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虎部隊772營輪保士的草綠歲月

退伍到今天剛好滿十六年了。真是歲月不饒人
回想起民國八十二年六月十六日,帶著簡單的行囊與一顆平靜的心踏上入伍的旅程。當天一早八點拿著入伍通知單由家人載往彰化火車站報到後,隨即自己一人進到月台等待,期間月台上來來往往的旅客馬不停蹄的上下著火車,根本沒有人會去在意當天入伍人員的心情會是如何?月台上有人正在播放張秀卿的那首車站:火車已經到車站 阮的心頭漸漸重 看人歡喜來接親人 阮是傷心來相送 無情的喇叭聲音聲聲陳 月台邊依依難捨心所愛的人 火車已經過車站 阮的目眶漸漸紅 車窗內心愛的人 只有期待夜夜夢。隨後在車站的廣播聲催促下坐上開往新訓中心官田的旅途。在車上有人一路沉默不語似乎是對未來的軍旅生涯產生莫名的恐懼感吧!我想。也有人在車上一路嘻笑怒罵似乎不像是要去當兵的!
    火車往南開,往隆田車站的一路上走走停停,似乎有其他地區的人也要去新訓中心,好不容易火車到了隆田車站,一群人魚慣般出月台後,看到身著草綠服的阿兵哥舉著牌子上面寫著:「請跟我來」四個大字,並有背值星帶的班長喊著:xx連在這邊。住彰化xx鄉的請到這邊來,於是我便帶著通知單與行囊朝著那位班長前去。隨後所有人整隊成兩路由該名班長帶隊前進,走在隆田車站與官田新訓中心間的小路上,有些人還是依然故我的嘻皮笑臉,而我面對著不可知的未來沉重的心情似乎更加沉重了!
    隊伍進官田後,依所分配的單位隨即被帶到各連,在連集合場先由值星班長依個人身高編成各班,再由各班編成各排,待三個排編成後,重頭戲來了!連頭阿出來講話了,說道:各位從今天起不再是一個普通的老百姓了!你們是國家未來的戰士,更是國軍的裝備,所以最好不要有逃兵的念頭,及不想當兵的想法!未來我會跟各位相處兩個月,在新訓中心有什麼事還是有什麼困難,可以找我或輔導長及你們各班的班長!祝各位軍旅生涯愉快!說完後,值星官出來整隊,在謝過連長後,換值星官說話。隱約記得值星官(排長)好像也是官預的,那時該位排長還是少尉。說完話後,再來就是放行李及理髮、量衣服、準備吃晚餐!總覺得新訓中心的頭一天怎麼沒有瀰漫肅殺的氣氛呢?進官田203師的第一天就在費玉清的晚安曲中度過了一個平安夜!熟不知難熬的日子即將來臨了!
    接著的課程就不再贅述,因為和各位弟兄一樣的課程:舉凡白天的跑步、刺槍、基本教練、野外教練、三行四進與一些狗屁倒灶的鳥事。晚上則是晚點名後作體能,體能做完還有夜點可以吃唷!更好笑的是,有些人根本沒看過槍班長帶著我們到槍械室看槍,第一次看到槍的人事後說:看到槍好興奮喔!結果這個說法馬上被班長吐槽,班長說道:現在你會喜歡這把槍,以後你會恨死這把槍。果不其然,第二個禮拜馬上感受到班長所說的話了!
進新訓一個禮拜後據班長說:是要讓各位熟悉環境及適應軍中生活,所以才沒有大玩特玩啦!一個禮拜後才知道〝甘苦〞的來了!時間過得真快就在憂喜參半下匆匆的結束了新訓生活!

