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虎部隊772營輪保士的草綠歲月

退伍到今天剛好滿十六年了。真是歲月不饒人
回想起民國八十二年六月十六日,帶著簡單的行囊與一顆平靜的心踏上入伍的旅程。當天一早八點拿著入伍通知單由家人載往彰化火車站報到後,隨即自己一人進到月台等待,期間月台上來來往往的旅客馬不停蹄的上下著火車,根本沒有人會去在意當天入伍人員的心情會是如何?月台上有人正在播放張秀卿的那首車站:火車已經到車站 阮的心頭漸漸重 看人歡喜來接親人 阮是傷心來相送 無情的喇叭聲音聲聲陳 月台邊依依難捨心所愛的人 火車已經過車站 阮的目眶漸漸紅 車窗內心愛的人 只有期待夜夜夢。隨後在車站的廣播聲催促下坐上開往新訓中心官田的旅途。在車上有人一路沉默不語似乎是對未來的軍旅生涯產生莫名的恐懼感吧!我想。也有人在車上一路嘻笑怒罵似乎不像是要去當兵的!
    火車往南開,往隆田車站的一路上走走停停,似乎有其他地區的人也要去新訓中心,好不容易火車到了隆田車站,一群人魚慣般出月台後,看到身著草綠服的阿兵哥舉著牌子上面寫著:「請跟我來」四個大字,並有背值星帶的班長喊著:xx連在這邊。住彰化xx鄉的請到這邊來,於是我便帶著通知單與行囊朝著那位班長前去。隨後所有人整隊成兩路由該名班長帶隊前進,走在隆田車站與官田新訓中心間的小路上,有些人還是依然故我的嘻皮笑臉,而我面對著不可知的未來沉重的心情似乎更加沉重了!
    隊伍進官田後,依所分配的單位隨即被帶到各連,在連集合場先由值星班長依個人身高編成各班,再由各班編成各排,待三個排編成後,重頭戲來了!連頭阿出來講話了,說道:各位從今天起不再是一個普通的老百姓了!你們是國家未來的戰士,更是國軍的裝備,所以最好不要有逃兵的念頭,及不想當兵的想法!未來我會跟各位相處兩個月,在新訓中心有什麼事還是有什麼困難,可以找我或輔導長及你們各班的班長!祝各位軍旅生涯愉快!說完後,值星官出來整隊,在謝過連長後,換值星官說話。隱約記得值星官(排長)好像也是官預的,那時該位排長還是少尉。說完話後,再來就是放行李及理髮、量衣服、準備吃晚餐!總覺得新訓中心的頭一天怎麼沒有瀰漫肅殺的氣氛呢?進官田203師的第一天就在費玉清的晚安曲中度過了一個平安夜!熟不知難熬的日子即將來臨了!
    接著的課程就不再贅述,因為和各位弟兄一樣的課程:舉凡白天的跑步、刺槍、基本教練、野外教練、三行四進與一些狗屁倒灶的鳥事。晚上則是晚點名後作體能,體能做完還有夜點可以吃唷!更好笑的是,有些人根本沒看過槍班長帶著我們到槍械室看槍,第一次看到槍的人事後說:看到槍好興奮喔!結果這個說法馬上被班長吐槽,班長說道:現在你會喜歡這把槍,以後你會恨死這把槍。果不其然,第二個禮拜馬上感受到班長所說的話了!
進新訓一個禮拜後據班長說:是要讓各位熟悉環境及適應軍中生活,所以才沒有大玩特玩啦!一個禮拜後才知道〝甘苦〞的來了!時間過得真快就在憂喜參半下匆匆的結束了新訓生活!

