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軍雜記!

"夜行軍-成為戰鬥步兵的門檻"
76年時期守金門每個師,晚上都有一個連在"夜間巡邏"又稱"夜行軍"!
南雄師在76年中旬是走舊的路線不到40公里,在該年中開始走新的路線約30多公里。
雖然縮短了幾公里,但是由於本營位居九八坑道,得從中蘭行軍到"22堡"夜行軍出發點開始
所以印象中是:
九八坑道(擎天水庫)-中央公路-22堡(起點)-小徑-伯玉路(蔣公銅像)-九八高地-高坑-陽宅-南雄-二士校-太湖-建華-瓊林-22堡-中央公路-九八坑道(擎天水庫)。
夜行軍是284師二線部隊當兵的"基本配備",也是成為戰鬥步兵的門檻,如果沒有全程走完,體力不行、落隊的那在連上會很黑,就是那一種黑的很撤底的那一種,在連上會抬不起頭…。
夜行軍是步兵師的基本配備,就是斯斯分二種,夜行軍還分"簡配"與"全配"兩種(以現在的用語)
簡配:營部連-全付武裝、僅背五七步槍、不背彈藥箱。全配:步兵連-全付武裝,背五七步槍、火力班五七機槍上肩、要背彈藥箱。彈藥箱:制作成背式,把它釘在木板上,用水管作成的背帶,五七步槍彈有分二百多發與三百多發二種格式依照梯次菜的背三百多發彈藥箱、中鳥背二百多發彈藥箱。金東師或金西師步兵連的彈藥箱,有的連隊是二人一起抬的,雖然行動較不便,但是較安全!
   夜行軍背"彈藥箱"真的是一件危險的工作,為何危險?
菜鳥剛下部隊,身心壓力大、還沒有正式適應前線的環境,除了全付武裝之外,還得要背彈藥箱
晚上行軍月黑風高的,有些新兵"彈藥箱"一上肩,大休息時都沒有放下來休息,就怕一拿下來再上肩會痛苦不堪,有少數的新兵會整個晚上背到底…長期血液巡環不良,導致"橈神經受損"…本營曾經發生幾位新兵因為此事導致"橈神經受損"送醫,造成日後手無法抬高舉重而改分配!所以班長會叮著新兵,讓他們在大休息時放下身上的"彈藥箱"…以免出事!
我輪值採買的那個月,本連夜行軍在大休息時,我送"宵夜"到部隊中…等他們用餐完要再出發時…
我身上都會偷偷扛著四個"彈藥箱"回伙房,把剛下部隊的二兵身上的"彈藥箱"偷走…讓菜鳥們減輕負擔然後再把"彈藥箱"拿回九八坑道連上,交給安全士官,也有的是班長向我招手,偷偷拿新兵的彈藥箱給我。
  安全士官時常白我一眼,其實他知道我這樣作是為了新兵好,每個新兵第一次背彈藥箱那真的是惡夢…我這樣作不怕被處分嗎?我知道夜行軍督導時只會點人數,不會點彈藥箱啦,彈藥箱清點檢查,只會在出發點才清點…。夜行軍-當年一定是"連長"帶隊,所有軍官一定隨行,當然啦業務士不用陪同,第二線部隊最倒楣的事就是無預警的全連支援"夜行軍",作工就很累了…五點多一回到坑道裡,安全士官就說全連要支援"夜行軍",那是一件很幹的事…我走過"全配"夜行軍11次,"簡配"1次我算是較少的,本連有走過二、三十次的弟兄。
  "簡配"1次,是支援營部連,為何支援?連長說我時常不在連上,支援、受訓、採買,太茫了…所以你就去營部連夜行軍吧!!!……沒想到營部連的夜行軍很輕鬆、速度慢一樣到得了終點…呵呵!
--------夜行軍發生的趣事很多,有時間慢慢再聊.......

[ 本文章最後由 大山 於 2020-01-29 16:09 編輯 ]
評論(31)



在金門時,我們是海防第一線據點,因此我們沒有夜行軍,但我們第一線據點有軍犬士負責帶埋伏哨,好處是負責區域小,比較不用走那麼遠的路,缺點是有狀況時,沙灘上狂奔累死人了。
但有時據點士官不足時,我們也會被留下接安官哨(因為被認為接軍犬是茫缺,埋伏哨隨便有人去就好)。在據點時接晚上的安官,常見夜行軍希望可以在據點裡休息,通常都是帶隊軍官(中尉、上尉)來交涉,通常自家師(旅)的兄弟,我們通報連部安官後,都讓他們進來休息,有的客氣就會在中山室外,有時冬天時會希望進入中山室,通常都會同意,如果希望可以開服務台買熱食或飲料,大部分也會提供服務(幾次熟識後,後來這些軍官來督導時也很客氣)。只是我一直有點疑問,我們這據點是固定路線裡的點嗎?因為有時只有尖兵伍來簽會哨而已,有時是一個排進來,甚至部隊進入後,還有悍馬車也會進來。



我的夜行軍走哪裡不知道.烏七八黑跟著前面走而已.只有中途站是靶場可躺平休息.
夜行軍宵夜是回到坑道才有.
曾有夜行軍後早上11點起床時.值星官宣布繼續睡.
因為一連要參加體能戰技比賽.今晚夜行軍我連代替.



