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師工兵官的軍旅回憶

3328-1

陸軍步兵第206師 (72~73)參四科工兵官報到

去年9月在 孤狗上打了一個(206師) 結果就進了後版

但因為家中長輩身體問題 除了睡覺 上班 其他時間幾乎都待在

醫院護理之家 今年4月最後一次去繳帳單 才赫然發現”住院時間 ” 1800天

在進後版這段時間 就靠著各位軍友的文章 撐過了難熬的陪病過程

最近時間多了 又回味了一些軍友們的文章 並努力的回憶 我的軍旅生活

才發現在 70 年初206師在後版的軍友不多(當然新訓同志是不少 但在10周訓

練期間能認識自己連上班排長就不錯了 更何況營旅) 而我那時在師部1年半

或許慢慢回憶 可以補充一些資料給這個已消失的單位

不過我這年近花甲 又有失智前兆的老兵(會忘記中午吃了什麼東西 但會記得

30幾年前當兵時躲在寢室裡哭的事  至於為了何事哭----------也忘了)

慢慢回憶吧

[ 本文章最後由 3328工兵官 於 2016-06-14 16:31 編輯 ]
評論(213)



引用:
原文由 專35期 於 2016-06-20 09:09 發表


工兵官學長大大:
我記得在您敘述的埔頂營區相同的時間地點,我也有在埔頂營區,
那是探望我哥新兵入伍的訓練中心。

記得那時要在台北車站坐野雞車,我記得是飛雅特牌遊覽車,因為
司機在攬客時有特別提起 ...


74年埔頂營區還在,我來此教召過.
營區裡都還是木造營房,雖然老舊但維護的還不錯.
5120部隊.這裝神弄鬼的番號變來變去,常自己人也不記得.



引用:
原文由 3328工兵官 於 2016-06-20 09:49 發表


我曾在後版曾看到有軍友 連夜從埔頂搬草坪到關西 弟兄出來講講吧
據我部落格中軍友的留言,77年5月中入伍的1562梯,是617旅搬到關西新營區的第一梯,當時他們經常回埔頂挖樹、挖草皮回關西種。



引用:
原文由 猛沃營參一 於 2016-06-20 11:39 發表


據我部落格中軍友的留言,77年5月中入伍的1562梯,是617旅搬到關西新營區的第一梯,當時他們經常回埔頂挖樹、挖草皮回關西種。
77年5月中入伍的1562梯,是617旅搬到關西新營區的第一梯,爾後梯次的新訓新兵,那段時間都逃離不了挖樹.挖草皮.搬軍品...等閒雜公差!
其實我在3月初1557梯新兵報到,沒多久就有一些雜七雜八的公差挖樹.挖草皮.搬軍品,半個月後1558梯也來了,他們的命運也是如此!
77年5月初的新訓假回到新竹埔頂營區,當天下午所有人揹著黃埔大背包搭車去新竹關西營區報到,在關西營區的六天日子,除了第二天上午舉行抽籤之外,其餘時間一律構工!挖樹.挖草皮.扛石頭.搬軍品...等閒雜公差一堆,不只我們這群新兵,士官.軍官.軍官幕僚.副連.輔仔.連頭..也全部下去構工出公差,只有營長.旅長在旁監督!
在五月天大太陽下構工,附近沒有小蜜蜂關照賣點心,也沒有福利社可去(當時福利社還沒搬過來),也沒有飲水機可喝水(那年代營區是不會裝的),只有供應三餐吃(唉!埔頂營區的菜色是有夠爛的),這樣的場景-簡直跟"勞改營"沒兩樣!
到了第六天晚上就整理背包搭車回到新竹埔頂營區,準備明天一早下部隊,那一晚躺在埔頂營區的木床上,想著明天到底我會去哪裡?抽完籤後這幾天,構工同時也聽到"謠指部"的傳言,說我是抽到金門.也有說抽到馬祖.還有說抽到台中.花蓮.高雄.台南..等部隊! 唉!鬼扯謠言一堆,睡覺就對了,明天一早就知道了!
一早起床集合後不久,帶兵業務士紛紛來報到,一群群的跟著業務士離開營區,我們一路走到新竹火車站,走到南下月台,過不久一輛普通平快列車來了,我們搭上車後也就知道終點站是-高雄,接著就要到壽山等船準備去金門報到!




