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馬基地

早年在馬祖當兵的弟兄還記得天馬基地吧?位於清馬道上的濱海處,是總隊部設於林口義士村的心戰中隊專門負責空飄作業,當時北竿的大喇叭尚未完成,是戰地對大陸地區唯一的心戰單位,所施放的空飄氣球有好幾層樓高遠可至內蒙與新疆,還曾在印度發現過飄過去的我方空飄氣球。我曾去洽公過,經該隊人員告知當時他們在韓國也有分遣單位,該單位的人員不多伙食卻好的驚人!吃了幾頓唉!中央單位跟我們野戰師怎麼差那麼多,尤其早餐除了開胃小菜,雪白的大饅頭還有細白砂糖和奶油沾著吃真可口!我當採買時也依樣畫葫蘆,弟兄們吃了大呼過癮!但僅只一次;因為連長知道我們那點伙食費怎麼可能買這些好料是小弟自掏腰包的,連長下令不准還說了小弟一頓那別人採買怎麼辦!總不能要每個都自掏腰包啊!還有一事印像深刻,天馬基地的庫房內放著許多汽油桶般的小鐵桶卻重得要命,裡面究竟放的是甚麼?做何用途?軍友們可有興趣猜一猜!或是請在心戰總隊服役過的軍友來解答!
評論(85)



是天馬營區,現在還有部隊,但已經不20年前空飄站,珠螺村我有照片,攝於101年10月,以下連結清參考

https://plus.google.com/u/0/phot ... 5798310391070895682
引用:
原文由 猛沃營參一 於 2011-10-25 00:40 發表
這幾年回馬祖看到天馬營區還在,清馬道的路邊,那個小聚落叫甚麼忘了,是珠螺嗎? 從那彎進去有一條路通往馬祖唯一的游泳池,民國91年蓋的,不過好像沒開放過。

請問"當兵在馬祖"老哥,您那時就有清馬道了嗎? 我記 ...




以前新兵隊跑清馬道,第一個上坡就快要挫塞啦,你說的是三槍堡沒錯,有圖為證,攝於民國101年10月
[attach]323[/attach]
[attach]324[/attach]
[attach]325[/attach]
[attach]326[/attach]
[attach]327[/attach]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59.124.224.x 於 2011-10-25 10:35 發表
清馬道也是小弟當時每天跑步的路線,從天馬基地跑到福澳港邊大操場來回,距離不知多遠,當時化兵連每天晨昏各跑一趟,那時雖然是菜鳥,也不敢不跟上,記得途中都會經過一個小圓環,中間一座雕像,好像是叫三槍堡是嗎 ...
[ 本文章最後由 marskuo 於 2012-10-20 23:34 編輯 ]

 附加檔案: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當年空飄站除天馬基地外金門為光華基地,還有一個是在韓國仁川外海某小島。



天馬基地
天馬基地是由國防部心戰總隊派駐馬祖的一個中隊駐守
也是馬防部也不太愛理會的一個單位

印象中總隊裡編制有兩個大隊
每個大隊有三個小隊
除林口總隊
駐外基地有四個
分別是苗栗光華山莊/南竿天馬基地/金門光華園/韓國
各中隊駐地基本上採輪調制
每年移防一次

空飄量最大的應該是苗栗
因為都是高空氣球
氣球載重量大
航程也遠

金馬地區因為氣候比較不穩定
氫氣資源比較缺乏
基本是以中小型氣球中短程為主

清馬道是在1990年左右完工
記得當時天氣嚴寒
每天看著滿身泥濘的工兵弟兄用雙手辛苦構工修建清馬道
真的是勞苦功高的英雄!

路人 1.161.1.x


補充一下
小弟是15xxT
78年在苗栗光華山莊
79年在南竿天馬基地
原本軍旅生涯應該平靜無波
結果78年卻剛好遇上國際大事 => 六四天安門事件
頓時本心戰單位成為注目的焦點
在那段敏感時刻上級長官與外賓經常會來巡視參訪
層級最高是當時的國防部長陳履安先生親自來天馬基地參觀視察

路人 1.161.1.x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111.251.128.x 於 2012-08-30 19:14 發表
讓我來簡單回答:那個汽油桶裡頭裝的不是酒精就是鐵砂(因為只有版主的形容無法百分之百確認) ...
是的
那個汽油桶裡頭裝的不是酒精就是鐵砂
真是內行!
看來您應該也曾經是同單位的啊~

