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兵敢做不敢當的事

當兵敢做不敢當的事

各位軍友有沒有在服役時發生在自身犯錯被當場抓包,事後卻又敢做不敢當的事?

發起主題的人貢獻一則…

78年9月初下部隊至仁武營區,10月正式接連參一文書,10月底下斗六梅林基地於隔年1月下旬回到駐地,三月初正忙於329體能戰技及師裝檢,一回晚點名唱『我愛中華』時全連有氣無力,有線班一名老兵便一副要大家振作,並向連長建議:「由唱軍歌可看出一個部隊的士氣和軍紀,『我愛中華』比不上中心的『九條好漢在一班』,不如…」云云。

一群老兵順勢跟著吆喝助陣,連長便要他帶頭示範給全連看,於是他老大不客氣起來邊踏步邊唱,瞬時大伙兒強忍不住笑了出來,因為他動作不但同手同腳(平日便如此)音調還唱得荒腔走板,一堆拐幾梯以後的不敢得罪這些待退老兵都用手遮掩,好像有人笑被他發現,他生氣要連長徹查,當然全連沒一個承認的,因為其他幾個被關過禁閉的老兵惡狠狠嗆要『處理』,連長礙於沒人承認便草草結束晚點名,表明他之後再詳查。

我這參一沒多久就被叫去連長室,裡頭副連長和預官39期剛下部隊不久的值星排長也立在裡頭,連部班傳令也在!我一看這扮勢全瞭了,這陣勢是衝著我這菜鳥『地下連長』興師問罪來著,我不怕!老神在在等著呢!

連長不悅:「老兵唱歌時說有人嘲笑他,大家都知道他向來同手同腳且說話有些遲頓,你們怎麼可以嘲笑人家缺點呢?尤其是你…連參一,這樣怎麼服眾?」我當下冷回:「我沒笑啊!」見我不承認,連長更加不悅:「別以為探照燈太強看不清楚,有線班有人看見你在笑,而且幾個老兵也來告訴我並指證你,那個老兵還說不敢當場揭發你是怕被你報復。快說吧!趕快承認並向人家道歉,看是要接受什麼處罰甘願一點,免得人家說我連長偏袒自家文書,還有…這小子(連傳令)都自己承認了。你不承認,人家質疑我怎麼帶連部班的,那我怎麼帶部隊?」

嘆了一口氣,我無奈加冷笑:「連長,我剛剛就是用這種表情冷笑(他愣了一下),這樣算嗎?(他問我何以冷笑?)其實早在晚點名之前我就聽到耳語,說那幾個關過禁閉的老兵想藉他出糗來鬧事,因為這陣子管制休假太無聊了,帶頭的想藉那老兵的缺陷抓菜鳥對老鳥不敬,再質疑連長的領導統御能力,所以聽了風聲之後我就一路冷眼旁觀他們怎麼玩法了,當中見菜鳥們無人敢笑,不是又起鬨叫他重來一次嗎?這麼明顯想必副連長也早就看出端伲了吧?」這時副連長點了點頭,贊同之意不在話下。

連長沈思後又說:「可是…你這參一確實有笑人家,還被當場抓包,人家忌你是『地下連長』身份敢怒不敢言,還是你在全連面前正式向人家認錯?這件事就算對他有交代、了了?」我又是冷笑:「報告連長,既然如此…我還原所有的經過,從頭到尾眼睛盯著全連每個人的表情,誰有笑?誰沒笑?早都記得一清二楚,連部班誰誰誰、射擊班誰誰誰、測量班誰誰誰、他們有線班誰誰…」連長打斷我的陳述:「人家現在就是針對你參一的身份來找我碴,我不辦你行嗎?犯眾怒耶!」

該是攤牌的時候了,我一字字斬釘截鐵回:「我只承認我有『冷笑』,而非其他人的嘲笑且不承認,要我認錯…(連長好奇看著),除非軍官們先承認!」連長一怔:「我沒看見軍官有笑的啊!誰?」這下篤定贏了,我接下說:「一開始沒軍官笑(連長點頭),後來是因為當中有段時間連長自己忍不住笑了,副連長也笑了一下沒幾秒就繼續扳著臉孔,值星排長才跟著笑了一下,那…連長自己以身做則,大家敢怒不敢言只好找你口中的『地下連長』出氣,連長真以為他們目 標是未破冬的我嗎?」

連長一臉訝異轉頭求證副連長:「我真的有笑出來?(再轉頭朝值星排長)你也有笑?」排長古意正直點頭承認不諱,副連長也證實我這參一說法:「學長,我確實如他所說看您笑出來後有笑個幾秒,但顧及軍官領導身份馬上收口裝嚴肅。」這下倒把連長考倒了,一直回想他是在那個節骨眼笑出來的?畢竟現場兩位軍官都是目擊證人。

連長轉向傳令:「我真的有笑他嗎?」傳令是我大同梯學長,原本怕被一起處罰一直嚇得噤聲,這下倒放心笑出來了:「連長,您還笑挺大聲的,看你先笑後,我們才敢跟著笑出來,不然都是硬咬嘴唇不敢笑咧!」

被連長用手甩甩指示回文書房後,我一派輕鬆轉身對傳令說:「學長,我有笑嗎?是你先笑的耶!我不過是學副連長事後冷笑而已。」暗諷完長官言行不一搖搖屁股走人,下面的時間就交給兩位頭兒去商量如何安撫老兵了,第二天早點名,當然沒我的處罰,連長先簡略說明過程,也安撫過那名稍微口吃及同手同腳的老兵,並警告那幾個愛生事的老兵別在退伍前惹事,還撂下一句「栽在菜鳥手中別指望連長我救你!」

一些中鳥都來揶揄我:「沒看過敢在部隊前敢做不敢當的菜鳥,還敢在好幾個待退老兵前死不承認,竟然還沒事,真是服了你!」我則回說:「不承認什麼?我這裡有不承認名單,你要不要來文書房過目一下看裡頭有沒有你?」他便識趣離開了。

不承認什麼?有啥好認的?要的話全連超過八成,軍官也不例外,我不過是全程冷笑(很不屑那種)罷了!
評論(22)



當兵敢做不敢當的事2

看來軍友們服役時頗為安分守己,不然定是有啥不能公布真相的苦衷,再發表一則吧!算情況有些急促和傳令無意下一起搞的,也沒事啦!

事由承上則是下基地基測失利,全營回駐地被禁假兼管制休假期間。連長甫升上尉不久突遭此刧,家住北部並有一穩定交往的女友,奈何路途遙遠佳人無法常來探班(來過一次),被禁假心生不滿終日晚點名後與老兵酗酒發牢騷。那晚喝得挺醉的,隔日已是第二次由副連長代替主持早點名,他老大哥躺連長室宿醉未醒,大家心知肚明也不敢招惹大頭,連上軍官也任由他,普ㄟ言下之意頗表同情,但也擔心上頭來查。

果然九點多,營輔導長一陣風走向本連,一臉鐵青讓安官嚇到不敢出聲示警,聽聞『營輔導長好』聲未落即被手勢示意停止,普ㄟ適時發覺勢態不對從房內衝出查探,剛推開會客室紗門走出,即被營輔導長嚴厲眼神示意安靜退後,文書房幾個人好奇出外查探嚇得不敢發一語。

我和傳令在副連長示意下慢慢進入會客室,並由傳令上前敲門請連長出連長室,哪知即便他告知營輔導長來後仍不被理睬(宿醉太嚴重),後來營輔導長親自敲門並出聲警告,連長才慢慢開門,此時眾人見他僅著內衣褲繼續往床上蜷縮,營輔導長有些火了,步入室中嚴詞責罵要求有個主官樣以身做則云云。其實營輔導長是個性內斂之人,向來挺看重同是官校正期生的連長,也不想讓他在部下面前太過難堪,念及日後還要帶部隊,太過苛責的話便沒當場說出口,然後指示副連長及普ㄟ多擔待,萬一指揮部聽聞風聲來查,得趕快派人通知連長。