放探親假及運校三個月生活待續:
評論(324)



報告學長裝甲單位還是有掛刀槍的阿,我們賊阿排排長就是掛步科的,常常看著我們的步兵旅嘆氣說來錯地方了.    我是澎湖戰車群營部連quote]原文由 輪保下士 於 2012-11-28 19:58 發表

謝謝排長回覆
說的也是
步兵官怎麼可能下到裝甲單位
對了.我們家保官(保養官)就是兵工科的
且兼任我們保修排排長,不過他是官預3年半的
個性溫溫的也不太愛說話 [/quote]



引用:
原文由 砲兵 於 2012-11-28 19:47 發表
受訓前已知道我們將在第三天將抽部隊籤,此時同學們心理都是忐忑不安的!並沒有人知道本班此次的外島籤有多少支,而本島的野戰部隊籤有幾支。只能心中默念:不要抽到外島籤才是!
是的..我的籤只有三個字[ 馬防部 ] ...
我們那一期在裝校抽籤時的簽單一打開,所有人全部傻眼...M41組...共59個人...有45支金門籤...大大的寫著...金門防衛司令部...號碼從1~45....高雄九曲堂...號碼從46~59...還驚動處長來幫我們心理輔導...包括宣導要去831的話最好是星期五早上去...因為週四莒光日...裡面的小姐會去消毒...所以最好是星期五早上去...



[quote]原文由 Ken.Lin 於 2012-11-28 21:27 發表
報告學長裝甲單位還是有掛刀槍的阿,我們賊阿排排長就是掛步科的,常常看著我們的步兵旅嘆氣說來錯地方了.    我是澎湖戰車群營部連quote]


對吼.......
經您這麼一說,我突然間想到我們營部連炮排的排長就是42期步科的預官
當時應該是專攻60砲的



引用:
原文由 輪保下士 於 2012-11-29 16:47 發表
[quote]原文由 Ken.Lin 於 2012-11-28 21:27 發表
報告學長裝甲單位還是有掛刀槍的阿,我們賊阿排排長就是掛步科的,常常看著我們的步兵旅嘆氣說來錯地方了.    我是澎湖戰車群營部連quote]


對吼.......
經您 ...
當時澎湖戰車群我營部連連長一定是裝甲科;副連長跟42迫砲排是砲科;賊阿排排長是步科;通信跟106砲是裝甲科



運校受訓-2 抽籤
抽籤不啻於是軍旅生涯中重大的轉折點,相信當過兵的眾家弟兄、長官們應該都認同我的說法吧!
入伍前,即與家中兄長們討論過軍中一些相關細節,當然也包括抽籤這一類的話題。

話說抽籤的日期已經到來,眾家同學們也已經心中有一個底了。 只不過『金馬獎』獎落誰家還是無人知曉!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到來,大家緊張的心情自然就不言可喻了!
本次抽籤前也無法得知外島籤究竟有幾支?上面亦無透露相關訊息?只知道本期並無留校籤,所有人一率下部隊,使得我們只能在底下乾著急!依著學號由一號上台抽取籤桶裡面的部隊籤後才明白,我們抽的是師級、軍團級與旅級的籤。當然不外乎有一些聽都沒聽過的單位,像是救指部與統指部之類的!
當然金防部與馬防部這兩支籤一定是『金馬獎』這點一定不用多加說明!反倒是抽到救指部與統指部的兩位同學自己也一頭霧水,心想救指部與統指部到底在哪堜O?此時劇情當然是有些許的變化的!這時候有一位本期鬼點子特別多的同學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了一本『轉服人員』才有的單位所在表給我們參考。當然找單位時依序由本島開始找起,然而本島找不到時,再到外島找。老實說:找單位的當下那位救指部同學想必心已冷了一截了吧!而統指部的同學率先在本島找到該單位,單位就在北部,恰巧他也住北部!當下有同學就虧起他來了,說到:幹!好強的狗屎運,連自家附近的單位都讓你摸走了。當然該位同學的興奮之情自是不在話下!
反觀、救指部的同學,在台灣找不到!便循著單位表一直往外島去找。還是沒找到!想說就這麼放棄了一切隨緣,突然間有一個聲音喊出:找到了!眾人便好奇趨前去看,不看還好,看了之後差點暈倒。原來『救指部』是外島中的外島!駐地一查是在:馬祖東引。此時該位同學一臉惆悵,彷彿是從希望變成失望!
接下來便是抽到127、158、284、319各師的同學,該幾位同學心情也好不到哪裡去!查詢了單位所在表後得知上述幾師在金門,自然的臉色一沉而說不出話來!
輪到我上台抽籤了,心中自我解嘲:心想哪裡都好啦!反正在本島現在唯一牽掛的只有雙親,也不怕被兵變了,怕什麼呢!心一橫、報學號:陸軍運輸兵學校384期二級保修士官班學生031 OOO開始抽籤,伸手下籤桶抽起一支籤大聲報,『單位:249師』!一旁監督抽籤的長官也檢視我抽的籤後,也一樣的報:學生031 OOO 『249師』。下台後,依然與其他同學拿著單位所在表查詢249師到底在哪裡?一樣的由北到南依序檢視著!突然間在北部發現了該單位。心中不免竊喜:不用到外島了! 起碼離家裡也比較近。接下來換其他的同學抽籤,學生 OOO獨立XX旅、學生 OOO、XXX師、學生 OOO、花防部、學生 OOO 六軍團、學生 OOO 八軍團、學生 OOO十軍團。最讓人羨慕的莫過於抽到104及302的兩位同學!因為抽到的都是成功嶺裡面且都是家住彰化的兵,離家更近了!而抽到外島及東部的幾乎都是一臉頹喪著,都笑不起來!

