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師工兵官的軍旅回憶

3328-1

陸軍步兵第206師 (72~73)參四科工兵官報到

去年9月在 孤狗上打了一個(206師) 結果就進了後版

但因為家中長輩身體問題 除了睡覺 上班 其他時間幾乎都待在

醫院護理之家 今年4月最後一次去繳帳單 才赫然發現”住院時間 ” 1800天

在進後版這段時間 就靠著各位軍友的文章 撐過了難熬的陪病過程

最近時間多了 又回味了一些軍友們的文章 並努力的回憶 我的軍旅生活

才發現在 70 年初206師在後版的軍友不多(當然新訓同志是不少 但在10周訓

練期間能認識自己連上班排長就不錯了 更何況營旅) 而我那時在師部1年半

或許慢慢回憶 可以補充一些資料給這個已消失的單位

不過我這年近花甲 又有失智前兆的老兵(會忘記中午吃了什麼東西 但會記得

30幾年前當兵時躲在寢室裡哭的事  至於為了何事哭----------也忘了)

慢慢回憶吧

[ 本文章最後由 3328工兵官 於 2016-06-14 16:31 編輯 ]
評論(213)



空軍對257師!
評價!
蠻好的!
蠻高的!
沒聽說過!
幹礁!
尤其是!
伙食方面!
比439聯隊!
地勤餐廳!
好太多了!
77年時!偶是!
770旅5營三連!
靠近師部那邊!
營長!
三不五時!
就要會餐!
隨機挑選連隊!
旅長少將銜!
傍晚或早上!
會突然出現在馬路邊觀看!
也會隨機,慰問新兵!

路人 65.49.68.x


3328-44

到了上刺槍的時候了 在工校混了三個多月 下部隊後更沒操過體能

這才發覺 57怎麼那麼重 刺沒幾分鐘就沒力了 不過我倒是發現衛生連醫官

台大醫科畢業的 體能就比我這弱雞強的多了 那既然體能不行

當然事先布好的線 就要發揮它的功效才行了

營區整建工程的事一直在進行中 工兵署承辦 是32-1的預官 也算同期

連絡上他 請他在正確的時間來關東橋走走  我當然就要在辦公室待命準備

人到了就陪長官到營區看看 長官是戴著大盤帽 穿著軍便服 我只能換個小皮鞋

不要給比下去了 到了同學們上課附近 我就帶路走到大家看的到的地方

把小帽脫下來 拿手帕擦擦汗 讓大家看到我 結果大家就很自動的停止操課

目迎目送等我離開 我當然趁機向同期長官洗腦 請他沒事就來走走 不然就下個

電話紀錄 讓我去總部晃晃 不然我在這裡刺槍 誰幫你跑腿辦事 對吧

同期同學這種小事還有什麼好說的呢

當然也要帶著長官到師部大樓走走 讓大家知道 我在辛苦的受訓 還要陪長官

來巡視 其他人對我是無所謂 參謀長有看到才是重點

回到尉官隊大家也很想知道是怎麼回事 當然也要編點故事 滿足大家的好奇心

就開始吹關東橋 616旅整建 到時要搬家的事 616旅的同學就很關心的在問

不過真的到搬家已經是隔年的事了

kuenjchen  鬼混做表面功夫,您最行!

退伍時 跟您一樣也有拿到獎狀 表示表面功夫-不相上下 哈

[ 本文章最後由 3328工兵官 於 2016-08-01 08:37 編輯 ]



3328-45

工兵署的承辦同學當然不可能天天來拯救你於水火之中

但是兩個預算都超過十億的工程案 要上下其手的機會實在太多了

請注意不要想歪成 金錢方面的上下其手 我是說假公濟私 打混摸魚 瞭了嗎

接下來打靶系列課程 從射擊預習 歸零 到真上靶台射擊 我只記得打靶當天

我有出現 在那邊打飛機 打螞蟻的射擊預習 我就不記得我到那裡去洽公鬼混了

打靶那天靶場一大堆連隊 尉官隊也沒特權 就輪著打 每人好像也只有

5或6發子彈 步排們都打得不錯 其實我也有張大眼睛 認真的瞄

用力的打-什麼 不用太用力 怎麼事先沒人跟我講呢 害我。。。

至於我的分數就選擇故意忘記了

打完靶回到集合場 當然就是要擦槍囉 以我這種打混摸魚成性的人

你以為我會沒有想法嗎 當然有 但是師部連有兩位工程士 他們一定在辦公室

我總不能拿著一把槍到師部找人擦槍 搞不好離師部50公尺 就給憲兵斃了

保修連有兩位工補士 當我還在打他們主意的時候 616 步三營的排長們 –

他們連隊就在隔壁 已經出聲了(各位同學 槍枝保養就交給我們好了)

各位新兵同志們 感謝啦 也讓你們多一次學習槍枝保養的機會

尤其是剛射擊過的槍

kuenjchen  從財經學校到退伍,沒射擊過!