念及連長頹喪亦遭池魚之殃緣故,他提出折衷方式:「大白天的,好歹你也穿上軍服再趴著休息,指揮部處長來查不小心撞見,也較好推託是忙裝備保養和營舍整理一時累壞,暫時瞇一下不小心睡覺嘛!」他離去前當然警告我們幾個兵切不可將連長情形傳出。

本來在營部連已被營輔導長喬好了應該沒事才對,不知道是連上哪位多事的抓耙子告的密,十一點多,安官遠遠瞧見處長帶著政戰官一臉怒氣走向本連來,基於營輔導長之前交代,人未走進本連範圍(外圍護城河)立刻叫寢室裡的弟兄來文書房示警。因為連長脾氣向來很大,起床氣更大到出名,軍官如副連長和普ㄟ也不敢叫他,傳令平時都是耐心觀察回應情況才敢出第二聲,才剛因宿醉未醒被營輔導長『噹』過一回,此時他老大哥又趴回去繼續補眠,這個當口…只好硬推我這連文書一起陪他叫連長『起床』。

叫了好幾聲但聞鼾聲如雷自內傳出,看來是不為所動,情況緊急下要傳令想法開門,由於是由內拴上門栓無法打開,傳令心生一計去『拿傢伙』,而我繼續出聲喚連長。不久,傳令拿來小刀(美工刀?)往門縫門栓處做切割動作緊壓,再使勁往右慢慢橫移,沒幾秒終於開了!但傳令不敢開門進去,我只好開門去叫。嘿!連長老大全然沒聽營輔導長建議,仍然一身內衣褲躺在床上。

我趕緊至床邊拍醒他,連長一臉茫然:「吃飯了是嗎?告訴副連長先開動,然後叫傳令把我餐盤端來連長室就行了。」真是不知死活!我沒好氣說:「連長!都火燒屁股了還不趕緊起來,處長都快走到連長室了!」他聽完嚇到一躍而起,我指他身上後,方趕緊穿上軍服紮好S腰帶,匆忙掛上手槍仍一臉倉促倦容,一看也知才剛被叫醒。

正愁著不知如何是好之際,連長急中生智推開一旁窗戶觀察一下,突然推開連長室後門一小縫再觀察有無埋伏,確定無人後安心走出,然後交代我再把門拴上,並說處長問起便回『連長稍早前去巡視庫房』後,見他淘氣般三步併兩步逃向一連,真是有趣又好笑。

我鎮靜照做後出連長室,手中拿起之前放桌上的公文卷宗,頭一抬正好與處長四目交接,他雙手揹腰後緊蹙眉頭:「叫你們連長出來見客了!」我趕緊回:「報告處長,連長早先去巡庫房,現在保不準到別營去商量借裝備去了,人在哪裡?我一個小兵也無從得知。」處長不信入內查看,招政戰官進入檢查馬上發現有一後門並打開查看,處長看來是知道連長發現他後落荒而逃,沒當場抓到人在大白天睡死,這事就做罷!

但他臨走前問我和傳令:「是誰通風報信?」傳令回說沒進連長室,不用他指,處長瞪向我:「是你?」我淡然回:「沒有!」他追問:「不然你從連長室走出來幹嘛?」我還是一副老神在在:「如果連長在裡面睡覺,一定由內把門鎖上,那我怎麼進去叫他?我不過是進去把之前被他批好的公文拿出來而已,連長室如果沒有從外頭鎖上,文書通常不用經傳令拿鑰匙就可入內拿公文卷宗(揚揚手上卷宗)。」即便他質疑是我幫忙拴上後門,我仍然矢口否認沒整理過連長室,強調『今天之前』從不知還有這麼一道門和這機關(沒錯啊!)。處長看看我二人瞪了一眼,搖搖頭無奈走了,不過還是撂下總有一天被他『登』到這句狠話。

連長不知去哪兒晃很久才回來,應該說是逃吧!午餐也沒回來,下午快兩點才悄悄走回連長室,首要便是找我和傳令問處長來的情況,他坐藤椅寶座搔搔後腦勺問:「可是…我明明把門從內拴上的,你是怎麼進來叫我的?」這一問完又轉瞧傳令,嚇傻的傳令直滴汗推說他沒開門,是我這參一推門進去叫的,我愣了一下笑回:「大概連長宿醉沒把門真正鎖上吧!不然我怎麼可能有辦法由外面打開呢?」看傳令的表情真是好笑,若我承認且揪出是他用美工刀去撬開的,以後他要進連長室,難矣!連長室若不小心落啥東西,第一個嫌疑犯便是他!

基於情況緊急也是為保護大頭,沒人承認也不敢承認,接下來連長又問:「知道我在裡頭,即使是平常也要喊報告,請示獲准才可進入,你參一明知我在裡頭幹嘛(隱去大白天睡大頭覺事實),還是得等我說好再進來,誰准你擅闖連長室的?萬一把我僅穿內衣褲的糗態傳出去,我還怎麼當連長?」原來是為這個啊!我和傳令見他不像是在究責反倒是在抱怨,當然說兩人是連長貼身心腹,沒人會把老闆糗事傳出去的,我還強調說『這是基本的職業道德』,更何況之前營輔導長來查,還有兩位軍官看見哩!連長也就算了。

第二次,這次連長學乖了,吃完早餐才去補眠,公開現身讓人不啟疑竇,然後連手槍也不卸就直趴桌上,這回沒喝那麼茫了,處長再次悄悄來查(先去別連再轉進本連),這回處長也學乖了,叫政戰官把守後門,自己再從大門安官桌處進入。殊不知連長更精,這次交代傳令一早準備一臉盆水,他一聽聞警報(我特意用手勢告知門後躲人不可落跑)便立馬起身,擰著濕毛巾擦好臉,處長來便是一副『容光煥發』的模樣,處長也無法當場抓包一副無奈走人。

反正處長是不會死心的,但接下來兩日沒動靜讓連長以為處長放棄便鬆懈了,某日照樣悠哉睡他的大頭覺,我剛好有事要去營部辦公室找營參一,在安官桌前稍停留確認下一次衛哨時間,眼見政戰官單槍匹馬走向營部,平日常見指揮部政戰官來找營輔導長,或是找營政戰官商討公文,本來大家司空見慣了,但我覺得很可疑,推測藉此掩飾代處長來查探,二話不說踅回文書房方向,趕緊向連長通風報信,果然…躲過一刧!

這樣就沒事了嗎?隔天,我發現連長的逃生門外面被人加裝鎖頭並鎖上,想說連長怎可能笨到把自個兒從外封死?好奇下去問連長,推測可能是處長派人來弄的,他說:「防賊也不是防這樣的,這連長室可是我的哩!沒關係!他有他的張良計,我有我的過牆梯。仙人自有妙計!」

第二天,副指ㄟ竟然親自來連上,而連長還在睡覺!副指ㄟ在安官桌旁扯開喉嚨要連長趕緊出來見他,沒回應!這回是指揮部人事官跟來,他入內也遍尋不著,我們也納悶,只有連長室才有後門,後門又早被從外頭鎖上,人事官也沒見他躲在軍官寢室,窗戶也都釘有鐵網,人到底如何消失的?又是何時消失?真是離奇!找不到人和事由來發飇,副指ㄟ倒笑笑:「挺會躲的嘛!這小子…」後來我到連長室後門外查看,乖乖!這螺絲早被鬆開過,鎖頭從外觀上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異狀,若非近身仔細瞧還真看不出端伲,連長可是愈來愈精!這事玩夠了,他也真正學乖,應該說放假開始回歸正常,他也正常了。

這事若要真正究責,傳令用美工刀打開連長室雖情非得已,畢竟是不可犯的錯(長官部屬信賴問題),難逃被連長處罰命運。我這參一未經准許推開連長室,但情況緊急連長是不會處罰的,若不謊稱是連長宿醉迷糊忘了,實話實話結果就是傳令好心卻倒楣。

但我對處長當面說謊這事,雖然為護主逼不得已,傳令也不敢道破,因為一出賣我,他用美工刀開門的事也會一併被揪出,我不過隨口說謊,他的可是有竊盜嫌疑比較難被原諒,這涉及主官身旁傳令言行考核呢!還好身為當事者的兩人命運相繫一起否認,處長也沒皮條。沒事啦!當兵該守的祕密和互相掩飾的事,大伙兒心知肚明。



[ 本文章最後由 waterdondon 於 2019-06-25 18:45 編輯 ]



當兵時是砲長兼經理補給士,
某天被班兵通知庫房有燒焦的味道,
檢查後發現有一個煙蒂未熄滅,造成有一床棉被悶燒,
連忙把那床棉被拖到後面垃圾場讓它自行燃燒,
可是不敢集合全連去找兇手是哪一位,
也不敢向上報告此事,只能當作沒這件事發生,
至於帳務不符就繼續讓徒子徒孫去承擔了,
反正陸軍的經理裝備沒有一個連帳務是相符的!