放探親假及運校三個月生活待續:
評論(324)



引用:
原文由 輪保下士 於 2013-06-13 14:02 發表
基地訓練………..
版上裝甲兵弟兄應該都清楚,裝甲兵兩大基地:北湖口台地、南將軍山。
至於我249師因位處北部,想當然爾便在湖口下基地(駐紮四營區之中)!基地中流傳著一句話:基地是老兵的天堂、菜鳥的地獄。這 ...
沒  沒啥事
不過就是一個白目的士官長想耍官威
也不想想安官是來傳達哪種任務的
營長的命令會輸給一個士官長嗎
根本就是搞不清楚狀況

要是我 我會問士官長  是你大還是營長大
再回報給營長  說士官長不讓我通報連長來接電話
然後等著看好戲
嘿  如果剛好是緊急命令
那就變大戲了

基本上 如果不是立即需要處理的情況

安官不會馬上到部隊集合的場地去通報的



引用:
原文由 輪保下士 於 2013-06-13 14:02 發表
基地訓練………..
版上裝甲兵弟兄應該都清楚,裝甲兵兩大基地:北湖口台地、南將軍山。
至於我249師因位處北部,想當然爾便在湖口下基地(駐紮四營區之中)!基地中流傳著一句話:基地是老兵的天堂、菜鳥的地獄。這 ...
這位士官長確實是逾越權限,安官已經報告說營長來電要求連長接聽,這與部隊用餐有何關係•
雖然各級長官都會說「吃飯皇帝大」,但是,當著部隊申斥安官,是要將連長位置放在何處呢?
而連長怎麼都沒有出聲?是安官將槍丟過去,連長就突然消失無影無蹤嗎?
不過,在「正常」的情況下,部隊正在用餐的時間,部隊理應由主官(管)管制,安官如果有任何事情要報告,應該直接進入中山室跟主官(管)報告即可,主官(管)自會按照事情輕重緩急來要求各層級處理,根本就用不著跟值星官報告•

路人 114.40.198.x


引用:
原文由 輪保下士 於 2013-06-13 14:02 發表
基地訓練………..
版上裝甲兵弟兄應該都清楚,裝甲兵兩大基地:北湖口台地、南將軍山。
至於我249師因位處北部,想當然爾便在湖口下基地(駐紮四營區之中)!基地中流傳著一句話:基地是老兵的天堂、菜鳥的地獄。這 ...
老弟~~~我是覺得你火氣真的大了點,衛哨代表主管執勤,你已經盡到回報聯絡事項的安全職責
士官長要講什麼可以不用理他,禁閉也不是他說關就就關的,要送禁閉也要是參一打簽呈給連長
連長沒講話,誰都不能動你,但是你丟槍的舉動就不是很恰當,反而給幹部製造難以收尾的狀況了
況且你身為老鳥值安官,當著全連的面前,不爽就丟槍,這不是給了中菜鳥學弟們一個最壞的示範?
在部隊有時候理直不一定要對著幹,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

[ 本文章最後由 flymonster 於 2013-06-13 20:39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114.40.198.x 於 2013/06/13 20:07 發表
這位士官長確實是逾越權限,安官已經報告說營長來電要求連長接聽,這與部隊用餐有何關係•
雖然各級長官都會說「吃飯皇帝大」,但是,當著部隊申斥安官,是要將連長位置放在何處呢?
而連長怎麼都沒有出聲?是安 ...
我很同意,老實說,我無法想像安官如何在部隊餐廳用餐敲門,似乎是隔著(門?牆?),然後向值星官報告,營長來電找連長這幕該怎麼演?
難道是用餐中的值星官停下用餐,站起來走到門外聽耶安官訊息?
理論上路人大大是對的,當值星官向主官(連長,或代主官副連長)或主管由值星官手上交接部隊指揮權後(用餐要向連長報告出席士兵人數,接著是帶部隊向連長敬禮,部隊指揮權便交由主官),安全士官正常應該是進入餐廳,向主官行持槍禮報告急發事情才對(就算是營長是要打電話要找副連長一樣,亦是向連長報告),
我可以想像的場景,
1.安官持槍跑步至餐廳,
2.至木門停下,禮貌的小心拉開門並帶上門,再小跑步至主官桌前,
3.向連長行持槍禮,
4.「報告連長,現有營長緊急來電予連長,有請連長能馬上聽取營長緊急電話」,
ps. 老實說,應該不用說「安全士官王小民報告那結舌多餘的話,因為當時應該是直接和連長報告,非門外,」