[ 本文章最後由 金東師班長 於 2016-06-20 22:35 編輯 ]



各位軍友們大家好,我是73年12月至75年5月在埔頂營區,預官34期第一梯,曾擔任過旅政戰官及輔導長。

路人 123.193.230.x


歡迎政戰官的光臨 在後版206的軍友掛蝴蝶的不多

期盼您的加入 一起回憶那段時間

我和旅營連級 的政戰同僚接觸不多

不過有件事 我一直有個疑問

師裡負責新竹地區幾個單身榮民眷舍的照顧

隔一陣子 政一或政二 (忘了)的政戰官 就會找我說某個地方缺個廚房

或是哪邊漏水 我就要準備出工了 重點是每次給我的公差 都是617旅的

請問是貴旅陷害我 還是我找了貴旅的麻煩

開開玩笑 還是請加入進來聊聊吧



3328-8
617旅的前世先大略說過 再來談一下他的今生 不過還不能說是今生

只能說今生的胚胎時期 因為他的現況 我只看過配置圖 連細部設計圖

都還沒看到就退伍了

這個營區當時我們叫做 老庚寮營區遷建案 他的位置在新竹縣關西和新埔

中間 一個叫水汴頭的地方 再往山裡進去 其實還比較靠近新埔一點

那個時代好像才向原地主 完成購買程序 這有一些好玩的事  等所有營區

繞完一遍後再來詳談

記得當時進到裡面 真的感覺就是在森林一樣 有些地方是看不到天空的

不記得裡面是否有墳墓還是其他東東  完全沒有陰森的感覺 常常一早就到

下午 4 5 點才離開回部吃飯

前幾年冬天一個晚輩在裡面受訓 晚上接到他家裡的電話 說給退訓轉成替代役

要我就近去接他出來 送去坐高鐵回家 那天 有點薄霧 真的還有點冷

在會客室跟一位憲兵聊天 當然就很臭屁的提起了當年的豐功偉績 結果 “歐”

一下就敗下陣來 不過只要有經過附近 都還是會上去看一眼再下來

一輩子的回憶



3328-8-1
{ 各位不好意思 去年在 "服役時難忘的人與事” 版 第21頁 第301則 有發一則有關關西營區的文
我將之複製過來 再發一次 以保持回憶的完整性}

當年負責現在關西營區的遷建工程 (617旅埔頂營區遷至關西營區)

那個時期整個營區都是樹林 一不注意常會在裡面迷路 不過天氣好的時候

真的感覺很棒

一次接到命令 說總司令要去視察 問題是就是一片山林而已 有什麼看頭?

但是當兵的一定是 誓死達成任務 經過一堆小官們(相對總司令而言)討論結果

在營區上方找個可俯視整個山頭的地方 設立”前進觀測站” (借用砲兵大大們

的說法) 讓長官們可以看到營區 但是營房位置在哪裡還是不知道

終於又有個聰明人說 在樹上綁布條 真是好辦法 我從成功嶺 工校 下部隊銜接

訓練 爬竿從來沒摸到桿頂 還爬樹勒 當然這就要借重專業人士了

中間籌備過程在此先不提 直接跳到D-3日 綁布條那天 一群人出發往山上移動

有2部 77 通信連支援 7,8 名爬樹專業公差 一組人馬到山頂觀測 我帶一組人在山裡幹幹活 (不小心多打了一個字)

在此先插一段 D-4 日發生的事情

到了下午時間還早 但還不想回去 因為還沒買布條 我就和幾個人坐車子到山下買

如果有待過關西營區的應該知道 山下附近沒幾戶人家 但是還是有賣布條 結果我說要買一批白布

老闆一下露出很訝異的表情 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事 沒事”

乎巄一下趕快付帳走人 這件事不知道會不會變成關西營區的靈異傳說

回到 D-3日

到定位後就由爬樹專家上去 然後用 77 與上方人員確認是否看得清楚 如果看不清楚就下來換棵樹

調整一下角度 這樣搞了2天 在中間還遇到 77 接到總部通信單位發話罵人 說我們一直用明語在溝通

後來是通信連的人搞定的 我也不知狀況

到了D日 總司令由營區後面 新埔到龍潭的小路上山 我待在樹林堶 連什麼時候來 什麼時候走都不知道  這就只是

一項任務而已

到我退伍時關西營區都還沒開始興建 最近曾開車到門口 看看而已 就下山了

kuenjchen 金錢 +2 偶重播騙錢的招式也用上了! 2016-06-21 08:59

  報告經理官  我是為了廣大漏看了前文的軍友著想才重播的
            至於騙錢的想法 如現在發生車禍 比例分擔原則 這只佔了約8成而已

[ 本文章最後由 3328工兵官 於 2016-06-21 11:53 編輯 ]



3328-9

來18旅斗煥坪營區回憶一下

斗煥坪營區在我到部之前 聽說曾經是工兵訓練基地 做渡河 架橋的訓練

也曾經是經理據點 不過離我有點遠 不敢確定

營區位置在頭份往三灣的路邊 一條小路再進去

服役時不確定是否有去吃過 某商店的水餃 因為白天去時都在營區裡用餐

晚上查哨 水電管制 我們習慣在三角公園吃完消夜再進去

退伍後倒是有去吃過

有幾次去中餐就直接到伙房吃飯 所以那個年代 如果大家都有雞腿

只有你沒有的弟兄 請告知我 馬上補你2支

其實我也是近幾年才知道營區已改建 我的回憶只僅於舊營區而已

跟17旅一樣營區配置已經不復記憶 更不用說教練場地

那時營區有不少果樹 應該是芒果? 聽說有嚴格軍令 不准偷摘 有曾偷摘的

軍友現在出來自首 只會送司法 不會送軍法 沒事 開玩笑滴!!