路人 1.161.1.x


小弟我是1638梯
80年在林口心戰總隊
81年移防到金門光華園基地
82年再次移防到苗栗光華山莊
總隊有三個大隊
隊本部沒有移防
一大隊有兩個中隊
二大隊也有兩個中隊
三大隊也一樣兩個中隊
總隊部還有一個電台
另外還有一個專門印製宣傳單的一個單位
分別是苗栗光華山莊/南竿天馬基地/金門光華園/韓國
各中隊駐地基本上採輪調制
每年移防一次

空飄量最大的應該是苗栗
因為都是高空氣球
氣球載重量大
航程也遠

金馬地區因為氣候比較不穩定
氫氣資源比較缺乏
基本是以中小型氣球中短程
到我們移防到金們時已經沒沒有空飄了只有待命而已
直到我們再次移防苗栗光華空飄基地時還有再次空飄汽球到大陸
82年是我國最後一次空飄

路人 203.190.127.x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1.161.1.x 於 2013-04-16 00:27 發表
補充一下
小弟是15xxT
78年在苗栗光華山莊
79年在南竿天馬基地
原本軍旅生涯應該平靜無波
結果78年卻剛好遇上國際大事 => 六四天安門事件
頓時本心戰單位成為注目的焦點
在那段敏感時刻上級長官與外賓經常會來 ...
光華基地,苗栗也有這樣的單位?? 我以為只有林口有..敢問舊址在苗栗那???
莫非是市郊魚市場附近的哪個小營區??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203.190.127.x 於 2013-04-24 21:48 發表
小弟我是1638梯
80年在林口心戰總隊
81年移防到金門光華園基地
82年再次移防到苗栗光華山莊
總隊有三個大隊
隊本部沒有移防
一大隊有兩個中隊
二大隊也有兩個中隊
三大隊也一樣兩個中隊
總隊部還有一個電台 ...
早年曾經在印度發現過我們空飄到對岸的高空氣球。心戰總隊位於林口的義士村,顧名思義就是當年ㄧ萬四千名韓戰期間反共義士,回台後分發之前的駐紮之地;另一處是楊梅高山頂。義士村這個地名不知現在是否還在使用?



四十三年初韓戰停火後ㄧ萬四千名反共義士從濟州島返台,政府先將其安頓於林口與楊梅高山頂等處,由高魁元將軍主持安置事宜,當然絕大多數都是分發到各個部隊,也清查與自清出不少負有任務的匪方潛伏特務人員,自首後政府既往不究;少數頑劣不冥者就送去唱綠島小夜曲了。至於三峽白雞山莊是這些反共義士不適應軍中生活或限齡退伍後,由退輔會在民國五十年代之後成立的〝反共義士輔導中心〞加以安頓使他們得以安養。早年有部電影詳盡的敘述他們與匪鬥爭,並向親匪的所謂的中立國對抗〈看管戰俘〉──最壞的是印度──投奔自由的經過,片名就叫作〝ㄧ萬四千個證人〞我五歲時看的──民國五十一年初還在唸幼稚園;民國五、六十年代有位硬裡子性格演員凡偉就是當年的反共義士成員之ㄧ。

[ 本文章最後由 當兵在馬祖 於 2013-04-26 08:54 編輯 ]



> 光華基地,苗栗也有這樣的單位?? 我以為只有林口有..敢問舊址在苗栗那???
> 莫非是市郊魚市場附近的哪個小營區??

NO...
光華山莊在中華路靠近後龍溪台肥廠對面
因為可以直接使用台肥廠管線的氫氣很方便
當年還山莊門口右邊還有個台肥的宿舍餐廳和壘球場
每天下午沒事還可以出去打球

今年初曾經回去看過
已經荒蕪一片
外面也改成物流中心的倉庫了

路人 61.66.243.x


> 小弟我是1638梯
> 80年在林口心戰總隊
> 81年移防到金門光華園基地
> 82年再次移防到苗栗光華山莊

算算您晚我約兩年多
我是一大一中的
您呢?

> 總隊有三個大隊
> 隊本部沒有移防
> 一大隊有兩個中隊
> 二大隊也有兩個中隊
> 三大隊也一樣兩個中隊

原來我記錯了
我記得一共是6個中隊
但是卻分屬三個大隊

> 到我們移防到金們時已經沒沒有空飄了只有待命而已
> 直到我們再次移防苗栗光華空飄基地時還有再次空飄汽球到大陸

你們一樣也是穿橘色的工作服嗎?
82年時量還大嗎?