更貼切一些場景,如果有內衞兵(基地上級會督導,我們駐地沒有內衞兵,但下基地時就有內衞兵了,
安官可以有兩種選擇,一種是要內衞兵來警戒軍械室和軍電話,安官執行上步驟,
另一種是,安官呼內衞兵,要求內衞兵轉述予,由安官繼續警戒軍械室工作,
「內衞兵快來,現有營長緊急來電予連長,快有請連長能馬上聽取營長緊急電話」,由內衞兵向用餐中的部隊長執行上動作,
連長來後,安官雙手手持話筒,恭敬小心的轉交連長,

這是我能想像的,部隊禮節和應對方式,

其它光怪陸離情節,暫不討論(何時該士官長放肆了呢?部隊用餐時,士官長有很大嗎?如果用餐士官長可以隨意叫囂,那晚點名連長訓話時,士官長乾脆不入列繞著部隊巡視好了,哈哈哈,如果他是38年隨國民政府國軍遷台的老士官長就有可能了,) ....一些不解中???

ps. 訓練士大大,您說的是,不過我們砲兵下砲訓基地,一般基地營舍都是破舊不堪,更不會有大餐廳容納全營入餐,我當時下彰化浦尾基地用餐是搭野戰桌椅,各連自找基地連部房舍空曠處用餐,^^

在駐地,我們砲二連和營部連(我砲一連駐屏東,另砲三連駐砲校)和營部一起入(高雄后庄)營餐廳用餐

[ 本文章最後由 陸軍野戰砲兵 於 2013-06-13 21:37 編輯 ]



每個連隊用餐地點不太相同~所以場景很難去強加在一起
至於連上的幹部~~絕隊是各式各樣的官都有
不過在我連是不會發生這等士官長跳出來說話的場景
就算是與我極不對盤的上士(行政士官長)也不敢這樣公然越過主官
大家都知道安官是在執行連上衛哨勤務~~不僅是固守連上安全也是對外窗口
回想以前站安官~接到電話都是該找誰就直接回報~~沒那麼多問題

至於士官長要嗆送禁閉~~這就真的有點太想不開也看不清自己身份
一但提出來要送禁閉~就算連長那關通過了~也還有輔導長那個章要蓋
所以我雖然與上士明爭暗鬥~卻從未聽其揚言要送我禁閉

至於報告詞在我連上就更簡單
同一場景~我只會在接到營長來電後~先叫內衛兵加強警戒
隨即走向中山室於門外向內報告(本連所分配到房舍是新式營舍的三樓)
上兵某某某報告!營長來電請連長立即回電
就這麼簡單報告就完成了~~~也沒人會多說些甚麼

寫到這我就一直在想著那位士官長到底當時是在想些甚麼
雖說吃飯皇帝大也沒錯啦~~但士官長上頭有連長~~況且也是要找連長的
士官長會不知道營長是連長的上級長官嗎?還是當兵當到頭殼壞掉



感謝各位先進、前輩的熱烈回覆及關心。
我常在想,當時士官長會有如此反應,我想理由應為:
1:平常便與我不對盤!想藉此公報私仇在部隊前讓我難堪。
2:想藉此一機會在連上樹立威信!?
3:當時因為剛開始推行精進士官制度,所以會有自我膨脹的感覺!

當時本連士官長(領士班)屆退而該員(常士班)剛自戰三連調過來,
且聽說該員在三連時的表現不佳。
故該員在戰三連時被該連弟兄看得扁扁的!來到營部連才想要重建威信。
另一思考方向為當時剛開始推行精進士官制度!
上級常灌輸我們,中士待遇比照中尉,上士比照上尉!