後記:本班有47位受訓同學,有44位來自陸軍,兩位來自憲兵及一位來自海軍陸戰隊。該三員是下部隊後再來本校與我們一同受訓的。

結訓插曲 ……..待續………………

[ 本文章最後由 輪保下士 於 2012-11-30 12:39 編輯 ]



阿侯 金錢 +2 救指部應該是東引 北竿應該是屬馬防部 2012-11-30 10:50  
感謝長官提醒!救指部確實是在東引沒錯。 抱歉馬上更改
陸一特 金錢 +2 讚!讚!讚!心跳時刻! 2012-11-30 10:13
老大哥:您形容的真貼切,沒錯就是心跳時刻!
抽籤的當下差點心臟沒跳出來而已!



引用:
原文由 uk3196du 於 2011/06/16 10:05 發表
以前的兵籍號碼好像會重複
我曾經穿軍服去聯勤總部洽公
回程在往宜蘭的莒光號上 遇到一位約四十幾歲的中年男子
他很興奮的說 你的兵籍號碼跟我以前當兵的兵籍號碼一模一樣ㄟ
我只冷冷地回他一句:是嗎?在那個 ...
兵籍號碼數字的部份當然會重複
天地玄黃還有A PLUS的
小弟雖然是在73年入伍
但卻己經編到天兵A PLUS441XXX了
在這更早幾十年前當然還有位天兵441XXX
-------------
訓練士 金錢 +2哈哈哈...學長您是天A兵﹝天兵﹞喔。2012/11/30 13:49
呵呵呵!
咱們是全台兵源最多的天兵啦!
而且還是A plus級的天兵

[ 本文章最後由 士兵長 於 2012-11-30 15:05 編輯 ]



運校受訓-3 結訓前插曲-1
來到運輸兵學校受訓,歷經報到、熟悉環境及上課模式後,漸漸的與其他同學及隊職幹部們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且其中較為熟悉的莫過於預43甲班的運輸官學長們!與他們相處了約一個月餘的時間,了解他們與我們一樣也來自四面八方,有些學長們把我們當成鄰家小弟一樣的看待,更有甚者對我們是照顧有加!說起來至今仍讓我甚感窩心。不過天下總是無不散的筵席!在與他們相處約一個多月他們也即將掛階下部隊去了,希望他們未來都能平平安安退伍。

等到甲班運輸官學長們離開學校後,接下來便來了一批預43期乙班的預官!隔日早點名時,隊長宣布:預43期乙班預官今天第一天報到,要我們二保班和理分班的同學們要好好與他們相處!輔導長也說了:希望未來日子裡大家可以好好互相照顧。二位長官說完後,大家便帶隊回寢室換裝準備上餐廳吃飯。早餐後各班也準備到各教室準備上課!