記得78年夏天在苗栗都是過著晝伏夜出的日子
只要當天氣象許可
每天就是放球放到最大量
沒日沒夜的操...

> 82年是我國最後一次空飄

現在回想起來真是有點感傷啊....

路人 61.66.243.x


有一篇報導可以參考∼

http://www.fjhxsb.com/html/2012-05/24/content_3_4.htm

空飄氣球的年代

天馬基地錄屬於“馬祖心戰特遣隊”,歸屬於“總政治作戰部”心戰處心戰總隊,主要就是對大陸實施空飄任務。 如同大陸會用宣傳彈夾帶傳單,台灣也會在氣球裡放傳單、衣服、糖果及日用品飄過去誘惑人心。

1997年,天馬基地正式關閉,潘建國是最後一個離開基地的關門人。 天馬基地四十年的歷史,暫時畫下句點。

戰地政務時期對馬祖人而言,是段無法言說清楚的回憶。 有些往事回想起,忍不住覺得好笑,但是在經歷的當下,卻是痛苦。 例如躲砲擊,現在都能比手畫腳笑著說:“我們光聽炮聲,就知道這次要落到哪裡!”可是當一枚砲彈硬生生地從電影院落下,炸死了人;或者小孩子在回家路上貪玩跑遠了,就這樣被地雷炸死,怎麼也笑不出來。

軍事管制為馬祖留下傷痕,有些馬祖人憤慨地說:“軍管時期,沒有尊嚴。”只要吉普車經過,無論大人小孩都要立正敬禮,黃色車牌是校官,紅色車牌是將官,全部都是長官;只要一吹螺,居民組成的自衛隊就要到村公所集合;學生在學校每天要唱“發揚馬祖精神歌”、誠實、禮貌歌;每晚宵禁,想出門得知道口令,遇上巡守隊或者士兵,沒背出口令者,一律帶回部隊審問。

但是回顧馬祖的建設,有些人持平地說:“軍方駐守,對馬祖的硬體建設與教育,確實有很大的貢獻,否則馬祖將如其他海上荒島,人們沒有機會受教育,只能代代打魚。”

歷史作弄,家族分離

在戰地政務時期之前,馬祖人只是平凡地過著自己的小日子。 出海打魚,上山種菜,歲時祭祀把日子往前推移。 有該辦的事情,就回到福建,沒幾天事情辦完了,就划船回到小島上。 就算1949年國民黨撤退台灣,雖覺風雲起變,但他們生活依舊如常。

僅隔一年,1950年“國軍”進駐,實施軍備防務,兩岸開始隔離。 1956年,戰地政務時期開始,海上禁令頒布,福建來的,回不去了;去大陸的休想回來。 潘建國妻子的舅舅原本只是去福州習藝,哪知道突然間回不來,整整五十年都得留在對岸。

潘建國的父親是個漁夫,在海上打魚常有機會偷偷靠近大陸漁民,便互相打聽老家的消息,某人是否安好? 老厝安在? 牽掛的心只能在海上漂浮。

情感上,馬祖人對中國大陸牽牽絆絆,那裡是祖先來的地方,老家祖墳都在那裡。 思想上,大陸卻突然變成萬惡之地,親人變仇敵,不可往來。 無論每個家戶的小歷史是什麼,在軍管時期都不重要,唯一的命令,就是“打共匪”。

平凡的小漁村,豎起反共標語,東莒猛澳碼頭大大的白牆寫著“同島一命”,潘建國回憶:“那是真實的情況,軍隊打敗,我們也完了。”

馬祖一下從現實生活,掉進一個荒謬的夢境之中,然而炮聲是真的,死亡與戰爭也是真的,那些曬網捕魚的平凡日子,卻如遙遠夢境。 現實翻轉了。

無論如何,軍管時期已經在1992年結束,功過難論,也無須議論。 只是有些歷史陳跡,在馬祖列島留下痕跡,改變了某些人的命運。 天馬基地就是其一,它是戰時的空飄中心,在兩岸對峙的局勢下,算是比較“溫柔的攻擊”。 作為天馬基地的“關廠人”,潘建國對基地,有說不完的故事。