平平攏是新訓師 待遇怎麼差那麼多 沒射擊過!

您濫用職權喔

回憶文有時會添油加醋 大家看看就好

其實偶對新兵是很照顧的

明日記憶 忘了?還是本來就沒分數可以記!

報告學長 : 小聲一點 知道就好 不要講到大家都聽到了

[ 本文章最後由 3328工兵官 於 2016-11-07 15:21 編輯 ]



說到:濫用職權!
關東橋有一個不知名的營連長!
那年我們在做靶場工程!
那是怪手臨時堆起來的土堆!
一晚的時間,竟就植滿植栽!
第二天去工地!
做那部分工程的人員!
傻眼了!
植栽種得很整齊!
旅長來巡視時!
你們的兵是吃飽閒著沒事幹嗎!?
那還沒弄好的土坡提,要挖掉的,種那些做甚麼?
小朋友們不懂事!這事我來處理!你們按照工程進度施工!
也就一晚的時間那些植栽又不見了!
國軍工作執行效率,非常高!那可不是小工程耶!

挖人工水井時,也有國軍人員,很好奇在觀看!
放地下電纜時,給一個軍官嚇到!
50米間距一個人孔蓋,用兩噸半的貨車加鋼繩,拉進地下管線中!
一支管線要放好幾條電纜!
那位仁兄,竟站在繃緊鋼繩及貨車中間看!
萬一鋼繩斷掉他就慘了!
貨車施力不像絞盤這麼穩定!
一下鬆緊鋼繩抖震動的恨大!

路人 65.49.2.x


3328-46

關東橋 前稱 第一訓練中心 這當然不是浪得虛名 訓練場地應有盡有

大概跟成功嶺有得拚

有一天看到公佈欄 課表上 “五百障礙” 說實在 當時完全不知

這是什麼東西 後來有問人 原來是 高低槓 爬竿 獨木橋 等項目要一次跑完

還計算時間 各位看到這裡 直接反映一定是 我又要寫怎樣找機會去摸魚

不上課了 各位我是這種人嗎(其實就是) 但是這課程 我倒是很想試看看

爬竿 大專集訓 爬過 只是爬一半 就掉下來了

低絆網 大專集訓 爬過 只是常踩著後面人的鋼盔 被推著走而已

獨木橋 大專集訓 走過 這一項我倒是還可以 只是慢了一點

板牆 忘了大專集訓 有沒有這項課程 或是直接從旁邊繞過

既然有心理準備 就跟著大家一起集合 往教練場地出發 不過在前往過程中

發現左右前後鄰兵 看著我的眼神有點怪怪的 好像很不可思議的樣子

各位請不要懷疑 各位在當兵 我也是 各位只要單純的受訓就好 我還要兼管

業務 我比各位累呢 -這當然是沒說出口的話 因為我想如果講出來

可能等一下爬竿 我一定會給吊上去 然後給綁在桿頂 等下課一起回來



25!26年次!
現今80!81!歲!
還在幹礁!皮都會溜(客語)
第一訓練中心!
受完新尋有過金門參戰或當緊急充員兵,還不及參戰!
823砲戰!
沒去金門的!
就到屏東基地南場,乘坐c119訓練或是體驗!
準備參越戰!
這是那年代現今存活的老人說的!
軍旅生活!
終身難忘!
沒聽過有所謂老兵欺負新兵或是晚點名:::::之類!亂七八糟的事!(性命隨時堪慮,沒人有閒情逸致,欺負新兵,一切遵從指揮)
兩年役期,過兩次海水!一次大金一次小金!
至於準備參越戰的!
偶!77年搭乘c119!
還嘲笑過他們!
你們這些:土阿步!
30幾年前讓你們搭乘體驗的,幾乎是新機耶!
嚇到;心臟會跳出來,反胃嘔吐!
真是太沒膽了!
沒受過傘訊,你們怎會有登機資格?
他們也不懂也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根本不知道空投傘兵的風險與折損率!
沒受過傘訊的新兵,直接空投到越戰戰場,幾乎是死路一條!
連集結的能力都沒有!布粄條鋪設的能力可能也都沒有!
空運過去,那另當別論!

路人 65.49.2.x


3328-47

到了教練場地 跟受訓時一樣 各班大家各自帶開 開始操課

我已經忘了有上了哪些科目 我為什麼會這樣說呢 難道我又中途落跑了?