經過此事也才知道要燒掉一床棉被是要花好幾個小時的!



當兵敢做不敢當的事3

80年4月人事官即將調外島,便向營長推薦由我這上兵營參一來代理人事官一個月,直到新人事官述職為止,雖然我堅持4月1日人事官正式調走才生效,但營長已當眾宣布3月底人事官請慰勞假那幾天即視同代理人事官身份。

大概前幾日才下電話紀錄向各連發飇過,隔兩日洽公回來遇連絡官來連上找我,說是戰情室接到師部動管室電話,事關機密指名非得要人事官親自打去才肯說明,可是…沒有人事官啊!連絡官笑笑一副事不關己走了,請他幫忙用上尉官階代為打去師部動管室,接下來再由我洽談即可,奈何他雙手一攤表示動員官算他大學長…『很凶』,他也愛莫能助!

吃過晚飯後本來由安官桌搖電話到師部,沒想到被師部總機房的兵給嗆『小兵沒事別亂搖電話到師部,到時被我們長官處罰可別怨沒事先警告,叫你們長官親自來啦!』。哇靠!還沒搞清對方階級有多大就被凶一頓且掛電話。

氣憤之餘直接走向幕僚辦公室的總機房找小青幫忙,沒想到師部總機房一直沒人接,向小青打探對方是熊還是虎?沒想到竟只是一個一兵而已,聽小青義憤填膺說常被對方仗勢欺人不爽已久,可連絡不上動管室讓我如熱鍋上的螞蟻,小青突心生一計:「學長,我幫你接軍團再轉接看看,之前營行政學長也是這樣才有辦法連絡到師部。」對方實在太目中無人了,就用軍團來壓壓這氣燄吧!

「報告!我是xxx師砲指部xxx營代理人事官,我們師部一直接不通,不知是否線路臨時有問題(有線不通要被究責的),能否請你們幫忙轉接一下?」我在電話中把動管室業務緊急一事也告知對方,沒想到接的人很有禮貌的自報階級及姓名,原來是一名下士,軍團選兵及訓練可不含糊,立馬幫忙轉接並向師部總機房做了一番告誡,還很有禮貌對我說:「長官,線路順利接通了,請長官可以通話了。」我謝了他後還很不好意說自己只是上兵代人事官,不用長官前、長官後的來稱呼,沒想到那名下士仍很客氣說『可代理人事官很不簡單』、『那是應該的』。

一本正經請師部總機房轉接動管室,他一直解釋方才是去上廁所才沒接到電話,我不理他裝自己就是一名軍官,然後打官腔叫他動作快點。大概是說太多話露餡,他突然聯想到什麼疑問:「長官…您的聲音很耳熟,您…是不是剛才撥電話過來那個…兵?」我不理他直強調回;「我是代理人事官!」傳來他發出『可是…聲音好像…請長官報階級及姓名。』的疑問,這種狗眼看人低的就是欠教訓,我繼續不理他直打官腔:「我是代理人事官,您一個小兵沒資格問我階級和姓名。」

他被我『噹』後吃悶虧,沒想到竟聽到他搖電話求救的聲音,就在他長官從電話傳來:「我是少尉通信排長(好像吧?),請問長官階級和姓名?」我心一驚吞了吞口水,稍猶疑一下脫口而出:「我是中尉人事官張xx,動管室找我有急事。」一旁小青不可置信剛要發出聲音被我用手指比噓制止了,他正問我期別和級數等資料時,剛好動管室我那同梯姍姍來遲救了我一命,剛接過電話很不客氣說:「這位…長官,請你別打擾我們談業務好嗎?不然…我們動員官的脾氣可是師部出名的凶喔!」那位通信排長摸摸鼻子住了嘴,看來是頗不甘願了。

我正要詢問同梯動員業務有何要事時,突然覺得電話筒一直傳來雜音似有人監聽,於是向同梯暗示『隔牆有耳』,他凶道(不是對我啦!):「那個通信排長,你再不掛電話的話,我要報告科長說有人不遵守規範,擅自偷聽動員業務的機密,看你下場會怎樣?」說完便沒雜音了,同梯初時聽轉達是人事官找,以為我是軍官便客氣說:「請問人事官是哪一營的?」我便將實情一一說了,他不怪反笑我『這下慘了』,快退伍的老兵還代理人事官,尤其還要忙考績業務可頭疼了。

原來動管室準備在5月底發下動員名冊,他是特意一個營、一個營通知屆時等電話紀錄馬上去領取。聊完正事我對總機小青表示不可大嘴巴把今晚的事說出去,雖然我也不怕啦!他先是開玩笑說會傳出去,後來表示平日受慣師部那位總機房的氣,如今見我當場替他報仇,改日等我退伍後他才會大肆宣傳來解心中鳥氣啦!

到抽屜找到人事官家的電話撥了過去,簡單告訴他若有師部打去他家求證,請他務必幫我掩飾,詳情就等他收假回來再說吧!他回來收行李那天也準備到壽山報到了,聽完來龍去脈拍了我肩膀說:「還以為你這麼精明的人怎會惹出什麼難以收拾的事呢!原來是這樣啊!沒事啦!如果我遇到也會好好教訓那個總機的,我調走以後這個營的參一業務就要麻煩你了,我這個落跑人事官先謝了。」

這事後來師部有軍官打來求證是否有阿兵哥假冒軍官身份打去洽辦業務,但…回答是:「沒有!應該是人事官打的。」打定張人事官調外島了無從求證,而且…即使找到人也早已套好說詞了,所以戰情官把電話拿給我接,我是這樣篤定的回覆師部的,而且這回答也沒錯啊!我可是代理人事官,沒有官階而已,若不執意掛『代理』兩字,本營當時的人事官的的確確就是我啊!何況當時也是以人事官的身份打電話去洽辦業務的啊!砲指部和師部參一科曾經認證過如假包換的人事官。


訓練士 金錢 +10 學長您師部連都沒認識人?我港貼二位在參三科,一位當參謀長傳令,要打聽消息很方便。 2019-07-11 18:38

訓練士大大:

我一個同梯支援幹訓班參一,另一個在顧檔案室,參一科有一位交陪過且賣過人情的參一(稍微菜了些),但動管室作業屬單一性質不容他人置喙,他們都幫不上忙,何況那時連接線都不讓人接,所以…逼不得已只好挺身涉險冒用人事官名諱去噹他。

你有這麼好的同梯當巴庫,很羨慕捏!

突然想起來,那時都忘了有一個同連的同梯支援軍樂隊,當初還一起下過梅林基地有一番革命情感,就不知他有何影響力了,因為動管室非同一般哪!