天馬基地,空飄中心

天馬基地錄屬於“馬祖心戰特遣隊”,歸屬於“總政治作戰部”心戰處心戰總隊,主要就是對大陸實施空飄任務。 如同大陸會用宣傳彈夾帶傳單,台灣也會在氣球裡放傳單、衣服、糖果及日用品飄過去誘惑人心。 喔,不,是“宣揚自由祖國的民生樂利”。

當年心戰工作基地最北在韓國,南在越南,台灣的苗栗、金門、馬祖也都有佈置。 潘建國在基地工作了近二十年,是天馬基地的關廠人。 講起天馬的種種,很有男子氣概的潘建國話多了,笑容也多了。

其實進入天馬基地工作,是他意料之外的事情。 年輕時非常叛逆的潘建國,曾經到台灣做過電纜公司操作員、在台中的雜誌社做過業務。 後來是同學在天馬基地工作,把他從台灣找回來,一起熱鬧一下。 從1977年到天馬基地,潘建國直到1997年關廠時才離開。 他也從聘任技術員晉升為副廠長,天馬基地的廠長則是由軍職擔任,一年一聘。

講起早期“樸拙”的空飄技術,潘建國也覺得好笑。 當時製作氫氣的方法,是將鋁片泡鹼水,產生氫氣,收集後灌進氣球進行空飄​​。 氣球尺寸也很小,只能塞幾張傳單。 天馬基地成立後,採用先進的電解設備與技術,利用氫氧化鉀做觸媒,通電後將純水分解出二份氫氣與一份氧氣,再將氫氣壓縮至鋼瓶儲存供空飄使用。

空飄氣球除了氫氣製造外,在其他方面也有很高的要求,也都是由軍方單位製造或者監製。 氣球是由“榮民塑膠廠”特別製作,可用極薄的PE膜,做出三層樓高的氣球。

氣球裡的傳單也大有學問。 首先,有些傳單內容要用大陸人的口吻,寫出切中人心的話語,讓一切像是從大陸內部傳出來,而非台灣飄過去;印刷也是機密,全都在台灣林口的印刷廠作業,裡面還有專門人員監控。 傳單印好後,再透過船運,送到馬祖。

無線傳輸,遙控遙測

氣球要空飄前,最重要的是掌握氣象。 需要蒐集氣象資料,等待有利的風向,在地圖上以馬祖為中心做精密計算。 空飄時利用的“風”,可不像我們日常感受那樣簡單,認真細究,地表的風速與高層風速大不相同,天馬基地利用氣象局最精密的資料,將每一層風的風向、路徑、時間都計算好,才可以空飄。

但是在空飄前,氣球還得做最後的準備——在繩子上系雷管,裝上定時器。 經過精密計算後,氣球會在計算內的時間,飄到鎖定的位置,此時,定時的雷管就會爆炸,切斷綁著氣球的繩子,空飄物才能飄揚在預定的地點上。 只不過有些氣球比較皮,跑得太遠,據說天馬基地的傳單,最遠曾經傳到以色列被人撿到。

台灣的空飄在中科院的協助下,甚至發展出“遙控遙測”的技術。 透過無線傳輸,可以在台灣、金門、馬祖三地實施。 當馬祖的空飄氣球升空後,就由地面基地透過無線傳輸來控制。

遙控遙測通常是一組五個球,包括一個母球加四個子球,母球透過無線傳輸,負責接與發布收訊號。 氣球升空後,台灣基地利用天線接收母球訊號,知道氣球所在的經緯度。 到達預定位置後,發射指令給母球,一號子球的小雷管就會自動引爆,傳單便在預定地點的上空飄散,到下一個定點,就再切斷一根線,遙控遙測可以確保空飄百分之百達到目標。

舉個誇張點的例子來說,某次空飄任務是由上海到山西,當整組氣球飄到上海時,台灣基地已經能夠透過所追踪到的母球訊號,確定氣球所在是正確位置,於是向母球發出訊息,切斷第一號子球的繩子,讓傳單散發,剩下的球組繼續飄向內陸;到南京後切斷第二號子球;到安徽省合肥後,切斷第三號子球,在陝西省的西安切斷第四號子球。

每一份傳單都有不同的目的。 有走溫情路線的喊話,除了空飄文宣,大氣球裡還裝了食物、餅乾、衣服等日用品,甚至有用保麗龍盒子細心包裝的梅花牌手錶。

潘建國甚至奉派到韓國,協助韓國的空飄工作。 當時韓國安全企劃部在南北各有基地,南方基地提供空飄到華北;北方基地則是韓國要向朝鮮施行心戰的重地。

台灣有空飄氣球,大陸卻還只有砲彈。 大陸製造氣球的技術還不夠好,於是只能利用宣傳砲彈來打,宣傳彈在空中炸開後,傳單四散,彈頭還會打傷人。 “九二九復仇運動”就是因此而起。