"黑森林與陰陽界"
金門夜行軍,對新兵與老兵而言,有沒有較難走的季節?當然有…
1.冬天:
金門的冬天是特別的冷,十一、十二月有的會帶著頭套、手套夜行軍的弟兄,我曾經在6度的冬夜裡行軍,部隊走一個多小時要休息時,沒有人想要坐在線溝上,因為地上實在太冷了,那是一種冷到會痛的冷…。有時夜行軍會和交管哨會哨時經過時,偶爾會聽到交管哨衛兵會大力剁腳,因為實在太冷了…,所以頭套、手套和衛生衣是必備的。
2.夏天:
夏天金門夜行軍最怕沒有風、沒有月亮的晚上,如果再遇到雲多的夜晚,那可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的時候,金門夜間燈火管制,星空特別明亮,夜行軍最美的就是有星空陪著部隊行軍,萬一雲層太厚時,我們一邊行軍會一邊打顆睡,伸手不見五指的天氣裡行軍,會常常聽到阿兵哥撞上"交管哨拒馬"的慘叫聲:先是"碰"!的一聲…然後夾雜著笑聲與幹譙聲!…因為邊走邊睡就撞上拒馬了…老兵比較會撞上"拒馬"!
菜鳥呢?則是較會跌到二邊的"線溝",剛下部隊的菜鳥不知道金門水泥路、戰備道二邊都有線溝,也不知道線溝的大小size…所以菜鳥較常會跌到線溝裡,苦主不會也不敢"幹譙"…當整個人跌在線溝裡時,會很小聲的"哎"一聲…伴隨著其他人的笑聲……!後來也見怪不怪了,所以無風、沒月亮、沒星星的夏天最常有小意外…。
---------
子不語
黑森林
金門有一個非常有名的黑森林,處於慈湖的路段,有一段是樹林高聳參天,不見五指…另一段是二邊是都海和湖…晚上夜行軍時,有如走進隧道裡一下子又走進海邊的道路,南雄師每個月的例行夜行軍不會走"黑森林"…但是演習、營測驗與行軍訓練就會走"黑森林"路段,怪的是…每次走黑森林,都會有人跌倒?!好像鬼上身一樣,總是出狀況…,所以本連每次經過黑森林路段後,連長會讓部隊停下來,命值星官點名,以免有人找不到部隊,應該說以免部隊找不到人…。

陰陽界
284師(南雄師)行軍的固定路線有一段山路也是很"子不語",那是現位於太武山西麓小徑路段(伯玉路五段),一旁有"國定三級古蹟-「魯王墓」,夜行軍的連會從小徑直上太武山西麓,多處髮夾彎,也是山路與樹林、加上燈火管制全黑的路段,我每次經過魯王墓前的山門時,時常會被墓前立碑嚇到,加上山麓旁樹林多氣溫低,行軍部隊流汗…被山風一吹,常常會頭皮發麻的不安感,所以我們會稱該路段是"陰陽界"!低溫的山風與黑夜,遇上滿身大汗的阿兵哥,整個不舒服的感覺就會上身,靈異之說開始流傳。每晚南雄師夜行軍的連隊,沒有部隊選擇在"陰陽界"路段讓部隊休息,你想一想…誰敢在那裡休息呀!不怕魔神仔來捉嗎?南雄師每晚連隊夜行軍最常出狀況的就是該路段…路線曲折會有時會讓人掉到線溝裡。
陰陽界從-小徑中央路"蔣公銅像"的圓環-「魯王墓」這路段。每年秋天的夜裡、行軍該路段時,會有一個很棒的景色,應該說是私人景點:
"金門陸生螢火蟲"會在該路段出現,數千隻的瑩火蟲偶而會出現在行軍部隊裡,小小閃爍的螢火蟲,為數上千的螢火蟲在黑暗中發光,黑暗裡透著瑩光的夜色,俗世凡人的戰士,進入夢幻天堂
我遇到幾次…真的很棒的經驗。有一次我還跳起身,想要用手要去撥弄緩慢飛舞,閃著求偶信號的螢火蟲…卻一個不小心把鋼盔,摔掉在地上發出聲響,此時引來連長的斥責!可能是罵我魯莽的舉動,破壞了此時此刻的美景吧!
---------
大俠 金錢        +4 那個圓環的銅像,記憶中是國父。
大大:好像是也…我記得是暗紅色的銅像…

[ 本文章最後由 大山 於 2020-01-31 15:28 編輯 ]