各位沒錯 我又中途落跑了 可是這不是我願意的 因為我受傷了

從高跳台往下跳時  我一隻腳扭到了 我不知道準則是否有正確的落地姿勢

我是單腳跳下才扭到了 當然受傷就要看醫生 看了醫官做完處理 他說要多休息

不過從小遇到這種事 都是去看中醫傷科 所以我自已決定再去看國術館

後來換了便服 看了公車時刻 就到大門口等公車 因為沒辦法穿鞋子 所以就穿

了拖鞋就走了 等公車時還給警衛排的消遣 “要不要背你上車?”

你們給我記住 大家相堵的到

到了國術館 老師傅看看摸摸 扭到筋了 但沒有很嚴重 貼個藥膏 紗布紮了一團

說過幾天再來看看 回到師部 當然要到辦公室 走動一下 公告天下:我受傷了

就這樣 我的當兵出操課程 正式宣布結束

6周訓練結束後 幾位師部同梯的預官 一起去面見參謀長

參謀長先對其他同梯 稱讚一下 表示慰勉 然後對著我說 怎麼沒看到成績

那不就是最後一名了? 其實他怎麼會不知道我的狀況

我當然也要將我的苦勞再講一次 話還沒講到一半

“好了 受訓完了就好好辦業務吧” 真是的連吐吐苦水的機會都不給



3328-48

寫了一些回憶文 終於把到過的營區 跟當學生拿槍的日子說過了一遍

接下來大約還有一年多一點的服役期

那段時間就是 如後版經理長官所言 當個軍中公務員

只是這公務員 一年要出差二百天 然後沒出差費 更沒加班費而已

工補官的業務不多 有公文大概也是半天就做完了 要出門督導

也是整個科組一起出去 輪不到我出主意 也沒辦法打混

工程業務 牽涉到 錢 人 而且有些事情回憶起來 並不是很愉快

雖然已過了很久 但還是認為不愉快的事就不要再去想了

可能再過幾年 腦袋就自動消磁 就算要想也想不起來了

我目前正在回憶一些後來的軍旅生活 和前半段還未

發表的事情來畫唬爛 最好是出糗的事

因為消遣自已 還有被消遣 只要自己笑一笑

大家笑一笑就沒事了 但因為需要重新整理一下思緒

所以如果出文的時間有拖延的情況 先請見諒了

不過如有問題還是歡迎大家隨時給予指教



3328-49
引用:
原文由 Guest from 36.225.100.x 於 2013-10-25 04:24 發表
大家好,1764梯85年十月關東橋入伍,616旅一營三連,十一月某週接戰備週...
大夥新兵亂七八糟的穿戴完畢後,連長宣布,新竹監獄發生暴動,還特別強調,這不是演習,是真的,並且規畫分配路線,
我也經歷過 206師看守所混亂事件 我不知那算不算暴動 所以稱混亂吧

我們寢室是在師部大樓三樓 一天晚上大家已就寢  突然聽見大樓左側

步一營位置再靠圍牆處 有槍聲傳來 迷迷糊糊的醒了 還搞不清楚狀況

又聽到有部隊由直屬連方向 往步一營方向跑過去 趕快叫醒同寢室的老鳥

老鳥翻個身說 沒事啦 那兒是看守所 你不要下去喔 他又睡了

營區裡面有看守所 而我這菜鳥還不知道 不要下去 從窗戶看看可以吧

從上面看不到看守所 營區大門燈光全亮 又有幾部軍卡進大門 直接開往

看守所方向 因為有點距離 所以聲音也不是很清楚 只見大門有不少憲兵在值勤

過了快一小時 好像沒聲音了 既然老鳥有交代 叫我不要下去 說實在我也怕死

更不敢下去 就繼續睡吧

早上問了一些資深前輩 原來那裡是軍部的看守所 衛哨也都是軍部的憲兵

只是借用我們的地方而已 事情應該是由軍部處理掉了 難怪師裡的軍官

都沒人講話 後來我有進去看過一次 重刑犯的空間 長寬高 各只約1.5米

沒辦法躺平跟站直 事件過後看守所 好像就遷回軍部了 船過水無痕



關東橋附近      新訓師師部駐地為埔頂      新竹軍軍部為坪埔      民國六十七年我193師移防馬祖後沒多久     一位官人背景好調到新竹軍      小兵戲稱他為      關東軍      哈哈



埔頂!比關東橋!好一點!軟一點!這是聽說的!
50年次的大專兵在埔頂受新訓!
忘記正確年份了!
懇親日!
我親眼看見還在操新兵!
那個新兵翻高牆!
他的親人在不在場,就不得而知!
50年次的朋友,只淡淡的望一眼!
唉:::::::::
可能是台北的兵吧!
下雨天我還爬過低絆網,弄得一身泥水!
他的父親沒任何感覺及表情!
他的祖母七八十歲,看到那新兵並聽他孫子的話!
只差眼淚沒掉下來!
而我一貫嘻皮笑臉著!   
鄉下小孩!
城市的小孩,若受得了,做得到!
偶!就不怕!   
那時偶還沒抽籤啦!
反正大家都得去做兵!
四十幾年次的也是好好的從外島回來!