[ 本文章最後由 waterdondon 於 2019-07-11 18:59 編輯 ]



這是一個「夢境」中出現的故事~~~
某個星期,因某位對我很好的學長要退伍了,所以排假的時候,特別是向據點副指揮官(義務役下士)商量一下那星期的排休可以與學長排同一天嗎?要歡送學長退伍請吃飯。
結果副指揮官以當天放假人員中,士官過多,會影響排哨問題而拒絕。
當下我想說算了,還特別向學長說聲抱歉。但還好之前已經有何其他人討論合購禮物給學長了。
事情過後沒多久,學長也退伍了。
後來某次另一個學長也要退伍了,退伍前一樣想請學長吃個飯,畢竟某幾位學長私底下很照顧我,這次也想說和副指揮官(同一位)商量一下,他又以同樣理由拒絕。
但這次到放假前一天公布隔日休假人員時,我發現他的目的,他要和他的同梯們一起休假,所以整個放假人員都是同一梯。
這下在怎麼樣這口氣都吞不下,所以偷偷打電話給在師部支援認識的學長,就跟他說明原因,他回說他會處理。
隔天早上,師部傳來電話紀錄,要連上軍犬負責人到師部作業(洽公),當時連上軍犬負責人我算是最資深,理所當然是我帶隊去,那衛哨人數問題呢?據點指揮官(副連長)就以士官站安官人數不足,以洽公為優先,休假延後,應聲將副指揮官休假延至隔天,當天他其他同梯休假,他就留下站哨,而我呢?回連部領洽公單後,帶著軍犬負責人的學弟們就~放假去了。 因領完洽公單後有打電話給學長說OK了,學長只說注意憲兵,好好放(黑)假。
至於負責人學弟們還問我說不是要去洽公,我只回說那作業我以處理完回報了,今天就好好逛逛,記得不要違紀,回去後嘴巴封緊一點,不然出事就完了。

[ 本文章最後由 軍犬士 於 2019-07-11 22:20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昇哥 於 2019-06-26 20:58 發表
至於帳務不符就繼續讓徒子徒孫去承擔了,
反正陸軍的經理裝備沒有一個連帳務是相符的! ...
這是真的,而且最奇怪的是,幾乎每一連的經理裝備都有多
自己連上東西少了,不得已去偷別連的,這我都能理解。
可是這樣照理應該是各連有多有少,就算為了裝檢要花自己的錢去補,了不起也就是有的連多了,有的連剛好
可是結果卻幾乎「每一連」的經理裝備都能比帳上要多,只是多出的量有多有少,這我真的是不懂怎麼做到的
總不可能是每個連都私下到六級廠備料吧?

路人 180.217.133.x


我碰過長官 敢做不敢當
我是輔仔文書 第一任老闆的業務做的很標準 所以營輔導長 指揮部的處長 監察官 保防官..
相對的我也沾老闆的光 在營輔仔 指揮部的相關長官 對我也特別照顧 當然有要做報告時 他們也馬上想到我

第一任老闆在80年4 5月輪調到馬祖 接任的是陸官正期要歷練輔導長業務 後來又被挑去踢華統演習
那時我連上就沒輔導長 連長要我把輔導長的一些基本業務一定要做好 所以有時有突然的文書類要做
操課時我會跟值星官報告 然後我就在輔導長室作業 那時副連長(他本身對蝴蝶就很有意見) 總覺得我藉故摸魚

那時的營輔仔 在指揮部 師部很黑 每每上面交代事情 他都找我弄 副連長總覺得 為什麼營部連 一連的政戰文書不找
偏要找我

一天(連長休假 副連當家) 指揮部來電話紀錄 要我去指揮部(監官 保官)公差 那時我再站彈藥庫衛哨
安全士官 趕快拿電話紀錄去給副連 然後要下班衛哨來提早接哨
嘿嘿 他老兄 故意 不簽

所以我就沒去指揮部了 晚上吃飯時(營開伙) 營長進餐廳大吼:XXX 指揮部下電話紀錄 你為什麼沒去
我看了副連 然後小跑步到長官桌旁 立正站好 啃 我家那個二當家的 臉一正青 也不吭聲
我回營長:報告營長 我在站哨 他又霹靂啪啦幹了一頓
我心想:我一個小阿兵 怎麼可能抗命 你這營長不找原因 找我小兵開刀 我家副連平日不是很嗆 怎樣又怎樣
我就罰站到大家下餐廳 回連上 副連在中山室等我 看到我:XXX 拍謝..
我看著他笑笑點點頭 然後走去輔導長房間 當下很想拿出他的個人資料 好好地寫上一筆
點了一支菸 想了一下 他4年半(官預) 寫上去他又不痛不癢  而我一個不願意的小兵 所以算了...

隔天 保防官來電:XX 媽的 尼昨天怎麼沒來 一些東西搞死我和監官了(他 倆是陸官正期的同期同學一樣歷練政戰 很麻吉)
我把經過說給他聽 他說好 我來處理

我:保官算了啦...
但我加了一句:營長不把原因找出來 替我主持公道 反而弄我 好像不大對吧
保官:嗯 我處理...



引用:
原文由 269砲指部 於 2019-07-14 14:02 發表
我碰過長官 敢做不敢當
我是輔仔文書 第一任老闆的業務做的很標準 所以營輔導長 指揮部的處長 監察官 保防官..
相對的我也沾老闆的光 在營輔仔 指揮部的相關長官 對我也特別照顧 當然有要做報告時 他們也馬上想到我 ...
感覺部隊的生活和在社會生活一樣•
怎麼這些人腦袋長的就是與眾不同,裝的東西也不一般,既然是要做事情,就是要把事情做好阿,難道真的找誰做都一樣嗎?
就算是讓誰做都一樣,更上層的長官個人感覺就是很有差異,要不然下電話記錄是很好玩,真的是好棒棒•

路人 59.125.158.x


我也來講個事好了.但先說喔.當事人並不是我.我只是那晚列位的其中一人
故事的主角是一本海龍密語表(有用過77(拐拐)的應該都知道吧)
用數字串連代表文字.以利通訊對話.當時.我已是破馬冬中鳥階級.........掛上兵伍長

記得20多年前.在馬期間的某個冬天.連上一如往常的準備夜行軍
晚上吃過晚餐後.下了點小雨.當晚即將夜巡弟兄.開始準備各項夜間武裝巡邏的用品(阿Bㄚ+咖啡.檳榔.統一肉燥麵(擔仔麵)餅乾.糖果....)
此時洗衣伯也很識趣的會在出發前.連續補給2次.吃完飯1次.部隊出發前再來1次.
彷彿防區的一舉一動.都是洗衣伯這小蜜蜂貨車在調動的.消息可真靈通

今晚走的是山線跨海線.晚上9點至西守旅部報到點名後.往雲台山下走去
我被分配呼77.但背77的是另一個學弟.我另外幫他背步槍
在山裡面行走時.77要換長天線.以免收訊不良無法接收.並同時開啟流水聲.怕於行軍中會聽不到77聲響
到達第一個會哨點後已是上半夜結束.連隊會在附近找地方休息.準備下半夜會哨.通常會有40分鐘至1小時休息時間.
到了廢棄據點.除了留一員在外警戒.其他弟兄各自找位置.拿出(雙濕)牌雨衣套上身體保暖後倒頭就睡
而77.則由1菜鳥將中距離天線拉長放置戶外.主機置於淋不到雨的地方後.開靜音監聽.若沒聲音就休息.有聽到聲音就要立即叫醒我傳呼訊息
那晚特別的冷.出發前買的50元檳榔(10顆包葉ㄚ)已吃完.後來2次補給又買了1包.在冬天.這檳榔吃得可兇了
其實.當兵前.我是不吃檳榔的.但天氣真的太冷了.沒辦法........