73年在小金門任營長駕駛時,駕駛本就無需參加夜行軍
有時輪到本連{營部連}須走夜行軍時
輪到需走夜行軍的弟兄在比"13"支
手氣好時想多贏點不想去走夜行軍
連上弟兄會花500元情商我去頂個人數走夜行軍
在月底軟曩羞澀手頭比較緊時
且隔日營長一早不用車或營長返台休假時
偶會兼兼差代替走夜行軍
走一趟就5個多小時賺500元何樂而不為

就有一次在我替人走完夜行軍回營部時
在連上弟兄還在碉堡內比"13"支
找我代走的弟兄卻只在旁"觀戰"沒有在賭
原來找我代走的弟兄原本贏了不少錢
想趁勝追擊所以才花錢情我代走夜行軍
沒想他贏來的錢又吐回去,自己身上現金2-3000元也輸光了不打緊
還跟連上弟兄借了3000元也輸光光

[ 本文章最後由 汽駕兵 於 2020-01-30 21:05 編輯 ]



我在海巡是駐守在屏東牡丹旭海哨,那時候被規定軍犬每兩天要步巡一次,所以大概在老鳥時期前,幾乎每天都要出去走(上半夜或下半夜),最怕遇到下雨,雙溼牌雨衣,外面下大雨、裡面下小雨,一趟下來,上衣跟褲子都是汗水,那時候路線是有固定時間與休息點,大隊的督導官會在休息點等你會簽,沒看到你,就是隔天去中隊部出軍紀再教育,所以一個休息點都不能待太久,通常老鳥會跟督導官賭(因為不想走),這時就看人品了!



本連是海防連,支援走夜行軍機會不多,我走過兩次,一次是剛下部隊菜鳥,另一次
則是已掛階當士官.
部隊大概9點在中山室集合,在彈匣裝填實彈,沒經驗的菜鳥一發發壓入彈匣
老鳥則將空彈匣裝在槍上,拉槍機固定在後,一次將五發彈夾從導槽壓入彈匣
菜鳥看到馬上有樣學樣,這就這是老兵的傳承
裝完彈吃完點心,部隊立馬在連集合場集合,兵力約一個排,除步槍自動步槍兵外
及兩個身上扛著彈鏈的機槍射手外,60砲組亦派出一門砲,我就是彈藥兵,肩上攜行袋裝著
4發60砲榴彈.腰上的80發子彈,初期沒感覺,走到後來會讓腰非常酸.
夜行軍均至規定據點會哨簽到,早走完早回營,因此一路疾走,幾乎無休息,比下基地行軍還喘
大概三,四點回到連上,先卸子彈,菜鳥一發發將子彈拆下,老鳥則是拿著子彈以彈頭削彈尾方式
卸出子彈,菜鳥們又上了一堂課.
夜行軍記憶不深,但光這裝拆子彈就是門從沒人教過的課,收獲很大.
連長提過,金門東西岸每晚各有兩隊夜行軍,沿著海岸線要點繞,一有狀況就可投入支援作戰
所以均須攜實彈.

[ 本文章最後由 60砲長 於 2020-01-30 14:25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60砲長 於 2020-01-30 14:24 發表
本連是海防連,支援走夜行軍機會不多,我走過兩次,一次是剛下部隊菜鳥,另一次
則是已掛階當士官.
部隊大概9點在中山室集合,在彈匣裝填實彈,沒經驗的菜鳥一發發壓入彈匣
老鳥則將空彈匣裝在槍上,拉槍機固定在後,一次 ...
民國七十六年初,從金防部幹訓班剛結訓回部隊,本連也才從五龍山海防線移到沙美下基地...!!當年下基地的後續任務很多,啥裝檢,金東師體能大會操,軍紀教育月,329國軍體能大會,步戰砲協同訓,營測驗,...夜行軍和出岸勤,也算是其中兩項.反正...野戰部隊下基地,每一天都有任務,每一天都累得像狗...
部隊在基地營,每一個月都會遇上夜行軍,當時是菜鳥班長,光是夜行軍就走了三次...路線隨時會變,帶隊官也會輪值...通常是排長,有時是副連長!!一般正常狀況,是從沙美出發往左,到碧山,美人山,陽宅...繞一圈山路下來,一開始要趕路,抵達會合哨之後,就比較輕鬆了!!單兵除全副武裝之外,四個彈匣要滿,步槍上的彈匣好像是塞6發還是8發??..忘了!!鋼盔,水壺,S腰帶,刺刀和防毒面具,一樣不少...士官還追加一個哨子和一個軍用手電筒,燈罩要換紅色的!!火力班扛57機槍和腳架,外加一箱7.62公厘子彈,當時記得我們連上砲組沒有參加夜行軍,但是有揹一管66火箭彈...
那個時候金門的夜裡,是燈火管制和宵禁,除了月光和星光沒有任何亮點...路上偶爾有軍用吉普車經過;車燈都是塗黑一半,其餘時間...都只聽到喘息聲和腳步聲!!...當年夜行軍的路線,現在去金門玩,有80%都是走不到那堛!!有一次,部隊坐路旁線坑休息,排長到附近營區找同學,大家全部進那個營區喝薑湯...剩下我一個人坐在路邊睡著了,五分鐘後...自己驚醒,追過一個營區,門口衛哨戴著防毒面具,指一指...要我進去!!嚇死...排長問我去哪??...我推說是尿尿!!還有一次...夜行軍部隊下了美人山之後,在某個戰車群營區附近的草叢,就地休息...草很高,大家睡到天快亮了,才急忙趕回陽宅!!...也沒事!!
七十七年五月,部隊回海防線-雞鳴山,我們排據點在浦邊...哨所外有一條夜行軍的泥土路,幾乎每晚都有部隊經過...我有一次閒著無聊,跑去擋它們,問它們口令是啥??...結果被帶隊官罵:[啥口令??...莫名其妙??走開走開,我們趕路...],靠~~一臉大便的走回來!!