路人 65.49.2.x


3328-50

服役期間坐過兩次將軍車

第一次是收到軍團轉發下來的車用滅火器 公文呈報上去後

長官批了個 “將之安裝至師長用車上” 就一個小小的滅火器

不就丟在椅子下就好嗎 那時師長車 是福特天王星 找了駕駛將滅火器

交給他 他就問要放在哪裡 我說不是找個地方擺就好嗎?

“那你就準備看我給師長定在擋風玻璃上了”

只好跟他坐車到保修連 去鑽洞固定處理好了

但我要說的是 在營區裡坐那台車 真的有夠”搖擺” 差點不想下車了


另一次是到陸總洽公 到了下午大約3點鐘 準備回營 工兵補給承辦是一位雇員

應是退下來的軍官 人很好 他問我要回新竹嗎 我說是 準備去搭客運車

他說不然你幫我押一台車回去好了 我有點搞不清楚狀況嘞

原來是有一部將軍車要回新竹 只有駕駛跟車子 沒大人坐 我就不客氣了

駕駛不是軍人 應該也是一位雇員 路上也都沒講話 有點很神祕的感覺

一路開到營區門口 下車 又”搖擺”了一次

不過都是坐前座 如果可以坐後座就更好了



引用:
原文由 3328工兵官 於 2016-08-10 10:24 發表
3328-50

服役期間坐過兩次將軍車

第一次是收到軍團轉發下來的車用滅火器 公文呈報上去後

長官批了個 “將之安裝至師長用車上” 就一個小小的滅火器

不就丟在椅子下就好嗎 那時師長車 是福特天王星 找了 ...
一天上午幾個連一起在旅部前大操場集中出操      老鳥玩步兵班之編成      菜鳥就拿五七玩基本教練      一聲令下      通通有      敬禮      問侯師長好      轟然一聲      師長好         師長乘車絕塵而去      剛發下來小轎車出來搖擺      旅部當然也要配合一下讓師長看看618旅也是很精實的啦     不過裕隆一千六     在外面計程車的等級很Low      但掛軍牌的派頭就是不一樣      黑的發亮可以當鏡子    水兵沒事就敲鐵蚺W漆    駕駛兵很涼     鬼啦     光擦車上蠟就搞死人

[ 本文章最後由 當兵在馬祖 於 2016-08-10 11:31 編輯 ]



3328-51

職前銜接訓練結束沒多久 師父也已退伍了 自己就扛起了補給官的業務

工兵的補給業務說實在的不多 所以也沒花多少時間在這上面研究

有什麼公文報表的 就是當個收發的工作 上面來文就轉給營級單位

各單位有問題 就發文給工兵署或軍團去請示處理

結果有一天 軍團來文要辦一個補給官訓練 5天 在軍團附近 往士校的路邊

科裡竟然報我去參加 不曉得是看得起我 還是要整我 我只是預官

一年後就會換人做的工兵預官 算了就去吧

報到當天 自己搭客運車去 總共大約有30個人吧 我的想法沒錯

大部分是中尉階級 少尉沒預官只有官預 各兵科都有 好像工兵沒幾位

寢室是2層上下舖 因為人不多 所以大家自動的保留一點翻身的空間

課程都是教室課 內容是什麼已不復記憶 不過後來確實有用到一點

那幾天就是白天上課 晚上考試 早點名以後竟然還有跑步的活動

因為公文上並未說要帶體育服裝 所以大家都是穿著正式服裝 小皮鞋在跑步

第一天晚點名以後 就有一些老鳥準備出去消夜了 結果不到10分鐘就回來了

原來有幹部在大門口 苦勸 [這裡離軍團那麼近 憲兵又多 大家請幫忙

不要出去] 原來班隊早就都準備好說詞了

5天課上完 自行回去 繼續搞這不是我的專長的本業

而這也是我唯一一次的在職受訓



引用:
原文由 3328工兵官 於 2016-08-10 10:24 發表
3328-50

服役期間坐過兩次將軍車

第一次是收到軍團轉發下來的車用滅火器 公文呈報上去後

長官批了個 “將之安裝至師長用車上” 就一個小小的滅火器

不就丟在椅子下就好嗎 那時師長車 是福特天王星 找了 ...
嘿嘿 我當二兵坐過將軍黑頭車
抱著一把五七 坐在後座去蘭陽師送修
這狐假虎威的滋味 小弟也嘗過





發表評論
標題 (可選)
選項
禁用 URL 識別
禁用 表情
禁用 Discuz!代碼
使用個人簽名
接收新回覆郵件通知

       [完成後可按 Ctrl+Enter 發佈]