至於理分班學長們,其中也不乏幾位與我們也算合得來的!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一位來自金門的張金固學長。他算是與我最有話聊的一位了,因為隻身來台念軍校,且平常看他一個人總是休假後都會帶一些東西回來與我們分享,我想或許是年齡我們相訪的緣故吧!有一回晚點名後阿固學長突然跑來寢室找我,並對我說:小飛象,走、到熱食部去,我請你吃東西!我當下也沒多想,便與他二人一同前往熱食部。期間我突然覺得好奇,便開口問他:學長、您怎麼會突然間想要找我到熱食部吃東西呢?他笑了笑回答到:沒什麼啦,因為今天是我生日啊!因為覺得你與我比較有緣,所以想和你分享這份喜悅,如此而已!在那當下我突然心領神會的脫口說出:阿固學長,祝您生日快樂!那麼這次我請您好了!阿固學長笑了笑,他說:你領的餉沒我多吧!我:無言!學長說:那就對了!所以應該是我請才對。我倆則相視後微笑,似乎有著一股默契存在。走到熱食部後我點了一碗大魯麵,他也點了一碗大魯麵。期間我們聊了許多話,當然也包括爾後的軍旅生涯與退伍後的規劃!我們吃完了麵後,他還特別提醒我:早點回去休息吧,明天還要上課呢!我們便起身回程往寢室方向走了。

而後,本學生一中隊除了接訓二保班、理分班與預43期乙班的學生外,更奇特的是來了一批已掛階且是步科的少尉軍官。聽說他們的受訓期較短!此批步排便是版上那位常以路人身分上來參與討論的步科排長!

To :排長,歡迎您有空能常常上來與我們分享運校受訓心情記事與酸甜苦辣。

To :工具士,您在運受訓時,當時熱食部的綠豆妹還在嗎?她的蠻不錯的說!當時在下課後我們與其他班隊的學生都一窩蜂的往熱食部衝。看在當時看顧冷飲部的阿兵眼裡不知作何感想?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218.210.214.x 於 2012-11-28 09:12 發表
Ans:
   
   預官一但確定兵科就沒機會更改了, 入伍就在各兵科學校,三個月後掛該兵科少尉
     
   第一次抽的是專長但不是單位 , 步兵科又分為 八一砲排,106砲排,120砲排,步兵排,支援排等五個專長
    抽到這三種砲專長的人將來一定分發到兵器連,掛階後只專心學打砲,不會排戰鬥更不懂補保作業
     抽到步兵排的,繼續走先峰路攻山頭睡墳墓,下部隊必定分發到步兵連,這才是真步兵呀 敬佩不已
     抽到支援排的,就離開步校到運校專心學二級補保作業,下部隊必定分發到營部連當支排兼二級廠長
     只是剛我看一下退伍令,上面專長竟然寫的是步兵官沒加註xx排

    第二次抽的才是單位, 抽出來就是陸軍步兵xxx師 ,跟正期軍官一樣直接抽師的單位不是郵政信箱
   已經在步校掛步兵科因此不可能抽到裝甲旅, 一般裝甲單位的保修排長是掛兵工的擔任,不會有步科的
      ...
學長:  
" 抽到步兵排的,下部隊必定分發到步兵連"  這可不一定唷
到步兵營報到  營長指派到營部連也是有可能的  

更有轉兵科變成砲兵的例子, 我同期便有人到馬防部報到後 莫名奇妙被分到69砲指部  再分到636營到東莒跟我們一起當化外之民


"在步校掛步兵科因此不可能抽到裝甲旅"  學長您忘了 在46期之前 裝甲步兵也是步校第一階段結訓後,
再去湖口裝校受第二階段訓  這些人是要到機械化師或裝甲獨立旅底下的裝步營去報到的

[ 本文章最後由 ryanking 於 2012-12-03 12:36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ryanking 於 2012-12-03 12:29 發表



學長:  
" 抽到步兵排的,下部隊必定分發到步兵連"  這可不一定唷
到步兵營報到  營長指派到營部連也是有可能的  

更有轉兵科變成砲兵的例子, 我同期便有人到馬防部報到後 莫名奇妙被分到69砲指部  再分到 ...
我們那時搜索排只有旅部連有, 在步兵營HQ的排長只有支援排這個步兵官缺,營長是叫他來接支排嗎? 他應該幹的要死!!
轉兵科比較怪, 這怎麼弄呀,任官令不是馬防部這種層級能改的

對喔 裝步也是步科, 當初我第二任營長也是裝步調過來的中校

路人 220.228.158.x


突然想到一個好笑的

運輸兵學校自己有輪車, 好像是教勤連還是什麼的?
他一天到晚教人家補保作業,它自己的輪車妥善率如何呢
高裝檢不知有誰敢來檢它,運校校長是運輸將官中數一數二的老的吧!!