[ 本文章最後由 蔡店連 於 2020-02-01 01:25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蔡店連 於 2020-01-30 19:52 發表
七十七年五月,部隊回海防線-雞鳴山,我們排據點在浦邊...哨所外有一條夜行軍的泥土路,幾乎每晚都有部隊經過...我有一次閒著無聊,跑去擋它們,問它們口令是啥??...結果被帶隊官罵:[啥口令??...莫名其妙??走開走開,我們趕路...],靠~~一臉大便的走回來!! ...
我有相關經驗,第一次與夜行軍的相遇:菜鳥時晚上站據點大門哨,夜晚的金門第一線是很寧靜的,有次遠遠聽到腳步聲及水壺類的金屬聲,聲音蠻多的,先依燈號指令打燈號,確認後,再問口令,也確認,然後就按壓鈴聲通知安官,並對講機回報,結果被安官班長罵,夜行軍不用按鈴啦,有車來在按鈴...,班長另外還說記得要簽會哨登記簿,接著就是尖兵伍前來會哨後,沒多久其餘夜行軍部隊就路過了。



"夜行軍相撞一南雄師步槍兵撞上金東師火力班射手"

金門四個師的夜行軍有沒有固定路線?聽士官長說每個時期規定不一定,就我當兵的時期本營原走舊路線,後來臨時換了路線,76/5-78/2我退伍為止,就是固定路線一直沒有換夜行軍路線,此路線是本營固定路線,我支援過營部隊夜行軍,是一樣的路線!
-------
時間:76年夏天深夜
部隊:南雄師步兵連V.s不知名部隊(猜測是金東師的步兵連,事發地點在金東)
地點:南雄師本連已通過夜行固定路線極東點,當時已經通過陽宅。
事件:二支夜行軍部隊,面對面交錯通過,彼此撞成一團,導致十多人受傷。
------------
   大小金門四個師,每天晚上各有一支部隊夜行軍部隊,負責陣地關閉後前線夜間巡邏的戰備任務。
金門的面積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當年三個師的夜行軍部隊會不會相遇?金防部有派長官坐小車在督導夜行軍二支部隊彼此會相遇的機會不大,應該會錯開!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本連就碰上二次和友軍的夜行軍部隊,面對面彼此打照面,二次都災情慘重!
一次:驚動金防部(我下部隊前發生的事,改天再聊此事件),
另一次事件:本營部戰情,事後也向金防部報告,我就先說一次我親身遇到的這個事件。
   "二個步兵連面對面相遭遇"
  76年夏天,本連弟兄們在忙著作工,當時正在趕"田墩"海邊的工程,上級下令趕進度,結果就三班制構工沒想到,四點多營部臨時下電話記錄:"今晚全連支援夜行軍一次",值星官看到電話記錄幹得要死,一半的人在補休、一半的人剛下工…
  一聽到"夜行軍",大家這下全呆住,身心疲憊的我們還要走"夜行軍"!
值星班長在喬夜行軍的名單出來。晚上吃飯時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的沒說什麼,就這樣本來"白天拿圓鍬"成了"晚上拿步槍"的角色變換!

  每個月的夜行軍,就像月經一樣,按時會來…逃也逃不掉!有心理準備的夜行軍和臨時受命夜行軍,二者的心情和心態就是不同!  每個月一次的例行夜行軍,我和弟兄們會準備一些吃的帶在身上,心情也會調適,一次的夜行軍下來,體力再好的人也要三、五天才會完全恢復體力。
  臨時性的夜行軍,身心調適不良,會導致注意力欠佳,恢復力也較費時…我們就是在這情境下,發生相撞事件!
那夜我隨著部隊行軍著…那一夜也是沒有月亮的黑夜,又沒有風…所以一路行軍下來很悶熱,心情也較噪動,我帶的水也快喝完了,又累、又渴…還得要不時的拉睡著的弟兄…