伴著此起彼落的打呼聲.我也悠悠的睡去了.不久後.學弟搖醒我
學長.有聲音ㄟ.我立馬跳過去接聽.......長極98.長極98.晉泉71呼叫
是叫我們沒錯.我立馬拿出手電筒照著密語表回覆.......感謝貴臺6681.匆匆結束了對話
此時有些弟兄已被吵醒.馬上叫起輔仔(帶隊官)告知訊息.並依剛才77的依指示前往海線會哨
會完哨後.轉往山線前進.此時.準備要入山區.欲更換長天線時.......
看著學弟手上兩手空空.ㄟ.你的密語表哩.
學弟楞了一下.他交給另一個學弟了.另一個說沒有ㄚ.根本沒拿給我....記不記得掉在哪...不知道...你死定了...一堆人圍著唸(幹)他

在此時.應該也沒人敢承認拿了密語表吧.這事若往上報.非同小可
若找不到東西.不只防區要全面更新密碼.再往上報....後果根本不敢想像
輔仔只好派2員循原路回去找.其餘弟兄接續走下半夜行程.希望能在下次會哨前找到
被指派的那2員因為要摸黑走原路回去找密語表.有點不甘願.小聲問輔仔說現在嗎.
此時輔仔講了句經典的話.我現在還記得
等什麼.等過年是嗎........言猶在耳

後續....那本海龍密語表在夜巡結束前.有找到了
畢竟當時還有實施宵禁.晚上6點過後陣地關閉
路上應該沒有人會外出走動.因為防區規定.
宵禁期間.三問不答.先捕殺再報告

[ 本文章最後由 黑神駒 於 2019-07-23 14:25 編輯 ]



再來說個敢做不敢當的事,賺點零用錢,貼補家用
在馬祖期間打過2次萬平演習,演習重點是
防區防禦性武器的例行實彈射擊
並非手槍或步槍彈打個幾發那麼簡單
大約前一個半月開始選砲彈及機槍彈
忘了先說背景資料

小弟到馬時,原本是守一線的集中連,後來移防後
改為二線的集中連,這集中連有個制空槍砲陣地
也就是說在連上必須挑出12員去據點生活到退伍
這12員,就是集中連外據點的天堂
而小弟不才,也是這被選上的12員之中
這地方是防區五槍五砲陣地
顧名思議,有1座40高砲及1座4管50機槍,為防區編號第5
而這12員分別為砲班含砲長5員,槍班含槍長4員
對空監視哨1員,安官1員,指揮官1員,共計12員
小弟是40高砲班的高低手,當然砲操是每個角色都要會的

第一次打萬平時,會先發防彈衣
大約凌晨開始準備,待方向定位完成後
會打1發照明彈,以前打中照明彈,該槍或砲班返台假一航次
現在若打中照明彈,關禁閉一個月,差真多啊
操演開始時,對空監視哨會敲砲擊警鐘聲響
然後砲兵會打照明彈,待照明彈緩緩落下後
防區會下達開始射擊命令,這時槍砲齊發打火網
晚上只能靠槍砲中射出的曳光彈判別位置
待全數射擊完畢後,防區下達停止射擊命令
各槍砲班無論有無射擊完成,均需退彈關保險
此時再由連長清點彈藥並回報射擊數量
大概整個萬平操演流程就是這樣

第一次打萬平時,本堡槍砲班彈藥全數射擊完畢
但第二次時,槍班也是全數射擊完畢,可砲班就沒有了
且砲班一發都沒打出去,當時我已是砲班第二老的
最老的學長因為第一次打時,已擔任過擊發手
所以第二次打時,他主動要求站安官,讓給下一位過過癮
照理應該是換我上一砲手擔任擊發,但學弟很想上場
我就成全他,回到我的二砲高低手,此時射擊前檢查已完成
等待射擊命令下達,轟一聲,第一發照明彈升空
開始射擊,可我們這一砲也射不出去,射擊手告訴我
學長學長,卡彈了,砲座後方的彈藥兵學弟也努力排除
但於事無補,我看著他們,再望向一旁的連長
連長臉都綠了,旁邊的營戰情官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我回頭跟彈藥兵說,上來坐我位置,我們就對調
換我下去把40高砲彈拿出來,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照明彈也漸漸往下墜落,此時終於把砲夾拿出
鬆了一口氣,但同時間,防區也下達停止射擊命令
槍班打完全部數量後來砲班看,但我們一發砲彈都沒打出去
連長鐵青的臉一邊回報數量,一邊惡狠狠的瞪著我們
我跟安官學長仔細檢查為何會卡彈,之後才發現
擊發手於射擊前檢查時,應將最後一動作
拉柄是否置於後掛勾,保險是否置於保險位置
而學弟因為太興奮要當擊發手,忘了確實檢查
未將拉柄置於後掛勾,導致4發砲彈是被卡在彈藥室內
所以無法順利取出
連長要我們找出問題點,但我們始終沒給正確答案
因為若將這簡單的人為疏失報出去
真不知學弟後果會如何,,,
當然打死不承認囉,反正我們是步兵嘛
又不是砲兵
長官也沒那麼懂40高砲
就這麼矇過去囉


uk3196du 金錢        +15 就跟連長說 原因是拜拜沒拜夠
謝謝各位大大打賞
回學長的話.拜拜是一定有拜啦.也許供品它真的不喜歡就是了
看了大家給小費的時間.半夜三更的.竟然拿麼多人不睡覺.還在網路上.嘿嘿嘿....看好看的喔......
還有人5點多就起床了.拿麼厲害.

[ 本文章最後由 黑神駒 於 2019-07-30 08:57 編輯 ]



其實我跟一大堆當過文書的朋友們
都是幹過一大堆敢作不敢當的事情
我佔的缺是上兵傳達兵
卻每天在寫參二到參四的報表
大家作的報表都是幫主官作的
發出去的文絕對不會有我們的名字出現
有事情是他們要負責的
所以軍中這些該死的黑牌文書
都是敢作不敢當
也絕對不用當


法克斯 金錢 +5 我們部隊黑牌文書跟黑牌業務士.都有職級章耶.文件上都蓋章.. 2019-07-30 15:37
我們也都有啊 但是寄出去的正式公文上面不會出現我們的名字
寄出前的稿件就是要搞 1.呈閱 2.報部 這一類的批示


[ 本文章最後由 uk3196du 於 2019-07-30 17:42 編輯 ]



當兵敢做不敢當的事4

*擱置此主題有些久,因為思緒一直有些紊亂,加上個人有點懶吧!

*此篇長達近四千字,為方便瀏覽因此分成上、下兩集分述。

通排餐盤上的雞腿變雞翅之謎(上)


79年3月左右來了新的通信排長,對之前那位卻一直沒有印象?大概調離很久才下撥新的,時間點便沒遇上吧!

這位官預出身的通排,一開始的態度也是在頭ㄟ、副連ㄟ和普ㄟ面前表現出十分謙恭服從,對阿兵哥更是擺出溫文儒雅的軍官風格,後來大家都熟了,再經過他首次的下基地(之前一直在學校單位)殘酷的洗禮,才開始展現出他人性卑劣的一面,這裡就先介紹他剛到部不久的事,還沒變之前啦!

79年3、4月裝檢期間,這位通排顯然沒見過基層連隊的裝檢,師裝檢完馬上軍團裝檢,接著迎接令主官、業務士及裝備負責人人心惶惶的高裝檢到來,忙碌到通常早餐草草吃完連中鳥也不鳥他這個菜鳥值星官(對大家而言),個個向連長比個手勢便頭低低匆匆離座,他雖肩掛中尉官階卻沒一個因他呼喊回頭,連長反倒向他做出『算了,隨他們去!』的手勢!這下他將眼神朝長官桌的輔導長求援,普ㄟ竟也笑笑後繼續埋頭用餐。

通排似乎對『堂堂的中尉值星排長』被阿兵哥瞧不起甚為憤恨,而長官對此現象冷處理的態度,依他的理解似乎是要瞧瞧他這個學校單位出身的有多少能耐?畢竟那時連長(正期)也才剛升上尉不久而已,副連長(專科,7月左右升上尉。)和輔導長(差連長一期)和他同是中尉;再看底下老兵的反應,個個似帶著不屑的眼神和揶揄的口吻,連上的菜鳥就算了,下士班長個個默不作聲沒人支援他!這擺明什麼?全連都在看好戲!我這個連參一兼打飯班班長在帶菜鳥學弟收拾餐桌時,看他一臉怒氣用力捶餐桌後,僅勸他別太介意,因為裝檢時人員全灑出去了,這事見怪不怪!何況業務士和裝備保管人此時的重要性非同小可,但聽他言下之意似乎不認同,隱約覺得即將發生啥不尋常的事。