雜記……….
看了版上許多軍友在服役期間有著些許不快樂(不當管教)的回憶!那麼我也來提供幾則我服役期間所遇到的不當管教的回憶。

話說在約莫下部隊不久期間,因為誠如醫務士袍澤所言:校訓預士是我的原罪,所以通常校訓生在下部隊後幾乎被其他資深人員等著看笑話。其中我最痛恨的是我營營士官長及連士官長。營士官長是常士班的掛兵工科,官階二粗一細。而連士官長則是領士班三年半而後又再簽留營二年,官階一粗三細。這兩個濫人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

營士官長在我印象中本職學能不一定比我強,整天在營上興風作浪、耍耍嘴皮子、倚老賣老,仗勢著官階高就成天無所事事,白天到處找老兵喝酒不然就躲起來睡覺,晚上則是在營區到處晃。有時還會回連上玩一下義務役士官兵!

像是當時我還很菜的時候因為大門待命班需要人手支援,連上長官便要我與其他兄弟梯的袍澤到大門支援待命班。他老人家當天半夜兩點多不知道是吃了炸藥還是心血來潮,在大門口吹緊急集合哨要部隊集合,下狀況想定,狀況是:後門有暴民在叫囂,要待命班立刻趕往處理,我等人員則立即著裝拿好裝備立即快跑前進趕至後門成鎮暴隊形。他老人家則是騎著腳踏車拿著碼表比我們早到後門,然後按下碼表後冷冷說到:你們這種成績行嗎?再給我回去大門,再衝一次!他x的,什麼濫待命班!當時說實在的每個人都是x在心裡口難開,只好認命的再跑一次!這樣子反覆來回玩了四趟等到他老人家玩爽了才饒過我們!當時看了看錶已經是凌晨約將近五點了!大家想想也不用睡了,等著天亮後繼續操課吧!

之後的幾天營士官長依然是如此的玩起來了。後來因為群部長官看不下去了才向我營長投訴該位士官長的惡行,營長則告誡該員不要再有此情事發生,否則將往上呈報!該員最後還是乖沒幾天,又換另一種方式玩起其他袍澤。

另一位連士官長,仗著捧營士官長的xx皮,自以為和營士官長很〝麻吉〞也是一樣在連上當米蟲成天沒事都窩在連部組辦公室打屁聊天瞎哈拉一通,耍耍嘴皮啥事都不做盡坳其他文書幫他做事不然就是跑腿買菸買酒,白天躲起來睡覺晚上則和營士官長一樣四處鬼混,有時還大搖大擺出營門喝酒、到中壢去鬆一下,更可惡的是喜歡吃檳榔都不自己買硬要其他人請他,如果是有吃的人硬被坳請他吃那還OK!更幹的是連不吃檳榔的人都被坳買檳榔及阿比請他吃喝,他老人家生活倒是過的十分愜意!

某次的安官衛哨勤務就遇到他老人家凌晨三點還不睡覺,醉醺醺的滿身酒味躲在一旁拿著小石頭往安官桌丟了過來碰的一聲,當下我立刻要衛兵上刺刀在安官桌旁警戒,我則上刺刀後到外圍巡視一番,突然該員邊拍手邊走出來皮笑肉不笑的說到:很好很好警戒心夠!便拍拍屁股回寢室睡覺了!幹!現在是怎樣,太閒了是嗎!這樣的玩法很爽啊!白天操課已經很累了,晚上還要被他玩一下。

衛兵事後跟我聊了一下氣憤的說到:班長,兩位士官長怎麼會那麼閒啊。白天不參加排組操課都躲起來睡覺,晚上則不睡覺到處閒晃出來作弄人!國家養這些人有什麼用啊!我回到:沒關係啦!只要我們把兩年役期服完他們也不會有機會玩我們了!此時衛兵的心情才稍微平復。

我一直在想我到底哪裡得罪了該二員?不然哪有那麼巧他們在找碴的時候都是我站安官的時間,幹!還真邪門。



營調度 金錢 +4 一樣米養百樣人,這種人只有在軍中才能生存,可悲! 2013-06-25 17:25

flymonster 金錢 +1 待命班不是只有戰情中心的當值高勤官才能調動的嗎? 2013-06-25 17:23

調度學長:
         您說的沒錯,這種人只有在部隊能生存。出部隊或退伍的話可能就不敢如此了!

f學長:
      待命班通常是高級長官(泛指軍團督導官、師級或群部督導官)或是戰情官方可調動。
      我在想因為他是營士官長,所以待命班班長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只能任他擺佈了!
      所以說這就是義務役的悲哀,不是嗎?