  本連的傳統是每到一個休息點休息約15-20分,大休息點休息約30分。這一次我發現可能是白天作工太累了,部隊有一點拖著走的感覺,平時應該準時經過的"交管哨"簽到點,那晚大都遲了十多分鐘才經過…
  部隊在陽宅線溝旁休息,這一次連長可能也累了,也晚出發…事情就這麼發生了…值星官點名整隊後出發,五分鐘之後,本連剛要經過水泥道路的十字路口往右時,我發現前方也有一支夜行軍部隊正往我們同一個方向行進,因天太黑了…就只看到一堆黑影、行進的腳步聲…與武器撞擊的聲音。
  我趕快推了前面弟兄的肩,讓打顆睡的阿明醒來以免撞到對方,就在我要推的當下,傳來一陣陣相撞聲響,與數十起的叫聲,幹聲連連…十多個人和對向的一支夜行軍部隊撞成一團…
夜行軍部隊行進動線是沿著道路二邊的線溝前進,從來沒遇過和對向也是夜行軍的部隊"相遇",也不知道如何閃躲…
  在黑夜裡,我看到前面的本連弟兄,和扛著五七機槍的射手相撞,只不過對方身型高大,本連弟兄個頭較小,他撞上的是他肩膀上的五七機槍,"碰"一聲…機槍往他頭上撞…,他身體往後退了幾步…然後倒在地上!
一陣的混亂…
  二支部隊相撞,我們就感覺對向的部隊,怎麼速度很快的往我們衝的錯覺…撞成一團,很像打群架般的過招,我過我們是較弱的一方,我就招架不住,被撞得肩膀很痛…馬的…我是撞到鬼了嗎!
  一分多鐘後…連長命令部隊停下來,問有沒有人受傷?值星官統計後有十多個人受經傷,二、三個弟兄被撞得較嚴重…
  大多是被火力班的射手所扛的五七機槍所傷…還好火力班射手扛機槍的槍炳在前,被撞弟兄的大多是臉上鼻青臉腫的…休息幾天就好,我看到前面被撞的那一位弟兄,他的門牙被撞斷了!
  說也奇怪,彼此相撞的當下,對方部隊也沒有停下來…查看…!連長清點人數後立即向營部報告此事件,營部戰情也向上級報告。事後聽排長說:可能金東師伙食好吧…聽說才五、六個受傷!
  還好沒有砲組的人扛60砲夜行軍…被60砲撞到的話……那可要提早退伍吧!
  
----------
  joupen 金錢        +10 不要忘了,還有後指部,也有夜行軍。
  大大:我還不知道後指部有夜行軍…厲害!

[ 本文章最後由 大山 於 2020-01-31 16:25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大山 於 2020-01-31 15:26 發表
"夜行軍相撞一南雄師步槍兵撞上金東師火力班射手"

金門四個師的夜行軍有沒有固定路線?聽士官長說每個時期規定不一定,就我當兵的時期本營原走舊路線,後來臨時換了路線,76/5-78/2我退伍為止,就是固定路線一直沒 ...
真的是有夠瞎了!!...夜行軍部隊還能相撞??...千古奇聞!!
民國76年夏天,下基地的應該是957旅步七營...在陽宅附近的,肯定是金東師!!那一年夏天,步九營移防到雞鳴山進行[成功堡]的增建工程,九營一連我部負責主體部份的增建,二,三連負責材料運補和人力支援,兵器連很閒...偶爾支援海岸線夜行軍或岸勤!!會不會是我九營兵器連的弟兄和南雄師大山的部隊相撞呢??(我九營兵器連,老兵很多...人高馬大)
由於該年適逢志願役軍士官輪調,基地營夜行軍和海岸線夜行軍部隊路線,有稍稍做更正...我連在高陽戰備道(火牛戰備道),還有一個對空堡和交管哨;就在陽宅附近,夜行軍部隊時常經過!!南雄和金東的夜行軍部隊,時常在此錯身路過!!
更離譜的是...還聽說有一次疑似水匪上岸,路過該地的夜行軍部隊隨即投入搜索...在海岸線不遠的高粱田裡面抓人,逮到三個...!!不知道是真是假??是水匪??或是陣地關閉外出的阿兵哥??...無法證實!!

祭司蔡: 75年陽宅附近我連所轄的8堡(靠近南洋坑道)及9堡(斜對面是別師的砲兵連).
報告學長,我連的那個堡,我忘記編號了...因為距離我連部[雞鳴山成功堡]甚遠,那個哨所是狀況外的單位,我只去過一次.一樓是軍械室和安全士官處,二樓是寢室(圓形寢室,士官兵都是打地鋪),三樓有偽裝網和一挺對空50機槍!陣地關閉後...站衛哨很緊張,不時有長官督導!!