營上雖有一餐廳但建築老舊,除了週四莒光日充當全營中山室莒光教學外,通常只有冬天才會把它當餐廳使用,長官也不喜歡在嘈雜又悶熱的餐廳用餐,整個心情會很暴躁,營部另有軍官會議室可兼幕僚軍官餐廳,供營部長官用餐兼業務彙報。天氣稍熱時,各連就在連集合場用餐,打飯班事先將置放寢室衣櫃角落的餐桌椅搬出來疊好、擦拭乾淨,接下來才是搬飯菜抬餐桶。

事情終於來了,隔天,用餐完那些個業務士和裝備負責人開始魚貫離開,其實我這個連參一已事先一個個拜訪過,好言給他們勸說或點個醒,畢竟讓山洪暴發也不是我樂見的,也向連上三位長官報告過處理過程,但…還是有人甘冒不諱要出來『頂』通排。一開始,『禮貌上』經過他位置報告行蹤的,他點頭說『好!』,沒事!有人輕輕說一聲『排ㄟ,我去忙了。』,也還好!就偏偏有兩三個兀自從座位上轉頭就走人的(枉費我一番口舌),通排瞥見後突然起身叫住那兩人,不但厲眼相瞪外加手指用力怒指,接著開口劈哩啪啦地罵了一大串,諸如階級服從、尊重等等之類,不僅眾人怔住了,長官桌也是愣住,普ㄟ剛要起身說話制止或打圓場,被連長示意坐下後小聲說了句:「讓他發洩一下也好。」

頓時空氣如凝結般無人作動,通排罵得差不多停住當時,突然發現自己像『瘋狗』(事後告訴我的)一樣也呆住了,這時連長示意讓另一位老排長(預官38期算老鳥排長)去打圓場,說了句:『好了!別氣壞身體,吃飯要緊!』通排才坐下吃飯。弔詭的來了!一位臨退老兵湊著那位剛跨出椅子的中鳥耳旁窸窣說了兩句,並示意那位被罵的中鳥回過來說了句不經意的話:「欸…奇怪捏!為什麼只針對我們倆個?阮港梯某某(和通排關係較好那位)剛剛也是沒報備就先走了,排ㄟ怎沒沒罵他?明明是厚此薄彼不公平嘛!」

這下大家也矇了!其實只有我先發現事實真相,這是通信排的內鬥,正確來說是有線班的全部事件延伸,事關通排整肅底下不聽話的班兵,不然不能服眾。簡單來說,通排初到部的風格不得『緣』,對有線班個個孔武有力及粗獷的性格,通排那種彬彬有禮是一種『假斯文』、做作得很,這就產生了領導上的隔閡和衝突,尤其是待退的老兵。

聽到這句回擊,通排也嘟嚷了一句來回應:「某某昨晚就先向我報備過了,所以我知道他吃完早餐後的行蹤,你們兩個又沒先報備!」這時老兵訕笑(還一腳蹲在椅子上)出聲了:「哦…(笑面虎的笑容)排ㄟ,那…我現在向您報備一下,到我退伍都不用再報備『請示出列』嘍!」其實這幾個待退老兵一伙人,平日早、晚點名或連集合後也沒在報備就悄悄閃人了,演這齣擺明向通排挑釁,排ㄟ正要發飇下馬威被普ㄟ先聲奪人說:「好哇!你敢…就試試!平日對你們這批老兵還不夠寬容嗎?就讓你瞧瞧我這個普ㄟ的手段。」普ㄟ曾經不理會連頭勸說,硬將一名比我大幾梯的已婚阿兵哥,依逾假未歸關禁閉,搞得人人都說他翻臉不認人,至少敢跟上尉連長對著幹卻不怕,老兵就有點忌憚了,發話的老兵一聽沒搞頭,識趣叫中鳥向通排『象徵性』點頭說了一聲『排ㄟ,我去忙了哦!』,算是有報備了,這事便算了。


*註:當時依人事法規已婚義務役士官兵為方便其照顧家庭,可讓其提前休18至隔日24的假(視同志願役),而不像其他人休當日08至21,話雖如此卻鮮少有部隊照規定實施,向師部反應也以部隊屬性不同由部隊長自行裁示。那位已婚阿兵哥第一次是比假單21收假還晚被禁假一次警告,第二次自述因疑似家庭婚姻出現危機不假離營,所以輔導長自其家中逮回後決意送禁閉室。




通排餐盤上的雞腿變雞翅之謎(下)…剛校稿完

其實事件並還沒落幕,只能算是引爆點。隔天,正當連上用午餐之際,值星的通排甫向長官桌敬禮並喊完『開動!』,轉身坐回他的位子一瞧怔了一下,左右張望後隨即藉故走向長官桌…這裡特別說明一下:軍官應該坐長官桌沒錯,但38期的預官少尉排長一向與阿兵哥同桌以表親民,那位較菜下部隊沒幾個月的39期預官排長,也覺得區區少尉坐長官桌非常拘謹,於是中尉通排初來乍到坐沒幾回,為了跟通信排打成一片,先是坐在無線班被認可後(其實個個心中自有盤算虛與委蛇罷了),才轉往有線班的餐桌一同用餐。

到底發生何事讓他藉著無關緊要的報告非得走向前呢?伴隨底下某個角落的竊笑,他忍不住唸了一句:「我的餐盤怎麼沒有雞腿?」本來連長聽完這句很大方的要把自己的讓他卻被婉拒,長官桌個個也露出一頭霧水的表情。用餐完打飯班被通排集合訓話:「是誰負責打我的飯菜?餐盤上為何不是雞腿而是雞翅?」當日有少量的雞腿是軍官才可享用,難道有人大膽到偷通排的雞腿?他左右張望一回卻沒發現有阿兵哥桌上是雞腿而非雞翅,畢竟部隊並不常吃這道菜,只好將嫌疑轉往打飯班的菜鳥,尤其是剛下部隊那梯就成了首要的嫌疑人,應該都有教規矩才對啊!到底是誰這麼不長眼?

很離奇的是菜鳥沒人承認,也都說牢記打飯菜優先規矩,再清查負責通信排的餐桌人員(無線班的菜鳥),也確認過排長餐盤上的是雞腿不是雞翅才離開,而我這個連參一兼打飯班班長也掛保證,打完飯菜至少走過兩趟親眼檢查過兩回,這下矇了!再問當班內衛兵也沒發現有閒雜人等混到連集合場,那到底是怎麼回事?偏偏通排的餐盤被掉包,另兩位排長及保修士官長的沒事?

排長斥回打飯班後要我下次眼睛盯緊點,我雖點頭應允卻心知肚明這事絕不會再發生,耍計謀的人不會重覆相同伎倆兩次以免露出破綻。後來我查出些端伲,就是用餐前剛好是內衛兵交接時,這時他會短暫進入寢室與下一班交接,安全士官必須確認衛哨交接過程無暇往外瞧,反正此時連集合有打飯班忙著幫忙看顧,可能打飯班的菜鳥個個忙完準備撤離,趕著把打完的餐桶搬回廚房清洗,而我正忙於一一檢視長官桌時被人乘隙偷天換日了。更正確來說,我檢查完走向連長室回報準備用餐,就是那人動手的最佳時機。

另一個疑點足可證實心底推論,檢視長官桌時瞥見一個人影自後方走向營部,因這人是營傳令第一時間倒沒讓我覺得是小偷,不過這個時間點他人沒在營部軍官餐廳裡張羅,卻像是有啥問題走向廚房再折返?我只好私下問他了。營傳令班的假單很早就不歸連長批了,當然不屬於我管也好長一段時間了,他們更加不把區區連參一看在眼裡,這問話前還得有技巧攀親帶故扯一堆才能進入主題:「學長,早上我好像看你匆匆忙忙從廚房走回來,到底發生啥事啊?」,這營傳令是個矮胖的中鳥,個性其實很溫馴,接營傳令是我剛下部隊一陣子才接,那時在有線班也被欺負了一陣子,算好運脫離老兵的魔掌吧!