3個旅對18旅旅長比較有記憶 他上任才升上校 整天到師部找各科組要資源

找我要水泥 鋼筋等建材 幸好軍團第四處有個同梯的 所以我也常去軍團要東西

因記性不好 忘了他的姓名 所以也不知這位旅長後來有沒摘星

///////////////////////////////////////////////////////////
kuenjchen 金錢 +3 芒果樹是化學官業務! 2016-06-22 10:12

   報告經理官 請不要乎嚨我 生檨仔 明明就是醫官的事

   以為我沒去過門診部   聊天
/////////////////////////////////////////////////////////////

[ 本文章最後由 3328工兵官 於 2016-06-22 10:46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3328工兵官 於 2016-06-22 07:53 發表
3328-9

來18旅斗煥坪營區回憶一下

斗煥坪營區在我到部之前 聽說曾經是工兵訓練基地 做渡河 架橋的訓練

也曾經是經理據點 不過離我有點遠 不敢確定

營區位置在頭份往三灣的路邊 一條小路再進去

服役時 ...
工兵長官到處跑,果然見多識廣!

斗煥坪以前的確是工兵新訓中心,很久以前新兵訓練還是16週時,分前8週與後8週,前8週是新兵基礎訓練,後8週是專長訓練。 被選為砲兵、裝甲、工兵的新兵,後8週會到各自的新訓中心接受專長訓。



3328-10
18旅是師裡最南端的單位 防區跟苗栗師重叠 有一段時間 苗栗師的憲兵

欺門踏戶到斗煥坪門口 抓違紀 師部憲兵官火大 叫我師憲兵連到他們地盤逮人

忘記後來怎樣擺平這檔事

我不記得其他單位 旅部前面是否有衛兵站崗 18旅部前有2名持槍衛兵

沒有階級 應是新兵 每次要進去 我都很緊張 有一次槍口已經對準我了

幸好進大門時已經有通報 後官剛好出來解救我 忘記有沒問後官槍裡有沒子彈

服役前一年 一位高中同學讀三專畢業後就到斗煥坪入伍訓 聽他講比成功嶺快

樂 我比較沒機會接觸新兵  但是3個旅的氣份還是這裡最 “緩和” 可能是   

“天高皇帝遠” 或者是我先入為主的觀念影響

有一次擴大朝會 竟然18旅也派員參加 真佩服他們 而且表現還不錯



民國六十七年初新訓斗煥坪適逢春節陪軍政主官管留守多休一天假〈三天〉      初三中午曾任省議員兩任基隆市長的林水木先生到家中拜年並用餐      得知我在斗煥坪新訓      喜孜孜地告訴我民國五十年代初他從師大數學系畢業實習後入伍當預官就是在此地      還精確地說出一些斗煥坪營區的地理位置營房配置等與當時服役時的點點滴滴      據他稱當時的進駐單位是      陸軍供應司令部轄下的【陸軍技勤部隊訓練考核指揮部】     但該地由於設施與場地不大的關係通常只有工兵部隊在此下基地      所以讓人誤解只是工兵訓練基地      其它兵工通信軍醫運輸經理化兵各自都在兵科學校下基地但還是由技訓部督導考核      至於工兵則因為內湖的工校場地無法容納為數龐大的工兵班隊與下基地的部隊同時使用      當時光是工兵群就有九個51—59     加上野戰部隊的戰鬥工兵為數超過一萬五千餘眾      技訓部大約在民國五十年代中陳大慶任總司令時裁撤

[ 本文章最後由 當兵在馬祖 於 2016-06-22 13:41 編輯 ]



引用:
原文由 3328工兵官 於 2016-06-22 11:56 發表
3328-10
18旅是師裡最南端的單位 防區跟苗栗師重叠 有一段時間 苗栗師的憲兵

欺門踏戶到斗煥坪門口 抓違紀 師部憲兵官火大 叫我師憲兵連到他們地盤逮人

忘記後來怎樣擺平這檔事

我不記得其他單位 旅 ...
我70年9月~10月新訓在斗煥坪.大專兵新訓只有4週,本連強運竟然輪到接衛兵週及戰備週
你見到沒階級章的衛兵是新兵沒錯.由在大門口的待命班派出.
因為接戰備週過,這營區我跑過幾次,沒見到工兵訓練相關設施及器材.可能收起來了,也可能
我沒看到.