[ 本文章最後由 輪保下士 於 2013-06-26 09:29 編輯 ]



胤禛 金錢 +6 這二位是誇張了點..要是調獨立旅就玩不動了

我在獨立51旅也碰過類似的士官長.他很精實本職學能強..唯一的壞毛病是會喝酒發酒瘋..經常把士官兵的木製內物櫃踢壞..每天早上一起來就看到寢室就像被炸過一般
不過呢大家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至少他不會玩兵也不會凹兵..

獨立旅如果敢玩兵..他就不用混了...



依稀記得在老大哥的〝英娘淚!我ㄟ三冬兵〞當中
有一段補充蛋白質的橋段,當中有提到燉36肉!
在此我想分享一段剛下部隊時的趣聞:
話說當時剛到249師師部報到於幹訓班待撥時,
忽聞安官桌傳來一員公差的呼聲,於是一干人等秉持著菜鳥要自覺的心態立刻直奔至安官桌前項安全士官報到!
安官當下立即調查哪些人具備伙房經驗,十多名人員當中起碼一半以上幾乎都沒有。
當時一名領士班的袍澤立刻舉手答〝有〞!
安官便叫他立刻至師部連伙房報到,該員也毫不遲疑立刻起身到師部連伙房報到!
就在大家一陣搞不清楚的狀況又迷迷糊糊的帶回中山室後,
約莫過了三個小時後,該員回來了!大家在好奇心驅使下一窩蜂的靠近他,問他出的是什麼樣的公差?
他老兄神秘的笑著說:殺狗公差啦!
原因是當時參一科科長嗜吃狗肉,而那麼剛好就有一隻倒楣的狗讓他給碰上了,就這麼成了他的盤中飱!



引用:
原文由 lijp 於 2013-06-26 09:36 發表
胤禛 金錢 +6 這二位是誇張了點..要是調獨立旅就玩不動了

我在獨立51旅也碰過類似的士官長.他很精實本職學能強..唯一的壞毛病是會喝酒發酒瘋..經常把士官兵的木製內物櫃踢壞..每天早上一起來就看到寢室就像被炸過 ...
我跟排副一樣遇過,我連上有個三年半的領士上士,就跟排副講的士官長一樣
本職學能領導統御都強,就是喝了酒會出事,有次是他背值星,突然集合全連
還叫所有人去軍械室領槍(週一莒光夜,全部人穿著草綠內衣短褲跟運動鞋持槍罰站)
結果是所有人跟值星班長在連集合場成連橫隊,他老哥卻坐在部隊前面地上醉的胡言亂語
講沒幾分鐘就看到一個背著值星帶的人躺在地方呼呼大睡....
連長從旅部回來看到全部人在連集合場集合還帶槍,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看到躺地上的上士
臉色鐵青,然後叫安官去找最資深的行政士官長把上士架回寢室~~~~



引用:
原文由 輪保下士 於 2013-06-26 09:25 發表
營調度 金錢 +4 一樣米養百樣人,這種人只有在軍中才能生存,可悲! 2013-06-25 17:25

flymonster 金錢 +1 待命班不是只有戰情中心的當值高勤官才能調動的嗎? 2013-06-25 17:23

調度學長:
         您說的沒 ...
你們249雖然編制大,部隊分散多,但基本上程序還是一樣呀,下令是只有營區留守主官跟高勤軍官
軍團跟總部來測戰備或驗收,也是由先到戰情下狀況給戰情,再由高勤官發布命令給待命班,督導官
只負責下狀況跟驗收,不會直接對待命班下令吧,更別提一個小小的營士官長了