他起初覺得我這個連參一問話的口吻很奇怪,像是在問犯人似的,後來據實相告後他才說出事情經過:「今天廚房說炸雞腿怕不熟,較耗時間所以出菜較慢,後來不知怎麼的說量不太夠,又把營部的數量算錯了,我打完發現少一隻,再去廚房想要截住各連的來充數,沒想到各連的都已被搬走,伙房叫我自己想辦法,我正煩惱不知怎麼向營普ㄟ回報,經過連上剛好某某(那位老兵)向我招手指著有線班桌上有個餐盤多出一隻雞腿,用手示意要我拎回去交差。就這麼回事,偷雞腿這事和我沒關係吧!」真是高招啊!跟他回說不會說出去,就當做本來量就不夠才發生的,而且以營部長官為第一優先考量嘛。

可是…通排沒了雞腿,那他餐盤上的雞翅怎麼來的?後來回想到一件事便明白更高招的來了,當通排檢視通信排餐桌看誰的盤子雞骨頭和別人不一樣時(他自述抓嫌犯過程),問了那位老兵一句:「咦?某某,你的餐盤怎麼沒打到雞翅?」那名老兵笑笑回:「我不喜歡吃,所以讓給別人吃了。」『別人』指的就是那位中鳥,他只低頭『嗯嗯』兩聲表示確有此事,排長也沒仔細確認他的菜渣殘餚。

所以,老兵為了整中尉通排不惜犧牲自己的雞翅?喔!這樣想就有點淺了,其實真相是:那名老兵是幹走營部的一隻雞腿後(直接嗑掉拿去廚房丟廚餘桶毀滅證據),再『指點』不知情的營傳令來『光明正大』幹走連上的雞腿,反正營部若有缺啥,營部連第一個倒楣也不敢說啥,就算知道是營傳令來拿走的又如何?實際上數量也沒少讓人抗議啊!營傳令為少掉一隻雞腿心急如焚,光看見某個餐盤擺一隻雞翅外加一隻雞腿,擺明是某位老鳥阿兵哥在耍特權,不拿白不拿料想沒人敢對營部有意見,忙著回去交差自然沒必要細分別的餐盤是否有異樣。其實老兵對通排說的話前一半是對的,掩飾後一半的謊話,他是不喜歡吃雞翅所以讓給別人吃沒錯,但他實際上吃的是雞腿,只不過把雞翅『讓給』了排長去吃,完美的移花接木並整了排長,還沒人發現真相。

不久老兵退伍也過了一段時間,某次通排私下找我:「那次的雞腿…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是誰幹走的?」初時愣了一下,後來想想可能他和有線班混熟了些,有人就私底下透露些訊息給他知道(不確定所以不敢說誰是最大嫌疑人),但他直覺認為我這個參一人脈廣、消息暢通,加上個性精明是被長官和老鳥們認證過的,尤其菜鳥初接參一鬥贏過我那中鳥參一學長,這事絕瞞不過我雙眼,而通排也認為我應當知道大部份的實情。

「咳咳!排ㄟ,你當時不是說『打錯就打錯沒關係!打飯班下次注意點,別讓我有大小眼看不起我的現象。』嗎?何況,就算是你們班兵要整你,怎麼會白痴到來告訴我呢?你說,是不是?」我是沒承認自己由蛛絲馬跡推測出事情始末啦!不過那幾名老兵是回憶錄所述ㄚ誌一伙人,那名中鳥正是後來與我相鬥好幾回的『抓耙仔』ㄚ煜,我一個剛升一兵三個月左右的連參一還稚嫩得很,妄想與他們合謀出的計謀相拚搏?也得連上長官一致信任並挺我才行啊!那時連長一副老兵快退伍別惹事的息事寧人作風,我哪敢為剛下部隊沒多久的中尉通排發聲?何況令我擔憂的事後來也應驗了,下基地時通排與有線班打成一片和樂融融,反倒開始瞧我這連參一不順眼,好在當時有先見之明沒傻傻對他掏心掏肺,下基地不久也身兼營、連參一,他是沒法搞我的。

至於伙房的說詞,我想應該是懾於那幾位待退老兵的淫威才配合說謊的(我有線人在伙房也親自去探了口風),看過在下個人回憶錄的就明白了。


[ 本文章最後由 waterdondon 於 2020-02-01 23:33 編輯 ]




當兵敢做不敢當的事5

菜鳥傳令犯渾記



這裡說說營部連長官心腹─連部班,這群接近連級權力核心的阿兵哥,竟也發生一些令人難以置信的事情,不但沒人會承認,周遭知情者也不敢據實回報長官。

大抵來說新兵剛下撥部隊,在營部填寫個人資料簡歷後,經過一番專長挑選才會分派到各連,進入連上第一天就是面見輔導長做進一步的身家調查,通常連部班成員的審核更加嚴苛,因為事關一些長官不為人所知的祕密,愈貼身的愈馬虎不得。參一挑精明能幹的,還要反應好;政戰士除了身家清白(入黨?),這人必須對普ㄟ唯命是從;就說今天的主角『傳令』好了,其實連長反而不喜歡用太聰明,尤其是鬼計多端的大專兵,甚至連高中畢業的都不想要,因此,第一任連長的傳令是國中畢業,然後個性是屬於憨直不擅言辭的人,一說謊馬上被一眼看穿那種,光是被長官厲聲逼問就痛哭掉淚承認的那種古意人。

這位64梯的傳令其實在國中時與我不同班,我是第一升學班而他是唯一的就業班,這樣的背景自然互不相識,再往下探究,國小時他是隔壁班的,而兩人對彼此也沒印象,基於這層遲來的同窗之誼,我倒很受早一年退伍的他的照顧,長期觀察下來確實是好人一個,口風緊也不會到處嚼舌根說是非,標準的傳令首選。

問題來了,破百後他想交接業務待退,連長也應允並從96梯挑了一位機靈且口齒伶俐的人選,時不時進行各項工作交接,反正連長的生活起居大小事都教,師父示範而徒弟跟隨在後一步步學習並謹記一些步驟和細節,尤其不能漏掉『頭ㄟ』的一些癖好,進出文書房自然成為連部各參的觀察對象,說起學習效率,老傳令笑呵呵直打包票,說他很快就可以無事一身輕待退了。

有回剛從營部幕僚辦公室回來,74梯參二、三學長附耳過來低聲要我日後小心這名菜鳥傳令,據說人前一副乖乖模樣,人後對他和73梯的參四一副不甩的囂張態度,寡言的參四也冷哼一聲:「你是參一,人家才不會馬上露出本性。」兩人還叫我勸連長把此人換掉以免徒增後患。雖然這點我看法一致,但事後暗示過連長得到一句回應:「人家表現很好,你怕人家搶你鋒頭了嗎?你人後說是非,這分明是嫉妒!」竟還喚老傳令將這事當面來取笑我在吃味。喔!我的天啊!算了!不管了!好心乎雷親!只不過是代表文書房各參陳述一下意見,畢竟傳令人選可是攸關連隊正常運作,屆時若出啥事?好自為之吧!