我對斗煥坪印象極糟糕,吃的很差,以致讓我到了伙食評價為餵豬的壽山前送兵站時
竟然覺得這裡吃的還不錯.
我輪衛兵週時,多半站後門衛兵,曾親眼看到穿體育服,滿身酒味的軍官對跟我們一起
值勤,在斗煥坪服役的二兵拳打腳踢.
我們站衛兵時,會被這白目二兵問候母親,氣的牙癢癢卻莫可奈何,見到他像條狗一樣
被又打又踹,覺得非常"暢快".



引用:
原文由 3328工兵官 於 2016-06-22 11:56 發表
3328-10
我不記得其他單位 旅部前面是否有衛兵站崗 18旅部前有2名持槍衛兵

沒有階級 應是新兵 每次要進去 我都很緊張 有一次槍口已經對準我了

幸好進大門時已經有通報 後官剛好出來解救我 忘記有沒問後官槍裡有沒子彈

服役前一年 一位高中同學讀三專畢業後就到斗煥坪入伍訓 聽他講比成功嶺快

樂 我比較沒機會接觸新兵  但是3個旅的氣份還是這裡最 “緩和” 可能是   

“天高皇帝遠”
或者是我先入為主的觀念影響
17旅旅部大門有衛兵,衛兵週時我就是站旅部大門的。

斗煥坪是我們羨慕的新訓中心,那時的說法:淚灑車籠埔、血濺關東橋,人間天堂斗煥坪。 讓我們埔頂的新兵十分不平,靠! 我們操那麼兇,怎麼沒人提。(據說那時陸訓部每季新兵戰技測驗,埔頂17旅經常是全省冠軍。)
-------------------------------
感謝軍友打賞!!!

不管 淚灑、血濺、魔鬼、天堂,其實每個人新兵訓練就那麼一次,就那個連隊,應該沒有人有機會輪流到各中心、各新訓連去接受新訓,體會每個中心的不同。

別連操不操苦不苦,都是聽來的。自己操不操苦不苦,每個人也感受不同。像我這種肉腳體能,新訓前期每天早上3000公尺跑得要斷氣,單槓一個都拉不上,到任何新訓中心應該都覺得很操。而同班一位弟兄,單槓一上去就面不改色拉12下,500障礙更如小菜一碟,到哪個魔鬼連應該都是輕鬆愉快。



引用:
原文由 猛沃營參一 於 2016-06-22 14:33 發表


17旅旅部大門有衛兵,衛兵週時我就是站旅部大門的。

斗煥坪是我們羨慕的新訓中心,那時的說法:淚灑車籠埔、血濺關東橋,人間天堂斗煥坪。 讓我們埔頂的新兵十分不平,靠! 我們操那麼兇,怎麼沒人提。(據說那時 ...
其實真的是時也命也 我在成功嶺受預官訓 工兵總共就2個連 第一天報到時

我連在樓上靠著欄杆在聊天時 樓下那一連 已經從寢室裡伏進出來了

那些也都是自己同學們

至於血濺 淚灑 快樂什麼的 大家有沒有發現大多是3個字的營區

可能是較押韻吧



引用:
原文由 猛沃營參一 於 2016-06-22 14:33 發表


17旅旅部大門有衛兵,衛兵週時我就是站旅部大門的。

斗煥坪是我們羨慕的新訓中心,那時的說法:淚灑車籠埔、血濺關東橋,人間天堂斗煥坪。 讓我們埔頂的新兵十分不平,靠! 我們操那麼兇,怎麼沒人提。(據說那時 ...
79年在關西617旅四營一連...
沒遇到[衛兵周],所以不瞭解!
不過我連接過一次[戰備周],原本那一周開始星期天可以放假,但因為接戰備而取消...
那一周,我連上派一個待命班住在營區大門負責大門衛哨勤務
其他的衛哨勤務還有,油庫,晚間還有旅集合場後方某個營區角落的哨所...旅部的衛哨,我連好像不負責...
那一個星期日,照常辦理會客,只是會客時間全連全副武裝不帶槍,不帶刺刀...
戰備週期間,會先預留下站哨人員然後其他人員照常到山上教練場出操上課(應該有事先跟戰情協調過吧!)
接戰備,跑戰備好像是必定會遇到的...
不過記憶裡面,我好像沒有跑過(或許跑戰備的時候我剛好去油庫站哨吧!油庫哨讓我有機會體驗到新竹風的威力!!!)
唯一遇過的一次跑戰備,那天有派軍卡來連上待命,說是命令下達時全連上軍卡機動至指定位置支援...結果命令一直未收到,所以戰備沒跑成...




發表評論
標題 (可選)
選項
禁用 URL 識別
禁用 表情
禁用 Discuz!代碼
使用個人簽名
接收新回覆郵件通知

       [完成後可按 Ctrl+Enter 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