1969年九月二十九日夜,梅石電影院正放映電影,一個砲彈就這麼從屋頂撞進戲院,漆黑電影院傳來人們驚慌失措的叫聲。 這次的砲擊總共造成二十六人死傷,其中死者包括孕婦邱鶯金和她腹中的胎兒。 這是南竿受創最深的一次砲擊,島上發動“九二九復仇運動”。 在九二九的前一日,也有慘劇發生,津沙村孩童在放學途中,不小心誤闖雷區,一死三傷。

關廠人,潘建國

如同所有歷史上許多對立的終止,台灣與大陸的緊張情勢,也在兩方的努力下漸緩。 台灣海峽上,開始出現平安往返的船隻,思鄉老人終於可以回去祭拜祖墳,找尋遺落在海峽對岸三十餘年的親人。

潘建國心知天馬基地終於也到了關閉的時刻。 從1992年,解除戰地任務後,他心裡就準備著隨時會關廠,情勢改變,兩岸不再對峙,關廠,只是時間早晚罷了。 然而真的到了關廠那日,他心中仍充滿不捨。

在戰地政務年代下長大的潘建國,對中國大陸的情懷很複雜。 從小,他腦海中就被不自主的灌輸“萬惡共匪”的觀念。 然而,地理課本上的中國萬里江山,卻讓他無比嚮往。

兩岸開放後,潘建國就從香港到了東北、青島,從飛機的小窗眺望,萬里山河,無比壯闊。 飛機一落地後,幻想破滅,那裡的人們不只精神散漫,環境髒亂,公安也頤指氣使,讓人有掩不住的失望,他心想:“原來這就是中國大陸?”然而十年來,大陸改革開放大躍進,他回頭看看台灣,卻發現不斷地內耗。

1997年,天馬基地正式關閉,潘建國是最後一個離開基地的關門人。 天馬基地四十年的歷史,暫時畫下句點。

近期,有人提議將天馬基地重新開放,這回,不放空飄氣球,改放天燈。 這真是美好的提議。 對立,帶來傷亡,就讓我們用天燈,安慰那些無辜傷亡的人們,安撫曾在戰地政務時期受過傷害的心靈。

摘自《記憶鑿痕——馬祖故事集》

路人 61.66.243.x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61.66.243.x 於 2013-05-03 16:21 發表
> 光華基地,苗栗也有這樣的單位?? 我以為只有林口有..敢問舊址在苗栗那???
> 莫非是市郊魚市場附近的哪個小營區??

NO...
光華山莊在中華路靠近後龍溪台肥廠對面
因為可以直接使用台肥廠管線的氫氣很方便
當 ...
原來在那裡,還想說是很神秘的營區 原來就這麼大辣辣的在路邊
謝謝回覆 那我知道在那了 感恩喔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61.66.243.x 於 2013-05-03 16:48 發表
台灣有空飄氣球,大陸卻還只有砲彈。 大陸製造氣球的技術還不夠好,於是只能利用宣傳砲彈來打,宣傳彈在空中炸開後,傳單四散,彈頭還會打傷人。 “九二九復仇運動”就是因此而起。
1969年九月二十九日夜,南竿梅石電影院正放映電影,一個砲彈就這麼從屋頂撞進戲院,漆黑電影院傳來人們驚慌失措的叫聲。 這次的砲擊總共造成二十六人死傷,其中死者包括孕婦邱鶯金和她腹中的胎兒。 這是南竿受創最深的一次砲擊,島上發動“九二九復仇運動”。
南竿梅石中正堂位在大陸砲擊方向的反斜面山凹處,應該是匪砲觀測不到,也打不到的死角,所以單號砲擊日仍然在演電影。那顆砲彈不知是計算錯誤,還是意外,竟然就打中了。"九二九復仇運動"的照片(中國陸軍畫刊,58年12月)


可以認得出這是哪個空飄場嗎?  (中華民國陸軍特刊,78年版)





發表評論
標題 (可選)
選項
禁用 URL 識別
禁用 表情
禁用 Discuz!代碼
使用個人簽名
接收新回覆郵件通知

       [完成後可按 Ctrl+Enter 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