[ 本文章最後由 蔡店連 於 2020-02-02 17:04 編輯 ]



我的第一次夜巡

民國69年6月到東莒剛下部隊,全營12個新兵還集中在兵器連新兵隊銜接訓練時,就走了第一次夜行軍(我們通稱"夜巡")。那天是高裝檢前一晚,兵器連已經為了高裝檢人仰馬翻,又輪到夜行軍,原來連長想說免一次夜巡,但上級不同意,於是臨時要新兵隊代替兵器連走。照說新兵未完成銜接訓練前是不能服衛哨勤務的,這應該是連長私自的決定,還答應第二天讓我們補休到中午。

那時東莒的夜巡分上下半夜,上半夜2200-0200,下半夜0200-0600,每天有兩個連分別走,後來才改成一個連走整夜。2200時一個排長帶著新兵隊班長,還有我們12隻小菜鳥,到頂山東指部向東指部戰情官報到後出發,都是菜鳥,所以沒有拐拐兵,兵器連也沒有機槍,大家都是M16步槍加上6個彈匣共90發子彈。

剛到東莒還沒一個月,四週一片漆黑,走到哪都不知道,沒有菜鳥敢說話只是靜靜跟著班長走,到了應簽到的據點外,排長、班長進去簽查哨簿,我們就乖乖的排排站在路邊,肩上那枝M16還不太會用,很怕冒出個水鬼。

時間到了又回東指部向戰情官報到,回到兵器連安全士官清點子彈後回寢室卸裝,正躺下時班長忽然下令床前就定位,然後一聲"跪下",大家都愣住,再一聲"跪下",有人雙腳跪床板,班長又罵"軍人只有單腳高跪,沒有雙腳跪"。大家都跪了,班長開始低聲罵人,我一頭霧水,聽了好久才隱約聽出為什麼,原來出發前到東指部報到時,有人在隊伍中嘻笑,戰情官說了帶隊排長幾句,讓班長臉上掛不住,忍了四小時到回連上才開罵,難怪班長一路上臉色鐵青一語不發。

單腳高跪在硬床板上真是痛,不知跪了多久,總算可以睡了。第二天早上不到七點,安全士官來叫新兵隊起床,班長說新兵隊昨天夜巡,回來又被罰跪,連長答應可以補休到中午。安官說,連長的命令,新兵隊支援搬裝備到東莒國小高裝檢。於是菜鳥們結束補休乖乖起床出公差去了。

--------------------------------------
蔡店連 金錢        +6 M16??那個時代馬祖竟然比金門先進?? 2020-02-01 01:19

不是金門馬祖不同,而是輕裝師、重裝師的制式步槍不同。重裝師用五七式,輕裝師及裝甲、特戰單位用M16。



續上篇

新兵隊結訓回到連上不久,東莒的夜巡改成每天一個連走整夜。步兵營的第一線海防連不用走,兩個步兵營共6個第二線連,加上砲兵4個連,一共10個連,所以是10天走一次。

記得有規定最少要派出40個人,主官管帶隊,也要有拐拐兵沿路向指揮部回報位置。只是地形崎嶇的東莒走一整夜實在辛苦,中途會找個地方大休息補眠,只有值星官帶著拐拐兵單獨走去應簽到的據點簽查哨本。

本營連續構工一年多,上上下下疲憊不堪,各連輪到夜巡時越來越偷雞,常常途中休息時間還多於行軍,指揮部也睜隻眼閉隻眼。雖然還是下基地,但都是在做工,沒有時間訓練,到了營測驗前,夜巡成了行軍訓練唯一的時機,所以本營包下整個月的夜巡,五個連輪流走,一個月走了6次,而且為了營測驗的行軍腳力,夜巡是真的認真在走整夜。11月的冬天深夜一身裝備行軍,不久就是滿身大汗,休息時冷風一吹又開始發抖,我腳力尚可應付行軍,但一冷一熱實在難受,心中只想走完就可以回連上,吃碗軍罐牛肉稀飯上床睡覺了。