路人 220.228.158.x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220.228.158.x 於 2012-12-03 13:22 發表


我們那時搜索排只有旅部連有, 在步兵營HQ的排長只有支援排這個步兵官缺,營長是叫他來接支排嗎? 他應該幹的要死!!
轉兵科比較怪, 這怎麼弄呀,任官令不是馬防部這種層級能改的

對喔 裝步也是步科, 當初我第二任 ...
那個同期的退伍令我沒看過, 不曉得實際上有無真的轉成砲兵   
不過他自己有把領章換成砲兵科  在砲兵營裡騙吃騙喝



記得當年非常幸運抽到支排, 可以提早離開水深火熱酷暑難耐的鳳山
運校派中尉輔導長來步校接我們,當時不懂充滿疑問?運校的輔耶怎還要負責接學員生
按照步校教我們這該是參一或參三的工作,怎讓蝴蝶撈過界了
一到運校才知,該中隊除上尉中隊長跟中尉輔導長之外,沒其他官了,總不能派還在受訓中的學生來鳳山接我們吧
也還好沒這樣幹,我記得那個中尉輔導長一來,我們上校總隊長親自跑來跟他交接,要他出步校大門後軍紀安全就歸運校負完全責任
他也只有立正回答:報告是的份

不知搭多久的火車,我們沒買票也不知票從哪裡來,一路從鳳山到板橋
我記得好像是從後站出來,還蠻熱鬧的
已經有軍卡在等我們,當慣步兵有這樣的待遇真是受寵若驚
一到運校已過晚餐時間,伙房還為我們準備了熱騰騰的面條, 吃一餐粗飽
大家已經很飽了,不知哪個什麼官的跑來餐廳問我們有沒有吃飽,沒飽他交待伙房再煮
我想他比中隊長大,可能是校本部的xx官,但到離開都不知他是誰

接著回到一中隊吧,一棟好像日據時代留下的木造一樓平房,就是我們的家
天呀跟步校三層樓的現代化建築物也差太多了,感覺有蛀蟲在咬木頭隨時會垮
但聽說像衛武營這些老中心也都是這樣的房舍,也好彌補我們這些除成功嶺之外沒待過新兵中心的遺憾
這樣開始了第一晚,印象中從進來到離開就沒再碰過槍了
好像隊上也沒軍械室....

路人 219.87.160.x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220.228.158.x 於 2012/12/03 13:27 發表
突然想到一個好笑的

運輸兵學校自己有輪車, 好像是教勤連還是什麼的?
他一天到晚教人家補保作業,它自己的輪車妥善率如何呢
高裝檢不知有誰敢來檢它,運校校長是運輸將官中數一數二的老的吧!!
當年,運校校長(少將)和各軍團運指部(少將)指揮官資歷似乎相同,
再上去可能就是搶運輸署署長(中將),後勤司令部司令(中將),

不過陸總部高裝檢各型輪車丶履車丶砲車丶火砲丶兵器,印象中好像應該是由「兵工科」來負責的?

當年在中㠣山仔頂陸軍兵工學校受履車訓時,抽籤除了陸軍51、42裝甲立旅外,全是本島各軍團(但無花防部)丶外島各防衞部(但沒有馬防部,因為馬祖當年因地形沒編配戰車丶自走砲車),戰基處丶台北汽機處各一支,沒有任何一支野戰步兵師或機械化師,兵工學校教官有強調,兵校受訓以三級(含)以上,

結果,我和另二位被分配到八軍團砲指部同學,都被分到沒有履帶丶砲車的基層砲兵連,一級保修都沒資格,只能當個無裝備保養人的綜合業務士,

兵工學校(裝備丶補保)和運輸學校(運輸丶二級保修)的職權分工略有不同,

但絶不會相互踢館,大家,都是不打綁腿的文職人員,民國八十年中以後也成為一家人,「陸軍後勤學校」,



请问一下当年装甲的通信器材是AN/VRC-49(RT-524一台,R-442二台)吗?




發表評論
標題 (可選)
選項
禁用 URL 識別
禁用 表情
禁用 Discuz!代碼
使用個人簽名
接收新回覆郵件通知

       [完成後可按 Ctrl+Enter 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