只有退伍才是真的。



04靶溝勤務

新訓中心還比較有印象的,是有次出靶溝勤務,碰到國軍的神槍隊到高雄移訓,班長給我們一堆正方型的鐵片,長寬約十來公分吧,拿到三百公尺外的靶上去架好。天啊!三百公尺,不要說打到,連看都看不到這小鐵片,聽到指揮官下令「昇靶、左線預備、右線預備、全線預備,開保險開始射擊」,等靶降下,真是有夠恐怖的,十公分的靶竟被打出一個大洞,大約有五六發命中。我對這群射擊隊,真是佩服到不行。

休息時,我問了一下我分配到的那位中士,怎麼打才會準,他說「托、抵、臥、貼、瞄、停、扣、報」只是口號,關鍵在準星和校正,他的槍的準星是磨尖過的,非常好瞄準,這個密訣對我兩年的服役生涯幫助非常大。

新訓時,有打過靶,不過用57式步槍打,後座力大得驚人,而且每隻槍的準星和瞄準具都不太一樣,若不是專家,恐怕要打好幾回才會摸到要領,何況新訓中心只是預備教育,只要不出人命,班長連長根本不管你到底學會了什麼?只要能結訓就好!



05結訓



結訓時,營長到各連抽測戰技,幸運之神在此時降臨,營長走到我前面,「你出列」,我看到班長的臉變成豬肝色。

在全營成講話隊型下,我被叫到中間,57步槍分解,

「聽口令,分解預備,分解開始...」。

在腎上腺素的幫助下,我用前所未見的速度15秒,完成57槍枝大部分解,「好」,班長笑的嘴都張開了。

營長:「很好,入列」。


當晚班長請我去營站喝飲料,因為他跟本沒教我槍枝分解的實作,只有用嘴巴講過,我淡淡的回他:

「我在成功嶺時有拆過,憑印象的啦..」。

我雖然菜,但我不是白痴,這種東西看一下,自己都可以想出來怎麼拆。

在快結訓的這段時間,班長天天在宣導大專兵轉服專班,據謠指部的消息,說有個連一次就有近二十位大專生簽下去,該連後來就沒有再出過操....。我並沒有考慮簽下去,於是放完一週的結訓假後,步隊抽籤,身為金馬前送營,金馬中簽的比例據說是三成。

各軍團和單位來選兵,看來是像是演戲一場,反正沒背景沒靠山,鐵定沒機會的啦,在那邊蹲了一個早上,什麼人也沒見到,因為選兵官一來是直接喊名唱名,人就帶走了,我們只不過是證明他們是合法選兵的證據罷了。

接下來便是大抽籤,抽籤的方式很無聊,就是報兵籍號和名字,然後抽籤,走出大門去蹲好,二年的生命就這麼決定了。回到寢室,班長什麼口風也不說,大概是有得到授命吧!我說我是90675?(90910?),不知是什麼單位,班長對我笑,只說:「別想那麼多,到那邊去當都是兩年兵」。

人生到處知何似,恰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壞壁無由見舊題; 往日崎嶇還記否,路長人困蹇驢嘶。宋.蘇軾《和子由澠池懷舊》

[ 本文章最後由 販夫 於 2014-06-27 23:31 編輯 ]



好久沒po文了,把戰備庫存文章補上來好了!

06我的軍餉不見了

在抽完籤後整理黃埔大背包,我想說要走了,把皮夾放在身邊比較方便,之前因為操課的關係,我習慣把錢包藏在大背包的底層。結果,媕Y只剩下一張一千元,其餘的關餉應有三四千元全部不見了,我遭小偷了,心情真是X到了極點,本來我是想就算了吧,結果.....。

突然班長叫大家出去集合,然後問有沒有人錢掉了的,我舉手,結果共有四位班兵被偷,我們四個馬上被輔導長帶走,其他的人全被班長們圍起來,各種臭駡聲不斷,然後就聽到大家一下子跑進寢室集合,一下子著甲種服裝,又一下子運動服的,最後是全連在集合場伏地挺身。

發生這種事也不是我願意的啊,但可以想見,絕對不是新兵偷的,因為大家都是集體行動,只有班長和在營服役的才有可能,可是被操和集合的都是新兵,各種想得到的處罰都出現了,大地震完,班長像沒事一樣,要大家把自己的東西收好,明天就會有各單位來接兵了。

第二天,幾位掉錢的,營輔導長召見。營輔導長跟我們說:「當初有跟你們說錢要保管好,現在不見了,長官只能盡力幫你們找看看,如果找不到,你們也別太難過,我個人先每人給你們包一千元應急用,這件事就這樣了結了吧」

長官都這麼說了,還能怎麼樣?營輔仔叫我們在一張不知什麼的單子上簽了名,然後就回寢室待命,等中籤單位來領人。




發表評論
標題 (可選)
選項
禁用 URL 識別
禁用 表情
禁用 Discuz!代碼
使用個人簽名
接收新回覆郵件通知

       [完成後可按 Ctrl+Enter 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