"二支夜行軍部隊並行事件-以為被摸哨,驚動金防部"
  本事件發生在76年初,對於這件事發生的始末老兵們都不太想說,個個三緘其口,因為上級交代不要多說,但是金門最重要的單位不是金防部,而是"謠指部",有時傳言、有時八卦、有時卻是事實,事後被證實,謠指部的傳言有趣多了,也當作是苦悶的前線部隊,聽故事、聊八卦打發時間的小小消遣。
  本次事件的發生,金防部並沒有多加究責,日後作工時弟兄們無聊,才偷偷聊起此事,它是如何發生的?其實也沒有人會詳加追究,就像有的"夜行軍"部隊抄小路,走捷徑…已成潛規則一樣。一旦被夜行軍督導到,抄小路的話,事情可大可小…。
  因為我那時還沒下部隊,所以這事件非我親身經歷,傳言造成76年5月中,南雄師夜行軍路線變更的原因之一!(未經證實)
----------
日期:76年年初。
部隊:南雄師本連,V.s金東師一步兵連(又是金東師…南雄師夜行軍常和金東師夜行軍路交錯,有一段路程會交會,因為行軍路線本以為會錯開,但是會因天候與人為因素,有一方腳程延誤或是有突發狀況,就會二部隊遇上)
事件發生:
    在金門東邊,本連夜行軍,遇到後方急行追上,也是夜行軍的部隊,同行數百公尺後左右帶開時…本連新兵十多員跟錯連隊!
------------
  76年初,金防部大量撥補新兵,因為為數眾多的1480梯後次陸一特提前退伍,兵源短少。沒有減到役期的陸一特,因私下對不公平的政策不滿,以致軍紀較鬆散,而本連的新兵十多員,也還沒有到旅部受"銜接教育"(新兵隊)。
  本連臨時受命全連夜行軍,76年年初多雨寒冷,許多陸一特沒有減到役期的老兵,稱病休養,又遇上連長返台休假準備退伍,副連長暫代理職缺(未真除),值星官只好讓還沒有去旅部新兵隊十多個上下梯的二兵上陣夜行軍!
  那夜原來是營部要讓第二連支援夜行軍,但是當時第二連當時為主要構工連,要去田墩作工。所以營部又臨時改第三連支援夜行軍,文書造冊好不容易湊足夜行軍人數,一支有十多位二兵的夜行軍部隊就這樣出發了!
  那一夜很辛苦,老兵回憶說十二點多時,部隊途經環島北路,117高地的砲兵就無預警的驅離射擊中蘭灣的漁政船,機槍與砲聲大作好一會兒,有的新兵搞不清楚狀況,嚇到不行…!
  沒想到…一點多時,開始下起雨…經過陽宅依例要有大休息,只是下雨的冬夜裡,士官兵要休息是難事、也是痛苦的事,軍中雙濕牌雨衣,根本無法擋雨…所以值星官就決定不休息,直接到下一個休息點。就這樣,經過陽宅後…金防部督導長官的軍車離開後,雨開始大了…本連每個人低著頭擋雨前進…
----------
  這時後方也有一支夜行軍部隊同行!可能是雨勢的原因,該部隊的尖兵班行軍速度加快了…一下子就和本連同行深夜裡成了四列縱隊同行,誰分得清你和我呀?根本分不清…雨中行軍…跟著前方走就對了…… 就這樣走了約二百公尺,在前方十字路口,二支部隊依路線左右分開各自帶開行軍,雨還是下著…
  過了一會兒…雨小了!連上後面押隊的值星官,忽然覺得前面的弟兄人數怎麼變少了…他大驚!馬上用手電筒從後面小跑步…數了人數…人數少了十多個,值星官當命部隊停止,並報告副連長
副連長是老專科班出身的,他直覺可能有人跟錯部隊了…找不到家!也有可能是被摸哨或是出狀況!
  副連仔下令部隊撤退到路二邊的線溝旁警戒,立刻上彈匣…大家手忙腳亂的…班長在黑暗中清點人數…回報少了十二員士兵。
  正當副連長命傳令用77通知上級的當下…金防部軍車急駛前來,長官和隨行的通信兵下車和副連長交談…原來早一步金東師夜行軍部隊也發現行軍人數多了十多個,經清點人數時…發現多了十二員南雄的士兵!金東師行軍部隊早一步通知金防部,在冬夜的雨中行軍的二支夜行軍,就這樣出了個狀況也驚動金防部!
南雄師部隊在原地等失散的十二名士兵,全部都是二兵,還沒有去新兵隊的菜鳥,有的身上沒有五七步槍因為有的班長背了二支五七,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折騰,班長一一確認每位士官兵把彈匣收好之後,又續前進…事後,早晚點名,副連長訓斥…不可以對外聲張!十多個新兵也留下來,罵了幾句之後就解散補休去了…。
--------
  一年多後,作工時大家在聊天,那群跟錯隊的菜鳥成了上兵,幾個人在互相挖苦的彼此…怎會跟錯隊伍
"幹!天那麼黑…又下雨…恁爸就跟著前面走…又不是我的錯!"一位上兵說著…

[ 本文章最後由 大山 於 2020-02-03 16:14 編輯 ]



民國七十五年底抵金,金東師所有新兵都要去做銜接教育一個月後,才能拿槍的...
我957旅旅部;美人山前面有一個新兵銜接教育的營區,我們那一梯次的新兵全集中在那受訓.一共有三個營房...我們在大門口進門右側的花崗石岩洞;又叫:夜戰班!!...上下舖可以擠20個人.
新兵剛到金門,最快也要一年多才能放第一次返台假,當年又是戒嚴時期,每晚除了風聲就是對岸共匪的心戰廣播...大家心情都很沉重!!陣地關閉外出或點名找不到人,一律[雷霆演習],找到人就是軍法審判,那種氛圍,不是現在年輕人想像得到的.
在新兵集訓隊除了大門衛哨外,還要站寢室外衛哨勤務,剛到金門不到兩週,只能拿木槍...真的遇上陸匪,只能大聲喊了!!站住,口令,誰??[鄧麗君...],去哪裡??[到台北],幹什麼??[去唱歌]...框框內的就是每晚必換的[口令]...口令答不出來,就可以拉槍機!!海防線,甚至對空鳴槍都可以!!新兵沒槍,只能丟石頭示警...!!
記得有一次,我們走夜行軍,剛過山后;金門民俗文化村附近...帶隊官;排長看見一處高粱田有黑影在晃,作勢要大家蹲低,子彈慢慢上膛...大家就去圍那個高粱田的黑影,圍半天...走近一看,靠~~一隻小牛??肯定是哪一家民宅養的,偷跑出來晃!!??...原本想說逮到水匪或陸匪,大家一起放返台假的,結果是頭牛??...後來為了趕會合哨,急行軍...恨死那隻小黃牛了,高粱田走一走還給你蹲下去??...難怪會誤認!!