引用:
原文由 flymonster 於 2013-06-26 14:36 發表


你們249雖然編制大,部隊分散多,但基本上程序還是一樣呀,下令是只有營區留守主官跟高勤軍官
軍團跟總部來測戰備或驗收,也是由先到戰情下狀況給戰情,再由高勤官發布命令給待命班,督導官
只負責下狀況跟驗收,不會 ...
simon 金錢 +10 學長:參一科科長原本是77X營的營長,因挪用工程組材料,被我連副連長申訴後調任參 2013-06-26 16:14

flymonster 金錢 +1 我們旅上戰車營有士官把看守掩體的狗吃了被旅長送禁閉~~~ 2013-06-26
f 學長:
       按照正常程序是如此沒錯!
       不過該員就是倚仗著他在本營年資久,士官階級期別他最高,所以沒有人能對他怎麼樣!
       至少在軍官前他不敢囂張,但是整這些志願役的士官(階級比他低的)及義務役的士官兵他卻很在行!
       大家幾乎是敢怒不敢言
      那是該營那位士官活該 不長眼!明知道那狗士看守掩體的衛兵狗竟然還把它給吃了

simon大:
        71的吧!我猜的啦
       因為249師不就是只有71及72二戰車營而已
       貪官本就該懲處,沒有叫他回家吃自己就不錯了



simon大:
        71的吧!我猜的啦
       因為249師不就是只有71及72二戰車營而已
       貪官本就該懲處,沒有叫他回家吃自己就不錯了
---------------
學長:這位參一科長是掛裝甲科的中校,罵人威力十足,在推精進士官制度檢查文書作業時,
     下電話紀錄將全師參一文書叫來關在幹訓班統一作業,做完要參一科人事官檢查通過才准離開,
     有些擺爛的參一被報去科長那邊,科長震怒,直接叫那些參一星期日去幹訓班隔壁憲兵連出軍紀操,直屬營人事軍官去參一科罰站,凌雲崗三戰群群參一是位中士女士官,被科長點名幹譙,罵她下部隊擺爛不進入狀況,再狀況外就要簽調她去外島。



[quote]原文由 simon 於 2013-06-27 09:22 發表
凌雲崗三戰群群參一是位中士女士官,被科長點名幹譙,罵她下部隊擺爛不進入狀況,再狀況外就要簽調她去外島。

simon大:
         您提到的那一位女中士是不是有點瘦瘦黑黑的!
        如果是,那我大概認識她。她姓舒!
         因為當時三戰群只有三位女官(一官二士)!
         其中一位女士官是上士長的壯壯的屬於可愛的那一型的,
         隸屬於群部連。
         另一位當然就是她啦!有時在營區不期而遇的看到她時,
         她都一副哀怨的眼神,好像日子過的很不順遂!
         外表都是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另外提一下那位女上士,之前遇到她時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感覺。不太愛搭理人!
         後來三戰群在83年9月3日舉辦懇親會及營區開放時,我與連上一位領士班中士輪值營區服務台人員,
         與她剛好同一班執勤於服務台時,她小妹妹看到我還不太甩我!
         本連中士排副見狀想化解尷尬,便喊了我一聲小飛象!她突然間眼睛一亮,說出怎麼有人的名字是這種的?
         排副遂介紹我之前的資歷給她知道!不介紹還好,一介紹後不得了了!從那天後幾乎天天(沒站哨時)吵著她
         們連長讓她去二級廠,原因是要找我。
        其他的以後將在本主題中再與大家分享
        我會特別的介紹這一段的始末

阿侯 金錢 +2 看起來好像是粉紅色的.... 2013-06-27 10:11

長官:恕職愚昧,請教您粉紅色是啥意思呢?

[ 本文章最後由 輪保下士 於 2013-06-27 10:15 編輯 ]




發表評論
標題 (可選)
選項
禁用 URL 識別
禁用 表情
禁用 Discuz!代碼
使用個人簽名
接收新回覆郵件通知

       [完成後可按 Ctrl+Enter 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