5月份快到老傳令『破月』的某一天下午,我自幕僚辦公室走回文書房,裡面竟空無一人?對面的副連長及排長寢室似也無人發出聲馨,想說人事官有事要轉達連長,便直接走向連長室,到連長室前會先推開小會客室的紗門,尚未出手推開時霎見一人影在其中,停住動作確認何人在幹什麼時,竟是新傳令拿著連長茶杯在開飲機前裝茶,想說靜靜觀察這菜鳥是否如他師父般動作伶俐而非口舌伶俐而已,而且還要證實參二三和參四所言是否屬實,於是待外頭偷偷瞧個仔細。

接下來的畫面竟讓我驚呆了,這菜鳥傳令按照吩咐裝了五分熱水也裝了三分冷水後,左手端著茶杯用右手食指自內沾些茶來『試溫度』?接著摳摳他的下巴『再』沾一次來試溫度!這下不干涉都不行了,照理說他看來一副聰明樣不該出現這令人費解的舉措才對,難道是他師父教的?我推開紗門故意輕咳了兩聲問:「你在幹嘛?」

雖說是意外的訪客卻不見他驚慌:「沒有啊!幫連長倒茶,他交代等一下要喝的,不能太燙。」那…有需要用手指試溫嗎?何況擺到等一下連長喝時也不會燙了,還試兩次?用的是他的食指!第二次還是摳下巴再伸進去,有沒有摳鼻子還沒法瞧清楚(有點背對著我)。連傳令是何等重要的貼心人物,他這樣的行為若有朝一日心萌異心,唉!連長直接倒楣,更何況這種人品,是連上一大隱患。

但我不知連長是否想換掉他,尤其交接也好一陣時間了,老傳令退伍迫在眉睫,要再找新的菜鳥來交接?難矣!於是我沒把剛才所見畫面提出質疑,靜待後續發生事件發展再提出來佐證吧!沒想到菜鳥傳令若無其事拿了進去放好,出來還對我露出一臉無辜的燦笑!心中默喊一句『媽的』後,頓時身上莫名起了陣『加冷筍』,太恐怖了!他大概認為我沒瞧見事情始末吧!加上老傳令再過不久退伍,連長跟前的新紅人更加『穩答答』非他莫屬,而若我敢漏什麼口風出去,連長也會因認定我在爭風吃醋胡亂編的,到時連參一也不敵他個菜鳥傳令。呵呵!他只猜對一部份而已。

雖說連長為倚重在下的能力,不過終究不敢對我全盤信賴。不久他自外頭忙完回來,我也尾隨進入連長室報告,轉身之際由側面瞥見一人影疑似準備偷窺?這道熟悉的人影就是菜鳥傳令!那…我向連長報告的話,不就…全被他偷聽入耳?不行!得防著點、有技巧暗示連長一下,相信連長不是木頭人才對!

轉達完人事官交代的事後,連長正拿起茶杯要喝茶,畢竟才剛倒完,拿起杯蓋時還冒些煙,他用嘴巴吹了兩下,我出聲了:「剛剛新的傳令幫連長吹過、去熱了。」連長還嫌我多事提醒無關緊要的瑣事,因為此時連長室的門被我關上看不到外頭動靜,菜鳥傳令是否藉故躲在門外偷聽也全然不知,只能出下下策了,趕緊改用手勢比,先指指傳令剛剛所在開飲機位置,再指指茶杯,接下來模仿菜鳥傳令兩次用手指試溫度的動作,連長倒是愣了一下,用手指著茶杯似乎懂得我在提醒他什麼事情。

但這年做人很難,要做好人更難!連長差點啞然失笑,指著我又在他右腦門旁比劃兩圈,意指我想太多了!我試著輕聲問他:「這茶要是太燙口,要不要叫『老』傳令來,重新幫您倒一次?(故意說反話)」他笑笑揮揮手叫我離去,退出連長室時瞧他似不在意將茶杯往口中送,後來傳出一句:「哇!怎麼這麼燙!這怎麼喝啊!(其實根本沒碰到茶杯)」接著整杯往一旁窗戶外一倒,此時門正開著也瞧見菜鳥傳令候在會客室外,連長剛步出連長室,這小子急忙推紗門進來要幫連長重新倒茶,連長說句:「不用了!我自己倒才拿捏得好,去叫你師父過來!」連長也太會演了,嘴巴說不在意卻怕被我牽著鼻子走搞『出頭』?而我也寬心笑了一下,想和我鬥?你這菜鳥傳令還是我教了一些撇步,才得以迅速見容於連部長官的,對長官心生二心,可是會天打雷劈的。

老傳令被叫來,連長派了幾個工作讓菜鳥傳令至各庫房分別傳達指令,並限他幾分鐘後回報,明顯支開他無暇回來偷聽。老傳令在連長室內被耳提面命什麼可想而知,不過連長這做法表示因現實因素暫時不會換掉他徒弟,只是給個時間觀察看看再做處置。

事後過一陣子新傳令進出文書房也變回原有的謙恭有禮,但各參暗笑之際,心中都明白他是把狐狸尾巴稍微收歛而已,學過一次乖對他的防範之心未曾稍減。不久也下田中基地了,菜鳥傳令一直表現得中規中矩、謹守本份,直至出基地,那71梯的營傳令待退找徒弟,營長見他做事機靈效率高,把他拉去營部,到營傳令班又是一番風風雨雨。


*這菜鳥傳令下基地還是稍稍露出一些尾巴,不過耍計謀向我下手,沒讓他得逞!後續有空再提筆詳述,不過…可能又是另一個主題了。


[ 本文章最後由 waterdondon 於 2020-03-20 21:39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waterdondon 於 2020-03-20 11:53 發表

當兵敢做不敢當的事5

菜鳥傳令犯渾記


這裡說說營部連長官心腹─連部班,這群接近連級權力核心的阿兵哥,竟也發生一些令人難以置信的事情,不但沒人會承認,周遭知情者也不敢據實回報長官。

大抵來說新兵 ...
我自首
我就是那種想在主官茶杯裡動手腳的人
我下部隊第一任主官有安排一個政戰兵當他的傳令
根本是當他的僕人 現在已經忘記有沒有幫他洗內衣褲了
但是倒茶這件事 確定是有的
剛接參三文書後不久 某日正在當安官
排長走出來拿個保溫杯叫我去幫他加熱水
我心想拎北來當兵是為國家服務的 又不是幫你個人服務
你整天閒閒沒事幹睡通宵 報表都我們文書幫你做
連這種私人的小事也要我幫你做?
更何況我現在是安全士官
如果註死剛好要出機動班 誰來開槍櫃發子彈
真的是黑白來
我都沒幫我老爸倒過茶冽 還幫你倒
但是又不能正面拒絕
我就在排長室外面大聲地 呸 了一聲
再端著茶進去 有種你就喝 反正外面有證人可以證明我沒呸到茶裡面
沒一會兒 看見主官怏怏地端著茶杯自己出去倒了一杯茶進來
自此之後 他就沒再叫除了政戰兵以外的人去幫他倒茶
我是幫國家服務 不是幫你個人服務 你殘障嗎


[ 本文章最後由 uk3196du 於 2020-03-20 18:58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uk3196du 於 2020-03-20 18:56 發表

我自首
我就是那種想在主官茶杯裡動手腳的人
我下部隊第一任主官有安排一個政戰兵當他的傳令
根本是當他的僕人 現在已經忘記有沒有幫他洗內衣褲了
但是倒茶這件事 確定是有的
剛接參三文書後不久 某日正在當 ...
個人感想、會讓傳令兵想在或是已在主官的茶杯動手腳
及幫長官打飯菜時上下其手{吐口水}
這樣的長官人緣可能好不到哪裡去

好的長官帶兵是帶心
不是動不動開口就是三字經、五字經
或是關禁閉恫嚇要送軍法

帶心的長官能體諒士兵幫所屬士兵爭取福利
退伍至今常常想起73年我在大山頂任營長駕駛時往事
那時士兵表現不好時營長絕少罵士兵,都是訓斥軍、士官幹部{志願役}
時任劉營長常說的一句話:你們是阿兵哥盡國家義務來當兵的
你們沒做好不是你們的錯,是連、排、班長沒教好你們
你們是盡義務來當兵的而軍士官則是他的職業,
教好你們是軍士官的工作,工作沒做好當然要訓斥
記得我開營長車期間營長是會罵軍士官幹部
但不曾向軍士官記過過,而且能上報記功就上報為軍士官記功


我退伍後部隊也移防回台也換了新連長
新連長為人為官品德均為不佳
連長傳令暗地記下連長違法亂紀之事證
在傳令退伍後向總部舉報連長違法亂紀之事
總部接到檢舉後調回已退伍連上同僚查證
查證檢舉盜用軍油、挪用公款、苛扣伙食費、不假離營
並與連上志願役中、上士士官上酒店喝花酒嫖妓
證據確鑿連長及從犯軍士官均被判軍法




發表評論
標題 (可選)
選項
禁用 URL 識別
禁用 表情
禁用 Discuz!代碼
使用個人簽名
接收新回覆郵件通知

       [完成後可按 Ctrl+Enter 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