那一夜、督導夜行軍的少校長官把夜行軍部隊攔下來…
  當年第二線南雄師部隊屎缺很多,導致南雄師步兵營連的鳥事很多…夜行軍就是一例,
其他南雄師營連支援臨時交辦任務之後,以致當晚無法夜行軍…上級就臨時通知,本連"全連"晚上支援夜行軍!
我在想…是不是九八坑道離金防部太近了,每次的夜行軍都會想到284師3營來支援?
在金門當過兵,應該說在南雄步兵連當兵的,彼此交談間總是會有一個話題:你走過幾次夜行軍?
去餐廳吃飯有最低消費,在南雄當兵也有最低消費的夜行軍:一個月最少一次!
夜行軍有如更年期女生的週期一樣,雖然不太準時,但是每個月一定會來一次的概念!
印象中76-77年間,34次是本連夜行軍的次數,34次是這位1535梯次在本連每次夜行軍的次數,
不含他上兵時期,退伍前三個月不用走的時間,所以本連是平均二個月走3次多的夜行軍…
我走了12次夜行軍,在本連是較少的人。因為其他的時間就在外支援受訓…

---------
  為何本連(營)夜行軍有時出狀況,上級大都不太會嚴厲苛責?也為何連、排長們也不太罵士官兵?
實在是平時作工、戰備就很累了,臨時交辦的夜行軍…媽的!走得完就不錯了,只要不是很大的出錯
長官都是罵罵就了事,大事化小…很少法辦送明德的!

  關銄後的夜行軍…
每個月初是部隊的關銄日,例行性的夜行軍,大家心裡有個譜…就當作是夜遊吧…身上有錢就作怪的我們
會想盡辦法,把吃的、喝的、玩的帶在身上,邊行軍、邊吃東西…
步槍兵身上的57彈包是最好的藏吃的地方,四個放五七彈匣的地方,有的老鳥們會把其中二個彈包放吃的
例如:當年最紅的"77乳加巧克力"條…一條5元。最多可放十條,在冬夜裡行軍很能禦寒,也很能養"豬"的
   我曾經受訓時一天吃十條,連續吃一星期,結果胖四公斤…。巧克力在金門的冬天很搶手,特別是月初的夜行軍,本營的冷飲部有部隊要夜行軍時,冬天一天可以賣上百條"77乳加巧克力"…所以夜行軍是冬天行軍的聖品!高熱量剛好也抵過高體力負荷的行軍…。
  夏天夜行軍時,大多會買什麼?是"青箭口香糖"…因為是薄荷口味的,夏天熱…要喝水前,可以吃一片,咬幾口再喝水…有如喝"冰的"白開水!不過別在冬天裡嚼口香糖,會越嚼越餓。有一個好笑的故事,本營冷飲部的一兵小張,有一次臨時被拉下來夜行軍,他沒走過夜行軍,本連值星官實在找不到足夠的人走夜行軍,就把他拉下來…
  這個老兄很天兵,他把水壺裝滿水,放到冷飲部的冷凍庫裡冰著,想說可以在夏天裡行軍,可以喝到冷涼的水…沒想到這老兄,才開始走路十多分鐘後…我就發現我前面的他,在月色明亮的中央公路…他身後的水壺怎麼一直滴水…原來是這位老兄,把裝滿水的水壺拿去冷凍,水把軍用水壺撐破了…以致一邊走路一邊滴水…
搞得他全身濕又沒得喝水…第二天連補給罵得要死!!!
  我則是把隨身聽放在彈包裡,邊行軍邊聽音樂…那時AIWA是山外商家最熱賣的隨身聽,耳機則是掛在脖子上,隨時可以掛在耳朵聽!!!
  有一次,督夜行軍的小車,忽然停在路口攔下部隊…臨時檢查士官兵隨身的彈包…
結果一查:大家身上的彈包,除了二個五七彈匣之外,另二個空彈包…巧克力、王子麵、蘋果麵包,地瓜酥…
隨身聽、錄音帶…少校軍官拿著手電筒…看著…!
他念了幾句…就上車走人!!! 長官經過我前面時,看著我手上的隨身聽與錄音帶時…我覺得應該沒事!!!

為何?連長在長官坐車離開後…小聲的說著:"喝酒的長官…檢查偷吃東西的阿兵哥…這個嘛…"
其實我也聞到長官身上的酒味!!!   
次日早點名時全連被連長責罵,下次不可以夾帶其他東西夜行軍!捉到…明德班!!




發表評論
標題 (可選)
選項
禁用 URL 識別
禁用 表情
禁用 Discuz!代碼
使用個人簽名
接收新回覆郵件通知

       [完成後可按 Ctrl+Enter 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